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战!

    舞会一开始,老伯顿便笑呵呵地上台,介绍奥比克里斯家族和玄门,毕竟今晚这两方属于很特殊的贵客,所以老伯顿出于礼貌最先介绍了双方。

    一切都按照既定计划,完美演绎。

    安德列和亚伯在老伯顿讲话后到了台上,向在场的宾客们公布奥比克里斯家族与玄门的友谊,并称东西方神秘学将会保持友好交流。这听起来虽然官方了点,但也没什么。无论是风水大师还是巫术大师,对在场的名流们来说,都是想要结交的人,因此安德列一说完,众人便很给面子地鼓掌捧场起来。

    然而,掌声未落,大厅外,便走进了一个人来。

    那人白色西装,金色长发扎在身后,气质优雅,碧蓝的眸略带些忧郁气息。外头夜色撩人,海风徐徐,碧涛拍岸的声响里,这人一走进来,金碧辉煌的灯光将他欣长的身形从黑暗中剥离出一道轮廓,乍一看像身上洒了层金光,俨然天使降世。

    大厅里的宾客们都是一愣,顿时有不少惊艳的抽气声,但绝大多数人的目光都是疑惑的,竟然少有人认识这走进来的男人。连老伯顿的目光都是疑惑的,显然,连他也不认识这个人。

    只有少数几人将来人给认了出来!

    “亚当先生?”出声的人也相当惊讶,三人纷纷站出来,让在场的人都跟着一惊!这三人,竟是英国银行业、酒店业和轮船业的巨头,尤其是轮船业的斯贝尔先生,是国际著名的企业家,旗下跨国性的集团是轮船业的世界级巨头!

    在场的人,包括老伯顿都不认识这位年轻人,这三人竟然认识他,而且对他的态度似乎还很尊敬?

    斯贝尔无法不用尊敬的目光看待眼前这名突然来到的年轻人,因为他的家族才是集团真正的掌权者。

    斯贝尔年逾五旬,已经是霍威国际集团的三代,世人皆以为他是霍威国际的董事长,但只有他清楚,这不过是受托于亚当的家族。这件事在霍威集团是最高等级的机密,只有董事长才知道。也就是说,在集团的三代里,只有斯贝尔一人清楚此事,连他最信任的儿子也被蒙在鼓里。当初,斯贝尔得知企业的这个机密时,也是他的父亲临去世前才告诉他的。

    霍威集团百年前创办,创办人并非斯贝尔的家族,而是亚当的家族。这个家族有着怎样的历史,斯贝尔包括他的父亲也都不清楚,只知道这个家族人脉之广极为惊人,资金之雄厚令人咋舌。但这个家族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极为低调,从不面对世人,斯贝尔家族从集团创办开始便是集团的代言人。

    不光霍威集团,包括以酒店、旅游业为主的亚兰特集团,英国最古老的私人银行业萨菲集团,幕后的主人都是这个古老的家族。

    这个家族的资产绝对算得上是巨擎,是世人难以想象的隐形富豪。百年来,他们都甘于幕后,他们只要财富,却对世人的赞誉看得极淡,从不现于人前,上流社会的舞会更是从不见他们的身影。所以今晚见到亚当,斯贝尔三人才万分惊讶!

    但惊讶归惊讶,三人却不敢问他来干什么。论身份,他来是天经地义的,论能力,他们三名国际著名的巨头对眼前这名年轻人却都有些畏惧。

    这一代,三家集团的当家人其实是这名年轻人的父亲安德里。但三人却知道,安德里是个能力平庸的人,集团背后的真正掌权者正是亚当!

    这个年轻人不仅有着雄才大略,还有些令人颇为忌惮的神秘手段。这正是令斯贝尔畏惧的地方,他曾听他的父亲说过,在父亲刚刚接掌企业的时候,得知集团这段机密历史的人还有斯贝尔的堂叔一脉。但堂叔一脉在集团属于激进派,那时集团发展日益壮大,羽翼已丰,外界根本就不知道有亚当的家族存在,于是他的堂叔曾动过心思窃取集团,想成为集团真正的掌权者。但令人恐惧的是,他堂叔自从动了这个心思,那一脉的人便在一年内陆续得了怪病,死的死,疯的疯,最终一脉断绝。

    这件事成为了斯贝尔小时候的梦魇,那时候有人称他的家族被恶魔将名字写在了死亡录上,遭到了最严厉的诅咒。儿时的斯贝尔信以为真,担惊受怕地以为自己也会被恶魔带走,但没想到最终安然无事。直到他从父亲手中接管集团的时候,父亲给过他最严厉的忠告——成为这个家族的代言人,永远不要有背叛的心思。

    当时已是三十多岁的斯贝尔这才隐隐感觉当年堂叔一脉的断绝可能跟这个家族有关,但他不敢断定。直到亚当接管了集团之后,集团有些对手也死得莫名其妙,他这才渐渐觉得,这个家族绝对不简单!

