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王家祖坟

    那收回目光的人正是夏芍,距王卓出事至今一个星期,她时不时地会注意王家的动向。

    要怎么处置王家,是夏芍一直在考虑的问题。

    王卓已死,潘珍被温烨用阴煞伤了心脉,命不久矣。这两人是罪有应得,死不足惜!但,剩下的王家人怎么处置?

    对要害自己的人,夏芍向来不会姑息。但对于不知情的人,夏芍也从来不想让人枉死。在这件事里,有罪的是潘珍和王卓母子,其他的王家人罪不至死。但夏芍也明白,她觉得别人罪不至死,别人未必会放过她。王卓的死虽已成悬案,但他是因和华夏集团的纠纷才进的看守所,哪怕事情是王卓先挑起的,亲情这东西都是没有理智可言的。王卓的死很可能让王家更加仇恨自己,她不处置王家,王家日后也会来对付她。

    如此,没完没了。

    夏芍心里早有决定——王家还是要解决的!

    只是解决到什么程度,要衰还是要亡,夏芍把这机会留给了王家。如果王家还有能明辨是非的人,那她会为这样的人留一条活路,令其淡出军界,日后不再有所威胁。但若还有想取她性命的,那就对不住了!

    而方才收回目光后,夏芍眸底浮现冷意,终是一声冷笑。

    ……

    这天又是周五,傍晚徐天胤会从军区回来。夏芍下午课后,便开车去学校接了温烨,顺道去菜市场买了菜,师徒两人一起前往徐天胤的别墅。

    军区离京城有段车程,徐天胤回来时已是晚上八点多。跟以前一样,一进屋便是温暖的灯光,诱人的饭菜香气。迎接他的,除了令他思念的女子,还有她那臭屁的小豆丁弟子。

    夏芍盯着墙上的时间,觉得该是徐天胤回来的时间了,便端着菜出来探头看了看。果见男人穿着一身军装走进来的时候,夏芍这才笑了笑,微微松了口气。

    她想起了上周的时候。

    上周,徐天胤回来得很晚,一直到了近凌晨了才回来。夏芍打了几次电话都是关机,险些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或者又有什么紧急任务来不及联系她。

    由于没得到徐天胤的消息,夏芍心绪不宁,做好的饭菜也没吃,在屋里转悠了一阵子,便让温烨把他身上那三枚开元通宝拿出来卜了一卦。

    卦不算己,夏芍命格奇特,也一直算不出跟自己的吉凶来。但别人的她能算出来,只要这人的行事不要跟她有关,卦象便会呈现。她拿起铜钱来连抛六卦,温烨在一旁看着都皱起了眉头。

    “好乱!”从来没见过这么乱的卦象,这根本就不成卦!“师父,心乱卜卦不成,要不我来算算师伯的吉凶?”

    夏芍的脸色却是一变,摇了摇头,没有回应温烨——不成卦,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徐天胤不是有紧急任务在执行,而是晚归的原因跟她有关!

    此时正值王卓死后的第二天,京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王家并没有对外隐瞒王卓离奇死亡的消息,而王卓死亡的那天晚上,事情就已经惊动了共和国的高层。王家是军委的人,徐天胤就在军区,他应该是最早得到消息的那批人。

    王卓的死,哪怕所有人都觉得成谜,徐天胤也该一听就知道是夏芍的手笔。但他没给夏芍打过电话,夏芍一直以为他会周末回来再问的。

    可是他晚归了,而且手机关机!这才让夏芍不得不往其他方面想,以徐天胤的侦查手段和网络,要查出她为什么突然动手杀王卓,其实并不困难。假设他凭自己的手段查出来了王家的意图,那么……

    夏芍目光一变,她做事向来是有分寸的。但徐天胤不同,他一出手,那必是要死人的!他不会杀去王家,来个灭门吧?

