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进境初兆

    夜色里,徐天胤捂住胸口,口中吐出的血鲜红刺目。夏芍望着那血,周身的元气霎时一乱。

    “专心!”唐宗伯惊得立刻出言提醒!徐天胤的伤势他也挂心,但海龙气眼看着就到,那是夏芍引来的,她若气场乱了,龙气无人控制导致暴走,后果不堪设想!

    这龙气到得虽然晚了些,但徐天胤借着龙气调息,顺利的话应该很快就可以恢复。

    夏芍醒过神来,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其实,她本想引动海龙气为师兄的阵法增添助力,但引动的耗时比她想象中的要长,没想到,还是要他一个人撑到了最后……

    不过,现在还来得及!

    “师兄!盘膝,调息!”夏芍冲着徐天胤喊出一句,便一眼扫向不远处的金蟒,这厮一看见金甲人就躲得远远的,但却一直守在外围,怕老艾伯特逃脱。现在,没看见他从阵中出来,夏芍也无心思去追究,她的全副心神都在徐天胤身上。

    徐天胤往前走了两步,再次咳出两口血来,依言盘膝坐了下来。他抬眼望向对面夜空,又望向夏芍和凛然威坐、全副心神布阵的唐宗伯三人,漆黑深邃的眸中异样的情绪闪动。

    夏芍看出他是在担忧来,在对面对着他摇摇头,“师兄,调息!相信我。”

    相信我。

    简单的三个字,却令男人目光微动。

    此时此刻,女孩子就坐在对面,面对着他,目光沉重里带着杀伐,像极了平时她唬他的眼神。男人盯着女子的眸,看了一会儿,乖乖闭上了眼。

    夏芍心里大石一落,也闭眼,收敛心神。

    这时候,海龙气已来到三才阵外围。唐宗伯修为最高,正在三才阵受冲击最大的阵位,他目光一凛,手中罗盘吉气大盛,周身元气大开!张中先和温烨也随之催动法器之力,温烨更是给自己加持了一道不动明王印,三人齐力,阵法气场大涨,想将龙气到达夏芍身边时候的威力减至最小。

    然而,仅仅是这刚到的龙气,威力就超出三人的预料!龙气刚一触到三才阵的边缘,天地自然之力浩大的气场便令三人喉口一甜,猛烈的劲力几乎将三人从地上掀翻!

    夏芍在阵中猛地睁眼,天眼看准龙气最薄弱的地方吐纳,龙气感应到她的气场,便朝着她聚拢而来。夏芍想用这种办法来调整龙气的平衡,分散最强盛的地方,给师父三人减少压力。

    但正是她睁开眼的时候,目光扫向龙气寻找薄弱处时,忽然瞥间一道黑影!

    那道黑影身在对岸,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夏芍瞥见时已见黑影快如冷电,杀机凛冽,而其袭向的地方,正是徐天胤的后心!

    “师兄!”夏芍心神俱裂,周身气场骤然大变。

    唐宗伯三人猛地转头,看见这一幕,也俱是一惊!

    这一惊间,三才阵猛地一个扭曲,海龙气冲撞而来,唐宗伯首当其冲,身子在轮椅上一震,连人带轮椅被冲翻了过去,当即滑出十数丈远!阵法大破,张中先和温烨被阵法的冲力和龙气双重的力道也跟着掀翻了出去!夏芍坐在阵中,整个人全然暴露在海龙气之下,失去了气场控制的龙气在她头顶缓停,渐渐聚积,风云变色只在一瞬!

    这一惊间,徐天胤已猛地向后一仰,翻身在地上一滚,一口血咳出来,将军却反手挥了出去!那人看出他身受重伤,闪身避过将军的煞力,手中寒光一闪,直逼徐天胤咽喉!

