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正文

    跟着元泽一起进来的还有名警员,听见冯队长的怒斥便赶紧过来,在他耳旁小声嘀咕了句。冯队长的怒容一霎僵住,僵着脖子转头,表情一时看起来有些滑稽。

    青省省委书记元明廷的公子?

    虽然两方各有派系,但就官职来讲,冯队长在元明廷面前都算不上官。于是他果断闭嘴,但却紧张地盯着夏芍和元泽。

    今晚的事,上头是看好了时间的。如今正值年底,军区军演,徐天胤去了地方上,不在京城,现在动手夏芍找不到任何后台。等徐天胤回来,案子应该就能定下来!但冯队长倒没想到,元泽今晚会来。不过想一想,他便放下了心来。

    这里是京城,可不是地方上。派系争斗这么白热化,元泽如果敢以他父亲的名义闹警局,那无疑会给元明廷惹麻烦。姜系这边巴不得拉下秦系一名省部级大员来。

    听说,夏芍的人脉也挺厉害,但她这次被当权的盯上,那些人脉只怕都不敢动。

    这么一想,冯队长在后头暗暗一笑,甚至巴不得元泽因为担心夏芍闹起来。

    夏芍却先一步道:“我没事,你先回去。放心我,最迟明天中午我就能离开。”

    这话不仅让元泽愣了,也让冯队长等人愣了。

    离开?她凭什么这么说?

    夏芍自然不解释,她深深看元泽一眼。少年还穿着出席舞会的西装,外套脱给了她,他只穿了件衬衫和背心。肩头落着的雪片还没融,发尖儿眉尾都见得到雪白,他喘着气,显然一路走得急。

    “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不管夏芍刚才说的话是真是假,元泽只是打量着她问。

    夏芍笑着把元泽的西装外套脱了,胳膊上并没有看见刑讯的伤痕,元泽却眉头一皱,上前便把夏芍的羽绒服给她披了上。夏芍也把元泽的外套递给他,“穿上吧,别着凉了。”

    “穿的少的是你才对。”元泽看着夏芍,见她披着羽绒外套浅笑而立,看起来心情和精神都还好,“他们都来了,在外头等着了。你徒弟和衣妮也来了。”

    “劝着他们,别让他们闹出事来。等明天。”夏芍深看元泽一眼,便道,“行了,早点回去休息,别担心。”

    她这么说,就是在暗示元泽别妄动。元泽自然听得懂,但他眉头还是皱紧了,“你被拘留了?拘留所里晚上冷么?你着凉了怎么办?”

    夏芍却笑着看向冯队长,“放心吧,冯队长不会让我着凉的。我若是着凉了,明儿就要就医。这件案子就得往后拖。是不是,冯队长?”

    冯队长听着夏芍和元泽的话早就不耐烦了,听见这句脸色一黑,“夏董放心吧,警方不会连这点都不尊重嫌疑人的。”

    夏芍挑眉点头,临走前再嘱咐元泽,“记着,劝住他们,一定等明天。”说完,夏芍便转身走了。

    元泽在原地看着离开的背影,眼底有些阴沉,也有焦急担忧的神色。冯队长却怔了一会儿,夏芍的话里几次三番提到明天——明天到底会有什么事?

    他很想认为是夏芍在故作高深,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这心里一直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

    夏芍离开后,元泽走出警局。

    这年的圣诞夜京城的雪下得特别大,元泽才进去一会儿的工夫,地上的雪已经又厚了一层。少年踏着雪出来,警局外头的灯光里风雪漫漫,染了少年深沉的眉宇。警局外头,站着五人,五人头脸上都落了雪,远远瞧着,雕像一般。直到见元泽一个人出来,五人才动了。

    “怎么样?”

    “怎么就你一个人出来了?”

    “他们不放我师父?”

    柳仙仙、苗妍、周铭旭、温烨和衣妮一齐围上去问。

    元泽摇头,“她今晚被拘留,但她说明天就能出来。”

    几人一听说夏芍被拘留,哪管元泽后面说的什么,当即便怒了!

    这回竟然是苗妍先说话,少女的眉眼里只看得见焦急,问:“那怎么办?我们得想想办法。我去打电话给我爸!他认识京城官场上的人,说不定能帮忙把小芍放出来。”

    周铭旭眼神一亮,“对了!小芍不是认识安亲会和三合会的当家么?谁能联系上?他们一定有办法!”

    “不行!”柳仙仙出声道。几人里向来最疯的她,今晚脸色严肃,难道认真,“你想想,小芍和徐将军的事,京城官场上的人谁不知道?这样他们还敢动她,对方肯定背景很厉害。这是有意找她麻烦,你让黑道上的人出面,是嫌她麻烦不够多,还想给对方找茬的理由?”

    “那怎么办?”周铭旭挠挠头,急得团团转,“徐将军这时候又不在京城!现在军事演习,他的手机肯定打不通。”

    就是能打通,夏芍也不会愿意惊动徐天胤。以徐天胤的性子,要知道她现在在警局,还不得连夜回来?他在军演,万万不能回来。

    这点众人都清楚,因此找徐天胤的事,压根就不考虑。

    几个人七嘴八舌讨论,没人听见风雪里,一名娇巧玲珑的少女从众人身后走过,恨恨道:“下蛊!下蛊!”

