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开诚布公

    夏芍坐在沙发里,听见徐彦绍提风水运程,当即便挑了挑眉,勾起唇角。

    徐彦绍顿觉脸上火辣辣,华芳垂着眼,嘴角使劲扯着,一个难看的笑容。只有徐天哲没有笑,他皱着眉,眼里有担心、有焦虑,望向坐在沙发里的夏芍和徐天胤。

    徐天胤一言不发,夏芍倒没让气氛冷场,她挑眉看向徐彦绍,“哦?是徐委员有风水方面的事要咨询?”

    夏芍出人意料地没有借机酸讽,但是她这话却让华芳的脸皮更加发紧。徐彦绍都说了,是请她帮“我们”一个忙了,但她的问话里显然没有将华芳算进去。

    徐彦绍却觉得,既然夏芍肯开口接这句话,那事情就有转圜的余地。哪怕是她只肯帮自己,只要她会帮,事情就可以和她商量。

    “呃……”徐彦绍搓着手,有些尴尬。现在夏芍和徐天胤坐在对面沙发里,他们一家三口还站着。虽然他们身后有沙发,也可以坐下来,但是他一个共和国的委员,没想到今晚会沦落到要一个晚辈让他坐,他才敢坐下来的地步。

    生在徐家,何曾体会过求人的滋味?今晚算是知道了!

    “请坐。”夏芍一笑,没说让谁坐,徐彦绍一家三口便趁机都坐了下来。

    坐下来之后,夏芍就不说话了。气氛沉默,沉默得徐彦绍又开始尴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开口了。

    这时候,夏芍笑了笑,“徐委员眼下发青,眼内现血丝,印堂无光,容颜憔悴,想必近来精神不济,有梦魇之祸?”

    徐彦绍一惊,华芳也抬起眼来。徐天哲却面色有点古怪。他总觉得父母从之前总是看见幻象,到后来母亲自残和近段时间的恶梦,都跟夏芍脱不了关系。他见识过夏芍的诡异本事,连令人死于车祸还查不出问题来这样的事她都能办到,莫说是做这点事了。所以他过年这段时间一直在劝父母来跟夏芍示好道歉,而父母这个年也没过好,大年三十晚上还被恶梦惊醒,熬过了初一总算熬不住了,今天才瞒着所有人来了东市。

    在徐彦绍和华芳看来,这是来求夏芍在风水上帮帮忙。但在徐天哲看来,这其实就是解铃还须系铃人。

    夏芍的这些诡异手段,徐天哲到现在也没跟父母提。他怕以父母的脾气,如果知道了事情是夏芍做的,他们会更闹腾。这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事态更严重。虽然跟夏芍没见过几面,但徐天哲是知道她的性情的。这女孩子,看着恬静淡雅的,其实心思果决,处事雷霆。父母的地位再高,遇到她,都没有任何优势。道个歉,握手言和,这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不然,徐天哲相信,他的父母还会有吃不完的苦头。

    在绝对的武力面前,阴谋没有任何作用。

    不知道为什么,徐天哲心头忽然掠过这句话。

    “徐委员大概听说过一句老话,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夏芍淡道。她知道徐天哲定然知道这事是她所为,但她淡定地坐在沙发里,看也不看他一眼。

    徐彦绍一家哪能听不出这话什么意思?徐彦绍当即便不自在地笑了笑,“呵呵,小夏啊,你还是在生那件事的气啊!那件事是叔叔婶婶做得不地道,这段时间,我们也检讨过了,觉得确实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这样吧,我们给你道个歉!你也原谅叔叔婶婶一回,毕竟以后都是一家人,抬头不见低头见,何必呢?是不是?”

    “哦?一家人?这回徐委员和华副处长,把我当做一家人了?”夏芍挑眉,微笑。

    徐彦绍一愣,华芳看了眼丈夫,徐彦绍便笑了,“瞧你这孩子说的?刚才和你家人吃饭的时候,叔叔的态度不是很明确了?”

    夏芍和徐天胤两人订婚的事,可以说是徐彦绍促成的,他这么说,当然言下之意是希望夏芍看在这件事的情分上,帮帮忙。

    夏芍却眉头都不动,只笑,不语了。

    她这态度实在叫人摸不清,徐天哲在一旁看着着急,便忍不住帮父亲开口说道:“大嫂,今晚我爸妈对你和大哥的婚事也算是有力出力了。我爸说得对,以后都是一家人,看在这份儿上,你就帮帮忙吧。”

    华芳后背都僵了僵,转头看向儿子,似乎被他对夏芍的称呼给震到了。她直到现在才真正体会到,夏芍嫁入徐家,她的儿子就得叫她大嫂。而她的年纪比自己儿子小八岁!

    夏芍目光微冷,一眼扫向徐天哲。只是淡淡一眼,便让徐天哲心都吊得老高,有种自己说错话了的感觉。

    但夏芍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跟他多言,而是目光一转,扫了徐彦绍和华芳一眼,这回没有笑,只往身旁一指,“一家人?那他是吗?”

