第五十二章 战通密!

    衣妮被衣缇娜追去后院的时候,一群降头师蹿进了前院,手里拿着罗盘。昨晚他们刚战败退走,今晚群龙无首,本该斗志低迷,却显得杀气腾腾。

    他们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推演出了方位,沿着前院右侧的墙边走,速度极快地往会所里冲!有的降头师脸上还带着轻嘲的笑——八门金锁阵,用点伎俩,破起来就是这么容易!

    这晚,秋风微凉,月色清冷,照在人脸上,浅白。但很快,这浅白就泛起了青色,一张张降头师的脸,震惊、恐惧,五官扭曲。

    “怎么回事?”

    “惊门!惊门!”有人看了手里罗盘一眼,尖叫。但下一眼,手里的罗盘便变成了一颗头颅,正是昨晚死去的同伴的。

    阴煞袭人,向来能让人见心中最恐惧的噩梦。

    很快,有人看见旁边同门拽了自己一把,把自己送上了刀口。

    很快,有人看见自己被做成了蛊尸。

    ……

    于是,丢罗盘,抄家伙,蛊虫乱射,小鬼乱降,前院好一番热闹景象。

    惊门不抵死门,凡入者,伤!

    玄门弟子只在会所房间里布阵,未曾出动一人,能有这一番景象,着实令人心喜。但夏芍脸上却没有喜意,而是目光落在前院、后院,越发警觉。

    越是这种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对方越有可能突然出手,杀一个措手不及。

    “注意了,若我和师兄离阵,所有弟子须全力布阵,无论战况如何,一律不得松懈。”唐宗伯如今在阵中,全心全力操控八门金锁阵的变幻,无暇分身。夏芍必须得提醒弟子们,一旦她和徐天胤离开阵眼,少了龙鳞和将军的阴煞辅阵,少了两人的元气支撑,师父能坚持的时间不会太久。毕竟八门金锁阵阵位不停变幻,消耗的元气极重。若弟子们再松懈,师父的负担便会更重。

    好在玄门弟子三十多人,并非所有人都参与布阵。张中先带领几人机动策应,若到时事有变故,他们会首先支援。

    夏芍这回并未将天眼的视线放去太远搜索,乃西达当初就能感应到她的天眼能力,那名修为比他高的降头师或许也能感应到。她要让那人靠近,来得近了,即便她被发现,也能及时追出去。

    正想着,一道黑影在后院墙外不远扫过。

    夏芍手往地上一按,龙鳞铮地一声而起,反手抄握,纵身便出,喝:“变阵!师兄!”

    龙鳞刚从地上弹起只是,徐天胤便感应到,他步子比夏芍快,晚夏芍一步起身,两人却同时开门出来,从走廊窗户直奔后院!

    后院,那道人影翻进来,抄起衣妮和衣缇娜的一瞬,两道人影从窗口跃下。夏芍目光直直望去,正见那人直起身来。

    并不明亮的月色里,让那人鼻梁上一道蜈蚣般的疤痕一现,青红颜色,狰狞可怖。

    无须再看那人身形年纪,夏芍断喝:“通密!哪里走!”

    那人刚转身,听这一声喝,霍然转头!

    衣妮也抬起头来,被人挟持的惊魂一刻,此时目光只是一呆。

    她呆的不是看见夏芍和徐天胤,而是看见两人头顶,那条金色的蛟!

    衣妮是见过金蟒的,在香港风水师考核的渔村小岛上。那时金蟒的出现,震惊了很多人,因为这是阴灵不同于随时随地可寻可炼的阴人,世间此等生物难寻,要遇到、要收服,靠得都是机缘。

    或者可以说,此等灵物,即便收服不下,见上一见,都是机缘。

    正因如此,衣妮印象尤为深刻。她记得去年香港见时,这是条金鳞大蟒的,头身还可分离。可是今晚,这蟒的头顶上,明显生着一只角,虽不大,尖尖才露,但那确实是角!

    这蟒……是化蛟了?

    这怎么可能?世间阴灵能修炼至这蟒的程度,已是大不易。能化蛟的,且不说有没有,即便是有,怎么不得五六百年?

    这灵物一年前还是蟒!

