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生意境界

    莱帝斯集团里分成了两派,一派畏惧于夏芍风水大师的身份,决定给她这百分之十的股份,就当顾一位专属的风水顾问,买莱帝斯集团日后平稳安妥。另一派则坚持认为华夏集团日后会成为莱帝斯集团的竞争对手,此举无异于引狼入室,坚决不同意。

    赞成派表示,以夏芍的身手,若真要对莱帝斯集团不利,根本不需要大费周章地成为集团的股东。她想要成为集团的股东,表明她有用得着莱帝斯的地方。既然如此,双方互惠是最好的结果。

    反对派表示,那也不能送这么多的股份出去,百分之一都是巨额利益了,百分之十?这根本就是明抢!

    不可思议的是,老伯顿当时居然会答应她考虑!这是被鬼迷了吧?

    老伯顿这半个月,没少遭董事会的白眼。

    但责怪他也没有用,当初他跟夏芍谈判,开出的白送壁画的条件都是董事会同意的。只是没想到夏芍这女孩子年纪轻轻,算盘打得太精,居然还要跑腿费。

    这一个跑腿费,就要了一个华夏集团来!

    董事会的老家伙心头都在淌血,淌了半个月,到了不得不决定动不动刀的时候了。

    若对方不是夏芍,莱帝斯集团绝对不认这帐,但现在逼不得已,总要给她答复的。最终,董事会决定折中一下,百分之十没有,百分之五!这是最多的了。夏芍在这件事里拿了莱帝斯集团太多好处了,这百分之五也是白送的半个华夏集团了,她难道还会不乐意?

    老伯顿拿着董事会的决定,却很忧愁——难说。这些人没跟夏芍谈判过,不知道这女孩子算盘打得有多精。

    但这百分之五也比没有好,老伯顿拿着这百分之五的股份协议,找到了夏芍。

    夏芍挑眉,垂眸,看不出喜怒。

    百分之五的股份不足以让她成为莱帝斯集团的大股东,这些老家伙果然是很怕她这个同行入门。但对夏芍来说,其实她最想要的是莱帝斯集团股东的身份便利,所以,哪怕今天老伯顿带来的是百分之一的协议,她也不介意。

    当初说那百分之十,不过是让老伯顿纠结一阵儿,报报仇的。

    老伯顿看夏芍不知喜怒的脸,心里却很忐忑,这是董事会折中的决定。既顾虑了夏芍的身份,又不至于让她成为集团的大股东,安了某些人的心。

    可是,看她这样子,似乎是不悦啊……

    其实,老伯顿也是有准备的。他今天来这里,身上带了另一份协议,正是她要的百分之十的股份。当然,有百分之五是董事会同意的,另外的是他从自己的那份里匀出来的。他一生看重钱财,当然不会这么容易就拿出这份备用的协议,这份协议用不用,都要看夏芍的喜怒。

    可是她从看见这份协议就不说话,到底是喜是怒?

    正当老伯顿猜测的时候,夏芍抬起眼来。这一眼,意味冷淡,她心里想什么,自然不会给这老家伙看出来。哪怕她内心认为股份多少无所谓,也不能让对方看出真实心思来。谈判的境界就在于不能向对方亮明自己的心理底线,什么都被对方摸透了,自然就无法争取更大利益。

    身为商场老将,老伯顿也懂这个道理。他本身也是此道高手,但是在与夏芍的这场谈判中,老实说,这不是一场谈判,而是一场交易。在他求夏芍办事的时候,他的步调就已经不由自身掌握。况且,在海滨别墅那晚,亲眼见到那晚诡异事情的人,都不可能在面对夏芍时将她当成普通的商业对手。心理上的畏惧和忌惮已经让老伯顿处于弱势,在看见夏芍抬眼的一瞬,他惊了惊,整个身子都是一僵,心头更是一揪!

    在反应过来的时候,老伯顿已经开了口,“呵呵,夏小姐,这百分之五的股份是我们莱帝斯集团董事会决定的,至于另外那百分之五,我可是从自己身上出的。这回,对夏小姐的要求我可是尽全力了啊!日后莱帝斯集团和夏小姐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事可要不吝指点啊,呵呵。”

    嗯?

    夏芍轻轻挑眉。

    老伯顿心里一叹,闭了闭眼。终究还是没熬住啊……他在商场尔虞我诈摸爬滚打半生,以莱帝斯集团的资产,可谓是站在世界商场顶端的那些人之一了。没想到,到了这年纪,竟然还能被人一个眼神慑住,对方还是个年仅二十岁的小姑娘……

    这小姑娘若只是个普通的商场后辈,他自然不惧,只可惜,从一开始,双方就不是坐在平等的位置上的。

    罢了!既然已经说了,那就看日后了。

    老伯顿心里痛到大出血,但正因为他什么风雨都遇到过,处变也是很快的。既然这血出了,他当然不能白出。日后,总要从夏芍身上再捞回来!她既然是风水大师,那能给莱帝斯集团带来的无形的好处自然是不少的。日后就是一家人了,他会时常找她指点风水的,一定要这百分之十的股份让出去得值!

