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重创肖奕

    肖奕如离弦之箭般冲来,夏芍手中龙鳞黑气大涨,抬手射出,也如离弦之箭!与此同时,天地元气急速聚集到她身边,随着龙鳞的黑气一起震向肖奕!那罗盘即便是千年法器,她就不信,天地元气逼迫,能奈何不了它?

    肖奕冷哼一声,手中罗盘金光大涨,十八层金塔再现,直撞向龙鳞!那势头,竟像是要趁着天地元气足够浓郁之前重创夏芍!

    两人的招式几乎同时,转眼便撞上,会所前的空地上,顿时如此降临一场浩劫。 黑气森森的匕首裹在浓郁的天地元气里,迎面撞上金光大盛的宝塔,似两柄宝剑针锋出鞘,气场的碰撞死寂无声,炸裂的光芒却晃得人眼都睁不开。

    会所的保安全都躲在门口,震惊地盯着眼前一切,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爆、爆炸啦!”,一群人便惊恐地往山下逃去。有人奔逃中回头看了一眼,只看见茫茫金光中,夏芍静立原地,发丝飞扬,衣角翻飞,于天崩地裂中,悠然自怡。金光照亮女子的耳廓脖颈,天地间一抹玉色。

    这人不知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一刻的画面,此生再难忘。

    保安都逃下了山,山上的光却好像要将整个会所都炸成粉般,山下有人仰起头来,眼神惊恐。

    山上,夏芍依旧静立,眼却眯了起来。她凝足了目力,透过两道气场相斗炸裂的茫白光线,忽然目光一变!

    这一变,她眼神往一旁疾扫,忽见一道人影向远处急奔而去。这人影隐在茫茫光线后,若非夏芍有天眼在,目力一贯好,还真不容易发现。她当即冷哼一声!

    好个肖奕!刚才那气势,她还真以为他要跟自己鱼死网破,闹了半天,不过缓兵之计,斗法是假,施个障眼法离开是真!

    夏芍冷哼之时,已见那人影摸到了极远处,两步开外便有一辆车停着。

    “肖奕!”夏芍怒喝一声,怎能由他逃了?当即抬手便是一道气劲,不是朝着肖奕,而是对准那辆车,猛地震了过去!

    这时肖奕已经伸手去开车门,目光一变,猛地缩手后退,只见原地无风起浪,气浪冲向那辆车,那车的车窗玻璃啪的一声炸碎,一侧车身咣地凹陷进去,严重变形!车身虽未被掀翻,但夏芍离此车百米距离,劲力仍如此惊人,实在了得。

    这车,眼看是废了。

    肖奕回头,眼神一时难辨,却明显一愣。这一愣,他似有大怒,急忙出手!

    远处,夏芍一掌劲力逼出,压根就没再看那边,她回头便对准那只罗盘,再一次聚集天地元气,向那罗盘逼了过去。不出她所料,无论是出于对师父的感情,还是出于肖奕自身的野心,他对传承法器都果然重视。他以罗盘斗法,不过是因为夏芍聚集的元气尚不足以毁了罗盘,待他上了车,自然还是要将罗盘收回的。但此时转头,只见夏芍聚集了新一轮的元气,正撞向罗盘,一次、两次、三次,罗盘在龙鳞的黑气里节节败退,十八层宝塔未损,金光却有渐暗之势。

    肖奕抬手一招,罗盘金光一亮,空中一转,飞向他手心。

    却在他抬手之际,夏芍一笑。传承法器与主人心意相通,无论是平时以其占算问卜还是驱使斗法,一用一收,都需要耗费心神。罗盘正与龙鳞斗法,要从这样激烈的气场相斗中撤回,肖奕需要耗费的心神可不是平时占算问卜可以比的。一个不好,他就会被反噬。

    但夏芍不会等他被反噬,她不会等他“万一不好”,她要的是他必须不好!

    夏芍抬手,龙鳞的方向忽然一转,连同浓郁的天地元气,一同向着肖奕撞去!

