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死灵术

    门口,玄门弟子以八卦方位稳坐布阵。老伯顿一打开门,正对着他的丘启强脸色一变,急道:“进去!危险!”

    老伯顿却站在门口,一动不动,仿佛没听见丘启强的劝告。他呐呐抬头,望向远处,眼神发直,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似经历过战火般的院子,以及远处……远处那巨大擎天的金色大蟒。

    “这、这是什么?”这惊恐的疑问不仅代表老伯顿的,还代表从客厅里跟出来的宾客们的。

    宾客们站在老伯顿身后,门口一层一层挤满了人,却没有人敢出去。别墅院子里巨大的深坑、深纵的裂缝和金色的巨蟒,每一样都超出人们的想象。有人甚至不敢相信,这到底是不是老伯顿家的院子!明明一个小时之前进来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怎么才这么一会儿,就变成了这样?

    这该不会是今晚的余兴节目吧?

    这个古怪的念头钻到有些人的脑子里,但很快就被打消了。没人会在准备余兴节目的时候把自己的院子给炸成这样,这处别墅是背靠悬崖的,后面就是大海,整个院子都裂了,这以后还有人敢住吗?

    那、那这么说的话……那条巨蟒是、是真的?

    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巨大的生物?

    在宾客们都瞠目结舌的时候,唯有龚沐云和戚宸反应不大,两人都是见过金蟒的人了,不过……龚沐云的目光稍稍有些古怪,他的目光投在远处金蟒的头顶上,觉得似乎跟当初在小岛上看见时有点不太一样?

    而远处,张中先和温烨推着轮椅上的唐宗伯,一起来到了夏芍身边。

    “老朋友,还记得我么?”唐宗伯遥遥望着老艾伯特伯爵。

    老艾伯特站在对面,回望唐宗伯。十几年前,正是他对那卷记载着黑魔法的羊皮卷的迷恋,导致了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巫师参与那夜的围杀。对面的老人,年纪与他相仿,气血看起来比他旺盛,却永远地失去了行走的能力。如今,因为这卷羊皮卷,十几年后两人再遇,老艾伯特凹陷的双眼里血丝密布,邪气极盛,看不见丝毫的忏悔。

    此刻只是面对夏芍都够他应付的了,以一敌四,是个人都知道胜利女神站在谁那边。老艾伯特的眼睛里却看不到恐惧,他的目光从唐宗伯、夏芍以及她的龙鳞和金蟒上一一掠过,忽而仰头大笑!

    他的笑声混在刺耳的警报声响里,血气内劲并不那么雄厚,但却听得人头皮发麻,疯狂里竟好似带着兴奋和愉快。

    “疯老头!跟他废话那么多干嘛!”温烨走到夏芍身边,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条佛尘。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笑罢的老艾伯特忽然举起手杖,黑水晶在夜色里发着森森暗光,手杖森浓的黑气涌出,横空一扫!

    “小烨子小心!”张中先手快,先把温烨往后一提!

    “那东西是你喜欢的,去吧!”夏芍冷哼一声,对身后大黄道。

    大黄在夏芍头顶上喷了口气,嗤之以鼻。它自从吸收了香港那条龙脉的阴煞之后,对这点煞气就挑起了嘴。这点东西,虽然品质不错,但量太少了,还不够它塞牙缝的。但鄙夷归鄙夷,好不容易出来透透气,无良主人的话还是要听的,不然下回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被放出来了。

    大黄喷完一口气,便张大嘴,巨大的嘴在直升机上的英招三人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夜空里豁开的一道血盆大口!然而,还没等它用力一吸,所有人便都一愣。

    连唐宗伯和夏芍都没想到,老艾伯特将手杖上的煞气击出,却忽然一挥手!那道煞气倏地震向他身后!

    他身后百米处,正是停机坪!

    停机坪上,地上躺了十名晕过去的雇佣兵,英招三人站在舱门口,徐天胤站在外头地上。

    夏芍目光一寒,怒道:“去!”

