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家族秘辛,亚当的目的

    亚当让夏芍猜胡嘉怡在英国学的是黑魔法还是白魔法,夏芍懒得猜。亚当是个比龚沐云还绕的人,做一件事,拐十八道弯。好在龚沐云懂她的性情,两人平时通话或者见面,像老朋友一般问候几句,龚沐云往往都直切主题,很少绕她。而亚当显然对夏芍的性情了解不够,她是不喜欢被人盘算,不喜欢步调被人牵制的人。

    夏芍一听亚当的话,表情便冷淡了一层,她连猜都不猜,直接看向胡嘉怡,问:“你学了哪样?”

    亚当眉轻挑,湛蓝的眸底有诧异和奇异的光。显然很意外,这么多年,很少遇到在谈话里思维和步调不被他影响的人。

    胡嘉怡因听出了玄门和亚当家族的恩怨,这时候脸色已是白如纸,听见夏芍的声音才回过神来,呐呐道:“我、我两样都有学。”

    嗯?

    夏芍挑眉。胡嘉怡带亚当回青市过年,显然两人的关系非同寻常。夏芍也看出胡嘉怡对亚当有些好感来,虽然她学习时间才半年,看不出是哪派的人。但是夏芍在内心已经猜测她学的是黑魔法了,不然,她不会才去英国半年就认识了亚当,也不会关系好到将他带回来过年。

    只是夏芍真的没有想到,她竟然两样都有学。

    “我刚到学校的时候有天赋测试,结果我是少有的两种巫术都可以学习的人。这半年,我两种都学了点。”胡嘉怡道。

    夏芍轻轻蹙眉,她对学习巫术的天赋是什么不太了解,但也知道,黑白巫术都能学,这种情况一定不多见。

    亚当笑着点头,“没错。半年前,怡新入学的时候,我也是被惊动的人之一。我想对夏小姐说的是,怡的天赋很少见,即便是在我的家族里。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出生起就只能学其中一派的巫术,资质天赋与生俱来,自身改变不了。我的家族千年的历史,像怡这样的天赋只有两位。其中一位目前还在世,他是艾伯特·拉斐尔·奥比克里斯。”

    艾伯特·拉斐尔·奥比克里斯——奥比克里斯家族的老当家人!被英国皇室授予伯爵称号的老巫师,受人尊敬的白巫大师。

    这个消息令夏芍有些震惊,但她也感觉到了,亚当说了这么多,这句应该才是正题!

    “这是我们家族的秘辛,只有我们黑巫一脉的人才知道。伯爵从三十岁那年开始研究黑巫术,从此不能自拔,他对黑巫术的狂热超越了一切。他是欧洲著名的白巫大师,黑巫术却比我的父亲还要厉害。他是奥比克里斯家族从未见过的天才,家族古老的图书馆里所记载的所有巫术,他近半个世纪里都研究完成了,唯独一项传说中人间最强大的死灵术。夏小姐肯定不知道,当年授命我的父亲带领族人围杀贵派祖师的人,正是老伯爵。为的就是这卷流落到东南亚的黑巫术羊皮卷。”

    夏芍闻言内心一震,脸上却没有过多表情,只是挑了挑眉,“哦?是么。”

    “我没有必要骗夏小姐,也知道我说的话,夏小姐一定不会轻信。你一定会调查,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所以,我说的是真话,就不怕你查。”亚当垂眸一笑,长睫遮了眼眸,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

    “当年,我父亲受命参与围杀,为的就是拿到这卷羊皮卷。但是最终失败了,唐老先生失去了踪迹,通密大师在给我父亲的羊皮卷上打了个折扣,只给了半张。这张羊皮卷上书写的是希伯来文,研究难度原本就很大,这一残缺,想要研究出来就更难了。这十几年来,老伯爵曾派我父亲和通密大师多次接触过,给了很多好处也没能换回那半卷来。而在这十几年里,因为研究羊皮卷上的死灵术,老伯爵已经是心智疯狂。他从三年前就不再见外人,外界以为他是年老身体不适,事实上,只有我们知道,他已经是陷入疯狂,想要在死前研究出死灵术来。除了这件事,他对外界的事已经是全不管了。”

    亚当声音有些低沉,他并没有皱眉头,但夏芍就是能感觉出,他情绪的变化。

    有些沉重。

    沉重?夏芍神色不动,目光意味深长。

    亚当说这番话,假使是真的,无非就是告诉她,当年的事他的父亲并非主谋。而主谋是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当家人。他能把家族秘辛告诉她,把老伯爵推出来,说明他与老伯爵之间并没有太多感情。

    既然没有感情,那是什么使他沉重?

