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京都之行(未完)

    两个小时的路程,秦瀚霖一个小时便赶到了。到了山下的时候,只看见徐天胤的车,却没见到人。

    “秦少……”救护车上下来名医生,搓着手跟在秦瀚霖后头,想问他一路上紧赶慢赶的,到了地方怎么没见到病人的影子?

    “那小子一定在山上!跟我上山救人!”秦瀚霖一挥手便往山上奔,跑了两步听身后没有声音,回头一看,那些医生护士正呐呐望着山上。

    这山上都是积雪,山路这么滑,要上山?这不是开玩笑嘛!

    “算了,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自己上去!”秦瀚霖皱了皱眉头,他是急糊涂了,要这些人上山,还没等救人,他们自己都要等人来救了。

    秦瀚霖自行上了山,边骂山路滑边郁闷徐天胤这天儿往山上去做什么,他一路跟徐天胤保持通话,那边只传来脚步声,很久才应一声,声音沉得吓人。

    这座山极高,夏天常有游客来,冬天因为陡峭,除了巡山的管理人员,普通游客是不许入内的。秦瀚霖爬了大半个小时,总算见到山路不远处,一道黑色的人影,徐天胤跌跌撞撞,一路扶着树和山石往下走。

    秦瀚霖一怔,赶紧迎了上去,待看清徐天胤只穿着件薄薄的毛衣,手臂全是血时,不由脸色大变,“靠!你小子……这是什么情况?”

    秦瀚霖边说边脱了羽绒外套,要给徐天胤披上,徐天胤收起手机,挥手挡了一下。他有元气护身,不算冷,只是内腑出血严重,他一路以元阳调息着压制住,但还是……

    “救护车呢?”

    “山下!”秦瀚霖才不管徐天胤要不要他的外套,赶紧给他披上,边扶着他往下走边给山下打电话,打完了电话才问,“你小子怎么受这么重的伤?你的外套呢?”

    虽然知道徐天胤伤重,说话只会消耗体力,秦瀚霖也不指望他回答,只是在他耳边说着话,让他保持清醒意识而已。

    徐天胤果然不答,他的外套施术前取血时脱了去,后来施术一直没穿,落在山顶上了。

    有秦瀚霖在旁边,两人下山的速度快了些,半个小时,来到了山下,医务人员远远得看见山上有两人的身影,便赶紧抬了担架过来,准备救人了。只是待秦瀚霖和徐天胤从山上下来,医务人员一看见徐天胤,便都瞪圆了眼。

    “徐、徐将军?!”

    “愣着干什么?担架呢!”秦瀚霖眉头皱着,脸色沉得吓人。

    徐天胤已直直走过担架,自己去了车里。

    医生一惊,忙和护士赶紧上车,查看徐天胤的伤势。

    “左臂刀伤,伤及血管,需要缝合!先清理伤口!”医生边指挥边看了徐天胤一眼,实在搞不懂,他手臂上的伤伤及动脉,是怎么到现在还没失血过多而失去意识的。但随即,徐天胤一句他有内出血的话,把医生和车外观望的秦瀚霖都给惊出了一身冷汗!

    “开车!”秦瀚霖说了一声,便钻进了徐天胤的车里,跟在医院的救护车后头,急速地驶向医院。

    ……

    这个时间,夏芍刚刚到达京都,站在了土御门本家的门前。

    古老的日式庭院,显示着这个家族的古老,门口两名弟子穿着道场白色的修炼服站着。夏芍带着温烨步态悠闲地走过去,淡淡地用日文道:“玄门宗字辈弟子夏芍,请见土御门家主。”

    夏芍的日文是平时与徐天胤在一起时,跟他学的。俄语、日语、德语和法语,甚至是阿拉伯语,她都学过一些。虽不精,但可基本对话。

    那两名弟子听见夏芍的话先是一愣,反应了一会儿才似认出了她来。两人脸色一变!夏芍废了安倍秀真的事,家族中早就无人不知,不少人对她很不满,认为安倍秀真丢了土御门家的脸,而夏芍则是侮辱了土御门家尊严的人。

    事情刚刚传回家族的时候,不少人请缨,要与玄门一战,洗刷耻辱!但最终因老家主的阻止,这些愤怒的呼声才被压了下来。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年,现在事情才刚刚淡了下来,谁知道夏芍会在这时候出现在此?

