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庐山真面目

    肖奕,肖掌门。

    悬崖前,海浪拍岸,浪花撞上礁石,激起数丈,海风呼啸着从崖下卷来,男人背对着夏芍,卫衣的帽子在海风里翻下,衣衫鼓荡,在死寂的气氛里鼓鼓作响。

    随后,男人缓缓转身,一张陌生而平凡的脸,眼神平静,却不知这平静是真是假。

    他只与夏芍对视着,不动,不说话。

    夏芍冷嘲一笑,不说话,无非就是不想声音被认出来。

    这时候,玄门弟子们跟在后头到来,为首的正是坐在轮椅里的唐宗伯。唐宗伯脸色沉肃,目光威严,直直望向悬崖边上,盯着男人的脸看了一会儿,沉声道:“肖掌门,玄门与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什么一而再地在背后对玄门使暗招?”

    老人的声音威严雄浑,一点也听不出刚才受过伤,反而比往日更加精力充沛,气血雄厚。这声音随着夜风送出去,半个别墅的上空都是清亮的声音。

    跟在后头的玄门弟子们却是不少人愣了。这件事为了保密,也因为当初没有确切证据、只是猜测,因此并没有对弟子们透露,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张中先、丘启强这些玄门辈分较高的人。但他们对今晚会在英国遇到肖奕的事也不知情,此刻见到一张陌生的脸,谁也不敢确定。但见这人确实一张东方脸孔,且唐宗伯这样说,一定有他的理由,因此张中先脸色一沉,丘启强等人立马全面戒备!尤其是海若,她不管这人是不是肖奕,只要他是当初在香港龙脉的山上伤温烨的人,她就不放过!

    张中先等人的态度让身后的弟子们也受了影响,尽管众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还是跟着戒备,边亮出戒备的姿态边望向悬崖边。

    “你以为你不说话,玄门就拿你没办法了吗?你今晚伤我弟子是事实,既已现了身,还想走吗!”唐宗伯见那男人依旧不说话,愤然一拍轮椅,掌力雄浑,直逼那人面门!

    那人身后就是悬崖,这悬崖可不是矮崖,高十数丈,尖石嶙峋,崖下更是礁石大海,跌下去就是万劫不复,没人能活命。这人几次三番暗算玄门,次次小心翼翼不留痕迹,这样的人自然不会想死。面对唐宗伯的掌力,他只有迎面回击或者从旁躲避。唐宗伯要的就是他躲避,他的掌劲看似霸道,其实很巧,他坐在轮椅上,掌力是从下往上翻震的,他要的就是震去那人脸上的面具,看看他的真容!

    一切等见识了他的真容,再做论处。

    但唐宗伯这一掌击出去,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那男人竟唇角扯出一道嘲讽的笑意,仰身,翻下了悬崖!

    唐宗伯一惊,弟子们也在后头齐声惊呼,张中先和海若两人更是几步奔到悬崖边上,俯身下望。唯独夏芍立在原地,不惊不动,微微一笑。

    海边的悬崖不同于山上的悬崖,崖缝里没有林木伴生,更没看见山洞,这人跳下去,根本就是自寻死路。然而,张中先往下一探头,顿时道:“好小子!他要逃!”

    只见那人在落崖的过程中,周身元气大开,全数聚积在双手双脚。他的修为足有炼神还虚的境界,比张中先还要高出一重,打眼一看,他双手双脚如同包裹着金色的保护层,元气雄浑,实在令人心惊!在下落的过程中,他双手不停地抓住突出来的崖壁尖石头,寻常人这么做无异于自废双手,然而他的手一碰上崖壁石头,那石头反而先碎!但即使如此,仍然为他落下减缓了冲力。

    眼看着,他以这种方法落去海里,无非就是受些轻伤。此时正值深夜,即便以张中先的修为,十几丈下面的情况,他的目力也有所不及。这座悬崖是处独崖,莱帝斯庄园选择将别墅建在这里,估计当初也是为了风景独特。从这里往下,并没有直接的公路,想要到崖底去需要出了别墅从大路绕下去,而大路几乎要绕整座半山才能到达崖壁底下的礁石沙滩。

    真要给这人下去了,等他们找下去,人还不知道早就跑到哪儿了呢!

    张中先一跺脚,现在这小子已经跳下去了,显然说什么都晚了,又给这小子逃了!好不容易这次堵住他了!

    然而,正当张中先一脚跺下去,满脸懊恼时,他忽然一惊!这一惊,脊背上肌肉都紧了紧,缓缓抬起头来,望向远处海面。

    海面上,似乎有什么东西……

    这时候,玄门弟子们的惊呼也渐渐落下,四周气氛一片死寂——确实是死寂,连海风和海浪拍岸的声音都听不见。

    这种诡异的安静今晚并非第一次,曾经在别墅周围布阵的时候,弟子们就曾感受过。所以,气氛一静下来,弟子们便眼神发直,面面相觑,人人眼里都透露着一个猜测——不会吧?海龙气?

    伴随着猜测,所有目光齐刷刷看向夏芍!弟子们已经知道不久前的海龙气是夏芍召唤而去,难不成这次也是她?