    夏芍总觉得,这个消息看起来是亚当想为他的父亲减轻些罪名,但她总觉得,他的目的之下,还掩藏着什么。

    “那还真是谢谢亚当先生,家族秘事竟然对我这个外人讲。”夏芍自始至终神情没有大变。

    亚当抬起眼来,只是笑了笑,像是听不出夏芍的嘲讽,只道:“我还是那句话,那是我父亲。”

    “主谋固然不能饶恕,但鹰犬的罪名也未必轻。你说呢?”夏芍看了亚当一眼,站起身来,“今天是嘉怡把你带来的,我给嘉怡面子,不对你动手。但我希望你尽快离开,不然我不敢保证,这次我会不会食言。”

    说完,夏芍拉起徐天胤来,两人就要离开。

    “小芍……”胡嘉怡在这时候站起身来,走出座位,过来拉住夏芍的手,咬着唇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事……但是今天中午我爸妈以为你会去家里吃饭,他们从昨天就在准备了。你……你能去吗?”

    胡嘉怡的话听起来是很纠结的,但是她却重重看了夏芍一眼。毕竟是高中时期的好朋友,在一起两年,夏芍一看胡嘉怡的眼神,就知道她是有话想跟她说。于是,她一垂眸,略做沉思,“好。一事归一事,总不好让你父母白忙活。”

    胡嘉怡拼命点头,感激地看了夏芍一眼。柳仙仙这才从一旁站了起来,刚才说了一大堆,她是一句也没听懂,现在就属她脸色最莫名其妙。

    这时候,夏芍也没有心情解释,眼看着到了中午,便答应去胡家吃顿午饭。

    胡嘉怡今天本是开车去机场接夏芍,几个人坐一辆车刚好够,但夏芍和徐天胤特地打了辆车在后头跟着,不愿跟亚当坐在一起。胡嘉怡脸色发苦,但没说什么就开车在前头带路了。

    胡家的别墅,夏芍以前是去过的,那时候胡嘉怡过生日,当晚夏芍跟闫老三斗法,还在胡家别墅附近下了风水局。这风水局并没有解,这几年一直就在胡家。

    到了胡家,胡广进夫妻热情地迎出来,一见徐天胤也来了,顿时又是惊喜又是有些无措,赶紧将两人请了进去好生招待。中午这顿饭吃得,气氛还是很不错的。除了徐天胤,其余人都是会演戏的。

    徐天胤的冷,胡广进又不是第一次见了,并没有放在心上。而夏芍和胡嘉怡的母亲聊得很热络,一点儿也看不出上午发生的事来。胡嘉怡自然也不想让父母担心,她笑容虽然有些不自然,但还是演也能演出来。演得不自然的地方,柳仙仙就从旁打圆场,一个劲儿地活跃气氛,把胡广进夫妻的注意力都引到她身上去。但她再打圆场,胡嘉怡跟亚当在吃饭的过程中一直没有互动,还是引起了胡广进夫妻的疑惑。

    “你看你,把朋友请来家里吃饭,怎么也不知道好好招待?”胡母瞪了胡嘉怡一眼,接着用双新筷子给亚当夹了菜到碗里,瞧得出来,亚当的魅力不小,连胡母这年纪的女人都是通杀。

    胡广进显然也挺喜欢亚当,对夏芍笑道:“这是嘉怡在英国认识的朋友,老奥比克里斯伯爵的侄子。”

    “见过了。”夏芍点头一笑,笑容自然。

    一顿饭吃完,胡母道:“你们坐了一上午的飞机,累了吧?房间都给你们开好了,去休息会儿吧,下午再聊。晚上我和老胡准备了西餐。”

    原本夏芍打算在青市逗留两天,并在胡嘉怡家里住一晚,好好玩玩。这点是提前跟胡家人说好的,胡广进夫妻早就备好房间,连晚餐的菜谱都早几天前就准备出来了。

    夏芍听了没多言,只是点头笑着谢过胡母,便和徐天胤上了楼去。

    果然,没一会儿,胡嘉怡敲门进了屋。

    夏芍和徐天胤正坐在窗前的沙发里喝茶,见胡嘉怡进来,夏芍笑着叹了口气,“过来坐吧。你这次真是给了我个惊喜。”

    胡嘉怡本来就很纠结,听了这话更是咬唇,眼神自责,“对不起,小芍。我不知道你的师门和亚当的家族有仇怨。”

    “是我没告诉你,不知者不罪。”夏芍笑了笑,起身把胡嘉怡拉了过来,让她做去她和徐天胤对面,并把茶递给她,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听说你到了英国,学校里的事从来不跟家里人说。怎么,学校里管得很严?”

    胡嘉怡抱着茶杯,点点头,“很严,寄宿制。平时出不了学校,打电话也有人看着。你不知道,那里的气氛……很沉闷,比咱们读高中的时候都闷。而且管制很严。”

    夏芍闻言挑眉,随即垂眸一笑,“我记得你当初说,你要去英国追求你的梦想你的自由。可是现在听起来,似乎也不太自由。”

    “嗯。”胡嘉怡点了点头,“跟我想象中还是差别挺大的。我以前只是对西方的神秘学感兴趣,想多了解一些而已。可是真正到了学校才知道,根本不是那样。在我那些同学眼里,学习巫术是件很严肃的事。学校里东方人很少,就算是英国人想要进学校学习,也不是人人都进得去的。我以前得知这所学校的时候,只知道是世界上唯一一所巫师学校,但是等我去了之后才知道,这所学校就是奥比克里斯家族的人开办的。”

    夏芍对此并不意外,除了这个家族的人,欧洲还有别的家族有这资质吗?再说了,在现代来说,巫师学校听起来很娱乐大众,没有背景的,政府怎么会颁发办学许可?

