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危机逼近(未完)

    两名降头师走后,冷以欣从房间的里屋走了出来,“你打算什么时候把爷爷还给我?”

    肖奕转过身来看她,“他在你身边,你会有危险。夏芍想找的是我们,只查出那两名降头师的话,她是不会现身的。正好借此机会让他们帮老爷子再提升提升,日后才好保护你。”

    冷以欣边听边走到肖奕身边,望向窗外黎明时分的风景,目光冷凝,“她想找我,让她找到我不就好了?”

    肖奕目光一沉,“然后呢?你和你爷爷是她的对手?”

    “所以我让你用我的办法!”冷以欣皱眉,转过头来,目光不满,“早就说你婆婆妈妈了,按我说的做,拿我当诱饵,让她找到我!你们在她找到我的时候动手,我就不信,她中了你们的招法还能威胁到我?我要亲眼看着她在我眼前受尽折磨而死!我要让爷爷杀了她!”

    “哦?你就这么肯定,你手里的东西能对付得了她?万一不能,你将她引来,死的就会是我们。”肖奕脸色发沉。

    冷以欣皱眉,嘲讽一笑,“那也比你的办法好,说什么联合姜系,这都几天了,对方根本就没联系你。”

    肖奕听闻此言,倒笑了笑,“如果他们聪明,在日方访华前就应该联系我。”

    上回见姜正祈,他已经在他面前展现了常人理解之外的力量,姜家人如果不蠢,他们就应该知道,他们地位再高,也是没有办法赢得了夏芍的。想赢秦系,只有通过非常手段,和他联合!

    这次日方访华是个好机会,姜家如果还想有所作为,他们应该会在此之前找到他。对此,他很笃定。

    冷以欣却摇了摇头,垂下眸。肖奕终归是有野心,他想和政坛的人联手,岂止是对付夏芍?他更是为了他自己。可恨她如今是废人一个,无法自己做主。不然的话,她会自己报仇!她要让那个害死她爷爷的女人也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

    冷以欣目光眸底现出寒意,心里却咯噔一声!

    爷爷?

    对啊,现在她有爷爷!

    冷以欣目光一变,肖奕却发现了她的气息变化,眼一眯,问:“你在想什么?”

    冷以欣垂着眸,抬起头来时目光如常,“我们为什么要这么麻烦?现在你手下有人,可以让他们去趟东市,把她的父母亲人虏来,也可以让他们杀了华夏集团那些高管。她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摧毁,何必要跟姜系联合?”

    肖奕看着冷以欣,看出这确实是她的真实心意,并没有说谎的气场,这才一笑,“你说得没错,毁了她的一切,确实很解恨。但我更希望在谋略上赢她,至于她的父母亲人以及华夏集团,你不觉得让他们看着他们信任的人输给我,让她的神话从此破灭,会更大快人心?”

    他向来以谋算见长,在英国的时候竟然中了夏芍的计,被她引了出来,功亏一篑。他要打败她,就必须要全面赢她。杀了那些人,确实会令她痛苦,但她痛苦过后,不过是找他报仇,那就太无趣了。他要的是打败她、杀了她,然后让那些相信她、崇敬她的人亲眼看着属于她的一切到他手里,让她的父母亲人重新过回以前的生活,体会这个社会拜高踩低的落差;让她的公司高管明白,她一手创立的商业王国不过是昙花一现,她不是神话;让唐宗伯亲眼看着玄门一蹶不振,茅山派成为奇门江湖第一大门派,兴旺昌盛。

    这才是他要的,这要有趣得多。

    冷以欣垂眸,抿紧唇。果然,他们想要的根本就不一样!

