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谈判与威胁

    夏芍和亚当同时一愣,两人都没想到小镇的警方行动这么迅速,才几分钟的时间,竟然就集结了过来。也正是警笛的声音惊醒了两人,刚才一个回合的斗法已经让这条街道损失很严重了,这附近万万再经受不起两人再战一轮。

    虽然很遗憾,但再斗下去,附近就得出人命了。

    夏芍和亚当同时收手,两人隔着街道深望一眼,彼此眼中竟都有未褪的战意和满满的遗憾。而就在这时候,小镇警方的人马已经到了,这些人也弄不清楚街上是不是遭遇了恐怖袭击,因此没敢太靠近,而是用警力封堵了街道两旁的出口,远远地喊话。

    “街上的人听着,有人报警称你们恐怖袭击,请放下武器,配合警方调查!”小镇警方的话虽然说得客气,但人员已经全数躲在车门后,亮起了枪械,全面戒备。

    夏芍此时的修为对危机的感应十分强烈,警方一亮出枪械,她便神色一凛,对面的亚当在这危机时刻却绅士地笑了笑,对夏芍遥遥做了个请的手势。

    都这时候了,这人居然还遵循女士优先的骑士法则,让夏芍先退走。但夏芍却不是爱欠别人的人,但她也没在这时候表现君子谦让的风度,她废话不多说,迅速穿过街道下了对面坡道。只是在下去前,夏芍引了些龙鳞的煞气往两旁而去,封住了警方的行动力,也算是还了亚当的人情,助他离开了。

    夏芍走后,亚当仍然立在酒店对面的路旁,将手中塔罗牌收起,目光往两旁一扫,发现两旁的警方竟然像是被定住般地不动了时,男人的眉头挑了挑,眸中有奇异的光彩闪过。但他竟不急着走,而是穿过满地狼藉的街道,堂而皇之地进了酒店。

    酒店里的住客吓得在房间里不敢出来,保安和服务生此时却就在大堂。亚当也不介意被这些人看到,他迈着优雅的步伐进了电梯,到了十二层之后来到刚才塔罗指示的房间。

    房间的门虚掩着,地上除了碎玻璃外,什么也没有。窗帘旁边,一名服务生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身旁放了只水桶,桶里的水已经有些脏了。亚当看了那水桶一眼便自嘲笑了笑,低声一叹,“真谨慎……”

    夏芍走的时候,叫了客房服务上来将房间洒扫干净了。而且,她也曾吩咐过三合集团酒店方面,一旦对方离开,房间要离开洒扫,确保不留下任何血迹。关于胡嘉怡的东西,夏芍是不会留下来的。而亚当用来寻找胡嘉怡的那点血渍上的气机已被耗尽,不能再用了。

    亚当笑容有些发苦,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指,指腹粉红的颜色与淡下来血渍几乎融为一体,男人的神色少见地有些复杂。

    ……

    亚当在酒店并没有停留太久,当他走出酒店的时候,街上依旧是安静的,他快速地下了坡道离开。

    而这个时候,夏芍刚刚走出坡道下面的大型公园。路上她用阴煞困住了几批堵路的警察,到最后没路的时候,她干脆大摇大摆地从警方身旁走了过去。

    夏芍不介意小镇的警方看见自己的真容,这点事情三合会会处理。而且今晚亚当也在,夏芍相信他不会希望事情传出去,即便她不请三合会处理这件事,奥比克里斯家族也会把事情抹得干干净净。

    直到走出了警方的包围圈,夏芍才把阴煞给全数收了回来,转身打算回胡嘉怡入住的医院看看她的情况。

    而她刚转身,一辆停在公园街道对面的车里走下一名金发男人,扬起他那跟亚当有四五分相似的脸来,微笑道:“夏小姐,这么晚了还在街上,有兴趣去喝杯咖啡么?”

    夏芍停下来,轻轻挑眉——亚伯?

