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莱帝斯家族的邀请

    那名金发男人二十六七岁,往后院的速度极快,到了之后先检查了五芒星阵,虽见阵法没事,但皱着的眉头却依旧没有松开。后院的灯光照着男人的脸,那张英俊的脸竟跟亚当有这四五分的相似,只是相比起亚当来,这名男子的气质更刚毅些。

    “亚伯大师,请问出了什么事了吗?”这时候,两名男人奔过来,一人五十来岁,一人二十出头,看起来是父子。

    亚伯转过身来,脸上有些冷意,“刚才有人动过我的五芒星阵。”

    “什么?!”父子两人脸色大变,年轻男人立刻道,“进去看看东西丢没丢!”

    中年男人立刻训斥道:“有亚伯大师在,东西是不会丢的!去看看,刚才有什么人来过!”

    年轻男人看见父亲警告的眼神,这才意识到刚才情急之下说了冒犯的话,他立刻脸色一变,歉意地看了亚伯一眼,态度恭敬里带着小心翼翼。即便他是莱帝斯集团的未来掌权人,对奥比克里斯家族的人也只能小心应付。

    要知道,奥比克里斯家族在英国有上千年的历史,是最古老、最神秘的家族。包括皇室在内,没有人敢对这个家族的人有一丁点的不敬,因为他们是令人崇敬和畏惧的巫师。

    现如今,老伯爵的身体情况不太好,已经有一段时间不理外事,奥比克里斯家族的事务都交由亚伯的父亲安德列大师主持。安德列大师无疑是奥比克里斯家族的下任继承人,而亚伯正是安德列大师最得意的儿子!在英国,除了皇室,只有莱帝斯家族这样少数的老牌家族,才能请得到奥比克里斯家族的直系成员出马。

    这次请亚伯出马,莱帝斯家族为的正是三世佛的巨幅中国敦煌壁画文物。这幅壁画早就发给了世界各国的政商大佬,有不少人对此表现出兴趣,估计拍卖成交价码将超出十亿英镑!这在莱帝斯家族的拍卖史中将是少见的一笔,家族对这幅壁画拍卖所得的巨大收益很重视,但因知道中国方面必定反应很强烈,说不定会有什么动作,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请了亚伯出马保护这幅壁画,直至其成交运送成功。

    但没想到的是,才仅仅三天就出了事!

    威尔斯立刻吩咐跟来的人去查监控,又将负责巡逻的人叫了来。莱帝斯庄园本身就有守卫,但是按照亚伯的吩咐,所有人都不能进入后院,否则后果自负。因此没人敢进来,家族的人只安排了人手在外部巡逻。

    这些人很快就到了,但结果令伯顿和威尔斯父子大吃一惊——刚才,没有人来过!在他们与亚伯在客厅里谈笑的时候,后院一个人影也没有,直到亚伯突然奔过来。

    “没人来过?”威尔斯看向父亲,而老伯顿则转头,疑惑地看向亚伯。父子两人在国际商场都是威名赫赫的人,但在亚伯面前,却谁也不敢冒犯地问一句他是不是错了。于是,父子两人谁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亚伯听了报告却并不意外,他的神情有些凝重,“如果有人来过,他一定逃不掉我的魔法阵。看起来,这次的对手有些棘手。”

    五芒星阵聚集了极高的天地能量,这些能量对古董有很好的养护作用,但对入侵的人来说却是个灾难。人体是承受不了这么巨大的能量的,一旦被阵法伤害到,即便是世界上最强壮的人,也会倒地不醒!这也是他不许莱帝斯家族的人来这里巡逻的原因。

    刚才他来到这里,当看到没有人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次的对手不简单了。

    “亚伯大师,您的意思是?”亚伯的话让伯顿和威尔斯父子很是无法安心,伯顿只得猜测,“会不会是中国方面派了特工来?”