    但当目光落到夏芍身上,所有人又都是一愣。

    夏芍静静立在原地,注视着远方海面,眉眼间淡淡宁静,唇角浅柔。她什么也没有做,没有法阵,没有手印,没有元气的引导召唤,周身却似染上一层淡淡光晕,那光晕在夜晚的崖边虚无缥缈,一瞬,好似要升上虚空而去般,弟子们见了全都静了静。

    张中先一惊,嘶地一声,惊骇地看向夏芍。唐宗伯却看向海平面,忽然,老人目光一沉!

    这一沉间,海底似有隆隆之声涌动,这声音不仅惊得弟子们惊呼后退,也惊得悬崖处正在急速下落的男人目光一骇!他倏地回头往下看,只见脚下已能看见海岸密布的礁石,眨眼间他就能落地。

    然而,就只是这眨眼的时候,脚下忽有巨浪涌来!这巨浪就像是海底窜出的喷天水柱,又像是天空胡来一道龙卷,海水被成柱形卷上天一般,巨大的冲力若非男人双脚有元气护持,仅这冲力,他一定脚骨粉碎!但就算是护着双脚,他这这时候正坠下断崖,想改变路线已是不可能,且他离地面距离也不远了,那水柱一冲起来,男人便被冲了个正着!

    霎时间,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竟被水柱顶着只冲崖顶!男人在水柱中心元气迅速从手脚处散布全身,猛地一翻,竟在水里打出一道金符,水柱砰地一声四破,男人翻身便想继续跳崖。

    但他这一翻身,目光大骇,海平面上没有再窜出一道水柱,却有一道看不见的龙气直冲而来!男人已将元气运转至全身,却还来不及全部护住胸腹,胸口处便遭升来的龙气一记重击,男人噗地一口血喷出,身体更是被浩荡激阔的海龙气送上崖顶。

    当男人的身影被从崖底抛上来时,弟子们哗地一声,纷纷瞪直了眼,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这、这人跳了崖,竟被突来的龙气又给抛回来了?这也太悲催了!

    话说,这龙气是怎么莫名出现的,这时谁心里都没谱,就只见那人在空中落下时,口中喷了两口血沫,然后直接砸到了地上!那人在地上滚了两滚,正在夏芍脚前。

    夏芍不知什么时候总算有了动作,她抬手,临空一揭,一张薄薄的面具便在手上,而那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吐血的滋味如何?不错吧?”夏芍拿着面具笑了笑,冷然,“让我师兄吐血的人,我会让他吐个够!”

    后头,弟子们却是阵阵骚动,目光都盯在夏芍的手上,“面具?这人刚才的脸不是真的?”

    “嘿!这年头还真有易容的面具?什么材质做的?”

    “我说你这人注意什么呢?现在最要紧是看看这人是谁才对吧?刚才掌门祖师说肖掌门,哪个肖掌门?不、不会是……冷……”

    那名弟子想说冷家,却最终没说出口。毕竟其实现在玄门弟子里面,擅长占算的几乎当初都是冷氏一脉,虽然大多人不姓冷,但毕竟是师承那一脉。对冷以欣也倒罢了,若说起冷老爷子,很多弟子还是有感情的。当年的事,冷老爷子虽然是明哲保身,不够仗义,但他平时对弟子们还是很和蔼的。因此对于掌门祖师最终没有将冷老爷子逐出师门,也没有废其功法,更没有对外公布他的所作所为,成全了他晚年名声的做法,很多弟子还是很敬佩感激的。现在大家都属一脉,平时一起在老风水堂修炼共事,也一起出生入死过几回,不少人之间已经生出了共患难的同门情义,所以对以前的事,哪怕是张氏一脉的弟子现在也不愿旧事重提。

    这并非忘记前仇旧恨,而是大家都是拜师学艺,向来是师父挑弟子,没有弟子挑师父的。分去哪一脉,有时身不由己。当年的事,该怨的是余王曲冷那四人,与底下的弟子无关。既然门户已经清理,当年的人也死的死退隐的退隐,得到了应有的门规处置,那恩怨就算是清了!所以,从同门情谊上来说,对以前其他几脉的弟子,现在没太有人愿意带着有色眼镜看待。

    那名弟子“冷”字刚说出来就闭了嘴,但其实其他人听见肖掌门三个字,又何尝不是想到了冷家?

    曾经是冷氏一脉的弟子,这次来了三个人,三人脸上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紧紧盯着地上趴着的男人。一名弟子道:“师叔祖,让我们看看这男人长什么样可以么?我们……我们不相信他会是冷长老的孙女婿。他、他跟咱们没有仇怨!”

    冷老爷子自从退隐,已经不是玄门的长老了。但唐宗伯和夏芍都没有说什么,不过是孝道而已,正因为这些弟子有孝心,当初才留在门派里的,唐宗伯反而比较喜欢这样的弟子。

    只是说话间,那名弟子更是自动走上前来,来到地上趴在的男人身前,打算亲自查看。

    夏芍没有阻止,有些真相,是要自己去面对的。既然要揭开,自己揭开比别人揭开要好,这弟子算是有勇气。

    这名弟子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缓缓蹲下来,他的目光紧紧注视着那人,先伸手在他颈动脉旁探了探,才扳上那人的肩膀,将人慢慢翻了过来。然而,正当翻到一半的时候,异变突生!