    衣妮几乎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她用一种看变态的表情看夏芍,想起她不满二十岁炼神还虚的修为,觉得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灵物。

    衣妮的目光,夏芍压根就没感觉到,她此刻全副心思都在面前五丈外的老者身上。

    通密!

    虽然她没见过,但是听师父描述过体貌特征,此时眼前的人无论是年纪还是体貌特征,都十分吻合!

    老人身形削瘦,略显佝偻,若是在路上见着,大抵会以为是名生活不是很好的贫苦老人。但若是望着他的眼,便能看见那眼底青暗的邪气,和炯亮却血丝密布的苍老眼眸。

    常人只需一眼,都能看出这老人的不同寻常。何况夏芍修为在身,一眼便看出老人周身邪气极重,他的眼让人目光对上便有精神被牵引之感。

    降头师的修行与风水师不同,并不能以哪种境界比高下,夏芍只看了一眼,便知此人非常棘手。

    这样的人,除了通密,不作他人想。

    通密!总算碰上他了!苦心谋算,原以为他这次没来,她还想着若他不来,暑假她便去趟泰国,没想到,他来了!

    来得正好!

    “您老多年不现身,好不容易来一趟,何必急着走?”夏芍冷笑一声,悠悠看着通密,“我们中国人向来讲究待客之道,您老一路舟车劳顿,我正想好好招待,您若就这么走了,师父该怪我怠慢了。”

    通密自从回过头来,目光便盯向金蟒,苍老的目光里有一瞬惊异,想来他活了这么大的年纪也未曾见过此等灵物。一见之下,眼里便露出贪婪神色。直到听见夏芍开口,他才将目光一转,望向她。

    只一眼,他眼中便又有异色一闪,为她手中龙鳞,为她的修为!

    老人桀桀一笑,显然听得懂夏芍的话,也知道夏芍的身份,只是却不理会她的话,只仰头笑道:“可惜了,可惜了。修为这么好的女娃,竟然不是童女。”

    夏芍一愣,童女?

    这话里,可有什么深意。

    通密却趁着她这一愣神的工夫,转身就逃!

    这老头儿奸狡,从他不和弟子们一同来京就能看得出来。此时他虽看见金蟒和龙鳞,目中乍起贪婪之色,但他也能估计出夏芍的修为。况且,夏芍身旁,有手执将军、修为不比她差的徐天胤。

    且通密如今还身在八门金锁阵中,他如何肯冒险在这里跟玄门缠斗?故而先说句话,把夏芍的注意力引开,然后抽身便逃!

    夏芍哪容他逃?断然喝道:“阵位!”

    一声喝罢,抬头对头顶金蟒道:“今儿叫你一声金蛟,给我耍起你的威风来,干得不漂亮,大黄的名字你也别要了。”

    金蟒一听,后半句威胁压根不管,听见那前半句便呼地一声窜起,扑向通密后背的时候,还欢快地在空中一个翻滚,耍了个花式。

    金蟒体型巨大,化蛟之后更甚。它原先在夏芍和徐天胤头顶,便占了半片后院,此刻呼啸而去,到达通密头顶不过是一个蹿身的时间。这比夏芍挥振龙鳞和徐天胤撒豆成兵的速度都快!

    也是金蟒到了通密头顶这一息的时间,八门金锁阵的阵位忽换!

    死门!

    这回还是死门,但没了龙鳞和将军的助力,阵位中的阴煞之力明显减弱。但饶是如此,通密也不敢小觑。他肩膀上还扛着两个人,行动居然很敏捷。他见金蟒扑来,不进反退,竟往后躬身一退,同时手里“倏倏”弹出两个小玻璃瓶子。

    徐天胤一把将夏芍拉开,金甲人往两人身前一挡,那瓶子刚一弹开,里面冒出数道黑烟,一声哀嚎过后,便化了。

    夏芍眉头却是一蹙,“驱鬼术!”