    “特工?哼!特工在巫术面前脆弱无比。”亚伯傲然一笑,转头道,“老伯顿,这幅东方国宝太值钱了。你应该知道,不止中国,其他国家也有想得到手的。你举办这次世界拍卖峰会是把你们莱帝斯集团推上了又一个高峰,也也惹来了太多夺宝的人。你知道的,夺宝对一些喜欢刺激的人来说总是那么诱人。不过有我在,哪怕世界上最令你们这些商人闻风丧胆的大盗也盗不走你的宝贝,它一定会为你赚进十亿英镑的天价。但是,这个世界上也有像我们巫师一样的存在,如果是这些人被惊动,你和你的家族就要小心了。比如……中国的风水师。”

    “风水师?!”老伯顿感觉头皮都是一紧。他年轻的时候,随父亲在华尔街,见识过那些风水大师的手段。一个可以撼动世界经济的财团,可以瓦解得那么迅速。风水,是个神秘而可怕的东西……

    “亚伯大师,你的意思是,中国的风水师要来夺取我们莱帝斯家族的壁画?”有关风水师的故事,威尔斯也听父亲说过。不过他刚二十出头,父亲总说他心浮气躁,不肯在集团事务上对他委以重任,因而他目前只在英国的莱帝斯总部学习集团管理,尚未有机会到华尔街闯荡,也没有亲眼见识过风水师的手段有多神奇。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威尔斯心里并不认为风水师有多厉害,他甚至连巫师也不太相信,总觉得这些人是在利用人们敬畏神灵之心招摇撞骗。当然,这话威尔斯还是很识相地没有说出来的。他只是想问清楚敌人可能是些什么人,然后好建议父亲做下一步的防御准备。看样子,保护壁画的事不能完全交给巫师。

    亚伯却没有回答威尔斯,而是直接看向了他的父亲伯顿,“老伯顿,我想问问,这次世界拍卖峰会,你们请了中国企业吗?”

    “当然!华夏集团的董事长是位美女,我看过她的报道,棒极了!”威尔斯抢着回答,眼神都亮了亮。

    伯顿却对儿子的回答皱了皱眉头,他这个儿子从小接受接班人培养,在商业上具有卓越的天赋,只是还太年轻,有些自傲和浮躁。尤其他有一个令人很不放心的缺点,那就是轻佻好色。从他十五岁开始,关于他的花边新闻从不间断,他跟女孩子们的游戏总是大胆出格,让家族头疼不已。

    “凡是收到莱帝斯家族邀请函的贵宾,在拍卖行业里的表现都是卓越的。”老伯顿对亚伯道,“中国这位年轻的女孩子在商业上是个天才。她用了不到五年的时间完成了莱帝斯家族五十年才能积累的资产,她是个传奇,是个天才!我很想见见她,她是第一个被列入邀请名单的人。”

    亚伯闻言,蓝眸中却有奇异的光彩闪过,笑道:“是么,那我想你如果知道了她的身份,会更想见见她的。”

    伯顿和威尔斯父子听了这话都是一愣,亚伯却接着道:“据我所知,她是位修为高深的风水大师,而且是唐老先生的亲传弟子,在香港和中国内地有着很深厚的名望。”

    “什么?!”伯顿和威尔斯父子又是一愣,好半天没反应过来。威尔斯怎么也没办法将报道中所看到的那名东方美女跟他心目中招摇撞骗的人联系起来,而伯顿却是脸色一变,“哪位唐老先生?唐宗伯老先生?”

    亚伯点头。

    威尔斯莫名其妙地看向父亲,“父亲,唐老先生是什么人?”

