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冷家家宴,朋友聚首

    冷以欣年前在加拿大订婚,如今要回港拜见唐宗伯。夏芍听了这消息并不意外,只是觉得自己也太赶巧了,正逢她回来的时候到了香港。

    早就听说冷以欣要订婚了,她的未婚夫是茅山派的掌门肖奕,唐宗伯也没有见过,传闻修为颇高,三十四岁的年纪,已在炼神还虚的境界!在去年香港龙脉的事情上,玄门还曾怀疑过他,但他那时候回国准备订婚的事,称在茅山处理门派事务和一些产业上的事,这才打消了唐宗伯的怀疑。后来,唐宗伯又猜测此事会不会是当年夏芍和徐天胤杀了闫老三,与他亲近的人报复,但随后得知茅山派除了肖奕并无修为能撼动龙脉的人,这猜测也才打消。

    到现在,那件事是谁所为,仍然是个谜。不仅龙脉的事,伤温烨的人、暗助通密的人、背后欲伤徐天胤的人、带走衣缇娜并杀了她的人……夏芍认为这都是一个人所为。但这人是谁,至今不明朗。

    一听到冷以欣,难免想起这些事来,夏芍当即心里又有些发沉,但是冷家人回来,晚宴还是要出席的。

    冷老爷子虽然退出玄学界,也从玄门长老里除名,但他始终是没有被逐出门派,所以仍然算玄门弟子。他膝下唯一的孙女订婚,回来拜见唐宗伯这掌门祖师是应该的。且冷家在香港尚有人脉和影响力在,回来请请昔日故交好友,办办宴席也是情理之中。因此,这次晚宴出席的人还真不在少数!

    冷家当初以占卜著名,客户从政商名流到明星大腕,受过冷家指点的人不少。听说,请帖年前就发出去了,这回来的人真不少。其中有冲着往日冷家的情分来的,也有听说唐宗伯会到场,因此欣然前来祝贺的。毕竟唐宗伯在香港,不是说见就能见的人物,玄学界的泰山北斗,要见他除了预约,还得看他肯不肯见。世上之事,皆是因果缘分,因果之劫不能化,无缘之人不堪渡。一些人哪怕是捧上重金,天天来老风水堂前求见,唐宗伯也未必见。他见人,向来看机缘,因此有些人巴不得在他出席的场合露露脸,求求机缘。

    冷家人初七傍晚从加拿大回来,晚上就办宴会。宴会的地点就在冷家大宅。冷老爷子带着冷以欣去加拿大疗养,冷家大宅依旧有佣人打扫看护,佣人从几天前就开始准备,下午宾客们到了的时候,里面已经是一派宴会气象。

    夏芍还是第一次到冷家,别墅在半山腰的高档区,风水自不必说,别墅是西式小庄园。唐宗伯身为玄门祖师,今天是晚辈订婚请酒的宴会,他并不像出席别的活动去那么晚。今晚,他是最早到的。

    到了冷家的时候,还是傍晚,天色未黑。佣人将唐宗伯一行人恭敬地请入客厅,冷老爷子从楼上下来,看见唐宗伯,神情虽还有些对当年事的羞愧,但仍掩不住喜气,“掌门师兄!”

    今天随唐宗伯一起到冷家的有夏芍、徐天胤、张中先、温烨,以及玄门其他仁字辈的弟子,总共十来人。另外,还有来香港过年的衣妮。见到冷老爷子,除了衣妮,众人都免不了想起往事,有面色复杂的,有感慨的,有怀念的,也有痛恨的。

    张中先就是痛恨的那个,当初冷老如果不是那么懦弱怕事,为了保全冷家一脉坐视余九志等人对他这一脉的暗害打压,他这一脉就不会死的死,避的避,在玄学界里沉寂忍痛八年。张中先是个性情中人,一生忠义,他最不能原谅的是冷老爷子明明是唐宗伯的师弟,往年与他交情甚好,在他遭难的时候却选择明哲保身。纵然清理门派的时候,冷家已经受到了门规处置,之后又远走国外,但张中先看见冷老爷子,这口气还是没消。

