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徐家家宴

    夏芍回学校报到的这天正是新生报到的日子,徐天胤的车直接开进了学校,一路看着拿着报名表在排队报到的新生,夏芍一笑。

    又是一年。

    当初新生报到为她报名的那些人,有人已经淡出京城。但这繁华的京城,仍然有着更大的风雨在积蓄,等待着爆发的那天。

    车子在学工处门口停下,夏芍直奔二楼大二学生的报到窗口,却在报到的时候,遇到了学生会主席张瑞。

    “夏董?”张瑞欣喜的声音引来了学生们的注意。

    夏芍转身间,二楼大厅已经惊呼阵阵。习惯这种场面了,夏芍只对校友们点头微笑了下,便看向张瑞,“张主席,有事?”

    这话明显是不想听太多恭维,也不想寒暄,让张瑞有事直说。张瑞心里剔透,便不提夏芍在英国的作为了,直言道:“正想找夏董。今年新生开学,开学典礼上,学校想请夏董致辞演讲,不知夏董有没有时间?”

    “好,我准备准备。”夏芍很痛快地点头答应。新生开学典礼,本就是全校师生都要出席的,没有要紧事,夏芍不想搞特殊。而且,今年毕业进入华夏集团实习的学生,从公司各部门的报告来看,京城大学的学生素质还是很高的,这样的人才公司也需要。演讲对公司吸收人才有好处,夏芍当然不会拒绝。

    张瑞却很欣喜,“那就多谢夏董了。”

    这是互赢的事,名人效应,京城大学不乏影响世界的人物,但夏芍绝对是近年来最成就斐然的学生。

    事情商定,夏芍到窗口报了到,便下楼离开了学校。

    中午,夏芍和朋友们约好了在京城一家特色酒楼里吃饭。见面的时候,一番轰炸自然少不了,夏芍隐瞒订婚的事,柳仙仙憋了一个暑假,已经憋出了很深的怨念。

    应付柳仙仙,夏芍向来拿手,她并不多解释,直接将寒假订婚的事抛出,立马成功转移了朋友们的视线。

    “寒假?那、那不是快了?”周铭旭看看众好友,抓抓头,苦笑,“还在上大学呢,小芍都要订婚了。感觉……”

    “很失落?”柳仙仙坏笑,一副周铭旭暗恋夏芍的样子。

    “才不是!”周铭旭急红了脸,赶紧否认去瞄苗妍,就怕她误会。

    苗妍却一点也没注意,羡慕地看着夏芍,脸颊薄粉,咬着唇腼腆道:“小芍,恭喜你。徐将军,恭喜。”

    徐天胤看着苗妍,点头,算是郑重谢过了。

    “恭喜。”这时,元泽也开了口。当年阳光般温煦的少年,现在已是温和谦逊的公子哥儿,他目光含笑,坦荡地祝贺,为她,也为自己。那一段青涩的好感从此将被珍藏在心底,她和这段从没有说出口的感情,将会一起成为年少时期的最美。

    因为最美,所以祝福。

    夏芍其实知道元泽的一些心思,但是少年心思,她只待他如最好的朋友,相信以他的剔透,总能明白,也终有一天会遇到自己的真命姻缘。

    有些话,不需要多说。朋友的祝福,接受就好。

    夏芍笑着点点头,这时,听柳仙仙惊叫一声!

    一桌子人被她惊住,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就只见这妞儿一拍脑门儿,“贺礼!老娘还得给你准备贺礼!”

    周铭旭是刚才被吓得最惨的人,一听这话,最憨厚好脾气的他也忍不住皱眉翻白眼,“不就是贺礼么,还有好几个月呢,还能没时间准备?”

    “你懂什么,送礼最费脑子,光是想送什么就很费时间了。”柳仙仙瞪眼拍了下周铭旭的后脑勺。

    苗妍居然也点了点头,小芍的订婚贺礼是要好好准备的。但送什么真的要费些心思,她不缺钱,再贵重的贺礼到了她那里也是平常之物,所以,确实要花些巧心思。

    夏芍心里一暖,笑道:“我提早告诉你们可不是为了贺礼的,你们人来了就行,带不带贺礼,我都欢喜。”

    这话遭到了柳仙仙的鄙视和义正言辞的教训,“滚!你以为这贺礼是送给你的?我们是拿去给你撑场面的!给徐家人瞧瞧,我们的姐妹团是很强大的!不能给你丢份儿,懂不懂?”