    老伯顿满心盘算,夏芍在他的盘算里,笑着在两份协议上签了名。

    “夏小姐,日后可真的要不吝指点啊。”老伯顿肉痛地扯出个难看的笑容,再次道。仿佛不从夏芍那里得到个肯定的答复,他不放心一般。

    但夏芍却没回答他,而是签过名后便将这两份文件顺手又推了回来,“伯顿先生,这百分之十的股份,你想再收回吗?”

    “……”什、什么?!

    老伯顿嘴角难看的笑容还没落下,顿时有点傻眼。

    “我知道,这百分之十的股份对于莱帝斯集团来说,也是不小的家业。这家业虽然是莱帝斯的先辈们创立的,但守住这偌大的江山,伯顿先生也付出了半生心血。这么大的家业让出来,我知道你是心疼的。所以,我想问问,这家业你想收回去吗?”夏芍忽然笑容很美好。

    老伯顿心肝都抽了抽,这回不怀疑自己听错了,但他绝对不觉得这笑容美好。他已经跟夏芍谈判过一次了,损失之大是他从商生涯里从未有过的。这女孩子说一句话,指不定下一句有多大的坑在等着你跳!再说了,他很不懂。她刚刚拿到莱帝斯集团的股份,连往自己的兜里装都没装,转手就问他要不要收回去?

    这是什么道理?

    “夏小姐,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老伯顿警觉地盯着夏芍。

    夏芍一笑,“意思就是,伯顿先生该不会认为我看上的是莱帝斯集团这百分之十股份的巨额利益了吧?”

    老伯顿一愣,难道不是?不是她要来干嘛!耍他吗?

    “钱,若我想要,自己会赚。对我来说,任何集团的股份,哪怕是再多,都不如看着我的华夏集团成长来得有趣。”夏芍一笑,百分之一的股份和百分之十,对她来说没差别。她要的跑腿费是莱帝斯集团的股东身份,却并非是莱帝斯集团的股份能给她多少钱。

    若今天老伯顿拿来的是百分之一,她可能直接考虑把这些钱拿去慈善基金那边,自己一分也不动用。但既然他拿了百分之十来,数目这么客观,她就要考虑跟这老头做个交易了。

    呵呵。

    老伯顿皱着眉头,还是看不透夏芍在想什么,“夏小姐,可能我是老了,不懂你们年轻人的想法。你有什么想法,直说吧。”

    夏芍轻声一笑,“伯顿先生不用这么戒备,我知道你已经付出不少了,不会再让你大出血的。”

    老伯顿嘴角一抽,鬼才信!

    “伯顿先生想收回这些股份很简单,我只需要莱帝斯集团履行一个承诺。”

    “什么承诺?”

    “日后,在世界范围内,只要是莱帝斯集团的拍卖会收录的古董,凡属于我们中华流落在外的国宝级文物,青铜器、壁画、玉器、古兵器、古籍重典,一律如同这次的三世佛壁画,不允许拍卖。”夏芍说出自己的目的。

    老伯顿却瞠目结舌,“什么?”

    这还不是让他大出血?

    她提了这么多的类别不允许拍卖,那让莱帝斯集团喝西北风?

    “伯顿先生,你听好了,我说的是国宝级。”看出老伯顿的郁闷来,夏芍笑着提醒。

    中国分布在国外的古董数以几十万计,这其中并非所有的都是非法途径出境的,有些是正常买卖收藏的。所以,夏芍并不能妨碍莱帝斯集团的正常生意,她说的只是国宝级。

    国宝级的文物是不能出境的,但凡在海外,来路必然有问题。她要的只是莱帝斯集团不拍卖这些文物而已。

    老伯顿一愣,他刚才确实是听漏了。但即便是听漏了,如果真按她说的办,损失也不少。虽然国宝级文物所占的比重很少,但是万一遇到一件,那利益可是不菲的!就像这次的三世佛壁画,十亿价码,最后就这么白白送了人……而这女孩子竟然还让他继续保持?如果再来这么几次,他得损失多大的利益?

    “那就看在伯顿先生眼里,是这些利益重,还是百分之十的股份重了。”夏芍微微一笑,很欠扁。

    老伯顿脸色一变,但随即古怪地看向夏芍。她就为了这些?

    从他手里拿到的巨额股份,连碰都不碰就还给他,就为了这些?

    “十年。”夏芍起身,“十年内,莱帝斯集团按照我的话做,这股份包括红利,分文不动,到期归还!”

