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杀通密!

    数十道金色符箓,在夜空里同时亮起的一瞬,金色的元气流动,连夜空的星子都暗了暗。

    通密元气聚成的飞头在空中顿了顿。

    别墅外头列阵的弟子们手也停了停。

    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通密没看见,他们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师叔祖双手作符!

    从未见过这样作符。夏芍独自站在别墅的院子里,身后是阿覃的尸身。她的唇抿成一线,纤柔的手臂在空中挥舞,宛如作画,手势却果决、迅捷,带着杀伐的力度,恍若以指尖豁裂夜空。

    转眼之间,数十道符箓,弟子们看得都呆了,忘了布阵,只是看着那飞头在血雾里回转,看见那数十道符之后,微顿,便紧急下坠,贴着地面擦过,从底下一个曲线的弧度,直扑夏芍面颊!

    夏芍站在弟子尸身前,不动如山。冷冷望着那飞头过来,弟子们这一刻屏住呼吸,连小心都忘了喊,却只见那飞头在靠近夏芍的一刻,夏芍身前霍地钻出一条金蛟!

    身形巨大的金蛟从她身前的金玉玲珑塔里窜出,头刚一露出来,便对着那飞头张嘴一咬!

    飞头大惊,急速往后退。却在这时,忽来两道符!那飞头霍然一转,明显是不知道这两道符什么时候来的。他当然不知道,夏芍是趁着他贴地飞来的时候画出两道,用指尖弹出去的。

    前有金蛟,后有金符,飞头只得往上下左右逃。但金蛟却整个身子都从塔里窜出,头身分离,巨大的身子盘在地上,堵住了他再贴地突袭的路。

    飞头虽是通密的元气所化,但由他操纵,他此刻就盘膝坐在别墅客厅里,对外面的情况自然是有感应的。

    此刻,通密也是心惊。他跟这名少女今晚初见,但听说她的名气却不是今晚。去年,她杀了余九志,杀了他的弟子萨克,他在泰国时便知道了。那时他练飞头降正在紧要关头,没时间来会会这不知死活的丫头,今晚见着她,她却确实令他大为惊异。

    世上极少见的阴灵,连他活了大半辈子都不曾见过的灵物,竟在她手中有一条!看那灵物的样子,像是东方传说中的蛟?

    世上法器相对多些,他手中也有不少,但修炼阴煞的他,也从未见过此等凶煞之物!

    那匕首,什么来路?连他都看不出来!只知道,这匕首的凶煞,连他喂养多年的血婴都远远不及!

    他从未想过,苦心练了数年的血婴,今晚竟初战告负,几乎是不堪一击!

    通密盘膝坐在别墅里,嘴角竟轻轻扬起来。无妨,不管那匕首什么来路,杀了他的血婴,就用那匕首来抵!

    不赔!

    至于这不知死活的丫头,一连作符数十道确实令他惊异,有两把刷子!

    但是,她的元气想必也消耗得差不多了。

    等解决了这丫头,再杀了唐宗伯那个老家伙!

    此刻,不仅是通密这样想,连玄门弟子都是这样想的。他们看着夏芍一动不动立在同门师兄弟的尸身前,无一不揪心。数十道灵符,哪怕是掌门祖师,也该到极限了。刚才掌门祖师和张老都没用太多灵符,就是因为虚空画符消耗元气太大。虽然师叔祖有金蛟和龙鳞的两大护身利器,但二者都太强,师叔祖若是元气耗尽会怎么样?

    “师叔祖,退出来吧!”

    “是啊!退出来,我们一起布阵!耗死那老狗!”

    “对!他的血婴被徐师叔祖杀了,老狗的飞头降也嚣张不了太久!看他的元气,能消耗多久!”

    张中先却皱起眉头,练飞头降,需七重,每一重要七七四十九天,夜夜飞出吸人元气,一练就是一晚。以通密的修为,即便是受伤了,坚持到天明没有问题。芍丫头今晚帮助布阵,又跟通密战过一回,只怕坚持不了太久……

    张中先低头看向坐在轮椅上的唐宗伯,通密现如今应该也看出芍丫头支持不了多久,他此刻以她为首要目标,到时他和掌门师兄一起出手,定能杀这老狗一个措手不及!