    金蟒在她身后得令,猛地向老艾伯特扑了过去!与此同时,徐天胤手中将军霍然出鞘,抬手一震,两道煞气撞上,顿时狂风四起,周围的空气瞬间变成了真空般!

    英招三人站在舱门口,却看不见那道袭来的煞气,只看见徐天胤莫名抬手,接着空气便是一窒,三人只觉得头皮都在这瞬间收紧,浑身的气血都往胸口涌,胸口就像要炸了般胀痛无比。这种从未有过的痛苦感觉让三人同时脚下一晃,他们看不见自己的样子,却能看见对方额上青筋暴露,眼底血丝都要涨开的恐怖表情。

    徐天胤倏地回身,掌心一道元阳之气震出,英招三人只觉身体霎时好受许多,只是头脑晕眩,眼前金光闪亮如白昼。直升机外,徐天胤的挥手一震、对面一身白裙挥手喊去的女孩子、远处金色大蟒扑向老人的画面,成了三人晕过去前最后的记忆……

    三人扑通扑通倒像机舱里,警报刺耳的铃声里连三声闷响都没留下,只留下直升机外的地上,十具七窍流血的死尸。

    那十名雇佣兵本是被徐天胤等人打晕,但刚才的煞气岂是他们能承受住的?这十个顶级的雇佣兵,竟就这么不明不白死了。

    这时候,老艾伯特被金蟒追着已经奔向远处,但他在跑的时候曾震惊地回头,看了徐天胤一眼。想来他是没想到徐天胤竟非凡人,躲过了他刚才的那一击。

    徐天胤显然在老艾伯特的意料之外,但老艾伯特这突然对付后方普通人的举动也显然出乎夏芍等人的意料。

    “这老家伙想干什么?”张中先皱眉道。但他心底却涌起不祥的预感。无论是东南亚的邪术还是西方的黑巫术,施术者需要的都是死人!

    死人?

    糟了!

    “这老东西没安好心!”张中先目光一变,骤然出手!温烨也显然领悟了他的意思,两人出手的时机几乎不分先后,五只阴人扑向地上躺着的雇佣兵尸身!

    与两人出手的时机同样不分先后的是老艾伯特!他被金蟒追着,手中连画数道黑色的七芒星图案,那图案与他和夏芍刚才对抗时的不同,上面书写着古希伯来咒语,不知那咒语上写的是什么,当图案出现的时候,连金蟒都忌惮地往旁边一让!正是这一让的工夫,那道巨大的七芒星图案飞向地上躺着的雇佣兵尸体,几乎一下子笼罩在十具尸体之上!

    张中先和温烨养着的阴人符使也在同一时间到了,但两人手中总共只有五名阴人符使,因此,当七芒星笼罩下去的时候,这五人仿佛死而复生般迅速起身退开,其他五人却躺在地上,夏芍几人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图案印在五人身上,随后消失。

    “死灵术!混账!竟敢亵渎死者尸身!”唐宗伯怒喝一声。

    死灵术是黑巫术中最为黑暗的术法,听说分为两个支派——死灵派和死尸派。

    死灵派是召唤和支配灵魂,与东方蓄养阴人符使还不太一样,倒是与养小鬼有些相似。其实这些说起来都是趋势阴人为术师服务,但所得的方法不一样,这些阴人最后的结果也就不一样。阴人本是死者去世后留在世上的残念,从佛道来说,因对人世有所依恋,从而不能进入轮回。这些阴人大多数不会对人造成伤害,也没有害人的意识,除非心怀怨念而死的,死后恶念留存世间,阴气成煞,才会对普通人造成伤害。

    风水师收服的一般是这些煞气极重的阴人,用法器将其带在身边,以法器的吉气和自己的元气消除怨念,当怨念除尽,风水师便会为阴人超度,送其入轮回。只是这期间,如果风水师有需要,便会借助阴人的力量,这算是收取的回报和双方的一种互利关系。比如夏芍和金蟒,收它回来,夏芍虽让它成为了符使,但每日它都会在金玉玲珑塔里修行,且玲珑塔夏芍每日带在身边,以自己的元气蕴养,对金蟒也有助。倘若有一天,金蟒修炼有成,夏芍绝对不会再留它。

    但死灵术并非如此,以阴煞为引画成的魔法阵只会令阴人的怨气更重,无法超脱。但死灵派的术法夏芍听说是必须要在死者死后一年才能够施法的,老艾伯特所用的术法绝对不是死灵派的,而是死尸派!