    夏芍走到会客室的窗前,负手而立。她给自己十年时间,用十年来让华夏集团遍布世界,到时,不需要莱帝斯的帮忙,她可以将海外的古董尽可能多的收回。

    当然,华夏集团不是慈善企业,她不会不顾企业利益。但分布在海外的古董数以几十万计,国内的收藏爱好者很多都无缘得见。她希望这些古董能有机会回家,让国内民众有更多的机会瞻仰收藏。这是她当初开福瑞祥时的梦想,至今为止,五年时间。她用了五年的时间让华夏集团在国内打稳根基,她再给自己十年的时间,去完成一个梦想。

    女子立在窗前,异国他乡的街道上,天光照亮了她的身影,那气度让老伯顿都愣了愣。

    他实在没想到,这女孩子处心积虑跟他要跑腿费,一开口便是一个华夏集团的资产,世界上再好做的买卖也不过于此!他还以为她是想加快企业发展的脚步,从他这里套点资金来。哪里想得到,她拿到这些股份,竟然压根没有动用的心思!

    她连装都不往自己口袋里装,抬头就问他要不要收回,天知道她已经签了名字了,这些东西现在是她的,他想要收回,就又得拿条件来换。

    至此,虽然他很想吐血,但他真的服了!做生意做到这个境界,她不成功,简直就是人神共愤了。反正他在商场半生,没见过这么精的算计,他也自问自己做不到。

    老伯顿看着桌上的那两张协议,苦笑。这是他迄今为止做过的最快的交易,刚送出去,就要收回来。但一送一收,顷刻工夫,他付出了十年和一个不能再拍卖中方国宝的协议。

    “若让我发现违约一次,扣百分之一,入慈善基金。伯顿先生,为了莱帝斯集团的家业,还望慎重。”夏芍回身,淡淡笑道。

    老伯顿一噎,做慈善?虽然他觉得拿这么大额的资金做慈善实在是傻子行为,但他直接地知道,夏芍绝对不是跟他开玩笑。她说出来,就能做到!

    夏芍笑着将桌上的协议拿起来,这才收好,“伯顿先生,关于我们今天谈的事,由你们莱帝斯集团起草吧。希望我们能早日签署合约,明天我回国,我会在国内等着你来。”

    国内还有很多事要做,夏芍在伦敦逗留的时间也太久了,她是时候回去了。

    这整个暑假,夏芍都在国外度过了,她甚至连家也没回。现在离九月份开学只有十天时间了,夏芍还想回家看看父母。

    但回家之前,她得先去趟香港。

    香港方面,夏芍这段时间一直跟师父他们保持着联系。让她不安的事并没有发生,玄门一行回到香港后,事情进行得很顺利。

    茅山派肖奕的两位师叔在第二天就到了香港,听闻了肖奕的所作所为后,两人也很震惊。龙脉的事、京城斗法时暗通通密的事,玄门都没有证据,但是肖奕前往英国和奥比克里斯家族撒旦一脉联手的事却有证人,亚当为此专门跟肖奕的两位师叔通了电话,证实了这件事。茅山派无话可说,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肖奕暗算玄门,现在死在异国他乡,玄门能将他的遗体带回来归还,也算是仁至义尽。

    肖奕的两位师叔在国内都是隐世高人,唐宗伯当年和道无大师有些交情,与两人也有过一面之缘。双方见面,原本是很感慨的事,但因为有肖奕的事,最终并没有过多叙旧,两人带着肖奕的遗体返回内地,处理后事去了。

    随着肖奕的遗体一同前往内地的还有冷老爷子和冷以欣。

    唐宗伯回到香港后,首先传了冷老爷子来问话。冷老爷子从加拿大赶回来,对肖奕的所作所为很是震惊,若非有亚当的电话,他压根就不信,看他的样子,对肖奕的所作所为并不知情。

    听闻了肖奕的死讯后,冷老爷子很悲伤,孙女刚订婚,未婚夫就死了,还是死在了和玄门的冲突上,这让他一时接受不了。夏芍打电话回去香港的时候,还听说冷老爷子为此病了几日,肖奕的遗体送往内地的时候,他是带病和孙女一起乘专机跟随去的。

    夏芍对冷老爷子了解不多,在她清理门户的那段日子,看得出这老爷子是明哲保身的人。这种人不爱惹麻烦上身,且也应该知道如今玄门的弟子虽比以往上,但贵在精。每个弟子修为天赋都不错,他应该不是那类会心存怨恨报复门派的人。

    肖奕对玄门做的事他并不知情,夏芍倒有些相信。但冷以欣知不知道,夏芍就不敢保证了。

    在坐上回香港的飞机时,夏芍听说,冷氏爷孙俩还在内地,并没有回来。

    事情看起来确实是夏芍多虑了,但夏芍还是要回香港一趟。

    在回家之前,她要引香港的龙气,为师父的腿治疗一次。

    ……

    当走出国门近一个月后,夏芍总算又踏上了回家的路。

    游子回家迫切心情难以用语言描述。这一个月,发生的事太多。

    玄门隐藏在背后的暗敌解决,奥比克里斯家族易主,壁画回归,临走前又和莱帝斯集团立下了约定。

    此行一月,夏芍收获颇丰,国内舆论也在这一个月里翻天覆地。

    等待着夏芍回家的,是热烈的欢迎浪潮!

    ------题外话------

    这卷快结束了,我整理一下大纲。

    明天二更,一个什么时间不确定,到时候会有公告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4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四十八章 生意境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4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四十八章 生意境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