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浮生半日闲

    事情确实不是方筠有能力改变的。她这一晕,醒来时已是早晨。

    今天有很重要的公务,那便是日方使节团要回国,临行前该有的招待当然不能免,几乎是如同来的时候一样盛大。身为安全人员,这一上午都是忙的。

    方筠赶紧下了车来,下车前她连看也没看一眼车里的接收器。有什么好看的?该拿走的东西一定已经拿走了。

    不过,纵然东西拿走了,今天上午也必然还有机会。

    方筠身为方家女儿,军方官场的事见多了,知道仅凭一份没有画面的录音内容,很难让上头草率地定一名国家大员的罪。而且,派系集团,利益错综复杂,动姜山,难免牵一发动全身,上头也不得不谨慎。哪怕日后有调查,也不会是今天。今天日方使节团回国,上头再想调查,也会推迟过今天。所以今天,她还有机会接近姜山,给他提个醒。

    方筠回到工作岗位上的时候,时间刚刚好,既没迟到也没早到。说起来,徐天胤打晕她的时候力道倒算计得好,既没让她早醒碍事,又没让她醒迟了,引起别人的注意。方筠到了工作岗位上,远远看见徐天胤身边围着几人,例行报告昨日情况,便远远瞪了一眼,有些气闷,不过随即又有些心安。

    这次的安全任务都是各司其职的,徐天胤这些天总领全局,而她这些天常跟在姜山身边。这些任务都是早就分派好的,只要今天上午她能跟在姜山身边,不愁没有机会提醒他。

    上午十点,盛大的会晤如期举行。上头那位带着各位高官在礼乐声和闪光灯下入场,众人和日方使节团亲和谈笑,姜山也在其中。只是姜山看起来不知是精神有些不好,还是有什么心事,脸色有些晦暗。

    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方筠却明白。昨晚她也许是唯一发现姜山举止不正常的人,他看起来就像是被迷药所迷一般,但是迷药怎么能引着姜山进入外宾住处,又怎么能让他在外宾面前说出那些话来?世上要真有这么好用的迷药,他们这些人在外执行任务,倒省了不少心。方筠左思右想也想不出姜山是着了什么道,但想必姜山能说出些什么来。所以,她要想办法把录音的事透露给他,然后问问他昨晚的事,说不定能找到躲过这次灾祸的机会。

    方筠目光一闪,面色自如,在两国高官入场之后,便走向姜山身后,与前几天的工作流程并没什么两样。她走向姜山身后的时候,特意用眼角余光瞥了眼徐天胤,徐天胤站在远处控场,看见她走过去,但并没有特别举动。

    这本该让方筠欣喜庆幸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欣喜不起来,反倒心里咯噔一声,砰砰直跳。昨晚徐天胤打晕她也不让她拿到录音,今天她还以为他会在把她调离这个岗位,她连拒绝的理由都想好了,没想到什么都没发生。

    一切太顺利了,一样会令人不安。

    但是此刻已经到了姜山身边,既然有此机会,她当然不能放过。

    今天这个场合,她是不能随意说话的,所以该提醒的,她已经写在了纸条上,只要把纸条暗地里递给姜山就好。

    这点事对方筠来说,实在称不上难度,但当她准备动手的时候,她愣了。随即,她的眼底涌出巨大的惊惧。

    她居然动不了了!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女士西装,手正放在口袋里。然而放进去了,手就拿不出来了!偏偏她这个姿势,别人看来只是个自如的姿态,根本就不会引起谁的警觉,而且她站在一排领导人的后头,遮了很多人的视线,除非特意观察她,否则不会发现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一刻,如履寒冰,浑身僵硬。

    方筠就这么站着,站足了整场仪式。

    仪式过后,日方使节团回国。官员们含笑和使节团一行一起走出仪式大厅,方筠在后头总算恢复了自由,姜山却被姜系的其他官员拥在里层的位置,方筠在外围保护,根本不得接近……

    但去机场的路上,她再次迎来了机会——她就坐在姜山身旁!

