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徐天胤回京!

    徐老爷子震怒,称这次的事,王卓、徐彦绍和华芳夫妻,谁也跑不了!

    老爷子不是说说的,他去警局的事,很快传遍了京城军政上层的圈子。上层震动,震动的不仅仅是因为徐老爷子为了夏芍去警局,还有王卓被指控的罪名。

    谁也没想到,一件拍卖会上的赝品竟会引出今天的局面。西品斋和华夏集团在商场上的恩怨,竟让王卓动用了这么多的力量,意图栽赃陷害?

    无论是商场之争还是党政之争,这种事都很正常。不过是玩人脉,玩手段,尤其是在京城,基本没人玩得过权贵。

    但这回,王卓玩大了!

    徐老爷子一生最恨以权谋私,王卓不在政界,竟还买通了高局长和其下的警员,伪造证据,陷害无辜。这事儿好死不死地撞在老爷子枪口上,老爷子的震怒可想而知。而且,在警局的时候,高局长居然意图枪杀徐老爷子,这件事的性质急转,当天就惊动了国家当权的那位领导人。

    徐康国是共和国目前仅存的开国元勋,老人的分量不言而喻。那位当天就发了话,这件事——严查!

    王家受到了震动,王卓出手的原因,王家人是清楚的。但是没想到最后会牵扯进徐康国来,功亏一篑。这件案子如果真的严查,王卓势必要坐牢,这对王家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他们自然不想让儿子入狱,当天便一面活动在军界的势力,一面打电话给王卓,让他先别回国。

    王卓自从苏瑜退婚的事后,沦为京城圈子里的笑柄,便避去国外度假。此时正巧,可以让他先在国外避避风头,看看京城的形势再说。

    王卓躲在国外不回来,其余涉案的人却是一个也没跑掉。

    高局长以蓄谋枪杀国家领导人的罪名,第二天就被正式批捕,等待他的将是死罪。

    冯队长和梁警员以伪造证据、刑讯逼供等多项罪名被审查。那晚跟梁警员一起去京城大学逮捕夏芍的两名警员,也接受的纪委调查组的调查,目前看起来两人对此事并不知情。

    刘舟、谢长海和于德荣等法庭上虚假翻供,三人罪名自此又多了一条。

    至于徐彦绍和华芳,两人的事,外界并不知情,只知道华芳本是高检办公厅档案处的处长,却在工作中拿了错处,被政纪降级处分。华芳娘家的大哥本有望连任政协委员,因华芳一下子都受到了处分,而使外界产生了一些猜测,使得他的连任形势并不理想。华芳因此受了娘家不少的询问和埋怨。

    虽然降级处分并不是有多严重,但是华芳是徐家的儿媳,能动得了华芳的,必然是大人物!

    外界猜测动手的应该是王家,毕竟王家也不是吃素的,王卓不可能一直在国外躲着,他总要回国,如果徐老爷子不松口、不示意下去,王卓就有可能面临着坐牢的境地。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王家未必不敢反扑,给徐家点颜色瞧瞧。

    但外界这次真的冤枉王家了,王家是知道华芳跟王卓合作的。事实上,严查的消息一传出来的时候,王卓的父亲王光堂便前往徐家,想要求见徐康国。他想把华芳参与这件事的消息透露给老爷子,让他清楚地知道,现在徐王两家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一损俱损。假如王家把这件事透露出去,秦系会怎么想?外界会怎么想?老爷子必然是会考虑考虑的。

    但是王光堂没想到,徐康国连见都没见他,只让人传出话来,“爱往外说就说!有本事把华芳一块儿办了!徐家没有这种以权谋私的子孙!”

    王光堂傻了眼,徐老爷子这样的话,反而打乱了他的计划,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是不想动华芳的,华家在徐王秦姜这四家一线家族上来说,虽然只能算二流,但是华家在政协里的地位很重,也不是好惹的。王家现在正是多事之秋,当然不愿意再惹外敌。而且动华芳,无疑等于是王家自己斩断了和华芳的这条线,以后还有什么把柄说徐王两家是盟友?

    正在王光堂头疼的时候,他得到了消息——华芳受到了降级处分!

    外界猜测是王家动的手,王光堂却知道,这是徐老爷子动的手。

    这让王光堂眼前一黑,暗道老爷子这招真狠!

    大义灭亲?不,徐康国的目的,绝不止是大义灭亲。

    外界绝对不会想到,处分华芳,打压华家的是徐老爷子,只会认为是王家。在外界眼里,徐家和王家就不可能是一条船上的!这是老爷子亲自动手,剪了这条线!哪怕日后秦系知道实情,徐老爷子这举动,已经很明显说明他不愿和王家是盟友了。

    一个处分,让王光堂手里的挟制徐家的筹码,都没了!

