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订婚戒指,荣光与共

    这历史性的一刻震动了世界,最受震动的,当属国内。

    东市桃源区的宅子里,夏国喜激动地站了起来,握着手杖的手还在不住地颤抖,“好啊!好!”

    老人除了这句话似乎已不会说别的,他只是眼睛紧紧盯着电视屏幕,这样的国际场面,对生在战乱穷苦年代的老人来说,从来也没有见过,也从来不认为自己能见到。

    他这一生,脾气硬,没少得罪人,也没少做错事,命运因此几番改变。因为得罪了人,他半生被困在山村里,郁郁不得志。因为错看了孙女,享受着她带来的安乐晚年,他到现在还觉得别扭愧疚。看着电视屏幕里那张站在全世界的镜头前也宠辱不惊的女孩子,他真的无法想象,那是他们老夏家的孩子。

    一生重男轻女,夏家却没有一个男孩能像她这样白手起家、学业优秀、走出国门为国争光,成就这样的荣光!

    这是他的孙女,他一生错看的孩子……

    老人激动,叹息,夏志元和李娟夫妻却眼圈发红,既欣慰又骄傲。看着女儿在全世界的目光下演讲,看着她在那样的场面里签署协议,为人父母的心情,难以用语言来描述。

    夏志涛却站起来,激动道:“太好了!不愧是咱家小芍!我明天就出去,让那群兔崽子这两天在背后说华夏集团要倒了!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这么说!”

    这几天,国内抨击华夏集团的舆论声势太重了,有些学者甚至分析了一下形势,说华夏集团想要平息舆论,挽回声誉,必须要把壁画给买回来,不然声誉将受到重创!但买壁画的资金不是小数目,对于如今正全面发展的华夏集团来说,对流动资金将是很大的消耗。壁画买回来了,声誉虽然能挽回,可是短时间内流动资金的紧张,对集团的发展也将是很大的不利,搞不好会有隐忧。

    这件事,是个两难的局。不管怎么解决,华夏集团这次都要受些损失,端看损失的轻重了。如果夏芍处理不好,搞不好华夏集团会有重创。

    这样的话传出来,人云亦云,渐渐的就变成了华夏集团要倒了。这几年在东市,夏家人几乎没人不认识,谁见了都笑脸相迎,这几天有的人在背后直戳老夏家的脊梁骨,说什么华夏集团有钱,就应该把国宝买回来,不买就是不爱国!

    简直是道德绑架!华人企业有钱有名的多了去了,凭什么就要华夏集团买单?

    夏志涛平时认识的酒肉朋友里,有几个见了他恨不得鞍前马后,这两天他要办点事,有的人就开始推三阻四,有眼白点的甚至给他脸色看,把夏志涛气了个不轻!

    今晚,那些人估计是等着看壁画被拍卖出去,看夏芍怎么回国,看华夏集团有什么结果。现在,估计这些孙子都傻眼了吧!

    一想到这里,夏志涛就想笑,可算是扬眉吐气了!华夏集团不仅不会倒,还会享誉国内,更上一层!

    “我说你这人就是没记性!小芍刚才说三天后就送壁画回国,你是不是想闹出什么事来,让小芍收拾你?”蒋秋琳在一旁剜了夏志涛一眼,狠掐了他一把。

    夏志涛嗷地一声跳起来,“我就说出去溜达两圈,又没说要惹事!难不成还不许我溜达溜达,看看那帮孙子的脸?”

    “有什么好看的,人情冷暖,世事逢高踩低,还没看够?”夏志元看了过来,脸一沉。他这些年管理慈善基金,在上层圈子走动,板起脸来已颇有威严。

    “大哥,我就是看那帮孙子太气人了,他们还说华夏集团要是倒了,徐家一准儿不要咱们小芍了,这话说得多气人!我现在就想看看,这些人等咱们小芍回来的时候,他们还有什么脸凑过来。”夏志涛一脸气愤,但看见大哥板着的脸,语气倒软了许多。