    虽然夏芍知道徐天胤不是那种头脑简单的人,他不会明目张胆地去灭了王家。这无异于杀了敌人也赔了自己,不划算!他是惯于暗处行动的人,哪怕是他动手,也应该是潜伏在暗处的杀招。但是涉及到她的安全,夏芍心里还真没谱。上回徐天胤连枪都对徐彦绍夫妻拔了,但念在亲戚情分上才没伤人,但这回不同,对方是外人,徐天胤确实有可能真的动手。

    着急之下,夏芍这才想起来,手里的三枚开元通宝是温烨拜师的时候,徐天胤送给他的贺礼,他带在身上很多年了,上面有他的元气在!虽然卦象算不出他的吉凶来,但是只要有气机牵引,她应该能找出徐天胤所在的方位!

    当即夏芍便就地盘膝,将三枚开元通宝置于掌心中,入定感应起来。一会儿,她便有所捕获,抬眼望向西面!

    “走!出门!”夏芍起身,立刻带着温烨出了门。路上,夏芍开着车,把感应气机的事交给温烨来做,自己则开天眼按着他所说的方向寻找。车子越开越偏僻,夏芍却不再需要温烨来感应气机——她的目光停留在了一个方向。

    那里是京城西郊的一个景区,举世闻名的国家级革命公墓。

    夏芍一看见那座革命公墓,心里便咯噔一声。那座革命公墓是国家级的园林式陵园,墓区主要安葬的是已故国家领导人、副部级以上干部,以及民主党派领导人士。

    在看见墓园的时候,夏芍心里根本就没有再找别处的想法,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王家祖坟!

    而事实与夏芍想象得并没有出入,当车子开到墓园附近的时候,连温烨都能感觉到山上有不寻常的煞气。夏芍当即和温烨下了车,凭两人的修为和身手夜里进山走一圈儿,那是来去自如的轻松事。

    很轻松地避开了陵园的守卫和摄像头,夏芍和温烨藏在林子里上山。虽然正值初春,京城天气尚冷,林子里落叶成堆,但也不乏密密麻麻的松柏。夏芍和温烨走在林子里,声音极轻,靠着松柏的遮掩,上山速度很快。

    夏芍的心思都在王老爷子的墓地,她虽不知王家老爷子葬在何处,但不用开天眼,将军独有的煞气已经向她指示了方向。而上山的路上,温烨却不时看向两旁,低声咕哝,“这地方,风水不咋地。利功名,不利人丁。还国家级公墓,当初怎么选的?”

    尽管夏芍心中急切,但听见温烨这话,还是忍不住回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没特意选过?”

    这地方有个护国祠,是在明朝永乐年间的时候,皇帝降旨为一位司礼太监而建的。这位太监本名叫钢炳,因在靖难之役中有功,赐名钢铁。此人后来在这里战亡,帝王降旨将其葬在这里。后来历史变迁,这里就成为了太监们养老安居的一片世外桃源,当地人称之为“太监庙”。建国后,为了给在战争年间牺牲的革命先烈们一个安息的地方,当时选址时考虑是一不要离京城太远,二环境要优美,三不能占用农田。最终选来选去,选到了这里。

    其实,这地方风水大势是不错的,而且名字起得大,一字为坤意,一字为乾意,大有天地交泰之意。但确实不太旺人丁。对此有两种猜测,一是说当时马列主义当道,国家对风水处于一种不提倡的态度,自然不会有人在选址的时候特意请风水大师来看。而另一种猜测则带着些政治揣测的论调,说是故意选在这么一处地方,至于原因,各自细想便知。无非是出于政治目的,无声无息地分化这些老功勋的身后一切。

    究竟是怎样的原因,真相已经淹没在历史长河中,不复揣测。

    但就夏芍的看法,她不太赞成第二种论调。从她风水师的角度上来看,一座山脉,好的风水穴也就只有几处,面积不会很大。此处公墓总共一百五十多亩的占地,哪可能处处都是好穴?即便是公墓所处的大势是不错的,也不能保证随便一处地方都适合葬人。

    温烨刚刚所说的利功名不利人丁,就两人目前走过的地段,确实是这样的。在这小子心里,大概国家级公墓就相当于以前的诸侯公卿之墓,风水必须要顶好才对。这样的风水,在他看来并不是最好的,因此才有此嘀咕。

    此时正在山上,两人偷偷潜入进来,不适合把这些历史旧事和世人的揣测说给温烨听,夏芍只好留着回去再说。当下只是让他小点声,加快行进速度!

