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我的力,只为自家人出

    “未必。”

    这话是夏芍说的。

    徐彦绍抬起头来,眼圈还有些红,情绪还在激动中,看起来有些懵,一时理解不了夏芍这句“未必”是什么意思。

    夏芍道:“徐委员的担心未必成真。你只看到我风水师的身份许会令人给徐家扣一顶帽子,却看不到另一面。”

    徐彦绍愣住,另一面?他显然是不懂的,但徐天哲却是明白的。夏芍的神秘手段他见识过了,所以他懂她的意思。她未必对徐家没有帮助,而且,这帮助许还是巨大的。历来派系争斗,政治风雨,无非就是尔虞我诈,但夏芍的手段是凌驾于这些之上的。得她助力,可谓神不知鬼不觉。军界家庭的千金嫁人徐家,不过嫁的是权势背景,而夏芍带给徐家的好处,可能是表面上看不到的。

    无法用权势去衡量,但确实是权势联姻所不能比的。

    当然,这一切只是徐天哲的猜测。他只见她出过一次手,并不知她的本事到底有多大。

    “小夏,你说的另一面,不会是你那些用风水积累起来的人脉吧?你应该知道,徐家的高度,这些人脉都起不了作用。”徐彦绍皱了眉头,叹了口气,摆摆手,“行了,不必说什么。你对徐家没有好处,老爷子看得上你,天胤也坚决娶你。刚才我也表态了,我从心里是不愿意的。但是我不会再反对你们了。”

    夏芍轻轻颔首,一笑。徐彦绍为官多年,场面话他说得多了,他的话有些能信,有些不能信。但是夏芍看得出来,他刚才还是动了些真感情的,虽然表明立场有别,免不了有为自己开脱的意思,但是他也算说了实话。他内心确实是因为这些原因不乐意,而他有一句话,夏芍赞成。徐天胤好了,徐家会更好。但是他们好了,徐天胤也会好。这就是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徐彦绍一家无论怎样看待徐天胤,只要徐天胤是徐家的人,他们就不会不看重他的利益,因为这关乎到他们自己的利益。

    至于徐彦绍所说的,拆散她和徐天胤除了想为徐家谋求更大的利益,还想用他的方式保住徐天胤军界的道路一路平坦,这话是不是出自真心,这夏芍持保留意见。

    这一家人,不良记录太多了。

    今晚徐彦绍的话能不能信,他对徐天胤到底有没有叔侄情分,还是要看以后他的作为的。

    “希望徐委员这话我能信。”夏芍指的是徐彦绍说虽然不愿意,但不会再反对了的话。

    徐彦绍这一家人愿不愿意,夏芍根本就不在乎。她在乎的只是他们别再背后出阴招,伤害师兄就可以了。至于有没有亲情,留待时间去验证吧。

    徐彦绍却被夏芍的话气笑了,摇摇头不说话了,一副“反正我都说了,爱信不信随你吧”的态度。

    夏芍也没有再揪着这个问题不放,她道:“对于徐委员被梦魇缠身的事,我可以教你一个办法。”

    没想到夏芍会突然说这话,徐彦绍刚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这会儿又愣了。直勾勾看向夏芍,华芳也坐直了身子,从今晚见面开始,这是第一次盯着夏芍不放。

    “早上十一时之前,把晚上梦到了什么公开说出来。”夏芍的话才说了一半,徐彦绍就瞪直了眼。

    “什么?”公开说出来?他梦到的那些,说出来不得跟妻子似的,被人当成精神有问题?“小夏,我梦到这些,说出来不好。”

    “那徐委员的意思是,继续被梦魇缠身也无所谓?”

    徐彦绍一窒,当然不是了!不然他今天晚上拉下脸来求人干什么?只是,这办法真的管用么?他怎么倒觉得是这丫头在故意整他?

    徐彦绍心里是有所怀疑的,但是他却没敢表现出来,好不容易夏芍肯帮忙了,如果把她再惹恼了,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于是,他摆了摆手,说道:“好好好,按你说的!你接着说吧,不会……这样就行了吧?”

