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说服温烨

    法事开始后,由唐宗伯主持,弟子们都忙碌了起来,围着法坛上摆放的骨灰走步摇铃,一步不错,口中念唱经文。

    远处树下,温烨站在那里,目光落在通密和降头师们的骨灰上,拳头紧握,腮帮子咬得僵硬。

    “气成这样子?”夏芍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温烨身后,淡淡笑问。

    温烨转过头来,见夏芍唇角笑容,顿时皱眉,声音很沉,“你不气?通密老狗害过掌门祖师,这老狗害了那么多人,死了还能有人给他作法超度!我师父没了那么多年,现在连尸骨都找不到,想烧纸钱告知他大仇报了,灵位都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摆!这群害人的人,反倒有人作法超度,你不觉得很不公平吗?”

    “你想要公平?”夏芍挑眉看他,一笑,往法坛上看,“那很简单。再深的仇怨,莫过凌迟曝尸,挫骨扬灰。现在人已死了,凌迟曝尸是不能了,挫骨扬灰还是可以的。骨灰就在上面法坛,你去拿了,随便撒去哪个穷山恶水。或者,干脆寻处绝户穴把这一群人埋了,保准他们全族死绝,也算大仇得报了。”

    温烨却咬着牙,头一扭,“不去!”

    “为什么?”夏芍挑眉,来了兴致。

    温烨的拳头握得紧了紧,低头,咬牙,“师父说过,风水师堪舆地脉,少则影响一人吉凶大运,多则影响一家、一族,有仇报仇,不能害人全族。业障太大,不报在自己身上,也会报在亲近的人身上。”

    “那就不害他们全族,你若实在气不过,上去挫骨扬灰也成。”夏芍又往法坛上望了一眼。

    这回温烨抬起头来,用古怪的目光看她,小眉头皱着,“说做法事超度的是你,说挫骨扬灰的也是你,今天真奇怪!脑子烧坏了吧?”

    男孩气呼呼看她一眼,眼神嫌恶,表情恶毒,好像恨不得夏芍发烧。但手却伸了出来,去摸夏芍额头。

    夏芍气笑了,没好气道:“我还不是为某人着想?本来就是个爱逞能的,再因为这事儿把气憋在心里,要是憋坏了,你师父该说是我今天欺负了你。”

    温烨气哼哼一扭头,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

    夏芍笑着叹了叹,“你以为我爱给这些人超度?这都是掌门祖师的意思。要依着我,这骨灰我就去给他洒在穷山恶水,来他个挫骨扬灰!”说到此处,夏芍脸色已是冷了下来,望着法坛的方向,眼神凉薄。

    温烨诧异地抬头,这回小眉头是真皱紧了,“你是风水师吗?”

    夏芍一愣,低头看他。

    “这些人生前就不是好人,死得又惨,怨念太重。掌门祖师要作法超度这些人,就是要除掉这些人身上的怨气,免得他们死了还害人。师父都跟我说过,风水师有风水师的职责,有的时候不能任性,任性的结果很可能是痛快了自己,害了无辜的人。就算是仇人在眼前,再痛恨,也得作法给他超度……”温烨一开始还一副教训夏芍的模样,说到最后,越说声音越小,嘴瘪着,拳头握着,一副受了委屈的忍耐模样。

    夏芍却看着他,目光里深沉笑意一闪,轻轻垂眸。

    温烨抬起眼来,正见夏芍在笑,皱眉咕哝,“还师叔祖呢,这点道理都不懂……”说完,温烨转身就走,似乎觉得做法事的经文吵,想回去休息。

    然而,他刚迈出两步去,便听夏芍在后头笑了。

    “你也可以不叫我师叔祖,愿意的话改个口,叫师父也成。”

    温烨穿着小道袍在前头走,闻言头也不回,摆摆手,一副懒得理夏芍的模样。但他的手刚摆起来,便突然空中一停,一副潇洒不成反呆木的模样。

    温烨忽的转过头来!

    夏芍却恢复往常眉眼含笑的模样,慢悠悠道:“我记得以前跟你说过,这师叔祖你大抵要叫一辈子,现在你倒有个机会换个称呼看看。”

    “你是真烧糊涂了吧?”没想到,温烨瞪着夏芍老长时间,开口便是这么一句。

    夏芍只笑不语,只是看着眼前男孩。

    她对温烨的印象本就好,在香港时,这小子常跟她斗嘴,两人感情也不错。以前,夏芍也没想过收徒,她时间确实没那么多。许正是因前几天收阿覃为弟子的事,让海若动了请她收温烨为弟子的念头。

    海若的话不无道理,温烨是玄门年轻一代里天赋最高的,趁着他年纪还小,早早教导起来,将来必有一番作为。若是蹉跎了这几年,许就浪费了一棵好苗子。

    但一旦真动了收徒的念头,夏芍必是要好好考察的。即便她对温烨印象再好,但收徒之事不可马虎,毕竟这不是她个人喜好的问题,而是关系到玄门传承,免得玄门再出现余九志之乱。

    但这小子没叫她失望,身负深仇,还能有如此自制力,如此看得明白,很不错。就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来说,他比许多弟子做得都好。

    “我看你是真烧糊涂了。”温烨见夏芍笑意颇深便皱眉道,皱完眉扭头就走,走出去两步又回来拉她,“走,回去吃药。”

    夏芍被这小子气笑了,被他拉着一边走一边道:“这事你海若师父知道,她没跟你说?”

