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翻盘!姜秦之争

    秦瀚霖在电话里表示秦家已经布置妥当,请夏芍帮个忙。

    夏芍很乐意帮这个忙,收起手机时,她笑着下车,对秦家这次的处置打了个满分。

    迎着夜风,夏芍转头,对上徐天胤关切的目光,不由一笑,“明天,京城有好戏看了。”

    夏芍觉得是好戏,京城受到的却只有震动。

    事情是怎么爆发开的,只有那些身在上位的人才知道——一切,都要从华夏集团的某个动作开始。

    夏芍身在京城,这天一早,远在青省的东市,却发生了一件大事。连忠荣在东市投资的陶瓷公司连连接到客户的退单电话,去年就谈妥的生意,一大早便有一半的客户打电话来,取消了今年的合作。连忠荣懵了,连连询问原因,对方都是什么也没透露就挂了电话,态度很冷淡。

    正当连忠荣拿着电话发懵的时候,他又接到消息,他在东市投资的两个旅游项目遭到了东市安亲会堂口的骚扰,工地无法施工,工人不敢上班。

    连忠荣一惊,赶紧打电话给高义涛,高义涛始终不接他的电话。火急火燎下,他打电话给了连忠勇。连忠勇是东市市委书记,一把手,安亲会毕竟是黑道,再嚣张也不该不给政府面子。果然,电话高义涛接了,但态度很冷淡,只说了一句话,“连书记,好好想想,你们兄弟得罪什么人了。”

    这话让连氏兄弟脸色一变,这才想起到了东市之后,曾经听说过的传言。据说,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夏芍和安亲会关系甚密,安亲会曾发过黑道令,任何人不得惹夏芍。这个念头一出现在脑海里,这件事的幕后是谁已经呼之欲出了。也只有夏芍,才会在商场有这么广的人脉和号召力!除了她,还有谁能让那些客户宁肯支付违约金,也要跟他取消订单?

    连忠荣很震惊,懵了半天没反应过来!他是得罪了夏芍,可是那天在华苑私人会所,不是谈得好好的,只要他保守那天谈话的事,夏芍就放过他吗?

    连忠荣赶紧给夏芍拨去了电话,夏芍接了电话,声音却很冷淡,也只说了一句话,“连总,那天的谈话内容,你真的守信了?”

    连忠荣怔住,他、他守信了啊!他事后憋了一肚子的火,都没去找吴四海理论,问他为什么内部消息没确定就跟他说。但是怕打扰了夏芍的计划,他硬生生忍住了。他确实没对吴四海透露什么!就连事后他哥连忠勇问起了,他都含糊过去了,说夏芍都去京城了,不提这事恐怕是看在连家是秦系大员的份儿上,不提了。

    连忠勇显然认为这个说法说得通,这几天再没过问这件事,一切也都相安无事,日子也恢复了往常的平静。哪知道,这天一大早,一切来得这么突然!

    连忠荣猜测,该不是夏芍想处置吴四海,结果吴四海得到什么消息了吧?可、可那真不是他透露的!谁知道是不是夏芍的计划被其他知道这件事的人泄露了,让夏芍以为是他干的。连忠荣满头大汗,赶紧打电话给夏芍澄清,夏芍却不接他的电话了。

    这下子可把连忠荣急得直跺脚,他原以为不会再有事的,哪里知道得罪夏芍还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事?眼看着订单都被取消了,旅游项目也不能继续开发,连忠荣急得上门找了夏志元几次,夏志元都避而不见。连忠勇虽然身为东市一把手,在这个时候却不敢端出官威来打压华夏集团在东市的生意,更不敢动安亲会。

    只不过是动动华夏慈善基金,就惹出这么多事来,夏芍这简直是把连忠荣的生意往死里整,要是再敢打压华夏集团,谁知道这女孩子还有什么手段?

    明明身为市委书记,在这种时候,竟然被逼到什么作为也不敢有,连忠勇为官以来,还是第一次这么憋屈!他把亲弟弟骂了个狗血淋头,最后也只撂给他一句话,“我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自己打电话给老爷子!”

