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暴风雨前

    “他们不知道你今天会来,在西部呢,现在正是忙的季节。”米伽笑道。

    徐天胤看了米伽一会儿,点头,“嗯。”随即低头,将自己的盘子和夏芍的盘子对调了一下。

    盘子里放着新鲜的鱼肉,徐天胤盘子里鱼肉的刺已经被他剔除干净,完整地放在了夏芍面前。

    餐桌上顿时齐刷刷十几道惊奇的目光,简直不比发现新大陆的惊讶少,米伽更是目光趣味地在徐天胤和夏芍身上转了转。夏芍的目光却在米伽和其他侍者们的身上扫了一遍。

    米伽刚才没说实话。

    虽然这一桌的人都很老道,在徐天胤问话时个个神态自如,但一个说谎时,气场波动与平时是不同的。这点夏芍能看出来,徐天胤也应该能看出来,他为什么不问?

    徐天胤不问,夏芍也不好开口。

    但米伽却很好意思开口,“嘿!我看见了什么?King居然会宠女人?”

    其他人的目光也差不多是一个意思,令世界政要和各方势力闻风丧胆的冷血孤狼,居然会宠女人?说出去谁信?这简直比他订婚的消息还令人不敢置信!

    这不敢置信有多强烈,一桌子前雇佣兵们对夏芍的兴趣就有多强烈。

    其实,她的资料大家都知道了。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她那些白手起家的商界传奇他们都已经能背下来了,没办法,谁让她是King的女人。当初,King求婚的事曝出来,他们可真是惊爆了眼球啊!下巴恨不能掉去地上,对让他做出求婚这么不可思议的事的女人,他们当然充满了浓厚的兴趣。可是一调查,不少人都吹了口哨。

    不愧是King看上的女人!这经历和商场上的传奇,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跟King少年时期在地下世界铸就的传说差不许多。这两人,确实挺绝配。

    但是那求婚视频再惊人,也不如眼前看见徐天胤的柔情更令人惊爆眼球。当即,谁还顾得上吃饭?一个个不怕死地劲头上来,一个接一个的问题砸向了夏芍。

    “夏小姐,听说King是从你高中时期便开始追求你的?有没有细节可以透露?”

    “唉,问这个干嘛?情报里不是有了么?你应该问问,夏小姐是怎么看上King这种男人的。女人不都喜欢说话?怎么能忍受一个一天不说几句话的男人?”

    “不说话还好,King眼里没有人才是最大的问题!当初老子跟他遇到,愣是没发现老子在他眼里是活人……”

    “对对,还记得以前那些看上King的女人么?哈哈,想起来老子就想笑……”

    夏芍听着这些话,头一次知道,原来男人也是可以很八卦的。不过还好,他们说着说着,便从对她的好奇转向徐天胤过往的趣事上了。夏芍听得倒有兴致,时不时瞧徐天胤一眼,男人默默吃晚餐,每当端上来的餐点是鱼肉或者牛排,他便会将自己面前的鱼刺剔除、牛排切好,然后和她互换盘子。知道她在这种场合向来不多喝酒,他便让人上了茶来。

    夏芍捧着茶杯含笑的眉眼,让徐天胤望来时眸光柔和,也让餐桌的气氛静了静。

    一众前雇佣兵张嘴的张嘴,挠头的挠头,谁都不敢想象在徐天胤脸上会看见这种表情。这时候,才有人发现,徐天胤向来喜欢安静,不喜欢人吵的地方。刚才他们吵吵嚷嚷了这么久,而且说的还是他的事,居然没收到他那冷气逼人的目光。

    这可真是稀奇……

    只有米伽托腮笑了笑,了然。看来,他们得谢谢夏芍,如果不是她喜欢听他们说这些,这些家伙早就被迫闭嘴了。

    这时,夏芍品了口茶,抬眸笑道:“大家是胤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就别叫我夏小姐了,怪生疏的。我没有英文名字,大家就叫我芍好了。”