    而且,更严重的是,现在外头恐怕不知有多少人认为王家疯了,儿子得罪了徐老爷子,老子还敢去动徐家的儿媳,这是怕老爷子的震怒不够?这件事是上头那位发的话要严查,老实说,现在就是姜家也不敢太出面,王家这回要是真把徐家惹毛了,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

    眼下正值派系争斗的紧要时候,也不知道多少观望的人会因此觉得姜系在这件事上会受挫,而决定投入秦系。

    不过是一个处分,王光堂在得到消息的时候,心都凉了半截。这位老人,政坛倾轧半生,这些年年迈,渐渐淡出党政之争,但没想到,他多年不出手,一出手只是小小一个动作,足以影响今后政局走向!

    王家顿时陷入了京城震动的水深火热之中。

    而这几天,陷入京城震动中的,还有一个人。

    夏芍。

    徐康国亲自去警局里接夏芍出来,这已足以让她在这几天里身在京城震动的风口上。徐家虽然没有公开说什么话,但是这一举动比说一百句话还顶用!这很明显就是徐老爷子已经同意让夏芍嫁入徐家,而且她还没过门,就惊动了老人去警局接她,这是何等的重视?

    感受到这个信号,华苑私人会所这些天是宾客盈门,这些人打着咨询风水运程的旗号,要不就是打着想来会所养生的旗号,总之来的人真不少!这惹烦了温烨,那些咨询风水运程的,有一半是不太信服的,有一半是根本就没有什么问题的。

    温烨在跟降头师斗法的时候强行突破,伤了经脉,过年前都不能妄动元气。他每天虽然是不用打坐了,但是夏芍给他的功课着实不少。玄门嫡传的占卜书籍,他每天要研读,晚上夏芍回来的时候还会考他。

    来会所的人,凡是咨询风水的,夏芍不在的时候都得温烨接待。但这些人一看温烨才十二三岁的模样,立马露出不信服的表情。温烨的脾气本来就算不上好,再看这些人完全就是没事找事,顿时一扭头,撂下句,“我师父不在,你们来得不是时候”然后转身就走。

    但就是这么句话,常常把那些姿态高傲的、不拿正眼看人的权贵给惊得眼都直了,然后很好脾气地把他哄回来,恨不得拿出点糖或者玩具来以博欢心。

    有个真的这么干了的权贵,被温烨转身扫上的门差点撞断鼻梁!后来,这小子学聪明了,也不说自己是夏少的弟子了,直接装酷,扭头就走——小爷不伺候!

    尽管来的人大部分目的不纯,是含着结交逢迎的心思来的,但也不是每个人都没有问题。这期间,还真被温烨看出几个走霉运或者近期有事的,于是这小子本着不练白不练的心思,给人指点了几句,还真应了验,给会所带了不少真有所求的客户。

    这些都是只是华苑私人会所在三天内发生的事,同样的,京城大学也震动不小!

    圣诞舞会上,夏芍被警方当众带走,警车驶出学校的时候,一路警笛大开,极尽高调。因此酒店的舞会还没散,里面参加舞会的学生们还没出来的时候,夏芍被警方带走的事就已经传遍了校园!等舞会结束,听说是因为华夏拍卖公司出了赝品的事,更是全校哗然!

    一时间,流言四起。

    有说华夏集团这次会受挫,会被重罚的;有说夏芍可能会坐牢被退学的;有说华夏集团可能因为这件事名誉受损一蹶不振的;有希望学生会取消和华夏集团实习就业合作的。当然,也有不太相信的。

    但是不利的猜测实在太多,一时压过了那些不信的声音,几乎一晚的工夫,京城大学里就产生了一种气氛,好像华夏集团的传说,就此终结了。

    但谁也没有想到,仅仅是第二天下午,事情便一举逆转!

