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风雨yu来

    夏芍回头,见张汝蔓站在门口,一身黑裤黑T恤,手在兜里插着,眉眼间意气飞扬,英姿飒爽。夏芍目光往她身后一掠,见张家两位老人站在后头,便赶忙站了起来。

    见今天的主角来了,夏志涛带头站了起来,打趣道:“哟,未来的军官来了,咱们这些小老百姓得起身迎一迎。”

    屋里哈哈笑开了,气氛马上热烈了起来。张汝蔓回身把两位老人扶进来,安排去夏国喜和江淑惠旁边,抬头摆手,难得见她有点尴尬,“别,军官不敢想,进部队就想打仗,只要能让我打仗,当兵蛋子都行。”

    屋里的人都愣了愣,不敢想?这真不像张汝蔓会说的话,她从小就天不怕地不怕,怎么这才刚一录取,就谦虚起来了?

    “看来部队真是能改变人的地方啊,才刚录取,就学会低调了?”张家人笑着打趣。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夏志梅浅笑着道,她现在在东市一中已经是主任级别了,有望升副校长。训示人的习惯已经很多年了,虽然难改,但今天好歹态度很好。

    夏志琴看了姐姐一眼,以前说张汝蔓性子野难管教,说得最多的人就是她,今儿倒也换了副口气了。夏志琴一叹,罢了,分家的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现在家里老人们开心,他们也就不提从前了。

    张汝蔓耸了耸肩,在夏芍身旁就坐,坐下时笑了笑,“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姨妈没听人说过,比高中黑的是大学,比大学黑的是社会,比社会黑的是部队吗?不想那么高,我先把士兵当好吧。”

    张夏两家人再次愣住,夏芍坐在张汝蔓身旁,转头看去,正见她笑容里有些自嘲的意味。

    “说得好。连士兵都当不好,怎么能当得好将军?志向可以高远,做事却必须踏实。”夏芍一笑,出声道。

    她一出声,气氛立马缓和了。两大家子人想了想,都觉得有道理,纷纷附和。

    “别说,还真是这么回事!到底是小芍见的世面多,看问题的角度就是和我们不一样。”

    “汝蔓能这么说,说明务实了。这才刚考上大学,就感觉一下子长大了,呵呵。”

    “把士兵做好,才有当将军的机会,慢慢来!”

    夏志梅脸上有点尴尬,但却没说什么。在一旁坐着,再不开口了。夏芍淡淡笑着,对恭维声充耳不闻,只是见小姑夏志琴担忧地看了女儿一眼,张启祥皱着眉头,本想说女儿几句,但见气氛转过来了,便对夏芍感激地笑了笑,先叫服务生上菜,招呼今晚的两家亲戚喝酒吃饭了。

    夏芍垂眸,已经看出这里面有点什么事。但是今晚这场合,两家人都为祝贺而来,即便有事,也显然不适合在此时问,因此她刚才才出声解释了一句。

    看来,吃完这顿饭,是该问问了。

    好在吃饭的时候,张汝蔓没再说什么,看起来很开心地给一桌子长辈敬了酒,她酒量不错,席上竟然还放倒了几个长辈。到最后,夏志涛一拍桌子站起,拿出自己多年在外头混的酒量来,总算把张汝蔓给整晕乎了。

    一顿饭吃完,张汝蔓醉得不省人事,张启祥夫妻要送张家两位老人回家,夏芍便提出让张汝蔓晚上去自己家里睡,两家子人这才散了。

    回到家中,夏芍和母亲一起安顿张汝蔓睡下,到了客厅,夏芍才问父母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夏志元夫妻也一头雾水,今天本是大喜的日子,可是看张汝蔓确实是有心事的样子,但夏志琴一家也没说过,因此两人也不知道。

    夏芍只好等明天一早,张汝蔓醒了再问。

    次日早晨,张汝蔓酒醉未醒,张启祥和夏志琴夫妻倒先来了。

    “小芍,昨晚上的事,姑父得谢谢你!唉……”张启祥拍了拍夏芍的肩膀,叹了口气,脸色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家有喜事的样子。

    “姑父,到底出什么事了?是不是这次录取的事有什么不顺心?”夏芍将张启祥夫妻请进客厅里坐下,问道。这点是她从张汝蔓的面相上瞧出来的,不过,她的面相主遇贵人,已经化解了。

    “唉!不顺心是有,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张启祥和夏志琴两人坐下,李娟送了茶水来,两位老人还在家里,一家人坐下,这才聊了起来。

    “这事说起来还得谢谢小芍,要不是小芍,汝蔓这次录取军校的成绩,指不定就让人给顶替了。”夏志琴的话,让夏芍一愣,关她什么事?