    这话一说完,夏芍立刻收到了徐天胤望来的目光,那眼眸黑漆漆的,沉默的抗议,她看得懂。一直以来,芍是他的专属,只有他可以叫,秦瀚霖叫她声小芍,都被他逼着改成了嫂子。

    夏芍笑眯眯,喝茶,目光一飘。这些人不是他的朋友嘛……

    徐天胤落在女子笑眯眯的眉眼上,虽然很有力度,但最终却没说什么。这是她亲口说的,说明是她的意愿,只要是她的意愿,他向来不专制干涉她。

    一顿晚餐在热热闹闹的气氛里吃完,徐天胤自从回国到军区任职,便再没有这些朋友见过。虽然大家很想跟他聊聊,但也知道他说不了几句话,而且今天开了一下午的车也累了,便很热情地送徐天胤和夏芍去房间里休息了。只是,众人送两人上楼的目光也太热情了些,像是恨不得赶紧把两个人关去房间里似的。

    待进了房间,关了房门,夏芍的脸颊都忍不住有些红了。但她随即便是一笑,这些人,其实也挺有趣的。幸亏有他们,让师兄的过往没有更加寂寞。

    以夏芍的耳力,自然听出外头那些人没走,正听房门呢。她一笑,便将徐天胤拉去了里屋。里屋是一间隔开的客厅,西式宫廷风情的沙发、桌子、壁橱、水晶灯、漂亮的鎏着金边的茶杯……只是多了现代化的电视屏幕和电话一类。

    两人在沙发里坐下,夏芍确定外头的人听不到,这才道:“师兄,今晚米伽没说真话,你应该看出来吧?”

    “嗯。”客厅里咖啡和茶,徐天胤给夏芍泡了壶茶来,放到了沙发面前的桌子上。

    “那你怎么不问问?”

    “那是他们的事。米伽一定能解决,酒庄我没管理过,如果是解决不了的事他们会跟我说。”徐天胤说话间将夏芍拥过来,让她的额头抵着他的胸膛。

    夏芍眼前一黑,视线里只剩下男人银黑的衬衣。额头触着他的温度,鼻间全是他的味道,让她安心地笑了笑,不再说什么。徐天胤虽然是酒庄的主人,但却是个甩手掌柜,十年的经营都是米伽在努力,有些事他不想说,徐天胤确实不好过问。

    夏芍干脆躺去沙发上,枕着徐天胤的腿。这几天晚上她都睡得迷迷糊糊的,半梦半醒间记得徐天胤总让她枕着他的腿,帮她吹头发。以前没发觉,这几天觉得他的腿枕起来倒蛮舒服的。

    舒舒服服地躺好,夏芍闭了闭眼,微笑。酒庄的事,徐天胤既然不过问,夏芍便也不多问了。现在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事便是享受这次难得的旅行,等新加坡方面有消息了,便要开始忙了。这是两人的第一次旅行,海边的惬意还在脑海里,接下来还会在酒庄这里住几天,晚上来时瞧着周围都是农场,想必该是另一番别样的美好。

    正想着明天去农场的美好,徐天胤便不允许她躺了,“刚吃饱,别躺。”

    他把她扶起来,让她靠在身上坐着,然后打开电视,两人坐着喝茶、看电视。期间徐天胤起身到外头走了一圈儿,打开门,在门口站了三秒钟,然后便听见一阵儿四散的脚步声。

    夏芍在沙发里笑,但徐天胤刚回来一会儿,便又听见有人敲门。徐天胤回来后,手里端着两盘甜点。

    夏芍瞧着那甜点可爱,笑问:“他们不会在里面加什么不该加的东西吧?”

    “他们不敢。”徐天胤道。

    夏芍这才笑着吃了几口。

    两人来到酒庄的时候天色便已经黑了,吃完饭又坐了一会儿,很快便到了午夜。夏芍起身欲去浴室洗澡的时候,徐天胤将她抱起,径直走向了屋里的大床。

    这张暗红色系的大床无疑是奢华帝王风,宽敞柔软,人陷在其中,满眼的暗红,桌旁的烛台和水晶灯光芒暖黄,无疑是夜晚最为催情的色调。尤其是陷在床里的女子,一袭银白的礼服尚未换下,肌肤在暗红柔软的被子里细嫩珠润。她对他将她抱来床上的举动表示抗议,正那眼瞪着他,殊不知她这副模样,别有一番娇俏韵味。

    徐天胤脱下西装外套,解了领带,便覆了上来。两人的重量让夏芍又陷了陷,正当她发现根本就逃不出来的时候,徐天胤腰间一个用力,两人顿时反转,夏芍趴在了他身上。

    正当夏芍狐疑地挑眉,心道这男人什么时候在床上这么好说话了的时候,便撞进徐天胤暗沉的眸。

    “吻我。”他道。

    “……”咳!