    只有温烨耳力好,转头看了衣妮一眼,男孩握着拳头,脸色发寒——他刚拜了师父,就有人欺负他师父!

    元泽一直没说话,平日里温和的少年今晚脸色一直沉着,直到几人感觉到气氛不对,这才转头看他。元泽看了朋友们一眼,道:“她说明天中午就会没事,我想她一定有什么应对办法。我们现在先不要找人,不要给她添乱,就等到明天中午。”

    说着话,元泽转身,望向警局斜对面的一家酒店,“今晚我不回校,去酒店住下,就近看情况。”

    元泽这么一说,柳仙仙等人自然也决定不回学校。几人都是大一新生,夜不归宿按照校规是要警告处分的,但这时候,谁也不理这事。连从来都没违反过校规的周铭旭和苗妍都没说什么,跟着元泽去了酒店。

    五人自然是睡不着的,于是开了间面对警局的套间,一起住了进去。一进去,衣妮便拍拍元泽,“喂!”

    元泽一愣,转头看衣妮。她跟他们最近才认识,也就是吃饭的时候跟着夏芍一起来,说话不多。在元泽眼里,这女孩子看着娇小玲珑,其实并不好相处,没想到今晚会主动跟他说话。

    元泽怔愣的时候,衣妮一把拉了他往窗边走。

    把元泽拉到窗边,衣妮指了指落地窗外。因为就在斜对面,警局门口看得很清楚,衣妮道:“看着那里,谁抓了夏芍,出来的时候告诉我。”

    “你想干什么?”元泽问。

    “告诉我就行!”

    于是,元泽一晚上就站在窗边,盯着警局门口。

    衣妮则蹲去窗边,娇小的身子掩在窗帘里面,盯着警局,目光晶亮,潜伏的山林小兽似的。周铭旭、苗妍和柳仙仙都觉得她古怪,但这个时候,就连最爱惹人的柳仙仙都没说话。

    房间里,气氛沉默。

    下半夜,温烨也钻去窗边,和衣妮一起蹲着,盯着下面警局门口。两个人起先谁也不搭理谁,后来凑在一起叽叽咕咕,声音小得连站在窗前的元泽都听不见。

    然而,两人的嘀咕却是充满杀气的。

    一个道:“下蛊!”

    一个道:“欺负我师父,揍扁!”

    ……

    这晚,冯队长等人却没有离开警局。原因是他总觉得心里不踏实,眼皮子在下半夜总是跳个不停,总感觉要出事。

    但是一夜过去,拘留的房间里,夏芍竟然能睡着。反倒是他们这些警察一夜没合眼,这让冯队长有些不平衡。也是内心不安的情绪作祟,天一亮,他便跳起来,早餐都来不及吃,就让人去叫夏芍起来,开始审讯。

    但夏芍睡了个觉就像变了个人,态度与昨晚大不一样,一点也不配合了。她要求洗漱,要求吃早餐,冯队长被她折腾得暴躁,但为了能让她配合,只好叫来梁警员,去单位食堂给夏芍买早餐来。

    而这个时候,徐家。

    徐康国也在吃早餐,老人的早餐是营养师给配的,米粥、鸡蛋,一杯牛奶,没有咸菜,却有两盘小炒的清淡菜食。原本还会准备点心,但是徐康国不爱吃那些,也不想浪费,索性就不叫厨房做了。

    大清早的,儿女们都还没回来,老人在餐厅里独自用餐,脸上却笑呵呵的,显然心情很好。

    警卫员进来,看见了笑道:“老首长,今天开车去会所接夏小姐么?”

    夏芍现在还没嫁进徐家,通行证不好办,肯定是需要警卫员去接的。今天刚好周末,听说夏芍现在在会所住,所以警卫员来问问。

    “叫那丫头自己来吧,你去外头接她进来就行。”徐康国道。

    “好。”警卫员点头,转身出去给夏芍打电话。

    但奇怪的是,她的手机一直没人接。

    警卫员连打了好几次都没人接,他转身回去报告,徐康国也愣了愣,随即笑道:“这丫头,大清早的,忙什么?等会儿吧。”

    但等了一个小时,夏芍的电话还是没人接。

    今天虽然徐天胤不在,但是徐康国却把子女都叫回来了,想跟夏芍说说过年的时候,徐天胤去夏家正式拜见的事。反正徐天胤那性子,跟他商量他也话不多,还不如直接跟夏芍商量。

    徐康国也知道夏芍年纪不大,夏家人站在长辈的立场上,未必希望孩子这么早结婚,所以老人今天叫夏芍来,也是想问问她父母对这件事的意见。

    可是左等右等,等到徐彦绍、华芳夫妻和徐彦英、刘岚母女来了,夏芍的电话还是打不通。

    “这孩子,是不是在公司开会?”徐彦英纳闷道。但随即她也觉得这不可能,之前都跟夏芍说过了,她既然答应今天上午来徐家,中午在家里吃饭,怎么会在公司开会?她绝不是那种迟到或者临时有事不知通知的人。

    “哟!不会是出事了吧?”华芳这时开了口。

    徐彦英看向她,见她皱着眉头,看起来竟然有些担心。这让徐彦英的眼神顿时变得有点奇怪——华芳不是一直不太喜欢小芍嫁进徐家么?她这时候,不是应该怒斥小芍不守时么?

