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幕后黑手

    调息的过程很顺利。

    虽然只是刚刚开悟,夏芍便感觉到元气运用起来比以前更加得心应手,她以前感觉自身元气取用不竭,现在觉得自己身在天地间,天地间的元气就是自身的元气,周围的海龙气和她十分亲密,帮师父补充元阳的时候,龙气很自然地进入了师父体内,没有一丝一毫地抵抗,就像用她自己的元气帮师父调息一样。

    张中先和温烨直到看着周围的海龙气没有暴走的迹象后,两人才惊疑着坐下来,逼着自己收敛心神,尽快调息伤势。大海龙气的浓纯绝非平时随便找个地方调息打坐吐纳到的元气能比,这就好像找到了一处灵秀大川,在风水极佳的龙脉大穴旁打坐,震撼和惊喜的感觉只有入定后才能感受得出来。而效果,自然也不是平时打坐时能比的。

    这龙气是大补之物,对脏腑经脉的修复补养有说不得的好处。

    唐宗伯在龙气入体后运转两个周天后就恢复了意识,老人一睁眼,目光便很快清明了起来。

    “这是……”

    “师父,别说话。我助您运转过这个周天,然后您自己调息。”夏芍在老人身后一喜。唐宗伯虽然伤得重,但刚才帮他调息的时候,夏芍已经感觉到,在刚才阵法被破时,他必然用最精纯的元阳护住了脏腑经脉,再加上有玄门传承的大罗盘在,替他挡了一部分龙气的冲击,因此虽然他还是不可避免地受了些伤,并且被震晕了过去,但所幸尚未伤及性命根本。当然,他能这么快就转醒,跟龙气精纯也有很大的关系。

    不管怎么说,师父能早早就恢复意识,夏芍很是惊喜。但现在调息不能停下来,既然师父醒了,夏芍还是希望师父能自己来。这并非因她不愿为师父调息,而是因为这是难得的契机。

    师父和师兄的修为跟她一样,都是炼神还虚的境界,刚才她所领悟到的,两人未必就不能。就算张老和小烨子,虽然修为低些,但这次是难得的机缘,或许两人也能有所领悟。

    当然,这一切都要看他们的资质和能不能把握这难得的契机了。

    契机就在身边,能不能有所领悟,必须得亲自尝试,别人是代替不了的。

    唐宗伯一生经历风浪无数,今晚的事虽然可以说是他一生经历过的最传奇的事情之一,但到了他这修为年纪,对事情的接受也就自然得多了。当下,他什么也没问,只是深深看了眼四周平静的龙气,目光里有难言的欣慰,随即便依言闭上眼,与夏芍一起继续令龙气入体,运转过一个周天后,夏芍才从他身旁退开。

    一退开,夏芍便站起身来。她置身龙气之中,望向对岸的时候,心意微动,将龙气更多地铺散开来,往对岸处移了移,让徐天胤能被更多地置身其中。他是四人里最安静的,当她从顿悟中急迫地退出来,他便已经在安静地调息了。夏芍不知道徐天胤此时此刻的心境如何,能否有所领悟,但她知道,即便他有所领悟,进境也不会是今晚。

    直到这个时候,夏芍才将目光落到徐天胤身后不远处,那里的血水已经发黑,血泊里躺着森森的白骨,却是残缺不全的。在不远处,有被斩断的肢体,夜色里血腥而残忍。

    但夏芍不觉得血腥残忍,且不说老艾伯特当年下令围杀唐宗伯的恩怨,就说今晚与玄门斗法,他竟动用枪械,这绝对违反了奇门江湖斗法的规矩!人身肉长,修为再高,谁能斗得过枪械?若可以拼枪法,大家干脆枪战好了,还用得着斗法?这就像武术比拼或者拳术比赛,各行有各行的规矩,坏了规矩的,江湖上也有江湖上的解决办法。

    老艾伯特刚才的术法虽然高超,手段却何尝不阴狠?他根本就不想光明正大地对决,而是想一次性解决玄门的人!对于这样的敌人,换成夏芍,她也不会手下留情!

    旧恨新仇,这老头死得虽惨,却死不足惜!

    而师兄今晚拼上元阳耗尽性命堪虞,都动了如此杀机,她知道,是那时候吓到他了。他失去得太多,或许在那一瞬,他以为师父和她,他都要失去。想到那一刻他的心情,她至今心底抽痛。

    他如此重情,因此哪怕今晚他有所开悟,也不会选择在这时候进境。

    夏芍注视着徐天胤,觉得这男人这么安静,一定是想着尽快调息,调息好了好再爬起来宰人。

    不合时宜地笑了笑,夏芍的目光随即便冷寒了下来,抬眼望向正与金蟒缠斗正酣的那个人——那个人,不用师兄来宰,她来!

    此时,那人虽然与金蟒战斗的地点有些远,黑夜里看起来如同一道黑影,根本看不清面容,但夏芍确定那人就是她要等的人!那人穿着身卫衣,带着帽子,当然,他同样易了容,但这形象夏芍已经不陌生了。

    这就是在京城尾随他们身后,帮助通密,最后又神秘消失的那名隐藏在幕后的男人!

