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重大发现!

    年底在京城王卓的事情上,戚宸虽然没露面,但是他让人把于德荣之子和王卓员工进入地下钱庄赌钱的证据、以及王卓与钱庄交往的证据一并丢进了警局。那家地下钱庄是三合会在京城的产业,就这么关了门,戚宸想必损失不小。

    夏芍要道谢的,正是这件事。

    戚宸这时已坐进沙发里,听了夏芍的道歉眉峰沉沉一挑,“那是去年的事。”

    夏芍闻言忍不住一笑,戚宸这人,你说他小心眼吧?出了事他会帮你。可你若说他大度,得罪他的事他能记很久。夏芍挑眉问:“那你的意思是去年的事,今年道谢,晚了?”

    以戚宸的性子,夏芍以为他一定会点头,问:难道不晚?

    哪知他只是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夏大师能道谢,我就感激涕零了。免得日后三合会祭祀修坟安宅嫁娶吉凶问卜要找夏大师,夏大师心情永不好。”

    夏芍闻言一愣,接着郁闷一笑。好吧,她真不该觉得这男人转性了的,他果然就是个记仇的。那天两人吵了几句,他竟然一字不落还记得她说了些什么。不过,世上记仇的人永远不会只有戚宸一人,夏芍的记忆力也不错,顿时道:“是。下回给戚当家打电话,您能不关机,我也该感激涕零了。”

    冷家客厅里的宾客们听着两人的对话,都一脸莫名其妙,搞不清楚状况。这是怎么了?听意思,这两位有点争执?在香港,敢跟老风水堂的人有争执,大概也只有戚宸这样胆量的人了。

    戚宸却皱起眉头,“我什么时候关机了?”从那天两人争执之后,他就没接过这女人的电话!

    “戚当家真是贵人多忘事。上回是谁让展若皓把我要的信息发过来的?我可不像某些人那么小气,原本是打过去道谢的,可惜,有人关机。”夏芍语气悠然,笑看戚宸。

    戚宸却是怔住,一张脸变了好几个颜色,怔愣的懊恼的恍然的郁闷的,最后嘴角慢慢咧开,一笑,愣头小子似的,“哦。”

    戚宸把周围的人都给笑愣了,人人瞪直了眼,不敢想象这笑容阳光的人,竟然是戚宸。

    夏芍自是不知道,那天戚宸并非关机,而是郁闷之下摔了手机,她之后自然打不通。而戚宸手机坏了,没接到她的电话,还以为她一直为那天的事生气,自己郁闷了整整半年。今晚听说她那晚有打电话给他,戚当家当然一扫阴霾,心情瞬间放晴。

    夏芍搞不懂戚宸为什么心情突然好了,也懒得去猜。总之,误会解除就好了。

    冷家的宴会八点开始,眼看着时间要到了,夏芍转头看了看沙发里坐着的人,她在香港的朋友里,只有李卿宇还没到。

    夏芍对此并不意外,李卿宇在这些人里,可谓最忙。李氏集团虽然没有三合会根基深,但李卿宇却比戚宸还要忙。三合集团年代久远,相对来说无论是黑道还是商业上的运作都是代代传下来的,已经成熟。戚宸虽然两头忙,但他手底下的帮手也多。李卿宇不同,父母不负责任,他从小跟着爷爷李伯元长大,李家先前在继承人的问题上又发生过争执,李卿宇刚接手家族一年时间,他要忙的事确实很多。

    李卿宇是个严谨守时的人,夏芍以前给他当保镖的时候跟着他出入李氏集团,他上班、下班、开会、行程,一切按照时间严格执行,不早到,也不早退。所以夏芍看了眼时间,在离宴会开始还有三分钟的时候,她笑吟吟望向门口。

    门口,管家恭敬地引着名年轻才俊进来,名贵的深灰西装,金丝眼镜,气质沉静如贵族。客厅里的宾客们本开始准备,却都静了下来,转头望向门口。

    奢华的客厅,金碧辉煌的暖光,穿着名贵的男女,客厅里飘着的香水气熟悉的奢靡味道,一副上流社会浮华的宴会画面。男人还是在门口一眼就望向了盛装人群的中央,那名坐在沙发里含笑望他的女子。隔着半个客厅,迎面便是悠然娴静的气韵,他几乎能闻见她手里捧着的那一杯茶香,读出她眸中的调侃——李总裁真是守时的好宝宝。