    人在面对未知事物的时候,总会抱有畏惧的心理,如今已经年逾五十的斯贝尔不知为什么,常有种很好笑的想法。他总觉得,他的家族就像跟恶魔签下了契约,安分地献上忠诚,成为恶魔的仆人,他们就会获得名誉地位以及金钱。一旦背叛,等待他们的将是地狱般的万劫不复,就像他的堂叔一脉。

    不仅斯贝尔有这种感觉,其他两人也有类似的想法,因此世人眼里的商业巨头在看见亚当走进大厅的时候,却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更不敢问他为什么会来,姿态绝对的敬畏。

    同样想问却不敢问的人还有安德列和亚伯父子。两人这时的脸色相当难看,几乎是僵在台上,死死地盯着亚当这个不速之客。眼下正值两派争斗的生死存亡的时刻,他今晚出现在这里,必然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两人却不能问,更要假装不认识亚当——这关系到奥比克里斯家族在世人眼中的名誉!

    奥比克里斯家族分拉斐尔和撒旦两派,这是大多数人所不知道的。在西方,人们惧怕黑巫师就像惧怕吸血鬼一样。曾经,有所谓的猎魔人猎杀吸血鬼,人们把所谓的吸血鬼绑在十字架上处以火刑,但事实上,世上有没有吸血鬼存在谁也说不清,在那个时期的运动里,受到波及最深的其实是黑巫师。

    西方人将黑巫师视为灵活出卖给恶魔的邪恶者,极端恐惧和排斥。奥比克里斯家族就是在那个时期,以拯救世人的白巫师为起点,手上英国历史的舞台的。

    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家主历代都会被皇室授予伯爵的爵位,并主持皇室大教堂,为世人祝赞祈福,拥有世界各地大批的信徒。在世人眼里,奥比克里斯家族就是伟大尊贵的白巫师家族,除了皇室成员和世上极少数的人,比如玄门这些神秘行业的人,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撒旦一脉的存在。

    正因为如此,撒旦一脉虽然掌管着家族的财力,但却从来不出现在世人眼前。在长久的历史长河中,家族的两派之间有着互利的协议,撒旦一脉为拉菲尔一脉处理许多暗中不便出手的事务,例如暗杀一类。而拉斐尔则为撒旦一脉提供人脉和官方的保护。因而这么多年来,黑巫师这一类人渐渐从人们的视线里消失,很多人都以为这些人不存在于世界上,但实际上只是被保护了起来而已。

    这种互惠互利的关系原本可以存续很久,但一切都打破于老伯爵对黑巫术的沉迷。他是奥比克里斯家族难能一遇的奇才,白巫术和黑巫术都可以学习,曾经给家族带来过从未有过的赞誉和辉煌,但现在却将家族带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当年那半张羊皮卷到底在不在撒旦一脉手中,连亚伯一派的人也不敢断言。他们只清楚亚当的天赋是继老伯爵之后的又一奇才,撒旦一脉已经不见阳光很久了,以亚当的能力,他未必愿意一辈子身处暗处,默默无闻,永不被世人所知。因为他出众的能力,拉斐尔一脉很担心将来会压不住他,因此不惜以羊皮卷为由想引老伯爵杀了安德里和亚当父子,重新在撒旦一脉寻找可以控制的人。也正是因为这个举动,遭到了亚当的反击,两派之争持续到了今天。

    今天,亚当出人意料的出现,他到底想干什么?

