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正文

    徐天胤见夏芍融在沙发里,猫儿般懒散的模样,目光柔和,握住她的手,问:“饿了?想吃什么?”

    夏芍一笑,“我来的时候就看过了,这家茶餐厅有几道特色菜品瞧着挺新鲜,可以尝尝看。”

    “好。”徐天胤抬手唤来餐厅侍者,点了菜后,便由着夏芍倚在他身上,闭目养神。

    夏芍在闭目养神,她如今算是在姜系内部安排了内线,倘若肖奕真的找到姜系,以方家现如今被姜系的重用程度来说,方家知道的几率很高。到时候,方筠应该会知会她。

    但肖奕与姜系联手的可能只是夏芍目前的猜测,倘若没有,她要找人,还是要盯紧冷老爷子的葬礼。

    冷老爷子还有四天便要出殡,夏芍并不是时时都盯着机场,香港方面却一直没有发现冷以欣的踪影。来吊唁的多是海外名流和香港名流,也有曾经受冷家帮扶的民众前来吊唁,许多人都很奇怪为什么冷以欣不在,对此玄门对外声称冷以欣在内地老家主持丧礼。很少有人知道冷家祖籍在内地,冷老爷子年轻时期为避战祸来到香港,就此扎根,便没有再回去过。如今老爷子身故,落叶归根确实是传统。

    可如今冷老爷子的遗体就在香港,还没有出殡,祖籍老家那边一没有遗体,二没有骨灰,主持哪门子的白事?这事很多人都有疑问,但聪明已经看出玄门不欲多说,也就没人敢深究着问下去。

    这些天来,冷氏一脉的弟子情绪越发压抑,不少人对冷以欣不露面很有意见。虽然知道她很有可能是不敢露面,但她的爷爷为她而死,人伦孝道来讲,总要出席一下丧礼。弟子们原本都商量好了,只要冷以欣敢来,他们便会立刻向掌门祖师求情。一个人明知来了会死,还是会来为长辈尽最后的孝道,这人就算万恶,也总有可恕之处。唐宗伯向来重情义,以此求情,就算冷家如此,只要冷以欣下个保证,想必他还是会网开一面。

    可是,冷以欣连面都不露,这情想求也没法求。只身前来出席冷老子的葬礼是她最后的机会,错过了这机会,以后就真的没有人可以救她了。

    夏芍在打电话给唐宗伯的时候,听闻了弟子们的一些情绪问题,只是垂了垂眸,道:“师父,让大家多注意最后一天。”

    那天是冷老爷子出殡前的最后一天,也是头七。

    唐宗伯岂能不知若冷以欣想来,那天会是最可能出现的一天?他在电话里只道:“师父都安排好了,你在京城忙你的吧。”

    学业和公司的事就够夏芍忙的了,更何况现在肖奕还隐藏在京城重生之仕途风流。

    夏芍应了声,便挂了电话。中午吃过饭,徐天胤继续回去执行安全任务,夏芍则回公司处理事务。

    京城大学还有十天才开学,这个假期夏芍索性不回东市了,华夏集团对外扩张的计划在日本受挫,现如今公司有新的会议要开。但京城方面夏芍要亲自盯着,脱不开身,便索性将公司高层全数叫来了京城,在京城华夏集团的分部大厦里开会。

    那两名经理已经回国,正在疗养。华夏集团自成立至今,从未遭遇挫折,即便有重重阻碍,有夏芍在,总是能创造一个又一个的商业奇迹。如今在日本出师未捷,公司里确实有惊讶的声音,但并不多。

    事情一发生,陈满贯、孙长德等人便对公司员工的情绪做了紧急的安抚和疏导,加上公司对两名经理的疗养方案极得人心,员工的情绪很快便从这件事里平息了下去。

    不谈日本方面,在国内,华夏集团没有任何损失,依旧是拍卖行业和古玩行业的两大龙头。而且,年前徐天胤和夏芍订婚的事,国内热议未减,壁画回归为华夏集团带来的声誉已经在半年内让原本的市场份额大幅度增加,华夏集团如今在国内已经扎稳了根基,公司越发稳健强大。日本方面如今受损的只是声誉,或许董事长有解决的办法。毕竟,她一直都是员工心目中的神话。

    而这次会议,夏芍也没让期待的人失望。她确实有解决方案,她决定先以在日本的人脉去消除日本官方对华夏集团的抵触情绪,然后再继续计划。

    夏芍打了个电话给唐宗伯,请师父以往结识的几位故友出马,也给土御门老家主打去了电话。在日本的时候,阴阳师的叛走是夏芍发现并制止的,老家主欠她一个人情,此刻到了该还的时候。

    土御门老家主显然也不想欠玄门这个人情,对于夏芍的要求,老家主一口答应。华夏集团的两名经理在日本的事本就是阴阳师所为,伤害普通人,这在任何正道门派都是禁忌。族人犯下的罪行,当然应该由土御门家族来承担。老家主答应,会向社会澄清这件事的真相,还华夏集团的声誉一个公道。

    所谓的澄清事实真相,当然不会是真正的真相,那样无异于会损害土御门家的声誉。夏芍对此心知肚明,却并不说破,她要的只是将华夏集团的声誉弥补回来,至于老家主用什么方法,她不过问。

    但放下电话之后,日本京都道场里,土御门秀和皱起了眉头,“祖父,难道我们真的要帮助风水师?”

