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暗杀毒计!

    晚上来看守所探视,这是不符合规矩的。但王家怎么说也是有些特权的。

    现在王光堂虽说没有了生命危险,但是还不能下床,一切事情都需要人照顾。潘珍在文工团里请了长假,白天守在病床前亲自照顾丈夫,不放心别人插手。因此探视王卓的事,她得了批准,只要她能抽出空来,白天晚上都可以。

    潘珍走进看守所的时候,看那些警察的眼神都带着钉子,但一见到儿子,她眼神立马软了下来,“儿子,你怎么样?晚上睡得还好么?”

    潘珍三天两头地来探望儿子,王卓的状况她最清楚不过,但是见了面还是忍不住问,吃不吃得下,睡不睡得着。王卓隔着铁窗与潘珍面对面坐着,面容比在外面见到的那位风光的公子哥儿可是消瘦了不是,但他的目光依然明亮清晰,这是最令潘珍放心的地方。

    “妈,我没事。爸的情况怎么样?”

    “你爸还好,白天有我照顾着,没让他知道外面的事。他情绪稳定,院方说恢复得很好。你就放心吧。”

    “嗯,那外头的情况呢?”王卓双手交叠在小腹上,尽管深陷囵圄,他看起来还是贵气十足。如果不看他身上那身衣服和他所在的地方,还真以为他是在家里。

    一提起外头的事,潘珍的脸色便是一变。她在军区文工团工作,平时的保养自不必说,身段容貌都是出类拔萃的,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出头。刚才还有副慈母的样子,此刻眼一眯,满是厉色,“外头还好。你妹妹和正祈的婚事一定下来,外头就消停了不少。不过,网上对你舅舅他们公司的事还是炒得沸沸扬扬,你这边的案子徐老爷子没松口的意思,眼看着还是要查的。”

    徐康国自始至终没有对王家落井下石,但也没有表示宽容处理的意思。王卓为了证据的事,连马老那样的普通百姓都陷害恐吓,这是徐康国最不能容忍的地方。他的意思很明确,权贵子弟犯法,一样要办!谁求情都不行!老人一生,因此受人尊敬,但也因此让一些人很头疼。在这件事上,王家就很头疼。

    “眼下派系争斗的紧要关头,那位的心思,估计也不会想咱们王家出太大的事。但是你的事……”

    “我的事,哪怕是为了给徐老爷子一个交代,都是会办的。”王卓接了母亲的话,笑容有三分嘲讽,剩下的皆是复杂。谁叫他撞到了徐康国的枪口上呢?这件事的安排上,他是百密一疏,真没想到那天老爷子会在场。一步疏漏,满盘皆输!

    见儿子竟心里清楚,这次的牢狱之灾怕是免不了了,潘珍便眼圈发红,不忿道:“都是那个贱人闹出来的事!年纪轻轻,成就不菲,就真以为自己上了天了!没进徐家的门,就凭手上区区一个数百亿资产的集团,敢跟王家斗!果真是普通家庭出身,有点资产就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不知道这世上,权比钱重!”

    区区数百亿资产,这话从潘珍口中说出来,并非全然是气愤之言。世上确实权比钱重,莫说是几百亿资产的公司,就是几千亿,国家要你垮,你就得垮。没有商人敢跟官斗,原因就在于此。

    “她真以为潘家的企业能被她抓着把柄,她那华夏集团就一点把柄也不能被我们抓着?哼!她就忘了她还有个什么风水师的身份!”潘珍怒笑一声,看向自己铁窗里坐着的儿子,眼神放柔了些,道:“你放心,前段时间家里事情多,没时间安排一些事。现在你爸病情稳定了,咱们王家的地位也暂保了,妈有办法叫你这案子判不了!”

    前段时间不仅是王家事情多应接不暇,也是潘珍心乱,一时没想到。现在女儿跟姜家一联姻,大局暂定,潘珍的心不说全放下来,也放了一半。她的心一定,开始全放在儿子身上的时候,有些事情才慢慢想通。

    夏芍风水大师的身份不是秘密,在圈子里名声很响亮。平时在地方上也就算了,这里是京城,国家官面儿上还是打击这种事的。她的这个身份,可以有很大的文章做!往绝处说,找一些人,散播夏芍以风水术骗人钱财的事,在网上散播也好,在京城散播也好,总之把事情闹大,让官方出面调查她。这么一来,把华夏集团的声誉搞臭,甚至把华夏集团搞垮,也不是没可能的。

    但是,这件事却没办法做。

    毕竟夏芍现在是徐老爷子承认的未来孙媳,王家如果把事情做得太绝,惹恼了徐老爷子,那谁也承担不起。他是共和国的老泰山,他的存在意义太重,谁也不敢动。

    既然有徐老爷子护着,不能把夏芍往死里整,那就在夏芍徐家未来孙媳和风水大师的两重身份上做文章!可以散布一些徐家维护封建迷信一类的消息,将徐家扯进来!徐家娶夏芍进门,在百姓看来几乎就等于是国家对风水一类事的态度。这问题敏感,哪怕是徐家也会有压力。夏芍的身份,徐家一定知道,这种情况下,徐老爷子为了她都能亲自去警局作证,可见他对夏芍的喜爱。他这么喜爱这未来的孙媳妇,重新考虑这婚事是不可能的,那么为了两全其美,既娶她过门,又保全徐家的名声,以徐康国在政坛半生的经验,他一定知道该怎么做。