    所谓驱鬼术,和养小鬼还有所不同。降头师踏遍山冢,要寻找的是新埋葬的坟墓,用一枝削尖的竹枝插进墓底钉住死尸,念动拘魂咒,用小玻璃瓶召入鬼魂,封住瓶子,放置在一颗阴性的树根下,夜夜前往念咒,七七四十九日后便可供驱使。

    这听着与养小鬼差不多,但实则不然。养小鬼,对小鬼的年龄、八字、死法都有讲究,不是每只都合适。而驱鬼术则是不论大鬼小鬼,一律拘捕。驱使的方法是降头师将其养在玻璃瓶中,斗法时抛向对方,或者平时放在敌方常出入的地方,触之便可附上人身,意志不强的,多会发狂而死。

    这与阴煞缠身,令人产生幻觉有异曲同工之处。

    只可惜,瓶中的鬼使刚现出,便遇上了金甲人,魂飞魄散了。

    通密不会没看出金甲人是元阳所化,专克阴煞邪物,他这么做,不过是拖慢夏芍和徐天胤的脚步,为自己争取时间罢了。

    这老家伙奸狡,金蟒虽然厉害,但输在体型太大,行动并不是太敏捷。他若往前死命狂奔,必然塞不过金蟒的速度。但他若往后退,退去金蟒身子底下,它想缠咬,确实没那么容易。而且这老家伙邪法不俗,竟也会用阴煞护住自己,缓了一部分死门阵位上阴煞对他的伤害。

    因此,此刻他虽然脸色发青,但确实比乃西达那些人厉害得多。

    夏芍没打算让他有喘息的机会,她将龙鳞的阴煞分出来,护住自己和徐天胤,又分一部分向通密挥斩而去!

    通密见势侧身便躲,三只金甲人堵住他的去路,挥刀便斩!通密很忌惮金甲人,凭着削瘦矮小的身形,他躲避如风,但躲来躲去,终究是消耗他的体力。且他要分一部分元气出来抵御八门金锁阵里的煞气,久战对他来说,一点好处也没有。

    而夏芍和徐天胤配合得恰如其分,将通密堵得无处可逃。躲来避去,他发现还是金蟒身子底下最好躲。

    金蟒是夏芍的阴灵符使,他躲在它身子底下,金蟒扑咬他很费力,夏芍和徐天胤又要顾及着金蟒,无论金甲人还是龙鳞都不敢出杀招。

    很快地,通密便躲在金蟒身子底下不出来,金蟒往后退着咬他,他便跟着往后退,金蟒往前,他便跟着往前,总之他就是占据着底下的位置不出来。

    其实这对他来说,也并非上策。毕竟他还身在阵中,自己的元气也终究会有消耗殆尽的时候,但他却还是选择了拖延。此刻出去,对他来说更没有好处。只能等!

    毕竟元气会消耗的不止是他,对方也是。

    修为再高,夏芍和徐天胤年纪都还轻,扛得过身经百战的他?

    想到此处,通密桀桀笑起来,夜枭一般。

    夏芍和徐天胤立在外头,被他护在身后,也笑了起来。她笑得很缓,笑得意味难名,目光望一眼金蟒,唇角勾起。

    金蟒通人性,有灵智,一接触到夏芍的目光,便霍地往后急退。通密发现金蟒速度加快,有暴走的趋势,不由又桀桀笑了起来。但他笑声刚起,便如夜枭被掐了脖子般堵在了嗓子眼儿里。

    他霍然回头,只觉身旁阴风呼啸,等他回头的时候,已经看见一双金色的蟒眼,巨大的眼眸在黑沉的蟒身底下显得那么诡异。

    降头师向来是不怕诡异的事的,他们本身修炼降头术,所做的事就没一件不诡异。但通密这一刻还是眼睛睁圆了,在那一张削瘦青黑的老脸上,一双睁圆了的眼显得那么滑稽。

    这金蛟的头颅,竟和身体分了开!

    在通密了解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嗓子里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低哑,将肩膀上扛着的衣妮往金蟒口中一送!

    金蟒也知这是自己人,头颅微微一顿,通密接着便退出了金蟒身子底下!但他同时又把衣妮捞回肩上——这么好的挡箭牌,丢了可惜。

    但通密的脚后跟刚落地,脸色便又一变!三只金甲人早就等在了他身后!

    前有金蟒,后有金甲人,挡箭牌只有一个。惊急之下,通密只能凭自己躲避。

    金甲人的刀像网一般砍下来,他接连两次被惊,又躲了很久,体力有所消耗,此刻后背露着空门,即便是凭着大半生的经验躲了两刀出去,却仍没躲得了第三刀。

    关公刀般的金色大刀,顺着他脊背,霍地划下一刀!