    “当然不是。”夏芍一笑,“梦醒之后两小时内,向西南方向烧黑香三枝,念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

    “这样……就行了?”徐彦绍等了半天,夏芍说完这话后就再没开口说别的,他才瞪着眼问道。

    夏芍点头,“行了。”

    她并没有骗徐彦绍,解恶梦的方法确实有她所说的以上两点,再有,如果恶梦严重,除以上两点外还可以烧解符一百。如果能请到风水师,也可以将梦境的详细情况说给风水师听,请其解梦,并根据情况化解。

    徐彦绍做的是什么梦,夏芍是清楚的,所以她不需要为其解梦。今天如果换做别人,恶魔缠身如此严重,是必须要烧解符的,但是夏芍却没对徐彦绍说。他做不做恶梦,其实她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根本不需要烧符,就连以上办法,他都可以不用。这事儿还真让徐彦绍猜对了,夏芍真是故意想整他。

    解恶梦的方法半点也没有错,只是明明可以不这样。

    徐彦绍叹了口气,烧香念咒,这种事在他看来根本是无稽之谈,但是夏芍已经告诉他解决办法了,不信他也要试试。管不管用,今晚一试不就清楚了?

    “好了,这事谢谢小夏,我知道了。”徐彦绍点点头,看了眼徐天胤和夏芍,道,“外头还有人等着,我送你们出去。”

    徐彦绍站起身来,华芳和徐天哲也站了起来。徐天哲对夏芍郑重点了点头,华芳看起来也是松了口气。

    夏芍却坐在沙发里没起来,笑道:“可我没说,这个方法可以解华副处长的梦魇。”

    徐彦绍一家都准备转身了,却拧着半个身子僵在原地,脖子都快扭了,“什么?”

    徐彦绍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夏芍却站起身来,“徐委员可以不相信我的话,那我这就可以回家了。”

    “别别别!”徐彦绍赶紧回身劝住夏芍,有些懵,“这、这怎么还不是对所有人都管用?”

    当然是对所有人都管用,但是夏芍却是有办法让这方法对华芳不起作用。她重新坐回沙发,悠然含笑,“徐委员知道一个人为什么会做恶梦么?”

    徐彦绍闻言脸色有点尴尬,以为夏芍又要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夏芍却道:“人的行运有三衰六旺。当在犯冲太岁之年,或遇伏吟反吟大运,人的精神状态、思想行为都会处于不安稳之中。负磁场提升,恶梦就是负磁场的出口。”

    负磁场?

    徐彦绍一家互看,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了,他们也不会求助于风水,以前觉得这都是不科学的,怎么现在听起来还跟磁场有关?

    “衰气、邪气、煞气,这些都是玄学中的说法。其实也都属于地球能量里的负磁场。邪气可以来自牢狱、人流;衰气可以来自身体接触;煞气可以来自环境刑克。除了这些以外,也有能是房屋风水问题引起的梦魇。每个人做恶梦,原因都不一样,这就像去医院看病一样,要对症下药。并不是一副药就可以治百病的。”夏芍看着桌上的茶,淡淡一笑,气度悠然。

    徐彦绍虽然是第一次听这样的论调,但他觉得听起来还挺有道理,于是便急问道:“那、那你看看你婶婶她是什么原因?要怎么化解?”

    夏芍看向华芳,却只看,不说话了。

    华芳低垂着眼,被夏芍盯着瞧有些尴尬。她一开始以为是像丈夫那样,夏芍应该是先看看她的面相,然后对症化解。但是她没想到,等了半晌都没等来夏芍开口。她心中疑惑,这才抬起眼来望向对面,见夏芍正挑着眉看她,与她的目光一对上,她便有些嘲讽地笑了笑。

    华芳的脸刷一下红了,似乎懂了夏芍的意思!

    她这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她,听了徐彦绍的道歉,还要听她的啊!

    华芳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了,她咬着唇,目光往地上瞥,使劲喘着气。年前的事,虽然徐彦绍有错,但是徐彦绍的本意确实只是让她为难为难夏芍,没让她去跟王家联合搞出这么大的事来。这件事上,她是主谋,相对于徐彦绍,华芳知道,夏芍应该更痛恨她。

    今天晚上,徐彦绍都给她和徐天胤的婚事那么出力了,而且他也道了歉做了保证,难道,还非得让自己也开这个口?