    但张中先刚一看向唐宗伯,便愣了愣。

    唐宗伯望着别墅院子里的夏芍,抚着胡须,目光炯亮有神,唇边竟挂着浅笑。

    嘶!

    张中先一愣,便感觉到别墅院子里元气一阵波动!

    他霍然抬头,只见通密的飞头血雾里一闪,极为敏捷地飞转去夏芍身后!

    “芍丫头小心!”张中先急喝一声,手中虚空画出道符,急振而出!随着他这一道符,后头也跟着嗖嗖一阵符雨,尽管是纸符,但弟子们也出了手。这个时候,谁也没心思布阵了,帮夏芍的忙要紧!

    但众人的符还没到,夏芍身前,金蛟的头颅离她最近,速度也最快,绕着她腰身一旋便到了她背后!巨大的头颅比血雾里的通密飞头大上两倍有余,嘴忽地一张一咬,通密的头颅急速升去高空。

    夜空里,好似听见通密桀桀的难听的笑声,“不知死活!用你的匕首,用你的灵物,看你能驱使他们多久!”

    通密的中文说得并不好,发音很奇怪,加上他的声音夜枭般难听,细听许久才能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师叔祖!用龙鳞!封住上头!”

    “对!上头用龙鳞,下头交给金蛟,我们帮你用符!封死这老狗!”

    弟子们纷纷开口,通密粗哑大笑,“区区纸符,就想封住我?就让我看看你们身上带了多少……嘎?!”

    通密话还没说完,声音便戛然而止!

    血雾里,看不见他瞪大的眼,别墅外头,弟子们的眼却是直了。

    只见夏芍指尖元气骤聚,一道灵符眨眼便成,挥手便往通密的飞头处一拍!夜空里秋风都似震了震,通密的飞头太过震惊,有那么一瞬呆滞,险些没躲过!

    飞头擦着那道金符避开,空气里这回却是震惊的气氛。

    连玄门的弟子们都以为夏芍元气所剩不多,不敢再轻易动用,没想到,她竟还能虚空画符?

    这发现对弟子们来说本该是振奋的,但振奋过后忧心更重。人人都觉得夏芍是在勉强,她越是勉强为之,身体的消耗就越快,能撑的时间就越短。可恨他们被通密说中了!他们身上带着的符箓有限,飞头行动又极为敏捷,且不局限于别墅的院子,他们想打中,真的很难。打不中,这符落到地上,也就浪费了,出来时又没带朱砂黄纸和毛笔,想补充谈何容易?再说画符也是耗费元气的,他们今晚布了半晚的阵,消耗也不小。

    “布阵!”张中先果断喝道。

    弟子们一震,咬了咬牙,急速散开——现在除了布阵,似乎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了。

    但就在张中先呼喝一声之后,夜空里又有金色光芒亮了亮!弟子们散开的动作一停,人人一个转身的姿势,仰望。

    只见夜空里,又一道金符从夏芍掌中打出,这回通密的飞头似乎也认为夏芍是在强撑,因此反应淡定了许多,敏捷地躲过,嚣张地从高空俯视她,仿佛要看她还能撑多久。

    但,显然夏芍能撑的时间比通密想象得要久。

    她非但能撑,还冷哼一声,两手同时虚空作画!

    别墅外一阵抽气声!

    “师叔祖还能双手作符?”

    “太勉强了!”

    “快停!支撑不了多久的!”

    然而,夏芍仿佛没有听见弟子们急切的呼声,她指尖画符动作迅速,一出手便是两张!打出去的位置极为巧妙,她知道地上有大黄在,通密不敢来,而她背后也有大黄守着,通密也不敢来,因此符一经打出,便向着夜空。

    通密的飞头在夜空里躲避,越躲越心惊!

    一次!

    两次!

    十次!

    二十次!