    通密全身以元气护着,被关刀一刀豁出条口子,他关键时刻竟又向后弹了只玻璃瓶子,里面十数道黑气化去,替他一挡,但饶是如此,他背后还是一条血淋淋的大口。

    通密一个踉跄,身上的元气一散,被阵位里的阴煞霎时缠上,顿时脸色又是一青。但他再抬眼时,双眼便又是一睁!

    面前,龙鳞的阴煞已离他迫近他的脖颈!

    通密往后一仰,身上挟持着两个人,往地上滚躲是不成的,于是便下意识将衣妮往前一送!

    龙鳞的阴煞顿时缠上了衣妮。

    饶是此刻受伤,通密还是难听地笑了起来。

    但夏芍也轻轻挑眉,笑了起来,“多谢您老。”

    通密一愣,这才看见,龙鳞的阴煞缠上衣妮,衣妮竟没有七窍流血而亡,而是将她包裹起来般。

    夏芍原本追逐通密就不是为了伤他,金蟒和金甲人的目标是通密,她的目标一直都是衣妮。以衣妮的修为,根本就挡不住阵位里的阴煞,只是她被通密挟持,夏芍要护她并不容易。从阵位变幻到现在,时间也就几分钟,但衣妮应该还是受了些伤害。但好在现在总算让通密这个奸狡的老家伙入了套儿,护住了她。

    通密一瞬便想通了夏芍的谋算,不由眼底露出惊异。

    而正是他惊异的时刻,头顶巨物压来,他连头都没抬就知怎么回事,顿时连衣缇娜也不要了,往前一送,身子一滚,伸腿踹上两只金甲人。

    不得不说,这老头儿修为身手着实了得,他这时候受了伤,竟胆大到撤了身上的元气护持,赤手空拳对上金甲人。

    金甲人对普通人虽然也有伤害,但不如通密身缠阴煞对他的伤害大,他这看着是胆大寻死,实际上思虑周密。

    但他刚踹翻两只金甲人站起来,身后便忽然感觉到危险!

    通密回身,正见徐天胤站在他身后。从双方对上,徐天胤怕通密身上有什么邪门的东西,一直以金甲人攻击,自己则一动不动,护着夏芍。

    此刻,通密身前是站起来的金甲人,头顶是金蟒,背后站着徐天胤。徐天胤手中将军已刺出,向着通密的心口,眨眼工夫,便能了结了他的性命。

    夏芍的目光却忽然看见一道黑影跃了进来!

    那黑影进来的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一落进来,便到了徐天胤身后。

    “师兄!”夏芍脸色骤变,那一瞬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眸底都逼出血丝来。这一刻她几乎是没有时间反应,身体快于大脑,龙鳞脱手而出,飞射向徐天胤身后!

    徐天胤气息冷厉,在夏芍喊出声的时候,他也发觉到身后情况,顿时将身子一躬,刺向通密的杀招一转,巧妙又霸道地向后面刺出!

    将军和龙鳞同时出招,那人也不敢接,向后一翻,接着就翻出了后院。

    夏芍奔过来,脸色前所未有的冷寒,她意念一动,抄起龙鳞,纵身便去追,徐天胤却一按她肩膀,对她一摇头,又看了眼院子里。

    夏芍回头一看,院子里已经空了。

    通密、衣妮、衣缇娜,都不见了踪影。

    秋风掠过,月色很凉,却没有夏芍的目光凉。

    刚才那人来了又走,速度很快,但她还是看清楚了,那人穿着身卫衣,带着帽子,赫然是那天将乃西达的尸体给带走的人——那名隐藏很深的风水师!

    从他刚才出现的时机来看,看起来他是为了解通密之围,但他若真是在香港毁龙脉的那人,那便是跟玄门有仇。那么,他刚才出现在师兄身后,是单单为了给通密解围的虚招,还是实实在在的杀招?

    一想到有可能是杀招,夏芍的目光就变得极冷。

    这个人,她必找到!必杀之!

    但现在不是杀这个人的时候,通密未死,衣妮和衣缇娜被带走,不知这老家伙想用她们两人做什么。之前降头师们就盯上了衣妮,此时想来,必是要把她送给通密的。

    衣妮在通密手中,必定不会有好下场。现在救衣妮,杀通密是首要之事。

    夏芍在发现通密带着衣妮和衣缇娜逃了的时候,第一时间开了天眼,看准了老家伙逃跑的方向。她之所以不立刻去追,是因为要去,就要玄门的人一起去。毕竟还有个暗地里盯着玄门的神秘人,她和师兄去了,师父布阵消耗不少,万一那人来个调虎离山,趁机来伤了师父会怎样?