    ……

    夏芍没有深夜喝咖啡的习惯,更没有深夜陪一个男人喝咖啡的习惯。因此,当两人在小镇上寻到一家深夜咖啡厅时,一坐下来,夏芍便道:“亚伯先生,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亚伯一愣,随即笑道:“夏小姐真爽快。”

    “爽快谈不上,我只是不喜欢别人拐弯抹角。”夏芍这话颇有深意。

    今晚对付胡嘉怡,本来应该是拉斐尔一派的人来的,结果来的人却是亚当。而她跟亚当刚斗法结束,亚伯就等在了她的去路上,这明显是算计好的。

    亚伯自然听得出来夏芍话里的深意,当即笑了笑,“好,既然夏小姐不喜欢,那我就有话直说了。我知道夏小姐刚才和亚当发生了些冲突,不知道夏小姐对我们家族撒旦一派有什么看法?”

    夏芍一听,轻轻挑眉,眼神微冷,“亚伯先生,我说过不喜欢别人跟我谈事情的时候拐弯抹角。你确定你这是有话直说?”

    “当然。这决定了我们是不是有合作的可能性。”亚伯一笑,眼睛却盯着夏芍,目光幽深。

    “合作?”夏芍听闻这话,笑容微嘲,“亚伯先生,我很意外。你居然要跟我谈合作?”

    亚伯却像是没看见夏芍的嘲讽,涵养很好地笑道:“夏小姐,我知道,我们伯爵当年做了件错事,导致我们现在有些仇怨。但是中国有句话,叫冤家宜解不宜结。当年的事,我们愿意弥补,我相信我们有足够的诚意能让夏小姐感到满意。而且当年的事,我们拉斐尔一派并没有人参与,夏小姐的仇人是伯爵和撒旦一派。因此,我相信我们有合作的可能。”

    夏芍闻言挑眉,虽然是这样的,但从情感上来说,她对奥比克里斯整个家族的人都喜欢不起来。若是报仇,她可以坚持原则,谁做的让谁来偿,不牵连奥比克里斯家族的无辜成员。但从情感上,她可做不到这么分明。

    “夏小姐为什么不听听,我开出的补偿条件?”亚伯看出夏芍的拒绝之意来,不再游说,而是直接抛出诱惑。不等夏芍开口,他便道,“我们家族的权势财富想必夏小姐有所了解。这么多年来,拉斐尔掌权,撒旦掌财。我想夏小姐并不缺钱财,但夏小姐年纪轻轻便在商场屡创传奇,我想你的目光一定不会只放在你们国内。而我们拉斐尔一脉在英国可以说拥有神权,在世界各国也拥有众多信徒,我们可以为华夏集团的发展提供政治和宗教上的人脉。英国可以作为华夏集团扩张的第一站,我保证你畅通无阻!”

    夏芍挑着眉头听着,听完令人猜不透地一笑,评价道:“嗯,听着挺不错。”

    “不仅如此,如果夏小姐想要那幅敦煌壁画,我可以说服老伯顿,让他归还中国。”亚伯笑着看向夏芍。早晨她去莱帝斯庄园的时候,他觉得可能是他太过多疑,但是今晚在感受到夏芍和亚当斗法的修为时,他越发觉得昨晚的人就是她!虽然他还没弄明白为什么监控录像里没有她的影像,她是怎么从莱帝斯庄园里来去自如的,但哪怕是世界上顶级的杀手和大盗也无法从他的五芒星阵里逃脱,只有神秘职业的人才可以!她的修为完全有可能,说不定是东方有什么神秘的术法,才使她完成了昨晚那不可能完成的事。