    如果不是夏芍,祖父根本不可能知道他在背后为东京道场撑腰。虽然东京道场那些人竟敢叛逃家族,实在是家族的耻辱!但这些人也是受了风水师的蛊惑,说到底都是玄门的错,他们的仇敌没有解决,到头来日本诱惑阴阳师,让土御门家族颜面扫地。现在祖父还要帮夏芍,这让他很难接受。

    老家主转过身来,目光一沉,他怎能不知孙子的想法?当即有些失望和严厉,“自身修心不足才会被他人所迷惑,怨怪他人也说明你修心不足!”

    土御门秀和闻言低头,看似受教,眉头却皱了皱。祖父的这些说教,他实在听得有些厌烦,在他看来,祖父根本就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老家主却有自己的苦衷,他那天亲自到东京道场,亲眼见过夏芍的高深修为,那是连他也不及的修为。那天的事,土御门家欠夏芍一个人情,而且华夏集团那两名经理的伤,他也了解过了,终生都需要休养。这是阴阳师的错,他这个家主必须承担责任。说句严重的,玄门以此为由和阴阳师开战都有可能,现在夏芍主动要求他偿还,要求还很简单,只是恢复华夏集团在日本的声誉,他为何不答应?

    答应了这件事,日后大家两清,互不相欠,这才是最好的。

    偏偏这么简单的道理,他这个孙子并不懂得。

    老家主摇摇头,他开始怀疑,孙子能不能办好几天后跟随日方使者一同访华的事了,“你现在的心思应该放在这件事上吗?去中国的事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祖父放心宦海特种兵最新章节!”土御门秀和闻言,眉头赶紧舒展开,点头道。

    老家主却看起来并没有那么乐观,“你要记得,这次我推荐你和你的叔叔同行,是为了让你有更多学习的机会。你要看好他,不能让他和那些官员说太多不合适的话。他的一言一行,你回来以后都要报告给我,明白了?”

    “明白,祖父。”土御门秀和点头道,眼神却有些兴奋。祖父从不主张家族和政治有太多关联,这次日方访华,那些官员却以这才访问的目的为加深两国民间交流为由,请了叔叔为顾问一同前往。祖父得知此事后十分震怒,但事已成行,祖父也无可奈何,这才以让家族子弟学习为由,将他也派了过去。祖父的意思无疑是让他监视叔叔,这显然是要重用他,如果他能将此事办好,对他继承家族有很大的好处。

    虽然他的理念与祖父的理念也大不相同,但这个时候,显然还是应该顺着祖父为好。

    老家主一看孙子的表情就知他心里在想什么,比起心机深沉的二儿子善信来说,他的这个孙子心思实在太好掌握。尽管他是那样的冲动和不靠谱,但他对继承人位子的狂热一定会促使他办好这件事。

    “秀和,你不要让我失望。”老家主还是很了解孙子的,如果中国之行没有特殊的事,他一定会办好他交代的事,但就怕出什么意外。关于此行,他也用家族供养的式神占卜过,但是结果很令他忧心,式神竟然占卜不出结果来,这是以前完全没有遇到过的事。

    “祖父,您放心!”土御门秀和再次保证。

    老家主这才点了点头,挥手让他离开。待孙子走后,他却将大女儿唤了来。

    “你跟着他们,如果有意外的情况发生,一定要及时阻止。我给你全权处置的权力。”老家主对女儿道。这个女儿是他唯一放心的人,她的理念跟他一样,只可惜身为女子,不能继承家族。

    土御门善子点头道:“父亲放心,我会办好这件事。”

    “嗯。”老家主点点头,这才放心地让女儿出去了。

    ……

    日方访华还有六天时间,在此之前,香港方面,迎来了冷老爷子的头七。

    这天,老风水堂所设的灵堂里,气氛异常压抑,最后一天,冷以欣还是没有出现。

    夜晚,唐宗伯独自坐在灵堂前,拿着手机,电话那头传来了张中先的声音,“我看这冷丫头八成不会现身了。冷老头这条命,死得算冤的了。到头来,冷家这最后一条血脉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着。”