    这不是她第一次这样调侃他,在李家的那段日子,他总能听到。

    半年不见,她的消息总时时能听到,听说徐家……

    李卿宇垂眸,在进门这短暂的一刻里,已有惆怅的心境难以被人察觉。

    就在这个时候,寂静的客厅里,宾客们一阵骚动,夏芍转头,见师父唐宗伯等人由冷老爷子陪同着,一起从屋里走了出来。这代表着宴会要开始了,虽说是冷家的宴会,但宾客们大多目光第一眼放在了唐宗伯身上,唯有夏芍的目光在众人身上一扫,见一名陌生的男人在最后出来,顺手关上房门,转身从唐宗伯等人身后而过,就势上了楼去,进了一间房。

    传闻肖奕是炼神还虚的修为,因此夏芍在这场合没有开天眼,但她确定,那应该就是茅山掌门,肖奕!

    肖奕应是进了冷以欣的房间,宾客们注意到了,却没出声。冷老爷子当先笑了笑,道:“诸位,我退出风水学界一年,跟孙女欣儿去加拿大颐养天年。如今逢孙女订婚,这才回来宴请宾客。看见还有这么多人赏脸来道贺一声,实在是感谢。”

    宾客们听了,纷纷跟冷老爷子寒暄,唯有张中先哼了哼。不过他身量矮,站在后头,也没人注意。

    直到客厅里的声音静了下来,冷老爷子才接着道:“我孙女欣儿在加拿大的时候,有幸结得良缘,我也是甚为欣慰。冷家在占算问卜之道上走了这么多年,泄露天机太多,我膝下如今就只这么一个孙女了。如今她能过过普通女孩子的生活,我身为爷爷,是祝福她的。不过,这也算是渊源巧合吧,真没想到,我这孙女婿竟也是风水一脉上的人。呵呵,这可真算是缘分了。”

    冷老脸上笑容又是无奈又是感慨,当真觉得这是缘分安排。

    宾客们却都愣了愣,自从冷家宣布退出玄学界,走得那叫一个干脆,几乎是第二天就人去楼空,很多人都不知道冷家离开的原因。至于冷家到了国外,生活上的事情那就更没人知道了。直到收到冷家的请帖,香港上层圈子里的人才知道冷以欣年前在加拿大订了婚!她的未婚夫是谁,压根就没人知道。

    有人猜测会是旅居加拿大的华侨华商一类的人,但就是没想到,会是位风水大师!

    “这也算是天赐良缘,天作之合了!”

    “是啊,冷老。不知道这位大师尊姓大名?快请出来吧!”

    宾客们纷纷道贺,顺便目光灼灼望向楼上紧闭着的房门。

    冷老爷子笑了笑,伸手压了压,唤过名佣人来,说了两句。佣人便上了楼去,在房门外敲了敲,说了句话便退了下来。

    楼上的房门这时候才从里面打开了。宾客们伸着脖子,瞪着眼,见一对挽着胳膊的男女从房间里走出来,大厅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愣了。

    男女头顶是金碧辉煌的灯光,第一眼,十分登对!男人的长相并不是很英俊,甚至有那么点普通,但这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存在感。他年纪三十来岁,气质沉稳,眉宇间有浑然天成的一股仙家气度。往众人面前一站,一张平凡的脸,却有一身世外高人的气度。尤其是此刻他站在二楼,垂眼下望大厅里的众人,众人皆有仰视之感,仿佛有高人望来。

    但此刻令宾客们怔愣的却不仅仅是这不知身份的男人,还包括他身旁的女子。

    女子今年合当二十五岁,但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她在香港圈子里的名气极高,自替人占算问卜以来,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不知令多少富家公子哥儿午夜梦回,痴痴念想。但一年不见,她那身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淡去了不少,虽然穿着身白色的曳地长裙,但笑容恬静,挽着未婚夫的胳膊出来的时候,头轻轻靠在上面,一副幸福的小女人模样。

    人没变,脸也没变,怎么这气质……改变这么大?这要是在场的人去加拿大偶遇冷以欣,估计一眼都会以为认错了人!

