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浪漫旅行

    夏芍在酒店房间里见到冷老爷子的时候,一眼险些没认出来。当年香港渔村之行,见到这位老爷子的时候,老人一身白色运动装,戴着眼镜,面色红润,颇有书卷气。但今天一见,脸色苍白,身体也略显削瘦,眼里全是血丝,活脱脱老了十岁。

    “老爷子,当年我师父念在同门情义上,保了冷家最后的血脉。不然,以你孙女杀害同门的罪名,她已活不到如今了。没想到,当年的顾念旧情,变成了如今的恩将仇报。她如今身在新加坡,与王氏一脉的余孽杀了安亲会的人,意图报复门派。我们将您老请来,您老没有意见吧?”夏芍慢悠悠地走到沙发里坐下,捧了一杯茶。

    冷老爷子只是抬了抬头,看了夏芍一眼,并没有太大反应,显然已经知道冷以欣所做的事了。

    他想说,她自幼失去父母,对她的心性影响很大,是他没教育好。

    他想说,对天胤的感情,她憋在心里很多年,只是因爱生恨。

    他想说,他可以劝劝她,让她迷途知返。

    他有太多想说的,却最终只是无力地低下了头。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从小年那天早晨孙女挂了他的电话,他就再没打通过。他知道,她一定是去做一些事情去了,怕他阻止她,才断了跟他的联系的。这孩子性情偏执,认定了的事谁也阻止不了,她那样的身体,竟然连黑巫术都碰了,她怎么会轻易放弃?

    只是他没想到,掌门师兄和张师弟竟然到茅山找到了他,他没想过反抗,便跟着他们回来了。即便反抗,他知道他也不是他们两人的对手,配合一些,将来说不定还能为欣儿争取一丝活命的机会。

    “那在事情了结之前,就烦请您老跟着我师父,在门派里休养了。”夏芍淡淡地垂眸,放下了茶杯。她没看错的话,冷老爷子身上的元气极薄,像是被封禁了。

    能做到此事的只有师父,玄门掌门祖师的秘法。

    “师父。”夏芍站起身来,和唐宗伯来到了外头,“冷老爷子年后跟您回到香港,您老注意一下冷氏一脉弟子的情绪。”

    唐宗伯一听便明白了夏芍的意思,她是不想这个时候,内部出什么乱子,“放心吧,这些事师父会处理。你就操心你师兄和公司的事就行了,其余的交给我们。”

    夏芍点点头,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

    三天后,过年。

    今年过年不同以往,夏家人都在京城。不仅有徐家、夏家的人,还有唐宗伯、张中先和温烨三人,最后还多了位冷老爷子。夏芍对家里人介绍冷老爷子,只说是门派的师叔,两家人对老人倒挺热情,虽然冷老爷子看起来一直精神不振,但对此倒挺感动。他因此更期望跟孙女联系上,但她连过年都没有消息。

    冷以欣三人在新加坡,显然是打算年后再行动了。无论他们走明道还是暗道,徐天胤都安排了消息网络,每天晚上他都会接两通电话,一直到今天,风平浪静。

    过年这天比小年还热闹,徐康国推了国家的一些活动,对外宣称休养身体,却陪着儿女好好地过了个年。外界对于老人偏偏今年过年期间不出席重大活动自然是清楚原因的,这不是徐天胤刚刚订婚嘛!不过,这是订婚,又不是结婚,莫非今年夏芍还能在徐家过年不成?