    安德列和亚伯父子心急如焚,但却只能假装不认识亚当,而走进来的亚当则显得悠然闲适得很。

    “这位先生是?”老伯顿身为主办方,这时笑着上前问道。他语气还是很客气的,毕竟亚当气质不俗,斯贝尔三人看起来还很敬畏他。

    “抱歉,伯顿先生,我不请自来。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霍威、亚兰特和萨菲集团的少主人。”亚当笑道。

    “什么?”老伯顿却愣了。不仅老伯顿,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

    斯贝尔三人更是愣在原地,表情震惊,不明白亚当为什么要突然公布这件事。这时候,大厅里已经有不少人都将目光投了过来,莫名其妙的眼神里都有些发懵。

    这年轻人说什么?三家集团的少主人?

    这也太好笑了,从来没听说过这三家集团是一家!这人看着挺优雅贵气的,闹了半天脑子有点毛病?

    亚当却不理会众人的目光,继续优雅地一笑,对老伯顿道:“伯顿先生也可以称呼我为亚当·撒旦·奥比克里斯。”

    然而这话一出口,老伯顿却连愣都愣不过来了。

    奥、奥比克里斯?

    大厅里长久的寂静,随即所有人都将目光齐刷刷地盯向安德列和亚伯父子!

    “怎、怎么?这位是……亚当大师?”老伯顿张了半天嘴,这才问道。但他的表情可有些怪异,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名姓他是知道的,什么时候出来个撒旦?不应该是拉斐尔么?

    “呵呵,我们家族可没有这位先生。我看这位先生是有些神志不清,不知他是怎么进来的。这样吧,老伯顿,让你的人把他带去客房休息,我和我父亲一会儿去看看。”亚伯神色如常地笑道,看起来真的不认识亚当。

    “呃,好。”老伯顿也是人精,他的目光在亚伯和亚当同样的金发碧眼上看了看,已经看出两人有五分相像,明显就是有血缘关系的。只不过亚伯明显因为一些原因不想在今晚的场合认这个兄弟,他不想得罪亚伯的话,自然是按照他的话做了。

    “这位先生,请跟我去客房休息。”在老伯顿的示意下,别墅的管家走上前来,很有礼貌地请亚当出去。

    亚当却笑了笑,没有理会管家的话,而是看向亚伯道:“亚伯,我的哥哥,我今晚来此是有着重要的消息要向在场的诸位贵宾宣布的。打断别人是不礼貌的。”

    “……”我的哥哥?!

    大厅里哗地一声,这回的目光就已经不止是震惊了,还带着不解——既然是兄弟,为什么亚伯刚才要说不认识亚当?

    “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看在你神志不清的份儿上,我不追究你冒充我家族成员的责任,请你速速离开!不然的话……”亚伯话未说完,负在身后的手快速画了个图案,大厅里的阳气迅速集结而来,转瞬成煞。

    阳煞与阴煞一样,同样能够伤人。

    亚当却迈着悠闲的步伐走上了台,转身的时候,手指在胸前轻巧地一画,在众人看不见的死角里将一道阴煞聚来,两道煞气撞在一起,无声无息消散。

    安德列和亚伯脸色一变,这个时候,亚当已经站到了台上,“今晚,对于我被迫隐姓埋名生存了近两个世纪的族人来说,将是历史性的时刻。所以,我希望更多的人见证,更多的人知道和记住我们,这样才更有意义。”

    “这是个疯子!带他下去!”亚伯恼羞成怒,转头对老伯顿怒道。

    老伯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情况太突然了,赶或不赶都得罪人,他可不想得罪这些人。

    正当这时候,安德列忍不住出了手,他同样避着人在身后画出一道七芒星的图案,几乎整个别墅的阳气都迅速聚集到他手上,向着亚当震去!亚伯眼疾手快,见父亲出了手,自己也如法炮制,父子两人联手,同时发难。

    三人同站在台上,距离不过三两步,亚当面带微笑,始终未变,与刚才一样,在身后震出一道阴煞,两相相撞,无声无息地消散于无形。

    底下的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却不知道在短短的时间里,三人已经暗中交手过两次。而这次的交手却让安德列和亚伯父子的脸色齐齐变了,惊骇地看向亚当。

    父子两人的招法所聚的阳煞绝非刚才亚伯一人所聚的能比,亚当竟然依旧能从容面对!虽说今晚这场合,两人这一招联手确实未能使出全力,但亚当一人能挡下来还是令人震惊的!

    而正当两人震惊的时候,亚当的一句话更令全场震惊,“我要宣布的是,从今天开始,将由我们撒旦一脉的黑巫师接管奥比克里斯家族。”

    “……”什么?!

