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策反,内应

    责任感?

    方筠听见这三个字自嘲地一笑,她当初并非因为责任感,她只是害怕而已。为此,她后悔自责了十年。现在的她,明白家族的意义,明白自己的责任,所以,她听得懂夏芍的意思。

    “我不懂夏小姐的意思。”方筠这么说是因为觉得不可思议。

    “若方小姐的责任感来自派系,那当我什么都没说,如果来自家族,我倒有句话想说。”夏芍还是那副高深莫测的笑意,慢悠悠喝了口茶。

    “什么话?”方筠盯着夏芍,眼一眨不眨,不放过她的任何表情。

    “你是方家的女儿,当然要维护方家的利益。但方家的利益,姜系未必给得了。”夏芍一笑。

    方筠却不可思议地瞪圆了眼,她真的敢说出来!她之前就听得懂夏芍的意思,但没想到她真的敢说!

    “夏小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方筠沉下脸来,看了眼徐天胤。徐天胤除了给夏芍添茶外,便坐在她身旁不动,不说话,俨然跟这件事无关。以方筠对徐天胤的了解,他不像是关心派系争斗的人。而且以徐家的地位来说,无论姜系或者秦系胜出,两派的人都不可能动徐家。外界再认为徐家是支持秦系的,徐家也可以超然于外,完全不必蹚这浑水。

    那方筠就不明白了,夏芍为什么要跟她说这番话,“这话是夏小姐的意思,还是老爷子的意思?难不成,徐家打算公开支持秦系了么?”

    “老爷子向来都不主张徐家参与派系争斗,这方小姐应该知道。”夏芍垂眸笑道。

    “那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跟我说这番话。”方筠皱眉道。

    夏芍抬起眼来,眉眼含笑,意态悠然,眸中的神色却令人一震,“我只能告诉你,姜系,必败!”

    方筠脸色一变,盯了夏芍许久,才沉着脸问:“你凭什么这么说?”

    难不成,是徐老爷子跟上头那位走得近,有什么内部消息?

    夏芍却眨眨眼,眉毛一挑,不明说了。她目光在方筠脸上一转,落去她的手上,忽然换了话题,“方小姐,你的左手可以给我看看么?”

    这话跟两人正在谈的事完全不相干,方筠莫名其妙,皱眉问:“做什么?”

    “方小姐尽管给我看看就是了,准或不准,你都没有损失。”夏芍笑道?

    准或不准?方筠有些发懵,脑海里竟然掠过一个念头——这是要看她的手相?

    这简直跟两人谈的事大相径庭,甚至有点摸不着边际的滑稽,可方筠不知为什么,迎着夏芍悠然含笑的目光,她竟然当真伸出了手。手一伸出来,她就后悔了。她在国外接受过十年的严格训练,其中有一项课程是训练学员的自制力。尤其是在谈话过程中,如何不被对方转移注意力,如何不必对方牵着鼻子走。这项课程,她的成绩一直是优秀,因为身在方家,她从小就会接触各种带有目的性的试探,所以在谈话的时候,她很少被对方绕进去。可是,今天自从来了茶餐厅,她总觉得一切步调都在夏芍手里。

    这个女孩子,比她小八岁!当初在她刚去国外两年的时候,她哪里有这掌控大局的气场?

    方筠皱着眉,手已在夏芍手里。夏芍看的是她的左手,看起来,她真的是在看她的手相,只是看的时间不是很长,可以说,她只是瞥了一眼,便笑了起来,“真没看出来,方小姐小时候性格并没有现在开朗,很内向的性格。”

    但只是这句简单的话,便让方筠愣住了。

    夏芍并没有看方筠,而是放开了她的手,捧起茶杯笑道:“方小姐手上幼时的纹路很乱,家庭环境其实不太利于你的成长。你如今的性情应该是到了国外后才慢慢改变的。”

    方筠蹙眉。

    夏芍继续道:“你手掌乾宫有金星环,而且从纹路看来,你幼时父亲曾离开过你很长一段时间,你并没有得到太多父母的关爱,因此你有很深的恋父情结。”

    方筠眉头还是蹙紧。

    “学历纹路三颗星,你在国外从本科一直读到博士,但是博士课程你中途放弃了。”

    方筠眼神一变。

    “你感情线的支线很多,说明感情经历比较复杂。有很多人追求过你,你也试着跟其他男人交往过,但是都没有成功。其实你是个不错的女人,一旦确定了交往对象,很会为对方考虑,很体贴对方。这点从你的感情线于木星丘、土星丘间入了指缝便能窥探一二。可是你的感情一直都以失败告终,你知道原因么?”

