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秦瀚霖,官灾?

    第七十七章正式拜访!回家的感觉对夏芍来说实在是太好了,她舒舒服服地在家里休息了三天,陪父母,陪爷爷奶奶。每天都是在家里转悠,连上街买菜李娟都不让她去。夏芍索性也就不去,她这次回来,省里比以往的震动更甚,只是今年不是因为华夏集团又创什么商业传奇,而是因为徐家。连她哪天回家的消息外头的人都知道,一旦她现身,必然是推也推不掉的饭局。

    夏芍有的时候,也想躲躲清静。

    但是她再想躲清静,公司的事她也不能躲。华夏集团今年全面扩张,公司事务是这几年来最忙的,夏芍在京城的时候,课业之余的时间几乎全放在了公司上。还有一星期就是小年夜,各公司经理和高管齐聚华夏集团在青市的总部,除了年终总结的会议,还要参加公司的年终舞会。

    夏芍刚回家就要走,而且一出去就是一个星期,李娟当然是不舍得。但是这些年来她也习惯了,女儿的公司越来越强盛,她只会越来越忙。虽然她这个当妈的心疼,但是也知道让她放下公司绝对不可能。华夏集团已是国内十强,在女儿肩上的已经不仅仅是她的事业,她还有责任。

    夏芍临走前答应公司年终舞会后就回家陪父母准备过年的事,然后便开车去了青市。一来到青市,夏芍就没逃脱得了饭局。这回的饭局是青省的领导班子做东,嘉奖这一年来对省内经济做出贡献的商界人才——名头是挺响亮,但其实参加的人都知道,这饭局就是为了夏芍请的。

    在路上的时候夏芍才接到助理的电话,她到了之后一番收拾打扮,到了酒店的时候所有人都到齐了。当夏芍到了宴会厅门口的时候,大厅里霎时静了下来,众人纷纷看向门口,只见女子一声浅紫长裙,淡雅,简洁,含笑立在门口,却夺走所有人的目光。青省上层圈子里的人看多了夏芍穿旗袍出席隆重场合的样子,今晚她这装扮,倒让人有些意外。看得出来,这身裙子并无太多花俏,款式简单平庸,一看就是没有来得及精心准备,但是,却没有人因此轻看她。

    这名女子,她走入商界的时候还是名十六岁的少女。转眼四年,少女已是双十年华,她的传奇,从她开始崭露头角那天起,就从未间断过。她带给商场的震撼,永远是令人瞠目和折服。

    四年,一个令在场在商界打拼半生的前辈也不可企及的高度。如今,华夏集团已是古董、拍卖、网络传媒三大行业的龙头,地产业巨头。

    而就在一个月前,京城传出徐老爷子承认她的消息。

    这个消息给青省带来的震动,只有众人心里清楚。当初在青省,还有很多人对夏芍与徐天胤的关系持观望态度,但是现在,众人看她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徐家孙媳,目光热切里带些谦恭。

    从今往后,她不仅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还是徐家的孙媳。从今往后,华夏集团的辉煌只会是一路向前,到达令人仰望的高度。没有人再敢去想神话会不会有终结的一天——徐家不倒,华夏集团永远不会倒。

    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女孩子,回首她创造传奇的路程,没有人不赞叹和折服,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门口,夏芍迎着众人热切又谦恭的目光走进来,笑道:“元书记,您可不厚道。我走到半路才接到消息,今晚来迟了可不是我的错。都不许借此罚我的酒。”

    宴会厅中央,一对中年夫妇,男人虽然身材微微发福,但身上有着很浓的文人气。这人正是元泽的父亲,青省省委书记元明廷。看得出来,元泽的好相貌遗传了他的母亲,元夫人身材高挑,保养得极好,很有大家闺秀的气质。

    “夏董回来到底是出席了多少饭局,这才刚来,就怕喝酒了。”元明廷摇头一笑,宴会厅里众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这时,元夫人笑道:“夏董虽然成就斐然,但毕竟年纪轻。依我看,不喝也好。正巧这里有个也不喝的。”

    元夫人边说边笑看一眼身后,元泽笑着对夏芍耸耸肩。他现在已经上大学了,父母也有意培养他走入仕途,这样的饭局他自然是跟来了。而在元夫人眼里,徐秦一派,夏芍是徐家未来孙媳,跟元泽又是同窗好友,自然多接触接触是好事。

    成年人的世界总是充满攀附、权衡,但好在夏芍和元泽彼此清楚,两人从结交至今,从未有过利益交换的想法。因此两人相视而笑,谁都不多言。

    这时候,一道笑声传来,“饭局上灌酒是最没品的事,我们不干没品的事,我们就想八卦一下。徐司令求婚的招数,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么?”