    接管奥比克里斯家族?撒旦一脉……黑、黑巫师?

    有人怔愣,有人发懵,有人疑惑,而在场的很多西方企业家却在听见这话后脸色都变了,包括斯贝尔三人。

    其他国家的人可能对巫师有些陌生,但身在西方社会的人多少都听说过巫师。毕竟有奥比克里斯这么有名的家族存在,人们对白巫师还是不陌生的。不仅不陌生,经常去教堂的人还对白巫师充满崇敬,上流圈子里的名流们也经常请白巫师们占卜吉凶。

    可是黑巫师是怎么回事?现在居然还存在?

    “亚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亚伯气急败坏,他没想到亚当竟然会当着这些国际名流的面说出家族隐藏了多年的秘密,他更被他那句将接管家族的话所震。

    亚当却笑容怪异地转头道:“怎么,我的哥哥,你终于认出我来了?”

    这话无疑打脸,亚伯一怔,脸色瞬间涨红。他刚才还言之凿凿地断定亚当精神失常,现在自己把他给认了出来,此刻大厅里宾客们的目光足以让他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亚当,家族没有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在这么多人面前损害家族的名誉?我知道你比亚伯小一岁,天赋比他高些,一直想成为第一继承人,但是这些事都是我们家族内部的事,你有什么不满可以跟族老们商量,为什么要公然造谣?没错,现在是还有些人会黑巫术,但能称为黑巫师的人已经很少了。这都是我们家族长久以来的努力,你想因为你的造谣而抹去家族的荣耀吗?”安德列这时候愤然开口道。

    他的话自然是胡说八道的,但在场的人又不清楚,一听这话也糊涂了。听起来,这像是奥比克里斯家族因为继承引发的问题,这个叫亚当的年轻人似乎继承不成,便冲动之下做出了造谣抹黑家族的事。

    但事情真是这样?

    众人纷纷看向亚当,觉得不管怎么看,这年轻人都不像是会做这种不理智事情的人。

    亚当对安德列的指责并没有回应,只是笑看向他,“安德列伯父,我今晚除了宣布接管家族的事之外,还要向伯父讨回一样属于我们撒旦一脉的东西。”

    “东西?什么东西?”安德列一愣。

    “那半张羊皮卷。”亚当笑道。

    “羊皮卷?”安德列直接懵了。

    “我已经得到了可靠消息,那半张羊皮卷已经找到,但是却到了你们手上。”

    “你、你胡说什么!”亚伯脸色一变,虽然敢肯定亚当在胡说,但他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亚当不紧不慢笑道:“安德列伯父,现在隐瞒已经没什么意思了。我们撒旦的人在中国内地寻找那半张羊皮卷,伯爵派你们协助,可你们这不叫协助,而叫窃取。我知道你们很怕我将羊皮卷找到交给伯爵,怕撒旦一脉会趁机向伯爵求取家族继承权,可是你们这样做也实在不道德。伯爵给了我们最后期限,如果找不到羊皮卷,我们甘愿受罚。可现在我们找到了,你们这种作为是想把撒旦一脉赶尽杀绝吗?”

    亚当说得情真意切,安德列和亚伯却听得莫名其妙。两人知道他在胡说八道,但却插不上嘴,因为亚当接着便将目光转向了唐宗伯。

    “我有消息证明,当年在围杀唐老先生的时候,那半张羊皮卷就遗落在附近。我曾经怀疑羊皮卷后来被唐老所得,在年初的时候,曾经去香港求见过唐老先生,可是唐老先生当时并不承认。事后我只能派人去中国内地查找,但是查找的过程中我再次得到消息,羊皮卷确实在后来被唐老所得。可是,我的父亲当年参与过对唐老的围杀,他并不肯将羊皮卷交给我,我的这个消息被你们拉斐尔一脉派去协助的人得知,你们便联系上了唐老。我知道你们跟唐老先生进行了交易,他给你们羊皮卷,你们帮助玄门报当年之仇。”

    亚当慢悠悠地说着,安德列和亚伯却瞪大了眼。

    “亚当!你胡说什么!”