    方筠不语,但表情凝重。

    “因为你的生命线上有痴情线,一直在留恋第一个恋人。”

    方筠一震!目露震惊,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夏芍说的都没错,确实句句都准!但这些,真的是通过她的手相看出来的?

    没错,她小时候因为家庭的原因,其实很内向。因为和秦瀚霖同年,他们在幼儿园的时候就认识了,他从小就是捣蛋鬼,搞怪的功夫一把罩,很会耍宝。因为他,她小时候才有了一些快乐。长大后,两人自然而然地就走到了一起,可是最终因为派系之别,留下了十年的遗憾。但这件事,夏芍若是问秦瀚霖,他也许不会隐瞒。

    没错,她小时候父亲是有几年不在家中,在地方军区任职。但方家身在军界,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去地方任职是很正常的事,就连徐天胤不也在青省军区任职了三年吗?这点根本不必看手相。

    没错,她虽然身为方家千金,但父母从小就对她教导严厉,那并不是她想要得到的关爱,所以她一直不快乐。这点夏芍说得也对,但还是那句话,她问问秦瀚霖就知道。

    至于她的学历,这在她的军方档案里就有,这档案是公开的,徐天胤就能查出来。而她在国外的感情经历虽然比起这些,算是隐秘的,但是以徐天胤掌控着的地下情报系统,要查简直是小事一桩。

    其实,徐天胤是地下世界掌控者的这件事就连她的父亲也不知道,这是军方的最高机密。她是在国外的时候,有一次执行绝密任务,为了任务的顺利完成,组织上透露给她的。但这件事要求绝对保密,毕竟军方的人跟无法度的地下世界是不能有明面上的牵扯的,一旦披露,舆论会对军方的形象不利。世界各国政要也并不知令人闻风丧胆的孤狼是哪国人,具体身份是什么。这件事一旦曝光,影响不小。

    但正因为她知道,所以她明白,夏芍想要查她的底细,只要有徐天胤在,一切都太容易!

    方筠的眼里有明显的怀疑,她本来就不是信风水命理的人,现在一想,一切也都说得通。世上不少骗术大师都会这手段,说来这种先查清对方底细的手段在骗术里,还真称不上高端。

    夏芍迎着方筠的目光,却好像看不出她的怀疑和轻嘲,淡淡一笑,“只要你一直被当年的感情困扰,无论你谈几次感情,都不会成功。就在今年,有个男人向你求婚,但你拒绝了。不过,你拒绝了也好,今年是你的大运之年,却并非利婚姻之年。在非婚姻之年动婚姻,即便你答应了,也不会顺利的。”

    方筠一愣,眼底的怀疑和轻嘲一瞬间被震惊所取代!这事……确实有!不过,那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的求婚,只是在她回国之前,有个在交往的男人向她求婚,口头上向她暗示过结婚的事。其实两个人在一起时,真的很开心,可是一听到结婚,她的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人的影子便是秦瀚霖……虽然明知跟秦瀚霖有太多的不可能,但她确实没有结婚的打算,而且对方是外国人,就算她告知父母,以方家在国内军界的身份,也不会同意的。所以,她拒绝了对方,结束了这段感情,回了国。

    这件事只有她一个人知道,那天两人谈这件事也并不是在公共场合,而是在她的公寓里。如果她的公寓没有被监听,如果不是有什么情报人员找到了她的前男友,夏芍不可能知道这件事。而且,她不可能知道即便她同意了,也不会顺利。

    难不成,这真的是她看出来的?

    不,她不信!

    方筠紧紧盯着夏芍,想从她的表情里看出破绽来,夏芍却从头到尾气定神闲,不解答,只是又抛出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大你三岁,沉稳内敛,不在军政两界,而是商人。”

    “什么?”方筠没听懂。

    “我说,方小姐的未来另一半。”夏芍一笑。

    “什么?”方筠皱眉。

    “无论方小姐信不信,每个人的手相上都可以显示出其另一半的信息。男人的右手上有其未来妻子的信息,女人的左手上有其未来丈夫的信息。从概率学的角度,这个准确度达到了百分之七十。尽管方小姐可以认为你在那百分之三十里,但如果我上述通过你的手相看出的事都应了的话,你还是信了的比较好。”夏芍垂眸喝茶,气定神闲。

    方筠却怔愣了半晌,半晌之后,她压下震惊,问:“不管我信不信,我只想问,这和夏小姐之前跟我说的事有什么关系?”

    她的私事与方家、与派系,有什么关系?

    夏芍却好像并不意外方筠有此疑问,她淡淡一笑,在方筠看来却有些莫测高深,“我只想通过这件事告诉方小姐,世间万物皆在天道循环之中,一个人的吉凶祸福、家族的兴衰沉浮,甚至是国运,都在循环之中。我看得见的未来,就看得见姜秦两系的未来,也看得见这个国家的未来。姜山此人我在订婚宴上已经见过了,从未来十年的国运来看,此人之运与国运绝不相符,所以姜系必败!”