    徐彦绍一愣,看向徐天胤,徐天胤正转头看夏芍,房间里男人一个侧脸,目光似乎动了动。

    “这……当然是了!”徐彦绍说这话自己都在笑,觉得夏芍问得实在没有道理。

    “可是我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听到徐委员和华副处长,对他道歉。”夏芍的目光这回是全然冷了下来,“在这件事情里,只有我是受害者,难道他不是?”

    徐彦绍和华芳一愣,徐天哲脸色微变,有些紧张。他是知道夏芍对徐天胤的重视的,今晚看来他的父母没开个好头儿。

    “如果不是有求于我,今晚我也见不到徐委员和华副处长吧?我是真佩服你们,对你们有利的人,可以获得你们的歉意。你们用不到的人,就是可以被忽略的。”夏芍眼神已怒,扫向徐彦绍和华芳,“谁和你们是一家人?他才是!你们算计的不是我,是他的心上人!你们陷害的不是我,如果没有他,你们没有害我的机会。害了我,也没有活到现在的机会。一直是他,因为有他,你们今晚才能进得去我夏家的家宴,才能坐在这里跟我谈话。可是,他却一直是被你们忽略的那个。直到现在,他是你们的亲人,却连句歉意也得不到。”

    徐彦绍和华芳直愣愣坐在沙发里,眼神都发直。两人对夏芍这番话的反应不一,徐彦绍是在意前半段,觉得这话说得也太大了。他可是共和国的委员,说他没有活到现在的机会?怎么?她还想杀人不成?

    华芳则脸色有些红白交替,她今晚和丈夫来夏家家宴上,难不成她原本是不打算让人进的?她还能把他们打出去不成?徐彦绍可是委员!她是副处长,儿子还是市长!他们三人要是去普通百姓家庭,对方还不知能激动成什么样子,夏家这样的家庭,还敢把他们赶出去?

    只有徐天哲听到了重点,他脸色骤变,只有他知道,夏芍的话不是空话,她真的做得到!

    “大哥……”徐天哲起身,刚想对徐天胤说什么,夏芍也起了身。

    “我们走吧,爸妈还在外面等着。你今天胃不舒服,早点回去休息。”夏芍扶起徐天胤来。

    “嗯。”徐天胤应了一声,声音很沉,带些倦意。他垂着眼,不看那一家三口,只是紧紧握着夏芍的手,两人起身就往外走。

    徐彦绍和华芳也站了起来,两人脸色都不太好看,也都急了。

    “等等!等等!”徐彦绍在后头唤道。夏芍和徐天胤却充耳不闻,两人一起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听见后面徐彦绍一声威严的怒斥,“都给我站住!”

    夏芍停住脚步,回头,目光冷寒。

    徐彦绍立在房间里面,脸色铁青,目光威严。这么多年身居高位的威严绝不是堆出来的,但徐彦绍的目光在与夏芍的目光撞上的一瞬,便垮塌了下来,又是气又是无奈地重重叹了口气,“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得理不饶人,就不知道长辈有的时候拉不下脸来。”

    夏芍不说话。

    徐彦绍冲两人招手,“都过来都过来!坐回去!有话好好谈!不就是要谈么?谈!”

    夏芍抬眼看向徐天胤,徐天胤抿着唇,紧紧握着她的手,目光望着地上,眼神令人心疼。夏芍笑了笑,捏了捏他的手,带着他走了过去。

    亲情,一直是他的伤。且看徐彦绍这回是不是还放不下面子身段吧。

    夏芍和徐天胤重新坐回去,两人却都不说话。徐彦绍扶着妻子坐下,也让儿子坐下,自己坐下来后看了两人一会儿,叹了口气,“唉!真是时代不同了……”

    徐彦绍感叹过后,很长一段时间没开口。气氛就这么沉默着,沉默了半晌,他总算开了口。声音很平淡,“你们啊,就考虑感情。也不想想,你们这家世差这么大,到底合不合适。我们这代的人,当初结婚的时候,谁考虑感情?家族需要,性情也算合适,就这么结婚了,不也能过一辈子?”

    夏芍不赞同这话,但她不发表意见,只听徐彦绍能说出些什么来。

    徐彦绍抬眼看向夏芍,脸上总算是少了虚伪的笑和客套的话,说道:“小夏,从天胤带你会徐家,我们之间发生的事也不少了。我们对你有看法,你对我们也有意见。你对我们的意见是因为什么且不说,我们对你的看法你应该也明白。你的家庭出身与徐家差得太多,你是个有能力的年轻人,我们知道。如果不是你跟天胤的关系,我可能会欣赏这样的年轻人。但是你对徐家没有帮助,华夏集团实力很雄厚,未来很光明,这我明白。但以徐家的地位,已经不需要政商联姻,这才是我反对你们的原因。你可以说我们势力,但是徐家身在高处,有身在高处的难处。外界看徐家,一片大好风光。你是华夏集团的掌舵者,你应该知道,大好风光的背后是什么样的压力。你站在了这个高度上,就只能往前看!要么往更高处走,要么维持住,就是不能后退。你退一步,可能面临的就是洪水滔天。”