    华芳咬着唇,有些难堪。

    这时候,夏芍抬眸望了眼墙上的钟,起身对徐天胤道:“都快十一点了,爸妈在下面等了快一个小时了,咱们还是下去吧,免得他们久等。”

    徐天胤点头便站了起来。

    徐彦绍和徐天哲父子起身便想赶紧劝住,华芳却抬起头来,脖子一昂,“好!我道歉!”

    夏芍挑眉,“华副处长,我想你大概这辈子没道过歉,不知道道歉应该是种什么态度。没关系,你可以慢慢学习这种态度。我的时间很充足。”说完夏芍拉着徐天胤就走。

    华芳在后头眼前一黑,她本来这段日子就又是恶梦又是受伤的,消瘦了许多,精神体力都是不济。今晚被夏芍这么一逼,只觉血压升高,两眼发黑,身子晃了晃便要晕倒。

    “妈!”徐天哲急忙扶住她,抬眼时焦急又复杂地望向夏芍,“大嫂,我不知道你怎样才能消这口气。如果你希望道歉,我替我妈道,可以吗?”

    “我说过,我的观念里,没有父债子偿的道理。谁做的事,谁担着!”夏芍头也没回。

    华芳从徐天哲怀里醒过来,喘着气,以一个仰视的角度看向夏芍。那少女的背影坚决,不肯给她一丝含糊过去的机会。这辈子,她只对除自己的父母,对老爷子道过歉。给一个晚辈,还是她不喜欢的晚辈道歉,这是从来没有的事!她性情强势,结婚近三十年,她自认在丈夫面前都很少低头。而今晚,她拉下脸来前来,看着她嫁入徐家却不能不忍,到最后还要给她道歉。

    这女孩子,要的不是她的道歉,而是她的尊严。

    尊严重,还是命重,亦或者权势利益重,她要她选择。

    “好、好……我道歉。”华芳有气无力,看向自己的儿子。这个世界上,她任何东西都可以不要,却不可以不看重自己的儿子。她若再这样下去,儿子担忧不说,若她的事在外界传得风言风语,名声受影响的只会是她的儿子。

    “我道歉。”华芳站起身来,摆脱徐天哲的搀扶,抬眸望向夏芍的背影,深深一眼,轻轻躬身,低头,“这件事情,是我对不起你,望你原谅。”

    夏芍还是不回身。

    华芳直起腰来,又深深看了她一眼,接着躬身,“天胤,这件事是婶婶的错。看在一家人的份儿上,婶婶跟你道个歉,希望你能原谅婶婶。哪怕你不原谅,也看在老爷子看在你弟弟的份儿上,帮婶婶这个忙。”

    徐天胤回过身来,盯着华芳。夏芍也跟着回过身来,但这回她还没说话,徐天胤便开了口。这是他今晚第一次在徐彦绍一家面前开口说话,平静,却沉得令人心头发闷,“你说的,看在爷爷的份儿上,看在一家人的份上。请把芍也当做家人。下不为例!”

    夏芍抬起眼来,目光温柔却心疼。屋子里,不仅是华芳,徐彦绍和徐天哲父子也震了震。

    他们总是让徐天胤看在一家人的份儿上,事实上,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没有把他当做家人来考虑和爱好的,或许正是他们。

    徐天哲看向自己的父母,在没有遇到夏芍之前,他从不会想象,世上会有除了爷爷以外的人,让父母如此低头。

    华芳低着头,脸上红得血似的,“好,我知道了。以后我跟你叔叔,都不管你们的事了。”

    她话音刚落,便只觉眼前一道金光,这金光不是房间里的灯光,而是从前方而来,直逼面门,吓得华芳呀地一声,便想往后躲!但别说她此时身体虚弱了,就算是她身体康健的时候,这道光来的速度,又岂是她能躲过的?

    在华芳抬眼的时候,她就感觉那金光迎面拂来,直直拂在她脸上!

    她一个呆愣的姿势,眼神发直且露出惊恐,整个人吓呆在原地。

    而徐彦绍和徐天哲也惊得忘了动弹,父子俩的目光都紧紧盯着夏芍!