    方筠震惊地望着夏芍,国运?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眼前的女孩子只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但她竟然能从她眼里看出笃定来!

    国运……

    真有那么玄乎?

    “方家是姜系大员,以为有王家在还好些,一切都有王家出面与姜家联合,可现在王家败落,方家便成了接替的不二人选。但方小姐有没有想过,若方家走上派争的第一线,将来姜系落败,国家大权秦系独揽,方家在军界的地位会怎样?”夏芍抬眸,慢悠悠问。

    方筠皱起眉头,望着夏芍。没错,无论夏芍说的这些有没有根据,假设姜系落败,方家绝对会受牵连。哪怕她和瀚霖有曾经的感情在,秦家却难保不会记着当年的仇。

    “这就是我所问的方小姐的责任感来自何方的目的。你若一心为了方家,就应该考虑考虑,姜系到底值不值得效劳。没错,现在的姜系确实可以为方家带来利益,但是你别忘了,明年三月便是换届之期。这种镜花水月一般的利益,真的值得?”

    方筠垂眸,半晌抬起眼来,目光认真,审视,“我不明白,夏小姐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夏芍并非军政两界的人,既然她能看出派系争斗的结果,等着不就好了?何必告诉她?方家是好是坏,跟她没关系吧?

    夏芍一笑,这位方小姐果真是敏锐的人,没白在国外训练那么多年。但她的真正目的,是不会告诉她的。若让方筠知道同样有位风水大师会帮着姜系,她未必会选择帮着秦系。所以,她必须要掩藏住这个目的,将她争取过来。而争取她,其实很容易。

    “我刚才不是说了么?秦瀚霖有女祸,那个女祸,正是方小姐。”

    方筠愣住,这才想起来最先的谈话。那时候她只是震惊和有些心慌而已,但随即便被她的话给打断了思路,没想到,说着说着,话题兜兜转转,又绕回了原点。

    “我跟秦少算是朋友了,既然看出朋友有难,哪有不帮的道理?我只是怕方小姐不信,所以才跟你说了这么多。”夏芍喝了口茶,浅浅笑道,“女祸,或许是方家、也或许是姜系,在未来会发生一些利用方小姐害秦少的事。虽然秦系最终会赢,但秦少的苦头免不了要吃。我想方小姐一定不愿意看到这点,所以提前将此事告知,希望方小姐能够避免。”

    方筠闻言没说话,只是垂下眸,胸口微微的起伏说明了她此刻震动的心情。她这次回国便留在军区任职,不再出国执行任务。生活安定了下来,她也有了个人的成就,所以她想过挽回……哪怕有两派之争,但是当年两人都还年轻,没有办法对抗的事,或许现在他们都有能力,能够做到。

    可是,瀚霖似乎没有这个心思……

    那天将他送去医院后,他输液完后,便打了电话给秦家,让警卫开车来接。他连给她送他回去的机会都没有,那之后她也试着给他打过电话,但他从来没有接过。

    以前的他,对她有求必应,从不会如此冷落她……

    对她来说,这十年,她一直有他的消息,无论她身在哪里,他好像从来不曾远离。可是对他来说,这十年她的离开,已经让他的心中有了空白。她不知道这个空白将来会由谁来填补,但是只要一想到他会认真地和哪个女人在一起,她就觉得很难受。但她更不能接受他受到伤害,更别提是她再次因为派系伤害他。

    十年前,她做了一个令她后悔终生的决定。十年后,她回来,不希望当年的错误重演。

    “没错,我不希望。”方筠垂着眸,淡淡道,声音却很沉,“但是,我的父亲不可能背叛姜系,他很顽固。当年因为我和瀚霖的事,方秦两家有恩怨,秦家也不会接受方家的。”

    其实,最近两年两派之争,姜系吃了很多次败仗。王家覆灭本身打击就很大,后来姜少的谋算有所失误,看似和秦系互有胜负,其实姜系已经落了下风。这些,她的父亲看得到,也在家中说过,若姜系败落,方家在军界未来十年都不会被重用。可是,当年两家的恩怨,让秦叔叔对方家很有意见,方家已经没有了退路。

    父亲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决定接受姜家的扶持,走上一线。为了将来的十年,他会拼尽一切地帮助姜家,方秦两家的恩怨只会越来越深。

    方筠自嘲地一笑,她一直在想,她现在不再是当年的她,她和秦瀚霖有了和家族对抗的资本。但其实她一直没想好怎么说服父亲,她现在所有的一切成就,都依托于方家。出国深造、一回国就能到京城军区任职,以及现在一回来就能接手保护外宾的重要任务,这些都因为她是方家人。

    如果没有家族,她什么都不是。

    说到底,她跟十年前一样,是个不敢放下这一切优渥条件,不敢追求自己幸福的懦弱的人。

    “这件事不需要方家知道。”夏芍的声音将方筠从自我嘲讽中拉了回来,“包括我今天跟方小姐所说的任何话,我希望方小姐能够保密。既然你了解你的父亲,就该知道今天的事如果他知道了,他难免不会让你去对付秦少。我只希望方小姐能在这件事上帮个忙,如果你得知姜系有任何对秦少不利的事,哪怕对秦家不利的事,请一定要告诉我!”