    李娟闻言看了丈夫一眼,其实,她这几天也在担心这件事。倒不是担心女儿嫁不成徐家那样的家庭了,只是见女儿是真心喜欢天胤那孩子,万一一手创立的公司受到重创,感情也经受不住考验,她怕她受不了这打击。这几天,比起外头的那些风波,她倒因为这件事睡不着觉,现在好了,这孩子总是能不声不响地干出大事来。她虽然不太懂国际上的那些事情,但是也感觉壁画回归是件为国争光的好事,女儿嫁进徐家,可以风风光光的了。

    夏志元倒没李娟这些担心,他从一开始就觉得华夏集团不会有事。或许是这些年女儿总是一次次地给人惊喜,这次国内舆论声势这么大,她居然一点回应也没有,他就觉得她一定在谋定而后动。对外界婚事的传言,从他身为父亲的角度,他当然是希望婚事不会有波折的。但正是因为他身为父亲,他更希望女儿看重的人是能够经得住考验的人。虽然这次的事是有惊无险,圆满落幕,但两个年轻人之间的感情,他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考验到来。

    人生的道路很长,风风雨雨,考验迟早会有,下次的风波或许会比这次还要来势汹汹,希望他们能携手与共,经受得住艰难考验。

    ……

    就在夏家为壁画回归的事激动、感慨、扬眉吐气的时候,京城,红墙大院内。

    古色古香的书房里,没有开灯。老人负手而立,望向窗外远方。京城虽已是凌晨,天光未起,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墙上的屏幕上闪光灯晃得书房光线昏黄,照亮了老人的侧脸。

    老人的目光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炯亮有神,屏幕里,掌声雷动,老人转头望了屏幕一眼,那一眼,有感慨,有欣慰,最终融在一句笑骂里。

    “小狐狸!”

    ……

    同样是这一晚,国内有太多的震动,激动、欢呼、愧疚、心惊、懊恼、担惊受怕,太多的人,太多的情绪,不知多少城市灯光彻夜不灭,又有多少人因不同的心事彻夜难眠。

    这一晚,远在英国伦敦拍卖大厅现场,世界各国名流纷纷离席上前祝贺,无不存了交好的心思。年轻的东方女子立在闪光灯和赞誉里,始终含笑,宠辱不惊。大和会社在宾客们离席的时候就从后门灰溜溜地离开。

    这一晚,世间百态,全在一场拍卖中。

    这场形同壁画移交新闻发布会的拍卖会结束之后,媒体们蜂拥而上,约抢专访。夏芍答应了中英两方媒体的专访,但却把时间推迟到明天。众人以为接下来夏芍要出席舞会,但在之后的舞会里,所有人却都没有见到夏芍的身影。

    不仅夏芍的身影没见到,莱帝斯集团的董事长老伯顿也没有出现在舞会会场,主持舞会的只有莱帝斯集团的继承人威尔斯。

    夏芍和老伯顿在莱帝斯庄园的后院。

    书房里,一间密室打开,老伯顿亲自引了夏芍入内,巨幅的三世佛壁画被存放在世界上最先进的防盗钢化玻璃内,静静地立在密室里。

    “夏董,我保证,这绝对是真品,您可以随意鉴定检验。”老伯顿笑道。直到现在,他看见这幅壁画,还很心疼,但是事已至此,心疼也没用了。

    夏芍走近,近距离瞻仰这幅瑰丽的国宝壁画,但却并没有鉴定的举动。是不是真的,她自然能一眼看出来。

    “那就谢谢伯顿先生了。壁画会在明天运往中方大使馆,我们护送壁画的专门人员明早就到,今晚就先存放在贵处了。”

    老伯顿闻言一惊,惊的是这么重要的壁画,夏芍竟然连鉴定都没鉴定,她就这么敢肯定是真品?不怕他蒙她?

    好吧,其实他也确实没这个胆量……

    但传言曾说夏芍的鉴定眼力十分精准,她不细看,莫非是已经看出是真品来了?