    冷家客厅里没有声音,冷老爷子在这时候笑了笑,道:“我来给诸位介绍,这位便是我们冷家的孙女婿,姓肖名奕。他的门派在我们奇门江湖里是道教之源,起源数千年,延续至今。如今门下弟子虽少,却精于阴阳风水大术!”

    客厅里哗地一声,几百年前的门派?什么厉害人物?!

    “呵呵,爷爷就别这么盛赞了。我们茅山一脉确实强盛,但我能力有限,到了我这里,弟子凋零,没有几个人了。要不我也不能四处游历,并在加拿大遇到欣儿。”这时候,肖奕开了口。他声如其人,沉稳,但坦然。看起来并非寒暄客气,而是说的实话。

    宾客们却又是一震,这回炸了锅!

    “茅山一派?”

    “嘶!这听过呀!”

    茅山,道教圣地!起源极早,有五千多年了。相传,汉元帝时期,有茅氏三兄弟在山上采药炼丹,济世救民,被称为茅山祖师。这一脉从此延续下来,传闻以捉鬼降妖闻名于世。在香港,有不少以茅山道术为题材的电影,但真正的茅山弟子,在众人的印象里却是神秘的。

    冷老的孙女婿,竟是位真正的茅山大师?这气度,看起来确实是高人!

    冷老爷子这时抬头望了眼楼上,慈爱笑道:“行了,你也用不着客气。在江湖上,不讲门派弟子多寡那一套。茅山一脉历史渊源极早,你又是现今这一派的掌门,修为在我之上,就不用这么客气了。”

    大厅里却一阵抽气声!

    “掌门?!”

    “比冷老修为还高?”

    “这真是大师啊!”

    刚才听说肖奕是茅山弟子已经够令人震惊了,此刻得知他竟是门派传人,堂堂掌门。再观他眉宇间那高山般的气度,肖奕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霎时高大起来。

    敬畏,逢迎,不少人举杯含笑,纷纷祝福肖奕和冷以欣。冷以欣挽着肖奕的胳膊,听着祝福,笑容娴静淡雅。

    楼下,夏芍望着冷以欣,表情有些怪异。她垂眸,掩住眸底古怪的目光,内心却是说不出的感觉。就是觉得哪里奇怪,可就是一时半会儿说不出来。

    而就在夏芍低头的时候,她眼角余光瞥到身旁衣妮的脸色有点不太对劲!夏芍转头,见衣妮的脸色青白交替,目光紧紧盯着楼上,疑惑、猜疑、震惊、仇恨,一瞬间竟有些辨不清看不明。

    夏芍问:“怎么了?”

    “……是他?”衣妮的语气很肯定,但她的目光又有些疑惑,说完便缓缓摇头。

    “谁?”夏芍又问。

    “他!”衣妮转过头来,目光刀子般,比冷家客厅里金碧辉煌的灯光还要晃亮,“他!衣缇娜的相好!”

    “……”什么?!夏芍目光一震,脸色霎时一沉,但她反应很快,这情绪只是一瞬,她便将气息放缓,同时伸出手去按住衣妮的腕脉,帮她调整气场,尽量不让她的情绪在人群里显得太过显眼。随后夏芍才转头,压低声音问,“你说肖奕?”

    “我不确定。”衣妮道,“那年我才十三岁,看见那男人的时候是在晚上,而且过去很多年了,我不敢确定。我只是觉得像,那男人的脸我没看清,但是他的气质很不一样。这么多年来我都没遇到过觉得像的人,这个茅山掌门……很像!”

    很像!那就是说,有可能!

    夏芍垂眸,轻轻蹙眉。她真是没想到,以前虽然怀疑过肖奕,但是他那时身在茅山处理事务,又称闫老三被逐出师门很久,且他很快就要和冷以欣订婚,唐宗伯等人都觉得不会是他。茅山跟玄门两派都是传承已久的门派,自始至终没有过仇怨,肖奕没理由对付玄门。因此,当时众人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但今晚衣妮竟然说他跟当年的杀母仇人很像!