    消息是先从元泽、柳仙仙、苗妍和周铭旭的口中传出去的,几人在酒店接到夏芍的电话,听她说晚上再聚,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首先想到的就是她的名誉问题,于是把温烨送回会所后,剩下的人回校,便把消息传了出去。

    京城大学的学生会是最关注这件事的人,元泽一回来,便首先找到了学生会主席张瑞,张瑞一直是不太信的那些人之一,听说这件事本该高兴,但他却是震惊的。他当即跟家里打去了电话,果然,从那任京城市长的父亲已经得到了消息。在电话里,张权还嘱咐儿子,在学校要跟夏芍多接触,走好关系。

    这事不用交代,张瑞都知道怎么做。在还没有夏芍一定会嫁进徐家的消息的时候,他就没有打算跟夏芍作对,毕竟在张瑞眼里,还是欣赏有能力的人的。虽然他当初招揽夏芍进入学生会用了些手段,但她不愿意加入,他也没有为难她。总的来说,夏芍虽然是从商,与他日后进入政坛的身份不同,但从她的能力上来说,张瑞还是很佩服的。

    当张瑞放下电话的时候,在一旁的学生会众人早就脸色不知道变了几变了。邓晨的脸色比吃了苍蝇还难看,而王梓菡早已白着脸色走去一旁,打电话询问去了。

    “这回和华夏集团合约上的事,还有人想取消么?”张瑞冷笑一声,先去看喊夏芍完了喊得最凶的邓晨,接着便看了王梓菡一眼,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快。

    他刚才给父亲打电话的时候,自然听说了事情是王卓挑起来的,王梓菡是王卓的亲妹妹,她能不知道?这让张瑞想起来这场舞会的时间,就是王梓菡在他面前极力推荐的!她说圣诞舞会是京城大学的传统,趁这时候签合约可以更好的宣传和庆祝,有利于提高学生会开展这项工作的宣传效果。

    张瑞当时觉得有道理,然后便同意了。可是现在想想,张瑞总觉得这个提议别有意图!难道是王家认为圣诞节这时机最好,故意把时间定在了这天吗?张瑞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要知道,圣诞节舞会这晚,徐将军去地方上军演不在京城,学校里又全校狂欢,这比夏芍私下里被不声不响地带走,影响要大得多。

    看看这才一晚的工夫,流言传到了什么地步?

    张瑞顿时心中起了怒气,王梓菡这事办得也太不地道了!连学生会都被她给利用了。要是夏芍知道了,她对学生会的印象会怎样?

    啧!

    “李副部长,你们宣传部马上去宣传,就说跟华夏集团的合约不会取消,夏董是清白的,现在已经没事了。”张瑞立刻安排补救。

    有了学生会的宣传,自然比元泽等人去撒布消息要快得多,而且也官方得多。消息很快传遍了校园,不必说,又是一番不可思议的震动!

    徐老爷子,那是何等人物?许多人一生都没有荣幸亲眼见一见,夏芍竟被老人亲自接出警局,坐了老首长的专车离开——徐家孙媳,现在已经是再无悬念。

    昨晚还喊着华夏集团传说要就此终结的人,现在瞪大了眼,恨不得自己没说过这话!

    传说要终结?开玩笑!徐家那是什么背景?以后哪有人敢惹华夏集团?

    而这时候,当然没有人再愿意合约取消了,要以后能进入华夏集团工作,那是什么背景?说出去都倍儿有面子!

    人就是这样,趋利避害,自古如此。

    在夏芍回到学校上课的时候,她受到了比以往更热切的关注。有的人看她的眼神都轻飘飘的,就怕自己说了什么话,被夏芍记了仇。但夏芍看起来就像是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她该上课上课,该和朋友去吃饭就和朋友去吃饭,如此过了三天。

    三天后,是元旦的日子。这天不仅对全校学生来说是个节日,对夏芍来说,也是特殊的日子。

    这天,徐天胤结束在地方上的军演,回京。

    ……

    元旦晚上,徐康国让徐天胤和夏芍回去吃饭,但是中午,老人没说。

    徐天胤正是中午回来的。

    京城雪多,今年更是尤其大,一小时前刚扫过的院子,男人下车的时候,雪的厚度已没过军靴底子。

    徐天胤立在纷飞的风雪里,雪渣子落在他孤冷的眉宇,添一层霜色,冷得比这漫天的风雪还令人心底发寒。这一次,他没有在院子里凝望太久,一下车便快速进了屋。

    看得出来,他的急。

    但一开门进屋,徐天胤还是愣在门口。屋里,温暖得与屋外的寒冬仿佛两个世界,瞬间化了他眉宇间的霜雪。饭菜香气扑鼻,厨房的方向传来炒菜的声音和少女在指挥人的轻笑声。

    这笑声入了男人的耳,他霍然一阵,随即像是从这恍惚里惊醒,大步走过客厅和走廊,正遇上端着热腾腾的菜往餐桌上端的夏芍。

    夏芍端着糖醋鱼,一个转头的姿态。她也愣在原地,但是她的眉眼却恬静淡雅,含着那令人日思夜想的韵味,淡淡一笑。

    “师兄。”

