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谁请谁出去

    朱莉安一家和胡广进父女回过头来,连同保安都是一愣。

    保安认得夏芍,峰会会议这几天,这名东方女孩子的风头可以说是最盛的!连伯顿董事长都很礼遇的人,他能不知道?

    但保安还没说话,朱莉安便脸色一沉,“是你?!”

    “朱莉安,她是?”朱莉安的父母见女儿脸色变了,便问道。

    “哦,沃特先生、夫人,朱莉安小姐,这位是……”

    “父亲,母亲,她就是那天在餐馆羞辱我的人!”朱莉安打断保安的话,面色不善地瞪着夏芍,转头对父母道。

    朱莉安的父母一听,脸色当即就变了,“她就是那个人?”

    夫妻两人看夏芍的目光顿时变得非常不善,女儿虽然是康复了,但用巫术诅咒她的凶手还没有找到。那天羞辱她的那名东方女孩子有很大的嫌疑,没想到今天能在拍卖会场里遇到!

    真是冤家路窄!

    “很好!”朱莉安的父亲冷笑一声,转头对跟在身后的助理道,“给我接通亚伯大师的电话,就说我们找到那个在英国的土地上用巫术害人的黄种人了。”

    朱莉安的父亲不是傻子,他已经从女儿口中得知了那天受辱的详细情况。这名东方女孩子和华人黑帮有关联,一身神秘的中国功夫,地位肯定不轻,她今天出现在拍卖会场里,可能跟胡广进父女不一样,也许是有资格进来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她在英国的地盘上用巫术害人,这是奥比克里斯家族不会允许的!这简直是在侵犯这个古老的家族的尊严!

    以奥比克里斯家族在英国的特殊地位,相信华人黑帮也会敬让三分。所以,他直接便让助理通知奥比克里斯家族,那天在医院,亚伯大师有问过朱莉安是否与人结怨,并称保护耶稣的子民不受伤害是他们的责任。想必,他很愿意处理这个东方女孩子!

    而相信听见了亚伯大师的名字,即便这个女孩子是莱帝斯集团邀请的宾客,她今天也得被请出去!

    果然,这话一说出来,搞不清楚状况的保安便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插嘴了。

    胡嘉怡站在一旁,听见亚伯的名字,脸色却立刻变了!英国是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地盘,他们本来就跟小芍的师门有仇,如果再被他们误以为是她在这里施法害人,那还了得?胡嘉怡又惊又急地一步上前,怒道:“谁告诉你们用巫术的是……”

    但她话还没说完,面前便横过一只手来。夏芍不紧不慢地拦了胡嘉怡,淡淡一笑,气定神闲,“让他打。”

    “小芍!”

    夏芍这副样子让所有人都是一愣,胡嘉怡更是心急地跺了跺脚。这里不比香港,这里是英国!小芍孤身在英国,万一跟奥比克里斯家族交恶,她会吃亏的!

    哪知夏芍一点也不心急,她悠闲地看着沃特企业的助理。这让朱莉安和她的父母都有些怔愣,但随即朱莉安便傲然一笑,眼神不屑,大概她都不知道亚伯大师是谁。

    朱莉安的父亲也是这样认为的,以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古老和神秘,这个东方女孩子不知道很正常。他哼了哼,负手对保安道:“这个人是用巫术害我女儿的凶手,我要交给亚伯大师处置,这件事我会跟伯顿先生解释,这里没你的事了。”说完,他又转身催促助理,“电话还没打通?”

