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谁是本源

    安倍秀真惊骇地盯着夏芍,眼神发直,手上的指印差点掐歪了!夏芍离他十步之距,他却恍惚在她身上看见了家主的强大!

    那是令人看不透的深瀚修为,只是这么看一眼,就仿佛看见茫茫大海,深不可测。别说是与那海上风浪对抗,哪怕是看一眼,便觉得心胆惧寒,恍若海水倒灌,铺天而来,一瞬天塌。

    安倍秀真只觉眼前一黑,心神俱骇!这个女孩子,他之前以为她的修为与他不相上下,而她的年纪比他小七八岁,天赋就已经令他震惊了!她怎么可能会有家主一般的修为?在家族,他的天赋在年轻一代的子弟中算是绝佳了,世上怎么可能还有有天赋比他高出一大截的人?

    不解,不安,但都对眼下的局势毫无帮助。

    之前聚来身边的阴煞被一击撞散,安倍秀真步伐不稳地向后一退,意识都在这一个照面间被震得有些涣散。涣散间,他恍若听见耳边有声音在绕——若这真是你们安倍神道和玄门之间的一场切磋,你甚至不够资格对我发起挑战。

    这话的真意,此刻,他忽然明悟。

    但这时候明悟已经晚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如果他在这种场合战败,丢的将是安倍神道的脸,他所在的旁支一脉将被冠以罪名,很难再抬得起头来。到时候他若回国,等待他的或许将是切腹谢罪的严惩。

    今天,他不能输,也输不起。

    “临!”安倍秀真忽然大喝一声,手印眨眼变换,一道不动明王印加持在身,会场内的天地元气全数向他身上涌来,他精神为之一振!目光都霎时变得坚定如铁,不动不惑。周围的人看不出天地元气来,却能明显感觉得到,安倍秀真在手印变换了之后,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

    这真的是要打起来?

    众人再次看看一身战意的安倍秀真,再看看仍旧静立不动的夏芍,气氛凝滞。

    夏芍虽不动,目光去落在安倍秀真手上的不动明王印上,哼笑一声,“九字真言?你可知道,九字真言的本源在何处?用中国道家的精髓咒术来对付风水师,亏你想得出来。”

    安倍秀真闻言,眼神一怒,“不准侮辱我们大日本修验道之山伏最重要的咒法!”

    夏芍一听,顿时乐了,大日本修验道之山伏?听起来很牛气,其实就是入山修行的苦练者。一开始,日本并没有修验道,他们的本源信仰是山岳信仰,就是崇拜大山,认为山中有神灵。后来佛教密宗传入日本,混合了他们原本的神道,形成了修验道。这些苦修者喜欢在山中静坐修行,类似于中国的内家修炼。只不过这些人在日本被称为山伏,并且拥有很高的地位,在古时候,甚至有专门的忍着集团保护他们静修。

    但这些人所谓的“最重要的咒法”,其实是从中国抄录过去的。并且,抄也没抄对。

    九字真言,一提起来,绝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大概会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而事实上,这九个字并非真正的九字真言。

    真正的九字真言出自东晋时期的《抱朴子》,在道家体系中具有重要地位。原文曰:“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常当视之,无所不辟。”意思是说,常念这九个字,就可以辟除一切邪恶。但后来在传入日本时,被误抄为“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并成为了重要的咒法。

    也就是说,九字真言的本源在中国,日本的九字真言咒法是抄录而来,并且是抄录错误的版本。

    “好!既然如此,我就用九字真言跟你切磋。让你看看,何为正宗,何为本源!”夏芍哼笑一声,说罢,一直静立不动的她双手快速结成手印,清喝一声,“临!”

    一模一样的不动明王印,夏芍结成手印的时候心中却默念金刚萨埵心咒,周身外放的元气忽而一敛!这一敛,并未让安倍秀真感觉压力放松,反而倒吸一口气!刚刚被他的咒法聚集到周身来的天地元气此刻竟像是被另一个强大的气场吸引,反方向从他身上抽离,巨大的吸力让他的衣物猛地向外翻飞,他自己更是险些站不稳!

    这让周围看戏的人哗地一声,在众人眼里,夏芍和安倍秀真根本就没有交过手,两人只是隔着十步远,使出了同样的手势。安倍秀真为什么一个趔趄,他的衣服又是怎么无风自动的,没人懂得,只觉得看得莫名其妙,但又有些神奇。

    但安倍秀真可不觉得神奇,他周身的元气在刚才的一瞬被抽空,本来临字咒诀就是聚集天地灵气、增强意志的。现在别说是天地元气了,就连他自身凛然的元气都在刚才那一瞬被抽离,安倍秀真惊骇之下稳住身形,手上指印迅速变换,大喝:“列!”