    夏芍一听这声音便抬眸望去,见后头走过一名二十七八岁的男人,一身米色西装,气度尊贵,眉眼飞扬,脸上的笑意却有种轻佻的意味。

    秦瀚霖。

    这小子自夏芍在青市一中读高二起就来青市任纪委书记,如今已经两年多了。自从去了香港读书,夏芍跟秦瀚霖就没怎么见过,今晚一见,这小子还是老样子。

    “难道不是你教他的么?”夏芍挑眉笑问,意有所指。她知道师兄求婚的主意不是秦瀚霖想的,但这小子以前没少出馊主意。

    秦瀚霖顿时夸张地道:“天地良心!小师妹你别冤枉我,那么老掉牙的求婚怎么可能是我想出来的?”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周围的人看得都有点傻眼。听说秦瀚霖和徐天胤是发小,看夏芍和秦瀚霖的熟稔,看来是属实了。只是,小师妹是什么意思?

    众人摸不着头脑,夏芍也不解释,跟秦瀚霖说了会儿话后,便对周围的政商名流们点头致意。众人见了,忙上来跟夏芍寒暄。这些人里,自然有青省的老牌名流熊怀兴、胡广进等人,夏芍在跟胡广进打招呼的时候才知道,胡嘉怡还没回来,她要等年前三天才回家。夏芍便说好过了大年初七,来胡家拜年。

    这可把胡广进高兴坏了,也听得一旁不少人眼睛都发蓝。要知道,夏芍如今的身份不同以往,她不再是商界新秀这么简单了。胡广进家里能招待她,那简直是迎了贵人进门了!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夏芍在四处走动了一会儿,觉得有些闷,便到了酒店阳台,想要稍微透透气。秦瀚霖却走了过来,一手执着香槟酒杯,一手挑着西装外套,伸手递给夏芍,笑容倜傥风流。

    夏芍回身,她身上披着羊绒披肩,暖和着。阳台虽然是开阔的,寒冬的风挺冷,但是以夏芍的修为,站一会儿不至于冻着她。她一笑,道:“不冷。”

    秦瀚霖明显挑了挑眉头,随即竟又一皱眉,“男人表现绅士的时候,不明白怎么就是有女人喜欢逞强?”他这话是皱着眉头垂着眼说的,听着是在说夏芍,但语气就是有点不太对。

    夏芍正愣着,下一刻便见秦瀚霖恢复常态,笑着把外套给她披上,然后原形毕露,笑嘻嘻没个正经,“小师妹,小师妹!帮我看看。”

    秦瀚霖指指自己的脸,笑成一朵花。夏芍漫不经心一瞥,“看什么?桃花?”

    “有?”秦瀚霖笑问。

    夏芍却看也没看他。秦瀚霖的面相,桃花虽多,但他并非真正轻浮之人。要真是如此,以秦家的家世,他早就是个纨绔子弟,哪会年纪轻轻就做到了市纪委书记的位置?秦家老爷子又怎会把他当成接班人培养?秦瀚霖势必是个有头脑有分寸的男人,尽管十句话里九句不离美女,也未必没有迷惑别人、令人看不清他的心思。有的时候,表象未必是真实,可能只是一种保护色。但是这样的男人像风一样,很少有女人能抓住。看上他的女人,是有苦头要吃的。

    看秦瀚霖刚才那句话,似乎是有点什么意味。但是看他的面相,或者暑假的时候看张汝蔓的面相,两人都未有红鸾星动的迹象。这两人不知道在这两年里有没有交集。

    对于别人的感情,夏芍一直是采取顺其自然、不干涉的态度。只是看来她当初看得不错,这两人之间还有很长的路,且必定不坎坷。

    夏芍内心摇头,她不答,秦瀚霖竟也不多问,笑着往阳台栏杆上一倚,吹冷风,喝香槟,惬意地很。夏芍转头瞥了他一眼,这一眼,竟是一愣,脸色当即变了!

    寒冬的冷风吹起秦瀚霖的发,他的发际线位置,隐隐带青!

    哪怕是现在在阳台上,光线昏黄,夏芍也确定她没看错!以她的眼力,看人面相根本就不需要光线好不好。

    “你有接到工作变动的消息么?”

    秦瀚霖闻言挑眉,顿时赞叹一笑,“厉害!再有半年,我在青市任职就满三年了。需要回京城述职,只是这回不知道是外放还是留京。”他严肃总是没有三分钟就恢复常态,一指自己的脸,笑问,“看看,这回是升官,发财,还是桃花开?”