    “你当然不知道。唐老先生在华尔街久负盛名的时候,我才像你这么大。那时候一些华人资本家在华尔街闯荡,跟一些西方企业有冲突。有不少的华人财团是从那时候活过来的,比如香港的李氏集团。当时,有不少人声称要把华人企业赶出华尔街,也确实有人成功了。但随后,这些人绝大部分都以破产收场。那几年……简直就是一场洗牌。”老伯顿回想起当时的震荡,至今脸上还有心有余悸的表情,“幸亏我们家族那时候主要的业务还是拍卖行业,跟这些华人资本家冲突不大。后来才知道,这一切都因为当时这些华人企业身后有位东方的风水大师在身后指点,唐老先生的名气从那时候被世人所知,你祖父曾经告诫我,永远不要与这位风水大师为敌,否则将为莱帝斯家族带来灾难。”

    威尔斯听得张了张嘴,父亲的这些话只让他觉得有些夸大其词。华尔街的洗牌,能是区区一个华人能完成的?不管他是什么风水大师,他都觉得不可能!

    “真没想到,五年前商场崛起的那名传奇的东方少女,竟是唐老先生的弟子?”老伯顿很讶异,但随即他的脸色便一变,猛地转头看向亚伯,“亚伯大师,你的意思是,今晚的人是……”

    亚伯却摇了摇头,并不确定。他知道这女子很厉害,自从唐宗伯回到香港,玄门清理了门户之后,奥比克里斯家族对这女孩子就很关注。去年,泰国通密一行三十多名降头师去了京城,却没有一个人返回。这些人神秘失踪了,或者说,应该已经死了!玄门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但那场斗法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所以,夏芍的修为到底在什么程度,亚伯并不清楚,也就无法判断今晚她能否有面对他的五芒星阵来去无踪的本事!

    但就凭当初有消息称余九志曾经被她废了一条胳膊的事,就足以能证明夏芍此人修为不弱。而且她是唐宗伯的亲传弟子,天赋定然也是上等的。

    “我曾听在京城的一位朋友提过,说那女孩子似乎受到了徐副主席的承认,她有可能会嫁入徐家?”伯顿当时听到这消息时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到了他这年纪,对传言已经是不轻易相信了。除非徐家正式发声明承认,否则一切传言都不作数。但此刻随着亚伯的提醒,再想起这件事来,伯顿后背都发凉,“如果她真的跟徐家有关系,又是名风水大师,来参加这次拍卖峰会,中国方面会不会……”

    “如果真是这样,那中国方面也做得太明显了!父亲,他们应该不会给我们这么明显的把柄。”威尔斯打断伯顿的话。

    伯顿点点头,确实有这个可能。但谁能保证中国方面不会利用他们这个心理,安排华夏集团来当间谍?

    “不行,我还是要见见这个人!”老伯顿还是比较谨慎的人,当即就决定要邀请夏芍来见见面。

    “老伯顿,我要提醒你,态度最好好一点,对方是位风水大师。”亚伯道。

    “当然。”老伯顿以为亚伯是在提醒他,赶忙答应。

    却没看见,亚伯的眼底有奇艺的神色闪过。

    ……

    而这时候,夏芍和徐天胤尚在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壁画在里面?”徐天胤问。

    “在!”夏芍肯定地道。虽然只是一眼,但那幅壁画千年的元气积累是骗不了人的。夏芍并不知徐天胤等人接到的任务是要怎样处理那幅壁画,因此她只问,“现在有巫师家族的人出手了,事情并不容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三号。”徐天胤道,但面对夏芍,他的话总是比在别人面前要多些,“运送需要人手,要等待支援。执行任务的时间有规定,早或晚都不行,一定要等到开幕。”

    夏芍闻言挑眉,虽然没多问,但也知道,徐老爷子既然这样决定,那就一定有什么深意。可是这样一来,剩下的时间倒不少。拍卖峰会一号开幕,头两天不过是企业家座谈会,三号开始才是莱帝斯集团举办的为期三天的拍卖会。这么算来,倒还有一周的准备时间。

    这次出来,没想到任务可以进行得这么快,才来英国第二天晚上,就得知了壁画的藏宝地点,只是没想到奥比克里斯家族的人会参与进来。

    玄门跟奥比克里斯家族的仇怨还没清算,年初在香港放亚当兄妹回来,现在也不知道拉斐尔一脉和撒旦一脉的内斗怎么样了。现在在香港,还有肖奕那么个不定时的炸弹,他那笔资金到现在也没动,跟冷以欣订婚后,他们倒是一直在香港住着……

    夏芍内心拉拉杂杂地想着事,目光不经意间又投向莱帝斯庄园的方向,一看之下,轻轻挑眉。

    嗯?