    随着这声大喝,他周身的元气又涌出来,呈一道剑形纵射而出,朝着夏芍刺去!安倍秀真的修为并不弱,他的元气在此时几乎可以成为一道无声的风刃,若面前是与他修为同等的人,他这一道元气足以刺透对方周身聚集的天地灵气,造成极大的内伤。

    但可惜的是,他面对的是夏芍。哪怕仅凭修为,夏芍的修为也是此时的他望尘莫及的。

    夏芍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眼见着安倍秀真的元气转瞬即到,她却只站着让他刺!安倍秀真目光一凛,这莫过于最大的侮辱!然而,对他来说耻辱还在后头,他的元气在刺上夏芍的时候,被她周身外浓郁的元气一挡,两道看不见的气场无形中相撞,安倍秀真的元气就像是一把利剑在盾上擦出火花,却并没有如愿刺进去,而是被夏芍的深瀚的元气冲击消磨,向外一震,眨眼消散无形!

    “这个咒不念列,真正的九字真言,我来教教你。”在安倍秀真震惊后退的时候,夏芍哼笑一声,手印随即变换!跟安倍秀真一模一样的智拳印,心中默念大日如来心咒,大喝一声,“组!”

    随着这一声,夏芍周身的元气霎时凝聚组合,深如瀚海般的元气聚组在一起,一瞬间令周围的人恍惚产生了幻觉!众人竟好像在空气中看见了夏芍身前,一道浅淡的金剑向着安倍秀真刺去!

    所有人都眨了眨眼,有的人更是用手擦了擦,以为看花了眼。然而正是这眨眼的工夫,安倍秀真向后猛退,手上的指印还没来得及变换,那道金剑便直刺进他的身体!

    无形的气劲穿过他的身体,就像是阳光从他身上照过,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伤害,安倍秀真的身子却霍然一震,脸色刷白,“噗”地一口血喷了出来!

    安倍秀真的修为还是不低的,他怎么说也能称得上是高手,虽然刚才那一瞬无法躲开,但最终还是将自身元气在身前聚集成盾,那把不离身的扇子也拿在了手中一挡。但夏芍的修为,岂是这些能挡的?那把堪称法器的扇子上面的吉气瞬间被撞散,夏芍的元气直刺过那把扇子,刺过安倍秀真身前的元气阻挡,直接刺进了他的脏腑!

    若安倍秀真没有这两重阻挡,他受此一击必是五脏俱废,必死无疑。而此刻他脏腑受损,虽吐了口血出来,却保住了一条性命。但即便是如此,他的法器算是废了,而且他的伤势也绝对不轻!

    但安倍秀真竟十分硬气,也或许是知道如此大败而归,回到家族他的前程也毁了,于是他竟掐了个“者”字印,慢慢爬了起来,摇摇晃晃间,嘴里还吐着血,口中便喝道:“兵!”

    “兵!”就在安倍秀真喝出这一声的时候,夏芍同样的一声,一道元气震出,不待安倍秀真奔过来,他便身子被撞得向后猛地跌了出去!

    他的身后正是大和会社的人,宫藤俊成就站在最前面,看见安倍秀真吐血就已经很震惊了,见他跌过来,他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躲开,迎面便被安倍秀真给砸了个正着,与后头的人跌在一起,叠罗汉似的倒了一片!

    在大和会社旁边站着人呼啦一声散开,中间又让出一大片空地,地上一群人在哀嚎,空地上唯一站着的人,只有夏芍。

    震惊的气氛弥漫在拍卖会场上空,四周静悄悄,夏芍缓缓走了过去,在离安倍秀真三步远处站定。他此时已经晕了过去,身下大和会社的人渐渐爬起来,起身一见夏芍走了过来,便都惊恐地跌撞着向后退去。

    夏芍的目光在安倍秀真身上落了落,看向狼狈地被员工搀扶起来的宫藤俊成身上,道:“回去告诉土御门家主,这个人已经废了。按江湖规矩,他先向我发起挑战,生死由命,我留他一条性命已是手下留情。土御门家主若要寻仇,我奉陪到底!中国人从来就不怕跟日本人打交道,正愁没有机会报当年的仇!谁要送机会来?求之不得!”

    今天,如果不是安倍秀真侮辱国人,夏芍顶多警告一声大和会社,但既然他犯了禁忌,她也就不介意动手清清倭寇!唐宗伯经历过那个战乱的年代,夏芍的爷爷夏国喜也曾是抗战老兵,对那段侵略的历史,没有人不憎恶。哪怕今天在此的这些人并非当年犯下罪行的那些人,夏芍也绝对谈不上喜欢。更何况,大和会社还刚给华夏集团找过麻烦。

    “从今天起,大和会社不仅不允许进入中国市场,大和会社的人更不允许踏足中国,谁要敢来,下场形同此人!”夏芍手往地上的安倍秀真身上一指,撂下话来,回身就走。

    在后头的宫藤俊成被员工扶着,腿脚刚才被压得错了筋,此刻正疼得直冒冷汗,一听夏芍的话,宫藤俊成顿时大怒,但却有火不敢发。不仅是他,他身后那群员工也都脸色涨红,无比屈辱,却不敢有任何异议。

    这么年仅二十岁的女孩子,竟然把安倍秀真给打成这样,她实在太强了!正因为了解安倍神道里阴阳师们的厉害,宫藤俊成此刻才对夏芍更为畏惧,安倍秀真在日本是很年轻的阴阳师,名声在家族年轻一代里算是最高的,他都被废了,可见他们这些普通人在夏芍面前会有多么地不堪一击。

    宫藤俊成忍着愤怒和耻辱,此刻不仅敢怒不敢言,还异常担忧。安倍秀真成了这个样子,他要怎么把他带回日本,怎么向土御门大师交代?

