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通密之死,芍姐收徒

    和唐宗伯一起走过来的,还有玄门已经为师的几名仁字辈弟子。他们大多人到中年,面对恩怨,并没有年轻弟子那般冲动。

    但,也并不是所有年轻弟子都冲了上去。

    还有一人没动——温烨。

    十三岁的男孩,比当初香港游轮上初见时的样子长高了大半个头,但他依旧是玄门年纪最小的弟子,此刻站在张中先身后,跟着他师父海若一起走过来,尽管在人堆里,但面对那些在通密面前转过身来的弟子,还是让他显得异常显眼。

    但温烨的目光从走过来,便一直盯着前方地上。

    前方,弟子们让开的道路上,通密趴在地上,头脸血肉模糊,断臂和背上的刀伤里冒出的血染红了前院的地。温烨的目光落上去,月色照在他肩头,却照不见他低埋的脸。

    他从唐宗伯身后走了过去,直直走到通密身旁,把趴在地上的他给翻过来,蹲下了身子,“喂,醒醒。”

    男孩声音冷淡,淡得听不出情绪。

    通密只有一息尚存,这时哪里还听得见温烨的声音?

    “喂,醒醒。”温烨蹲在通密身旁,重复这句话,却突然让人觉得心里发堵。

    然而,通密还是一动不动,毫无反应。

    弟子们看看坐着轮椅一言不发的唐宗伯,又看看蹲在地上的温烨。唐宗伯摇着轮椅上前,俯下身子,掌心能看得见元气波动,随即看他将掌心按在了通密的丹田上。

    弟子们震惊地看着他,老人直起身来往后退了退。片刻后,通密血肉模糊的脸上,一双恍惚的眼慢慢睁开。

    弟子们见通密又醒了过来,竟是没死干净,都有些紧张。但想想他鼎盛的时候,师叔祖都能将他逼至如此重伤,此时他若再想兴起什么风浪来,只怕很难。因此,弟子们警戒着,但却没有把温烨拉开,只是稍稍往唐宗伯和温烨身旁站得紧了些。

    “喂,我师父怎么死的,尸骨在哪里。”温烨蹲在通密身旁,看着他恍惚的眼,声音依旧淡得听不出情绪。

    通密两眼发直,直直望着夜空,眼底血丝密布,竟也像是死不瞑目的人。但他听了温烨的话,半晌,眼珠子还是动了动。他慢悠悠地转动了下眼珠,看向了温烨。

    “我师父的尸骨在哪里。”温烨耐着性子又问。

    通密却看着温烨,眼里渐渐有了三分神采,但他的嘴角却轻轻扯起来,脸上化掉的皮肉都在淌血,看着狰狞可怖。他身子一颤,嘴里咳出血沫来,但看起来并不是想说话,而是在笑。

    温烨蹲在地上,身子似乎震了震,一直平静的声音终于有些发沉,沉里微抖,“六年前,新加坡,余九志和你们串通,杀了我师父!他死在哪里,尸骨在哪里!”

    通密的眼神里有种快意和嘲讽的神色,他一生杀人无数,死在他手上的人死在哪里的都有,哪里记得这么多?

    他的眼神惹怒了玄门的弟子,“混账!你这是什么眼神!”

    几名弟子压不住火气,忍不住上前。温烨却一只手一拦,低头怒喝,“别把他打死了!”

    他头低着,没人看得清他的脸色,弟子们都是一愣。

    温烨却忽然自己一拳挥了下去!这一拳没打到通密脸上,而是打在他脸旁,沉闷的一声,地上铺着的青砖霎时全裂,月色里隐约可见血水渗了下去,“说!我师父的尸骨在哪里!或者,谁知道!”

    通密还是扯着嘴角,一副狰狞似鬼的笑容。

    “我师父在哪里!”温烨又是一喝,这回是一拳打在了通密脸上!通密的整个身子都是一颤,本就腐了皮肉的脸上血花四溅。

    通密嘴里喷出血来,喷完嘴角还是扯着。

    “砰!”温烨又是一拳,“我师父在哪里!”

    这回一拳砸在通密的鼻梁上,死静里听见轻微的一声“咔嚓”。通密眼白一翻,气息一停,却仍是不答。

    “砰!”

    “在哪里!”

    “砰!砰!砰!”

