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东西方斗法第一战!

    胡嘉怡需要的不仅是换酒店,她需要住院。夏芍之所以说换酒店,不过是故布迷阵,她只是为了胡嘉怡的安全着想。

    夏芍知道,这几天布兰德利一直都在后头跟着她,他这个三合会英国总堂的执堂堂主这几天就像个跟班似的,跟着她伦敦、剑桥两地跑,而自己因为任务在身,大部分时间并不理会他,倒是辛苦了这人。但眼下,夏芍确实有件事需要三合会的力量帮忙,因此她即刻拨打了布兰德利的号码,请他们帮忙弄个假身份来让胡嘉怡住进医院。以三合会在黑道上的势力,这点事情不过是举手之劳。

    夏芍让徐天胤带着他的队伍都跟着去医院,保护胡嘉怡,而她自己则在另一处酒店开了个房间,住了进去。

    进到房间里,夏芍先将窗帘拉了上,然后从包里拿出了一条毛巾来。那条毛巾血迹斑斑,已经被大块大块的血迹染红,正是用来给胡嘉怡擦脸的那条毛巾。

    走到屋里中间的空地上,夏芍蹲下身子,便开始用带血的毛巾在地上画符。她刚才从三合集团的酒店离开的时候,特意用毛巾将地上的血迹蘸干,现在毛巾上的血还湿着,地上随着夏芍的迅速作画,很快显现出四道复杂的符箓,方位正在四象位置。将符箓画好之后,夏芍并未坐去阵中,而是将那方带血的毛巾放在了正中,自己坐去了阵法外围。

    几番法诀变换,夏芍大喝一声,“开!”

    阵法四象位置的符箓在她呼喝的瞬间似乎颜色亮了亮,接着便恢复了原样。此刻,在普通人眼里,地上的阵法跟刚才没什么两样,但却有看不见的元气缓缓流动到中间的毛巾上,属于胡嘉怡的气机渐渐充满了整个房间,并慢慢发散了出去。

    夏芍的唇角轻轻勾起来,随即她开了天眼看向酒店楼下,等。

    这一等,就等到了深夜。

    深夜,剑桥镇三合集团的酒店房间里,一名金发男子负手而立,站在窗前,望着小镇夜景。房间的门这时被敲响,进来的一名男人恭敬地道:“先生,您要找的人退房后不知去向。已经查过医院、酒店、学校和那家餐厅,一切有可能她去的地方,都没有踪迹。会不会是有人提前将她接走,已经不在剑桥镇上了?”

    这人说话小心翼翼,一直不敢抬头,直到说完等了好一阵儿没听见回复,这人才小心抬眼瞄向窗边。

    这时候,亚当转过身来,完美的笑容,优雅的腔调,“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她在哪里,我会找到。”

    “是。”那人不敢说什么,当即便退出了房间。

    门关上的一瞬,亚当垂下眸来,目光正落在桌旁地上,光亮如新的地板,缝隙里却有未擦得净的血渍。男人走过去蹲下身子,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上血渍未干的砖缝,冰凉的触感让他的手指顿了顿,屋里的灯光照在他背上,看不清脸上表情。只看见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指腹上已染了殷红颜色。

    亚当没去看那殷红,只是手微微收紧成拳,起身来到桌前,从怀里拿出了一副塔罗牌来。

    塔罗牌暗红的牌面,与寻常占卜师用的塔罗相比,这副牌看起来有些诡异的色调。亚当将牌放在桌上,沾有血渍的手指在虚空中缓缓作画,依稀看见是道五芒图案。

    塔罗牌的占卜,以前胡嘉怡曾经在高中宿舍里做过。那时候她的桌前铺着天鹅绒的黑布,占卜前先要冥想、祈祷,讲究的人甚至还要有过香、初占等一系列的开牌仪式。但亚当什么仪式也没做,甚至连桌面都没有清理擦洗过。他所画的五芒图案在开牌仪式里,占卜师通常是用手指沾着洁净的水在空中作画的,而他沾的却是一个人的血。

    这一切让他的仪式看起来有些诡异,但他接下来所做的事却更带着诡异的色彩。他没有像塔罗占卜时那般冥想、占问,并排牌,而是手指从牌面上掠过,摊开掌心时,已有三张牌在他手上。

    亚当将这三张牌放去桌上,分别是愚者、隐者、恶魔。

    愚者代表流浪,隐者代表探索,而恶魔代表诱惑。

    这绝不是塔罗占卜的行事方法,世界上任何的塔罗爱好者看见这三张牌可能都会疑惑,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亚当将恶魔放在愚者和隐者中间,带血的手指在三张牌面上摸过,手势看起来就像是最优雅的魔术师,随即他的手指离开牌面,高悬在牌面之上,缓缓闭上眼,进入冥想。

    而诡异的事就在这之后发生了。当亚当安静下来,桌上的三张牌竟然开始移动了起来!