    老伯顿暗自心惊,但他随即又是一急,急的是夏芍说壁画今晚要存放在他这里!那怎么行?万一有什么闪失,他怎么承担得起?哪怕是明天中方的人就到,仅仅这一晚,他也放心不下。

    “放心吧,这里我会布阵,东西不会丢。”夏芍说完这话,便让老伯顿出去,老伯顿一听夏芍要布阵,这才呐呐地离开。

    “大黄,出来吧,交给你了。”唯有夏芍一人的密室里,女子负手含笑,不知在跟谁说话。

    她的大衣口袋里却有一道金线游出,这金线游去地上,仔细一看,如同蚯蚓,比人的小指还要细。夏芍见了一笑,大黄的修为果然是精进了,上回让它缩小体型,它只能控制到婴儿胳膊粗细,现在更加精进自如了。

    “壁画这几天就交给你了,无论是今晚还是回国途中,保证它的安全!”夏芍吩咐。

    密室里顿起鬼哭狼嚎般刺耳难听的声音,金蟒在咆哮。它已真正化蛟,为什么在无良主人这里,它还得充当犬类?

    夏芍一笑,不理金蟒的哀怨,转身敛了笑容,从身上拿出了手机来。

    看着手机,夏芍略一垂眸,将手机关闭,打开后盖,从身上拿出只新的手机卡换了上去。然后,拨下了一个默记在心的号码。

    这是一个专线联系的号码,执行任务前,老爷子交给她的。

    徐老爷子考虑周全,夏芍第一次执行国家任务,虽然只是在外围帮帮忙,但华夏集团是唯一出席拍卖峰会的国内企业,倘若壁画出事,华夏集团第一个会受到怀疑。若只是莱帝斯集团怀疑她倒不碍事,徐康国防止的是英方介入,将夏芍作为间谍调查逮捕。这种事在外交史上不是没出现过,为避免出现紧急事态,徐康国让夏芍默记下了一个专线号码,这个号码保密性很强,不允许她记录在手机里,只能默记在心,并用专号拨打才会有人接听。

    这件事情,连徐天胤一行也不知道。

    夏芍在被老伯顿请去莱帝斯庄园的时候,没有拨打这个号码。在华夏集团遭遇舆论攻击的时候,也没有拨打这个号码。现在,这个号码她必须要拨。

    京城红墙大院的书房里,屏幕上的直播已经结束,老人却没有睡下。他坐在书桌后的椅子里,似在等待什么。

    书房的门被敲响,警卫员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手机,“主席,专线电话。”

    老人笑了,炯亮的眼底是老狐狸般的深沉意味,伸手接了过来,“专线电话只有三分钟,报喜就不用了,想说什么抓紧时间。”

    夏芍在电话那头一笑,“看来您老早就算到我会打这个电话了,那我就不跟您绕弯子了。虽然这次任务的结果有点意外,但壁画还是回归了。接下来要护送壁画回国,华夏集团身为私人企业,不敢承担这个重大责任,我请求国家力量介入,来英国接手壁画,并护送回国。”

    那头,老人沉吟,“嗯,有道理。华夏集团的请求国家会考虑,等天亮后,护送壁画的人选商量后再定。”

    “不用商量再定了,我推荐现成人选。现在徐将军就在英国,他对这次任务倾尽了不少心力,也是最了解与壁画有关的各方势力的人,没有人比他更合适护送任务。”夏芍语速很快,因为时间有限。

    听着平时行事总是慢悠悠的女孩子,此刻说话如同倒豆子,老人在书桌后无声笑开了,但说话时却声音威严,语气严厉,“你这是在教我徇私吗?这是国家事务,国家会做出决定!你要干预国家决定吗?”

    老人严厉的责备却没有唬住女孩子,夏芍在电话那头挑眉,“哦?是么……可是我刚才已经跟莱帝斯家族承诺,壁画只在他们这里存放一晚,明天一早就由我方专人来接收,送抵大使馆。老爷子,这边离早晨还有十个小时,京城那边离国家部门上班还有三个小时,您老有七个小时的时间商讨决定人选,并派其飞来伦敦执行接收任务。”

    夏芍说到此处,竟然也不担心通话时间有限了,语气悠闲得很欠扁,“啊,我忘了一件事。京城到伦敦的标准飞行时间似乎是十一小时二十分钟。您老时间不够了耶,需要我明早放世界各国媒体的鸽子吗?”

    电话那头,好一阵儿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那边传来老人的震怒声,“混账!你个大胆的丫头,连国家都敢算计!”