    夏芍险些呛着,脸颊飞红,笑容古怪地盯着徐天胤。这男人上瘾了?出来这几天,天天晚上不放过她也就算了,自从刚到海滨别墅那晚,她喝了些酒,情不自禁吻了他之后,他就好像上瘾了。

    夏芍还在瞧徐天胤,后脑勺便探来一只大手,将她一压,他冰凉的唇便触上了她的。撬开她的唇齿,他霸道又肆意地掠夺,直到吻得她开始喘息,眉眼开始迷离,他才低哑地又道:“芍,吻我。”

    果然,她这时候乖得多,乖乖在他唇上吻了几圈,然后来到他的脖颈。脖颈上传来湿润绵软的触感,属于她轻轻柔柔的摩挲,没什么力度,却让他身体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栗。他仰起头,闭上眼,享受她在他喉结处的轻啄流连,她纤软的手隔着他的衬衣在他的胸膛摸索,简直就是在挑战他的克制力。

    她明明知道,自从她成年,他对她就从来没有克制力。

    动情的她力气很小,整个身子都是软绵绵的,连他的衣扣都解不开。他伸手一扯,握着她的手抚上裸露的胸膛。她这才顺着他的脖颈一路往下……

    他在她的吻里呼吸沉促,眉宇沉沉蹙着,大掌摩挲着她柔滑的背。

    “芍……”他唤她,她在他精窄的腰线上深吻,引得他闷哼一声,忍不住睁开眼睛看她。眼刚一睁开,他的小腹上便传来湿润的触感,他顿时一个战栗,这才一个翻身,将她重新压在身下,夺回控制权,不再让她折磨他。

    他近乎野蛮地剥除了她的礼服,用尽全力地要她,直到看着她攀上一次又一次的云端,渐渐迷糊地闭上眼,他才释放自己,抱她去浴室洗澡。

    这一次还是一样,帮她洗澡、吹头发,然后抱她去床上休息,收拾了她落下的发丝,与之前的一起包好放回身上,徐天胤坐在床边看了夏芍一会儿,这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走廊里空无一人,徐天胤下了楼,来到客厅,米伽坐在那里,果然还没有睡,看起来在等他。

    见徐天胤穿着黑色长身的浴袍下来,米伽笑意更浓,趣味地托着腮,望一眼天花板,“我觉得等你走后,要考虑加厚一下楼上地板。太激烈了!你确定你心爱的女人忍受得了你这么需索无度?”

    徐天胤冷着脸,面色果然一点儿都没变,走去沙发里坐下,却道:“房间的隔音效果不好,你最好一起重新装修。”

    “噗!”没想到徐天胤会回应,米伽惊奇地看向他,“你真的比以前像人了。”

    徐天胤却没再陪他闲聊,直入正题,“艾瑞和安怎么回事?”

    “你晚餐的时候怎么不问?”早知骗不过徐天胤,米伽一笑,托腮问。

    徐天胤不答,眉宇间又冷三分。

    米伽却不怕死地啊了一声,“啊,你是在避着你未婚妻?不是吧……”深意地笑了笑,米伽问,“她连你King的名字都不知道,难不成,你以前的事真的没告诉她?她应该不是那种被你以前的冷血吓到,或者是被你地下世界的权势所诱惑的女人吧?这样的女人,你也看不上。”

    米伽自顾自说着,再看向徐天胤时,脸上的笑容一僵。只见徐天胤一身黑色浴袍坐在沙发里,眸暗沉得黑夜般,却被黑夜更让人寒冷。

    米伽顿时苦笑着做了个投降的手势,看来,他不喜欢别人评论他的女人。

    徐天胤不说话,只是看着米伽,在等待他回答刚才的问题。

    “他们去新加坡了。”米伽这回说了实话。

    徐天胤寒着的眉眼似乎怔了怔,随即气息更冷,“谁的命令要他们去的?”