    但是,上了车后,诡异的感觉再次突袭了她,她重新置于浑身僵硬冰冷的感觉,不能动,不能说话。而姜山坐在她身旁,看起来有很重的心事,一路上竟然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劲。

    机场的安全工作早有布置,之后使节团一行踏上专机,方筠早先安排的位置有些远,便再没了机会。等到送别仪式一结束,方筠不顾今天那诡异的四肢僵硬会不会再找上她,她也顾不得这些,当下便快步追上姜山,却见前面走上三个人来,远远对姜山亮明了身份,然后当众将人带走了!

    不仅方筠愣了,连姜山身边的官员都愣了。

    “国、国安局?”

    这三个字从官员口中传进后头方筠耳中的时候,她呆立当场,久久不能动。这回没有外力,她是自己僵住了。不仅僵住了,脸色还变了。

    难不成,已经事发了?

    ……

    确实已经事发了。

    天刚亮,姜山和日方使节前一天晚上的秘密约谈内容,便由国安局的人员放在了上头那位的案头。

    方筠想的对,仅凭一份录音内容,当然不能草率地就定一名国家大员的罪名。但双方在录音中约谈的内容太令人震惊,为了向日方使节表达自己的诚意,姜山竟当面表示,会将自己手中掌握的机密文件给日方。双方甚至约好了取文件的时间、地点和暗号。

    时间就在今天。

    今天是使节团回国的日子,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使节团身上,对于其他事自然松懈些,简直是天赐的时机!

    地点在京城一间有名的二十四小时咖啡馆二层,东西在后排靠窗第三个座位上的杂志架上,上个月的商业周刊彩页夹层里。

    今天上午,就在仪式进行的时候,一名去咖啡馆里取东西的间谍被埋伏好的安全人员当场擒下。安全人员查看了昨晚的监控录像,发现来咖啡馆里的人背影很像姜山,戴着帽子,帽檐压得极低。容貌再难辨认,以安全人员的技术手段也很快处理了出来,这张脸不是姜山的,不过谁都不意外。录音里说了,姜山会易容前往。而他易容的东西被丢在回去路上一处公园冰刚化的湖中,被远处的监控拍了个正着。

    如此,姜山当天便被逮捕!

    姜山被逮捕的消息风一般传遍了官场,引起连番震动!

    姜系的人马大惊,不知道这是闹哪一出,连秦系的人马都很意外,不知道这好事是怎么来的。

    这样大的计划,尤其是前晚决定,次日便执行的急计,秦系当然不可能人人都知道。这计划从头到尾知晓的只有秦驰誉秦老爷子和秦岸明两人。但包括两人在内,整个官场都笼罩在巨大的震惊中。

    两人也没想到,徐彦绍晚上匆匆来说和的事,居然真的就成了!

    而其他官员则怎么也想不到,日方使节团来访的这段时间,一直都是秦系大受抨击,原来众人都以为姜系还有别的动作,即便没有,使节团一走,受这件事影响的也该是秦系,怎么最后是姜山被带走了?

    出了什么事?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姜山的案子审得很严密,密不透风,但在姜家人身上发生的事却还是逃不过周遭的眼睛。

    姜山被带走的第二天,在地方上任职的姜正祈便见到了一组调查组。接着,姜家在官场的人都接到了调查组的调查文件,连同姜家姻亲中身在官场人也没有避过。

    调查组查了什么,也通过一些渠道传了出来。但听见传言,一开始,没人信。

    叛国?这不是搞笑么?姜山身居高位,就算是派系争斗目前处于劣势,也不过就是这一届的事。这一届败了,还有下一届,何必冒这险?

    直到事发一周后,姜系的人马也开始陆续接到调查组的调查,有人才慌了。

    如果不是大事,不可能牵连整个派系。有人想起现在的派争时期,这才倒吸一口气,想起如果姜山的罪名属实,那接下来那可怕的大清洗,会有多少人经不住查而落马?整个派系集团会受到怎样的重创?下一届的十年、下下一届的十年……

    想到这更深一层的人,头皮都发麻了起来!

    事情怎么会突然间发展成这地步的?

    这个疑问对别人来说是疑问,对姜山来说不是。在姜山看来,事情本来就应该要发展成这地步,只不过不是他,而是秦岸明。

    约见日方大使、为己谋权、出卖国家机密、被抓被审、家族被调查、派系被清洗,这一切的一切,原本应该发生在秦岸明身上。

    没错,这本来就是他的计策!