    骂虽如此骂,书房里,老人却满面红光,目光激赏。

    这次壁画回归的意义重大,其实就算夏芍不打电话来,国家也一定会派专人接收壁画并护送回国。但是,他刚才所说的话也没有诓夏芍,人选确实要商讨决定,不是谁想去就能去的。

    这主要因为这次的事世界瞩目,壁画回归可谓历史性的一笔,这一笔将被载入史册,国家很重视。去英国接收壁画不可能悄无声息地接收,一定会有正式接收的仪式,那将是一场国宝回归的盛事。这场盛事,会被历史铭记,代表国家执行接收任务的人也将被全世界知晓,载入史册。这是无上的荣光,是一生都能扛在肩头的骄傲,谁不想要?

    在和平年代,功勋难得,这样的荣誉机会岂是寻常能有的?百年也难有一次!

    正因如此,想接这任务的人多了去了。京城派系纷杂,争斗正处于白热化,王家刚刚覆灭,军界各方想接替的势力暗涌,今晚壁画回归的事一曝出来,这些人必然会打主意。等天亮了推举人选的时候,定有一番争夺。徐康国虽然身居高位,也不好任人唯亲,尽管老人觉得在这件事上,自己的孙子为国出力,除了他,没人有资格接受这份荣誉。但是他在外执行任务的事是机密,不能对外公开,所以要让他接受这件任务,必须服众。

    但是壁画在英国停留的时间越长,变数越大,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给国内这些人争抢利益,想要第一时间把事情定下来,只有非常手段!

    徐康国今晚在书房坐等夏芍的电话,因为她就是那个非常手段。他知道,这只小狐狸绝对不会愿意把功勋和荣誉给别人。

    夏芍当然是这样想的。她极少算漏一件事,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愧疚起不了任何作用。在得知任务必然不能继续后,夏芍就在心里盘算怎么弥补了。

    华夏集团接受促使壁画回归的荣誉,夏芍受之无愧,但这份荣誉不该只属于她一个人。为这件事努力过的人,都应该得到应得的荣誉。思来想去,只有接收壁画这件事了。而且,之前徐天胤四人执行的是秘密任务,任务即便完成,他们得到的功勋也不为世人所知,只是记录在案。这次代表国家接收壁画则不同,他们将以军人的身份光明正大的站在全世界面前,接受属于他们的荣光,成为家喻户晓的英雄。

    他们是为这件事努力过的人,功劳和荣誉理应属于他们,夏芍当然不会允许有人敢厚着脸皮来抢功劳。

    她打电话给徐老爷子,并不介意算计国家一回,就算有人怪她擅自决定,她也不痛不痒——咦?难道国家不是即刻派人过来吗?壁画在华夏集团手中,我们很惶恐,怕被盗。什么?各位还得商讨决定?哦,那抱歉,一介商人,不懂国事,我们以为马上就会有人来的,所以话已经说出去了,对不住。

    现在,就算京城方面立马派人来,时间也赶不及了,只有徐天胤一行身在英国,可以接受任务。至于徐老爷子怎么对外解释徐天胤一行可以按时到达英国,那就是老爷子的问题了。

    “你这个丫头,净会给我出难题!”徐康国在电话那头怒斥。

    夏芍却开心一笑,“不是难题还不交给您老,您就能者多劳吧。时间差不多了,我挂电话了。”

    说罢,不等徐康国再说什么,夏芍便挂断了电话。她才不担心老爷子会解决不了这事,他老人家身在政坛大半生,什么风雨没经历过,这点事根本就不是难题。

    拿出手机卡来,放在手中一握,一道阴煞裹来,已是坏了卡内磁场,不能再用了。

    夏芍换回原来的手机号码,再次吩咐大黄做好犬类的工作,这才满意一笑,出了密室。

    老伯顿正在外头忙活,他已经将壁画明天就由华夏集团移交给中方大使馆的消息传出去了,这也不能怪他,他也是怕夜长梦多,在自己这里再生枝节。

    此举正中夏芍下怀,她只一笑,没再多言。老伯顿也不敢问她在密室里布了什么阵法,听她说要回去,便赶忙派了专车,送她回了酒店。

    酒店里,华夏集团一行还在舞会上未归,徐天胤四人正在夏芍的房间里等她。

    “夏小姐,壁画的安全安排好了?”毕方性急,最先开口。他们今晚本打算跟夏芍一起去莱帝斯庄园,把守一夜,但夏芍称自己会前往布阵,他们跟随会被阵法煞力所伤,要他们不必跟去。她的本事,他们虽未见识太多,但那晚的诡异事情至今还记忆犹新,见连队长都由着她,王虺三人也只好选择信服。