    连忠荣哭的心都有,却也再没别的办法了,只好颤颤巍巍给连家老爷子去了电话。

    把事情避重就轻一说,连家老爷子在电话里将他好一通臭骂。六十岁的人了,骂起人来中气十足,震得连忠荣耳朵都疼。连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当过兵,后来弃军从政,那雷厉风行的火爆脾气却一辈子没改,骂了儿子便要了夏芍的电话,要跟夏芍亲自通话。

    虽然脾气火爆,但能在政坛常年不倒,做到省部级高官,这位老爷子实则是个精明的人。他给夏芍打电话的时候,全程笑呵呵,直到跟她通罢电话,才气得摔了话筒!

    “混账!初出茅庐的小丫头,有点成绩就目中无人!”

    连老爷子虽然知道这次的事是儿子贪心,自食苦果。但他想着,夏芍这么做,无非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想让他这个老头子出面给她道个歉。他一把年纪,省部级大员,亲自致电她这个二十岁的小丫头,她要的不就是这个面子?

    但他怎么也想到,夏芍在电话里竟然跟他打太极!

    “呵呵,老爷子,我真的不知道连总的生意出了事。连总的客户我并不认识,他们因为什么原因取消订单,我倒是不知。不过,我和安亲会的高堂主倒是见过面,如果您老需要,我会打电话问问他出了什么事的。”

    这个小丫头,不仅不承认是她的意思,她还想卖个面子给他!

    连老爷子气得哆嗦,直拍桌子,“真以为天下都是你的了?我就不信,没人治得了你!”

    连老爷子就在京城,当即就来到了秦家,求见秦老爷子。连家是秦系大员,他去喊冤,秦家自然是要见的。秦老爷子听了事情经过,呵呵一笑,道:“我没见过这丫头,不过常听徐老提起,晚辈们之间的误会没必要闹成这样。放心吧,这事我来做个和事佬。”

    有了秦家这个保证,连老爷子舒舒服服回家等着了。

    本来,他给夏芍打电话,夏芍要是肯顺着台阶下,她就能得到他这个老头子的道歉,也算有面子。可是,给她面子她不要,现在秦家出马,她总不能不给秦家面子吧?秦老爷子可是跟徐老交情甚好的,要是她连秦老的面子都不给,惊动了徐老爷子,让老爷子知道她在他这个六旬老人面前端身份,就算她有理,挨一顿训示也是要的。

    哪怕这件事是连家不对在先,她这次也得打电话给他!到时候,在电话里拿乔的就不是她了。

    年轻人就是不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这次就不妨教教她!

    连老爷子舒舒服服地在家里等着夏芍服软的电话,哪知道,第二天接到的是秦老爷子的电话。

    秦老爷子在电话里叹气,“老连啊,我也没办法了,这孩子昨天把事情先跟徐老说了。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说的,徐老爷子正气着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气,最恨官门子弟在地方上拿家族背景牟利。我看这事……唉!先放放吧。”

    “什么?”连老爷子拿着电话,愣了。他赶紧给儿子打去了电话,严厉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连忠荣没想到老爷子居然搞不定,被严厉逼问之下,他这才承认当初逼夏芍的父亲收那一百万,是说了些狠话,拿家里的背景给他施加过压力。

    连老爷子气得恨不得隔着电话扇儿子两巴掌,但对夏芍也咬牙切齿,没想到她竟然先下手为强,跟徐老爷子告了状!

    更要命的是,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就透了些风出去,三两天内就闹得京城圈子里议论纷纷。有人甚至说,这事儿闹得有点大,徐康国动怒可不是小事,连氏兄弟在东市的作为,就算不派调查组去查有没有违纪行为,连忠勇搞不好也不能在东市连任。他被调动的可能性很大。

    这风声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总之越传越盛,传得连老爷子心里都发了慌。正当他考虑着要不要拉下脸来再给夏芍打个电话,诚恳地再次道歉时,大事发生了。

    不知道是谁,把一堆连氏兄弟在地方上的事捅去了纪委。

    这些事里,有连忠勇贪污受贿的,有利用职务之便,为胞弟牟取项目工程利益的。证据准备得很全,一看就是早有准备的,而且就像是有人在背后盯着一样,举报信和证据一送到纪委,事情便风一般传了开!