    不得不说,亚伯的猜测还真靠点谱。不过夏芍是什么人?她神色自始至终动也没动,连亚伯都猜不透她心里怎么想的,更别说牵制她的步调了。

    这让亚伯有些郁闷,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有难度的谈判对象。以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地位,他很少需要谈判,因此在摸不透夏芍心思的时候,亚伯选择了继续往下说,“至于合作方面,我想夏小姐可以猜得到。这么多年以来,我们家族两派一直互利,可是到了现在,情况有些改变。老伯爵迷恋黑巫术,对家族是个隐患,而且他已经神志不清,迟迟不肯宣布继承人。而撒旦一派,亚当是个野心家,以他的天赋才能,他不甘于身处暗处,妄图打破家族的平衡。这让我的族人不能容忍,所以我希望能与夏小姐的师门合作,肃清家族里一些不安分的势力。”

    亚伯一次性把想说的都说完,这才沉默下来,看着夏芍,等待。

    值得庆幸的是,夏芍总算肯开金口了。但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亚伯有点懵。

    “哦?那我倒想听听,我同意合作,亚伯先生能给我什么好处?”

    “……”什么?

    亚伯愣住,好处?刚才不是说了么?

    夏芍一看亚伯的表情,眉头就挑得老高,“怎么,亚伯先生刚才提的条件,难不成是包含了合作的好处的?”

    亚伯看着夏芍,他的眼神说明了一切——难道不是?难道,你还嫌不够?

    夏芍笑容变得古怪起来,往沙发里一倚,“我不得不说,亚伯先生,如果你是商人,你一定连账都不会算。”

    亚伯表情微变,夏芍的目光却冷淡了下来,“首先,你补偿错了人。你的家族当年害的人是我师父,要补偿也该补偿给他老人家,给我算是什么道理?其次,就算我代师父接受补偿,你的条件也只够补偿当年的过错。再者,你既然提出合作,就说明现在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形势,你们拉斐尔一派的力量难以确保胜局。可玄门若答应了你,斗法诸事,死伤难免,这部分的损失谁来补偿?你开出一个条件,就想既补偿当年的过错,又让玄门给你卖命,有这么便宜的事?这么明显的赔本买卖,换成亚伯先生,你会答应?”

    亚伯怔在当场,他没想到,夏芍胃口这么大!他认为他刚才提出的条件,足以让她答应任何事!那可是需要动用奥比克里斯家族在全球的人脉!有了这些,华夏集团可以在成为国际财阀的路上畅通无阻!她绝对可以成为载入世界商业史册的传奇人物!她居然还嫌不够?

    “夏小姐,我刚才可是提过敦煌壁画的事的。我听说夏小姐与徐将军感情深厚,但是夏小姐想嫁进徐家,可能有些位低吧?如果壁画能顺利回归,夏小姐一定会成为民族的英雄!那时候,举国都会欢迎你,保证夏小姐可以风光地嫁进徐家!”亚伯固执地认为夏芍就是昨晚的那人,哪怕她不是,这个诱惑对女人来说,也是致命的。

    她是女人,只要她想嫁给心爱的男人,这个条件或许比之前那个会更令她心动!

    但令亚伯没想到的是,夏芍看了他好一阵儿,眼神奇怪,语气更奇怪,“咦?壁画的事也能算是亚伯先生开出的条件?敦煌壁画,本来就是我们国家的国宝,回归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亚伯瞪着夏芍,眼神都直了,维持了近三十年的贵族风范险些破功,差点掀桌!

    理所当然?他开出的这么有诱惑力的条件,在她眼里就是理所当然的?闹了半天,她是真没把这件事当成一个条件?

    “那夏小姐还想要什么条件,你可以说出来,我听听。”亚伯最终还是忍住了怒气,笑问道。

    “没有条件可以补偿人命!”夏芍的脸色却冷了下来,“你真以为你的这些条件可以补偿?人伤了,可以治愈,死了要如何补偿?权力、钱财、名誉、地位,哪个买得了人命?玄门弟子和拉斐尔一脉合作,你敢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对!他们是玄门弟子,只要我师父一句话,他们就得前来!可是他们也有家人、有朋友,人死了,谁来抚恤那些亲友的伤痛?我师父在山上独居十年,我不在的时候,他老人家只与花草为伴。这十年,他没有出过宅子一步!这十年,我师兄为了寻他,耗尽心力几番吐血!这十年,玄门被贼人把持,张老和弟子们受人排挤暗害!而这十年往后,我师父他老人家不知道还要有几个十年在轮椅上度过!亚伯先生,我很想问问你,你真的觉得这些是可以补偿的?”

