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拍卖,舆论攻击?

    世界拍卖峰会为期三天的会议终于结束,举世瞩目的拍卖盛会开幕!

    这次拍卖盛会由莱帝斯集团主持,拍卖涉及西方艺术品、现代奢侈品、房地产以及豪车和世界名人曾用品等,林林总总,门类颇多。拍卖盛会为期三天,从早到晚,数不尽的拍卖品按分类轮流拍卖,场场不绝!

    莱帝斯集团这次绝对是拿出了大手笔,不仅前三天的会议邀请了世界各国行业里的龙头翘楚,拍卖盛会上还给国际顶级圈子里的名流们发了邀请函。出席拍卖盛会的除了国际商圈的巨鳄,还有国际上的黑道大佬、演艺界的一线导演明星,文化界的专家学者,甚至还有一些国家的皇室成员。总之,有名头有脸面的人,能请的都请了。虽然不见得人人有时间来,但给面子前来捧场的还真不少!

    又是一大早,会场外铺开的红毯和拉开的警戒线外,各国媒体再次拥挤地高举相机,闪光灯比拍卖峰会开幕那天都要热烈!

    这次,开上会场红毯的豪车有不少都是车队,后头的车里下来的都是保镖,那些国际商圈的巨鳄大佬西装笔挺地从车里下来,胳膊旁都挽着名身材高挑容貌艳美的女人。拍卖盛会的场合,尤其是奢侈品的拍卖,多是女人的最爱。而且,这种场合带女伴出席已经成为一种约定俗成的规矩,无论愿不愿意带,男人们身旁总有美艳的女人傍身,无论是为了展示自己的金钱、地位还是享受女人的目光,这种场合都少有不带女伴的。

    因此,当有人从豪车里出来,身旁没有带女伴,那场面就显得有些不同寻常,也就越发引起各国媒体的注意。

    媒体的眼光和观察力都是独到的,几次三番这种情形过后,有人脸上已经露出了几分惊讶和疑惑——那些身旁没带女伴的男人,竟然都是东方脸孔!

    而且,来头不小!

    其中两位,竟然是世界黑道里的两位华人黑帮当家人!还有一位,是香港嘉辉国际集团的年轻总裁,李卿宇!

    龚沐云和戚宸身后带着的帮会人员并不多,身为世界级黑道的当家人,这两位带的人甚至比一些企业家和导演明星们带的保镖都少。比起两人身边的空空荡荡,李卿宇的车里则有个男人和他一起下了车来。

    那人,一张混血面孔,看人笑嘻嘻,在场的媒体记者们一眼就认出了他!

    顿时有人瞠目结舌——这不是美国黑手党杰诺塞家族的二公子,杰诺吗?怎么李氏集团的总裁跟黑道的这位公子哥儿会认识?而且,看两人从一辆车里下来,交情还挺好?

    今天,杰诺塞家族的大公子也来了,他在不久前刚进了会场,应该是代表家族前来捧场的。那么二公子杰诺为什么不在家族的车里,反而坐着李卿宇的车过来了?听说,这位杰诺公子是私生子,母亲是名华人,因为血统不纯,他跟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关系并不好,只是黑道家族的事,岂是一般人敢随便八卦的?

    虽然这些事是不敢往八卦杂志上写的,但是人的八卦心理总是无限的,记者们顿时对着杰诺猛地拍照,顺道猜测这些世界顶级名流圈子里的青年才俊,一个个身边都不带女伴是巧合还是有别的原因?

    杰诺面对媒体们的猛拍,也不恼也不怒,反而笑眯眯地招手致意,直到李卿宇走进了会场,他才小跑着追了进去。

    名流们陆续到场,记者们在会场外几乎拍了两个多小时,才见来的人开始有些稀稀松松了。

    夏芍绝对是属于晚到的,她直到最后才到场。而且,在下车的前一刻,她还在打电话。

    “好,亚伯先生,那就祝愿我们今晚合作成功。”

    今晚,是拍卖会的重头戏——国宝壁画的拍卖!也是徐天胤和他的队伍动手的时间,更是玄门和奥比克里斯家族一场大戏的上演时间。

    放下电话,夏芍垂眸,昨晚刚收到的消息,一切如她所想,有些藏在暗处的人,总算现身了。

    这本是值得开心的事情,但夏芍的笑意却有些冷,挂断跟亚伯的通话后,她便抬眸望向副驾驶座,“查得怎么样了?”