    夏芍知道海若必然是没跟温烨说的,要是说了,以这小子的脾气,早就闹起来了。她这么说只是想让他知道,这件事不是开玩笑。

    温烨果然停下脚步,看了夏芍半晌,冲着法坛便去!

    “你做什么?”夏芍在后头拦他。

    “找我师父问清楚!”

    “你师父也是为你好。”

    “不需要!”温烨忽然甩开夏芍的手,男孩的眼里全是受伤,吼,“为什么我总要换师父?一个师父不在了,一个要把我给别人!”

    夏芍被他吼得一愣,吼得微微蹙眉,但她却蹲下身来,看着眼前的男孩,笑容温暖,“我明白你的感受。即使我的师父不是掌门,如果让我换,我也不愿意。生气可以理解,但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不是你海若师父不喜欢你。恰恰相反,因为她在乎看重你,所以为你着想。”

    温烨一怔,身子似乎震了震。

    “可是,海若师父还在世,我怎么能改拜别的师父?辈分……”

    “你海若师父不会介意辈分,你师父若在世,也不会介意辈分。”夏芍清楚,温烨若拜她为师,便会从义字辈升到仁字辈,他此时跟海若是师徒,拜她为师之后跟海若便是师姐弟了。

    “我介意!”男孩低吼。

    “那你就是迂腐。”夏芍伸手去弹温烨脑门儿。

    温烨瞪着眼,眼圈还有点红,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被骂迂腐的样子。

    “我问你,你海若师父教你再多事,修为秘术能教你么?”

    温烨瘪着嘴,听闻这句话有些气恼,“我才不要因为这个抛弃师父!”

    “哦?你觉得修为和传承秘法不重要吗?”夏芍挑眉,不紧不慢问。

    “没有师父重要!”

    “你师父这么重要,那晚杀通密,你亲手打败他,给你师父报仇了吗?”夏芍敛眸,严肃了下来。

    温烨愣住,小身子再震。

    “师父重要,同门重要,修为反而在其次,那同门遇险,你若不强行冲破提升,救得了同门吗?”

    “师父重要,同门重要,下回他们再遇险,你还想再体会一次救不了他们的经历么?”

    “天赋是与生俱来的,同门师兄弟求都求不来,你有,却不看重。白费了好资质,到头来再遇上同门被害无能为力的事,你该怪谁,怨谁?”

    夏芍一连三问,问得温烨哑口无言。

    “可是……海若师父说,我拜她为师就能替师父报仇。现在师父的仇报了,尸骨还是没能找到……”半晌,男孩嘴一瘪,眼望着地。

    “那是因为你还不够强。如果你足够强,哪怕找不到你师父的尸骨,也能给你师父报仇。”夏芍摸摸他的头,脸上又带上笑容,“不管你师父的尸骨寻没寻到,故去的人都在你心里。只要你不遗忘他,他永远都在。你师父若能看到你今天,他会欣慰的。”

    温烨低着头,不说话,眼圈里终于有眼泪掉下来。

    夏芍笑着蹲在地上看他,“重孝道,重情义,你固然是对的。但是身为玄门弟子,你要懂得责任,懂得担当。若有一天,你能把责任看得更重,你才是真的长大。”

    “我想,你师父会愿意看见你长大的。”夏芍笑了笑,这回不是摸温烨的头,而是拍拍他的肩膀,“你们在京城还要待四五十天,给你时间考虑。走之前给我答复,不管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我只希望你做到不后悔。”

    说罢,夏芍便起身离开。

    以温烨的执拗性子,夏芍以为他要考虑很久,却没想到,第二天她早起要准备去学校报到上课的时候,门被人一把推开了。

    “砰”的一声,震得走廊上早起的弟子们都愣了愣。

    人人瞪大眼看着站在夏芍门口的温烨,男孩穿着见白色的长袖大T恤,气势十足地站在门口。

    弟子们顿时惊了惊,纷纷猜测是不是昨天师叔祖为难小烨子,让他搬通密的骨灰,结果把这小子给惹毛了,今天反击找茬来了?

    张氏一脉的弟子们眼皮子都跟着一跳,赶紧急走过来,说什么也要把这小子拦住!那是师叔祖啊!师叔祖为难他那可以说是在历练他,他要敢找茬,那就是以下犯上,犯门规的事!

    十来人急冲冲过来,人还没到便伸出手来要按住温烨。

    温烨却在师兄弟们的手按上肩膀的时候,忽然对着门里一声大喝:“师叔祖!请收我为徒!”

    “……”

    一片死寂里,夏芍笑了笑。

    ------题外话------

    对不住大家,更得太少了TAT

    雷雨天气,反复关了好几次电脑。查了查天气预报,明天还是雷雨,所以不敢保证双更,免得大家又刷得辛苦。明天晚上零点前,还是老时间,但愿雷雨不要太猛。

    欠大家的字数我数着呢,不会忘的,咬手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七章 说服温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七章 说服温烨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