    “大黄!”夏芍的急喝也在同一时间,而比之她的急喝,金蟒的反应速度更在她之前。

    蟒呼啸一声,转瞬即到,尾巴临空一甩,那人忌惮地向后急退!正退间,身后腥风直冲脑门,飓风般的吸力将他往后猛地吸去!那黑影一回头,见金蟒巨大的头颅正在他身后,金色的蟒眼狂怒地盯着他,信子如同鞭子般,眼看就要缠上他的腰身!那人逼不得已,虚空一道金符打出去,金蟒的头颅果然忌惮地往旁边一躲。那人落去地上,看起来并不想与金蟒这样的对手多斗,他的目标还是徐天胤,但他回身要下手的时候才看见金蟒的尾巴一绕,早已画了个圈将徐天胤围在了其中。

    机会已失,那人也不恋战,迅速后退,便想撤离。

    但他来了容易,要走?这回可不那么容易了。

    “留住他!”夏芍寒着脸一喝,金蟒围住徐天胤的身子不动,头颅飞了出去,和那黑影斗在了一处。

    这些惊变同时发生,不过须臾之间。

    夏芍见金蟒将那人留住,便猛一抬头,看向头顶龙气。远处涌来的龙气此时并未全到,而已经到了的却因为她气场的改变聚积在夜空,这须臾的时刻已经缓缓形成一道飓风般的龙卷漩涡,中心的龙气如一道被惊醒的怒龙,咆哮着向她袭来!

    夏芍来不及顾及师父师兄,她能感受到他们的气息,虽然受伤不轻,但性命此时都还无虞,要救他们,全在于她!

    在于她能否收服这道海龙气!

    没有阵法,没有护持,夏芍却冷哼一声,手中指印快速变幻,“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

    九字真言咒术加身,夏芍周身的元气再次全开!周围地上忽然飞沙走石,不久前刚被子弹扫过的石屑沙尘以她为中心霎时飞卷!卷上夜空的石屑遇上袭来的龙气,顿时成粉!而夏芍的元气则飞卷升入夜空,与龙气拧在一起,缠斗到了一处!

    别墅外布阵的玄门弟子和亚当三人转头,只见西边两道气场如龙吸水般拧成麻花状,接天连地,如别墅院子里形成的一道龙卷,而更远的地方,一条没有头颅的金蟒原地盘着,如巨型的树墩,它的头颅忽上忽下,且不说这诡异的头身分离是怎么回事,它看起来竟像是和谁斗在一起。

    但比起金蟒,安德列和亚伯父子最在意的还是那召唤海神波塞冬力量的人。

    “那人不是伯爵!是谁?”亚伯惊愣地盯着远方。伯爵的力量他能感觉得出来,那明显不是伯爵的!而且,伯爵也未必做得到将自己的力量外放,与海神斗在一起。

    这、这人太强大了!

    是谁?

    亚当的目光微变,他知道这人是谁!毕竟,他们曾经交过手,而且就在不久前。她的气场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他还记得。

    连亚当的目光都不由闪动,连召唤海神都在奥比克里斯家族里视为不可能的禁忌,别说跟海神斗在一起了。这不是大手笔的问题,而是拿性命在做赌。人的能量如何能跟海神的能量相比?即便是修为高,能在与海神的力量相遇时全身而退,也没有人能与海神抗衡——抗衡得了一时,抗衡得了一世吗?

    凭人类的能量,只怕抗衡不了海神能量三息的冲击。

    然而,当亚当这样认为的时候,三息早就已经过了。

    他的担忧其实也没有错,人的修为再高深,元气也有限,跟海龙气斗不了多久就会元气耗尽。从远古时代起,人类就对大自然的力量充满敬畏,敢于挑战,无异于自取灭亡。

    但今晚,夏芍就是要与这道海龙气斗一斗!她重活一世,尽管有天眼在身,天赋异禀,元气异于常人,但从未觉得自己在天道之外,从不因此不敬天地。但今晚,大敌当前,师门有难,为了这些重要的人,她也不介意斗上一斗!

    斗得赢她,是天数如此。斗不赢她,就得乖乖给她趴下!为她所用,给师父师兄疗伤去!