    柳仙仙今天也不怕徐天胤了,说这话时完全不顾忌,说完就扭头跟苗妍讨论送什么了。

    结果,这一顿朋友相聚的饭局,最终就成为了贺礼讨论大会,夏芍在一旁听着,愣是没插上嘴,索性便低头吃饭,不参与了。

    午饭过后,夏芍离开前往京城的公司,却从华夏拍卖京城分公司总经理方礼那里听到了一个消息。

    “董事长,你让我注意的那个叫肖奕的人,账户有动向了。转到了一个女人手里,姓冷。”方礼道。

    嗯?

    夏芍挑眉,并不意外。肖奕死了,他账户里的那些钱总不能成了死户,总要有人接收。冷以欣是他的未婚妻,动他账户里的钱很正常。但夏芍还是多了个心眼儿,多问了句,“转了多少?”

    “全部。”方礼的这个回答让夏芍一愣。

    全部?

    那是五十亿的资产,数目可不小。

    但夏芍怔愣的不是这资产的多少,而是肖奕账户里的这些钱,是他处理了茅山派的产业后一起存入的。虽然茅山派的产业是他一手发展起来的,但毕竟在门派的名下,如今他人死了,茅山派还在,这些钱难道就一点也不收回,全给冷以欣了?

    刚才听说账户资金有动,夏芍第一反应是被茅山所动,没想到……

    “盯着!有异动告诉我。”

    ……

    下午在公司看了看文件,夏芍又去了趟福瑞祥。徐天胤全程陪同,到了古玩城的时候,看见徐天胤在,一些想来结交攀附的古玩店老板才没敢过来。夏芍在福瑞祥里坐到傍晚,便与徐天胤一起回了徐家。

    让夏芍没想到的是,徐家今晚竟然全员到齐!

    徐天哲、刘正鸿竟然都从地方上回来了,徐天胤和夏芍相携走进徐家客厅的时候,徐家二房、三房都坐齐了,人人脸上笑呵呵的。

    “小芍回来了?这次在英国为国争光了啊!还以为你会先回京城跟老爷子汇报一下,哪知道你先回了家。呵呵,我们这些天可是没少等啊。”徐彦绍笑着开口。

    刘正鸿看了他一眼,徐彦绍以前在家庭聚会的时候,从来不先开口说话的,今天他倒是急,而且态度也好。这是见夏芍在英国有一番作为,所以改变主意,不反对她嫁进徐家了?

    刘正鸿又看向夏芍,这女孩子,第一次在徐家见她的时候,还以为她无论多么优秀,风水大师的身份都将会成为她嫁进徐家的阻碍。没想到,她在国外竟能有那一番作为,以如今国内的舆论形势,她若嫁入徐家,徐家确实要将她迎进门。

    正巧夏芍也看了过来,刘正鸿便对夏芍点头一笑。他并没有多言,从一开始他对夏芍嫁进徐家就没有什么想法,这是徐家的事,他只是徐家的女婿。

    但夏芍去对刘正鸿和徐彦英夫妻笑着打了招呼,“姑父,姑姑。”

    徐彦英欣喜地点头,看向对面坐着的女儿,道:“跟你大嫂打声招呼。”

    刘岚被母亲点名,一屋子人看向她,顿时让她脸色尴尬,极不自然。徐彦英难得严厉地看了女儿一眼,给她使眼色。这孩子!来之前怎么跟她说的?

    “不用了吧?”刘岚咕哝,眼神飘忽,声音不大,“不是还没结婚么……”

    “岚岚!”徐彦英对女儿大皱眉头,训斥,“你外公前两天亲自去你大嫂家里提的亲,婚事订下来了,你就得改口!我在家里是怎么教你的?”

    刘岚抬眼,眼圈发红。从小到大,母亲很少对她这么严厉,自从天胤表哥带了夏芍回来,母亲对夏芍的喜欢似乎就超过了她。母亲不是不知道她和夏芍有过节,今早还在家里嘱咐她要改口。她是答应了,可……可到了这时候,哪能不别扭?

