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黑魔法与白魔法

    徐天胤在人流穿梭的机场大厅里猝不及防地出手,却没有人注意到。他掌心掐出一道诀,阴煞如一道神兵贴着机场大厅的地面,直刺向亚当!

    这一举动迅雷之势,却极为隐秘,连就站在对面的柳仙仙都没有发觉异常。亚当却忽然带着挽着他胳膊的胡嘉怡向后一退!

    他身旁带着个人,退势却极巧。常人看不出那一刻亚当的动作,夏芍却见他是脚尖一点,几乎是借力贴着机场大厅光滑的地板擦出去的。偏偏这样一个后退的动作,这人还能做得风度优雅,白色的风衣翩翩一展,金发飘扬,身边带名女子,画面美极。

    机场里来往的人这才用惊艳的、古怪的目光看向亚当,自然不会有人想到他刚才所受到的攻击,也就没人明白他好端端的退什么。亚当站定后,对着四周来往的人看了看,点头微笑,顿时周围古怪猜疑的目光又变成惊艳。

    胡嘉怡却在惊艳的目光里表情僵硬,她脸色甚至还带着刚才介绍亚当时的兴奋笑容,此刻这笑容像是被定住,脸颊从发红变得发白。虽然去英国读书才只有半年,但是她接触的神秘学已经令她脱胎换骨,不再是当初那个只是一腔热血自学成才的女孩子。她接受了正统的学习,现在已经是能感觉出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来。

    刚才那一瞬,她没看清是谁出的手,但是方向就来自夏芍和徐天胤!

    胡嘉怡脸色发白,怔怔立在亚当身旁,与夏芍遥遥相望,一脸不解,“……小芍?这是……什么情况?”

    “是啊,什么情况?”柳仙仙的表情最是莫名,在她眼里,刚才一切都好好的,然后亚当就忽然带着胡嘉怡退得老远。

    怎么了这是?

    “没事。”没想到,夏芍还没开口,亚当先低头看向胡嘉怡。他从刚才受到徐天胤的攻击到退出去的一刻,脸上一直保持着无懈可击的优雅微笑,“我想,可能是夏小姐和徐将军对我有点误会。”

    亚当对胡嘉怡说的是英文,声音如他的气质般优雅,带些令人沉醉的韵调。

    夏芍冷笑一声,一开口也是英文,“不,我们对亚当先生没有误会,只是与撒旦这个名字有仇而已。”

    “……有仇?”胡嘉怡听得有些发懵,看看亚当,再看看夏芍,“小芍,你们以前见过?”

    夏芍闻言叹了口气,当初在青市一中的时候,朋友们只知她是风水师,并不知她所在的门派,也不知道玄门跟英国奥比克里斯家族的恩怨。在年前听说胡嘉怡会带朋友回家过年的时候,夏芍就猜到这人十有八九会是巫师了。她也想过,或许能是奥比克里斯家族的人,但是她绝没有想过会是黑巫。

    巫师的修炼与风水师的修炼有别,都十分神秘。胡嘉怡刚去英国半年,学习时间还短,从她身上暂且看不出她学的是白巫术还是黑巫术。难不成,真会是黑巫?

    “你们以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胡嘉怡见夏芍不答,便抬头看向亚当。

    亚当笑道:“我想,是有的。”说罢,他抬眼看向夏芍和徐天胤,“夏小姐和徐将军介不介意找个地方喝杯茶?”

    ……

    喝茶的地方选在青市市中心一家很有名气的茶楼。英国人也喜欢喝茶,但大多喜爱喝红茶。到了茶楼,胡嘉怡记得夏芍喜欢喝碧螺春,便叫来服务生,点了壶碧螺春,当她要再点杯红茶的时候,亚当却笑道:“怡,你太不懂得招待客人。中国有句话说,入乡随俗。”

    这话明面儿上是批评的意思,但就是有本事让人听不出批评的语气来,反而沉醉在他那韵味优雅的语调里。

    服务生都多看了亚当一眼,但更多的震惊还是给了夏芍。她虽然两年没怎么出现在青市了,但是她在青市也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当初电视报纸漫天飞,哪有人不认识她的?