    整个官场都盯着,哪怕连家是秦系大员,秦家也不得不做出反应,派出调查组前往东市展开调查。

    这可是自己人查自己人,虽然是无奈之举,可也少有。

    没有人知道这封举报信是谁送的,有人猜测是夏芍,有人则很纳闷。夏芍就算想整治一下连氏兄弟,也犯不着跟秦家过不去,除秦家一员大将吧?这在派系争斗的敏锐时期,这无疑是在削减秦系的力量,夏芍不会不清楚这件是吧?

    不解,观望。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去了东市,等着看调查组能查出个什么结果来。

    有人说,东市的领导班子这回会洗牌,毕竟举报者把证据都搜集全了;有人则说秦系不可能往死里查自己人,一定会大事化小;有人则嗤笑,这件事都捅到京城了,你以为姜系是瞎子吗?他们刚刚失去了王家,难得遇到秦系自断手脚的好事,能允许他们大事化小?这件事指定早就捅到上头了!

    咦?姜系?

    不少官场的人心里都有古怪的感觉,如果说夏芍没有跟秦系对着干的理由,那么姜系呢?这封举报信,会不会……

    当然,这只是猜疑。

    可是,当这猜疑还没有结果的时候,京城又发惊天大案!

    这次曝光的是军校录取黑幕!这回,是实名举报。举报这件事的人,竟然是秦瀚霖!

    秦瀚霖正结束了在青市纪委书记的工作,回京城述职。调任的文件还没下来,他便将在离任期间发现的军校录取黑幕做成了材料,直送京城!

    这份材料与那封匿名举报连氏兄弟的材料一样证据确凿,罗列满满,上书录取工作组的官员在青省军校招生上收受学生家长贿赂、私改录取名额的事实和罪证,一经举报,引发的社会关注比连氏兄弟的事要强烈得多!

    高考向来被家长重视,这事关孩子一生发展的大事一经曝光,不仅是青省,全国各地的家长都纷纷要求彻查高考录取的黑幕!

    眼下已是快换届的时期,京城竟然在短时间内连发两件大事。两件都与贪腐有关,上头震怒,谁也不愿在骂声中结束任期,在退下来之前,历届领导都会狠办几件实事,求个好名声,这与新官上任三把火是一个道理。如今这位当然也不例外,他当即发下一号文件要求严查!

    一时间,人心惶惶。

    行的端坐得正的人当然不怕查,但被查的范围却从军校录取扩大到了全国的录取招生工作。

    张汝蔓作为京城军校青省招录的新生,尤其是名额失而复得的新生,最先受到了校方和检查组的调查。核实高考试卷、核实成绩、重新测试体能、重新体检,并且被详细询问了录取名额失而复得的事。

    张汝蔓对此很恼火,当初录取的事,她心里也憋了一口气!如果不出黑幕,她的录取本该很顺利,何来今天好似走后门进军校、还被调查的耻辱?为了还自己一个清白,她倒是配合调查,连当初一怒之下去找秦瀚霖“上访”的事都没放过。

    对这件事,秦瀚霖在被调查组问询的时候,很大方地承认。他和徐天胤关系好,认识夏芍的表妹也在常理之中。张汝蔓被录取的事,他坦承与自己或许有点关系。他因认识张汝蔓,心知她必在录取之列,但成绩出来的那天,他却没在网站上看到她的名字,疑惑之下,他询问了录取工作组的人。工作组的人对他称,网站出了点问题,并且当天网站的异常就修复了。

    秦瀚霖称,对于张汝蔓的录取名额失而复得,他并未有干预和指示,但询问工作组录取的情况,也确实不应该。但正因为当时问了问,他才从工作组的反应和处理上发现了这次录取工作存在黑幕。这才暗中收集了证据趁着回京述职期间带了回来,向上递交。

    他这明显就是表明自己确实有过,但因过有功。

    秦瀚霖的话,调查组当然进行了调查,尽管有的录取工作组的人表示,秦瀚霖曾暗示过不许动张汝蔓的录取名额,但这些竟都没有找到证据。而秦瀚霖搜集的证据却是实打实的。

    就在事情即将盖棺定论的时候,又出波澜。

    跟随秦瀚霖去青省一同上任的秦家心腹吴四海,在接受调查的时候因顶不住压力,称录取名额的事确实是秦瀚霖示意。原因是他与夏芍的表妹张汝蔓之间关系有些暧昧,像是男女朋友,两人在青市这三年里常见面,以他对秦瀚霖的了解,他身边的女人看似很多,实则很有原则,从不与谁过分亲近,唯独对张汝蔓有些不同,看起来很有好感。

    吴四海跟着秦家十来年了,从秦瀚霖少年时期起就对他十分了解,可以说是看着他从少年成长到如今的。外界都曾笑称吴四海是秦家的管家,他说的话,会有假?