    “别这样,King,他们只是想帮你。”米伽苦笑,“你知道的,他们虽然已经退出地下世界了,但你对他们有恩,他们一听说你在新加坡命令找人,便决定前往了。我只是管家,帮你看着这里的产业,可管不了你的人。”

    “要他们回来。”徐天胤融在沙发的黑暗里道。

    “我能问问原因么?其实,我很不懂你为什么命令找人,却不派安前去。你要找的人既然需要黑身份和面具,安是易容大师,是最好的人选。黑市那边,各方卖主手里的面具来源很杂,有很多年前收入的、有经手过几回的,绝大多数已经没有了面容资料。派安前去,一旦有人符合你查找的要求,便让安放出新制作的面具,这样对方易容后的样子你可以第一时间知道。这对你的帮助很大,你不会不知道。”米伽敛了笑容,一本正经地问道。

    而徐天胤竟然回答了,“任务极度危险,对方很可能灭口。”

    “哈?”米伽愣了愣,随后竟笑了,笑容有些温暖。

    他就是这样,才让很多人誓死追随的。外界对孤狼如何畏惧,传言如何说他冷血无情,都鲜少有人知道,他其实最重情义。一旦被他承认,便是他的朋友或者伙伴,他从来不让他的朋友或者伙伴涉险。危险的任务,他总是想办法让他们避开。

    他们这些身在黑暗世界的人,多少都背负着一些令人心酸和唏嘘的过往,常常不太愿意将性命和情感交托出去,但是世事往往离奇,像King这种比他们还不像人类的家伙,居然会成为他们交托性命、誓死追随人。

    就像他,以前是伊迪的人,与他是伙伴、是战友,却从未有过誓死追随的想法。自从十年前,他在一次任务中跛了脚,不愿再回到原来的队伍中,人生最自暴自弃的那段日子,King给了他这座酒庄和从未想到过的安宁生活。从此,这条性命,他愿意交托出去。

    “安只是易容大师,他不会亲自到黑市上去,他的面具会交给我们的人卖给你要找的人,他不会有事的。再说了,还有艾瑞在呢!”米伽笑着去倒酒,他认为就算有危险,也是卖面具的下家有危险,不会牵扯到安身上。但他从不怀疑徐天胤的判断,他是地下世界人人敬畏的王者,他从来没有判断失误过。

    “这次的人,是像我一样的人。”徐天胤坐在沙发里,没有动,米伽的手却忽然一僵,酒瓶子咚地一声落地,落在雪白的驼绒地毯上,洒上一片血红。

    那是置身于冰天雪地里的感觉,刺骨到四肢麻木,头脑清醒着,身体却动弹不得。

    这种感觉,米伽曾经体会过,是他和徐天胤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是伊迪的人,因为听说他就是孤狼,好奇下对他发起了挑战。他站在原地动也没动,就是用了这样一招,他彻底战败,从此明白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把面具交给下家,命令下去,符合条件的买家情报交给我,我没说放,不准放。”徐天胤站起身来,往楼上走,冷寒的声音透过背影传来,“让他们回来。”

    米伽望着徐天胤的背影,恢复自由的身体还有些麻木刺骨,苦笑了笑,深深俯身,“是。”

    “不准在她面前提新加坡的事。”他是带她出来游玩的,不许任何事打扰她的心情。

    “是。”

    ……

    夏芍醒来的时候,果然又是中午。

    午餐她果断叫来了房间用,但下午和徐天胤出去参观农场的时候,还是没逃过那些侍者含笑的眼神,不少人憋笑憋得脸抽筋,最后在徐天胤的冷眼下,忍着抽筋转身,各司其职去了。

    酒庄附近的农场绝大多数是葡萄园,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规模,中间只有窄窄的小镇公路,让置身其中的人仰起头,呼吸到的都是田园的味道。夏芍舒服地闭上眼,享受阳光,享受田园,和与心爱的人在一起的时光。身后的男人总是静静望着她,默默相随,在她笑着转身间,他就在身后,目光柔和。

    “嗯?师兄,那边是什么?”夏芍一指古堡酒庄后头,正午的阳光里,那里有一大片的金色海洋。

    “金合欢。”徐天胤道,见女子眼神顿时一亮,便浅笑着牵起她的手,带她过去。

    金灿灿的合欢树林,一走进去便闻见沁人的花香,女子穿着身白色连衣裙,在里面转来转去,男人立在原地,目光跟随着她,看那阳光透过枝叶斑驳地洒在她身上,看那微风里飘落的金色小花落在她发间。他走过去,将她柔软的发丝别到耳后,摘一朵金合欢别在她发间,瞧她在金灿灿里眉眼笑吟吟,他忍不住笑意更柔,轻轻拥住她。

    管理这片树林的雇佣兵远远瞧见,顿时瞪直了眼,随后速度退了出去。

    夏芍通过了解才知道,这片林子是当初买酒庄的时候就有了,年代很远了,许是原本的主人用来卖给香水商人的。后来,徐天胤将这里买下,米伽便试着用金合欢和葡萄混合酿酒,风味独特。这里的大片田园也是当初买下来的,这十年来发展壮大,已经在附近的镇子里都有了农场和酿酒产业。