    外界的猜测影响不了两家人过年的气氛,对夏芍来说,这个新年来之不易。转头看向徐天胤,黑色的薄毛衣,脖子上围着条暗红色的围巾,那是夏芍为了喜庆,特意为他织的。这喜庆的颜色缓和了男人眉宇间的孤冷,添了几分暖意,两人一从房间里出来,便看得客厅里的人眼前一亮。

    “要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这小两口结婚了呢,呵呵。”徐彦绍笑道。

    听到结婚两字,夏芍还以为会触动徐天胤的心绪,抬头间见男人正低头望她,眸中只有令人心疼的柔和。夏芍笑了笑,心里松了口气,两人牵着手来到沙发里坐下,陪着长辈们聊天。

    这晚的年夜饭气氛很浓,夏芍人生里重要的人几乎都聚齐了,奶奶、父母、师父、师兄……不想即将到来的事,倒也挺完美的。

    但新年钟声响起的时候,夏芍还是忍不住看向徐天胤,想起他今年的大劫,他三十一岁了……

    徐天胤低头看来的时候,夏芍却又换了笑眯眯的眼神,手一摊,似往年,“未婚夫,过年好,要红包!”

    这话让两家人一愣,唐宗伯最先笑着摇摇头,“都多大了,小时候的习惯还是不改。”

    “你这孩子,平时都觉得你早熟,这时候反倒像小孩子了。”李娟笑瞪女儿一眼。

    一众人笑呵呵的目光里,只有徐天胤牵着夏芍的手,往屋里走。

    “干嘛?”夏芍在后头问。

    “红包。”他道。

    “我要大一点的,你升级了。”一进房门,夏芍便笑眯眯道。

    徐天胤回身,唇边浅浅笑意,手中一封红包递出,“给。”

    夏芍一愣,目光落在男人手中的红包上——还真是红包!

    往年,她说要红包,其实也就是要礼物。他知道她不缺钱,给的也大多是些小礼物。他其实不会送女人礼物,这些年来,她过生日、过年,他几乎把女人能戴的首饰都送遍了,每回只是大小不一的盒子,里面的礼物猜也能猜得出来。尽管如此没有新意,但每年她都会跟他要,只是没想到,今年会真的收到红包。

    夏芍怔愣着接过,入手却发现红包很薄,几乎没有分量。她在内心祈祷,打开之后千万别是支票一类的东西。

    但打开以后,她还是愣了——不是支票,是机票。

    两张大年初三飞往澳洲的机票。

    夏芍怔愣着抬头,看见男人漆黑的眸在房间的灯光里柔暖,对她道:“带你去旅行。”

    “……”简单的五个字,不知道为什么,竟让她感动得眼圈红了。随后,她得到了一个拥抱,和男人笨拙的抚慰。

    “不喜欢?”他问得小心翼翼。

    夏芍轻笑出声,反手抱住徐天胤,“惊喜!”

    这两张机票真的给了夏芍惊喜,这是两人相识五年来,徐天胤少有的浪漫举动。夏芍也不问他怎么想带她出国旅行,如果让她猜,她便猜大概跟小年那天徐彦英说的话脱不了干系。所以她就不问了,大年初三还在寒假,两人确实都有时间,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当出去散散心也好。

    但两人要去澳洲旅行的事,却让两家人都有些意外。

    夏志元和李娟原定计划便是大年初三回东市,女儿订婚,他们这段时间都在京城,那边的同事朋友总要回去请请。原本,夫妻两人是打算让徐天胤和夏芍都跟着回东市的,毕竟办酒席,他们才是主角。而且,那些人万一又送些名贵的贺礼来,夏芍在,也好推脱些。

    夏芍听了这事,一笑,“好办!回去后,您二老也不必大请,请请相熟的,订婚的宴席就不必那么铺张了。他们若是送礼来,您就说奉了老爷子的意思,一概从简,礼单事后要交给老爷子瞧瞧。不管他们信不信,只要有顾忌,就指定不敢送贵重的礼了。”

    夏志元听得眼有点发直,瞄了眼旁边坐着的徐康国。徐康国果然瞪了夏芍一眼,“这丫头,才刚订婚,就学会打我的旗号了!”