    副驾驶里,刘板旺坐在那里,闻言回头脸色沉肃地道:“还没有。对方的技术相当高明,我们的人员要查攻击来源需要点时间。董事长,到会场了,先下车吧。”

    夏芍闻言挑了挑眉,目光虽冷,却哼笑了一声。下车的时候,她脸上恢复寻常神态,面带微笑地带着身后的人在媒体的闪光灯里走进了会场。

    今天早晨,华夏集团受到了网络攻击,来源不明。

    这些攻击给华乐网造成了一些混乱,但很快就被技术人员给解决了。但是随之而来的,是网络舆论的突然转变!

    这些天里,国内民众一直对莱帝斯集团拍卖国宝壁画的事十分关注,对英国方面的嚣张态度也很群情激愤,这些本来是很符合常理的事。可是就在今天早晨,民众的情绪突然间对准了华夏集团!

    有人散播谣言,对夏芍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的那句话进行了过分解读。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夏芍曾说,“世上很多事,不到最后关头,谁都无法预料结果。或许,等待我们的会是惊喜。”这话听着是卖关子,但其实是有不能明说的理由,这关乎国家任务,即便她有参与,心中抱着一定要让国宝回归的决心,现在也什么都不能说。

    可是,却有人把矛头指向了华夏集团。称夏芍的话不过是在推诿,她身为华人企业家,华夏集团更是古董行业起家,现在国宝有难,她竟然还来参加英国方面的拍卖峰会。华夏集团自始至终没有对国宝回归一事做出过声明和表态,明显有点漠视的意思。

    这种说法一出,有些不知情的民众便开始怀疑,偏激的更是信以为真,开始大肆辱骂和攻击华夏集团。有人甚至称华夏集团给国人丢了气概,以前古董起家,还不知道是不是干过跟洋鬼子勾结,出卖国家文物的事。

    这些攻击是从今早开始的,短短两个小时,就对华夏集团的声誉造成了很负面的影响。夏芍早晨正因为在处理这件事和跟亚伯确定晚上行动事,所以今天才这么晚到。

    这几天,国内民意方面的声音是各国媒体所重视的,因此虽然才短短两个小时,但国内舆论方面的改变已经引起了媒体们的注意。夏芍下车的时候,气氛明显变了,闪光灯打在她身上,像要爆炸了似的。夏芍却不理会身后的各种提问,面带微笑气度悠然地带着人走进了会场。她这副散漫不惊的样子看得许多媒体人心里直犯嘀咕,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怎么就不知道紧张?装的?

    夏芍还真不是装的。虽然内心不快,但确实并不紧张。舆论,她太知道其影响力了。当初对世纪地产一战,她不就利用过舆论造势?但如果华夏集团连这点舆论压力都顶不住,那也就不用想在国际商界圈子里生存了。

    现在,她只想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玩她玩剩下这一套。

    “真的不用帮忙?”徐天胤一副保镖的姿态走在夏芍身后,用只有两人能听得到的声音问道。

    夏芍闻言一笑,“不用,华乐网的高薪请来的高手如果连攻击来源都查不出来,那养着他们也没什么用。”

    今早徐天胤得知情况的时候就想帮她查了,但被夏芍给拒绝了。她一来是想检验检验公司高薪聘请的那帮人应急能力如何,二来也是不想让徐天胤分心。今天是他取得壁画的行动日子,壁画晚上进行拍卖,他们的行动也在晚上。因为只有那个时候,壁画会被从仓库里拿出来,是整个环节中最容易得手的。白天,他们会以保镖的身份跟着她进入会场,先摸清会场的情况,便于晚上行动。而保镖们到了会场之后,会有专门活动的区域,那个时候,会场人员复杂,他们想脱身也容易。

    “只要你们成功了,所有的谣言就不攻自破。”夏芍微微回头,笑道。

    这话才让徐天胤轻轻点头。

    这个时候,刘板旺快步走了过来,脸色沉肃地在夏芍耳旁道:“董事长,有新情况!刚刚国内有新的舆论风向,现在有个看法称您在采访时所说的惊喜或许是华夏集团会花钱拍下国宝壁画。这个说法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已经有不少人响应。”

    夏芍闻言,眉头一挑。

    孙长德从后头走了过来,脸色也少见的严肃,“这种势头可不好。那可是国宝,莱帝斯集团预估拍卖价值在十亿英镑!咱们集团正是扩张的时候,不是拿不出这么多钱来,而是这钱放在这上面,太牵制流动资金。”

    陈满贯皱着眉头,他自从跟了夏芍,这些年来跟古董为伴,性情越发宽厚,对什么事已经很少大动肝火。而这件事却让陈满贯脸色很不好看,“这些人真是瞎起哄!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跟着嚷嚷什么?自以为是在替我们说话,哪知道净添乱!”