    她只是想等到结婚以后再说,母亲就这样当着全家人的面儿训斥她……

    刘岚委屈地一瘪嘴,抬眼看夏芍。夏芍眉眼含笑,还是那副悠然的意态,竟没有逼她开口的意思,转身就跟徐彦绍一家打招呼去了。

    “徐委员,华副处长。”

    徐彦绍一愣,笑了笑,语气熟稔,“你这孩子,该改口了。没听你姑姑刚才说么,老爷子去提过亲了,你就算徐家的孙媳妇了。”

    “这不是还没结婚么。”夏芍一笑,神态自若。

    徐家人却愣了,刘岚的脸腾地红了,徐彦绍暗自一叹。

    唉!看来还是不行。这女孩子,比他想象中的要记仇。自从年初东市一行,回来之后他就用尽心思赔着笑脸,如今都大半年了,还是不顶用。也不知什么时候她这口能消下去。

    “呵呵,那就等着结婚再说、再说。”徐彦绍也不敢逼着夏芍,只好随她的意思。

    徐康国坐在上首,见此情况也不发话。他老了,待他百年之后,徐家有个能慑得住这些子弟的人也是好事。这丫头有分寸,他相信。

    “那就先去吃饭吧。”徐康国从座位上起身,夏芍和徐天胤走上前去扶了,一家人来到了餐厅。

    坐下时,华芳很紧张,看看桌上的菜,又看看夏芍。她对那次的国宴印象深刻,这辈子都难忘,就怕夏芍今晚再针对她。她如今看见夏芍,心情还很复杂,哪怕是对她嫁入徐家的事已经认命,看见她还是很尴尬。她无法想象,以后过年过节甚至周末,同在一个屋檐下会是种什么样的日子。

    嫁进徐家三十年,从来没想过,人到中年,被个小丫头给治得死死的,却又没有办法。

    能有什么办法呢?又不是没见识过她那些本事,连王家那样的元勋家族都败落了……

    华芳叹了口气,后半辈子都得低着头过日子的感觉,实在不好受。以前外头的人都因她是徐家的儿媳,奉承着她,看她的脸色,如今看别人脸色的感觉,她总算是了解了。

    夏芍哪管华芳这些想法,她跟老爷子和刘正鸿、徐彦英夫妻聊着天儿,时不时给老爷子和徐天胤夹菜,气氛只有这几个人间是其乐融融的,其他人都不说话,餐桌上怎么瞧着怎么古怪。

    夏芍却好像瞧不出这古怪,神色如常。徐彦英为了制造话题,问起了夏芍在英国的事。

    英国的事,夏芍虽然跟父母说过了,但莱帝斯集团那百分之十的股份用来做什么,她却没有明言。今晚老爷子在,英国的一些事,夏芍也不指望徐天胤跟他汇报过,这男人话少得可怜,指望他汇报,老爷子得知的很有可能就只是个结果。因此,夏芍将事情细细说来,除了斗法诸事,算是和盘托出。毕竟这件事与将来更多的国宝回归有关,华夏集团私人之力总不如国家的力量强,这件事告诉老爷子,日后在政策上便会有助益。

    徐家餐桌上的气氛,却因为夏芍的讲述而频频震动。徐彦绍最后都放下了碗筷,忘了还在吃饭。

    这一切的震动源于夏芍对莱帝斯集团的诸多算计,谁能想到,壁画的回归背后还有这么多的故事,其中无一不是一名二十岁的女孩子惊人的智慧。

    见识过夏芍当初对王家的算计,徐彦绍和华芳夫妻却没想到,她出了国门,在舆论不利、没有后盾的时期,竟然还能将莱帝斯集团算计至此!

    震惊,却也背后发冷。

    算无遗策的心计,神鬼莫测的身手,徐家还有谁敢再得罪她?

    夏芍当众言明此事,自然也有这方面的意思。徐彦绍和华芳夫妻这大半年来已经老实了很多,但她怕时间久了人就不长记性,不介意再提点提点他们。只要他们老老实实的,她和师兄不过是周末和过年过节的时候回来,他们有自己的日子要过,也不会太为难谁。

    当然,如果有人不老实,那就另说了。

    夏芍唇角的微笑让徐彦绍莫名一冷,还没说话,老爷子便开了口了。

    老人目光里也少有的感慨,仿佛多年没有如此激动了,点头道:“好!好!这才是我徐家的孙媳,是国家的下一代!你们都看好了,跟着学着点儿,别老是看着自己的那些小利益,不成大器!”