    这是他应该头疼的问题,夏芍当然不在乎,她转身走向自己的朋友。龚沐云和戚宸曾经在香港的小岛上亲眼见过她怎样收服金蟒,今天的场面相比那天,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两人十分淡定。李卿宇也曾经见过夏芍谈及养小鬼的事,对今天的事,他也并不惊讶。惊讶的是黎良骏老人和他身旁那几位华尔街的巨头们,几位老人个个目光震惊,见夏芍悠然走来,几人都恍惚重回当初那个年代,见到了如今身为玄学泰斗的唐宗伯年轻时期的雷厉风行。

    果真是青出于蓝!

    “夏小姐,这种人,何必跟他们动怒呢?”黎良骏身旁一位老人走过来,呵呵笑道,态度比之刚才的客气更多了几分慎重和小心。

    杰诺眼神发亮地一步窜过来,“高手!高手!收徒吗?”

    夏芍看了杰诺一眼,这个美国黑手党杰诺塞家族的二公子,黑道上是个狠角色,看起来却像个没长大的阳光大男孩。听说他是中美混血儿,还是私生子,且跟他的大哥关系不太好,两人争斗多年。但以杰诺私生子的身份,如今能在杰诺塞家族获得二公子的地位,这个男人的能力可想而知。他必不会像表现出来得这么牲畜无害,不过这些与夏芍没什么关系,他是李卿宇的朋友,那就算是她的朋友。

    夏芍知道杰诺这话是开玩笑的,因此只是看了他一眼,便道:“这几个月注意下资金,会有损失。”

    杰诺闻言一愣,黎良骏等人却是眼神一亮!跟夏芍交好,自然是冲着她风水大师的身份,跟风水大师在一起就是有这么个好处,有的时候你没有所求,说不定她都能看出点什么来。只要她肯指点一句,他们这些人就能避过很多不必要的损失和麻烦。

    杰诺自然也清楚,但他笑道:“我近来生意稳定,而且没有新的投资计划。”

    “地阁泛青,受损的会是在不动产方面。而且,你眉尾有逆生,这几个月注意交友,会有个小人跟在你身后,直到让你有损失为止。这笔损失无可避免,但是可大可小,掌握在你自己手里,凡事慎重决定。”夏芍又看了杰诺一眼道。

    杰诺虽然是混血儿,面相学对他来说并不具有普遍性,但夏芍说的这些涉及气色方面,还是有用的。而且,她刚才也开天眼看了一下,问题出在他的下属身上,他身边有内奸,估计和他大哥那边脱不了关系。

    黎老等人闻言又是一愣,杰诺起初笑嘻嘻的表情也跟着微变,但还是笑道:“那请大师帮我化了怎么样?”

    夏芍却摇头,“有些劫可化,有些不可化,不可化的应了更好,免得引起更严重的事。我现在提醒你已经是在帮你了,至少,你已经得了先机。要怎么做,就看你的了。”

    正因为夏芍开天眼看过,才知道这件事不适合化解,这是个局,化了这次有下一次,她已经告诉杰诺小心小人,他如果聪明,应该知道怎么利用这个先机得到的消息,狠狠布局和反击。

    杰诺是聪明人,自然听得懂夏芍的话,他深深看了夏芍一眼,随即又恢复讨喜的笑容,伸出手要握夏芍的手,“大师,你还是收我为徒吧!”

    夏芍巧妙地躲过杰诺的手,有些无语,正当着时候,夏芍身侧忽然伸过一只手来,一把握住杰诺的手腕!

    杰诺目光一变!哪怕是龚沐云他们在这里,想要抓住他的手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谁?!

    杰诺抬眼一看,夏芍也回过身来,顿时一愣。

    徐天胤带着王虺三人回来了。

    在杰诺等人看来,一直以为徐天胤是夏芍请来的保镖,但很显然,他的身手在杰诺之上!刚才,他的手从人群里伸出来的时候,杰诺都没感觉得到。以杰诺的身份,世界上顶级的保镖、佣兵、杀手,他哪个没见过?对徐天胤却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正当龚沐云等人也将目光投到徐天胤身上的时候,他却不客气得一扬杰诺的手腕,把他放了开。这副表现看起来就是寻常的保镖。

    “夏小姐,你没事吧?”王虺开口问道。他们四人巡查了一圈会场,刚得到重要消息回来,就看见了会场里一片大乱,明显出了事情。走过来之后,才发现事情似乎是跟夏芍有关系。

    “我没事。”夏芍淡淡一笑,心中却咯噔一声。该不会是她刚刚闹的动静太大了,惊了师兄他们,影响他们任务了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1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四章 谁是本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1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四章 谁是本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