    “这些不过是你美好的想法罢了,要知道,姜家还没有找你。”冷以欣目光冷嘲。

    但现实好像在讽刺她,肖奕的手机在这时候响了起来。她看见肖奕挑了眉头,将手机拿起来后,唇角噙起笑意,随即将手机屏幕在她眼前晃了晃。

    “随便你。”冷以欣沉着脸,转身走出房间,砰一声将房门摔上。看起来像是恼羞成怒,但房门一关上,她的目光便在昏暗的走廊里发亮。她不是肖奕,她不会想跟夏芍论输赢高下,她只想让她痛苦!

    冷以欣看了房门一眼,听着肖奕在房间里接电话的声音,冷笑。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尽管去做你的,别怪我不奉陪了……

    走过走廊,冷以欣却没有下楼。肖奕就站在窗边,她若离去,他会知道。她要等,等待时机。

    这个时机,第二天就到来了。

    ……

    清早,京城一家高级会所里迎来了两位顾客,一男一女,男人看起来像是六旬老人,坐在轮椅上,女子推着轮椅跟在后头。会所里的服务员认识这两人,且印象十分深刻。几天前,正是这两人来过之后,会所里出了大案,姜少的一名保安莫名其妙死了。很奇怪的是,这件事并没有闹大,而是事后低调处理了,他们这些人也被下了封口令,对外不得谈起那天的一切。

    本以为,这对很古怪的祖孙会被姜家追捕,没想到,今天又来了会所。

    而且,今天更奇怪的是,这两人是姜委员和姜少父子的客人。他们已经被通知过了,一旦见到两人到来,便请去贵宾室。

    服务生亲自引着肖奕和冷以欣来到了走廊门口,到了门口,守在外头的警卫员却道:“抱歉,委员只想见肖先生。这位小姐,我们已经为您安排了房间,请去休息。”

    肖奕闻言轻轻敛眸,姜山是只老狐狸,明显还不信任他。今天的谈话,他应该不想让再多的人知道,哪怕是他身边的人。

    “请放心,房间里很安全。”那名警卫员见肖奕脸色微沉,便开口道。

    这话显然是怕肖奕怀疑姜家在房间里安排了什么人,会控制住冷以欣牵制他。

    肖奕冷笑一声,姜家不敢。即便是敢,他们也会后悔的。

    “我去房间,你们那些谋算来谋算去的东西,我也不爱听。”这时,冷以欣的声音传来,声音冷嘲。待肖奕转过头来的时候,她已经跟着服务生去了对面的房间,关上了门。

    肖奕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这时,警卫的声音传来,“肖先生,请进。委员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说罢,那名警卫便打开了房门。房间沙发里,坐在一对父子,其中一人肖奕已经见过了,而另一人在电视上也常见。两人的目光落到门外的肖奕身上,肖奕一笑,这才转动着轮椅进了房间。

    审视、试探,一切谈判用的伎俩,在房间里上演。

    二十分钟后,对面的房间门轻轻打了开,冷以欣从里面走了出去。两名警卫员见她出来,并没有阻止,这不是他们的职责所在。

    冷以欣转出走廊,眸底寒光极亮,她乘电梯下楼,上了来时的私家车,开着车便直奔公寓!

    回到公寓,她没有收拾什么,只是简单地乔装了一下,拿了必要的银行卡和假身份证。她在新加坡买的那只面具给了那个自称骗术大师的女人,现在她手上没有易容的东西,只好简单乔装。乔装过后,冷以欣连衣服都没有收拾,便下了楼去,直奔京郊!

    京郊,一座别墅院子里,冷以欣的到来让两名正在布阵作法的降头师一愣,“冷小姐?”

    屋里,偌大的客厅里一片空旷,沙发桌椅一概搬空,只留下中间空地上一道诡异巨大的血阵,阵眼之中摆着各类诡异的器皿,多盛着鲜红的血液,而阵法中心,一撮女子的长发上,附着一道漆黑森冷的灵体。灵体看起来是位老人,在女子进屋的时候,便似有所感地向她看来。

    两名降头师赶紧停下术法,转头看向冷以欣,其中一人脸色不太好看。他们正作法,幸亏前期准备耗费了一天的时间,今早才刚坐下来,刚刚开始没多久,不然的话,想停都停不下来。她这么突然闯进来,两人都会被她给害死!