    原来,张汝蔓体检那天,正是华夏集团国内舆论闹得重的那几天。她从小在军区里混大的,一手枪法打得神准,别说是体能了。体能考试那天,张汝蔓在省内女生考生里面拿了第一,依她的高考成绩,哪怕京城军校在青省的定向指标就六个名额,她也必是其中之一!

    但是,上网查成绩那天,一家人却傻了眼,根本就没有张汝蔓的名字。

    张启祥去一打听,录取的那六名学生,不是家里有权的,就是家里有钱的。一家人傻了眼,当初张启祥入伍参军那会儿,部队里哪有这些事?现在部队里待遇好了,上军校都是国家培养,本科生毕业一到部队就是副连职中尉军衔,比他当年在部队里奋斗七八年都管用!怪不得会有些暗箱操作的事。

    这些事,早在女儿决定报考军校的时候,张启祥就了解过了。但老实说,他从来没想过女儿会考不上。她成绩优秀,体能优秀,张家还与华夏集团带着亲戚关系。张启祥从来就没想过送礼,他是个有铁性的人,总觉得女儿要是成绩、体能哪一项不够优秀,考不上军校那就考别的,张家不干这种花钱顶了别人名额、替了别人一辈子的事。这事儿太损,关乎别人一辈子,怎么想他都觉得这事不应该干。但是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各项成绩优秀,居然能有被别人给顶替了名额的时候。

    毕竟,那些人看不上他这个小小的刑警队长,还看不上华夏集团?

    他们怎么敢从动这名额?

    夏志琴急得团团转,她本是不希望女儿考军校的,一直觉得她性格太像男孩子,进了军队还不更野?以后哪有男人敢要?她这当妈的就希望她能考所好点的文科大学,以后到公司里上班,嫁个男人好好过日子就行了。但是眼看着这孩子一定能被录取,却出了这档子事儿,她便有些担心。若是她自己没考上,那一切都好说,可是现在是被人顶替了,她真担心女儿情绪上受不了。

    自己的女儿自己了解,别看她整天大咧咧的,其实是个很骄傲的人。

    夏志琴赶紧让张启祥去打听,张启祥便去了省教育局,本以为他没经过市一级,直接往省部门里去,要遭人冷脸。没想到,对方热情接待了他,问了张汝蔓的高考和体检成绩,当即就答应问问看。

    张启祥回到家里后,以为这是打官腔,没想到第二天家里就来了人,教育部门的人亲自上门道歉,说是录入的时候网站出了点问题,张汝蔓已经被录取了,在家等通知书就好了。

    张家人一头雾水,网站出问题了?这个解释……

    但不管怎么说,来人郑重道了歉,并表示处罚相关责任人。而张汝蔓再登陆网站查询成绩的时候,她的名字已经赫然在列了。

    录取通知失而复得,张家人却高兴不起来,张启祥和夏志琴夫妻两人那晚一夜没睡,两人思来想去,觉得当初的成绩肯定是被人顶替过的。只不过后来查询成绩的时候,夏芍已经在国外干了场大事,壁画顺利回归,华夏集团名声家喻户晓。这些人一定是看张家找去了,这才紧急把名额又给换了回来。

    说到底,这次回来应该好好谢谢夏芍,如果没有她,张汝蔓今年的高考就是为别人忙活了。

    但听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夏芍却眸一垂,古怪一笑。

    张汝蔓的面相上显露出有贵人相助,这个贵人,并不是她。跟她有关的事,天机向来不显,如果对方是看在华夏集团的面子上赶紧把录取名额还给了张汝蔓,那张汝蔓的面相上应该什么也看不出来。

    既然看了出来,那就表示,这个暗中帮了她一把的贵人,另有其人。

    谁有那么大的能量动京城军校的录取名额,夏芍已心中有数。

    只不过,她有一点想不明白,总觉得不符合常理。

    军校体检的日子是二号到六号,就算那段时间舆论对华夏集团不利,也有传言称徐家会悔婚,有人敢不把华夏集团放在眼里,可是壁画六号晚上就回归了。国内舆论形势逆转,那在录取的时候,怎么还有人敢动张汝蔓的名额?

    这不符合常理,在青省,什么时候有人这么大胆了……

    就算前段时间舆论对华夏集团不利,夏芍在上层圈子里可还有风水大师的名头,人脉深厚。哪怕是眼皮子浅的人,也不该这么急着就落井下石。而且,青省是秦系的天下,徐家如今在外界眼里已跟秦系是一派了。就算有人认为她嫁不进徐家,年前可是传出过老爷子亲自把她从警局里接出来的事,这代表着老爷子的态度,比外界的舆论谣传可直接明了多了。官场上混的人,向来小心谨慎,怎么可能不等着事情明朗,仅仅因为谣传就敢对她动手?

    可怪就怪在,事情还真就出了,一连出了两件!