    见这些人跟着夏芍一起来,服务生以为是夏芍的朋友,态度异常恭敬。茶上来的时候,竟是茶楼的经理亲自送上来的,笑道:“不知道夏董光临,怠慢了,呵呵。这壶碧螺春和几盘点心是我们茶楼一点心意,不成敬意,还望夏董和朋友们用得开心。”

    夏芍笑着点点头,经理给在座的人都斟上杯茶,这才赔着笑搓着手走了。

    亚当端起茶来,品茶的姿态很优雅,一看便是其中高手,“怪不得中国人喜欢喝绿茶,确实有不一样的香气。”

    他说这话是用中国话说的,发音竟是字正腔圆,正宗得很。

    夏芍却淡淡望着他,用英文对他道:“亚当先生,你应该知道,今天如果没有我的朋友在,我们之间是没有机会这样坐在一起的。”

    茶室里,夏芍和徐天胤坐在一起,对面是亚当和胡嘉怡,柳仙仙坐在桌子另一边,显得有些多余,也有点烦躁。英文,她听不太懂,但她也看出来了,今天双方见面,根本就不像她之前想的那样,一见面大家就疯闹在一起,而是气氛有些冷,有些杀气。尤其是徐天胤,他本就面冷,此刻眸中的冷厉让柳仙仙见了都忍不住打个寒颤,让她想起来当年在云海迪厅里头,那双毫无感情视人命如无物的眼。

    此刻,面对这样的目光的亚当,从头到尾都在对着夏芍微笑,没有看过徐天胤。不知是有本事彻底无视,还因为压力,特意避开与他的对视。

    本来,这样两个气质不同,国度不同的英俊男人坐在一起,绝对是养眼的一道风景,但现在只叫人觉得后背发凉,汗毛直竖。

    柳仙仙瞄瞄这个,瞄瞄那个,很少见地识趣闭嘴不插话。而胡嘉怡也是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表情纠结又焦急。她在英国这半年,已经得知了夏芍的身份,她竟是华人界玄学泰斗唐老的嫡传弟子!玄门在华人界中的地位,就好比奥比克里斯家族在欧洲的地位。她在英国见识过这个古老的家族的势力,很难想象玄门会有怎样的人脉势力。小芍是玄门的嫡系,就像亚当和他的堂兄亚伯在奥比克里斯家族里的地位。那样一个地位是很受人尊敬的,很尊贵的。她原本以为两人见面或许会有高手之间的切磋,或许会惺惺相惜,却怎么也没想到差点打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想,夏小姐对我可能有些误会。当年,我只有十二岁,并没有加入那场围杀。”亚当也改用英文说话,放下茶杯笑道。

    “但你的父亲老撒旦有,他是那场围杀里你们黑巫师的首领。”夏芍目光冷了冷。

    奥比克里斯家族与玄门不一样,玄门是招收弟子接受传承,但奥比克里斯家族确实后代传承。这是个古老的魔法世家,传说有千年历史。在这个家族里,千年来一直流传着两脉,一脉白巫,一脉黑巫。他们一般是兄弟,或者堂兄弟。白巫一脉掌握着教派,黑巫则因被人惧怕大部分时候比较低调。

    当年,老撒旦带领黑巫师与余九志、通密等人围杀唐宗伯,这事唐宗伯一直想不通。余九志的动机唐宗伯明白,通密是泰国降头大师,为人邪佞,在江湖上很有名气。一直神秘低调的黑巫一脉出动的动机是什么,唐宗伯一直不明白。

    但事实就是事实,无论是什么原因,老撒旦确实来到中国,对唐宗伯下了杀手。

    所以今天徐天胤在机场听见亚当的名字时,才毫不犹豫下了杀手。不仅因为他的名字里被赋予了撒旦之名,还因为他是黑巫师这一脉未来的当家人。

    夏芍和亚当的对话虽然只有两句,胡嘉怡也已经脸色煞白——什么围杀?