    “冷小姐,你有什么事吗?肖先生应该不允许你接近这里的。”那名降头师道,说完才皱了皱眉头,想起冷以欣不懂泰国话。

    冷以欣也根本没有看两人,她只看向阵法中央。她如今已是普通人之身,并看不见阵法中的老人,但她知道,老人一定在那里!

    “爷爷。”她一声呼唤,阵中被附在那撮头发上的灵体忽然一动,猛烈地往上一蹿。

    “慢着!冷小姐!”两名降头师一惊,眼看着灵体要挣脱阵法的束缚,忙喊道,“别喊了,阵法会困不住灵体的!”

    两人知道冷以欣听不懂泰国话,冲她直摆手,表情惊急,相信她看得懂。

    “爷爷!”冷以欣却不管两人,对着阵中央道,“爷爷,我们走!”

    说罢,冷以欣,转身便往门外走,身后灵体只微微一顿,随即猛烈地挣脱阵法而出,从两名降头师头顶呼啸而过,跟着冷以欣便出了房门。两名降头师看得眼都直了,两人互望一眼,赶紧追出去,却不敢离得冷老爷子的灵体太近,只远远喊道:“冷小姐!你要做什么?肖先生……”

    冷以欣一个回头,目露凶光,随后笑容奇异地一勾唇角,“爷爷,杀了他们。”

    两名降头师同样听不太懂中国话,但见冷以欣目露凶光便脸色一变,接着便见冷老爷子的灵体回身朝两人扑了过来!两人一惊,赶紧防守!但两人身上的毒虫扔出去,对灵体根本就没有伤害!

    半个院子的距离,冷老爷子的灵体转眼便到,两名降头师一惊,这才赶紧退回门内,却不想那灵体直接穿门而入,两人的身体里呼啸一声穿过!

    两名降头师背对着门,望着屋里空荡荡的法阵,两眼发直,眼底渐渐涌出血丝,脸色泛青,一息间便七窍流血,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两人睁着双眼,临死都不明白,冷以欣为什么要杀他们。是肖奕临时改变主意了?还是……

    “不杀你们,难道要你们打电话向肖奕报告吗?”冷以欣隔着门缝往里面瞧了一眼,冷笑。而且,她看不见灵体,不杀这两个人,怎么知道灵体受不受她的控制?

    现在好了,她知道爷爷是跟着她的,而且听从她的命令。

    “多谢你们。”冷以欣隔着门缝一笑,转身离开,“爷爷,我们走!”

    ……

    当一辆车直奔京城机场的时候,夏芍正在机场。

    唐宗伯处理完冷老爷子出殡的事,带着弟子们来了京城。老风水堂只留下几名弟子看顾,这次玄门可以说是倾一派之力,齐聚京城!

    夏芍接上唐宗伯,车里只简单地问了几句,了解了一下情况,然后便将车开到了华苑私人会所。未来一段时间,玄门的弟子们就住在会所里。

    一到会所,房间安排好之后,夏芍便来到了唐宗伯的房间里。弟子们在房间里齐聚,茶几上放着一面白幡和冷老爷子生前的遗物。

    ------题外话------

    明早把这段补完,明天来章高潮章。

    推荐一本伪兄妹禁忌恋,甜宠爽文,YY无限。

    《最强军妻》/君青染

    她说:“傅子玉,你长得太蛊惑了,所以没安全感。”

    傅子玉波澜不惊:“我有一把枪!”

    顾月溪一愣,嘴角抽蓄:“请说人话,好吗?”

    傅子玉继续波澜不惊:“我可以把子弹交给你!”

    ……于是顾月溪悟了,湿了,凝噎了~

    什么是安全感?有一把防身的枪械。什么是爱?把子弹给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二章 危机逼近(未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二章 危机逼近(未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