    那三张牌的移动起先是杂乱的,愚者原地打转,隐者游移不定,而恶魔游走在两者之间。亚当的手始终高悬在牌面之上,指腹的殷红血渍就像压在恶魔头顶上。恶魔的移动明明之中像是受着什么的牵引,也就是一两分钟的时间,隐者和愚者的牌开始慢慢靠拢,渐渐指向了一个方向……

    当指向那个方向后,两者开始缓缓在桌子上向那个方向移动,当移动到桌边时,倏地凌空飞起,向着窗外便飞了出去!就在要夺窗而出的时候,亚当忽然睁眼,那三张牌倏地在空中一停,掉在了地上。

    亚当走过去,捡起牌来,望向那个方向。随即,他带着牌下了楼去。

    英国七月底的天气已是入秋,小镇夜晚的景色别有一番静谧之美。比起伦敦的喧嚣,这里的深夜要安静得多。平时学校没放假的时候,夜晚有年轻人的喧闹,小镇尚且显得有活力些,如今学生们都放了暑假,夜深的小镇街道上便显得安静空旷。偶尔有年轻热恋的情侣从公园里奔出来,看见在路上走着的金发男子时,都不由有些惊呆。

    只见男子穿着身白色风衣,金发在夜风里飘舞,手指举在胸前,指尖上一张暗红颜色的塔罗牌正转个不停。他看起来像是天使,又像魔术师,在夜晚的路边漫步,身上有种令人移不开眼的神秘气质。

    亚当带着塔罗牌,沿着路边走,半个小时后,他站在了一座酒店门口。

    酒店的灯光照在亚当指尖旋转的塔罗牌上,塔罗开始不停地抖动,忽然之间破空飞起,向着十二层的方向疾射而出!霎时间,夜风都似被割破,那张塔罗牌就像是锋利的寒刀,杀人无痕。

    然而,就在塔罗即将刺入十二层的窗玻璃,直入室内时,亚当微微闭眼,那枚塔罗牌顿时瘫软了一般从空中飘下。接住这张牌,亚当一垂眸,唇紧抿成线,抬脚便往酒店里走去。

    但他只上了一个台阶,脸色却霍然一变,目光一闪,身形急速向后退去!

    就在这时候,酒店里一道白色人影奔出,人未至,掌中劲力已经逼面而来!这种劲力亚当曾经感受过,记忆深刻,他退得极快,远远地退去街道对面。一辆车子从两人面前飞驰而过,带起男人白色的风衣和女子白色的裙角,两人隔着街道遥遥相望。

    夏芍目光冷寒,“没想到,我见到的竟然是你。”

    亚当优雅一笑,“我也没想到,见到的竟然是夏小姐。她在么?”

    亚当不是傻子,当胡嘉怡在镇上的所有信息都被抹去了的时候,他就知道有人助她。而她在英国无亲无故,这时候能帮她的人是谁,显而易见。他利用胡嘉怡留在酒店的血渍寻找属于她的气机,寻到了这里,而夏芍在这时候现身,显然她对此早有准备。那么,今晚胡嘉怡在不在十二层的房间里就有待深究了。

    “她在,你想怎么样?不在,你又该怎么样?”夏芍挑眉冷道。

    她早就断定奥比克里斯家族的人不可能放过胡嘉怡,眼下两派正是内斗争权的紧要关头,这么好的把柄,拉斐尔一派没道理放过。而亚伯此人与夏芍虽然只在莱帝斯庄园有过一面之缘,但这男人绝对心有城府。夏芍原猜测他会派人来掳走胡嘉怡,以此来抨击亚当一派,但没想到,她等来的竟是亚当。

    酒店里的房间是夏芍故意吩咐保洁不要清理得干净的,她留下了对方找来的线索,并用那方带着胡嘉怡气机的手帕布下了四象阵法。

    四象阵法来自于先古时期,是八卦、五行系统的根源,阴阳理论的基础。木火为阳,金水为阴,四象循环,就是阳气与阴气不断地互根互生的过程。夏芍将带血的手帕放置在阵眼,胡嘉怡的气机便被循环相生的阵法送出去,医院那边,夏芍让徐天胤在病房里想办法遮蔽胡嘉怡的气机,对方如果要寻,必然会寻到她这里来!