    她含笑的声音又让徐天胤一震,随即男人上前,手臂张开,紧紧将眼前少女拥在了怀里。夏芍发出一声惊呼,她手里还端着菜!但好在她反应快,在徐天胤抱过来的时候,她以把手往后一撤,摸索着将盘子推去了身后的餐桌上。

    徐天胤这时已抱得极紧,夏芍竟感觉到他在微微发抖,“你没事……”

    夏芍顿时一笑,手轻轻揽住男人的腰,把脸靠去他胸膛,告诉他,“我没事。”

    但这似乎并没有让他得到安抚,夏芍感觉到的是微微发抖的胸膛和前所未有的冷厉杀气,声音从喉咙里发出,却像是从胸腔里震出的沉闷的低吼,“他们要害你!”

    “我没事。”夏芍还是这句话,“老爷子说,晚上让我们回去吃饭。他们都在,等你回去。”

    果然,这话让徐天胤有了反应,他只说了一个字,“回!”

    夏芍一笑,拍拍他,“先吃饭,吃饭的时候不想不开心的事。我早早就去买菜了,做一桌子,你可得给我吃光。”

    但她这么一说,徐天胤又开始抱紧她,这回抖得没有那么厉害,但夏芍去掰他的手想让他吃饭的时候,却发现他的手冰凉——就像她问起他父母的那晚。很明显,这男人吓着了,她无法想象,他在想象着会失去她时的一瞬,心里会是怎样的心情。但夏芍此时目光已冷极——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完!

    这件案子是当权的那位下的严查命令,王家再怎么活动人脉关系,也不敢让王卓在国外躲太久。就算王卓敢一直躲在国外,她也有办法找着他!解决他!

    伤害她的人,师兄必然不会放过。上回青市学生会就是个例子。所以,如果由他来动手,沾这恶业,不如她来背!

    夏芍心里早就下了这决定,但她却不多说,要说出来,这男人哪会肯让她出手?

    “好了,再不吃饭,菜就凉了。我一上午的心血呢。”夏芍笑道,知道这话会管用。果然,她话音落下,徐天胤便放开了她——但没放彻底。他只是给了她一点活动的空间,然后低头,目光深深,像是要将她看仔细,怕这一切幻觉似的。夏芍轻轻一笑,一拳轻轻在徐天胤胸口捣鼓,道,“好了,去把衣服换了,先洗手吃饭。赶了一上午的路,就不饿?”

    “饿。”徐天胤答得简洁,目光却盯着夏芍的唇。

    就在这时候,夏芍身后,一名男孩淡定走过,手里端着盘子,吊着眼角看两人,“喂,自觉点。这里有未成年人。”

    徐天胤少见地微微皱眉,盯去夏芍身后的温烨身上,眼神里全是冻人的冰渣。如果眼神能杀人,温烨已死过千百回。徐天胤的目光看向夏芍,就好像在说:这个小子为什么也在?

    “晚上咱们回老爷子那里,中午我总不能也把小烨子落下吧?今天过节,他一个人再会所里,多孤单。他现在是我的弟子,当然跟着我了。”夏芍笑眯眯道。

    “嗯。”徐天胤一点头,这回没再嫌弃小豆丁来当电灯泡,转身换衣服洗手,三人围坐一桌吃饭。

    傍晚的时候,夏芍先把温烨送回会所,顺道下厨给这小子做了热腾腾的晚餐,这才放心和徐天胤回了徐家。

    ……

    这一次,没让警卫员来接,徐天胤自己开车回去。车子开进那红墙大门的时候,天色已黑。徐家的晚宴还没开始,徐康国坐在客厅上首,徐彦绍、华芳夫妻低着头沉默地等在客厅,徐彦英也坐在客厅里,等。

    今晚,只有二代的长辈,没有徐家三代子弟。

    徐天哲在地方上任市长,尽管是元旦,他也是没时间回来的。徐彦英的丈夫刘正鸿也没时间回来,而刘岚被徐彦英打发去她爸那里过节去了,不在京城。

    今晚,徐家的很多问题要解决,徐彦绍和华芳夫妻今晚要面对的是徐天胤。徐康国的要求,他们夫妻两人要给徐天胤一个交代。

    天黑下来的时候,外头又开始飘起了雪花。

    而徐天胤和夏芍,迎着风雪远远走来。

    ------题外话------

    我没食言,师兄确实是回来了呀,哈哈~

    不许说我黯然**卡!不卡文的妹纸不是好妹纸,我是好妹纸~嘤嘤~

    乃们是萌妹纸不?砸鸡蛋摸床头什么的,乃们要注意形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九章 徐天胤回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九章 徐天胤回京!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