    一桌子人低头,陪着笑。

    “放心吧,今后在政策方面,会给华夏集团一些便利的。”徐康国道,目光却有些老狐狸的意味,笑着瞪了夏芍一眼。这小狐狸什么想法,他还能看不出来?她哪是做亏本生意的人,为国家做事,国家在一些政策方面怎能不给她优惠?这些优惠,便是华夏集团发展的保障,这明显就是互利共赢的关系。

    夏芍眉眼笑眯眯,一点也不否认,“谢老爷子!”

    徐康国气也不是笑也不是,瞪眼摆手,“国家都敢算计,这么大的胆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赶紧吃饭,吃完饭赶紧走,别在这儿惹我生气!”

    ……

    一顿饭吃完,徐康国也没有多留夏芍,知道她今天累了,便撵她回去休息。

    徐天胤和夏芍开车回去的时候,刘岚却在临走前把徐天哲叫去了花园偏僻处。

    “表哥……”

    “要说大嫂的事?”徐天哲笑看妹妹,目光柔和,摸摸她的头。

    刘岚却倏地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徐天哲,“她都不在这里了,你还叫她大嫂?”

    她以为,天哲表哥只是迫于外公喜欢夏芍,所以才表面上应应的,难道不是?

    徐天哲一笑,笑容复杂,有着太多的意味,“她在不在这里,她都是。我叫不叫,她也是。”

    刘岚听不懂,眼神奇怪,“表哥,我怎么觉得你跟以前不一样了呢?”

    徐天哲一愣,随即苦笑。以前,他觉得他是徐家嫡孙,几乎可以说站在社会规则的顶端。可是,当二十多年人生里的眼界被打破,当知道世界上还有身处权势之外的存在,这些事对心境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尤其当看见父母被噩梦诡事折磨,却没有权势、金钱能够救得了他们,他心中的感触只有自己知晓。

    跟以前不一样……或许真的是吧。

    “到现在还不能接受大嫂?”徐天哲并不解释,只是问道。

    “你没看见爷爷有多喜欢她吗?她一来,爷爷就不喜欢我们了……连我妈也训斥我,以前她都不忍心对我说重话的……”刘岚低着头,嘴瘪着,委屈。

    徐天哲失笑,“都二十二岁了,还跟个孩子似的。”

    刘岚一抬头,眼圈红了,“可是、可是她打过我!我是打不过她才躲着她的,可是我就是不喜欢她!”

    “而且……”刘岚拉住徐天哲的衣袖,眼泪啪嗒啪嗒地掉,“我就是看不过天胤表哥一回来,爷爷眼里就只有他。你也是徐家的孙子,你也很努力,为什么爷爷就看不见?”

    从小,只有表哥最疼她。那时候,父母忙于工作,父亲在地方上任职,母亲到了忙的时候就顾不上她,家里只有她一个人。那时候,只有表哥来陪她,她生病是表哥陪着她看医生、讲故事、哄她睡觉。他们虽然是表兄妹,在她心里,他就是亲大哥。谁对他有损,就是她的敌人!

    “谁说爷爷没看见?大哥在外二十多年,爷爷的关怀都在我们身上。现在大哥才回来几年,爷爷再关怀他,也补不回那二十年。大哥才是得到的最少的那个人。”

    刘岚怔愣,抬起头来,仿佛在确定徐天哲说的是真心话还是假话。

    她只看见温和的笑,表哥像小时候那样摸摸她的头,“试试吧,也许大哥没那么难相处。也许,能再多个疼你的哥哥呢?”

    刘岚愣住,想起徐天胤冷淡的脸……

    能吗?

    夜风微凉,九月的京城已经快要入秋。

    红墙外,徐天胤的车开回别墅,刚刚停稳,夏芍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她打开一看,秦翰林的来电。

    ------题外话------

    从昨晚到今晚,我没想到能有这么多的妞儿为实体书发表意见。谢谢你们,看见大家的意见,我真的松了口气。

    当听到要大修的消息时,我本已做好解约的准备。但因为让你们期待过,所以我觉得应该问过你们的意见,再做决定。

    很高兴大家的想法和我的一致,让我可以不用纠结,痛快地结束这次机会。

    不必安慰我,我只感到高兴。

    这篇文里有着我太多的心血,这个决定,是对它的保护。我为能保护它而高兴,如果连我都不保护它,它大概会感到凄凉。

    实体对作者来说是很大的肯定,但我首先要肯定我的心血,尊重我的初衷。

    愿望总是在前方,初衷却必须一直陪着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5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五十八章 徐家家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5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五十八章 徐家家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