    “可是奥比克里斯家族是代代传承制,只有他们本族人才能学到高深的巫术。学校里的学生大部分是巫术爱好者,任课老师是奥比克里斯家族的人,亚当……他是我的朋友,但也是我在黑巫术方面的导师。我因为天赋高,入学测试的时候黑巫术白巫术都可以学习,因此才见到了亚当,得到了他亲自的教导。我跟亚当认识半年,见过他的父亲一面,他父亲是位很绅士很和蔼的老人,跟黑巫师给人的印象很不一样。我原本以为,会给你个惊喜的,哪知道……”胡嘉怡低着头,很郁闷。

    “善良的人未必不会犯错,和蔼的人也可以是杀手。”夏芍笑了笑,看着胡嘉怡,想起高中时候那个过生日时一身小魔女打扮、无忧无虑的女孩子。她在胡家是独生女,胡广进夫妻把她教导得很好,在她身上并没有沾染富家千金常有的傲慢娇气。在她身上,她看见的是对朋友的真心,对理想的追逐。但可惜的是,她终究被保护得太好,还太单纯,“嘉怡,我看得出来,你喜欢亚当吧?”

    胡嘉怡霍然抬头,脸颊忽然涨红,但随即猛地摇头,“我不是因为这个,才跟你说黑巫师的好话的。我说的都是我看到的!在学校的时候,教白巫术的那些导师们给人感觉要自傲得多。奥比克里斯家族每年会在学校里选三名优秀的学员为他们办事,虽然只是外围人员,但是利益很大,竞争很激烈。我的天赋得到了很多关注,有不少人把我当做绊脚石。这半年,如果不是亚当经常陪着我,我可能……不知道被暗算了多少次了。他真的很厉害!因为他每次都提醒我,我学会了很多防范巫术的招数。”

    胡嘉怡说到亚当的厉害处,不自觉地笑了笑,有些兴奋,有些憧憬,有些感激。夏芍看了挑了挑眉,了然。

    当初在青市一中的时候,胡嘉怡也算是男生们眼中的美女,不知多少青市权少追求她,她都无动于衷。这回看起来对亚当动了懵懂之情,但这感情有几分真的是男女之情呢?

    胡嘉怡却没有发现,她依旧说道:“因为这样,我们成了朋友。我在学校里得知你的事的时候,还跟他说……”

    还跟他说……

    说什么,胡嘉怡没有说出来。她只是说到此处,脸色一变!刷地惨白。

    她直愣愣坐在沙发里,半天没回过神来。夏芍和徐天胤对望一眼,胡嘉怡却呼啦一声起身,脸色发白,整个人声音都沉了,“小芍,我想起有件重要的事,我先出去一下!”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夏芍望着关上的房门,想了一会儿,并没有开天眼。

    胡嘉怡离开夏芍的房间,在走廊上转了个弯,来到一间房间前,也不敲门,直接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亚当也坐在窗前的沙发里,望着胡家别墅外头的景色。说是看景色,他的目光落在的位置却正是当年夏芍布桃木驱邪阵法的地方。胡嘉怡开门怒气冲冲地进来,亚当转过头去看她,对她没敲门就进来的不礼貌举动只是叹了口气,总是无懈可击的笑容里添了抹淡淡的无奈,玩笑道:“幸亏我没有在睡觉。”

    胡嘉怡却对他的玩笑置之不理,直直望向他。向来无忧无虑的她,此刻眼里是复杂的情绪,愤怒、受伤、不可思议,“亚当,你利用我?!”

    亚当对她的质问和此刻的情绪似乎不意外,只是坐在沙发里看着她,笑容微敛。

    “我跟你说过很多小芍的事,她是我的朋友,我也把你当朋友,我以为她是风水师,你是巫师,你们之间也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可是,你家族和小芍师门之间的恩怨,你没有告诉我,还在我说要带你回来见她的时候同意了。你根本就是想见她,你利用我接近她?!”胡嘉怡愤怒地盯着亚当,眼里写满受伤。在英国半年,他是她的导师,却像骑士一般守护在她身旁。针对她的巫术和一切阴谋都因为他在,从来不曾影响过她。因为有他在,她可以用最纯净的心去学习喜欢的巫术,在这半年里始终保持着最本来的心,不曾被环境所污染。她还是原来的她,曾经庆幸有他。

    但是,如果这一切都是谎言,都是为了今天而处心积虑的利用,叫她情何以堪!

    “你的目的是什么?我告诉你,我不会允许你伤害我的朋友!绝对不允许!”胡嘉怡怒道。

    亚当坐在沙发里,静静看着胡嘉怡发红的眼圈,始终不言。一直到她把怒气都发完,他才垂眸笑了笑。外头的光照在他的侧脸上,一半沉在阴影里,看不真切。

    ------题外话------

    未完,会补个结尾,字数不多。可能明早八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8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六章 家族秘辛,亚当的目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8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六章 家族秘辛,亚当的目的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