    一时间,京城震动!如果真像吴四海所说,那么,秦瀚霖为什么要曝光出录取的黑幕来?他这不是把自己往里面坑?

    还是说,他回京述职,想捞功更进一步?可是,没有必要啊!他是秦家三代,政坛里早晚是他这一代人的天下,他慢慢等着就好,何必铤而走险,贪功冒进?姜系今年痛失王家,势力大损,已经不如秦系,秦系只要把这优势保持到换届,胜局已定!何必冒险贪功?这不符合常理。

    况且,这也未必是功。

    这次的事,秦瀚霖实名举报,那些被查的人里头可不只有姜系人马,也有秦系的,这举动无疑是得罪人的。

    秦瀚霖到底是怎么想的?

    正当所有人都拧着眉头,苦笑琢磨也思索不透,秦家丢出一颗炸弹来。

    一打的证据,全都指向吴四海,证明其早已被姜家收买,有意诬告秦瀚霖。

    京城哗然,正被这消息炸得头脑发懵的时候,连氏兄弟的案子有了进展。

    据连忠荣交代,他曾受了吴四海的暗示和挑唆,意图强动华夏慈善基金!

    吴四海身为秦系的人,难道不知道夏芍和徐家的关系?为什么会挑唆秦系大员的连家子弟去动华夏集团?这不正常!

    难不成,真像秦家甩出的收买证据那样,吴四海是姜系埋伏在秦家身边的内线?如果真是这样,吴四海为什么会在录取的事上泼秦瀚霖脏水就能让人想得通了!

    京城的目光纷纷震惊地投向了姜系,姜系这可真是隐藏得深啊!吴四海在秦系十几年,已成心腹,在关键的时候回头咬秦系一口,任谁想想都觉得背后发冷。

    可是,正因如此,这件事才让有些政坛老狐狸心里咯噔一声。

    不对!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吴四海既然是姜系培植在秦系身边的内线,十几年的深藏,一朝若动,必然会看准秦系的咽喉下口!这次录取的事,若秦瀚霖真的示意过录取名额的事,那对姜系来说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为什么录取黑幕不是由姜系曝出来?如果由姜系曝出来,那这次秦系必受重创!

    但这件事既然由秦瀚霖捅出来了,那姜系就失了先机,为什么还要把吴四海暴露出来?

    这件两件案子,同时爆发,似乎隐隐之间有联系,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不得不说,这些政界的老狐狸味觉果然灵敏。

    姜系失了先机,确实没有再将吴四海暴露出来的必要。但是,这不是他们愿意的,而是被迫的。

    录取的事由秦瀚霖先一步曝出来,令姜系大为吃惊!这不仅打乱了他们的全盘计划,还令他们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意味。吴四海向来深得秦家信任,秦瀚霖平时称他为吴叔,对他颇为尊敬,秦家有这样的大动作,不可能不知会吴四海一声。可是,吴四海提前一点消息也没有得到,就像是秦家防着他一样!

    姜正祈猜测,吴四海可能已经暴露了。

    苦心十几年安排的人,就这样毫无作为地暴露了,对姜家来说,是个打击。吴四海即便不咬秦瀚霖一口,待秦家度过了这次的危机之后,也不会放过他。所以,吴四海这时候才出来咬秦瀚霖,实属无奈之举。

    正是他这不符合常理的举动,让一些政坛的老狐狸瞧出了这两件案子的不简单。

    但任谁再猜测,也不可能知道,这两件案子背后始终站着一名女孩子的身影。如果没有她,今天惊动京城的惊天大案就是秦系的重创。如果没有她,这件案子不可能以秦姜两系各有损失,不胜不负为终结。