    “我以为,父债子还在中国是古老的传统,现在没有太多人遵循了。”亚当笑道。

    “这与父债子还没有关系,你的父亲曾经带领你们黑巫师一脉对我的师父下过杀手。我师父的双腿残在你们手下,被迫远离师门,躲避深山十余年,险些师门被躲,此生无法返回。这笔账,玄门记得很清楚,没有道理不算。但玄门不会乱杀无辜,我们只要当年下手的人的性命。”夏芍望着亚当,目光很深,意味很明显。亚当是没有参与当年的事,可那是他父亲所为,难不成玄门报仇的时候要杀他父亲和同门,他不管?

    亚当笑了,“唐老先生当年并没有丧命,夏小姐提出要当年人的性命,是不是不太公平?”

    “公平?”夏芍也笑了,“亚当先生的话真有趣。我可以给你们公平,把当年的人找出来,也让玄门弟子来次围杀,能逃得了,算他们命大!这件事情既往不咎。你看这样可算公平?”

    逃得了吗?根本就逃不了!泰国三十多名降头师来京,被玄门弟子一个不落地留在了这片土地上。这件事虽然事后处理得很妥当,警方不知道,但不信奥比克里斯家族没有消息来源。

    亚当看着夏芍,直到此刻,才能看出这一直优雅微笑的男人那湛蓝的眸底有一抹深沉。随后,他道:“夏小姐,那是我父亲。”

    夏芍冷笑,意料之中,“所以说,我们只能是敌人。”

    胡嘉怡在对面脸色已经白如纸,这断断续续的话里,虽然没有人为她专门解释,但是她已经能听出大概的恩怨来。

    怎么会是这样?亚当的族人竟然跟小芍是有仇的?

    此刻,胡嘉怡的眼里已经早就没有了朋友见面的兴奋,取而代之的是无所适从,她眼里全是震惊和急迫,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的样子。

    亚当在这时候叹了叹,“夏小姐,你所知道的只是当年我的父亲和族人对唐老先生进行了围杀,你还了解别的么?”

    “亚当先生看起来是要给我讲个动人的故事。”夏芍不为所动,话说出来有点嘲讽。

    亚当听了这话却轻笑出声,笑看向夏芍,淡淡忧郁气质的眼眸很迷人,“夏小姐,我听说过你的很多作为。虽然我们上一代之间有仇怨,但我今天见到夏小姐,还是想说,我很欣赏夏小姐的性情。”

    “荣幸。”夏芍目光冷淡,“只是可惜,亚当先生的性情究竟是怎样的,我到现在也看不出来。所以,谈不上欣赏。”

    亚当又轻笑了一声,显然不在意,“我要给夏小姐讲的并不是动人的故事,而是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历史和秘事。我知道,在神秘的东方古国,风水术里也有正邪之分。我们巫师在外人看来也有正义与邪恶,黑巫师是邪恶的,白巫师才是正义的,就连整个欧洲,甚至我们英国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夏芍挑挑眉,她对巫师了解不多,只有最基本的了解。

    巫师,其实并不是仅仅指西方的魔法师。说起起源来,东方也有巫师的说法。东方的巫术起源来自于舜帝部落,那个时候,先辈们刚刚发现了食盐,舜帝便让他的一个儿子做了巫咸国的酋长,带领百姓生产食盐。巫咸人掌握了卤土制盐的技术,他们把卤土蒸煮,使盐析出,成为晶体。因为当时,人们对自然的认识还很少,外人见了以为是在“变术”。加上巫咸人在制盐的过程中,会举行各种祭祀活动,以祈祷制盐顺利。这些祭祀附有各种许愿和祈祷的言语。在祭祀完成之后,才会开始各道工序,直至生产出白色结晶的食盐。这个过程,在别的部落看来,便将其看成了一种方术。于是,人们称这种会用土变盐的术为“巫术”。