    夏芍怒哼一声,天眼大开,抬眸紧紧注视着头顶龙气,尽管看起来龙气是与她外放的元气缠斗在一起,但其实这道龙气也并非力量均匀,其气场有强盛之处,也有薄弱之处。夏芍元气持续外放,一道保持着与龙气的缠斗,一道在意念中再次聚集外放,专攻龙气薄弱之处!

    远处别墅外围,玄门弟子全都瞪大眼,丘启强等人曾经也算陪着夏芍清理门户、京城斗法,对她的元气很熟悉了,刚才就知道那人是她了。本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此刻见那边又一道元气外放入夜空,远远望去,金色的元气如利刃般刺向龙气!龙卷般的龙气接天连低,刺向它的金色元气在夜空里好似炸开的烟火,绚烂,壮阔。

    气场的震动层层袭来,坐在地上的弟子们却都渐渐忘了布阵,所有人张着嘴,看呆了。

    “上帝……”安德列发出一声惊惧与赞叹交织的低喃,望着远处夜空,也呆木了。

    这时候,龙气被金色元气刺中炸开的地方渐渐开始薄弱,有几处相继散在夜空里,像是出现了道道缺口!但后面涌来的海龙气紧接着便补上,一来二去,战况激烈。而那跟海龙气斗在一起的人像是永不知疲惫,元气持续地跟龙气缠斗,海龙气扑上来一道,便打散一道,气场震过来一重,又震过来一重,不知过了多久,看得玄门有的弟子忍不住心情激动,竟鼓掌叫好!

    这一叫好,把震惊中的安德列和亚伯父子给震醒了,父子两人齐齐看向玄门弟子,目光闪动,难道……那个人是玄门的人?

    是谁?

    正当两人猜测,这时远处忽而震起一道女孩子的怒喝声!

    “给我乖一点!”

    这声怒喝带着惊人的内劲,清澈,震耳,震得人耳膜鼓胀,嗡地一声。

    安德列和亚伯父子听见这声音,身子都跟着一震!他们听出这声音是谁来了!

    但还没来得及体会太多这一刻的震惊,便只见从海面涌来的海龙气被这一震竟全数向地面压去!原本卷起的龙卷瞬间垮了,夜空中涌来的龙气像失去了支撑般倾覆。

    一瞬,好似天塌。

    “师叔!”

    “师叔祖!”

    玄门弟子们惊急地齐喊,那边的元气波动,却静止了……

    夏芍周围是浓郁的大海龙气,她盘膝坐在其中,感觉舒适祥和。四周漆黑一片,她像是坐在深海中,身体泡在海水里,海底水流的涌动从她身上拂过,柔软温和。海水涌动的时候,地上浮起淡淡金色的沙粒,黑暗里像浮游生物般,绚烂美丽。她认得那些金色的沙粒,那是属于她的元气。

    她的元气在黑暗里漂浮,金辉点点,一时间竟好似不再是坐在海底,而是置身浩渺的宇宙。

    虚空。

    霎时间,心底好似有莫名的震动。那是一种奇异的感觉,非幻非真,却好似带领她一下子回归本源。自身元气、大海龙气、天地元气,世界一切同出一脉。

    一脉……

    夏芍也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境,奇妙,舒适,忘我。眼前是一道亮光,似明悟,她试着迈步走过去,可心底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忘记了什么。

    她停留在原地思考,执着地想要想起忘了什么,身后的黑暗里,渐渐浮现起几道人影。

    夏芍看见那几道人影,眼神霍然一变!周身所有的感官骤散,身下是冰凉的地面,她周围是浓郁的海龙气。

    “师父!师兄?”

    “张老?小烨子!”