    “打您的旗号若是办好事,您这旗号不如多借来用用。”夏芍笑道。

    徐康国哼了哼,转头对夏志元道:“这事就这么办吧,就说是我的意思。”

    有了老爷子这话,跟得了圣旨差不多,夏志元赶紧应了。

    如此一来,夏芍和徐天胤也就不用跟着回东市了。大年初三,夏家人一同坐上了飞往东市的航班,唐宗伯和张中先也带着冷老爷子回香港,温烨随行。夏芍则暂别了诸事烦扰,收拾了小行李箱,跟徐天胤一起踏上了二人世界的旅行路。

    ……

    京城寒冬的季节,对澳洲来说,刚好是夏季。

    一年中最温暖的季节,维多利亚式建筑的街道,坐在车里欣赏过往的异国风景和行人的,却是两名东方年轻人。两人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从机场出来便叫了这辆计程车,浑身散发着孤冷气息的男人简洁地报出一个地名,便和女子上了车。

    司机听到这地名,不由愣了愣。那里可是海边别墅区,都是些富豪度假的房子。

    车子越开越偏僻,渐渐的,只看得见公路、大海和远处一排漂亮的别墅区。夏芍看见那排别墅区的时候,眼神亮了亮,这地方显然属于私人地段,游人少,植被绿化得很美,安静。

    确实是度假的好地方。

    身旁,徐天胤凝望着女子翘起的唇角,目光柔和。

    车子在别墅区外头停下,徐天胤和夏芍下了车,两人在海边建起的木质小径上吹着海风一路步行,最终在一幢维多利亚式的海滨别墅前停了下来。

    一座漂亮的独幢别墅,清幽的木径,两旁平坦的草坪,海风吹来,一派宜人的自然风情。

    夏芍打量别墅的时候,徐天胤已经进了门,将行李箱放去了房间。等夏芍进来的时候,发现房间里很干净,明显是常有人打扫,布置上也是自然风情,大片的落地窗,白纱帘,远处海景一览无余。

    夏芍见徐天胤熟门熟路地从橱柜里拿了茶叶,开始烧水,便挑了挑眉,“师兄以前在这里住过?”

    “嗯,以前任务,住了一段时间。”徐天胤边答边烧水。

    夏芍点头,原以为来了他会订酒店,没想到他在这里还有房子,平时他很少说任务的事,她都不知道。

    眼下正是下午两点,两人坐了一晚的飞机,都有些累了。待水烧开,夏芍喝了杯茶水后,便洗了澡,换了衣服,上床休息了一会儿。两人在异国情调的房间里相拥而眠,这一睡却并没睡太久。夏芍醒来的时候,正赶上海上日落的美景。

    别墅落地窗前,金红的阳光照进阳台,夏芍穿着丝质睡衣赤着脚站在木质的阳台上,微微闭眼,感受着温暖的海风。海风拂起她柔软的发丝,肌肤被夕阳渡一层粉红,莹润透明,远远望去,像是要消失了一般。

    身后忽然伸来一双大手,男人的手臂紧紧地将她圈在怀里,直到感受到她真实的体温和气息,他才渐渐平静下来。

    夏芍笑着回过身来,去戳徐天胤的胸膛,“我都不知道师兄在这里还有幢海滨别墅,说,哪里还有?”

    “很多,以后带你去。”徐天胤抱着夏芍,吻吻她的额头,“这里还有座私人酒庄,在小镇上,过几天带你去。”

    私人酒庄?

    夏芍挑眉,对徐天胤以前在国外期间的经历和一些产业很感兴趣,但却不急着问,只是继续戳他,“那现在呢?”

    现在晚餐时间了,她饿了,别墅里没有新鲜蔬菜,没办法下厨。

    “出门。”徐天胤把夏芍抱进房门,关了阳台的落地玻璃门,拉上窗帘,然后换衣服。

    他不常穿西装,今晚却换了正装穿上,夏芍一瞧,便笑眯眯地拿出件礼服穿上,银白的长裙,简洁风情,她穿在身上便立时多了东方神秘的古韵。不需施粉黛,她只将发丝微微一绾,便令他瞧了许久。

    笑着挽上徐天胤的胳膊,夏芍问:“去哪里?”