    他要做的只是退让一步,在王卓的问题上松松口。只要王卓不会被判刑坐牢,那么王家也会退一步,不再揪着夏芍风水大师的身份做文章。两家交换利益,以后这次的恩怨虽不说一笔勾销,倒也可以相安无事。

    潘珍打的就是这算计徐家的主意,虽然这也可能惹恼徐老爷子,但是相比毁了夏芍的事,这算是轻的了。

    为了儿子,她这次算是豁出去了!

    王卓一看母亲的神情,便猜出了大概。他在看守所里,日子比在外面清净,头脑比在外面清醒,所以这化解的办法,他早就想到了。但他一直没提,因为……

    “妈,三回都栽在一个人身上,我看……是我计不如人,算了吧。”

    算了?!

    潘珍霍然抬头,不可思议地看向儿子,但当和儿子的目光的对上的刹那,她又是一愣。

    母子二十多年,别人的眼神她可以看不懂,自己儿子的,她能不懂?

    儿子的意思,绝不是算了!那么,他不同意自己的办法,难不成是有别的法子?

    王卓坐着,一脸感慨和诚恳的神色,目光却轻轻一扫房间的左上角。潘珍一愣,往旁边一看,看见个监控探头。母子两人会面虽然时间是被批准不受限制的,但有监视很正常。潘珍刚才说的话也不怕被人听去,夏芍给王家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和麻烦,难道还不允许她骂骂?就算她说了要把儿子的案子翻过来,那又怎么样?她是当妈的,难道看着儿子坐牢?这是人之常情,不怕被人听去!

    不过,儿子提醒自己注意监控探头,那就是说……他有些话,不便明说出来?

    到底是什么话?

    “妈,真的,算了吧!只有我爸没事,家里还能像以前那样清净就好了。”没想到,王卓一开口便是这样的话。他神情很是感慨,话说得也感人,情动之处忍不住伸出手来,和母亲的手握在了一起。

    潘珍却在跟儿子的手握住时一愣——她感觉儿子的手指正在自己的手心里写字。

    因为事出突然,潘珍一时没反应过来,王卓写了两遍,她才明白那是个什么字!

    杀!

    “……”潘珍在读出这个字的时候,不确定地望向儿子,却从他眼神里看见了肯定的光。

    王卓此人,恃才傲物,京城里都说他是纨绔子弟,京城四少里最没本事的一个。他从来不看低自己,因为他知道,那是他不愿意往军政两界里走。姜正祈、徐天哲、秦瀚霖都在政界,连在京城四少里没有名号的徐天胤,都在军界一枝独秀。王卓就想在商界打拼出名堂来,他有王家的背景,他有深沉的算计。不以王家权势压人的话,他也没有输过,却没想到,去年十月份至今,他输给了一个女人,还输了三次!

    那女人,普通家庭出身,她的成就他欣赏,但若做他的对手,他是看不上的。毕竟两人的背景不在一个层面上。但是没想到,她那时候还没有得到徐家的承认,就看透了他的算计,并且成功翻盘!

    慈善拍卖会上、车行里、警局里,他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输给她三次!这不仅让王卓大感挫败,还让他感觉到了威胁。

    没错,他的这件案子是可以有转机,但是就算他放出来,徐王两家的梁子也结下了。西品斋和福瑞祥是同行,他正在酝酿的拍卖行将来定会碰到华夏拍卖公司这座龙头大山。这三次交手,王卓也看出来了,夏芍绝不是善与之辈!慈善拍卖会上,她把赝品的责任撇得一干二净,还把他的总经理给坑进去了。这还不算完,车行遇见他的未婚妻,也能把事情给小事化大,直到分化苏王两家联姻势力。这次,他算计华夏集团声誉,并意图陷害她入狱,等他出去,她会罢休?

    绝不可能!

    这女孩子是他少见的聪慧之人,善于算计布局,华夏集团崛起之快不是偶然,确实她有这个实力。所以他才有这担忧,这一次他转危为安,下一回呢?

    王卓的目标不是解这一次的困局,而是永久地不必担心再陷入困局——杀,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世上不会有威胁的,唯有死人。

    在王卓眼里露出肯定的光芒时,潘珍却张着嘴,不知道儿子怎么这么大胆,竟然想到了杀人!到了王家这样的权势地位,人命在潘珍眼里也并不是那么重要,可问题在于谁的命。

    夏芍可是徐老爷子看重的未来孙媳,徐天胤的心头宝贝,这要是杀了她,一旦事情暴露,王家遭受的就不是这次焦头烂额的局面,而是灭顶之灾!而且,就算是事情不会暴露,怎么动手都是个难题。

    “儿子,你可千万别放弃,妈还想着你出来咱们一家团聚呢。你爸和你妹妹都想着你,你爸天天都问你的案子怎么样了,我只能说警方的那些所谓的证据,不知道是什么人送来的,一看就居心叵测!这是明摆着针对你!那地下钱庄关了门,人都跑了,人证都没有,凭那些个物证就想告你?你放心,家里一定替你请最好的律师,还你个公道!”潘珍情真意切地和儿子握着手,劝他不要放弃。但她却在“钱庄关了门,人都跑了”上头加重语气,深深看向王卓。

    王卓懂了母亲的意思,她是想说,王家以前看重交好的那些黑道的人都跑了,现在想买凶杀人,去哪找人?