    “今晚你们双方在伯顿先生的舞会上聚头,如果我没猜错,你们一定是向外界公布友好关系,是么?”亚当笑问。

    在场的宾客却脸色一变!确实是这样!刚才安德列大师确实上台去说了些话。

    “我猜,你们想以此给我们撒旦一脉压力,也给唐老先生当众做个保证。那张羊皮卷,现在应该已经在你们身上了,对么?”亚当转头问。

    安德列和亚伯父子却百口莫辩!亚当的这些话尽管是胡说的,但是听起来还真说得通!可是,他根本就是胡说八道的!他这么说,到底目的是什么?在场的宾客们对当年的事可是全不知情,只怕听他这些话也听不懂。

    那他说这些到底想是干什么?

    正不解,只听大厅里哗地一声!

    安德列和亚伯一愣,只见大厅里所有的人都转头看向了门口,父子两人齐齐抬头,顿时倒吸一口气!

    门口,一位头发花白、身形佝偻的老人拄着手杖站在门口,老人两腮和下巴蓄满胡须,胡须也已花白,浓密的胡须显得一张削瘦露着颧骨的脸只有巴掌大。这样一位浑身都是病气的老人,一双眼睛却十分吓人,双眼凹陷,眼内布满血丝,森森的邪气。

    大晚上的,这样一位老人站在门口,谁见了都会吓一跳。大厅里的名流们胆子尤其小,纷纷惊呼着后退,有女子甚至忍不住尖叫了一声,人群很快向两旁分开,让出了中间的一条路来。

    “……父、父亲?”安德列盯着老人,眼神发懵。

    但他这一声称呼却让客厅里的人都震惊了,“什么?!这位是……艾伯特大师?”

    “不可能吧?我见过艾伯特老先生,这、这根本就……”

    “这怎么可能是艾伯特大师?”

    连老伯顿都瞪大了眼,在艾伯特宣布退休之前,他是常能见到他的。尤其他在皇家大教堂任大主教那些年,这位老人的音容笑貌常出现在世界各大杂志和电视台上,上流社会的人对他根本就不陌生。

    而现在的老伯爵和三年前退休时的样子竟然变化太大了!简直像是变了个人!

    奥比克里斯家族有着很高贵的血统,家族成员都是金发碧眼,男俊女俏。艾伯特老伯爵哪怕是人到老年,身形也是很伟岸的,他蓄着的白胡须像圣诞老人一般,很受英国孩子们的喜爱。去教堂里礼拜的孩子们常围着他一起玩儿,他给世人的印象一直是和蔼可亲的,在民众中拥有很高的拥护度。

    在英国,哪怕女王走在街道上有人认不出来,老艾伯特走在街道上,保准会被人认出来!

    可是现在他这个样子,谁能认出来?

    听说艾伯特老伯爵近年身体不太好,退休之后便在家族里静养,不见任何外客。可是说是休养,怎么休养成这副骨瘦如柴的模样?难不成是病得很严重?

    但老艾伯特看起来却并不像是病人,他拄着手杖进来,健步如飞。

    夏芍陪着唐宗伯就在台下,张中先带着弟子们站在后头,一见到老艾伯特,人人目光一凛,死死盯着他不放。

    仇人,最后一个仇人,总算是到了!

    老艾伯特身为当年事情的幕后元凶,一路走来,却对唐宗伯和玄门的弟子不置一顾,径直走向自己的儿子。

    “父、父亲!”安德列惊着心向后一退,他现在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亚当会说那些话了!

    这是个局!

    糟了!糟了!

    安德列心神慌乱,别人不知道他父亲的性情,他还能不知道?他正是因为退休之后,这些年在家里一心研究黑巫术,才导致整个人体态佝偻、性情大变的。他现在虽然说不至于丧失神智,但只要是关于那张羊皮卷的事,他一定是不理智的。亚当这招也太黑了!父亲出现得太突然,安德列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他只能道:“父、父亲,你你、你听我说,这件事是……”

    话未说完,情况突变!

    老艾伯特人未到跟前,竟然抡起手中手杖,直刺向安德列心口!