    两件案子从九月初被查,历时三个月,到了十二月底,又是一年圣诞的时候,有了结果。

    秦瀚霖身为招生录取工作组以外的人员,违规询问录取工作有过,揭露黑幕有功,最终决定记过处分,留京察看一年。

    这样轻的处分对秦系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但秦系保住了秦瀚霖,却得罪了一些人。

    录取事件确实查出了一批贪腐官员,这些人虽然都被撤职查办,但里面毕竟也有秦系的人,秦系一些官员对秦家的做法难免心里有些疙瘩。秦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安抚、修复一些关系,在所难免。

    吴四海是不是姜系的人没有法律上的定论,他的罪名只是受贿,也已被查办。

    至于连氏兄弟,也被查办定罪。连忠勇的罪名是贪污,连忠荣一部分来历不明的资产被没收,公司的生意也大受打击,一蹶不振。连老爷子的两个儿子都面临入狱,对他来说打击自不必说。他虽然恨极了夏芍,但也恨极了姜系。别人云里雾里,弄不懂这件事里的猫腻,他却看得清楚。吴四海是姜系的人,他怂恿儿子去动华夏集团,遭来夏芍的打击,连忠勇的那些犯罪证据肯定是姜系的手笔!

    因为这些证据如果是夏芍找来的,她何必前头还要打击连忠荣的企业?她直接把证据一送,什么就都能解决了。

    最终害了自己儿子的人是姜系,连老爷子很清楚这点。

    而对这两件事最满意的人就是夏芍了。

    连氏兄弟被绳之以法,再合她的心意不过。她帮的是秦瀚霖,却并不想帮这对兄弟。好在秦家还算公正,只不过为了不失去连老爷子这一员大将,他们请自己出面动了连忠荣的公司,再散播消息,称连忠勇得罪了徐老爷子,即将被调离。这一切都符合姜系动手的条件,然后借姜系的手将证据曝出,查办了连氏兄弟,也让连老爷子成功恨上了姜系。

    恐怕,姜正祈做梦也不会想到,他收集的那些扳倒连氏兄弟的证据,正好遂了夏芍的心愿。她正不想让那两兄弟在她的老家待着呢!

    这件事,到头来还要感谢姜正祈了。

    两件事历时三个月,对姜秦两系都有些影响,眼看着临近新年,想来在这件事的余波平静下去之前,两派都不会再有大动。

    而夏芍在这三个月来,依旧忙着学业、忙公司的事,并且准备半个月之后就到来的寒假。

    但在寒假之前,圣诞节这天中午,夏芍开车来到了京城一家特色酒吧。今天晚上她和师兄有约,所以陪朋友们的时间就安排在了中午。张汝蔓第一年来京城,中午夏芍请她来这家海盗主题酒吧里聚聚,大家一起共度圣诞。

    元泽、柳仙仙、苗妍和周铭旭四人从车上一起下来,今天,衣妮和温烨也一起被夏芍叫上,七个人,夏芍的车里刚好坐满。

    七人一起进入酒吧的时候,酒吧里还是那副热闹的景象。今天是圣诞节,酒吧里很应景,布置了圣诞主题,那些端着大杯的啤酒、大盘的烤肉游走在宾客间的海盗女郎,都穿着红色的圣诞装,胸前依旧风景傲人,别有一番野性妖娆的意味。

    夏芍好一来,目光便落去最里面的桌子,那是提前订好的桌。

    张汝蔓已经先一步到了,但她的桌前,似乎正有点不愉快。

    夏芍耳力好,即便是在欢呼吵闹的酒吧门口,也能听见里面的声音。

    张汝蔓独自坐在最里面那桌,前头一桌正坐着三女三男六个人,一名女生正回头笑着,“秦少的相好也来这种地方喝酒?”

    另一名女生笑道:“人家可是从来不承认跟秦少有一腿的,小心点说话!没有秦少,人家可还有个厉害的表姐。”

    “唉!比起我们这些什么都没有的人,考上京城军校真是不容易哦。”

    一群人酸完了,笑得乱颤。

    张汝蔓沉着脸,砰一声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你们说谁都行,别说我姐!否则……”

    “否则怎么样?”那女生脸色也一变,站了起来。

    张汝蔓冷笑一声,懒得再说,抄起桌上大杯的啤酒,朝着那女生脸上边泼了过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5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五十九章 翻盘!姜秦之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5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五十九章 翻盘!姜秦之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