    这次,为了证明自己的一些推测,夏芍布置了这场大戏。与奥比克里斯家族合作,无论亚伯、亚当两兄弟,她真正是在与谁合作,那些谋算和利益不过是附加值,她真正的目标就是引这个人出来!

    事实证明,隐藏再深的毒蛇,只要他想咬人,就一定得出洞!

    这人今晚现身的时机可谓毒辣,他知道玄门来了这么多的人,以此人以前的谨慎,以一敌众的事他是不会做的,也绝不会现身。所以,他选了这样一个时机。徐天胤深受重伤,师父三人、包括玄门弟子都在布阵,而她在操控海龙气,所有人的人都无暇分身他顾,这时机他把握得实在是好!而且,他现身的时候正是海龙气到来的时候,他攻击徐天胤,动摇她和师父的心神,导致阵法大破、龙气暴走,若非师父等人应变快,她也处置及时,他们四人刚才就有倾覆的危险!

    好一个一石二鸟一箭双雕的计策!

    夏芍冷哼一声,这账,她一定跟这人算!

    将视线收回来,夏芍发现周围龙气中精纯的阳气正慢慢在减少,师父师兄四人调息伤势,所需要的都是元阳,因此当元阳在慢慢减少,也就证明他们吸收入体内的在慢慢增多,伤势也就在慢慢好转。

    夏芍也不知道等了多久,这期间她注意着金蟒和那神秘人的战况,过一会儿才查看一下龙气,几次三番,当她再次查看的时候,张中先和温烨睁开了眼。

    张中先眼底明显有喜意,赞叹惊奇地看了看四周的龙气。温烨刚进入炼气化神境界半年,想进入下个境界,他的修行显然还不够,但少年的脸色明显红润很多,眼眸也比以往清澈,看起来这次契机对他来说没有白费,日后待他修为足够,也许进境的瓶颈期不会卡太久。

    唐宗伯比两人慢很多时候才睁开眼,老人的目光苍远有神,脸色也颇为红润,夏芍不知道师父开悟到什么没有,但此时显然不是问的时候。夏芍转头看向徐天胤,见他在对岸盘膝坐着,还没有调息好的样子。夏芍见此并不急,反而心里一喜!除非是有所顿悟,进入虚空,否则不可能如此坐着不动!

    意念一动,夏芍索性将龙气全数转移去徐天胤身边,助他一臂之力!师父三人已经醒了,对龙气自然不再需要。这东西是大补之物,既然他们调息完毕,那自然是体内元气充盈,不需要再调息,否则补得太过,那就要伤身了。

    当龙气全数转移去徐天胤身边时,周围景色终于现了出来。夏芍在这景色里负手而立,望向对岸。

    不得不说,那人的修为确实不错,大黄今晚很暴怒,那人还能跟它缠斗这么久。而且,这人在缠斗的时候,明显在隐藏什么。夏芍知道,他是在隐藏出手的路数。江湖上,每家每派传承不一,路数自然不同,每一派都有独特的路数,只要施展出来就能被看破来历。这人明显是不想被看破。

    夏芍冷笑一声,人都来了,这次还想藏?

    她唇角的冷笑未落,人已出手!

    只见她立在原地未动,气息却忽然变得虚无,对岸远处的天地元气霎时凝聚,忽然向那道人影震去!

    唐宗伯和张中先在后头看得都是一惊!唐宗伯则目光微闪,惊喜与欣慰交织,甚至还有些激动,显然是看出了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那人正跟金蟒缠斗,金蟒虽然只出动了头颅,但那人还没有它的头颅大,因为要顾及着不露出门派路数,他斗得很是憋手蹩脚,因此也就迟迟不能退走。眼看对面唐宗伯等人已经没事了,那人这才身子微震,手底下发了狠招!他看似一个踉跄,金蟒从身后猛扑而来,嘴一张,粗如成人大腿般的信子直卷他的腰身!眼见着要得手,那人目光一闪,手中两道虚空制出的符箓震出。他窝着身子,金蟒从后头看不见那两道符箓,但它曾经在对付余九志的时候吃过符咒的亏,对这东西很敏锐,信子眼看要缠卷上那人的腰,却紧急一收!

    就在这个时候,那人直起身来,急速后退!他身在对岸,不远处就是别墅的前院,退去前院很快就能走脱。

    然而,正当急退的时候,身后忽有气场莫名地震动。那人明显一惊,但急于走脱,他退势未停,只边退边转头。这一转头,身后并无对手杀招,只是别墅中的天地元气不知为何波动,那波动正在他身后,刚好震来!

    天地元气的波动并非小事,哪怕这别墅中元气并不精纯,但今晚斗法,阴煞极为强烈,那人回头间瞳眸骤缩,身子一转,便想摆脱。但或许是来不及,又或许是元气正巧跟着他的移动换了个方位,那一刻太快,没人说得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见那人被震荡的元气正拍中后心,凌空一口血喷出,整个身子便被震飞向前!