    刚才,华芳低着头,没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徐彦绍和徐天哲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夏芍在华芳声音刚落的那一瞬,指尖聚起一道金光,虚空作画般眨眼的工夫,一道像是道家灵符一样的金光便被她反手挥了出去!而那道金光拂到华芳额头上,像是慢慢渗入进她的肌理一般,渐渐吸收不见了!

    这种事情对徐彦绍来说,是见所未见的!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解释不通的事!

    对徐天哲来说,尽管他已经见识过夏芍的本事,但是那次他没看见她手上有光,而且他眼睁睁的看着那金光在自己母亲的额头渐渐消失,他怎能不惊?

    这到底是什么?

    “你对我妈做了什么?”徐天哲从今晚来了这里,态度一直很谦和,直到此时,他脸上眼底满是急切,神色也冷了下来。

    华芳呆直的眼神这才慢慢有了光彩,但这光彩却是惊恐和不可置信的——刚才,那道金光是她出的手?她、她……她是什么人?这、这到底是什么?

    夏芍没有回答,而是慢悠悠迈着步伐向华芳走了过去。

    华芳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往后一蹿,却体力不支砰地一声摔倒。徐天哲大步往华芳面前一挡,“别动我妈!”但他刚往前扑,夏芍含笑走来,步子都没停,只轻轻一摆手,徐天哲便只觉一道劲力当面,就像大风扑面。他一米八几的个头儿竟然被扫得一个踉跄,直接栽到了沙发里。

    华芳坐在地上,见势尖叫一声,就要爬起来,“天哲!”

    “天哲!”同样的声音出自徐彦绍,他也一步窜向儿子身边。

    然而,夫妻两人才刚有动作,便脸色同时变了!他们,动不了了!一种腿脚发麻的冰冷感觉,整个身体诡异得僵住,不受控制,无论如何想动,就是动不了。

    这种感觉,比鬼压床还诡异!

    不用说,这又是夏芍的手笔!

    “这就心疼了?”这时夏芍已经走了过来,面带微笑。而徐天哲根本就没大碍,他只是跌倒在沙发里而已,转身起来的时候他见父母站在原地,根本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看见夏芍已经走到了华芳面前,笑着蹲下了身,和华芳面对面,眼对眼。

    华芳用惊恐的目光看着夏芍,现在她在她眼里,简直就是诡异得无法解释的人,超出她的认知范围。

    夏芍却在蹲下后笑容却慢慢淡了下来,“华副处长,人心都是肉长的,世上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在乎的人。我们都有,因为这个人,我们有可能成为亲人。我不明白,放着好好的亲人不做,为什么要多个仇人?”

    那、那不是因为以前他们都看不上她么……

    可是现在,现在……

    “现在,我已经帮你解了梦魇之扰。不是因为你那并非出自真心的道歉,而是因为你的一句话。看在老爷子的情分上,看在胤和你们终究血脉无法割断的情分上,看在你还算有个孝顺的好儿子的情分上。”夏芍转头,看向徐天胤,又看向徐天哲。

    徐天哲愣在沙发里,他一直觉得夏芍不会喜欢他,真的没想到,她今晚会看在自己的情分上出手帮他母亲?

    夏芍是不太喜欢徐天哲,但徐天哲今晚让她看到了一点可取之处。他还年轻,还没有被利益完全蒙蔽了心。一个还懂得父母亲情的人,是有可能会懂得兄弟情分的。为了徐天胤能多一个亲人,夏芍不介意放下成见,把徐天哲争取过来。华芳再怎样,对儿子是疼到了心坎里,若能把徐天哲争取过来,他的父母或许会听他的。

    徐彦绍和华芳对徐天胤什么时候才能当做一家人看,夏芍不管,她目前只希望他们聪明,不要惹事。所以今晚,她告诉徐彦绍解恶梦的复杂办法,再给他点小苦头吃吃。对华芳,她直接以灵符为解,武力震慑。

    夏芍起身,看向徐彦绍,微笑,“徐委员,现在你知道了,我的那句‘未必’是何意思了吧。”

    徐彦绍到现在还不能动,但他的脸色已经完全沉了下来,目光认真盯住夏芍,“小夏,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你们这些眼里只以为权势最高的人所看不到的那个世界的人。”夏芍一笑,手臂轻轻又抬了起来,指尖轻转,这回在她指尖的竟然是黑色的一团雾气!她手指慢悠悠画着,完全不认为这在别人眼里会是多诡异的事。而她边画边道,“我曾经对你的儿子说过,在绝对的武力面前,权势、阴谋,都是无用的。”

    话说完,夏芍指尖的黑符也画完,轻巧巧地往墙上一弹,那黑气到了墙上,在徐彦绍一家惊恐的目光里,渐渐凹了进去!