    助理的脸色这时却有点不太好看,电话是打通了,可是奥比克里斯家族那边负责预约的人说亚伯大师正忙着,没空接电话!助理急得满头大汗,不停地恳请,“是这样的,我们真的找到了凶手,那天亚伯大师曾说……”

    “亚伯先生没空处理这件事!”那边打断了助理的话,显得很不耐烦。

    “那……”

    “事情我会传达给亚伯先生的,等先生有空的时候,会安排见面的时间给你们的。”

    “可是现在……”

    助理话没说完,那边便不耐烦地把电话给挂了。

    助理拿着挂断的手机,脸色僵硬地转身,看着沃特夫妻。虽然刚才他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通话过程并不顺利这点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的。

    “父亲?怎么回事?”朱莉安皱着眉头,觉得脸面挂不住,抬头脸色有些涨红地问父亲。

    她的父亲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没想到这通电话会接不通,当时在医院里亚伯大师问起这件事的时候,明明显示出了很浓厚的兴趣。他本来以为今天一打电话,马上就会受到他的关注的,就像那天自己的女儿一中了巫术,自己家里连预约都没有就可以受到特殊优待,马上见到了亚伯大师一样。

    倒霉的沃特当然不知道,奥比克里斯家族现在正在备战的紧要关头,哪有人有空理他?

    “一定是你没把事情说清楚!我来打!”朱莉安的父亲把怒气撒到助理身上,一把夺过电话,重新拨打了过去。哪知对方许是看见又是他打来的,连接也没接,直接给挂断了!

    电话那头的忙音在喧闹的会场里听不太清楚,但朱莉安一家的脸色却是精彩得很。

    就在这时候,夏芍淡淡一笑,拿出了手机,慢条斯理地拨了个电话过去,电话响了两声,那边就接了起来,“喂?亚伯。”

    亚伯……

    气氛在小范围里静了静,朱莉安一家霍地转过头来!朱莉安的父亲更是目光震惊地盯着夏芍。

    夏芍笑道:“不是我找你,是你的一位客户,他有话要跟你说。我这就把电话给他。”说罢,夏芍气定神闲地一抬手,一只手机躺在手心里,面对朱莉安的父亲。

    朱莉安一家这时眼神已经发直了!尤其是朱莉安的父亲,他手里还举着自己的手机,面前是夏芍递过来的电话,场面万分尴尬。但这时候他却感觉不到尴尬,他所能感觉到的只有深深的震惊和怀疑。

    眼前这东方的女孩子拨通了亚伯大师的电话?这怎么可能?那可是亚伯大师的私人号码!哪怕是英国本土的上流圈子,知道亚伯大师私人号码的人除了皇室,绝对不超过三个人!以沃特家族在服装行业三巨头之一的地位,他要请亚伯大师通个电话都需要打到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公线上,等到安排预约。这女孩子,竟然就这么直接拨过去了?

    骗人的吧?

    朱莉安的父亲抱着这种心理把电话接到手,却没发现自己的声音都是抖的,“喂、喂?”

    而他发出这声音之后,所有的声音便都卡在了嗓子眼里,只剩下发直的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夏芍。直到半晌过后,他才呐呐伸出手去,将手机递还给了夏芍。

    夏芍接过手机,对着电话那头笑道:“沃特集团的董事长先生称找到了对他女儿施术的人,正想请亚伯大师来处置我这个凶手。只可惜电话打不通,我便帮了个忙而已。亚伯大师想怎么处置我,直接跟沃特董事长说吧。”

    说完,夏芍把手机重新递了回去。

    而这一回,朱莉安的父亲已是脸色发白,不停地对着电话那头道歉:“抱歉!亚伯大师,我、我想,这可能是个误会……是!是!我知道……我会的!真的非常抱歉!”

    连连道歉了好几遍,英国服装界的三巨头之一,此刻头上已全是汗了。当再次把手机递还给夏芍的时候,朱莉安的父亲脸色已涨红。

    “父亲?父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朱莉安咬着唇连连唤着她的父亲,但是却没人理她。

    夏芍没再跟亚伯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道:“沃特董事长,胡总的邀请函是我向伯顿先生请来的,需要我再给伯顿先生打个电话,让你确认一下么?”

    “什、什么?!”朱莉安震惊地盯着夏芍,她、她向伯顿伯伯请来的?伯顿伯伯是什么身份?他们一家见了都得低头的人,这女孩子到底是什么人?