    这处私人酒庄做的是上流圈子的生意,因为酒庄年代久远,储存了大量的珍贵红酒,一瓶窖藏贵得咋舌,每年只放出少量去拍卖,也有一定数额的手工酿制的佳酿,不少大佬为求一瓶挤破了头,收益自然也很可观。当然,酒庄的生意大部分的收入来源还是在酒厂,百分之六十产出的葡萄酒销往世界各国,其余用于窖藏,再加上附近的旅游业、古堡的酒店制等等,已经完全形成了一个产业。这处酒庄本就古老有名,这十年来更是焕发生机,成为了澳洲极富盛名的酒庄。

    另外,酒庄还在镇上投资了很多生意,其中酒店和酒吧发展得最好,在澳洲已是很有规模的连锁产业,这些都是为了养活那些退役的雇佣兵和他们的家人。大家在这里安家落户,绝大多数人已经适应了如今平静的生活。

    徐天胤带着夏芍在酒庄住了三天,期间开车带着她去过几回镇上,带她体验过酒吧和小镇风情。夏芍总觉得这几天简直是她一生中最平静的时光,如果不是有时会想起新加坡的事,这段日子真的是完美到毫无缺陷。

    当然,夏芍还是有头疼的事的。

    她头疼的是徐天胤实在有些纵欲过度的趋势,自从出来,他每晚都很尽兴,她却常常半路缴械,沉沉睡去,一觉醒来便是次日中午。天知道她这段时间晨起打坐的习惯都被这男人给打乱,起床后还得面对酒庄里众人暧昧的眼神,饶是她向来淡定,也有点受不住天天被人这么笑话了。

    但一到了晚上,房间里两人之间又总是迅速升温,但深夜时分,夏芍再次在大床里沉沉睡去的时候,脑海中的念头是还好明天就要离开酒庄了……

    两人出来一个星期,假期还有,徐天胤打算带夏芍再去澳洲其他城市转转。但似乎是看不得两人这段时间这么自在逍遥,当天晚上,就出了件事。

    事情发生在夏芍睡去之后。

    客厅里没有开灯,徐天胤静静立在黑暗里,掌心里的手帕刚刚包好,收了起来,他身上的手机便无声震动了一声。徐天胤拿出来看了一眼,转身无声无息出了房门。

    他仍穿着身黑色浴袍,米伽在楼下客厅等着,脸色却与徐天胤刚来那晚大为不同,凝重得发寒。

    “艾瑞和安回来了,但是安……”

    “带进来。”不等米伽说完,徐天胤便道。

    米伽一招手,门口进来两名雇佣兵,抬进一名男子来。那男子的年纪看不清楚,因为此时已浑身青紫,鼻孔和眼角都流出血来,脸上却没有遭受殴打的青紫痕迹,瞧着十分诡异。

    跟随着一起进来的还有名西方女子,二十来岁,皮肤白净,穿着紧身的皮衣,身材魔鬼,脸色却沉得吓人。

    “King!”女子一见到徐天胤便单膝跪地,低头,声音冷如寒冰,眼圈却发红,“请救救安!他还没死!”

    “多长时间了?”徐天胤径直走过女子身边,蹲下身子查看安的情况。

    女子回过身道:“走的时候还好好的,飞机刚刚起飞就这样了。我们乘坐专机,一路回来,大约八小时。”

    女子没想过将安送去医院,因为前天晚上已经在电话里得知了对方是与King同类的人,被这些人伤到,去医院也没有用。她只是庆幸乘坐的是专机,路上没有耽搁多余的时间。但是尽管如此,飞机上的八个小时同样让她度日如年,还好安一直有口气在,她总有一线希望,觉得回来见到King,他或许有办法!

    “你刚刚发现疑似人员,命令放出面具,就发生了这样的事。看来,是他们了!”米伽看向徐天胤,沉声道。但他不明白,艾瑞和安已经离开了,怎么还会出事?