    “我不知道我这样说,你明不明白。是权势将徐家推向了今天的高度,同样能保得住徐家的,也只有权势!你的华夏集团之所以有今天的高度,是因为你的资产雄厚。你想保得住你的事业,只有更雄厚的资产!谁不想往前看?你不想?你想的话,我们为什么不能想?”徐彦绍看着夏芍,见她垂着眸不说话,看不出心中所想,他又叹了口气,“反对你们,我们有我们的立场。但是在这件事上,确实让天胤受委屈了。”

    徐天胤坐在沙发里不抬头,不说话。但夏芍却知道,他听见这句话,身子震了震,握着她的手都紧了紧。

    徐彦绍的目光将目光转向徐天胤,眼神是复杂的。今晚从进了夏家的宴席上,他虽然觉得尴尬,也还是笑呵呵面对夏芍。唯独徐天胤,他是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心态来对待他的。但是许是这些天经历了一生中都没经历过的烦心事,心情郁闷,加上今晚喝了些酒,这话既然开了头,也就一股脑地倒了出来。

    “天胤啊,你也别怪叔叔有些事做得不地道。我不知道你父母如果还在,会怎么看待你和小夏的事。我只能说,从我们这一代的观念上来看,你从军,军委那些家庭里面有不少千金可能更适合你。你和小夏,可能是一时看对了眼,就算是分开也只是难受一阵儿,以后也就好了。”徐彦绍说到这里,苦笑了一声,有点自嘲,“当然,我是这么想的。但是看起来,我低估了你们两个在一起的决心。”

    当徐彦绍提到徐天胤的父母,徐天胤的情绪明显有爆发的趋势。夏芍按住他的手,果然,当徐彦绍把话说完,徐天胤的情绪果然平复了些。

    徐彦绍叹了口气,语气很感慨,“当年你父母的事,在处置上,徐家受了国家的抚慰。你年纪小,这些抚慰就落在我、你婶婶还有你姑姑身上。老爷子觉得我们受了你父母的恩,应该对你百般的好。可是天胤啊,我们对你不好么?我是你亲叔叔!”

    徐彦绍说到这里,情绪也有些激动,直接拍了桌子,“我就是再看重徐家的利益,你是徐家的孩子,那利益也有你的一份!你父母去的早,我不希望帮我大哥保住这根独苗吗?我能想到的,就是徐家更高,你的背景更强,你在军界的路更平坦!当然,你好了,徐家也会更好。但是我们好了,你也会更好!这就是家族!我能想到的,就是这样!只不过我没想到,你要的不是这些。我试着帮你拿开,你的反应会这么大!”

    华芳转头,看向丈夫。从来不知道,原来他心里还有这种想法?他从来没跟她说过。

    而徐彦绍确实是动了真感情,眼圈都红了,情绪激动得压都压不住,“你父亲去世的时候,我还在地方上历练,没现在这么高的地位。当初你父亲是长子,他一去世,徐家三代里头,你才三岁,天哲没出生,你姑姑还没嫁人。徐家的顶梁柱就我和你爷爷,我不拼,我不看利益,谁看?那时候的徐家是最受打击的时候,正好赶上换届,派系争斗最复杂的关键时候。我亲身体会过徐家当初的艰难……”

    当年的事,徐彦绍已经很久不提起了,就连徐天哲也多年没听过了。但是华芳很清楚当年的事,她那时候刚嫁入徐家,亲身体会了那一场险些倾覆的波动。

    徐彦绍抹了把脸,“所以你别觉得你叔叔现在只看重利益,眼里什么也没有。我也有想保住的东西,你为了保住你的感情不惜对你叔叔拔枪,我为了保住徐家的地位也不惜做那些事!”

    徐彦绍说到这里,泄了气一样,窝在沙发里,听着像自言自语,“不过,也可能是这么多年了,我习惯了看重利益,所以一时没能理解家庭对你来说有多重要吧。也是,你从小就不在家里,我们这些长辈,都没能给你什么……好不容易你自己找着了,我还想给你拆散了……难怪你觉得没有我们这些长辈也无所谓吧。”

    “不过,通过这件事,叔叔也知道你的决心有多大了。虽然我可能是老了,观念转不过来,总觉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有盲目、有不为现实考虑的冲动,但是既然你都抗争到这个份儿上了,那我们还能说什么?大不了……”徐彦绍苦笑一声,一摊手,“大不了以后小夏的身份被人拿来攻击说事儿,叔叔兜着呗,谁叫我经历过一次徐家的摇摇欲坠了,有经验了。反正是欠了你爸妈的,总得还。还不给你爸了,就还给你呗。其实老爷子说得也有道理,你父母牺牲过了,没道理让你再牺牲。虽然我一开始觉得权势对你来说会更好,而且我也不用费太多的心,还想着再试试你的底限……不过,现在看来,该还的,总是躲不了的。”

    徐天胤震了震,终于抬起了头来。

    而夏芍,也总算勾起唇角,笑了笑。

    “未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8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一章 开诚布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8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一章 开诚布公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