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壁画之战

    徐天胤突然回来,夏芍还以为是自己动静闹得太大了,让他担心了,耽误了任务。哪知情况不是这样,而是事情有变!

    找了个去洗手间的时间,夏芍避开了会场里的瞩目,和徐天胤碰了头,“师兄,出什么事了。”

    “莱帝斯将晚上的壁画拍卖取消。”

    “取消?”夏芍一愣。

    徐天胤点头,“老伯顿会邀请出席拍卖会的人去莱帝斯家族的海边度假别墅举办晚会。”

    夏芍闻言蹙了蹙眉,笑哼道:“这个老狐狸!”

    老伯顿是个很谨慎的人,大英博物馆里的展览都能是赝品,而且他家后院当时一出事,他立刻就怀疑到了夏芍身上,还特意邀请她来试探了一番。因此,他临时改变拍卖时间是绝对很有可能的。

    只不过……

    “那壁画拍卖是什么时候?”

    “后天晚上。”

    “还是在这里?”

    “嗯。”

    夏芍和徐天胤一问一答,但越问夏芍唇边的笑意越深,她抬眼望向徐天胤,“消息来源准确么?有没有可能是个幌子?”

    老伯顿这么谨慎,举世瞩目的壁画拍卖就在今晚,他居然都能取消,可见其对这次壁画拍卖的重视。他必然是不想出任何差错的,所以才临时变卦,更改拍卖时间。

    但有没有可能,更改是假的?

    毕竟现在世界各国媒体都盯着今晚的拍卖会,有心想一睹壁画真容的人也早就等着今天了。今天来的名流地位都非常高,并不是那么好放鸽子的。临时推迟拍卖时间无疑很扫兴,老伯顿会冒让这么多贵宾不快的风险?但他也一定知道,这次拍卖的壁画是中方的国宝,不仅中国方面,就连世界各国的一些势力可能都暗中盯上了这幅壁画。那么,以老伯顿的谨慎,他有没有可能放出一个假消息?

    拍卖推迟的消息有没有可能只是转移和迷惑各方视线的手段?而实际上,壁画还是有可能在今晚进行拍卖?只不过,地点从现在这处会场转到了海边度假别墅而已!

    徐天胤显然明白夏芍的意思,但他却看着她道:“占卜过,天机不显。”

    夏芍闻言微怔,随即苦笑。这次任务有她参加,虽然便利了不少,但也导致天机不显。徐天胤想用占卜推演今晚壁画拍卖的可能性,必然是行不通的。

    “没关系。天机不显,我还有天眼。”夏芍眨眨眼,笑道。

    两人简单地商议了接下来的事,徐天胤又问了夏芍刚才发生的事,两人这才从洗手间里出来。

    当夏芍回到会场,已是午宴的时间。午宴由莱帝斯集团在楼上酒店大厅宴请,由于夏芍上午的作为,她无疑又成为了焦点。只不过这一次,这些到场的世界名流们注意的不是华夏集团的商业成就,而是夏芍风水大师的身份。一些以前不知道此事的人,也很快打听明白了情况,在午宴的时候,不少夏芍以前曾听说过但未曾谋面的名流都来到她桌前,笑着寒暄敬酒。夏芍也乐得为华夏集团积累人脉,一顿饭吃得还算舒心。

    到了下午,拍卖会正式开始。

    下午的拍卖是西欧古艺术品专场,夏芍趁此机会了解了不少西欧古董的行情和历史,但却并没有出手,而是一直在等。

    等拍卖会结束。

    果然,在下午的拍卖专场圆满结束的时候,老伯顿和儿子威尔斯笑着来到拍卖大厅致感谢辞,并道:“感谢今天的贵宾们对世界拍卖峰会的支持,我代表莱帝斯集团致以最真心的谢意!为了表达对来自远方世界各国朋友们的感激,我临时决定,今晚将在莱帝斯家族的海边度假别墅招待大家,敬请光临。”

    原本感谢辞都是些客气的场面话,但听见老伯顿这番话后,很多人都愣了。

    “伯顿董事长,今晚莱帝斯集团在海边度假别墅招待我们?那壁画的拍卖呢?”