    方筠一怔,这话的意思就是让她做内应?

    “相信我,这样做,对方家有好处。将来秦系若赢,看在这件事的份儿上,方家至少不会受到太大的牵连。而且,这对方小姐自身来说,也有莫大的好处。我刚才说过了,秦少并不符合你的真命天子的特征,那个人一定还在寻找你。可是如果你心里放不下以前的感情,哪怕是真命天子在你眼前,你兴许也会错过。错过了他,你一生都不会幸福。”

    方筠明白夏芍所说的前半段话,但她对后半段却似有些抵触,皱了皱眉头,“我好像没说过,会放弃瀚霖。我只是说,不会让他受到伤害。”

    “这个随便你,我只是忠告方小姐而已。命理上来说,姻缘乃是前世注定,你和秦少注定有这样一段缘分,你若放不下,一心要追逐,我不会阻止。但我有句忠告,今年你一回国,事业上便双喜临门,不必推演你的八字,我都知道今年必是你行大运之年。大运之年与婚姻有着莫大的关系,在这一年对待感情一定要慎重,因为在大运之年遇到的感情,不遇则已,一遇便会影响你的一生。若他是你对的那个人,你们能走进红毯,则一世不会变。若你们走不进红毯,则一世在心中。心中有人,你一辈子的婚姻都不会感到幸福。我很少为人指点姻缘之事,今日之言,言尽于此。”夏芍垂眸,放下茶杯,叹了口气,最终还是补了一句,“很多人不信命由天定,其实我也从不觉得命由天定。仔细想想,人生有太多的岔路口,上天给了我们太多次选择的机会。影响一生的,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但愿方小姐能选对。”

    哪怕心知秦瀚霖和张汝蔓才是命定的姻缘,夏芍一样不会插手方筠对秦瀚霖的追逐。感情的事,也不是想阻止就能阻止得了的,她只要告诉方筠,她是秦瀚霖的祸,以她对秦瀚霖的感情,她一定不会做出害他的事。那么这三个人的感情路,还是让他们自己走吧。

    方筠的出现,是波折,还是催化剂,这就要看他们自己的了。

    方筠却许久没说话,夏芍对她说的这些,在她一生听到的劝说里,都是独特的。她从来没从这个角度听过,也一时不知如何判断和决定。她只知道,她有一个很肯定的决定,“瀚霖的事,我不会袖手旁观的。这个内应,我做了!”

    不管是不是对她的感情有个交代,这么做既能保护她所爱的人,又能对方家有好处,为什么不做?

    “不过,我这个内应的事,徐将军和夏小姐也会为我保密吧?”在派系争斗没有结果之前,方筠可不想被人发现,那无异于会置方家于危险之中。

    “那是自然。”夏芍笑道。

    方筠又看了眼徐天胤,本以为他会没反应,没想到他很配合夏芍地点了点头,甚至还“嗯”了一声。

    习惯了徐天胤的冷,方筠眉尖儿都一跳,表情古怪地看了夏芍一眼,总觉得这女孩子是个神奇的存在,居然能搞定徐天胤这种男人。

    “不过,夏小姐,我还是有个疑问。”方筠又问。

    “嗯?”夏芍挑眉。

    “你既然是风水大师,难道算不出姜系会对秦系做什么?何必要做这内应?”方筠盯着夏芍。

    夏芍垂眸一笑,暗道这女人果然还是挺聪明的。这不是因为事关她自己的事,天机不显嘛……

    “我说过了,秦少是我的朋友。方小姐应该听说过医不治己,我们这个职业,越是跟自己无关的事,越是算得准。秦少的凶祸我虽然算得出来,但是看不出太细致来,所以才想请你帮忙的。”这说法也不算完全的谎话吧。

    方筠看了夏芍一会儿,最终点点头,显然,这说法她接受了。其实,不管接不接受,这说法她都不知道可不可信,总觉得神神秘秘的。反正她心里已经决定了,这只是求个心安而已。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方筠说罢,看了眼腕间的手表,起身道,“快到时间了,我先走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八章 策反,内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八章 策反,内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