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不安

    龚沐云和戚宸一起身,便阻止了手下前来搀扶的举动。

    “伯父,抱歉,是我冲动了。”龚沐云看了唐宗伯一眼,垂眸道。

    戚宸脸色很不好看,但也道了歉,“抱歉,伯父。”

    唐宗伯看向地上两人吐出的黑血,脸色这才缓了缓,但面对两人的时候,老人的目光依旧威严,“我不管你们两家有什么恩怨,我是你们两家老爷子的结拜兄弟,今天有我在,你们谁都不能出事!在英国的这段时间,你们两个再敢动枪试试!”

    龚沐云和戚宸一言不发,垂头听训。两帮人员却都看得有点傻眼,当家的就是在家里,老爷子也不见得这么骂啊。

    “小芍子,把他们送过去,咱们回酒店!”唐宗伯道。

    夏芍点头,扫了眼戚宸,龚沐云的姐姐是死在三合会手上的?那两家可真是有解不开的死结了。但夏芍并没多问,她依师父的意思,将龚沐云和杰诺先送过去,两人刚到对面,安亲会的人就围过来护住两人,三合会的人严密戒备,两方的手都放在枪上,气氛紧张。

    但龚沐云和戚宸都没说要开枪,因此两方的人都没有动。

    夏芍最后将李卿宇和他的助理送过去,便将弟子们一起送了过去,一行人这就要离开。

    “夏、夏小姐!”身后却传来一阵脚步声,夏芍回身,见那些宾客们又走了出来。

    唐宗伯刚才震怒的声音以内劲震出去,隔着老远都听得到,众人在别墅里听见枪声停了,这才探出头来看看,结果看见人都已经到了对面准备走了,这些人这才急了。

    他们也想出去啊!

    “呃,夏、夏小姐,能不能……让我们也过去?”有在拍卖峰会上跟夏芍相谈不错的人试着请求。今晚可真是太惊心动魄了,莱帝斯这别墅实在太不安全了,再不走,谁知道还会出什么乱子?

    可是,夏芍能把他们送过去么?

    夏芍看向人群里站出来的黎良骏等人,这几位老人都是师父的故交,她本就打算送他们早早下山,至于这些宾客……

    “想得美,送一趟过来,莫大的好处呢!”有弟子在后头咕哝,平时哪有机会沾沾龙气?哪怕是一会儿,对这些人的身体也有莫大的好处。送过来虽然不过是举手之劳,但他们可是捡了大好处了。

    “好。既然都送了,也不差多送些人,那就一起下山吧。”夏芍含笑点头,一口应下,转眼间,裂隙上方似有群仙渡海般,众人腾空离地,眨眼间便到了对面!

    直到双脚站在地面上,众多名流还没回过神来,不少人都心口噗通噗通跳,耳畔是那一瞬间的风声,那一刻虽然短暂,风景却深深留在了脑海里。这些身处上流圈子的人,什么奢靡疯狂的活动没参加过?但这绝对是花钱也买不到的体验!那感受,难以用言语形容,金钱、地位、权势,难以买到刚才那一瞬恍若成仙般的感觉。

    太神奇了……

    虽然那一瞬是极为短暂的,但众人到了对面之后却都有些发懵,好长时间都没反应过来。直到唐宗伯看着龚沐云和戚宸,与两个帮会的人一起离开下山,宾客们才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但所有人都盯着玄门众人离开的背影,目光闪动。

    在亲身体会了之后,才知道世上有些人有些事在以前认知的世界之外,这些人身手莫测,不能惹,也不惹不起!