    “我看是官灾。”夏芍道。

    秦瀚霖顿时笑了,很明显,他以为夏芍在跟他开玩笑。

    夏芍却并不是在开玩笑,秦瀚霖面相上确实有官灾的预兆。他若是升官的迹象,发际线会隐隐犯红,额际有光亮。但他现在额头虽然亮泽,但是发际线已经开始发青,这预示着他可能会降职,亦或者官位不保,仕途受创。

    目前看来,离事情发生还有段时间,因为只是发际线隐隐发青,还不到官灾临头的时候。但夏芍没心情等到那时候,她即刻开了天眼!眼下她正与王家有恩怨,这事不得不引起夏芍的重视。尽管她知道跟自己有关的事,天机从来就不显示,但是秦瀚霖的官灾未必跟自己有关。或许只是派系争斗的结果,既然在他面相上都显示出来了,那想必是跟自己没有关系的。

    果然,夏芍的猜测并没有错。

    她眼前掠过两道画面,一道是秦瀚霖与一名长相甜美的女子在一起,两人在一起的气氛很微妙,眼神都有些复杂。而另一道是他被几名纪检工作组的人带走。

    天眼所观的画面如光影一般,是很快掠过的。天机所显现的定然都是重要的事,也就是说,秦瀚霖的官灾,跟这名女子有关。

    这女子是谁?

    秦瀚霖是秦家嫡孙,等闲人是暗算不了他的。尽管天眼里显示是跟这名女子有关,但是秦瀚霖仕途有损,秦家必然大受打击,那么得意会是谁,不言而喻。

    夏芍觉得,只要是跟派系争斗的利益挂钩的,事情可能都不会那么简单。

    “走吧。”这时候,秦瀚霖的声音传来,叫夏芍回宴会上。阳台上毕竟是冷的,站一会儿透透气也就罢了,久了是吃不消的。

    “你到了京城,小心女祸。”夏芍突然开口。

    秦瀚霖愣了愣,随即便笑了,“女祸?那真好。”

    他一副吊儿郎当的调调,眼神甚至带着趣味。很显然,他是不信的。他的自信或许来源于这么多年来,从来就没有女人能让他有女祸。

    夏芍一看就知秦瀚霖是不信的,但她这回并没有多言。秦瀚霖还要半年才回京,等她过了年回到京城,看看京城的局势再说。

    这晚的饭局到后来夏芍只是简单应酬,她的心思都在秦瀚霖的事上。等宴会散了,她便众人的相送下回到酒店休息。

    接下来的一周,便是华夏集团的会议和年终舞会。

    会议上,夏芍见了各分公司的总经理,听取了他们关于年终总结的报告。

    陈满贯是所有高管里最悠闲的一个,福瑞祥古玩行遍及全国古玩市场,古玩这行业很特殊,并非像其他行业那样,把销售额看得很重。古玩是可以收藏囤积的,出不出手都看收藏趋势。华夏集团占了国内古玩市场最大的比重,从上拍和成交额上来说,今年增长趋势已经可以看得出来平稳了。只是夏芍两三年前让陈满贯在南边省市买地种植的黄花梨,现在暴涨,狠赚了一笔!

    孙长德对陈满贯只能说是羡慕嫉妒了,他是忙得脚不沾地。以前拍卖公司的分公司都开在全国各地的古玩市场所在的省市,今年却是大规模扩张,全国各省开业。自从出了刘舟的事后,他亲力亲为,这几个月都在全国各地天上飞,亲自去查看分公司情况,并跟政府人员搞好关系。还好夏芍风水师的名声如今全国上层圈子里有名,因此人脉方面很少受到阻碍。有些地方的官员是姜系人马,难免有为难的地方,但是自从徐老爷子承认了夏芍的消息传出来后,即便是姜系也不敢妄动了。所以现在还算是顺利。只是今年分公司开业,投入不少,这才半年,盈利的情况要看明年。但是前景还是很乐观的,毕竟华夏拍卖公司在国内算是很早的拍卖企业,品牌名声在外,不折不扣的龙头。再加上夏芍的人脉,盈利前景自然乐观。

    艾米丽也从香港赶了回来,艾达地产的总部转去了香港,这段日子已经吸收了当初世纪地产的业务,稳扎稳打。有了夏芍在香港时给风水界和地产行业带来的巨大震动,现在艾达地产可是很出名,项目销售情况极为乐观,涨势是最快的!

    而同样从香港来到青市的还有华夏网络传媒的总裁刘板旺,如今华乐网的用户已经超出了之前的预估,情况喜人。而在香港,华乐周刊旗下十家报刊杂志也取代了当初的港媒周刊,成为香港发行量最大的周刊。作为新兴产业来说,华夏网络传媒是最令人期待的。

    ------题外话------

    未完,差四百,明早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7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七章 秦瀚霖,官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7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七章 秦瀚霖,官灾?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