    夏芍说到最后,已是动了怒气。亚伯却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强烈,夏芍的这些情感,对他来说很陌生,也理解不了。在他看来,虽然玄门的损失很严重,但他的补偿也很有诚意,不是吗?而且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人是现实的生物,时时刻刻都会往前看,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现在眼前有补偿,绝大多数人都会想要吧?

    “夏小姐,我想你激动了。过去的事是无法改变的,但我们可以努力改变未来。就合作的事来说,我想拉斐尔一脉和玄门绝对是互利的。拉斐尔肃清的是家族不安分的势力,玄门报的是自己的仇。我们合作,只是因为有共同的敌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玄门和拉斐尔合作,拉斐尔还可以帮助玄门报当年的仇,这难道不是互利?”亚伯游说道。

    夏芍闻言,反倒笑了,语气很奇怪,“咦?难道报仇非得自己出手吗?不可以看你们拉斐尔和撒旦打得两败俱伤吗?亚伯先生,中国有句话叫坐山观虎斗!”

    对玄门来说,看着奥比克里斯家族内斗,斗到两败俱伤,再在收拾收拾场子是最轻松的。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冲上来,用弟子的性命去跟奥比克里斯家族去拼?

    去他的互利!这世上没听说过有跟敌人互利的道理。

    亚伯没想到夏芍看得这么清楚,他虽然很少跟人谈判,但不代表他心机浅。人在谈判一开始的时候,警戒心重,精力也旺盛,这时候思路会很清晰,思考也会很灵活。但是当他提出条件后,经不起诱惑的人且不说,哪怕是经得起诱惑的人,要思考划不划算,这本身就会浪费一下精力和心神。谈判的时间越长、投入的情绪越多,人越会感到疲累,思考能力会慢慢下降。刚才夏芍动了怒气,她应该处于不理智的状态,亚伯原以为他的那番游说会一时令她转不过弯来,而他也相信,很多人都会觉得他刚才的话有道理,但没想到夏芍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这个女孩子,真的只有二十岁?

    她实在太不好对付了!

    “夏小姐,你这么说的话,那我们就没有谈的余地了。”亚伯的脸色也冷淡了下来。

    “我们本来就没有谈的余地。”夏芍冷哼一声。

    亚伯一听,脸色更冷,当即就从沙发里站了起来,“夏小姐,你刚才说可以看着我的家族内斗的事,我很赞成。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奥比克里斯家族也不是你想象得那么脆弱,如果我们家族有敌人窥视,我们不介意放下内斗,一起对付敌人!”

    这话无异于威胁,整个奥比克里斯家族把玄门当做敌人的话,玄门也一定不会好过。

    “我觉得夏小姐还是可以考虑一下合作的可能性,但不要让我等太长时间。”亚伯说着话,一张名片放到了桌子上,接着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咖啡厅里,夏芍独自坐在沙发里,目光落去窗外开走的车上,脸色渐冷。

    当初亚当去香港,可是没有提过要跟玄门合作。他只是请求玄门给他一点时间,不要这段时间寻仇。虽然他是在为族人的生存争取,但他的姿态放得很低,而且他知道玄门不会跟奥比克里斯家族的人合作。

    而亚伯倒是敢提这事。

    夏芍不介意亚伯提这事,也不介意他玩心机的谈判,但她介意被人威胁。

    目光从窗外收回来,夏芍冷笑一声,拿出手机来,拨打了一个号码,“喂?亚当。”

    ------题外话------

    妞儿们,明天我坐火车回家,准备回门宴。

    27号要摆一场,10。2号再摆一场,各种走亲戚,扶额。

    我在车上的两天,你们看的是存稿,下午五点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1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五章 谈判与威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1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五章 谈判与威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