    其实,夏芍不让徐天胤一行跟去,自然是那通电话不适合有人在场。而且她也不希望这件事被四人知道,她不需要他们领她的情,那本来就是他们应得的。

    “放心,一切稳妥。”夏芍笑着走向沙发,坐下来后便揉了揉太阳穴。

    “累了?”徐天胤看着女子一脸的疲态,伸手将她揉太阳穴的手拿下来。夏芍一愣,抬眸间,掌心一杯温水放来,她眼神一暖,男人却默默走到她身后帮她按摩了起来。

    夏芍一笑,往沙发里融了融,舒服地闭上眼。

    房间里,王虺和毕方大开眼界,两人一个咧嘴傻笑,一个挤眉弄眼,英招则低下头,目光一黯。但这回,她比王虺和毕方干脆,转身道:“走吧。”

    房门关上的一刻,夏芍笑着睁开眼,仰头看徐天胤。男人的目光落在她宁静舒展的眉眼上,问:“好点了?”

    她的眉眼明明舒展,却一副懒散猫儿般的倦态,摇头,“不好。”

    男人眉头微皱,认真望着她,抬手,继续帮她揉。女子果然嘴角翘起,舒服地闭上眼,享受了一会儿他的服务,半晌才又睁开眼,眼中全是笑意,“好了。”

    男人却没放下手,而是目光落在她脸上,确定她气色神态都很不像是在强撑,这才把手放下。

    但手刚放下,她便笑了,“头是不疼了,就是有点闷。”

    徐天胤一愣,闷?

    男人垂眸,目光自然而然落向女子胸口。她此刻融在沙发里,微微转身,腰身在沙发里转出美妙的弧,那弧的两头,琵琶别倒,峰峦圆润,落地窗外异国情调的霓虹映进来,洒在她身上,别有韵味。

    “师兄,闷。”她声音浅浅,眉头轻蹙,往椅背上侧身靠了靠,模样更加诱人。

    男人的目光落在女子诱人的胸口,眸微沉,气息在寂静的房间里染上危险的意味。但他却微微闭眼,片刻,再睁眼时沉敛危险的气息已被压制住。随即,男人伸手,不带情欲地抚向她的胸口。

    但他的手还没落下,便见夏芍垂眸,眸中深深笑意一闪。这笑意闪得很快,却正被徐天胤捕捉到,他微怔,手便一顿。

    一顿间,夏芍已忍俊不禁,笑着从沙发起身,身子原地一转,面向男人,眼眸弯弯,眉目舒展,哪里有半分不舒服的样子?她不仅好得很,还挑眉看他,“师兄想干嘛?”

    “你说闷。”徐天胤看着她,陈述事实。

    “我说闷,你应该带我出去走走才是。”夏芍笑吟吟,笑容却很愉悦。

    “唔。”男人望着她,这才知道,她又在逗他了。她是闷,但此闷非彼闷。

    看着女子娇俏含笑的眉眼,男人目光微微恍惚。恍惚间看见那年山上,十五岁的少女站在石榴树下,笑意盈盈,整日逗他。一晃五年时光,她还是喜欢逗他取乐。

    徐天胤目光淡淡柔和,薄唇短促轻扬,“去哪里?”