    为什么她的元气还没有消耗殆尽?她刚才明明已经打出过数十张符了!他敢保证,这时就是换做唐宗伯那个老头子跟他斗法,他也无法虚空画出这么多符来!

    然而,很快的,通密发现他震惊得过早了。

    夏芍冷冷站在弟子的尸身前,抬眸,望向夜空。从弟子们退出别墅院子开始,她无论出手或不出手,都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眸盯住通密,凉薄。

    她双手虚空画符,纤柔的手臂在夜空里挥舞,难以想象的柔韧敏捷。指尖每划一下,都现出金吉之气,一道符成,挥手便弹出去,渐渐的,已经没有人能数出来她画了多少道符。

    弟子们维持着一个转身的姿势,瞪着眼,张着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没人说话,连呼吸都屏住了。他们只是望着别墅的院子里那独自立着的少女,许多年后,再想起这一幕,依旧喟叹,终生难忘。

    虚空画符不同于纸符,打不中便落到地上废掉。虚空所画之符以元气为引,即便是不中,也会维持好一段时间,直至元气消散。

    少女画符的速度明显快过了金符消散的速度,于是,只见夜空里一道一道的金符亮起,通密的飞头一开始还躲得敏捷,因为可躲的空间很大,但渐渐的,飞头逃窜躲避的空间越来越少。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是在众人还在震惊的时候,飞头的前后左右,已经渐渐布满金符,一开始以为金符只是追着他打,此刻才看出,夜空之中,金色符气流动,好似用灵符困起一座巨大的牢笼。

    飞头躲闪的动作总算看起来有些慌张,这时再听不到通密桀桀的笑声,看到的只是他在忙不迭地逃窜躲闪。这时的通密哪怕心里再震惊,也知道这样下去,死的人会是他。因此,他竟尖啸一声,飞头四周血雾大盛!猛地往高空撞去!

    他竟不顾空中的金符,拼着受伤受创,也要冲出去!

    夏芍依旧立在原地不动,手臂挥动如舞,指尖一道道符送去夜空。远远看去,地面上一道道金丝流动的符如画般升起,别墅前院的夜空被道道升起的金符补住。弟子们仰着头,呐呐望着夜空。

    此刻,夜空星月遮蔽,头顶宛若倒悬的金河,灵符里金丝浮动,绚烂,壮美!

    此情此景,一生难见!

    先前的忧心,已不知何时变成了波澜壮阔的心境,激越,跃动!

    飞头未撞上头顶的金符天盖,便惊急着急速下降,半路一转,想往别墅外头撞。金符便一道道堵住别墅大门的方向,与天际的符箓天盖连成一体。飞头飞转向左,金符便向左,飞头向右,金符便向右。

    没有人去数夏芍到底制出多少符箓,也没有人能数的清。

    弟子们只是看见少女的手臂挥动若舞,指尖金吉之气不停,远远望去,像是一名舞者,在夜色里挥动着绚烂壮美的交响舞曲。

    她的脚下是盘踞的金蛟,她的身后是躺在冰凉泥土里的同门,她的面前是以一己之力铸就的符箓金棺——她挥舞的交响乐曲,是一曲殇悼。

    弟子们已经看不见通密的飞头,血雾里的飞头已经被牢牢困在了金符铸就的巨大金棺里。弟子们只看到当他们看不见通密的时候,夏芍的手势终于变了。

    她手中掐内狮子印,口中念金刚萨埵降魔咒,突然一喝,“收!”

    弟子们齐齐抽气,眼前金符恐有近千,人力之元气能虚空画符千道,已犹如神境,此刻竟还能同时收拢这上千道符?

    弟子们瞪着眼,气都快抽没,看着那金符棺材收紧!再收紧!

    里面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惨叫,随即整座别墅院子里都有元气在波动,即便是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任谁也能猜出,通密元气聚成的飞头,想必是被金符给腐蚀成灰!

    不出弟子们所料,符墙渐渐变浅,符箓消失,里面一道黑烟冒了出来……

    飞头降,败了!