    王卓笑了笑,微微点头,看着像是听进了母亲的劝告,实则在她手心里写下一个字——吴。

    地下钱庄跑了的人是三合会的,但京城还有另一大黑道势力,安亲会!

    安亲会在京城地界儿的堂主姓吴,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道儿上都叫他刀疤吴,或者吴老大。王卓以前虽然跟三合会开的地下钱庄走得近,但跟吴老大表面上也算客气。现在三合会因为这件事暂时撤离京城,安亲会的人却还在。

    当初华夏集团慈善拍卖会的时候,王卓在国外度假,并没有到场。他并不知当时龚沐云和戚宸都有到场祝贺,哪怕是他知道,此刻也不会影响他的决定。黑道再牛,再是世界级黑帮,也不敢跟国家军界的势力抗衡。王家在军界的势力遮天,跟王家交好,等于多了个军界的保护伞!安亲会的人不傻,就知道该怎么决定。

    至于以前有传闻称龚沐云跟夏芍有些交情?王卓想到此处就忍不住要笑。交情和利益相比,身在高位的人会选择什么,他太清楚了。毕竟,他就是在这种环境里过来的,看惯了这些所谓的交情,更何况黑道腥风血雨里走过来的当家人?如果龚沐云不知道选择什么,安亲会早在他手上垮了!

    更何况,这件事不一定会捅到龚沐云那里去,吴老大是京城地界儿的堂主,一件小小的人命买卖,他有权做主。而且,京城是什么地方?共和国的政治核心!这件事做成了,王家会给安亲会带来多大的好处,吴老大身为堂主给帮派带来这么大的利益,对他以后在帮派里往上爬能有多大的好处,他会不知道?

    别说夏芍背后还有徐家,徐家比王家势力还重。第一,夏芍还没嫁进徐家。第二,就徐老爷子那性子,他会做黑道的保护伞?开玩笑!

    这件事,如何权衡利弊已经是很明白的事了,姓吴的一定会答应!

    潘珍在会意过来那个“吴”字之后,脸色微微一变。儿子要找安亲会的人解决夏芍,这确实有可行性,但就算王家不暴露,夏芍如果死了,王家也就没有拿她的身份做文章牵制徐家的筹码了。到时候,王卓的案子该审还是会审。

    潘珍是不希望儿子坐牢的,她将提议略微考虑一番,忽然目光一动,深深看向王卓,“儿子,妈是不会放弃你的案子的。你别灰心,妈一定先顾你的案子!”

    母子连心,王卓立马懂了。潘珍是想要先拿夏芍的身份做文章,换取徐家妥协让步,等他出来后再杀夏芍。

    王卓笑了笑,点头,“好,谢谢妈。”

    正好,一举两得!他也是不愿坐牢的。

    母子两人相视,一笑。

    一次普通的探视,一场谋划的暗杀,就在监控之下如此敲定。

    ……

    但世上的事就是这样,很多时候因为考虑太多,反而成就了一些戏剧性的效果。

    潘珍是打算先拿夏芍的身份做文章,但她从看守所出来之后,却没先做这件事,而是先找了名西品斋王卓的心腹,找上了安亲会在京城的堂主,吴老大。

    潘珍对吴老大能不能同意这桩事情有些不确定,假如吴老大不同意,或者胃口比较大,对王家有些别的要求,那么这件事可能就需要有个谈判的时间。潘珍是商家千金出身,本身就会精打细算,后来在军区文工团里工作,担任领导的时间长了,她喜欢任何事都有条不紊,恨不得列个条条框框出来,所有的事都不出差错。所以,她决定先确定吴老大那边会接这桩生意,两方商定好时间,然后再拿夏芍的身份做文章。只要王卓一出来,她一个电话,那边立马就可以要了夏芍的命!

    潘珍这人也是谨慎,虽然她的身份不适宜跟黑道直接接触,但为了儿子,她确实不怕跟这些人当面接触。但她留了个心眼儿,怕万一那边不同意,她亲自现身被人拿了把柄,到头来会惹事生非。所以她派了王卓的一名心腹员工去,万一事情失败,她可以推脱给那人,推个干干净净。

    因此,在去看望儿子后的第二天,一名相貌不起眼的男人走进了安亲会在京城的地盘——云海迪厅。

    ------题外话------

    今天出去送请帖,订花车,一天都在下雨TAT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9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七章 暗杀毒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9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七章 暗杀毒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