    “他要活着,或许也不希望欣儿来。”唐宗伯叹了口气,虽然早就料到了,但是他之前确实有只要冷以欣敢来,就饶她一命的想法。这些天,他一直想着,只要她一出现,就将她看顾在香港,不允许她日后再为害就是了。但是一连等了七天,明天就要出殡了,仍然没有她来到的迹象……

    “她没来香港,日本那边你也要小心。今晚是冷师弟的头七,你和海若他们在日本要多加提防。”唐宗伯道。这事他没告诉夏芍,他这七天一直派张氏一脉的弟子在日本守着,守着那座废弃的大楼。

    那晚,冷师弟是亡故在那里的。他死时还记挂着孙女的事,对世事尚有留恋。因此他猜想头七那晚,冷师弟的灵体许会出现在那座大楼里。他的遗体明天就要出殡,灵体留在异国他乡恐为害,收了带回香港,做法事超度了比较好。

    “他的修为与你相当,若灵体有怨,恐不容易收服,你们一定要小心。”唐宗伯嘱咐道。

    这件事他没告诉夏芍,主要是不想让她再为此事操劳异世妖龙最新章节。天胤今年面临大劫,这孩子已经够担心得了,现在京城还不消停,他这个师父虽然腿脚不便,但这些忙还是能帮她的。

    “掌门师兄放心吧!这点事我还能办得好,你等我电话就行。”张中先答了一句,声音听起来有些回音,像是站在空旷的地方,随后便挂了电话。

    唐宗伯收起手机,转动轮椅来到灵堂外头门口,冷风里抬头望向夜空,夜空中乌云隐盖,不见月色,星辰极稀,当即便掐指算了算时辰,皱紧了眉头,“日值月破,大事不宜……冷师弟的灵体千万别出现在月破的时辰……”

    同一时间,京城,也有人望向夜空。

    “我爷爷今晚头七。”女子站在落地窗前,房间里没有开灯,黑暗里,女子的背影显得越发瘦弱,声音虚无缥缈,毫无生机。

    “我知道。”肖奕也站在窗前,轮椅放在一旁,转头看向冷以欣。这七天,她看起来跟往常一样,吃饭,睡觉,没有任何不同。但只有他知道,在得知香港方面消息的那一刻,她整个人都像是空了。这七天,她就像是一具空壳……

    她没提过要去香港,即便她提了,他也不会允许。可是她没提过,他问过她,她的答得很平静,“人死了就只是一具冰冷的肉身,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我去了,也见不到爷爷了。”

    “我还会让你见到他的。已经查到了,在日本有他的气机,他应该是在东京那晚去世的。我已经派他们过去了,一定会把他带回来。”肖奕道。这七天,他回了趟茅山,在当初冷老爷子住过的地方找到了他的毛发等物,和几名泰国降头师一起布阵寻找气机,最终指向了日本方向。他们三天前就带着毛发去了日本,想必已经寻得了气机。

    今晚,是冷老爷子的头七,他若对孙女有所留恋,灵体一出现,气机就能被寻到。

    今晚,一定能找到他!

    冷以欣这才转头看向肖奕,灵体大多是无意识的,那个跟爷爷一模一样的灵体,也不是爷爷。不过,比那具冰冷的身体好得多的是,那灵体最起码会有对她深深的记忆。

    “一定要他们把爷爷带回来,我要和爷爷一起,报仇!”女子的眸在黑暗里发亮,亮得一抹幽光,瘆人的冷。最后两个字,她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报仇!找夏芍!

    她一定要让夏芍受万煞蚀心之苦,死后不得超生!

    黑暗里,淡淡的血腥气溢出,地毯里无声低落几滴鲜红的血,女子的指甲深深陷进肉里,却望着夜空,发誓。

    而这时候,日本东京郊外,一座废弃的大楼里。

    张中先带着丘启强、赵固和海若三名弟子守候在大楼里,大楼里一片漆黑,不见月色,地上却有二十七道符箓布下,紧紧围着中间一块石头上的血渍。那是当晚,冷老爷子身故之处,他若有灵体现身,必在此处!

    丘启强、赵固和海若分坐三才位,凝神盯着面前的符箓,这符箓只围了三圈,每圈九道,他们三人每人负责一圈。本来想多布几圈,但以他们三人的修为,负责九道符箓尚能做到,再多了恐分心乏顾。

    他们也看出今晚正值月破,不由都担心地看向窗边。张中先站在窗边,望向头顶的夜空,哼了声,“这老头真会选日子,今儿这日子是破日啊。”

    破日在风水上向来是最凶的日子,日月相冲,是为大耗。

    “这老头,可千万别在这时辰出来。”张中先咕哝。

    但世上很多事,向来是事与愿违。话音刚落,张中先便脸色一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九章 正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九章 正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