    他和那茅山高人肖奕见面,肖奕定下了此计。这个计划里最重要的人是日方带来的那位名叫土御门善吉的阴阳师,没有他,这个计划就无法实施。秦岸明是个严于律己的人,他不可能会与日方使节走得太近,想让他入套,需要借助一些神秘手段。阴阳师的式神附于人身,可以令人被控制,之后做什么事、说什么话,全都身不由已。

    那晚,应该是秦岸明进入日方使节住处,国家宾馆里的安全人员也有办法被引开。肖奕称,安全人员里除了徐天胤,其他人不值一提,日方的阴阳师会放出式神吸引他的注意力,将他引走,至于其他人,不过是些普通人,要他们失去意识很简单。等秦岸明和日方大使见了面,双方说的话自然会有日方录音,最后流出,交到国安局手中。

    至于当晚到那家咖啡店放机密文件的人也应该是被操控了的秦岸明,日方会在第二天牺牲一名不太重要的情报人员,以换取姜系上台后所承诺的利益。

    这个计划是完美且疯狂的。如果单单靠政治博弈的手段,这个计划也能完成,不过需要漫长的周密的布置,并且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时机。没有十年,想要栽赃陷害秦岸明那样的人是不可能的。但这次有茅山高人和日本阴阳师出马,十天都不用,就可以置秦家、秦系于万劫不复之地!

    十年的计划如此轻易就能完成,说来是有些疯狂的。但他喜欢这样的疯狂,计划在敲定之前,他亲眼看见一个人是怎么被操控的,为此深信不疑,也暗叹世间居然有这些奇人。

    正因深信不疑,姜山从没想过会失败,更别提这个计划竟然反转,坑了自己!

    那晚的事,他大部分不记得了,只有些断断续续的记忆,所以在早晨醒来的时候,他才不能第一时间判断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日方使节一走,他就被逮捕了。

    这是自己定的计划,他知道接下来姜家和姜系会发生什么事,只是他疑惑、震惊——这人怎么就变成了自己?

    是谁?谁在坑他!

    肖奕?日方使节团?

    姜山不得不把怀疑的目光放在他们身上,毕竟这件事,普通人是做不了的,而且这件事是由日方动手。姜山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透,他和日方明明已经达成利益协议,为什么他们那晚会坑了自己,而不是去坑秦岸明?这没有道理啊……除非秦系跟日方也有暗中联合,并且许诺了他们更大的利益。但这个猜想一开始就被姜山否决了,秦岸明那种死板的人,不可能会干这种事。

    那么,是肖奕?

    会不会一开始从他打上会所,引起他们姜家父子的注意开始,一切就是陷阱?要知道,没有他的提议,就没有这个计划……

    这个猜测让在官场沉浮半生的姜山出了一身冷汗,但随即他就冷静了下来。除了肖奕,除了日方,他还想起一个人来。

    夏芍!

    这个在商界崛起的女孩子,她的另一重身份是风水大师。肖奕曾说,他有的本事,夏芍也有。对此,姜山曾震惊过、怀疑过、恐慌过。他听说过夏芍的玄学造诣师承正统,所以上层圈子里的人凡是有难事求她卜算化解过的,都信服不已。姜山还是信风水的,官居高位,像他这种还有所求的,当然更在意吉凶运势。但他原先以为风水师不过就是布布风水,替人卜算吉凶化解灾厄什么的,没想到这些人是些奇人,还有不为人知的手段。当看见了肖奕的手段,姜山便开始恐慌,他恐慌的是夏芍是徐家的人,跟秦系亲近,秦系暗中有此高人相助,姜系却什么都没有,怎有一拼的实力?由此,他才决定和肖奕合作。如果这次合作成功,他必然要奉此人为高人,日后好生供着。但没想到,第一次合作,如此大手笔,竟然失败了!

    一想起让这样的计划都失败了的人有可能是夏芍,姜山就觉得他先前的冷汗出早了。他已经从肖奕那里听说了,王家倾覆的真正原因……

    如果肖奕说的是真的,那这个女孩子真的有可能以区区二十岁的年纪,翻手覆灭整个姜系?