    “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

    院子里,除了拳声砰砰,便是男孩歇斯底里的声音,沉闷,嘶吼,微带着的哭腔。

    然而,没有人回答他,他也始终没有得到回答。等弟子们红着眼把温烨拉开的时候,通密的脸已经瘪了,整张脸凹进去一个男孩拳头那么大的洞。

    通密已经死了。

    院子里又是良久的沉默,只能听见男孩憋闷压抑的哭腔。

    想安慰他,却又不知如何安慰。温烨从小无父无母,跟着他师父长大,在他心目中,师父就是父亲。如今,师父客死他乡多年,尸骨都寻不着,报了仇却还是无法尸骨还乡。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安慰温烨。原本,杀了通密和来京的降头师一行,玄门可谓大胜,但是此刻所有人都无法欢呼,死去的阿覃还躺在地上,十三岁的男孩还在肩膀颤抖。

    秋风过,叫人心底闷得说不出的滋味。

    但该善后的事,总要善后。

    衣妮还在昏迷,被弟子们从客厅里抬出来安置去车上。夏芍今夜出力最重,此刻疲惫,徐天胤担下处理通密尸体的事。至于那血婴,唐宗伯决定作法超度,作超度册,将小女孩儿的骨灰带回香港,供在香火旺盛的佛寺,日日由高僧诵经,愿冤魂能得以超脱再世。

    只是当弟子们去搬动血婴尸身的时候,才发现金甲人撤了,龙鳞的煞气却仍缚着她。夏芍将煞气收回,却没想到,龙鳞一入鞘,两名弟子上前刚要去搬动那小女孩,那小女孩儿却忽然张开了嘴!

    一声婴儿啼哭般的凄厉叫声,张嘴便扑咬向一名弟子!

    那弟子大惊,惊得都忘了动——这血婴已被金甲人钉住了天灵和心口,脑袋和心口都腐去了大半,光看着都瘆得慌,怎么可能还没死?!

    那弟子先是一惊,后心里涌出绝望来,脑海里是阿覃倒下时的脸,觉得自己今晚也要交代在这里了……

    却在这时,一道金光打来,伴随着男孩一声怒喝:“缚!”

    拂尘带着道金光打在血婴的脑袋上,这次那血婴的嘴闭上,直挺挺倒了下去。

    四周一片静寂。

    那被救了的弟子还没回过神来,其余弟子却震惊地看向温烨。连唐宗伯和张中先也目光有些惊异,温烨的师父海若张着嘴,和她平日里温和慈爱的模样大为不符。

    夏芍早就从徐天胤怀里直起身来,她因为疲倦,一直离得比较远,站在最外围,那血婴叫起来咬人的时候其实只是眨眼的工夫,温烨离得最近,但谁也没想到他出手会比任何人都快。

    这也倒罢了,任谁都看得清楚,那道金光是用拂尘挥出去的,那是元气所化的金吉之气——能做到这程度的,只有炼气化神的境界。

    而今晚之前,甚至是在刚才,温烨还是炼精化气的境界。

    什么时候提升的?

    连唐宗伯、夏芍和徐天胤都没发现!

    夏芍望着温烨的背影,在弟子们还在震惊的时候,她已蹙起了眉头。她有天眼在,自然看得出这小子身上元气流动极为混乱,而他也确实身子晃了两晃,接着噗地一口血喷了出来!

    “小烨子?!”在海若还在惊喊的时候,夏芍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徐天胤却比她更早一步到,接手把温烨扶住。夏芍在旁边心里一暖,她今晚画符隔壁都酸了,此时确实抬不起来,任何时候,这男人总是如此细心。

    但她现在并没有时间感动这些,温烨的情况看起来有些像是急火攻心,换句话说,像是走火入魔的前奏。

    唐宗伯过来,把着他的脉看了看,掌心雄浑的气劲往温烨丹田覆了一会儿,直到温烨惨白的脸色有些好转,老人才叹了叹,道:“这孩子,提升也敢这么乱来。”

    弟子们闻言,神色不由动容。

    温烨的修为本就在炼精化气的顶层,以他的天赋,会提升到炼气化神这点没人怀疑过。只是任何时候,提升都需要契机。今晚许不是那个契机,只是他看见同门有险,急怒之下,强行冲破,打出那一道符来,身体却不是正常状态下的自然提升,一时受不了突然提升,这次致使元气走岔了路,遭到了反噬。

    “带他回去好好休养。”唐宗伯道,“来的时候那枚老参也带来了,再给他用用。”

    带着那根野山参来京是唐宗伯怕这次有弟子重伤,这是补养元气、吊命的东西,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海若在一旁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哭,心疼地把温烨接过来,和弟子们一起把他也抱去了车上。

    弟子们最后才搬动的通密的尸身,但在搬动的时候,又听惊呼声。

    “怎么了?”弟子们今晚被突如其来的事给惊得有些草木皆兵,一听这声惊呼,手中都拿出了符来,就差一个转身就射出去。但转身的时候却见那名弟子一点事也没有,只是盯着通密身体一侧,脸色愤怒。

    众人齐聚过去,打眼一看,这才看见通密那只完好的手旁,不知什么时候用他自己的血画了个诡异的符,僵直的手指,直直指着一个方向。那个方向,正是血婴被缚住的方向。

    这老家伙,到死都想拉个垫背!