    夏芍自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她当即和徐天胤火速回去。但两人刚往前头赶,温烨和几名弟子便奔了过来,“怎么样?人跑了?”

    “回去说。”夏芍脸色发寒,看见的弟子顿时噤声,连最想杀了通密为师父报仇的温烨都只是看了夏芍一眼,没吭声。

    此刻,前院已是一片狼藉。

    二十多名降头师已经躺在地上,有的不成人形,有的脸色紫黑七窍流血,有的更是身上爬满了毒虫。

    就在夏芍和徐天胤在后院对付通密的时候,几名弟子也从走廊窗口跳下来,引走了乃西达做成的蛊尸,几人将蛊尸引到前院,蛊尸感应到大批量的生人的气息,顿时便向人多的地方扑去。那些降头师本就被惊门所伤,生了幻觉,互相打斗,此刻又添了蛊尸,前院顿时惨烈。

    而当阵位在后院变成死门的时候,前院即便是换了生门,降头师们也已中蛊的中蛊,受伤的受伤,更令他们头皮发麻的是,蛊尸已经在他们神志不清的时候,不知被谁砍了,蛊虫破尸而出,势态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短短几分钟,前院的人便一个个倒下,死状奇惨。

    而玄门几乎没有出动什么人力,只是在这些人厮杀的时候,张中先加了把火,把他的阴人符使给派了出去,加快了惨烈的战局而已。

    降头师们死了,通密逃了,会所里的八门金锁阵这才停了下来。

    从布阵到收阵,前前后后大半夜,唐宗伯消耗不少,但是听说衣妮被抓走,便也顾不上休息,立刻便决定带人去救。趁着通密也身受重伤的时候,此时不救,难道要等他把人杀了,或者恢复了再去?

    况且,唐宗伯为人向来重情义,年轻时候跟衣妮的祖母有过一段交情,为了这,也不能弃她于不顾。

    夏芍心疼师父年纪大了,不肯让他即刻动身,硬是和徐天胤两人把老人劝住了,给他补了些元气,见他脸色红润了许多,这才和弟子们齐动身,往通密逃窜的方向去追。

    走之前,吴老大带着人开了车前来,这次来的车有七八辆,还是上回那种面包车。当看到地上降头师们的死状时,吴老大等人顿时抽的气比昨晚还多。但这些人胆子确实比一般人大多了,玄门的弟子把蛊虫清理了之后,他们不管人死状有多凄惨,照样往车上搬,搬完还对夏芍道:“夏小姐,您放心吧。今晚兄弟们全程看着,就不信还能有尸体跑了的事!”

    这些蛊虫自然是不能让普通人碰的,玄门自有办法处理。但对于吴老大的话,夏芍只是笑了笑,若是那人想去拿尸体,他们手上拿着枪也不顶用。但这话她却没多说,因为她知道,那人今晚不会去。练蛊尸的人是通密,通密今晚受伤都自顾不暇了,哪有那时间再练蛊尸?玄门杀到,他就是三头六臂,也没这时间。

    “那就多谢吴老大和兄弟们了。这件事一了,我请诸位吃饭。”尽管心情很糟糕,但面对这些给自己帮忙的人,夏芍还是露出笑容,点头道。

    吴老大连忙摆手称不必,脸上却笑开了。

    安亲会的人一走,唐宗伯便从会所里出来,召集弟子们,往通密的藏身处去。

    这之前夏芍一直以天眼跟着,发现通密上了那男人的车,车开去了衣缇娜住的那幢别墅。男人走前带走了衣缇娜,留通密和衣妮在衣缇娜的别墅里。通密盘膝坐在客厅里摆弄着一些法器,别墅周围的阴气聚集到别墅里,供他疗伤。衣妮已经失去意识,被放倒在一旁,目前还没有性命危险。