    这种术法的原理就是在人刚死不久,趁着灵魂未脱、尸身未冷,聚天地元气于人身之中提供给其再次活动的能量。但是这通常维持不了太久,毕竟巫师的修为再高,也无法长时间提供给一个人维持生命所需要的元气,除非那名巫师是神。也就是说,死而复生终究是不可能的,巫师的术法不过是让人延缓死亡时间或者是回光返照片刻而已。听说在中世纪的时候,贵族的人家通常会在家人突然离世的时候请巫师上门,将死者唤醒,听死者宣布了遗嘱之后再请他离世。只不过后来在历史演变中,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死灵术就变了味儿,偏离了术法原本的初衷。

    老艾伯特所用的正是死尸派的死灵术!只不过他所用的术法里阴气远远高于阳气,地上剩下的那五名雇佣兵脸色顿时变成了僵紫色,眼睛睁开时,尚在淌血,却一齐目露凶光,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五人一爬起来,夏芍便脸色一变,但还没等她心底升起不祥的预感,那五人便齐齐举枪,对准对面的夏芍、唐宗伯、张中先和温烨四人,子弹连发!

    修为再厉害的人,只要不是金刚不坏之身,谁也不是热武器时代枪械炮弹的对手。被击中要害,神仙也得没命!以夏芍的敏捷身手,她瞬间往旁边躲开是办得到的,但是唐宗伯坐着轮椅,行动总不如双腿。在子弹扫射过来的时候,夏芍这一生从未有过的急火攻心,她根本就来不及思考,几乎是本能的反应。

    那一瞬间,张中先先拽着唐宗伯的轮椅往旁边猛地一拍!温烨大叫一声“师父!”手里的佛尘一甩,这小子竟然想用佛尘将细密如雨的子弹挡开,夏芍本能地震出一道劲力!将要冲过来的温烨和师父都往斜后方大力推了出去,而自己另一只手则同时挥斩向对面,龙鳞的寒光在夜里一闪,直劈向那五人的手腕!

    夏芍曾经对付过拿枪威胁她的人,她常常只引一道煞气将那些人的行动限制住便算完。但今晚她并没有这么做,这五人已经不是普通人,他们被老艾伯特的巫术控制住,危险程度绝非普通人能比!限制普通人行动的阴煞已经无法使他们停住,充其量只能减缓他们的动作。夏芍当然不会只想减缓这些人的动作,她想要消除全部威胁,就只有一个办法——废了他们的手!

    但龙鳞的寒光和子弹雨点般的光芒几乎是同时的,这一击有没有效,夏芍也没有把握。但她却在将龙鳞挥出的一瞬便往地上一仰,迅速翻身滚远,滚离的时候顺道震出一道暗劲,将远处的师父和温烨他们推得更远点。

    “师父!”温烨在远处扯得嗓子都哑了,少年的声音被刺耳的警报声和子弹的震耳声所遮盖,眼底都血丝如网,视线也被染成血红。

    雾蒙蒙的视线里,只模糊看见夏芍在地上连续滚了几滚,子弹打在地上击出的石屑乱飞。那五名雇佣兵都是世界顶级的高手,身上的配备自然不俗,那些子弹一梭子打过来,地上的石屑都被打成了粉,夜风里粉尘飘出老远,让本来就不明朗的视线更加模糊。