    他哼了哼,瞥过头去,不打算跟看不上的人打招呼。冷老爷子看了他一眼,同门这么多年,他也知道张中先的性情,于是只能垂眼一叹,苦笑一声。张中先的态度显然给冷老爷子脸上的喜气当头浇了盆冷水,让他笑容微微收了收,有些尴尬,但还是很激动地上前跟唐宗伯打了招呼,“掌门师兄,欣儿还在楼上准备,奕儿在楼上陪她。我去看看奕儿准备好了没,让他先来拜见拜见您!我已经给您准备了房间,那些宾客还没来,您要是不想太早见他们,咱们就进屋坐着说说话。等晚宴开始的时候,咱们再一起出来。”

    冷老爷子准备得还挺周到,唐宗伯也没有拒绝的道理。让他在外面见那些有所求的人,倒不如见见江湖上的晚辈。唐宗伯当即点头,冷老爷子欣然在前头引路,带唐宗伯等人去房间里歇息谈聊。

    但众人转身还没走几步,身后客厅门口就传来一声女子爽利的笑声,“我就知道来得早能早早见着人!”

    夏芍一愣,当即便听出那声音是谁来,她立刻笑着转身,果见门口站着对中年夫妇,男人身材微富态,女子保养得极好,身段苗条,皮肤白皙,一眼望去也就三十五六岁,一身深紫礼服,外头披着件白色貂毛披肩,高贵典雅。

    正是陈达和罗月娥夫妻!

    “月娥姐!”夏芍见到罗月娥倒是很开心,当即便笑着走了过去。才走两步,便看见夫妻两人身后还跟着两名佣人,佣人手上都推着婴儿车,车里穿得喜庆盖着被子的两只雪娃娃。

    夏芍顿时眼神一亮,有些惊喜,快步走了过去,“你把孩子也带来了?这大冷的天儿,也不怕冻着。”

    “还不是为了给你瞧瞧么?知道你忙,来趟香港陪陪唐大师,再去艾达地产和华夏娱乐传媒坐镇几天,我那里你还不知道有没有空去!”罗月娥笑嗔道。

    夏芍这时候已走到陈达夫妻这一双儿女身旁,见两个娃娃都穿着红衣红鞋,身上盖着被子,露出的脸蛋儿粉团般。明明是龙凤胎,竟穿得一模一样!两个小家伙算算日子刚满半岁,此刻都睁着乌溜澄澈的大眼,看人好奇。

    夏芍眼神顿时软了软,瞧着喜爱,转头对罗月娥道:“我能抱抱么?”

    罗月娥顿时笑道:“你不抱我还不乐意呢!”

    她边说边把一个抱了起来,夏芍小心着接过,见小家伙被她一抱过来便眉开眼笑,笑声欢快,夏芍顿时笑眯了眼。抱着怀里的小家伙就到了唐宗伯身边,“师父,你瞧!”

    唐宗伯膝下无子,向来喜欢小孩子,顿时抚须笑得慈爱,“这孩子看来是跟你有缘,倒是挺喜欢你。”

    夏芍笑了笑,又来到旁边,把怀里的奶娃娃往徐天胤眼前轻靠,抬眸,“师兄,瞧!”

    “唔。”徐天胤低头,漆黑的眸对上一双乌溜的大眼,小家伙看见徐天胤,顿时就不笑了,两人大眼瞪小眼。

    夏芍噗嗤一笑,“不要这么严肃!见了小孩子还冷着脸,你当心吓哭他!笑一个?”

    徐天胤把目光转向夏芍,跟她也对视了一会儿,又低头去看她怀抱着的小家伙,最终嘴角轻轻扯了几下,一个短暂的笑容。

    小家伙却忽然“哇”一声哭了起来!声音洪亮,惊天地泣鬼神!

    周围的人都愣了,夏芍满脸黑线,罗月娥是最先不给面子笑起来的。她这噗嗤一笑,唐宗伯也咳了一声,没忍住,其余人就更是笑的笑,转身的转身。

    夏芍赶紧把孩子还给罗月娥,罗月娥正笑得直不起腰来,陈达伸手接过来,哄了两声,见孩子哭声停了这才把儿子放回婴儿车里,亲手把被子盖好。

    罗月娥笑罢直起腰来,看向徐天胤,“徐将军不笑还好,一笑孩子都能吓哭。我看你们两个以后有了孩子,可有乐子了!”

    徐天胤正瞪着婴儿车里那哭声停了的小子,听了这话微怔,目光转回来,看向夏芍。夏芍的脸颊有些微红,轻轻低着头,从男人的角度,女子脖颈如月,一弯醉人的弧度,垂眸轻笑,便令人看得失神。他想起她刚才怀抱婴儿的欢喜模样和她此时眉眼的柔和,顿时也让他的眸柔和了起来。

    “喜欢?”他问。

    夏芍抬眸瞪他,能不喜欢吗?