    “餐厅。”毫无意外的回答。

    两人出了别墅,徐天胤从车库里开出辆黑色的宾利越野,两人在沙滩上飞驰,一路瞧着夕阳海景,夏芍记忆中从来没这么惬意过。

    车开去了市中心,在一家高级澳式餐厅门口停了下来。徐天胤显然早就预约好了,侍者恭敬地为两人引路,来到订好的坐席旁。一路上,引起不少人惊艳的目光。国际都市,向来不乏各国人,但气质这么出众的东方情侣似乎从未见过。

    两人在惊艳的目光中入座,小烛光,葡萄酒,奶酪芝士、牛排、鱼鲜、果鲜,都是当地最地道的特色菜肴,记忆里,两人很少如此穿戴来高级餐厅共进晚餐,徐天胤喜欢在家里吃饭,他爱她炒的菜,在家里他向来胃口要比在外头好。他在国外太多年,一直孤身一人,对他来说,家庭的温暖远远比高级餐厅要诱人。

    夏芍知道他的心思,她也是喜爱安静的人,两人趣味相投,相识几年还真的是能在家里动手做饭,就绝不去外面。

    但今晚,她觉得这样在外面很好。很少浪漫,偶尔浪漫一次,看着他在烛光里的眉宇,她便觉得内心前所未有的安宁。而她恬静含笑的眉眼也让他眸光柔和,“喜欢?”

    “喜欢这里,还是喜欢师兄?”夏芍故意装听不懂,笑眯眯逗徐天胤。

    徐天胤不答,低头吃东西,唇角却扬起漂亮的弧度。他在笑,而且笑了很久。

    两人这餐饭吃得慢悠悠,吃饱之后,夏芍以为徐天胤会带她去看电影。因为那晚徐彦英是说过,要带女孩子看电影、吃饭和出国旅行的,现在他做了两样,还差一样。

    但徐天胤却没带她去,他体贴她坐飞机累了,便带着她在异国夜晚的街道上漫步了一会儿,然后开车回了海边别墅。

    夜里的海是暗沉的,远远的,便能闻见海风的湿气和海浪拍岸的沙沙声。这片别墅区虽然别墅很多,但相互间都保有距离,中间有植被绿化阻隔,私密性很好。

    房间客厅里,只有电视的灯光亮着,忽明忽暗的灯光照着沙发上相拥的人。

    茶几上两杯喝过的红酒,沙发上,女子穿着浅粉的丝质睡衣,趴在男人身上。男人的大手覆在女子美背大片的春光上,望着她。

    她笑吟吟的,呼吸间带些酒气,抬头轻啄他的下巴。

    徐天胤目光幽深,微微闭眼。夏芍趴在他身上笑,吻从他线条凌厉的下巴流连到他脖颈,在他突起的喉结上轻轻一触。湿热的触感,让男人的喉结轻轻一颤,眉头深锁,却舒服地仰起头。

    她笑着继续往下,沿路在他坚实的胸膛和野性的腰线上留下水润,最后竟来到他的小腹上。

    那里是他的敏感,她轻轻一触,他小腹的肌肉便倏地僵硬。她偏偏轻轻一咬!

    “嗯!”男人闷哼一声,似野兽低吼。

    这时,却听见女子一声轻笑,轻巧地从他身上下了地,眸中含着无限趣味,回头瞧他,“我累了,去洗澡了。”

    说罢,她当真转身就走。

    后头伸来一只大手,捞在她腰腹上,一把便将点了火又想逃的淘气某人给逮了回来。

    沙发上传来女子的惊呼和笑声,渐渐转为低低喘息。

    夜正漫长……

    ------题外话------

    晚上有事,陪家人出去了一下,森森为双十一没有购物而后悔……

    这章治愈不?温暖不?下章继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章 浪漫旅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章 浪漫旅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