    那是钢筋水泥的墙面,竟然被腐蚀出一道鬼画符般的森森黑印!深度肉眼观去,足有一指深!

    徐彦绍倒抽一口气,惊骇地看向夏芍。

    夏芍微笑,“这不是威胁。我只是想让二位了解,你们眼里所看到的并不是世界的全部。这世上有些事,是在权势之外的。”

    权势之外!

    徐彦绍脸色都变了变,这一切认知来得太快太突然,他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此刻竟然也大脑一片空白。他知道,有些事是他以前看漏了和忽略的,但是现在,他无法思考。

    “如果二位了解得还不够深刻,无妨,可以回京城。王家,有一场好戏。”

    王家?

    徐彦绍一惊!她怎么知道王家出事了?

    王家确实出事了,事情还祸不单行。

    王卓的事因为惹恼了老爷子,上头指示严查。王家在军委势力不小,对这指示一直拖着,让王卓躲在国外。其实这件事,王卓是王家一根独苗,上头那位也清楚,下令严查多半也是给这小子一个教训,给徐康国一个交代。但是并不会真的把他往死里办,而王家的举动,上头怎会不知他们打什么算盘?只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看老爷子对此有什么反应。如果是没消气,那当然还是要敲打敲打王家,如果是老爷子消了气,那结果就是大事化小了。

    但是年前,在老爷子并未表态的情况下,上头当权那位在会议上批评了王家,要求王卓必须遵守国法,回过接受调查。王家只当自己倒霉,只好应了。

    但就在大年三十那天,王光堂坐车外出,出了车祸!

    徐彦绍一家来东市的时候,这件事在京城属于绝密。因为王光堂毕竟是军委的委员,大将军衔,他出了事,对军方是有些影响的。他现在正在抢救中,内部消息是保住性命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王光堂出了这么大的事,王卓必然会回京。而夏芍所说的,王家会有一场好戏是什么意思?

    她知道京城的事了?这怎么可能?

    如果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徐彦绍愣着愣着,忽然脸色一变,“这事是你……”

    这事不会是这丫头动了什么手脚吧?如果今晚没看见夏芍的诡异身手,徐彦绍是绝对不会往这上面想的,但是现在……他就觉得有这种可能!而夏芍的笑容似乎已经证实了他的猜测!

    “真是你?!”徐彦绍的目光已经是骇然了。她知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她害得可是国家重将,军方领导人!

    华芳张大嘴,已经不会说话了。似乎今晚,她是第一次认识夏芍。

    夏芍微笑,“徐委员,华副处长,你们可是知道这件事了。要记住,大家是一家人,这次不要再吃里扒外了。”

    徐彦绍脸色一变!好个心计!这是逼着他们跟她一条船!

    徐彦绍和华芳虽然是答应不再对付她了,但是这话夏芍也就是听听,能上保险的时候,她当然是愿意上一道保险的。而且,以徐彦绍对徐家利益和他自身利益的重视,他不会不懂得站在哪一边。

    徐彦绍当然懂得!他此刻目光变幻,在屋子里极为精彩。徐家虽然是不参与派系争斗,但是自王卓的事后,王家定然已经将徐家划为秦系了。徐王两家,终究还是对头。现在京城所有知晓王家出事的绝密消息的人,无一不认为这是车祸。但是直到今晚他才知道,这不简单!如果,眼前这女孩子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置人于死地,那么……她能为徐家带来多大的幕后保障?

    夏芍看着徐彦绍的目光,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她一笑,手松开,还徐彦绍和华芳活动自由,但两人却都在思索和震惊里,没有发现。

    夏芍已经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她回过身来,“徐委员,请不要将我当成徐家的保障。我的力,只为自家人出。”

    徐彦绍一愣,夏芍已笑着挽上徐天胤的胳膊。

    开门,走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8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二章 我的力,只为自家人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8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二章 我的力,只为自家人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