    男人被瞪得一愣,但两人在一起也不是一两年了,他了解她这眼神的意思。于是,他点头,很简洁,“好,生。”

    “……噗嗤!”

    “咳咳!”

    周围的人咳嗽的咳嗽,笑喷的笑喷,夏芍闹了个大红脸,这回瞪人的目光真的杀伐了。

    什么叫“好,生”?!

    敢情这男人以为生孩子是买菜做饭,一会儿就出锅的?

    “你们两个,先考虑婚事再说!”唐宗伯咳得老脸都红了,也瞪了眼徐天胤。

    接连遭到两次瞪视,徐天胤默默望着瞪他的老人和女人,似乎在思考为什么会被瞪。想了一会儿,他牵起夏芍的手,低头问:“订婚再生?”

    “结了婚再说!”夏芍忍无可忍,只差扶额。

    徐天胤不说话了,眉峰轻轻蹙起来。唔,结婚要等到她大学毕业,还有三年。可是她看起来很喜欢……

    夏芍见徐天胤不知道又呆萌什么去了,便果断岔开话题道:“师父,您跟冷老进屋去聊吧,我在外头陪月娥姐。一会儿宾客们来了,里面有我几位朋友,我正巧见见他们,就不进去了。”

    虽然夏芍也想见见肖奕,但她这次来香港,原本就打算见见香港的朋友们,恰巧今晚冷家宴会,他们都来,正好能聚聚。

    夏芍留在客厅,徐天胤、温烨和衣妮自然也不进去,四人一起到了客厅的沙发里坐下,和陈达、罗月娥夫妻聊起了天。没一会儿,宾客们就陆陆续续来了,来的人有香港政界官员、商界大佬,也有明星大腕,众人进得客厅来,一眼看见夏芍和徐天胤坐在那里,都很吃惊!

    徐天胤的背景如今是众所皆知的,但他是唐宗伯大弟子的事一直不为人知。这些人一进来看见徐天胤都很惊讶,没想到他会陪夏芍来香港!年前听说京城方面的消息,难不成属实?

    假如不属实,徐天胤堂堂徐家嫡孙,不会陪着夏芍出现在这等公共场合!

    在宾客们眼里,这根本就是夏芍带着徐天胤来香港拜见师父的!都已经正式拜见唐宗伯了,那两人的婚事虽然没对外公布,但应该双方家里都是商定好了的吧?

    香港的名流跟京城圈子里的人想法不同,他们对夏芍风水大师的身份并没有忌讳,因此在他们看来,徐家娶了夏芍进门,那是赢上加赢!以后还有人能撼动得了徐家的地位?别人想见提前预约都不一定能见得了的大师,徐家娶回家里去,那岂不是大赚?

    尽管徐天胤身份背景惊人,但还是有人用看幸运儿的目光看他。而看夏芍的时候,则是更加尊敬小心——风水大师、徐家未来孙媳,华夏集团董事长!这三个身份,随便拿出一样来,都是令人敬畏的存在。更何况三个身份在同一人身上?

    “夏大师,您回来了?昨天就有听说,还以为是传言,没想到是真的!哎呀,在这儿见到您实在是太荣幸了!”

    “徐将军,您也来香港了?哎呀,幸会幸会!”

    进了门的宾客们忙聚过来跟夏芍和徐天胤寒暄问候,连香港政界名流出身的罗月娥和陈达都“失宠”了。

    渐渐的,外头天色黑了下来,宾客们围着沙发附近,只见人多,不见人少,都快围个水泄不通了。这时候,忽听人群外围几声惊呼,接着人流迅速如水般分开,夏芍转头,抬眼,看没望向来人,便知是谁来了。

    这世上,除了戚宸,还有谁人没到就一身狂傲霸气唯我独尊的气场?