    这时候,老伯顿和威尔斯父子已经将亚伯送到了主屋外,一名佣人开了车来,两人亲自将亚伯送上车。

    “亚伯大师,明天恭候您的光临。”老伯顿道。

    亚伯微笑点头,车便缓缓开出了莱帝斯庄园。

    等车开远后,威尔斯问:“父亲,您真的相信他说的?真的相信风水师那么厉害?我倒觉得,今天晚上根本就没人来过,不过是有些人故弄玄虚而已。”

    “威尔斯!闭嘴!”老伯顿一反在亚伯面前三分敬让的神态,严厉地斥责儿子,“你还年轻,有太多事没有见过,我希望,莽撞和狂妄不要害了你。”

    “我的确是只相信见过的事。所以相比起巫术来,我更相信枪炮。我希望父亲不要把所有的筹码都压在巫术上,我建议我们应该雇佣一支佣兵来,让他们守住外围。我相信不管是巫师还是风水师,子弹都会要了他们的命。”威尔斯冷笑一声,这时候才显示出莱帝斯集团少主的杀伐果断来。

    老伯顿沉默了,过了一会儿点头道:“你说得也有道理。这支佣兵就交给你,但不要让他们接近后院。亚伯大师的话,你可以不相信,但不要轻易触怒他。明天对我们的访客也是一样,我希望你拿出莱帝斯集团继承人的水准来,而不是一个色鬼。”

    “好的,父亲。”威尔斯一笑,眼里却有些期盼。

    父子两人转身回主屋,而夏芍也将天眼收回,兴味地一笑。

    “那白巫师竟然是拉斐尔一脉的直系子弟,亚伯。亚当的堂兄!”夏芍哼笑一声,看来莱帝斯家族人脉果然不浅,“不过,如果是亚伯的话,对方有可能会提前怀疑到我们。咱们清理门户的事和京城斗法的事,亚当既然知道,亚伯那一脉的人应该也知道。刚才我触动了五芒星阵,没想到亚伯就在莱帝斯家族做客,这么近的距离,他应该有所感应。”

    “没事。这个时候,他们不会与玄门为敌。”徐天胤一眼就看到了事情的重点。

    “但还是要告诉他们几个,小心莱帝斯方面的查探。我觉得,他们会有动作。”

    这话夏芍猜对了,就在第二天,她收到了莱帝斯家族的邀请。

    ……

    清晨的莱帝斯庄园,早早地大门就打开,佣人洒水清扫道路,迎接一位贵客的到来。

    这位贵客是名东方女子,两辆黑色的宾利车缓缓开进庄园,停在了主屋前。庄园里的管家带着佣人分列两旁,恭迎这名女子下车,内心却禁不住疑惑,不知道拍卖峰会所邀请的贵宾里,为什么董事长会单独邀请这名东方女子来家中做客。

    难不成,有什么特殊身份?

    正当佣人们猜疑的时候,一名下巴上有条疤痕、眼神冰冷的保镖下了车来,亲自为女子开了车门。

    ------题外话------

    妞儿们,25号我要坐车回家,准备10。2号的回门宴和各种走亲戚。

    目前又开始存稿,心急的娃建议养养文。

    10。18—20号是书院的年会,到时我直接从家里去桂林,所以一直到年会结束前,我都会很忙。

    万更应该年会结束后开始,到年底基本上就可以完结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1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一章 莱帝斯家族的邀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1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一章 莱帝斯家族的邀请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