    这就是“巫术”一词的由来。

    在远古的时候,巫术指的就是巫咸国人制盐的技术,巫师指的就是会制盐的那些人。只不过,后世渐渐演变,变成了祈祷、祭祀等带有神秘学性质的方术,而巫师也渐渐演变成神婆一类的人。

    但是在西方,巫术来源于人类开始有宗教意识,它起源极早,在世界上三大宗教之前。有学者研究表明,西方巫术可能早在旧石器时代就起源了,人们对神灵的敬畏延伸出许多祈祷仪式,而仪式渐渐成熟,演变成巫术。

    黑巫术与白巫术就是在演变中而来。人们认为,黑巫术就是邪恶的巫术,用来诅咒和报复他人。而白巫术则是祝祭、祈福、祛病消灾的术法,也称吉巫术。

    黑巫术在西方被称为黑魔法,夏芍对黑魔法的了解仅来自于有限的书籍和师父过往的经历。黑魔法的精髓在于诅咒和巫蛊,最可怕的莫过于死灵术和通灵术。据说可以召唤已死之人的灵魂,用风水术的说法,就是可以召唤阴人。但死灵术的精髓并非在于随意召唤阴人,而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能够召唤黑巫师所想要召唤的人。

    在任何的国家,人们对于已故之人的敬畏都是相同的,没有人愿意自己的先祖或者亲朋好友在死后被打扰,不得安息。而且听说,黑巫师最令人唾弃的是会利用死尸作为作法的原料,这与降头师取人尸油有异曲同工之处。因此,黑魔法受人排斥与唾弃是正常的。

    而白魔法则不同了,他们的祝祭、祈福仪式与教会的洗礼相似,据说能为人带来好运。夏芍知道,奥比克里斯家族在欧洲与皇室和教会就有着很密切的联系,皇室的占卜,教会的祈福,都是请奥比克里斯家族的白巫师来完成的。而现在的当家人、年逾七旬的老艾伯特·拉斐尔·奥比克里斯中年时期曾担任过教会的大主教,很受人尊敬。

    亚当话听起来似乎有话外音,夏芍也不打断,听他还有什么话说。

    “世上没有绝对的黑白,极少有人知道,黑魔法虽然可怕,但诅咒和召唤是要伴随着三倍反噬的可能的,我们称之为三倍原则。不是极为痛恨的仇人,黑巫师是不会害人的。当然,有些初级诅咒,能力强大的黑巫师可以免于反噬,但是这大多作为惩戒,不足以害人性命。在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历史上,黑巫师令人恐惧,大多数时候是避世生存的。我们有各种的产业,活跃在各个行业领域,绝大多数的人不知道我们的身份。相比之下,白巫师以巫师的身份生活,祈福、祝祭,收货了世人和教会的支持信任。”亚当说到这里,笑了笑,看向夏芍,“夏小姐,你知道的,人性贪婪,权欲、金钱欲是永无止境的。哪怕是教会,哪怕是巫师,也避免不了。黑魔法、白魔法本身在我看来都是巫术。正义和邪恶,不在巫术,而在于人。”

    夏芍闻言不为所动。她听出亚当的意思了,他的言下之意就是说,他们黑巫师未必是邪恶的,白巫师也未必没有邪恶的?

    夏芍一笑,“亚当先生的话,我赞同。但是你忘了一件事,你说得再有道理,也改变不了当年的事实。你我,还是敌人。”

    亚当却并没有争辩,他看起来还是那么优雅,只是这回看向了胡嘉怡,突然换了个话题,问夏芍道:“怡和夏小姐是很好的朋友。夏小姐觉得,她在英国学习的是黑魔法,还是白魔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8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五章 黑魔法与白魔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8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五章 黑魔法与白魔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