    青省是华夏集团的根基所在,夏芍在这里的人脉、地位、名气比任何地方都稳,事情还真就出在了青省。这让夏芍隐隐觉得,事情似乎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许是她精于算计的缘故,看起来不相干的两件事,她硬是闻出了些不同寻找的味道。

    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但是,夏芍还是觉得哪里古怪。

    这古怪一时半会儿说不上来,张启祥夫妻在这里,夏芍精力也分散,索性暂且不想,听两人继续说。

    “录取通知书是拿到了,你表妹这些天心里一直不太舒坦。录取的事失而复得的那两天,她情绪可激动着,有一回说,不去读了!我和她爸百般地劝,她掉头就跑出了家门。一出去就是一天,我们两人到处找她,就怕她出点什么事……没想到,傍晚她自己回来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想通的。情绪平静了不少,跟我们道了歉认了错,这才好了。唉!”

    夏志琴说到此处,叹了口气,“也是,她以前在军区的时候,成天什么也不想,就跟着那群兵蛋子混,开学在学校里上课,放了假会军区玩儿,她就没接触过社会上的事儿。这事突然一出,军校在她心里头的形象大概是大打折扣,她从小就想当兵,也难怪受不了。我和你姑父这两天看她有时还是闷闷不乐,却不敢劝。我想着,你表妹从小就崇拜你,这两天住在这里,你帮着劝劝她吧,她就只听你的。姑姑是没辙了……”

    “姑姑方向,这事包我身上了。”这事不必夏志琴开口,夏芍也是不能坐视不管的。

    ……

    张汝蔓晌午才醒,她父母已经走了。吃过午饭,夏芍便和她去了后院种着的石榴树下。

    八月末的东市,午后天气还热,姐妹两人坐在石榴树下的石桌旁,还没等夏芍开口,张汝蔓便先打听起了她的事来,目光灼灼。问的自然是在英国的时候,壁画回归的事。

    夏芍一笑,除了任务和斗法的事,其他事无巨细,一件一件说给她听。听得张汝蔓两条英气的眉毛挑得老高,两眼放光,半晌才道:“姐,你太牛了……那老头,没被你忽悠得吐血吧?”

    夏芍垂眸一笑,抬眼看她,“我没你牛,听说有人心情不好,从家里跑了出去,让父母找了一天?”

    张汝蔓两条英气的眉毛顿时耷拉回来,嘴角抽了抽,“我妈告我状了……”

    “你爸妈那是担心你!”

    “我知道……”张汝蔓见夏芍脸色一淡,便脖子一缩,挠了挠头,“哎呀,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那是什么样?因为军校和你心里想象的不一样,所以就心情不好了?这世上任何的事都有可能和你想象得相偏离,包括你到了军校,日子也可能跟你想象中的相差许多。你总说当兵想打仗,现在是和平年代,没有仗打,你怎么办?”夏芍严肃下来问。

    张汝蔓的眉头又挑回来,“谁说没有仗打的?我听说姐夫以前在国外执行任务,我也想当特工!为国出力!”

    夏芍被她气笑了,“你以为特工那么好当的?连读军校的事都不由你说了算,执行任务是你想去就能去的?选不上你怎么办?一负气就从部队跑出去?”

    “从部队跑,那叫逃兵!姐,我怎么能当逃兵?”张汝蔓提高音量,从石凳上站了起来。

    “哦?你不跑,那继续留在部队里闹情绪,给长官脸色看?”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没选上我,我……就不去呗!没情绪!”张汝蔓眼神一飘,头一扭,扎着的马尾辫子一甩。

    夏芍忍着笑,“好一个没情绪,那你在家里怎么就有情绪了?自己的爸妈好欺负是不是!”

    “谁说的?我事后道歉认错了!我跑了十圈操场,罚了三天紧闭!”

    “你以为在部队,犯了错是你事后跑操场罚禁闭就能解决的吗?”

    “我……”张汝蔓不说话了。

    “在家里管不住自己,到了部队也一个样!我听说你还说不想去读了?我看,你这样不读也罢。”

    张汝蔓霍然抬头,见夏芍坐在树下石凳上,眉眼意味淡然,脸色也淡,不像是开玩笑的。她顿时愣在树下,有些发懵。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表姐用这种眼神看她,看得她脊背发凉,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她是知道表姐的本事的,她不让她读,她铁定读不成。原本,她觉得她就是读不成了,失而复得的时候,她心里其实是欢喜的。只是,因为一些事,有点不太自在……

    “我最后问你一遍,这军校你是读还是不读?”夏芍淡淡问。

    “读!”连想也没想,张汝蔓便道。

    “想仔细了再回答我!”

    “读!”张汝蔓一嗓子扯得老高,不由自主地抬头挺胸,站得笔直。

    “到了军校,要遇着不公平不如意的待遇呢?”