    太可怕了……官场半生,已经很少有对手能给姜山这种感觉,当初肖奕提出此计时,他还记得心头的震撼,但此时,想起有人能将此计都挫败,他心头就只剩下两个字——可怕。

    但再可怕,也没有姜家和姜系的未来可怕。姜山身陷囹圄,无法与外界联系,但他知道,儿子一定会想办法救他。他有肖奕的联系方式,这个时候,他应该会想办法联系肖奕。如果不是肖奕害了姜家,他一定会设法翻盘,毕竟他看起来跟夏芍好大仇。

    姜正祈确实联系了肖奕,而且是在被调查组跟随调查期间。

    他不怕调查组,一来他没有出卖过国家机密,调查组从他身上查不出什么来。二来他见识过肖奕的本事,只要能联系上他,调查组的人在他面前不过是普通人,要控制住很简单。

    所以,他给肖奕打了电话。而且,似乎天不绝姜家,这电话,肖奕接了。

    ……

    官场正是一番惊天震动,姜系面临大面积审查、清洗,秦系忙拉于政敌下马,前者夜夜难寐,整天顶着黑眼圈,后者忙得脚不沾地,也整天顶着黑眼圈。唯一清闲的人是夏芍。

    夏芍清闲地在学校里上课,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读书的乖宝宝。

    乖宝宝边读书,边感慨。她觉得最近发生的事太多,像这样坐在教室里听课,已经是难得的休闲时光。不过是一个寒假,再次坐在教室里,竟让她有恍若隔世的感觉,可以想像,这一个寒假到底发生了多少事。

    正因为太忙碌、一刻不得闲,她才觉得如今坐在教室里听课的时光值得珍惜。所以,尽管京城大学的校园里已经满是官场传闻,夏芍也充耳不闻——她不需要闻那些八卦,她本身就是这场震动的主事者,事情的真实情况,没人比她更清楚。

    而且,她若想要知道姜家和姜系的情况,看看身边的朋友就知道了。

    柳仙仙这妞儿最近得意着,她在大学礼堂为外宾表演了一场民族舞,现在也是京城大学的风云人物,甚至有几位著名的舞蹈家看上了她,想收她为徒,好好教导。柳仙仙虽然向来“老娘天下第一”,但事关她的舞蹈人生,这样的好机会,她也不想错过,这几天正纠结跟随哪位导师。只是这妞儿一边纠结,一边眉毛眼神都要飞上天。有的女生看不惯她,背后说她小人得志,她一扭腰一甩大波浪长发,当即就杀了回去,“小人当然只懂得小人得志,哪里知道世上还有人生得意这四个字。”当即把那几个女生的鼻子都气歪了。

    夏芍瞧她这副红光满面的模样,一笑。嗯,面相转好,此劫暂时无虞了——姜家遭逢大变,自身都救不过来了,哪里还有心思管柳仙仙?

    元泽身为青省省长家的公子,最近也很闲。当然,这个闲,是他躲出来的。他在学生会里,和学生会主席张瑞那一干官家子弟熟识,那些人都是关注官场事情的,其中也有家中父亲是姜系人马的。这个时候,疾病乱投医,以往跟元泽走得不太近的,现在都想跟他套套近乎,活动活动关系。元泽对这些事心里太有数了,早早就躲得远远的,连学生会也不去了,闲来无事就躲去夏芍教室,自己没课的时候去听她的课。他一跟夏芍在一起,就没人敢来打扰了。夏芍现在在京城大学,那是无人敢惹,虽然人人知她见人就笑,出了名的温和性子,但却没人敢打扰她,就连她下了课坐在教室里看书,教室里都是静悄悄的,大家说话都出去说,没人吵她。一来是因为她在商业上的成就是一部分的偶像,二来也是因为她是徐家未来孙媳的关系,如今她可是跟徐天胤正经地订了婚的。

    元泽在夏芍身边很清净,非常清净,清净得课间晒着太阳伏在桌上舒服得都要睡觉,转头间见夏芍低头看书看得认真,阳光照在脸上眉眼一如往昔的宁静柔和,不由静静地瞧。半晌,觉得她低头也太久了,再不活动脖子会累,这才伸个懒腰笑道:“唉!偷得浮生半日闲啊……”