    走出门口的夏芍,感受着这些目光,微微一笑。今晚本是玄门斗法才致使众人逗留,送这些人离开实属情理之中,但是夏芍深谙一个道理。很多时候,哪怕是理所当然的事,收获都不会只是眼前所看到的。

    日后,华夏集团在国际上行走,阻力定会更小。

    夏芍一行人很快下了山,直到众人的背影消失,院子里的宾客们才纷纷上车,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随着车子一辆辆开出去,莱帝斯家族的院子里渐渐安静,沉寂的黑夜里,却显出对岸还有两帮人来。

    一帮正是莱帝斯家族的老伯顿等人,而另一帮,是日本大和会社的宫藤俊成等人。

    宫藤俊成脸色很难看,黑漆漆的夜色里也能看见他的脸色便了好几变——那个女人,一定是故意的!她把今晚所有到场的宾客都送过去了,只留下了大和会社!

    面对这种难堪和屈辱,宫藤俊成咬牙,心中愤恨,却无可奈何。他亲眼见识了夏芍的能耐,再愤恨,还有什么能与她作对的筹码?眼下,安倍秀真已经送回了日本国内,土御门家主还没有消息传来,不知道会怎么处置这件事。但是看今晚玄门的实力,只怕……

    “伯父,怕什么!我们还捏着华夏集团的命门呢!现在他们国内的舆论还掌握在我们手上,就算他们知道是我们所为,但舆论太过激愤,他们并没有办法控制,到现在批评之声越演越烈,我们还是有筹码的!”宫藤龙介在后头道。

    但正好更激起宫藤俊成的忧心,他可没忘了,夏芍说大和会社会自食其果的。可是华夏集团到现在没有对国内舆论做出解释,她任由批评之声愈演愈烈,到底想干什么?

    “伯顿先生,贵方的壁画还会如期拍卖么?”宫藤俊成转头问。

    不管华夏集团有什么打算,只要壁画如期拍卖出去,夏芍身为华夏集团的董事长,不作为的罪名就担定了!到时候,国内民众的指责和愤怒,不是她想压就能压住的。既然想不通夏芍的应对之法,宫藤俊成便干脆把目光放在了壁画上。

    老伯顿一听这话更急,夏芍没把他送过去,他怎么知道这时候壁画还在不在直升机里?而且,莱帝斯家族今晚的麻烦事还多着呢!那一地的尸块……该怎么处置?

    ……

    壁画并没有被盗,这虽然令老伯顿松了口气,但在处置尸块的问题上,他却没有选择报警。

    原因很简单,那手段太残忍了,不像是盗壁画的人所为。毕竟对方的目的是壁画,就算有雇佣兵把守,也没有必要用这种手段杀人。把人一刀毙命都比这节省时间!所以说,这些雇佣兵死得很蹊跷。

    正因为蹊跷,老伯顿才不敢报警。今晚玄门和奥比克里斯家族打起来,前院损失惨重,那些雇佣兵刚好在损失最惨重的地方,搞不好是因为受到波及而死的呢?

    一想到可能会是这个原因,老伯顿就不寒而栗,更不要提报警了。警方帮不了什么忙,反而会让他得罪玄门。

    事实上,老伯顿也没有时间多想报不报警的事,他很快被另一件事震晕了头脑。

    老伯爵艾伯特,死了——就死在莱帝斯家族的别墅里!

    这是在处理雇佣兵的尸体时发现的,这惨烈的场面原本谁也不敢多看一眼,更没人把不远处的一副残缺不全的骨架认出来。原本,所有人都以为这也属于雇佣兵,毕竟离得不远。可是在佣人忍着胃里翻涌去清理的时候,却在血泊里发现一截断了的黑水晶手杖。这与雇佣兵们用的枪械差别太大,老伯顿得知后亲自来看,哪知这一看,让他眼前发黑,险些晕过去!

    这手杖他有印象,今晚还见过!正是老伯爵来的时候手里拿着的!

    再看一眼地上那惨烈的尸身,老伯顿的头皮都要炸了,这、这真的是艾伯特伯爵的尸体?

    完了完了!这、这让莱帝斯家族怎么交代?

    艾伯特伯爵的身份和影响力非同小可,他居然死在了莱帝斯家族的别墅里,还是如此惨死。别说怎么跟皇室和世界各地的信徒交代了,就说奥比克里斯家族那里怎么解释,老伯顿都一个头两个大了!