    而那男人开车去了离衣缇娜别墅很远的一处民房区里,看样子像是要给衣缇娜解金蚕蛊。

    尽管这回知道了男人的落脚点,夏芍却还是要先杀通密,为师父报仇先。

    会所离衣缇娜位于郊区的别墅有段距离,尽管夜深,京城的车流依旧不少,众人到了别墅外头的时候,已是一个半小时后。

    这段时间,通密一直在疗伤,夏芍通过天眼可以看见他疗伤的手法很诡异。阴气聚集到别墅房间里,他衣服里爬出一条比乃西达昨晚拿出的蜈蚣还长的巨蜈蚣,那蜈蚣爬到他背后的伤口里,啃食着他的血肉,然后便整个儿贴在他后背上,沉睡了一般。远远望去,后背的刀伤几乎被那条巨蜈蚣填满,乍一看,还以为是纹身,谁能想到会是真的?

    这样诡异的疗伤,夏芍是没见过,她也实在想不出以此疗伤的根据是什么。在车里时,她将情况说给师父听,唐宗伯坐在后面座椅里闭目养神,闻言笑了笑,“奇门江湖门派众多,秘法也多,哪能什么事都能清楚缘由?不过,想来这蛊可能是以他的心血养成的,就像你收服龙鳞时情况差不多。”

    夏芍闻言,当即明白了。按说龙鳞是阴煞之物,只能伤人不能救人,但被她收服之后,却能以阴煞护她。她眼神一亮,“这么说来,那条巨蜈蚣能帮通密佬儿疗伤,便应是以他的精血养成的蛊。若此蛊有损,他便也会有损?”

    “要真是能用来疗伤的,那应该错不了。”唐宗伯道。

    夏芍则垂下眸,脸上一片冷意。

    到了衣缇娜别墅门口的时候,通密还在客厅里盘膝坐着,闭目调息,看起来就像是入定睡着了一般。

    唐宗伯坐着轮椅上,望着黑洞洞的别墅,目光如炬,炯亮有神。这一刻,老人不知是否想起了十余年前的那一晚,他只是难得威严一回,坚决站在弟子们的前面,不允许夏芍和徐天胤到前头为他挡着。

    他的目光落在锁着的别墅大门上,周身忽然气劲满涨,沉喝一声!

    只见老人手掌一拍!掌心未落到门锁上,却有道浑厚的气劲震开,冥冥中一道看不见的巨力斧阔刀劈般往门上一砸!

    门锁处顿时凹下一道掌印,整个别墅的大门霍然震飞出去,砸到地上,擦着地面哗啦啦蹭着火星连打了几个转儿,才停了下来。

    身后一片死静。弟子们望向唐宗伯的背影,肃然起敬。

    掌门祖师今晚控制八门金锁阵,元气耗费那样厉害,竟还能打出这等掌劲来。果然是宝刀未老!

    “我的老朋友,出来见一见吧。”唐宗伯坐在轮椅上,望着静悄悄的别墅内门,声音雄浑,音量虽不大,却内劲充沛,听得人心口都觉得震了震。

    但唐宗伯话音落下,等了许久,别墅里却还是没有动静。

    弟子们望着别墅的内门,连呼吸都屏着。里面那人,可是曾经伤过掌门祖师的人,他再受了伤,他们也不敢有轻敌之心。

    所有人都这么等着,要么等对方现身,要么等掌门祖师的命令。

    夜风袭来,连空气都是静的。

    然而,里面却一直没动静。正当弟子们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今晚是不是要一直这么对峙下去的时候,夏芍忽然脸色一变!

    她不顾师父的命令,上前几步,坚决往老人身前一挡!

    她脸色一变的时候,徐天胤便感觉到,速度比她快,默默上前,把她和唐宗伯一起护到了后面。

    他自己一个人,站在了大门正中,最前方的位置。

    夏芍伸手就去拉他,“师兄,小心!那里面……”

    她话还没说完,门就开了。

    弟子们齐抬头,却都是一愣。

    门里,走出来一名三四岁大的,红衣小女孩。

    ------题外话------

    明天更一万二,补今天缺的两千。

    今天订的家具来了,坑爹的是,当初买的时候,老板说是板材的,各种好。今天来的时候才告诉说,这种材料不防潮,不能泡水。抚额,南方潮湿,回南天的时候特潮,你妹的不防潮的家具你为毛不早说!无良商家!

    今天白天大部分时间费在交涉这件事上了,严重扶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二章 战通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二章 战通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