    确实,以肖奕的修为和茅山术法的精深,他是有可能做到这一切的人。

    那么,真会是他?

    如果他真是衣妮的杀母仇人,那杀了衣缇娜的人、背后暗算徐天胤的人、京城暗助通密的人,就都是肖奕!动龙脉、算计玄门、伤害温烨的人,也就有可能是他。

    此事事关重大,夏芍并不会凭衣妮一面之词就下论断,但她的话确实值得注意。夏芍抬眸望去楼上的时候,肖奕和冷以欣已经挽着手走了下来,两人走去唐宗伯身边去,佣人端了茶来,两人去给唐宗伯敬茶。

    徐天胤刚才在夏芍身旁,衣妮的话他自然也听到了,但肖奕此时只是有嫌疑,并未确定幕后那人就是他,因此徐天胤虽一如既往地冷,但并为妄动。夏芍挽着他的胳膊,两人也走了过去。在走过去前,夏芍低声对衣妮道:“你跟我一起过去,但注意你的情绪,别露出你的敌意来。他修为远在你之上,若确定就是他,玄门也不会放过他。但现在没确定,你别惹事。”

    说完,夏芍便让温烨和衣妮跟在自己身后,与徐天胤一起走了过去。

    过去的时候,肖奕和冷以欣正敬茶完毕,唐宗伯笑着为两个年轻人祝福,宾客们围着,正鼓掌,气氛热烈。

    冷老爷子一抬眼,见夏芍和徐天胤走了过来,便笑道:“小芍和天胤的婚事也快了吧?”

    宾客们闻言,无不齐刷刷看来,再多的来自京城的消息,也比不上当事人的一句话。但夏芍和徐天胤却都没回答,两人看向转过身来的肖奕和冷以欣。

    “这位就是唐老的高徒?久闻大名。”肖奕对夏芍点头一笑,很自然地伸出手来。

    “肖掌门,去年听师父说江湖上还有位年轻的高手,早就想见见你了。今晚总算是见到了,幸会!”夏芍也很自然。

    肖奕笑着摇头,“夏小姐就别调侃我了,以夏小姐的年纪,修为与我同等境界,可见天赋远在我之上。人外有人,这话还是不错的。”

    “肖掌门客气了,和您比,我是后生晚辈,以后还请多赐教。”寒暄的话对夏芍来说是信手拈来,但她接着便一转身,对温烨道,“小烨子,来见过肖前辈。”

    温烨曾经在龙脉之事上被人伤过,他也听见了刚才衣妮的话,但此刻却也装着什么也不知道,“肖前辈。”

    “这位是?”肖奕问。

    “我的弟子。”夏芍答。

    周围却传来阵阵惊讶之声,“弟子?夏大师什么时候收弟子了?”

    但夏芍亲口说的,肯定不会有假。众人纷纷望向温烨,见他看起来才像十二三岁的孩子,但看他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未来的大师级人物了!肖奕这时的目光也落在温烨身上,稍一打量,眼里便乍起亮色,“好资质!夏小姐,实话实说,令徒可是修习捉鬼驱邪之术的奇才!这要是被我碰上就好了,我们茅山一脉,正专长此道。”

    “肖掌门莫不是想从我手上把人挖走吧?”夏芍笑着调侃,眸底却有深意略过。但从表面上看,这肖奕,像是并不认识温烨,“小烨子的资质在玄门弟子里也算是上乘,我已经收下了,还望您高抬贵手,别挖我墙角。不过这里倒是也有个人才,不是我们玄门的人,您看要收过去不?”

    夏芍玩笑的语气,转身一让,现出身后的衣妮来。

    ------题外话------

    明天三十号,家里算的吉日,于是要去民政局……

    朋友们说明天要庆祝一下,这预示明天白天晚上的时间都会被占用。看来我只有今晚熬夜奋战明天的!来给我打针鸡血吧,希望我不要睡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9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一章 重大发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9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一章 重大发现!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