    今晚是艾伯特伯爵突然出现在莱帝斯的海滨别墅,本来他是要杀自己的亲生儿子安德列的,结果却被唐老先生给阻止,接着夏芍追了出去。老伯爵明显死于玄门之手,但这话如实告诉奥比克里斯家族,莱帝斯就等于得罪了玄门,若是不这么说,又不好跟奥比克里斯家族那边交代。

    两头难!

    到底该怎么办?

    老伯顿一夜未眠,紧急召见家族人员,连夜商讨对策。如何应对壁画拍卖、如何应对艾伯特的死,这一夜,整个莱帝斯家族彻夜未眠。

    而同是这一夜,夏芍也没睡好。

    肖奕的尸体被带回来后,妥善安置在一个房间,由两名弟子看守。唐宗伯决定与肖奕的两位师叔联系,让他们去香港一趟,玄门将归还茅山派掌门的遗体。

    玄门这次来英本就是为了配合夏芍的计划,现在想找的人已经找到,而且已经死了,老伯爵艾伯特也死了,眼下就剩下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大局未定了。但这些都是人家家族内部的事,虽有当年的仇怨在,但唐宗伯既已答应了亚当,给他的父亲安德里一个机会,就自然不会食言。一切都要看撒旦一脉接下来能不能掌控大局。这件事还可以等,但肖奕的遗体却不能停放太久。因此唐宗伯决定,后天就动身回香港!

    运送尸体回港自然不那么容易,但以唐宗伯的人脉,自然有办法联系到专机专线,不过这需要一天的准备时间,因此玄门离开的时间就定在了后天。

    后天,正是壁画拍卖的最后期限,夏芍在英国还有这件重要的事要做,但想来她并不需要门派的帮助了——她都已经摸到炼虚合道的门槛了。

    今晚,斗法的时候惊险变数频出,唐宗伯有些话不是说的时候,晚上回了酒店,老人便把弟子叫到了身边。

    “师父。”夏芍今晚躲避子弹扫射的时候,衣裙沾得有些脏了,她也没回去换,听见老人叫她,便过去蹲在老人身边扶着轮椅把手,笑眯眯,“您老人家是要夸人?别急,等一会儿师兄回来了,把他叫来跟前儿,您一起夸,省得说两回。”

    唐宗伯本来是挺感慨欣慰,想着说些话,但一听这话顿时一噎,什么感慨也没了,没好脾气地瞪了眼,“就知道听好话!别以为迈进炼虚合道的门槛了就沾沾自喜,师父说的话是训示,不好听也得听着!”

    旁边站着的张中先等人闻言一震,弟子们之间气氛暗涌——果然!今晚感觉师叔祖修为大涨,果真是炼虚合道了!虽然,听掌门祖师的意思,还不是真正的进境,但是仅仅摸着门槛竟就能有如此威力的长进,若是真正迈入炼虚合道的境界,修为该是怎样的恐怖?

    “好你个丫头!走到你师父前头了!”张中先哈哈一笑,一巴掌拍去夏芍肩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好!玄门到了这一代,祖师爷也能笑醒了。”

    “呵呵。”唐宗伯抚须一笑,眼底笑意慈爱。这丫头还跟小时候一样,小时候就喜欢蹲在他腿边托着脸蛋儿说话,现在都二十岁的人了,还改不了。想想那时候,她才不满十岁,在他身旁蹲着脸蛋儿圆润,可爱的包子似的。一眨眼,十年时光,这被他视为孙女般疼爱的小丫头已是亭亭玉立,笑起来的模样却还跟小时候一个样。

    老人慈爱的目光渐渐被染得更柔和,夏芍却抬起头来,问:“师父,您老人家今晚可有悟出什么来?”

    弟子们闻言,纷纷目光灼灼地盯向唐宗伯,掌门祖师也是炼神还虚的修为,倘若也有所顿悟,那玄门在江湖上只怕无人能敌了!