    夏芍叫人的时候开了天眼目光一扫,唐宗伯、张中先和温烨都还躺在地上。而对岸,在金蟒的护持下,徐天胤盘膝而坐,正在调息。

    “师父!张老!小烨子!”夏芍又喊了一遍,唐宗伯和张中先在地上都没有动,反倒是温烨挣扎着动了动。

    “师父……”少年的声音不太大,但还是清晰地传了来。

    阵法破了的时候,温烨并没有想象中受伤重,虽然他和张中先是被阵法和龙气的双重力道给掀翻出去的,但正因这两道力量相撞,当时相抵消了些,因此温烨虽然是晕过去了,但受的伤已经比想象中的轻了不少。

    张中先却比他受伤重些,原因是他被震开的时候,元气震开,替温烨挡了一道。

    温烨从地上爬起来,虽然对周围的情况感到震惊,但却忍着伤势先来到了张中先身边,将他给唤醒。张中先一醒便咳了咳,一口血先吐了出来,便捂着胸口坐了起来,往四周一看,骇然地直咳嗽,“这、这怎么回事?”

    “张老,去看看我师父!”夏芍出声道。龙气已经温和了下来,但她还是要坐在原地不能动,师父的情况是她最担心的。

    张中先闻言这才反应过来此时的情况,立刻在温烨的搀扶下起身,两人来到唐宗伯身边,发现他还昏迷着。

    “掌门师兄伤得很重!”张中先声音发沉,带着焦急。唐宗伯是被龙气首先冲撞到的,伤得自然重。他恐怕没有办法调息!

    “小烨子,你调息你的,不用管我。”张中先说着话便盘膝坐了下来,显然是打算帮唐宗伯疗伤。但他现在也伤得不轻,这么做根本就是把自己的老命给豁出去了。

    温烨急红了眼,当然不同意。正当两人争执的时候,夏芍缓缓起身。

    她一站起来,张中先的脸色便大变!在他昏迷的时候,虽然是不知道这丫头用什么办法让海龙气安静下来的,但海龙气是以她的气机引过来的,现在她分心起身,万一这龙气又暴走怎么办?

    夏芍此刻的神态却很平静。刚才,她也认为自己最好还是别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竟又有种奇异的感觉升起,好像刚才置身宇宙中的感觉。

    现在清醒过来,她才知道刚才的感觉是什么。那是明悟,进境的明悟!

    她现在已是炼神还虚的境界,再进一境,便是修炼的最高境界炼虚合道。炼虚合道从道家来讲,是进入虚空境界的时候,如果有执着心,依然没有摆脱有为的法度,只有破除执着的心,连虚空也一并忘记,才能最终与本真大道合为一体,体悟参透天地本源。

    这些理论夏芍早就知道,但能不能达到这个境界还要靠契机与自己的领悟。如果不是真的开悟,理论倒背如流也没有用。

    原本,她只是想引龙气助师兄一臂之力,但没想到无意之间创造了契机。虽然此举很冒险,但也值得。她不敢说刚才的领悟一定能进入炼虚合道的境界,或许还缺少点什么,但至少她有所领悟。如果不是今晚这种情况,她一定会试着进境试试,但今晚显然不合适。

    可即便是刚才领悟的那些,也对她有莫大的助益。

    天下元气同出一脉!她自身的元气和大海龙气其实没有什么分别,没有必要对抗,因为根本就不是敌人。她的元气可以是大海龙气,大海龙气也可以是她的元气,没有区别。

    这么想着,夏芍心境一放松,让自己融入到周围的海龙气中,她在龙气中行走,就像在平常的地方行走一样。果然,周围的海龙气没有丝毫暴走的趋势,反而在她身旁自如地游动,将她当成了自己人一般。

    这感觉实在是很奇异,夏芍不由脸色发苦,早知如此,刚才还跟这道龙气较劲干嘛?白白浪费时间!但世上的事就是这样,一旦有所开悟便觉得一切很简单,可是在没有领悟之前,谁也不会想到,世界上不知道多少修行者被卡在了“早知如此”上。

    夏芍在张中先和温烨的震惊中走到师父身边,盘膝坐下,“张老,小烨子,你们调息你们的,我来帮师父!”

    张中先看起来还有担心,但他刚想说什么,便被夏芍打断了。

    夏芍声音发冷,瞥了眼对面跟金蟒的头颅斗得不可开交的那人,淡淡道:“等你们调息好,我得找人聊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3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三十二章 进境初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3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三十二章 进境初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