    那人飞过地面的裂缝,直跌去老远,身子落到地上,跌了三跌才停下来。地上滑开一条深长的尘带,夜色里雪白如雾。那人面朝地趴着,不动了。

    夏芍缓缓走了过去,在离那人三步远处站定。

    那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看起来伤势不轻。夏芍垂眸,这人卫衣的帽子还戴在头上,遮了侧脸。

    “让我看看你是谁吧。”夏芍唇边噙起冷峻的弧度,手一拂,劲力震开,眼见着便要将这人翻过来。

    她的脚踝前,却忽然伸出一只手!

    那人出手很快,夏芍离他只有三步远,他手伸过来,一把便能握住她的脚踝!夏芍却动也没动,只是冷哼一声,连气劲都没震开,那人手腕上便忽然一麻!

    这一麻,气劲是从他手腕底下震出来的,并非是夏芍的劲力,而更像是别墅院中的天地元气,由地底冲来,贴着地面,直钻而上!那人猝不及防,被这劲力给冲个正着,腕脉顿时如针扎般疼痛。他的手倏地收回,在地上一滚,翻身直起、后退,一切不过是一瞬间。随后,他转身便退。

    “来都来了,想走?怎么也得留下点什么吧?”夏芍冷笑一声,直起便追!

    面前一道符箓打来,夜空里震出金光,夏芍步子不停,反手也是一道符箓,两道在空中撞出金色烟火,绚烂,湮灭。

    “道家符箓,看来这位老友果然是道门同行。”夏芍在后头慢悠悠道。这人虽然是有意隐藏路数,但他急切之时为求自保,自然不得不使出一些本事来,这符箓道门各个门派都有,并不能完全暴露他的身份。但夏芍对此人的身份本就有所猜测,见他使出道门符箓来,眸光顿时更冷。

    这时,身后呼啸,金蟒的头颅飞了过来。夏芍步伐不停,目光一瞥,金蟒的身子还在对岸,护着徐天胤,它的头颅和身子虽然能分离,但其实受元神控制,有一定的活动范围,并不能离开太远。莱帝斯的这处别墅与庄园无异,占地很广,那人眼看着往后院方向走脱,金蟒能跟到这里,大抵已是极限了。但这厮还想跟着她,大头在后头几乎贴着她的背,一步不离。

    夏芍微微一笑,心底涌起暖意,道:“你今晚很努力了,去护着我师兄吧。一会儿他调息好,剩下的海龙气,归你了!”

    那些龙气的元阳是师兄需要的,剩下的元阴正好是金蟒的滋补物,这厮自从吞了香港龙脉的阴煞后,等闲地方的阴煞它都看不上,也确实对它的修为起不到什么作用了。今晚龙气精纯,浪费了可惜,正好留给这厮了。

    “去吧!”夏芍挥手一震,将跟在她身后的大头震走。而后头,唐宗伯三人却是跟了过来,夏芍目光一扫,见那人本是冲着后院去,但远远地见到别墅周围围着的玄门弟子时,便忽然一折,突然间折了过去!

    玄门弟子们盘坐在别墅外围,在海龙气倾覆倒灌的一刻,布阵便停了下来。没有人知道夏芍怎么样了,安静的气氛里,所有人都盯着西边的方向,直到看见有人奔过来。

    “师叔?”

    “师叔祖?师叔祖没事!太好了!”

    弟子们见到夏芍,纷纷露出惊喜的表情,以至于明明看见有人奔过来,却还是将目光放在了夏芍身上。安德列、亚伯父子也起身,震惊地看向夏芍。

    夏芍在后面走得并不快,一贯的悠闲风格,眉眼甚至还含着笑,但笑意却很冷。弟子们只见她从夜色里缓步而来,夜风带起白色裙角,气韵似乎比以往更宁静悠然。

    她轻轻一抬手,前面奔来的男人忽然忌惮地一停,急速后退!而他前面,明明什么都没有。

    弟子们一愣,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平地忽起一道杀伐气场,从男人脚面下而来,男人震惊一怔,敏捷跃上一处花坛。刚刚跃起,脚面还未落下,落脚处已有一道气场在等他了。男人一惊,电光石火之际,手中一道金色符箓震出,两道气场撞上,猛然一炸,掀起的气浪带着男人向别墅后头卷去。

    一群人跟着转头,往后头望去。

    夏芍却悠然地从众人身旁走过,气定神闲地也走向别墅后头。

    别墅后头,一座小型的花园,遍地因斗法不同程度枯死的草坪,焦黄或黑灰的草叶在夜色里辟开一条深纵的道路,越往那边走,海风越盛,鼻间潮湿的大海气味越浓。

    终于,在路的尽头,被天地元气一步一步震往绝路的男人紧急停下脚步,低头望了眼前方不远处的悬崖,崖壁寸草不生,崖底更是礁石遍地,海浪拍来,幽森漆黑。

    夏芍在离男人十步远的地方停下,目光冷淡,“总算让我堵到你了。转过身来吧,让我看看你面具下的脸。”

    男人背对着夏芍,却明显脊背一僵,似乎没想到夏芍知道他带了面具。

    夏芍却冷嘲一笑,“我不仅知道你戴了面具,我还知道你是谁。肖奕,肖掌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3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三十三章 幕后黑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3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三十三章 幕后黑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