    唐宗伯却一叹,“师父的天资哪有你这丫头那么难得,老了,有些事反而进了死胡同难以看得清了。不过今晚龙气精纯,我这些年所伤的经脉暗疾倒是有所助益,我这腿,许久没觉得经脉元气流动如此顺畅了。”

    唐宗伯的前半段话让弟子们有些遗憾,但听了他后半段话,在场的人却都是一愣,夏芍更是怔住,接着眸底涌出惊喜,“是么?师父的双腿行走元气有感觉了?”

    师父的腿自从伤到至今十余年,一直不见好。以前在村里后山的宅子,他天天都以针灸之法活络经脉,这才让双腿多年没有萎缩,但却一直无法站起来。而如今他竟然感觉到双腿的元气流动顺畅些了?天地精纯的元气,有这么大的功效?

    “你也别高兴得太早,龙气精纯,为师今晚初以龙气调息,效果自然好。时日久了,未必有今晚之效。我这腿假如当初刚伤到时,许能有机会,但这都十几年了,经脉淤积,通脉也并非一日能成,得慢慢来。况且龙气精纯,并非所有地方都能寻到,在英国这一日两日,也不起太大作用。”唐宗伯见到夏芍眼底的喜意,知她又起希望,便实事求是道。这丫头和天胤那孩子一样,总希望他余生还能站起来行走,他原以为不会再有机会,但今晚双腿的感觉似乎还有一线希望。但他也知道这伤太久,恐不会像想象中那么乐观,因此这才泼一盆冷水,免得将来还是不行,这两个孩子又要失望。

    “在香港也有龙气精纯之地,江河龙气虽没有海龙气精纯,但总会有作用的。不管多少年,哪怕有一丝希望,就值得一试!”夏芍道。城市里的天地元气精纯度很低,但香港本就是风水名城,师父常年在香港,她可以每个月回去一次,帮忙师父引龙气调理双腿。这样既能疏通经脉,又能给经脉循序渐进恢复的时间,不至于操之过急,反伤经脉。

    唐宗伯闻言一叹,他看着夏芍从小长大,怎不知她的性子?她这么说,那就是已经决定了,就算他反对,她也不会听的。

    “太好了!这次来英国,本来是为了教训那群洋鬼子的,没想到掌门师兄的腿会有起色,小芍子又顿悟炼虚合道。这次虽然行程不长,好事倒不少啊,哈哈!”张中先心情大好。

    夏芍却微微垂眸,好事是不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心里不踏实。

    “咦?天胤这小子去哪儿了?怎么还不回来?这小子来次英国还打扮成那个模样,我都没认出来,他也不说一声。”张中先纳闷道。他倒不是纳闷徐天胤易容的事,他的身份工作,张中先是清楚的。虽然起初没看出来,但今晚一看出来他就猜出他是来干什么的了。但他今晚走得早,怎么还没回来?

    最重要的是,张中先想知道徐天胤顿悟了没有,听夏芍刚才的意思,似乎这小子也顿悟了?要真是这样,玄门这一代可真了不得了!

    夏芍闻言皱眉,师兄是去的时间太久了。今晚任务失败,他带着人王虺三人离开,并没有回酒店,也不知去了什么地方。夏芍猜测,许是去寻接应的人商量对策去了。但这不过是她的猜测,徐天胤不回来,她心里始终担心,加上心头今晚总是盘桓不散的不安心感,她少见地有些坐立不安。

    但这情绪夏芍却不想传染给师父,于是她若无其事地跟师父道了晚安,让老人早些休息,今晚也累了。然后自己便回了房间,打算洗个澡,让情绪平静平静。

    但她刚一推开房间的门,黑暗里,便从门后伸出一只手来!

    夏芍一惊,骤然出手!但手刚伸出去,便是一顿。这一顿间,便被打横抱了起来,走向了屋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3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三十九章 不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3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三十九章 不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