    朱莉安的父亲却擦了擦汗,刚想说不用了,远处便有笑声传了来。

    “夏小姐,我说转了好几圈都没看见你,原来是被沃特企业给绑架了,呵呵。”老伯顿笑着走了过来,开玩笑道。而他身旁,一起走过来的人无一不是国际巨鳄!这些人里,绝大多数是华尔街著名的老企业家,随便跺一跺脚,世界经济都要震三震的人物。而这些人物,竟然在跟着老伯顿走到跟前后,率先跟夏芍打起了招呼。

    “黎老先生,这位就是唐大师的高徒?”有人笑呵呵问道。

    被问到的黎老正是华尔街的银行家黎良骏,当初他回香港重修祖坟却遇到了龙脉被毁的事,如今黎氏一脉的祖坟已经迁至一处风水不亚于原来地方的宝穴安置。这次的拍卖盛会,黎良骏正好有时间,又听说华夏集团前来出席,便和一群老友结伴来捧场了。

    “这就是唐老的嫡传弟子!当初我回去修祖坟,正遇上不知得罪了什么人,在我们黎氏祖坟后的龙脉里下了断脉钉,毁了一整条龙脉,别说我们黎氏一族了,差点连整个香港的气运都给影响了。最后解决这件事的就是芍丫头!多亏了她,我们一族才没遭大难。”黎良骏笑道。

    旁边的人听着却个个都是一惊,这件事他们很多人今天都是第一次听说,但是听着可挺悬!虽然这里大部分人对风水只是敬畏,并不懂得,但是怎么听都觉得龙脉都是大事,能那么容易救?如果是当年叱咤华尔街的唐大师,他们相信!可眼前的女孩子,看起来十七八岁,听说她年纪只有二十!

    这能是真的么?

    “呵呵,你们这些人哪,有些事你们还真别不服气,看看咱们的年纪也就知道了,有些事,精力体力都比不上年轻人喽!连唐老都说,芍丫头是青出于蓝!”黎良骏不遗余力地帮夏芍扩展人脉,这也是为了还她当初的人情。

    而黎良骏这么一说,很多人便点了点头。听说唐老腿脚不太好了,而且年事渐高,虽说玄学易理上的学问是越老越精,但是有些事,确实体力上比不上年轻人了。

    “呵呵,可不是么?现在确实是年轻人的时代了,华夏集团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嘛!夏小姐年纪轻轻,成就很不得了啊!”

    “年轻一代里头,华夏集团绝对是翘楚啊!白手起家,这样的年纪,不容易!不容易啊!”

    “想想咱们当初白手起家的时候,这个年纪还在给人在店里当学徒呢!”

    “夏小姐可谓商界里的奇才啊,呵呵。”

    众人相继称赞起了夏芍,这里面有感慨、有承认,自然也有交好之意。而旁边的朱莉安和她的母亲听了,却早已捂住了嘴。

    什么华夏集团?这、这女孩子难不成就是那个……华夏集团的董事长?

    朱莉安的父亲却脸色涨红地站在一边。夏芍的身份,他也是刚刚在跟亚伯大师通话的时候才知道的。这几天来,其实到处都是媒体对拍卖峰会的报道,但要怪就怪他们沃特家族因为当年的事,对华人一直比较敌视,因此他对漫天报道里提到的华夏集团一点兴趣也没有,也就没有关注过。这才导致今天在会场遇到夏芍,连认都没认出来,闹出这许多笑话。

    可是,即便是在刚才,他也没有想到,这女孩子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能让这些国际商界里的巨鳄们赔笑示好?刚才他们话里提到的风水是怎么回事?这女孩子是谁的高徒?她难不成是位风水大师?

    就在朱莉安的父亲还在猜测中的时候,老伯顿身旁的圈子里,有人哼了哼,发出一声不太和谐的声音,“奇才什么?出了点事,早晨到现在两个多小时了,还没解决!”