    但饶是如此,徐天胤来得早,夏芍和温烨到了山顶墓区的时候,布置已经成了!

    “师兄!”夏芍带着温烨奔过去,见徐天胤静静立在王家祖坟前,手里提着将军,周身全是煞气!他本就融在黑暗里,不易被察觉,但此刻被煞气裹着身子,远远一看,就像是要被黑暗吞噬一般,看得夏芍一惊,人尚未到,手中已聚起元气,挥散将军的煞气,奔到跟前掌心先往徐天胤丹田处一抚,抬眼,对上一双漆黑却神智清明的眸。

    徐天胤并没事,听见夏芍声音的时候她已经奔了过来,见她手里聚了元气,他便站在原地给她打。眨眼间,她挥散了煞气冲进来,一抬眼,眸中全是担忧焦急的神色。男人盯着这眸,一时间有些恍惚,但随即他便收起法器,伸手将她拥在了怀里。

    徐天胤也不问夏芍是怎么找来的,她的本事他清楚。他只是抱紧她,寒风中轻微地抖,似野兽的悲悯。

    夏芍松了口气,“你来就来吧,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手机关机,我还以为你又有任务。”

    “杀你的人,都该死!”徐天胤声音低沉,杀气涌起,站在一旁的温烨都脸色一变,本能往后一退!

    夏芍掌心按在徐天胤丹田,元气输送地更快些,尽量让这男人冷静下来。自己则回头一看,目光微变!眼前一座汉白玉的大墓,规制极高,气魄万千。但此时,墓地周围已经以九宫方位为准,整个墓地的吉气全被煞气封住!

    公墓不同于自由建在山林里的墓地,山林里的坟地四周大多是泥土地,要动风水很容易,而且泥土翻动过后也不容易被发现。但公墓不同,公墓有标准建制,地上都铺着青石板,除非把石板起开,否则要动风水还真不容易。但石板被翻动,很容易会引起陵园工作人员的注意。当初在香港,黎老族中祖坟虽然建得豪华,地上也铺着青石板,但被动的整条龙脉,并非他一家的墓地受影响,若是不化解,整个香港的运势都要被波及。

    所以,要在公墓动人祖坟风水,要么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把这些石板都起开,要么就毁了这整个公墓陵园的风水。

    徐天胤的情况却属于特殊的,他手里有将军在。夏芍拿眼扫了圈王家祖坟就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了,他是直接找准方位,把将军从青石砖的砖缝儿中间给插了进去,以阵法方位配合将军的煞气,毁了整个王家墓地下的地气!

    但地气这东西是四处游走的,若是放任不管,终究就影响到周围的其他墓地。因此,徐天胤不仅毁了王家祖坟的地气,他还在王家祖坟周围布了天地三才阵。

    三才阵乃是十大古阵之一,以天、地、人三才为名,在古代的时候是军队作战的常用阵型,作用是既能发扬火力,又能减少损害。而用在风水布阵方面,则既能增强前方煞气,又能保护周围不被煞气所侵。

    夏芍拿眼一扫布阵的法器便郁闷了——乾隆通宝!

    那三枚乾隆通宝也是从青石砖的缝隙里插进去的,倒是比玉器等法器方便,只不过让夏芍扶额的是,那是她前段时间才给徐天胤找着的好东西。他的开元通宝送给温烨了,夏芍在那之后就给京城福瑞祥的总经理祝雁兰打了电话,让她注意古钱币市场。为了夏芍这个指示,祝雁兰年前都快把整个京城的古钱币市场给翻过来了,福瑞祥更是收购了一大批的古钱币,让市场上的人摸不着头脑,还以为是不是古钱币收藏要涨!要知道,华夏集团成立至今,处处是传奇,古黄花梨家具的收藏热就是福瑞祥带动起来的。夏芍的投资眼光之准,不少业内同行和收藏爱好者都盯着福瑞祥的举动,一有风吹草动,大家就感觉跟风,等着大热。年前福瑞祥收购古钱币,还真把一直不冷不热的古钱币收藏给炒热了一把。