    “呵呵,招待诸位贵客才是最重要的。壁画拍卖的时间,我决定推迟到后天,也就是拍卖会结束的那天晚上。”老伯顿笑呵呵地道。

    “什么?推迟?”当场便有很多人愣了。

    有人顿时目露深意,老伯顿这一决定明显是泼了很多人一头冷水,他这决定明显是不讨好的。但他宁愿冒着让这么多世界级贵宾不快的风险也要推迟拍卖,可见他的压力也不小。或许,已经有不少目光盯在了今晚,蠢蠢欲动。老伯顿这时候改变拍卖时间,很可能是想打这些势力一个措手不及,确保拍卖万无一失。

    “呵呵,精彩总是留在最后的。我想拍卖会的最后一晚再拍卖壁画,一定会给诸位贵宾留下永生难忘的美好回忆的。今晚,就请允许我邀请并招待大家,共度美好的海滨聚会之夜。”老伯顿笑着安抚众人的情绪,但他这么说,显然表明事情已经定下,无可更改了。

    有人意外,有人郁闷,有人愤慨,但也有人表示理解。整个会场里,唯有夏芍自始至终笑意微微,望着老伯顿的目光一闪。

    ……

    莱帝斯家族的海边度假别墅位于一处山顶上,下午拍卖会结束之后,宾客们都回各自酒店去稍作休息和换衣服,准备晚上的行程。

    莱帝斯庄园里,却在此时有一场父子之间的谈话。

    书房里,年轻的威尔斯表情兴奋,“父亲,您真是太老谋深算了!我今天看那些宾客的表情,很多人对您的决定表示愤慨,可见他们是真信了您今晚取消拍卖的决定!连宾客都骗了过去,相信那些在暗处盯着我们的壁画的人,也会因为您的决定而感到措手不及。”

    谁能想到,老伯顿今天宣布的决定不过是个幌子,今晚壁画的拍卖仍将正常进行?只不过,拍卖的地点改在了海边别墅而已!一句谎言,骗过了对壁画图谋不轨的人,又不会让那些想要拍卖壁画的贵宾们扫兴,世界上能如此老谋深算的人,也就只有老伯顿!

    “威尔斯,你作为莱帝斯集团的继承人,还有很多事要学。”老伯顿看了眼自己的儿子,但眼底却有笑意,显然对自己的谋算也很自傲。

    “我现在已经等不及看那些宾客今晚看见壁画时惊喜的脸了!搞不好,我们还能看到那些打壁画主意的人丧气的脸。”威尔斯兴致高昂地笑道。

    那些宾客已经相信今晚不会进行拍卖了,可想而知当他们今晚看见壁画的时候,会有多么的惊喜。到时候莱帝斯只要说这是给贵宾们准备的惊喜,就必定能抹去今天下午宾客们所有的不满了。说不定,还能加分!而那些想对壁画图谋不轨的笨蛋,让他们重新计划着后天晚上再抢壁画吧!他们一定不会想到,今晚壁画就会拍卖出去,等到后天晚上,壁画早就不在莱帝斯家族手里了!

    到时候,谁想抢就让谁抢去!对莱帝斯一点损失也没有。

    “这件事只有我们父子知道。在今晚拍卖之前,你一定要高度保密这件事。另外,请亚伯大师今晚来为我们护送壁画,让家族的直升专机启动,直接运往别墅。”老伯顿道。

    威尔斯听说父亲又要请亚伯,顿时撇了撇嘴,但他最终也没说什么。虽然他不太信那些巫术能保护壁画,但他却雇有世界上最顶级的佣兵,有这些人在,加一个亚伯,不过是多一道保险而已。

    威尔斯开门走了出去,就在门关上的时候,有人的目光从很远的地方收了回来。

    “看来我们真没猜错,是个幌子。壁画将在今晚进行拍卖。”夏芍坐在酒店房间里,哼笑一声,便抬眸看向徐天胤,“拍卖的地点变了,对你们运送壁画方面会不会造成一些麻烦?”

    对夏芍来说,换地点对她的计划没有影响,不过是换个地方而已。但徐天胤等人得到了壁画之后,要把壁画运到目标地点,可能会对他们造成一些影响。他们之前已经把路线和沿途的一些事打点好了,突然换地方,对他们来说确实会有麻烦。

    “没事,有应急计划。”徐天胤道。

    夏芍这才放了心,他们任务执行多了,像老伯顿这种谨慎小心的对手想必也没少遇见,所以有应急计划也在情理之中。

    “那就好。”夏芍悠然一笑,目光放远,“那么……今晚行动!”