    那人东方脸孔,一身黑色西装,这种盛大的场合,他黑色衬衣领口居然是敞着的,一条玄黑的大龙张牙舞爪盘踞胸口,衬得男人眉宇狂傲霸气。眉头皱着,能夹死只苍蝇,目光不耐,话一点也不中听,“解决不了不会找人啊!开口求个人会死吗?你个不聪明的女人,死要面子!”

    周围的人听了,嘴角都忍不住一抽,他这是在骂人还是……

    夏芍笑容古怪地瞥了戚宸一眼,谁死要面子?这世上最死要面子的男人,莫过于戚当家了好不好?不就是想帮忙么,换个说话方式会死?

    戚宸的话让周围的人都愣了愣,这才想起来今早确实听到了一些消息。

    黎良骏顿时笑道:“芍丫头,集团要发展,这些事总会遇到的。你不用太担心,哪天要是周转资金不够,跟伯父说一声!”

    华夏集团到底想怎么解决这次的舆论危机,黎良骏是不太清楚,也不好过多过问。但他是华尔街的银行家,倘若夏芍最后逼不得已要把壁画给拍到手,平息国内民意,那华夏集团周转资金方面的事,在他这里很好搞定!完全不是问题。

    周围的气氛顿时都震了震,这可等于是给夏芍上了道保险,当了个坚实的后盾,为她免除了很大的压力了。

    “我倒觉得,现在当务之急是查清幕后黑手是谁。”这时候,一道散漫不惊的声音传来,男子的声音带着微微笑腔和些许沉吟。

    戚宸的眼神顿时冷寒至极,习惯性摸枪,但这回没动。像这样的场合,他和龚沐云并不是第一回同场了,但有些事确实要看在主办方的面子上,不好论私。不过,等一出这会场,可就不用顾及别人的规矩了。

    三合会和安亲会交恶的事早就不是秘密,今天这两位当家人都在,老实说就连老伯顿都有些紧张,就怕两人在会场里打起来。而且,今天黑道上的人来的还不止这两家华人帮派,还有美国黑手党的大公子和二公子,场面更是紧张。

    还好,到目前为止虽然气氛不好,但都相安无事。

    夏芍看向龚沐云,两人都是无论遇到何种情况都同样能气定神闲的人,处事方面有些相似。因此龚沐云的目光含笑,是最悠然的那个人。正因为相似,所以他是最能推断出她的应对方法的人。

    相比起戚宸另类的关心,龚沐云的完全不忧虑,人群里还有一道目光。夏芍看过去,正对上李卿宇那双遮在金丝眼镜后的沉静的眸。他身旁站着个混血男人,笑容讨喜,就是在夏芍跟李卿宇对视的时候,不停地挤眉弄眼找存在感。夏芍没理这人,只是笑着对李卿宇点点头,男人没说话,但他深沉的目光却能让人一眼读懂——有需要我可以随时帮忙。

    夏芍笑了笑,道:“谢谢各位的关心,我想这件事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

    “那就好!”老伯顿笑呵呵地接了话,身旁这些人明显都向着夏芍,虽然他也有意结交夏芍,但是那幅壁画的利益是绝对不能让的。未免再说下去,身边的这些人会劝自己让让利,老伯顿赶紧把话题岔开,“既然这样,那我领着夏小姐四处转转吧,想结识你的人可不少,我领着你,你就不会再被绑架了,哈哈。”

    周围的人闻言,都跟着笑了笑。

    夏芍这才想起朱莉安一家似的,把眉头一挑,接话道:“伯顿先生,您误会了。我可不是被沃特董事长绑架了,而是差点被请出会场。”

    朱莉安一家脸色顿时煞白,老伯顿却是一愣,周围的人都皱了皱眉头,看向朱莉安一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1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章 谁请谁出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1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章 谁请谁出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