    恶毒至此,令人咬牙切齿。

    他画符的时候,应该是温烨问他和揍他的时候,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温烨身上,他一个将死之人,受了这么重的伤,连温烨揍他都无力还手,哪有人想到这老头还有能力临死前布个陷阱?

    弟子们相互之间看一眼,正因觉得这老头实在是太过阴狠,所以即便是知道他已死,众人都放不下心来,于是几名弟子自告奋勇跟着徐天胤开车去了安亲会地盘上的那家火葬场,亲眼看着通密的尸骨成灰,这才安了心。

    尽管玄门和通密有血海深仇,但通密已死,恩怨便了结。弟子们将通密的骨灰和降头师们的骨灰一起带回会所。这么多的骨灰,想拿回香港也是麻烦事,最终唐宗伯决定,还是由玄门作法七七四十九日,去除这些人身上的怨气,再就近送去京城的佛寺安放,愿这些人来世不再为恶,戕害无辜。

    因要作法,玄门一行决定在京城住下,等超度作法完成后,再回香港。

    但阿覃的尸身却没有火化,而是在会所里设了灵堂。停足七日再下葬。阿覃的事,众人商议先不告诉他的老母亲,老人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恐受不住这打击。

    阿覃救了的那名弟子,名叫鲁桦,两人原都是王氏一脉的弟子,入门的时间只差了一年,师兄弟之间感情很好。鲁桦决定,这事就由他瞒着阿覃的母亲,以后老人就由他奉养终老。

    只是,这件事终究是能瞒得住一时,瞒不住一世。玄门来京的弟子都回香港了,就阿覃没回去,要怎么跟老人说?

    弟子们犯了难,夏芍坐在沙发里,眉眼里尚有疲态,却开口说道:“鲁桦,你就回去跟老人说,阿覃天赋不错,来京之后我见他是可造之材,便收他为弟子了。日后,他跟着我在京城历练,不出师便不能常回去看望老人,这是修心的一部分,希望老人理解。但是他会常写信回去的。”

    夏芍这话一出口,一屋子的人都愣了。

    收徒?

    确实,这是个好借口。

    但谁也没想到,师叔祖的弟子名头最后落在了阿覃身上。

    自从清理门派至今,师叔祖在门派里威望自不必说。正因她的威望和修为令弟子们仰望,才有不少弟子私下里在讨论和观望,不知谁会被她看上,收为弟子。自从知道了徐天胤的家世背景之后,弟子们都知道,以徐家的身份,徐天胤是不会接掌玄门掌门的。玄门下一代掌门祖师,只可能是夏芍。

    夏芍的弟子,将来便是嫡传弟子。承玄门秘术,传门派香火,将来也会是玄门下一代掌门祖师。

    弟子们猜,夏芍或许会从门派里挑,也或许哪天在外头看见个资质不错的孩子,带回门派来亲自教导。但猜来猜去,谁也没猜到,她的第一名弟子,竟是阿覃。

    弟子们张着嘴,看着夏芍,不是不能接受阿覃成为夏芍的弟子,而是不知她这话是不是认真的。

    要知道,玄门嫡传弟子,天赋向来傲人,但大家是同门,自然知道阿覃的天赋实属一般。虽然他已不在了,但收徒之事从门派规矩上来说仍不是儿戏。嫡传弟子要入承册,名字永在玄门传承人名单上,后世的弟子们都能看到。夏芍选了名天赋普通的弟子成为她的弟子,她在不在意后世弟子们一直拿这名天赋普通的弟子拷问她的眼光问题?

    唐宗伯看着夏芍,问:“你决定了?”

    “这事还能儿戏?我再爱跟您老开玩笑,也不会拿这么大的事玩笑。”夏芍垂眸。

    “好!”唐宗伯点头,老人目光赞许,语气感慨,表情动容,“好啊!那就按你的意思!”

    张中先也在一旁点头,表情同样动容,“那就等阿覃初七一过,下葬之时,一并举行拜师大礼。人虽然不在了,该有的仪式,一样要给他。”

    “骨灰带回香港,寻处好的风水地葬了。”唐宗伯接着道,“奉养的事,由门派承担。”

    夏芍微微点头,她的积蓄不少,到时就当是给阿覃的,汇去老人账户保老人晚年无忧。有机会去香港,她也会去看看老人。

    弟子们听着唐宗伯、夏芍和张中先的决定,无一不动容。若是当初余九志在的时候,死去的弟子哪有这样的待遇?即便是人死什么都得不到了,但这样的身后安排,也叫人心里感动。

    鲁桦眼圈都红了,起身就给唐宗伯和夏芍砰砰磕了三个响头,“我替阿覃,谢谢掌门祖师,谢谢师叔祖!”