    这是无心之举,夏芍并不太在意。在过年回来后,她亲自去了趟福瑞祥,将祝雁兰收购回来的古钱币一一看过。祝雁兰不愧是古玩收藏方面的人脉强大,居然真被她收到了极为珍贵的大齐通宝和开元通宝!虽然没有金开元,但也属稀有了。只是这些古钱币上面都没有吉气,不能作为法器使用。

    祝雁兰不知夏芍要她收购古钱币的用途,她也以为是夏芍有炒热古钱币收藏的意思,因此在收购的时候,她最先入手的都是珍稀的古钱币,对于年代近、收藏市场上比较多见的乾隆通宝等都没有太在意,只在看见几枚品相成色好的时候,才收了进来。

    乾隆通宝在收藏市场并不贵,珍稀的雕母最贵的也不会超过一万块,至于普通的小平钱,才不过几块钱,根本就不值钱。古玩行里一般不入手这样低廉的物件,都是摆摊练摊的人爱摆这些。至于有人问,为什么同样是乾隆通宝,价钱却有贵有便宜,这说起来其实很简单,不过是个物以稀为贵。乾隆通宝发行了几百版,每版背后的满文不一样,面值不同、发行量不同,存世量也不同,而且每次发行都有雕母、母钱、样钱、大样、普通钱之分,价格自然不一样。总而言之一句话,市面上满眼都是的,那指定是便宜的普通钱,越是存世少的才会越贵。

    祝雁兰没想到的是,夏芍看中的居然真是乾隆通宝!

    但这几枚乾隆通宝的品相真的算不上好,上面满是铜锈,还有泥土。要不是看出这是乾隆早期的币制,重一钱二分,还值些钱,她压根就不会收。

    夏芍没问祝雁兰这几枚铜钱的来路,她看得出,这几枚都是新从墓里出来的,只不过已经经手了好几道,上面的铜锈和泥土有细致清理的痕迹,这些人都是老手了,没有毁坏铜钱本身的品相。也幸亏他们没毁坏,这可是不可多得的法器!

    那墓地的风水很不错,而且经过两百年多的蕴养,陪葬的铜钱都养出了灵气,灵气之浓郁,不可多得!就风水用途来讲,不比徐天胤那三枚开元通宝差!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开元通宝的收藏价值虽然高,但作为风水法器来说,乾隆通宝用得却是最多的。究其原因,因为乾隆在位六十年,时运六十三年,运势在帝王中来说可谓是最久的,因此阳气也是至强的。当时铸造的钱币有很多流通了上百年,沾染了很多人气,因此具有很高的灵气,向来是占卜、挡煞的首选。

    夏芍将这些乾隆通宝收下,将其中三枚灵气最强、品相最好的给了徐天胤,哪知道这法器在他身上都没捂热,转身就拿去布了三才阵!

    这阵若是用来造化他人,夏芍也不心疼。可是用来对付王家,她还真有点肉痛!这些人要解决,还用得着费她三枚法器?

    “这是给你防身的,你倒好,拿来布阵了,是想着我这里还有几枚,是不?”夏芍气得一笑,调侃徐天胤。她也并不是心疼这三枚铜钱,她更心疼的是他把防身的法器拿出来,就为给她出气。其实王家那些人,要动手,何须他这么付出呢?

    “杀你的人,都该死!”徐天胤还是这句话。

    夏芍一笑,赶忙安抚了徐天胤,要他杀气不要这么重,免得伤身。有她的安抚,徐天胤没有平静不下来的道理。这山上不宜久留,夏芍当即便决定先回去再说。

    王家的祖坟风水虽然被动,但等煞气侵入地脉产生作用,怎么也得两三个月。夏芍便想着看看王家的反应,再决定这风水死局改或者不改。

    而如今,她有了决定。

    ------题外话------

    父上和母上大人来了,凌晨四点半才睡下,早晨八点起来陪着他们吃早晨,我的睡眠啊……严重扶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0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二章 王家祖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0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二章 王家祖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