    徐天胤气息冷厉,并不回答,手指在安脖颈动脉和腕脉上探了探,又翻看了下他的眼皮。他的眼球已经布满血丝,血丝涨开,血涌得厉害。八个小时……这双眼是毁了。

    “扶他起来。”徐天胤的话让门口四人赶紧动作,女子也站起身来,不敢从旁碍事。

    徐天胤盘膝,与安面对面坐好,掌心按住他的心脉,元阳之气源源不断地输入了进去。这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古老东方的神秘武侠片里,高人传功或者疗伤的画面,饶是在这种时候,围着的四人也不由睁大眼。没人怀疑这种方法管不管用,因为所有人都了解徐天胤,他不是装腔作势做无用功的人。

    但,这个过程十分地漫长,大约持续了近一个小时,四人才渐渐瞧出,安青黑的脸色渐渐有了好转!

    所有人都眼神一亮,眼底现出喜意,魔鬼身材的冷艳女子更是眼圈发红,眼里现出生机。

    没有人敢打扰徐天胤,客厅里静悄悄的,一片死寂,楼上卧房里,正在熟睡的夏芍却皱了皱眉头。

    虽然她极度疲累,但到了她这修为,不正常的元气波动仍会令她警觉。这警兆的念头就像一根线,在夏芍的脑海里绷紧,她皱起眉头,从沉睡中睁开眼,感应了一会儿,眸中睡意尽去,翻身下床!

    师兄!那元气是师兄的,就在楼下!

    忍着身体的酸痛,夏芍迅速换了衣服,过程中开天眼已经观明了楼下情况,不由脸色一沉!这地方,怎么会有被阴煞所伤的人?

    夏芍迅速下楼,客厅里的四人纷纷抬头望向她,除了那名女子,米伽三人均是一愣。虽然相处的时间仅仅三天,但是酒庄里的人都知道,徐天胤对他的未婚妻宠爱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无论夜晚还是白天,所以夏芍不到中午是不会出现在客厅的。她这时候应该刚睡下不久才是,可是看她的样子,像是刚才什么也没经历过,步伐极快地到了客厅门口。

    米伽担心安七窍流血的样子会吓到夏芍,本想阻止她,却被她一个眼神惊住,眼睁睁看着夏芍盘膝坐下。

    夏芍坐在安背后,同样将掌心放在了安的后心上,和徐天胤两人面对面,同样输送元气。徐天胤闭着眼,客厅里是浓郁的天地元气,他如今的修为,果然也能够与天地元气沟通了,不然不会输送了一个小时的元阳,竟然还没有元气耗尽。

    徐天胤对夏芍的到来并不吃惊,他本可以命人将安送去镇上,再为他调息。可他已经耽搁了八小时,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要救他,与死神抢时间才是最要紧的。当他选择了就地为他疗伤,就知道一定会惊醒她了。

    而这时,夏芍也在帮忙调息中皱了皱眉头——这人,好重的伤!五脏受到了这样的损伤,阴煞入体的时间很长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人也算命大,这样的伤势,多半没救了,但好在有徐天胤和夏芍两个临近炼虚合道境界的高手在,又让他置身于浓郁的天地元气中,此人体内的阴煞便在阴阳调和的元气中缓缓被驱除。只是夏芍和徐天胤不敢手段太烈,免得给他的脏腑造成二次损失,只好循序渐进,慢慢进行,两人合力之下,大约又过了一个小时,安的脸色青紫尽去。尽管他的面容苍白得可怕,但米伽等人脸上还是露出了喜色。

    只是除了喜色,还有震惊。

    谁也没想到,夏芍竟然和徐天胤是同一类人,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这几天,她在酒庄众人的印象里就是个乖巧的女孩子,美丽,气韵宁静,他们甚至会常常忘了她还掌管着庞大的商业集团。

    没想到今晚,她与徐天胤一起救了安!

    “King,谢谢你!”艾瑞低头,转身面对夏芍,深深看了她一眼,鞠躬致谢,“夏小姐,感谢你!”

    夏芍并不认识这女子,但看得出来她很担心男子的伤势,两人看起来像是情侣。夏芍起身走到前头,见安苍白的脸上还有血痕,便翻看了下他的双眼,轻轻一叹,“不必言谢,他现在最需要的是入院治疗。而且,有件事我希望你有心理准备,他身体里的阴煞虽然已经驱除干净,但五脏六腑受阴煞侵害太重,日后可能会疾病缠身,需要常年的调理治疗。调理的方子我可以告诉你,但……他的眼睛经络损害太重,几乎是没有复明的可能了。”

    女子一愣,眼底分明闪过痛苦,但却点了点头,“这是他选择的,我想只要能帮到King,不管怎样,他都会很开心的。”

    夏芍看向徐天胤,但当场没问什么,让米伽赶紧安排车,送安去附近医院治疗。人都走了之后,夏芍什么话也没说,径直走上楼去,回了屋。

    不一会儿,徐天胤回来,夏芍迎上来,虽然很想问发生了什么事,但却什么也没问,只是拥住男人,知道他现在心情一定很不好。

    果然,徐天胤呼吸沉得发烫,嗓音低哑,“新加坡有消息了。”

    夏芍一愣,这才问:“怎么回事?”