    夏芍在粉尘飞扬里停了停,不知被打中了没有,而对面的子弹声却停了。

    温烨转头看过去,那场面,终生难忘。

    只见这眨眼的工夫,对面不止那被操控的五名雇佣兵,包括那五名之前被己方控制的五名雇佣兵,此刻不仅手腕其断,而是瘫在地上,几乎成了一堆分不清的肉块。

    徐天胤站在满地的血水里,手中握着的将军发着黑森森的煞气,指缝里隐约有血淌出来,分不清是他的血还是这十名雇佣兵的血。

    或许,地上这一地的尸块根本就不能被称之为雇佣兵,哪怕此刻将这些肉块拼起来,只怕都分拣不出来谁是谁的。

    这血腥的场面让气氛一瞬间便死一般的静。徐天胤低着头,目光却并非望着地上的血腥,而是落在对面远处,那躺在地上的女子身上。没人看得清他这一刻的目光,只是看见他静立不动,夜风吹来,浓烈得令人作呕的血腥气里,他只是静静站着,目光动也不动。吹过的夜风拂过男人孤冷的身躯,夜风好似长夜里发出的悲鸣。

    还是唐宗伯等人先反应了过来,温烨最先向夏芍奔去,唐宗伯转动着轮椅由张中先在后头推着,三人快速接近夏芍。

    就在温烨要接近夏芍的时候,躺在地上的夏芍忽然身子动了动,猛地咳嗽了起来。

    “师父!”

    “小芍子!”

    唐宗伯、张中先和温烨都是大喜,尤其是唐宗伯,老人转着轮椅的手都是颤抖的,一瞬不瞬地盯着地上。夏芍在地上咳嗽,她白色的裙子上并没有血迹,看起来没有受伤,只是刚才急躲的时候被粉尘给呛着了。

    夏芍确实是没事,她应变向来快,刚才确实是生死之机,但她翻滚出去的时候除了保护师父和弟子,也没忘了保护自己。她不确定龙鳞的速度跟子弹的速度哪个快,自然不会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命运来抉择。她翻出去的时候,周身的气劲全数震开。她此时的修为已然到了化劲的境界,平日与人交手,对手的劲力可以轻易化去,但她还没试过能否化去子弹的劲力。

    这念头只是当时的灵光一闪,根本就没有时间思考,夏芍便本能地将气劲震开。但有趣的是,子弹射来的速度和力道虽然很难防御,但是遇上她周身的劲力,确实减缓了速度和威力,在接近她身体气劲开外的地方,便全数钉入了地上!

    这个发现让夏芍有些惊喜,她光顾着惊喜去了,忘了第一时间爬起来,把所有人给吓了个不轻。

    见她起身之后脸上还带着笑,连温烨都一瞬间有做出大逆不道踹师父一脚的冲动。

    “我没事。”夏芍起身,只是笑了一会儿,便脸色一变,望向对岸,“师兄?”

    当看见对面的惨状,连夏芍都没想到。她原以为子弹停了是因为龙鳞那一招击中了,但是没想到,原因绝不仅如此。刚才徐天胤在对面,险情突发的一刻,因为他在那些雇佣兵身后,并没有危险,因此夏芍在紧急之时只顾得上师父和温烨他们,却忘了这男人在那一刻目睹了全程,该是怎样的心情。

    果然,她这轻轻一唤,徐天胤的身子才霍然一阵,头微微抬起,眸底的死气渐渐褪去,但依旧盯着她不动,仿佛少看一眼,她就会从眼前消失似的。

    夏芍冲着徐天胤安抚地一笑,“师兄,我没事,一点事也没有。现在,有事的人……应该是他!”

    说着话,夏芍目光一转,瞬间冷寒,盯向远处跟金蟒缠斗在一起的老艾伯特。

    有什么话,解决了这老东西再说!

    张中先和温烨眼神都跟着一冷,连平日里很少动怒的唐宗伯此刻都露出冷寒的目光,目露杀机。而身在对面,离老艾伯特最近的徐天胤却是身形一闪,黑夜里如一道冷电,直奔而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2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二十九章 死灵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2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二十九章 死灵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