    “无人通报吗?那我和我的弟子就进去了。”夏芍淡淡开口,说罢便往里走。

    “站住!”一名弟子执着扫把一挡,面色含怒。另一人则赶紧进去通报了。

    夏芍停住脚步,见那弟子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唇边一直挂着微嘲的笑。那进去通报的人很快就出来了,在另一人耳旁说了句,那人才将扫把拿开,夏芍带着温烨便信步走入了土御门本家的大门。

    一路上,来来往往快速穿梭的人破坏了日式庭院的静幽,土御门家的弟子们如临大敌般快速进入主屋。相比之下,夏芍的步伐实在是悠闲得多,当她走到屋前的时候,所有的门都被一层层打开,主屋尽头,一名老者穿着和服端坐在榻榻米上,举目望来。

    老人的目光落在人身上,空气都千斤重般,无形的压力当头笼来,夏芍含着冷笑,步子连停都未停,不挡,不化,视若无物。温烨跟在她后头的温烨在这压力里皱了皱眉头,步子微顿,但随即便咬牙忍着,跟着夏芍上了台阶。

    师徒两人径直入内,扫了眼屋里。

    土御门老家主正对着夏芍和温烨坐着,身后一扇松鹤延年的织锦屏风,屏风前架着把武士刀,老家主正端坐于武士刀前。老人左手旁坐着两人,一名穿着黑色和服秀丽端庄的中年女人,女人下首坐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男人。男人面皮白净,五官帅气,眉眼却有些阴柔,给夏芍的第一印象与安倍秀真有些像。但男人的目光却比安倍秀真犀利,从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他不善的目光。坐在男人上首的中年女子转头看了他一眼,男人这才收敛了些,两人看起来像是母子关系。

    老人的右手旁同样坐着两人,一名同样穿着和服的中年男人,和一名十七八岁面容可爱的女孩子,瞧着是父女俩。那名女孩子虽然面色严肃,但沉稳内敛。她的父亲却脸上敌意明显。

    这两家的态度,让夏芍兴味地一笑。

    夏芍对土御门家做过一些了解,这代的老家主膝下一女一子,长女名叫善子,夫婿是入赘的土御门家族,两人育有一子,名叫秀和。老家主的次子善吉,膝下只有一女秀知子。

    看来,这对母子和父女,便是土御门本家的两脉了。两脉身后,各跪坐着一排弟子,此时都面有不善。

    “老家主,近来可好?”夏芍淡定自若,打招呼道。

    这声问候却激起了土御门家弟子们的强烈不满,这简直听起来就像挑衅!

    “夏小姐,你废了我们土御门家的弟子,现在来问老家主好不好?欺人太甚了吧?”土御门秀和怒哼道。

    “秀和君。”土御门善子看了眼儿子,秀和顿时闭上了嘴,但脸上的怒意却未减。

    土御门老家主却对夏芍做了个坐的手势,见夏芍和温烨坐了下来,他不看夏芍,反倒目光往温烨身上一落,道:“他的修为不足以对抗我的威压,为什么刚才不替他一挡?”

    土御门家的弟子们一愣,谁也没想到,双方有仇怨在身,今天相见,老家主一开口,竟是这么一句不相干的话。

    夏芍倒是气韵悠然,一笑,“我事事替他挡,他永远都成长不了。言传身教百次,不抵他亲身经历一回。”

    “没错。”老家主点头,神情威重,“被护在羽翼之下的雏鸟,永远成为不了雄鹰。这也是老夫的训教之道!我的弟子秀真才能出众,但身为修心者,却不知人外有人,败给了自己目空一切的求胜之心。苦果只能他自己承受,我放他飞翔,哪怕跌落,也是他选择的命运。”

    夏芍闻言,轻轻挑眉。

    “他挑衅在先,就应该承担胜败。土御门家族没有向强者挑战,输了却责怪对手强大的懦夫!”老人端坐,紧紧盯着夏芍,空气中的压迫感如山沉重,恍惚令人望见巍峨不动的山岳。

    夏芍与老人对视,仍淡然自若,目光却深了几分。

    果然如她所料。

    眼前这位老人,未必不痛惜弟子。若他不痛惜,此刻威压不会如此沉重。但他更看重家族真义,身为家主,他将家族的“道”放在帝一位,看重并遵守,所以才没有去找玄门报仇。

    老实说,夏芍不太喜欢日本人,但抛开国籍和两国以前那段历史仇恨,仅仅从做人的角度上来说,她倒是有些认同土御门家主。

    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这么理智的。世上不乏护短之人,包括夏芍。但当初在世界拍卖峰会上的事,若是角色互换,换做玄门弟子被人废了,夏芍一样不会理会。因为那天是安倍秀真挑衅在先,他并没有以修行者的身份向她发起切磋邀请。若两人是正当切磋,夏芍再不喜欢日本人,也不会废了他。但他背后出手,还是在有普通人在场的情况下,当时龚沐云等人就走在夏芍身边,安倍秀真的出手险些伤到她的朋友,这犯了她的忌讳,若当时不是公共场合,夏芍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若那天的事,换成玄门弟子背后偷袭,不顾误伤普通人,就算对方不处置,回了门派,她也要处置!但若玄门弟子若是在堂堂正正请求切磋的情况下,被人废了,这事她就不会不管,必然会向对方讨个公道!