    别墅外,一片死寂。

    别墅里,通密惨呼一声,整个头颅像是遭到腐蚀一般,霎时滋啦一声,头顶的发霎时成灰,头皮和脸皮像是被烧掉般,顷刻血肉模糊!

    老者枯枝般的手痛苦地抓挠,一触上去嗓子眼儿里便发出一声粗哑的撕扯,接着身子一倾,“噗”地一口血喷了出来!

    血喷在地板上,溅上一截裙角。

    通密血肉模糊的老脸上,一双血丝密布的眼死死盯着面前仍在昏迷在衣妮,顿时露出贪婪的目光。

    他伸手去掐衣妮的脖子,迫不及待地想掐开她的嘴,并快速念咒,驱动背后为他疗伤的巨蜈蚣。

    但他的手刚伸出去,咒刚念起来,背后的蜈蚣还没有动,客厅里忽起两道血花!

    这两道血花来得太快,通密甚至都没感觉到通,身子便霍然向前一倾,眼前一片血色。直到血色染了他的眼,他才感觉到手臂剧痛,模糊的意识里,看见一截带血的手臂静静躺在月色里。

    他纵横降头界大半生,并未练到不死之身,也自认强悍。经历大小斗法无数,生死间徘回无数,怎么也不敢相信,仅仅是断了一只手臂,他竟有种生命在流逝的感觉。

    为什么意识这么模糊?

    为什么五脏六腑都在叫嚣着疼痛?

    通密无法看见,他身后静静立着名男人,男人脚下,一条劈作两半死得不能再死的巨蜈蚣。

    通密受伤太重,尤其是头脸受了重伤,他现在意识已经有些不清醒,哪里还想得清楚。他只是趴在地上,背后一条豁开的大口,鲜血汩汩冒出来。

    徐天胤一刀劈下的时候,劈了他的脊骨,却偏了半寸,留他苟延残喘半刻。他走过去,提了半死不活的通密,从前院的门走了出去,将人丢在了地上。

    前院,别墅外头,气氛依旧死寂,弟子们还没对飞头降解了的事做出反应,哪知下一刻,手臂断了一条,头脸血肉模糊的通密就被丢了出来!

    徐天胤立在门口,将人丢出去的位置不偏不倚,正巧在死去的弟子阿覃身旁。阿覃七窍流血,睁着死不瞑目的双眼,正望向半死不活的通密。

    夏芍转过身来,目光落向那名弟子,静默无言。

    身后却忽然爆发出弟子们的喊声!不是欢呼,不是雀跃,而是愤怒的呼喊。

    “这老狗也有今天!”

    “杀了他!”

    弟子们奔进来,不是每人手中都有攻击法器。这时候,愤怒爆发,也没人还记得用什么攻击法器,更不记得要用什么残忍的方法折磨敌人,弟子们表达愤怒的方式不过是拳打脚踢。

    最原始,也最能发泄这一刻的愤怒!

    “还阿覃命来!”

    “还我们师姐的命来!”

    “还我师父命来!”

    一句句低吼夜里似野兽咆哮,拳脚落在皮肉上的声音沉闷,却每一声都敲进人的心里。

    夏芍退去外面,也不阻止弟子们,任由他们发泄。她只是抬起眼来,望向徐天胤,眉眼间的凉薄换一抹疲惫。

    徐天胤即刻走下来,男人孤冷的眉宇间浮现抹担忧,夏芍淡淡扯起唇角,身子一倾,靠进男人的怀。

    她还是累的,元气再无所损耗,长时间的制符,她也手臂酸,手指疼,抽了筋似得,想来未来几天,她都不想动。

    男人的掌心贴上她肚脐,汩汩的暖流补进她身体。夏芍一脸疲态,不多言,只靠进徐天胤怀抱里,稍歇。

    不知过了多久,弟子们的拳打脚踢终于停了下来。

    人群望着已经不动了的通密,空气里只有喘气的声音。

    随后,身后传来轮椅转动的声音,弟子们微愣,回头,分开一条道路。

    张中先推着唐宗伯走了过来。

    ------题外话------

    二更老时间,零点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四章 杀通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四章 杀通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