    今儿怎么这么奇怪?

    “要不,怎么能现在都没来?”华芳也觉得自己表现得痕迹太明显,所以立刻就拉下脸来,“我倒希望是有点什么事拖延了,不然,可就是不守时。年轻人不守时,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徐彦英这才把目光收回来——她就说嘛!果然,华芳关心小芍?那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我也觉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不然怎么会电话不接?要不,找人去看看吧。”徐彦英马上就不理华芳了,转头看向老爷子徐康国。

    徐康国这时早晨的好心情全都变成了忧心,老人脸色严肃,气度威严。半晌,点点头,叫来警卫员,“你去看看。”

    警卫员立刻就出去了,华芳望着张叔的背影,难掩眼底正中下怀的光芒。

    人去了,徐家客厅里气氛寂静。徐彦英着急着,刘岚在一旁低着头,一句也不插嘴。她起先对夏芍嫁进徐家也是反应很大的一个,但现在跟夏芍有关的事,她都很沉默。徐彦绍不住地安慰着老爷子,称让他放宽心,夏芍肯定不会有事。华芳却在一旁哼道:“没事最好,不过这不守时的习惯可不好。”

    “你少说两句!”徐彦绍转头,压低声音斥责妻子,觉得她越来越没眼力劲儿了,没看见老爷子担心着吗?

    华芳闭上嘴,眼皮子一耷拉,眼底却有算计的笑。

    她刚刚有些心急,险些惹徐彦英怀疑。所以此时即便是冒着被老爷子骂的风险,她也要说几句对夏芍不满的话,这样才不会引人疑窦。

    华芳不说话了,徐家客厅便只剩下徐彦绍徐彦英兄妹安慰老爷子的声音。但徐康国却摆了摆手,不用他们安慰,自己拿起电话来给警卫员打电话,问警卫员到哪儿了,见到夏芍没有。

    老爷子政坛里摸爬滚打半生,莫说是这点事,就是泰山崩于顶,他也能面不改色。想想前几届换届的时候,政坛倾轧的风雨,他哪回不是端坐局外,看政局变幻?政局的变幻都没让他面色改过,今天却为了夏芍电话没人接而急得像个普通老人一样在客厅里团团转。

    见这情况,徐彦绍目光深了深,华芳则垂着眼,眼底神色愤慨。

    还没嫁进徐家,老爷子就这样待她如宝。要让她嫁进来,还有她的位子?

    但随即,华芳的情绪便平静了下来,她抬眼望向门口,等。

    等了一个多小时,警卫员回来了。

    “老首长,出事了!”警卫员一进来便道,“夏小姐昨晚在京城大学舞会上,被三名警员带走了,至今未归!”

    “什么?”不待徐康国反应,徐彦英就站了起来,急问,“因为什么事?”

    “听学生们说,是因为国庆期间华夏集团慈善拍卖会上,出了赝品那件事。当晚的警员来带走夏小姐时,说有人指控她此事是她指使,然后她就被带走了。”

    “小芍指使?”徐彦英皱眉。别人不知道这事的内情,她是知道的。车行那事的晚上,夏芍和徐天胤回来,是说过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的。

    徐彦绍也愣住,他也听说过,所以说夏芍指使,这对政治敏感度极高的他来说,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事儿是圈套!有人有意为之!

    “砰!”徐老爷子拐杖往地上重重一敲,此刻脸色沉着,又恢复了威严,对警卫员道,“查查!怎么回事!”

    徐康国要查一件案子的情况,那报告来得自然是极快的。十分钟,警卫员就回来了,将案子情况如实叙述。

    徐家人却都愣了。

    华芳第一个站了起来,怒道:“我就说她年纪轻轻的,企业做这么大,定然有蹊跷。果真是无奸不商!这种造假的事也能干得出来!”

    客厅里,气氛沉默。

    华芳继续道:“商业竞争有是有,可也不能这样不正当竞争!怎么能用这种手段打击竞争对手?那跟诬陷有什么两样?而且诬陷的还是王家的西品斋。”

    “这女孩子,经商不用正路,这政治敏感度也太低了。徐家虽还没承认她,在外界眼里,她就是徐家的人,她这么对付西品斋,置王家和徐家的关系于何地?老爷子早就说了,徐家子弟是不参与派系争斗的,她这样一闹,别人可不以为徐家要和王家过不去?这不是逼着咱们牵扯进派系之争里?”

    “她莫不是以为,有天胤给她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荒唐!”

    “这案子要真是这样,这女孩子真是好大的心机!请专家鉴定作假,连什么公园的古董局她都能编个故事出来蒙骗拍卖会上宾客,骗人都不打草稿!”

    ------题外话------

    未完,还有个小结尾,两三百字。今晚审核不出来,就是明天早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四章 正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四章 正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