    戚宸一身黑色名贵西装,从门口迈着大步进来,扫了眼沙发区外围的政商名流和明星大腕,这些人却都不在他眼里。人流一分开,他就目光准确地往夏芍身上一落!眼神霸气、狂傲、极有力度。他选择性无视徐天胤,徐天胤却看得见戚宸,但他也不打招呼,只把夏芍的手往掌心里一握,戚宸便顿时黑了脸。

    夏芍摇头苦笑,笑得是她师兄还会这一招了,苦笑的却是某些人确实小气,好几个月前的事,她都气消了,戚当家竟然还在生气。

    但夏芍还没跟戚宸打招呼,便有一道黑风刮了过来,手里还拉着一个。急冲冲地刮过来,迅速抢占了有利的位置,一坐下来就对夏芍皱眉拍桌子,“你眼里有没有朋友?昨天就回来了,晚上怎么不叫着我们出去喝酒?”

    展若南一副很火大的样子,几个月不见,还是那副刺儿头的模样,来冷家参加晚宴,她没穿礼服,而是穿着身男装版的小西装,帅气倒是帅气,就是看不出女孩子样儿来。

    夏芍笑道:“跟你出去喝酒,无非就是迪厅、酒吧,太吵。今晚不是见着了?这儿还没那么吵。”

    展若南无语,“你确定你二十?年轻人不去迪厅酒吧,去哪里?”展若南翻了个白眼,实在搞不懂夏芍的喜好。她爱喝茶,爱安静,这根本就是老年人的喜好!

    夏芍笑而不语,不理她,转眸看向展若南身旁,被她握着手腕紧紧抓着的曲冉。夏芍跟曲冉虽然是半年不见,但是华乐网上每期她的美食节目夏芍都会看,因此看得出来,她这半年瘦了不少,已能看出女孩子苗条的身段来了。自曲冉的美食节目后,华夏娱乐传媒又为她量身打造了美食节目的改版,效果很不错。如今的曲冉也是边上着大学,边录节目,边还经营着自己的回忆餐厅。她这身材估计有一半是忙碌着瘦下来的,至于另一半……呵呵,许是桃花的关系。

    曲冉现在的桃花,可不止一朵。

    这事夏芍听刘板旺在电话里提过。曲冉现在在香港,也算是小小名人。凡是名人,有些富家子弟就爱追求。追求曲冉的人在大学里不少,但大多在见到展若皓的时候,都知难而退了。只有一人却是不惧怕三合会,追了曲冉有段时间了。这人是曲冉读的那所大学校长家的公子,算不上名流家庭,却胜在很执着。

    曲冉现如今把精力都放在学业和对美食的追求上,看起来并没有拍拖的打算,但确实她现在身边有两朵桃花。

    夏芍一眼从面相上就看了出来,曲冉却被她看得不太好意思,她性子没变,还是有些腼腆,笑起来脸颊一个小酒窝,衬着唇边的小食痣,很可爱,“小芍。”

    曲冉笑了笑,笑容有些尴尬——不是对夏芍的,而是对展若南的。她低头瞥了眼被展若南紧紧握着的手腕,苦笑。

    展若南发现,立马瞪过去,“看我干嘛?不是我拉着你来,你今晚能来?”

    “我没收到冷家的邀请……”

    “我哥收到了,所以你就可以来!”展若南理直气壮,同时又很郁闷!她不明白,她大哥差在哪了?怎么这个女人就这么难追?“我哥去国外出差,我得小心我未来的大嫂不会在他不在的时候,被人抢走!”

    曲冉苦笑,看起来连解释都无力。她明明跟两人都说明白了,现在不想拍拖,想把心思放在学业和美食上。但是最近……头好大,有种她说的话,总是被人选择性无视的感觉。

    夏芍从旁看了一笑,她看出曲冉如今犯桃花,命宫却无喜象。说明她确实没有恋爱的心思,并非有心拖着。夏芍知道,曲冉是个外表柔弱、内心很执着的女孩子。假如她会从两人之中选其一,夏芍觉得,她那位学长赢面大些。那人虽然各方面比不上展若皓,但曲冉的性子,想必看重的也不是男人的身份地位。她亲眼见过黑道枪战,知道那随时有可能送命。她从小没了父亲,对完整家庭的渴望多过常人。因此夏芍猜测,假如她会做出选择,定然会选能给她安全感的人。

    当初,夏芍就看出展若皓的追妻之路不会顺利,如今果然。

    不过夏芍笑了笑,一如既往打算看戏。

    看戏的夏芍很快就不理会展若南对曲冉的盯梢了,她抬眸看向戚宸,笑道:“前段时间,京城的事,我要谢谢你。”

    ------题外话------

    晚上家里保险丝烧了四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9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章 冷家家宴,朋友聚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9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章 冷家家宴,朋友聚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