    那名弟子将人翻过来的时候,面朝向他本人,可正当他将人翻侧过来的时候,一只手忽然从暗处掐向他的喉咙!那弟子大惊,但目光落到男人脸上,更是惊得呆在原地忘了反应,这正好给了那人可乘之机,眼看着一只手如电光般的速度,连后头的人都还没发现有什么异常,一道龙气忽然穿过男人的指尖,眼看便要废了他的手指!

    男人此时竟不惧,他的手离那弟子的喉咙只有一毫,若龙气震开,废了的就不仅是他的手指。

    这一次,他赌对了。那似乎无人操控却确实被人操控着的龙气倏地一收,男人掐了那弟子的喉咙便原地一滚,翻身起来。

    这一切都是在一瞬间,直到男人挟持了人起身,玄门的弟子们才惊骇地反应过来。只是弟子们的震惊不仅仅在于同门被劫持,也在于男人的面容!

    男人这一起身,他的面容已经全然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里,称不上有多英俊,但却很刚毅沉稳,眉宇间浑然天成的一股仙家气度更是很少见的。正是这气度,很多弟子只见过他一面,却对其印象深刻。

    “肖掌门,别来无恙?要见你可真不容易。”夏芍冷哼一声,表现最淡然。

    她早就知道这人是肖奕了,此时不过是让这张脸曝光一下而已。

    且不说以前夏芍对肖奕的怀疑和暗查,今晚当她将肖奕逼到悬崖边上的一瞬就已经开天眼确认过了。当初在京城,肖奕是在公路上开着车行进,角度多有不便,夏芍只能看见个侧脸。但今晚她有太多的机会看见他的正脸,只要是正脸,他戴多少张面具都没有用!

    直到夏芍开口,玄门的弟子们这才反应过来。

    “这、这怎么可能?!”弟子们都不可置信地盯着肖奕,另外两名冷氏一脉的弟子更是很受伤,“肖掌门,为什么?跟玄门作对的人真是你?”

    “肖掌门,我们跟你没有仇怨,放了阿辉!”

    而被肖奕挟持的阿辉也脸色涨红,不可思议地往后看,眼神实在不愿意相信劫持他的竟然是冷老爷子的孙女婿。这怎么可能?!

    肖奕却没有理这些弟子,而是笑了笑,眸光深沉莫测,看向夏芍,“夏小姐,你很了不起,我低估了你的实力。不过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发现是我的?”

    “要发现是你,很难么?”夏芍挑眉一笑,气定神闲,却冷淡。这次自从她布下计划,就已经派人盯着香港那边肖奕的动向了。在和冷以欣订婚以后,肖奕并没有马上回加拿大,而是在冷家香港的宅子里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大半年。这期间,他的账户也不曾有过异动,一切都看起来很平静。直到她来了英国没几天,玄门宣布与奥比克里斯家族撒旦一脉宣战!

    当时,还在香港的冷老爷子听说了这件事,曾去向唐宗伯问过,并表示他希望能出份力,一起来英国帮帮忙。唐宗伯并没有答应他,当初冷老爷子为了保存冷家这一脉,选择了明哲保身。现在他已宣布退隐,如愿过上了天伦生活,哪有再让他出山的道理?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既然已经金盆洗手,再重出江湖是有违规矩的。

    唐宗伯的拒绝在冷老爷子看来,他还是在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不肯原谅他。却不知,其实唐宗伯已经放下了,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门派也已经清理,他的心态也宽和了不少,只当是师兄弟缘分浅,各过各的日子就是。但唐宗伯没有答应冷老爷子,这次还真是有自己的盘算。他是知道玄门跟奥比克里斯家族宣战的内情的,所以他的拒绝,也是想看看肖奕那边会不会有动静。

    冷老爷子被拒后显得有些沮丧,在香港住了一晚,第二天便精神不佳地提出回加拿大了。肖奕和冷以欣自然陪同着他一起回去,可是回了加拿大之后,肖奕便接到了一位德国朋友的婚礼请帖,许是见冷老爷子精神不太好,便将冷以欣留在了加拿大,自己独自去了德国。

    可是,本应该在德国的他,却出现在了英国。

    这没什么稀奇的,就像当初他说去内地处理师门的产业,但却出现在了香港,给龙脉动了手脚一样。同样的手段而已。

    当夏芍得知肖奕有出国动向的时候,就已经八成认定这个幕后黑手就是他了。而今晚他出现后,一直隐藏路数,却在最后不得不施展出炼神还虚境界的元气,就更加深了他的嫌疑。

    世界上三十岁出头、又是这等高手,还是东方道家派系出身的人,会那么巧合地有两个人?

    但这些夏芍并没有对肖奕说,只问道:“我也很想知道,肖掌门为什么要三番两次暗算玄门?我们有仇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3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三十四章 庐山真面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3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三十四章 庐山真面目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