    徐天胤的话语很简洁,但基本说明了情况,“是我的错,不该让他留下面具。”

    夏芍摇了摇头,他的处置没有问题。他让两人将面具交给下家便立刻返回,但两人因事在新加坡多逗留了一天,若是听他的话早一天回来,对方拿到面具后即便凭着气机想伤他,隔着这么远,也无计可施了。

    但这其中有个细节,令夏芍十分在意。徐天胤说,安是在飞机起飞十分钟后遭遇阴煞攻击的。十分钟,足以远离新加坡了!就算面具上存留着安的气机,他也不应该被伤到才是!但他还是被伤到了,这说明什么?对方的人里,有修为颇高的人,少说有炼神还虚巅峰的修为!

    冷以欣不必说了,王氏那两人有这么高的修为?这两人是王怀的弟子,能在海外闯出名气来,造诣还是上佳的。但这两人都不到四十岁,炼神还虚巅峰的修为,相当于唐宗伯的修为,这两人能有?

    可能性不大。

    也就是说,对方的人里,另有高手存在!

    谁?

    夏芍猜不出来,但却得知对方只购买了三副面具,看起来像是高手就存在于三人当中,但理智的分析让夏芍认为,王怀的两名弟子不可能有此修为。因此,这件事或许是对方放出的烟雾弹,也或许是有她尚未看清的地方。

    “面容资料和黑身份信息已经传出去,有消息我们就会知道的。”徐天胤道。

    “嗯。”夏芍点头。

    但两人都没想到,这个消息来得很快,第二天就来了!

    原本,徐天胤和夏芍决定当天就离开酒庄,前往澳洲其他城市游玩几天就回国,但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两人的行程便耽搁了下来。第二天,夏芍和徐天胤去医院看望了艾瑞和安,得知安虽然已经有清醒的意识,但五脏六腑很衰弱,尚在重症室里监护。而且,医院方面已经告知,他的双眼确实不能复明了。

    夏芍从未见过徐天胤冷成这样,若是遇上那人,他一定不会放过。

    两人从医院出来,去了艾瑞和安在小镇上的家,一幢漂亮的田园式别墅。安的身体需要常年的调理,夏芍看了看别墅的情况,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布了个调理五行的风水局。她这次出来,身上没带玉器一类的法器,夏芍打算明天就和徐天胤回国,将徐天胤送她的那套十二生肖的玉件拿过来,重新布置院中风水,聚天地生气于院中,这会对安休养身体有很大的帮助。眼下的五行风水局不过是先撑撑这几天。

    但两人刚做下这个决定,徐天胤便收到了新加坡方面传来的消息——冷以欣三人,有动向了!

    他们刚刚订了去日本的航班。

    日本?

    夏芍刚有不好的预感,她的手机便也响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孙长德发沉的声音,“董事长,我们派往日本考察市场的两位经理出事了。”

    从英国回来后,华夏集团就在准备开拓国外市场的事。夏芍将日本市场作为华夏集团开疆拓土的第一站,对于市场考察很严谨,她先后派了几拨人前往日本考察,这次的两位经理是在日本出的事,同行的考察团员工发现不对劲,给孙长德打了电话,孙长德判断事情严重,这才决定打电话给夏芍。

    夏芍得知后,眯着眼挂了电话,冷哼,“他们还真会找地方,我知道他们去做什么了。”

    “阴阳师。”徐天胤道。

    夏芍冷笑一声,她尚未看见那两名经理的情况,不能确定是阴阳师所为,但这件事定然跟大和会社脱不了干系。而冷以欣三人去日本,却一定是去寻求阴阳师方面的合作的。

    “赶在一起了,也好!去日本!”

    ------题外话------

    昨晚都写了六千了,怎么看都不对劲,全部删了重写,于是,一更奉上。

    晚上二更零点前,群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章 暴风雨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章 暴风雨前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