    夏芍原本打算,今晚来的人,能来不能走!想伤她朋友的人,有本事来就得有本事从她手上过去!但她没想到,来的人会是亚当。夏芍对亚当也没什么好感,如果亚当要对胡嘉怡不利,她照样收拾。但这个男人让她看不透,就在刚才他来到酒店楼下的时候,他明明可以用塔罗牌飞进窗里杀人。那枚塔罗牌是循着胡嘉怡的气息来的,必然直刺向气机的来源!如果今晚只有胡嘉怡一人在酒店里,那她必死无疑。

    但就在关键的时候,亚当收了手。

    为什么收手,正是夏芍想了解的。

    但亚当却没有回答,只是淡淡一笑,“我不该教她黑巫术,她还没有出师就用来害人,我只是来收回我教她的一切。”

    这话却让夏芍目光一寒!

    在玄门,如果师父说要收回教授弟子的一切,那就是说要废除功法,逐出师门。胡嘉怡早已不在巫师学校读书,也立志要接手家族生意,逐出师门对她来说或许会有些精神上的打击。但她现在身受反噬,脏腑受伤,如果再废她一下子,那不等于雪上加霜,要了她的命?

    夏芍眼一眯,不再跟亚当废话,手指一掐,黑夜里酒店四周的阴气瞬间聚集而来,向着亚当扑去!

    小镇的马路并不宽,亚当在马路对面,阴气眨眼间便到,亚当身子一侧,顺着路往下方灵敏一退,手中暗红的塔罗牌飞射而出,竟刺破阴气直射向夏芍!塔罗在空气里切出一道暗红诡异的光线,夏芍却站在路对面,动也不动,眼睁睁看着那暗红杀气到了眼前,她才冷哼一声,手指往腿侧一扣!

    一道黑气里逼出的雪线割夜空,周围的空气都瞬间下降了几度,死寂里似有幽冥怨嚎之声从地底传来,夹杂在风声里,听得人脊背发凉,头皮都发麻!

    亚当脸色一变,身形倏地疾退,手往空中一挥,那张塔罗牌也疾速退回来,退时在空中刷刷挥舞,速度快得暗红诡异的光线在夜空里形成一道巨大的六芒星图案。

    六芒星,不同的教派有不同的意义。但几乎所有教派都认为六芒星是男性与女性能量的象征,正三角为男性,倒三角为女性。从东方的阴阳理论上来讲,男为阳女为阴,六芒星即为阴阳结合之意。而天地元气即为阴阳二气构成,世界最强大最稳定的气场莫过于阴阳结合而成的天地元气。因此,六芒星还有个名字,叫“大卫之盾”!

    亚当手里的塔罗牌并非凡品,上面附着的阴煞带着丝诡异血气,夜晚中总有种悠远的寒栗感,一看便知必是传承之物。年代之久远,少说有数百年了!数百年奥比克里斯家族黑巫大师元气所持的塔罗法器,加上大卫之盾,当巨大的六芒星在夜空中升起时,小镇中的天地元气如江河般汇聚而来,声势震撼!

    夏芍的眼中难得露出赞叹神色,她天赋异禀,年纪虽轻却修为颇高,目前为止她所遇到的大师级人物无不是年纪六七旬的老人,除了师兄以为,像亚当这么年轻的高手还是头一回遇到。剑桥镇虽然不大,但一个小镇的元气之巨也不是凡人之身能够承受,亚当竟能将小镇中的天地元气以如此声势召唤过来,以他的年纪来说,这人可谓奇才!