    “游乐场。”

    ……

    伦敦八月,秋风微凉。深夜的游乐场依旧欢声笑闹,不乏玩乐的年轻情侣。

    一对东方情侣牵着手走进游乐场,两人的外形十分惹眼,男人黑色的休闲衣裤,女子白色的羊尼大衣,男俊女俏,却谁也不好想到,刚刚在拍卖会场上倍受世界瞩目的女子,这一刻会出现在游乐场。

    两人牵着手,一进了游乐场便往摩天轮而去。

    巨大的摩天轮下方,男人站在霓虹微映的黑暗里,目光恍惚。摩天轮对于徐天胤来说,有着不同的意义,三岁,他的父母要带他来这里,却永远不能成行。在香港的时候,夏芍曾陪他坐上过摩天轮,今晚,两人在异国他乡,仍然选择来到这里。徐天胤不自觉地牵紧夏芍的手,低头看她。

    夏芍柔柔一笑,道:“走吧。”

    两人走进摩天轮里,世界在门关上的一霎那只剩两人。脚下的风景这回是异国情调的城市,两人拥在一起,却觉得世界没什么不同。

    “来英国半个月了。”夏芍枕上徐天胤的胸膛,男人体温温热,心跳沉而有力。

    “嗯。”徐天胤的声音从胸膛传来,震得她的脸庞有些痒。

    “一直在忙,事情总算是完成了。”

    “嗯。”

    “总算有时间出来走走了。”

    “嗯。”

    “师兄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徐天胤沉默,却手臂将她拥得更紧,声音更沉,“记得。”

    夏芍微微一笑,这笑容却复杂,意味着太多。今天是八月六号,恰巧是八月六号——两人原本打算订婚的日子。

    如果,没有这次世界拍卖峰会,没有壁画的任务,今晚也该是两人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可是今晚,这重要的日子成为了历史性的一天,却是他们两人有些遗憾的一天。

    虽荣光,却遗憾。

    如果不是到了这一天,夏芍还无法体会到自己有如此强烈的心意。以往,她总觉得学业未完,年纪尚轻,成家之事不急这几年。但当她答应他将在这天成为他的未婚妻,却因事推迟之后,此时此刻,她的心情竟是如此低落。

    原来,心里早有期盼,只是不曾发现。

    “胤。”夏芍微笑抬眼。

    徐天胤明显一怔,她很少这样称呼他,除了在不能称呼他师兄的场合,或者两人情浓之时,他逼迫她叫。男人微怔,低头,却刚好见她退开一步,抬眸对着他微笑,手不知什么时候摊开,掌心了静静躺着一只红色盒子。

    盒子半个巴掌大,在女孩子粉润的手心里显得小巧可爱,那心形的形状却令他怔住。

    夏芍一笑,在徐天胤怔愣的时候,将盒子慢慢打开,霓虹闪烁的天光里,一只男士戒指静静镶嵌其中。男人的目光落到那戒指上,神情更加怔愣。夏芍含笑垂眸,看向自己的手,那里戴着只钻石和金珠镶嵌的花钻,她的目光极柔,低声笑道:“这只戒指是你为我戴上的,所以,我还欠你一只戒指。”

    夏芍将戒指托在掌心,男士的戒指,指环圆润,看似普普通通毫无特色,却是她精心设计。他太冷,太孤漠,她不希望他戴有棱角的东西,她希望他能少一分冷硬,收获多一分柔软。她知道,他喜欢黑色,没有比黑色更符合他气质的颜色。他的手指上若能戴只黑宝石的戒指,将会很神秘,但她偏偏没有用黑色。圆润的指环中间是一圈浮雕的白玉,白玉边角仍有浅黄包浆,看起来是古玉,但玉片打磨得非常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世上有如此巧夺天工的技艺,竟能让玉片贴合在戒面上。并且,形态镂雕,竟有七朵芍药花!

    那花并不显得娇气,雕刻师傅的技法极为精湛,泛黄之处皆婉转雕刻,远远看去,一朵朵金色的芍药雅致里透着尊贵的气度,逼真之态,令人惊叹!

    即便是不懂行的人也能一眼看出来,这戒指不论材质,只是这精湛的工艺就价值不菲了。

    其实,对夏芍来说,价值怎抵得上她的心思?