    “读!”

    “有任务选不上你呢?”

    “读!”

    “当兵不像你想的那样,或许一辈子默默无闻,到了年限就得转业回家呢?”

    张汝蔓瘪着嘴,回答一声比一声高,嗓子都扯哑了。夏芍忽来这么一句,她顿时愣住。

    “怎么不回答了?”夏芍目光微凉。

    “读!”张汝蔓垂下眼,嗓子哑了,声音小了。

    “我怎么听着不坚定了?世上没有什么事是容易的,你别以为你从小在军区大院里长大,当兵对你来说就比别人容易。别人跟你一样,在做同一件事。你要是畏惧,索性现在就放弃,做了也成不了,不必浪费时间。”

    “我没浪费时间,我就想读军校!我会努力的!”张汝蔓一嗓子吼出来,嘴巴一瘪,眼圈已红。

    “努力不出结果呢?到时候怨谁?”

    “不怨谁……我就想读军校,不管以后怎么样,都不后悔……”张汝蔓嘴一瘪,抱膝蹲了下来,豆大的眼泪打去地上,多日来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决堤。

    夏芍坐在石凳上,见张汝蔓抱膝哭了出来,便淡淡一笑。有些事,劝未必有用,发泄出来才会没事。这件事若总劝她,她总觉得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虽然事实确实如此,若是没有转机,她这一生都会因此而改变。但世上很多事,纠结那些委屈并没有用,别说事情根本就不是最坏的程度,即便是,也得向前看!现在好了,她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比什么都好。

    张汝蔓发泄情绪的时候,夏芍起身去了趟前院,在夏志元和李娟探头探脑疑问的目光中,慢悠悠地端了壶茶来,又洗了串葡萄拿去了后头。

    到了石凳前坐好,张汝蔓这才站了起来,擦了把脸,眼神直勾勾盯着桌上的茶和葡萄,夏芍悠闲地剥着,眼也没抬,“自己动手。”

    “嘿嘿。”张汝蔓笑了笑,倒了杯茶,却没自己喝,递到了夏芍跟前,“姐……”

    夏芍看了那茶一眼,接了过来,刚要喝,张汝蔓紧急道:“喝了就不准生我的气了。”

    夏芍淡淡抬眼,见十九岁的女孩子笑嘿嘿地讨好般看着她,“我错了……”

    “你这性子,到了部队,有人磨你。”夏芍垂眸掩了眼底的笑意,张汝蔓若当兵,能看出是棵好苗子来,不过,她现在就好比天然的原石,要磨。

    “回去跟你爸妈好好再认个错,他们这段时间没少担心你。以后有事要跟家里人说,不准再一声不响往外跑了,知道了么?”夏芍喝了口茶,放下茶杯道。

    “知道了。”张汝蔓赶紧把茶杯接了过来,这才笑嘿嘿地坐下,“其实,我那天确实心情不好,但是不是因为嫌我爸妈烦才跑出去的,我是出去找人算……”

    话没说完,声音戛然而止。张汝蔓发现说漏了嘴,赶紧笑了笑,去吃葡萄。

    夏芍却眉一挑,不放过她,“找人算账?”

    “没!没!我哪敢啊……”

    “你不敢?”夏芍一笑,眼神又淡了下来,“你还学会在我面前扯谎了?”

    张汝蔓脖子一缩,没法了,只好承认,“好吧,我找人算账去了。”

    “找谁?”

    “秦瀚霖。”张汝蔓一颗葡萄塞进嘴里,含糊不清。

    夏芍却听清楚了,顿时一愣。

    张汝蔓把葡萄咽了下去,理直气壮,“难道不应该找他吗?他是纪委的人!军校录取的事,出了暗箱操作的事,不属于违纪?不在他的管辖内?我不找他找谁?”

    夏芍怔愣着,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咯噔一声。

    张汝蔓却气愤了起来,拍了下桌子,“我真搞不懂,姐夫那么功勋赫赫的将军,怎么跟秦瀚霖那小子关系好。那小子根本就是个花花公子,整天身边女人不断,就没见他干过正事!我那天去找他,你猜他怎么说?他说他只是市纪委的,军校招生的事不归他管,也不在他权限内。我说您老人家好歹是纪委的,管不了还不能往上反映反映?那小子给我来了句,他要卸任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张汝蔓气呼呼数落,全然没注意到夏芍脸色微沉。

    好像有什么事,她理顺了……

    ------题外话------

    妞儿们看见这章的章节名了没?那个字是敏感字眼,不让用,心中顿时万马奔腾……

    快跟我一起奔腾一下!下章把师兄迁出来溜达溜达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5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五十二章 风雨yu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5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五十二章 风雨yu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