    但夏芍却仍然冷哼一声,龙鳞持在手中未放,煞气却也源源不断涌出,远远观去,龙鳞似夜空裂开的一道罅隙,无尽的黑暗从里面争涌而出,怨煞集结亦如江海,冲着六芒星的中央汇聚之处猛撞而去!

    霎时间,马路中央夜空中,沉寂地底千年的阴煞与小镇中的天地元气猛烈相撞,空气都似震出数道裂痕,一道看不见的气场以六芒星为中央圈震而出!

    明明没有风,路两旁立着的树木却一瞬间树皮都被绞裂,枝叶猛地折断飞射出去,夏芍身后的酒店以及两旁已经关门打烊的商铺门窗玻璃倏地一震,刹那成粉!深夜里,碎落一地的玻璃雨,远远看去,白茫如雪景。

    两旁商铺的警报声霎时响起,酒店里保安和侍者全都趴在地上,大喊报警,却没有一个人敢冲出来看看出了什么事。这突如其来的炸裂声响,简直就像是遭遇了恐怖袭击!

    街道上,别说监控器了,连电线杆子都拦腰断去一旁,大半条街,一地狼藉。

    夏芍和亚当却静静立着,两人丝毫未受伤,遥遥相望。

    亚当的术法夏芍并未小看,正因如此,她刚才谨慎地并未直接动用龙鳞去击破大卫之盾,而是将龙鳞的阴煞集结成刃,间接地撞过去。而大卫之盾挥成的时间也尚短,并未来得及将小镇的天地元气全都聚集过来。即使是如此,两人的招法撞上,杀伤力已如此之强,若是刚才两人都使出全力,怕是这小镇要毁一半!

    “夏小姐竟然可以驱使亡灵之刃,不愧为大师!”亚当的目光落在夏芍手中的龙鳞上,再看向她时,那双忧郁的蓝眸里少见的赞叹笑意。

    亡灵在西方是很难召唤和收服的,那匕首吞噬的亡灵却数不胜数,怨气之强是他生平仅见!这样的匕首要收服为己用,必然冒了相当大的反噬危险,能收服得了,得是何等的修为?

    东方所说的阴人在西方称之为亡灵,龙鳞是千年前凌迟的凶刀,不知吞噬了多少人命怨气,亡灵之刃的称呼倒也担得。夏芍只是淡淡一哼,再抬眼时,目光却是一变!

    此刻,那道巨大的六芒星虽然光芒渐暗,但却并未消散,亚当竟然抬起手来,在六芒星的间隙里,书写着古老而复杂的文字。文字书写过的地方,六芒星渐渐亮起,并散发出非同寻常的气场。

    “所罗门封印?!”夏芍的脸色都微微变了,凛然,却带些赞赏和惊奇。

    在西方神秘学中,所罗门有七十二柱魔神,所罗门封印是以五芒星或者六芒星,加上古希伯来语的咒文书写而成,是很古老而强大的驱散恶灵和封印的术法!

    但奇怪的是,古希伯来语明明失传了两千多年,亚当竟然懂得这些咒文?而且驱散和封印恶灵的术法明明就应该属于白巫术,亚当是撒旦一派,他竟然会用这术法?

    而亚当在听见夏芍的话后,眸中明显也有赞赏神色闪过,“能一眼就看出来,夏小姐的学识果然渊博。”

    其实,西方巫术的事,夏芍多是从师父收藏的书里看到的。她也不懂古希伯来语,只是看见六芒星的图案,又见亚当书写古老的文字,脑中灵光一闪的结果罢了。而且,以现在的情况,夏芍手中的龙鳞显然是怨灵聚集依附的法器,所罗门封印正是克制它的术法。

    夏芍冷哼一声,既然看穿了亚当的打算,她怎么可能给他时间完成术法?不过亚当的修为和古老的术法显然也激起了夏芍的战意,她难得冷哼一声,眸却亮如星子,一手执着龙鳞,一手迅速凝结元气,半空中一道金色美丽的符箓转眼便成!

    亚当显然没有想到过夏芍还会虚空制符,东方的符箓在西方人眼中神秘程度不亚于古希伯来咒语,他眼神一亮,这个一直将优雅和贵族气质诠释得很完美的男人,眸中一瞬间也亮起战意。

    但两人这一回尚未交手,便只听刺耳的警笛声从远方传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1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四章 东西方斗法第一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1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四章 东西方斗法第一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