    所以,今天土御门老家主这番不追究的话,夏芍听了一点也不觉得占便宜,坐得稳稳当当。

    她的心思早在听见这番话的时候就转去了别处——夏芍确定,东京发生的事,这位老家主必定被蒙在鼓里。

    “既然如此,我倒想问问了,昨天为何有阴阳师伤我的人?”夏芍挑眉,望向老家主。

    老家主果然愣住,“什么?”

    “华夏集团的两名员工昨天出了事,我想老家主应该知道这则新闻。但事实是,我的两名经理殴打官员、猥亵客户,都是阴阳师所为。老家主,他们可都是普通人,土御门家的道心是有仇不报,专欺凡人的?”

    “什么?!”老家主还是这句,却显然震怒,扫一眼两旁的弟子。

    弟子们却震惊的震惊,愤怒的愤怒,土御门秀和却怒哼一声,冷嘲一笑,“夏小姐,你说是阴阳师所为,就是阴阳师所为了?你们华夏集团的员工做出丑事来,也要扣到我们土御门家?夏小姐是不是觉得土御门家好欺辱?”

    “住口!”老家主怒喝一声,“我说过几遍了,不要再提秀真的事!这是秀真自己的问题!”

    “祖父!难道这个支那女人诬陷我们土御门家,难道你也相信?”

    夏芍目光倏地一冷,一眼扫向土御门秀和,为他刚才的称呼。看来,土御门家果然是有极端主义分子。

    这一冷,土御门家主和屋里的人脸色都倏地一变,秀和抬眼之时,只觉空气都是一震,眼前明明是透明的,却好像有什么凝结成了实质,利剑般锋锐,直刺而来!秀和只觉咽喉一紧,一种冷到被一刀刺穿的感觉,让他脸色大变,猛地向后一仰!

    这时候,屋里有三人已经反应过来,离秀和最近的善子和周身元气大涨,朝着那道杀气一震,她的力道却似撞上一道墙,被砰地震了回来。善子大惊,眼看着儿子就要被夏芍的杀气伤到,老家主的气劲远远震来!两道气劲撞上,屋里平地起风,猛烈的风一瞬吹得人眼都睁不开,两排弟子虚了虚眼,待感觉到风平浪静之后,睁眼一看,秀和捂着胸口倒在地上,看起来并无大碍,却还是受了伤。不仅如此,他的母亲也歪倒在一旁,震惊地盯着夏芍。

    震惊的人不止这母子俩,还有土御门老家主。

    刚才,夏芍释放的出是杀气。杀气不过是一种震慑气场,能将杀气凝结成实质的,老实说,他这把年纪了都做不到!而且,他刚才的气劲和善子的气劲几乎是同时到的,两人同时对上那道杀气,最终竟然还是让秀和受了伤!

    老家主目光震动,这女孩子,好高深的修为!

    怪不得……怪不得,秀真会那么容易就被废了经脉。

    善子赶紧去查看儿子的伤势,将其扶了起来,震惊的气氛里,所有人都有点发懵,自然也就没心思去愤怒。只是善子扶着儿子重新坐好的时候,望了眼对面自己的弟弟,目光隐有冷意。刚才,弟子们反应不过来,他是一定能反应过来的,可是他竟然没有出手护秀和……

    善吉确实没有出手,他仿佛没有看见姐姐的愤怒,只是望着夏芍,目光闪动。

    夏芍在死寂的气氛里,冷哼一声,看向秀和,“我没有称呼日本人为倭寇,也请不要让我听见对中国人歧视性的称呼。不然,下回没有人能保得住你。”

    这话可谓狂妄,她无疑在说,她想在土御门家里杀了他们本家公子,老家主也阻止不了。

    但这话到底是不是狂妄,老家主心中有数。只是有数归有有数,任谁看见一个外人在自己家里说出这种话来,也不会有愉悦的心情。老家主脸色一沉,“夏小姐,我希望你知道,这里是土御门家。你对我孙子的教训虽然源于他的鲁莽,但你对土御门家族的指控,我希望你拿出证据来。不然,诬陷土御门家,令家族门威受辱,我身为家主,必定要向你讨个公道!”

    “老家主想要证据?”夏芍冷笑一声,手一挥,空中凭空出现一物,“那就请老家主看看,这是什么?”

    一阵死寂。

    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题外话------

    快完结了,这段每个情节都需要好好安排,所以我在写的时候顾虑比较多,比较卡,字数上就跟大家说声抱歉了。

    但每天也不会太少,我尽量保持六千的量。如果不够,早晨就在原章节里补出来。

    所以,明早八点,补剩下的。今晚看了的妞儿,就当我送大家的了,等文辛苦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章 京都之行(未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章 京都之行(未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