    夏芍把身子微微一侧,不愿受这礼。有什么可谢的?阿覃若能活,他绝不愿意死。嫡传弟子的名头,于他不过是虚名。至于那些奉养,本就是应该的。再多的补偿,都无法跟一个人的生命相比。

    “起来吧,你这头应该给阿覃磕,这条命是他救回来的。这七天,你在灵堂守着他吧。”唐宗伯叹道。

    鲁桦擦一下眼泪,重重点头。

    ……

    给阿覃守灵这七天,降头师们超度除怨的法事自然要推去后头,不能安排在一起。

    作法超度的事唐宗伯会主持,不必夏芍管。但阿覃头七这几天,夏芍却照样跟学校请了假。不管怎么说,这是她认下的弟子,为他守灵是应该的。

    徐天胤本也要请假,夏芍却赶他回军区。他跟她不一样,有公职在身,怎么都要顾及影响。他走到今天这步不容易,夏芍不希望他被人抓着辫子说因私废公。

    徐天胤回军区周末也一样可以回来,会所的事夏芍会处理,根本不需要他帮忙。她坚持的事,徐天胤自然拗不过,加上唐宗伯也是这意思,他第二天中午便回了军区。

    夏芍在会所的大部分时间在灵堂,其余时候则去看看衣妮和温烨的恢复情况。

    衣妮那晚被阴煞所伤,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好的,野山参切片给她含了整整两天,她才醒来。醒来的第一句便问:“那贱人死了没?”

    夏芍知道她一定会问,但闻言却轻轻蹙眉,“死了。”

    确实是死了。

    那晚,夏芍虽知那神秘的男人将衣缇娜从通密手中带走,也知道他是带她去了一处民居解金蚕蛊毒,但那晚她却无暇顾及这两人。

    等事情了了,第二天一早,夏芍和徐天胤赶过去,那里却已经人去楼空。

    确切的说,只有那男人走了。

    屋里,留下的是衣缇娜的尸体。衣缇娜并不是死于金蚕蛊毒,她死时肚腹如常,蛊毒以解。她的死因是——没了心脏。

    衣缇娜的心脏被人挖了出来,血淌了一地,眼直直盯着床头的方向,似乎到死也不敢相信,男人会这样对她。她生命的最后一刻,是怎样的心境,无人知道。她所留下的就只是空洞的双眼和空空的心口。

    衣缇娜的尸体夏芍和徐天胤没处理,而是瞧瞧又退了出去。于是,这几天京城出了一宗人心惶惶的大案,一名被人挖了心的女人死在了出租房里,警方介入调查,关于这案子已经流传出了诸如情杀、诸如人体器(禁词)官买卖的多种说法。

    衣妮听说衣缇娜的死法之后,躺在床上虚弱地大笑,“活该!当年她帮一个刚见面的野男人挖同门姐妹的心,今天就轮到她被人挖心而死!报应!报应不爽!”

    这笑,带着三分恨意,三分畅快,最终衣妮笑着笑着,却笑出了哭腔。也不知是哭为母报了仇,还是哭即使报了仇她也换不回母亲、回不了寨子了。

    夏芍悄悄退出了房间,任衣妮在房间里尽情发泄这些年来的情绪。

    但一出房间,夏芍却是一愣。

    房间门口的走廊上,海若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她。

    “是不是小烨子醒了?”夏芍问。温烨的情况比衣妮还重,他强行突破,身体受了很大的压力,需要休息,都睡了两天了,还没有醒。

    “还没有。掌门祖师说,可能要睡上个四五天。”海若有些忧心地笑了笑,又道,“师叔,您有时间么?”

    夏芍一听这话,便知道海若是有事找她,于是便点点头,带她去了会所的茶室。会所还在放假中,员工们都没来,夏芍自己去取了茶叶和热水来,泡了两杯茶,放去海若面前一杯,这才问:“什么事?”

    海若垂下眸,温婉的眉眼间显得有些愁绪,表情看起来欲言又止,有些难以开口的样子。

    “有话就说。”夏芍端量着她的神色道,“若是小烨子的事,你倒是不必太担心。师父既然说了他没事,他就一定不会有事,只是多睡两天罢了。”

    “不是这件事。”海若抬起眼来,目光看起来有些忐忑,但还是深吸一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道,“师叔,我有个不情之请。想请您……收小烨子为徒!”

    ------题外话------

    唔,数学死的人扒拉着手指头算了算,今天更了一万一,似乎还欠六千。

    明天继续双更,芍姐保佑,我总有补完的一天。

    明天一更就把这六千补完,握拳!再缺,后天继续双!

    PS:离月底还有四天,妹纸们看看票,愿投的就投几张出来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五章 通密之死,芍姐收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五章 通密之死,芍姐收徒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