    ……

    夜幕降临。

    今晚,对伦敦来说,是个璀璨的夜晚。早晨出现在拍卖会场的一辆辆世界级豪车,在夜幕里驰往莱帝斯家族的海湾别墅。

    而同一时间,一架直升机从莱帝斯庄园后院的停机坪上起飞,直赴海湾别墅。

    说是海湾别墅,其实别墅所建的地方是位于山顶的。

    夜色迷人,四周山林环绕,只有一条盘山公路通往山顶。远远望去,这就是一座风景优美的度假山。然而,在山顶却屹立着一座中世纪风格的古老别墅,临崖而建,背靠大海。一下车来,海风徐徐,一眼望不见海,却能听见别墅背后海潮拍岸的声响,惊心,壮阔。

    前来的名流自然免不了一番盛装,尽管有人心里不满,但礼仪上还是要维持的。只是令众人没有想到的是,今晚在出席舞会的人里,见到了一位意想不到的人!

    那是一辆加长版的黑色宾利车,当车子在别墅停车区域停下来的时候,有些有心人已经看出那是夏芍今天上午所坐的车了。当即,有些名流还没等她下车便笑着走了过去,打算打声招呼。

    然而,车门开了,司机却从车上抬下一位坐着轮椅的老人来。老人看起来不过六十来岁,一身白色中山装,面容红润,目光炯炯。如果不是看他坐着轮椅,仅看面容,会觉得这老人身体十分健壮。

    老人已经有些年头没在上流圈子里走动,他一下车来,还真一时没被人认出来。

    直到夏芍从车里走了下来。

    夏芍今晚装扮惊艳,白色的齐地礼服,西式的款式,却衬着立领盘扣,银白的芍药丝绣密制,夜色里泛着银辉丝丝流淌般,令人一眼便屏住呼吸,久久难以移开目光。

    然而,夏芍的一句话却惊醒了众人!

    “师父,慢点。”夏芍下车便笑着走过来,在后头从司机手上接过了推轮椅的工作。

    听见她这声称呼的人,却都是惊在了当场!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坐在轮椅上的老人。

    师父?难不成,这位是……唐宗伯大师?!

    唐宗伯的大名,即便是后来不在华尔街了,也被口口相传至今。他的名气并没有因为失踪的那十多年而消减,反而成为了一个无人能打破的传奇,深深印在了某些人心里。只是多年不见,在场有些名流的父辈都退休了,他们许多人只听说过唐宗伯的威名,却无缘见到他本人。此刻见到,怎能不震惊?

    黎良骏和他的朋友们正好刚到不久,几人刚想进客厅,便见夏芍的车开过来,本想迎了她一起进去,哪知见到唐宗伯竟然从车里下来,这可真是意外的惊喜了!

    “唐老?您怎么来了?”黎良骏激动地走上前来,唐宗伯来英国的事,他都不知道!

    “呵呵,有些年没到国门外走走了,这次跟着这丫头出来散散心。事先也没跟今晚舞会的主人打招呼,也不知道会不会打扰了。”唐宗伯笑道。

    “怎么会?唐大师,您能来,我们莱帝斯家族可是竭诚欢迎的!”一道声音插了进来,老伯顿满面红光地迈着激动的步子从客厅里走了出来。唐宗伯来英国的事他听说了,本来就想请夏芍引荐一下,只是一直不好开口,怕她拒绝。毕竟这个时候是敏感时期,夏芍明确表明过支持壁画回归,她没有跟莱帝斯翻脸就已经不是不错的了。想请她引荐?谈何容易!

    但令老伯顿没想到的是,唐宗伯竟然不请自来!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唐大师,快快,里面请!”老伯顿激动地跟唐宗伯握了个手,便将他往里面引。

    这时候,一架直升机从头顶上飞过,往别墅西侧的停机坪上停去。一架专机对在场很多人的财力来说是很常见的事,因此这架直升机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宾客们的注意力都在唐宗伯身上,并跟着唐宗伯一起往客厅走去。就连老伯顿这时候的注意力都在唐宗伯身上,没有人看见,有几个人在人群里退出来,没入夜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2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二十五章 壁画之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2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二十五章 壁画之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