    “替我们说话?未必。”夏芍闻言却看了陈满贯一眼,深意莫测地哼笑一声。

    现在两种言论,两种势头,大有打起来的架势。一种是对华夏集团大加抨击,一种则是在替华夏集团说话。但其实,对华夏集团来说都很不利。

    前者损坏的是华夏集团的声誉,后者……若华夏集团赶鸭子上架,抵不过民意,最终拍得了这幅壁画,在这个集团发展的关键时候,流动资金就要受到很大的限制。而如果没有竞拍,那么这些对华夏集团抱有最后希望、或者说是热切希望的人,愤怒会比现在那些抨击华夏集团的人还要严重。那么最后,集团的声誉会受到更严重的损害,甚至可能会遭到抵制。

    现在出现的新情况,其实比早晨一味的攻击言论更难处置。

    陈满贯等人不是傻子,他们能在商场上站到如今这个高度,虽然与夏芍的伯乐眼光分不开,但也与他们自身的能力分不开。有些事,他们一时没想到,但夏芍只要稍微一提点,陈满贯、孙长德和刘板旺便脸色都跟着一变!

    如果真是这样,那对方的手段也太阴了些。

    “查查,往这次出席拍卖峰会的公司身上查。”夏芍直接给出了指示。

    “董事长的意思是?”

    “还会有别人吗?”夏芍冷笑一声,不管是损害华夏集团的声誉,还是牵制华夏集团的流动资金,都是跟商业竞争有关的事。拍卖峰会刚开玩,国内的市场被人盯上,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国内的舆论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向,明显有人在背后操控。而这个,大概就是动机!

    整垮了华夏集团,外面的企业进入才更容易窃取市场!

    “我这就去叫他们查!刚才他们说已经捕捉到对方的一些信息了,应该很快就有结果。”刘板旺说完,转身便打电话去。

    这时候,跟在后头的几名华夏集团高管中的一人道:“董事长,现在舆论闹得凶,我们要不要先发表个声明,表明一下爱国立场?”

    后面的员工都跟着点头,毕竟出了这种事,危机公关是一定要做的。其实公司从早晨发现这件事的时候,就应该紧急辟谣,但是董事长一直没有回应,这导致事情越演越烈,不管能不能查出幕后黑手来,现在都不应该这么默不作声吧?

    夏芍却看了那名高管一眼,高深地一笑,“为什么要回应?我们要做的就是不回应,从头到尾让对方唱独角戏,最后还自食恶果。”

    啊?

    那名高管张了张嘴,呐呐地盯着夏芍。

    这、这可能么?

    夏芍却笑着转过头去,望向会场里面的热闹场面,“不战而屈人之兵向来是兵法的最高境界,我从来没试过。这次,想试试。”

    这话什么意思,更叫人听不懂了。而孙长德和陈满贯却望着夏芍的侧脸,五年前,那张稚气未脱的少女脸庞,如今并没有改变多少,但她的身上,总有种更为沉淀的气韵,他们看不懂,但看见她的笑容,却总有种莫名的心安感。

    危机当前,心却安定。

    “放心吧!你们不是没见识过集团以前的传奇么?以前的都过去了,现在看着,说不定可以见证未来。”孙长德笑着一拍那名高管的肩膀,一句话令随行的众人忍不住心潮澎湃,甚至在这一瞬,忘了身处的危机。

    见证未来?这次来拍卖峰会,真的会有激动人心的传奇发生?

    员工们望着夏芍的背影,而她却已转身,走进了会场。

    而跟在最后头的英招皱皱眉头,看一眼夏芍的背影,表情古怪。这次的危机,对她来说会是危机?她是这次任务的执行人员,华夏集团现在因为国宝壁画的事正遭受名誉损失,只要夏芍一个电话,什么舆论国家方面都可以立马为她摆平!干嘛还要玩不战而屈人之兵这种游戏?

    英招皱着眉头,没发现自己用的竟然是玩和游戏这样的字眼,但她见识过夏芍的一些本事,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底升起直觉——这女人,就是在玩!玩她的对手。

    ……

    夏芍在各种目光中走进会场,今天的拍卖会因为是第一天,仍然是下午才开始,上午是国际名流圈子里的人交流寒暄的时间,会场里男男女女端着酒杯,俨然一副酒会的场面。而这场面里,夏芍今天看到的不仅是寒暄,还有些不太愉快的场面。

    这场面就在不远处,一对英国中年夫妇带着一名贵族千金,眼神不善地盯着胡广进和胡嘉怡父女。

    ------题外话------

    差一点,明早补个结尾,就三百来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0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九章 拍卖,舆论攻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0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九章 拍卖,舆论攻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