    果然,他的声音引得她抬头笑望来。只是她刚抬头,教室里就传来一声不和谐的声音。

    “嗤!”有人坐在角落里,手里也拿着书本,鄙夷地一哼。

    元泽托着腮,转头去瞧,苦笑。

    夏芍含笑转头,也一笑。

    教室靠窗一排最后头的座位上,娇小玲珑的女孩子手捧书本,头也不抬,一声鄙夷的嗤笑冲着元泽。她对要女人庇护的男人很不齿、很看不惯。

    元泽苦笑,衣妮是夏芍来到京城大学后认识的朋友,这女孩子娇小玲珑的,瞧着可爱,实际上性情孤高,不太合群,性情有些让人吃不消,她似乎不太懂得幽默。不过元泽也不介意,他只托着腮,笑看夏芍一眼,衣妮是生物系的学生,什么时候这经济系的教室这么受欢迎了,他来听课,衣妮也跑来听课了。

    夏芍无奈一笑,衣妮跟着她是为了等肖奕的消息的。肖奕是她的仇人,她没有理由有他的消息不告诉她。

    “倒是那两个,最近难得见上一面。”元泽一笑,他指的是苗妍和周铭旭。

    这两人不是难得看见,而是难得一起看见。苗妍和周铭旭最近关系有些尴尬,原因起于夏芍订婚那晚,周铭旭知道了苗妍的家世,也听到苗成洪给苗妍介绍官家公子的事。苗妍到底是乖乖女,寒假回来后,便听从父亲的安排,和那家公子哥儿见了几面,那公子哥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看上了她,常来校园接她,请她出去约会。这些瞧在周铭旭眼里,当然心里不好受,他也不知是不是自卑,觉得家庭上配不上苗妍,自此就躲着,两人很少一起出现。

    元泽早就看出来了,朋友的事他还是很关心的,他见过那公子哥儿一回,不靠谱,苗妍别吃了什么亏才好。这事他以为夏芍不知道,也知道她忙,起初便没提,自己跟着苗妍出去了几回,以朋友的身份撑了她几回,也暗示过那公子哥儿别对苗妍起什么歪心思。但对方听不听得进去就不知道了,而且总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这些事,他相信夏芍看在眼里,倒想知道她有什么看法。

    夏芍对此只是神秘一笑,打趣,“元少这是要追小妍?”

    元泽差点一脑袋磕到桌子上,难为他还能维持住温煦的笑,只是看起来有些牙痒,“你就乱点鸳鸯谱吧!”

    夏芍的笑气死人不偿命,“那你干嘛抢了铭旭该干的事儿?”

    元泽一愣,聪明如他,自然一点就透,当即眼神就亮了起来,顿时觉得自己却是做得多余了。悲催的是,他在那里自责,夏芍还打趣他。

    “元少,做人要厚道,给兄弟留条路。”

    元泽:“……”

    厚道这词儿是这么用的吗?

    难得欣赏元泽吐血的表情,夏芍心情不错。她从不插手别人感情的事,这两人的感情说来还在懵懂期,能不能成,要靠两个人的努力。周铭旭这么自卑是不成的,苗妍到现在还认不清自己的心也是不成的,所以她不插手,让他们两个自己明白。当然,如果苗妍真有危险,她必然会出手。只是这次的事,险没有,惊还是有的。

    呵呵。

    元泽看着夏芍的笑意,默默为苗妍和周铭旭默哀三分钟。

    夏芍转头看向窗外,这段时间,秦家托秦瀚霖约了她几次,秦老爷子和秦岸明想见见她,都被她给婉拒了。两人想见她,无非是想拉拢她,她没这个心思。秦家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这次的战果给惊着了,她虽婉拒,也算不上太给面子,秦家竟然也不生气,秦岸明亲自打电话谢了她一回,态度诚恳里竟然还带着些敬畏。秦瀚霖还在思过期,倒是周末时来徐天胤的别墅蹭了顿饭,席间哀嚎,“嘤嘤,小师妹,你好可怕,以后我坚决不惹你生气了。”结果在徐天胤的冷气下又被逼改口叫了嫂子。

    夏芍想起这些,会心一笑。这些都是她这些天的闲适生活,但她知道,这日子不会太长。她杀了冷以欣,肖奕一直不出现,想来,他也该现身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一章 浮生半日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一章 浮生半日闲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