    大厅里惊呼此起彼伏,在众人看来,这不过是老子抡手杖打儿子的一幕,虽然很突然,但就算被打中了也不算什么。然而,夏芍却知道,那手杖不是凡品。

    那根手杖,通体漆黑,发着森森寒气,在灯光下光彩映人。这一看就是把黑水晶质地的手杖,吸收了森森怨气,那怨气看起来跟龙鳞的怨气极像,应该来自于死者。龙鳞的怨气被徐天胤制作的刀鞘封住,平时不用的时候,怨煞之气不会外泄,但老艾伯特的手杖并没有压制煞气的东西,或许他平时醉心于黑巫术,这煞气对他有助,他也不想压制。但经年累月地与这根手杖接触,他的身体难免被阴煞所侵,心智受影响是一定的。怪不得亚当说他神智疯癫,安德列和安德里都是他的儿子,因为一张写了古老黑巫术的羊皮卷,他竟然视父子亲情于不顾。

    虎毒还不食子,老艾伯特现在的心性已经邪佞到不在乎父子人伦了。

    他这一记指向安德列心口,倘若刺中,安德列的心脉必被阴煞所伤,当场毙命都有可能。安德列也知道厉害,他脸色大变地在胸前画出一道六芒星来,利用天地元气聚成大卫之盾。正当他画盾之时,亚伯在后头拽了他一把,父子两人一齐快速后退!

    这时候,大卫之盾已成!整幢别墅里的天地元气最先被引来,在场的名流们自然是看不见那瑰丽辉煌的天地元气,他们只看见安德列在胸前虚画几下,这景象就像上午在拍卖会场那边,夏芍和日本阴阳师面对面的比划。只不过今晚可没人再抱着好奇看戏的心态——这毕竟是父子之间动了手!

    到底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一头雾水,但却看见老伯爵艾伯特手里拿着的手杖也快速在空中画了道什么。

    而他这一画,在场的人却忽然觉得脊背倏地发凉,眼前好似上午那样产生了幻觉,恍惚看见了黑森森的气体在手杖头上一闪!

    宾客们都还张大着嘴,身处幻觉还是真实的奇妙感觉里,玄门的弟子们却脸色都是一沉!

    老艾伯特其实什么也没画,他只是将手杖在空中转了几个圈,法器的凶性被他全数放出来,别墅四周的阴气如江海般涌来!此刻,门窗处常人看不到的阴煞如泼墨般涌进来,绞杀着渗入手杖之中,形成一道煞气之剑,直刺向大卫之盾的中央。

    这是很霸道的一招,不用任何术法,只用煞气直接击破!

    但是这招也阴狠了,如果是在空旷的外面斗法倒没什么,此刻大厅里宾客这么多,法器的煞力全数释放,这对普通人的身体伤害极大,只是眨眼的工夫,只怕现在很多人都会感觉手脚发冷了。安德列的修为显然不能跟老艾伯特比,但正因如此,安德列所聚的大卫之盾发挥了他所有的修为,这盾不比那天晚上夏芍和亚当斗法的时候差多少,此刻不仅是别墅里的天地元气涌来,就来别墅后头的海面上也有元气正被引来,这一旦是两相撞了,这幢别墅立马就得塌了!

    这里这么多人,玄门的人是避得开的,其他的人却只有被埋的命运。

    “混账!”关键时刻,唐宗伯一声怒喝,浑厚的内劲震出,震得在场已经神智开始不清的宾客瞬间如醍醐灌顶,激灵惊醒!

    “要清算到外面去!”唐宗伯就坐在台下,老艾伯特正背对着他,说话的时候,他掌劲一震!一道巨风凭空扫起,扫着老艾伯特的腰侧,把人一巴掌往窗外扇去!

    他出掌的时候,夏芍也动了!龙鳞霎时出鞘,浓烈的怨煞之气从下往上一抬,直斩向老艾伯特手上的那根手杖,与此同时,夏芍掌心同样一道劲力震出,跟师父的合成一道,把人往窗外一扇!

    龙鳞出鞘的工夫,客厅里漫天似有怨煞哀嚎的尖利喊声,好似幽冥大门被打开,那浓烈的怨气让老艾伯特都是一惊,霍然回首!回首间,两道浑厚的劲力已至!唐宗伯和夏芍的修为都在炼神还虚,哪怕是其中一人跟老艾伯特对上,他都不敢掉以轻心,更何况是两个人?他震惊于龙鳞匕首的煞气时,对这两道劲力也不敢轻易应对,于是竟顺着这两道劲力敏捷地往旁边一闪,就着窗户跃了出去!

    夏芍紧跟着跳出便追,声音随着带着海腥气的夜风传了进来,“张老,我师父交给你了!让弟子们保护宾客!”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2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2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