    古人以芍为爱情之花,她以七朵奉上,寓七夕之情。这玉也并非普通古玉,而是汉代高古玉,玉身经千年天地元气蕴养,已有浓郁的金吉之气。用来制作这只戒指,却浪费了不少材料。因为夏芍的设计要求玉片打磨很薄,而且镶嵌工艺上更考验水准,即便是手艺再精湛的师傅也做坏了不少个。一块本来就不大的玉石,只完成了这一只戒指。

    这戒指从年初就开始准备的,本想今天送给徐天胤一个惊喜,奈何订婚的日期延迟……

    当时,戒指还没有完工,夏芍却请匠人继续加紧制作,拍卖峰会那天,陈满贯等人来到伦敦,总算交给了她。

    今晚,夏芍还是把它拿了出来,尽管今晚已不是两人订婚的日子。但在她心目中,她所等的,始终是这一天。

    徐天胤的目光落在戒指上,从看见的那刻起就不曾移开过。霓虹映照在男人脸上,细碎的光影随着摩天轮的缓缓上升而变幻涌动。这样的目光她只见过一次,记得那年,她亲手为他织就围巾,他亦是如此动容。

    这个男人,得到的很少。只是那么一点点,足以让他感动。

    不知过了多久,徐天胤抬眸,漆黑深邃的目光撞进女孩子宁静柔和的目光里,他望见那眸中含着一潭暖春,他陷进去,便从此恍惚。

    她却在他的恍惚里轻笑,依旧逗他,说话却带着鼻音,“干嘛?不想戴?”

    徐天胤没有回答,只是伸手,将夏芍拥进怀里,紧紧,像是要将她揉进身体里。她有些呼吸困难,却笑而不语,任他抱着,只是笑着望向远方的时候,看见摩天轮正行到顶端,异国的风景,却成为她此生里的铭记。

    不知过了多久,徐天胤才慢慢放开夏芍,去看她手中戒指。夏芍在这时候竟然笑了笑,恶劣的因子又生了起来。她把徐天胤推远点,自己清了清嗓子,竟然似模似样地行了个西方的绅士礼,笑道:“尊敬的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我么?”

    男人一愣,看见对面女子眼眸弯弯,月牙儿般喜人,只是意味太过欠扁。

    “要?不要?”她问,手里握着戒指,诱惑他。

    徐天胤微微转头,看向外头风景,霓虹里侧脸凌厉的线条柔和,唇角浅浅勾起。这回,竟然久久没落回去。

    “师兄,三秒钟,要还是不要?”她逼迫他。

    徐天胤转过头来,看着她一定要让他吃点亏的笑容,深邃的眸微眯,危险的气息在狭小的空间里很快令她变了脸色。

    她警觉往后一退,他伸手便捉向她的手腕!夏芍目光一变,趣味一笑,由着徐天胤抓住她的手腕。却在他抓住的一瞬,掌心一抬,戒指倏地抛向空中,她另一只手抬起便接!

    徐天胤的反应速度也很快,他一按夏芍的手腕,伸手也去接!男人的手臂比女子的要长,优势明显,夏芍眼一眯,脚下一勾,直逼徐天胤的脚踝。出脚的工夫,与她速度相当的,徐天胤的腿靠过来,一掰、一靠!抓向空中的手还没碰着戒指盒子便忽然收回。

    夏芍一愣,忽觉腰间危机一来,目光扫处,男人的手指点来她的腰间,她身子一歪,不得不往旁边一倾,抓向空中戒指的手便偏离了那么一分。

    正是这一分的空挡,徐天胤伸手一捞,眼看着戒指到手,夏芍却不甘示弱,拼力往上一纵,也是一捞!

    红色的盒子却先一步到了徐天胤手中,男人握住盒子,目光柔和,竟冲着夏芍一晃。夏芍却挑挑眉,并没有气恼神色,反而眉眼飞扬,也是一笑,看一眼那盒子。

    徐天胤一愣,打开盒子一看——空的!

    夏芍轻笑一声,手中一晃,拇指和食指间捏着一只男士指环,示威。

    徐天胤却仍然将盒子往身上一收,放好,抬眼看向夏芍手中的戒指,再次出手。

    两人又一轮的争夺保卫战开始。

    只见得,高高的摩天轮上,霓虹光影里,两道交手的人影在异国的高空里交织如舞。底下的人渐渐发现不对劲,纷纷指向高空,而高空里的两人却忽然停下了打斗。

    底下的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仰着头看着,摩天轮缓缓往下降,十分钟后,摩天轮接近地面,人群发出叫好的口哨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4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四十四章 订婚戒指,荣光与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4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四十四章 订婚戒指,荣光与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