    肖奕心知不好,他一分心,肯定被反噬,但若强聚心神,接到罗盘的一瞬,龙鳞便到——同样是他的死期!

    这招太狠!

    情急之下,四下一扫,肖奕忽然目光一变!随即,他竟将心神从罗盘上收回,拼着被反噬的危险,猛地向后一退!后头不远正是会所一楼的迎宾大厅,肖奕这一退,退得极猛,身子炮弹一般砸了进去。随即,里面便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叫声!

    夏芍目光一变,眼一眯,见那罗盘随着肖奕一同砸了进去。稍时,肖奕慢悠悠从里面出来,一只手掌心托着罗盘,一只手锁着一名女孩子的喉咙。他半个身子隐藏在女孩子后面,露出的半张脸青黑,嘴上全是血,嘴角却勾着,笑得狰狞。

    这女孩子穿着会所服务员的制服,会所门口那些保安虽然逃下了山去,会所里面却还有人因不敢出来而躲在了里面……

    夏芍皱起眉来,就在刚刚里面传来女人的尖叫时,她已经推断出是怎么回事,随即收了龙鳞。

    此时,双方气场俱散,肖奕站在大厅门口,对着夏芍笑,“动手啊,怎么不动手了?”

    夏芍冷淡地看着肖奕,嘲讽,“初见之时倒没看出来,肖掌门是如此卑劣的人。奇门江湖斗法,素来不牵扯普通人,这点江湖道义,我以为你懂。”

    肖奕哈地一笑,声音里中气不足,嘴里全是血,明显刚才受伤不轻。他的嘲讽不比夏芍的少,“你死我活,还管什么江湖道义。风水师最大的命门就在于太信因果业障,你们玄门不一直以奇门江湖第一门派自居么?既然这样,想必风格高尚,我们比不了。不如,今天就让我见识见识夏小姐这玄门嫡传弟子的觉悟,看你是要我的命,还是要她的命!”

    ,还是要她的命!”

    肖奕狠狠一掐那女孩子的喉咙,那女孩子的脸顿时红得发紫,嘴张着,呼吸困难,惊恐的眼里盛满哀求。

    夏芍抿唇不语,她太想要肖奕的命,但这女孩子显然是无辜的。她有家人,有朋友,说不定有恋人,虽然她们之间是陌生人,但对她的家人朋友来说,失去她同样无比悲痛。她可以不顾这女孩子的命,肖奕已经身受重伤,只要她出手,把两人一起解决,从此便再无大患。可是……

    “果然觉悟高!”肖奕一笑,嘲讽至极。夏芍犹豫已经表明了她的选择,其实,刚才在她收回龙鳞的一瞬,她就已经做出选择了。

    “这不是觉悟,这只是一个人最起码的良心。良心不需要觉悟,只可惜你没有。”夏芍冷淡道,眼却盯着肖奕不动。

    肖奕在她的注视夏大摇大摆往外走,走到夏芍身边,眼里却有失望,“在我看来,这只是妇人之仁。”

    眼前的女子虽然是女子,但却是他此生视为最大敌手的人。她在英国时引自己出来,计谋是何等的令人惊艳,让他在败北之余不由生出一决高下之心来。没想到,今天她会因为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随便就能捏死的陌生人手软。

    太让他失望了!这就是他的对手?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今天才有机会走脱。其实,他能预料到夏芍的选择,不然他也不会拼着反噬的重创退进来拎个普通人做人质,他知道,在奇门江湖中,“不可妄欺凡人”是每个传承门派的门规,包括茅山派。他也一直遵守门规,不过,不犯戒是因为不屑,凡人何德何能能让他去欺?他的目光从来不放在凡人身上,他志向的远大不屑在这些天赋平常的人身上一顾。

    就连今天,他也不认为是欺谁。保命而已,不过出于本能。人在本能之下,无错。

    “我倒觉得,说别人妇人之仁的人很可怜。这种人往往是自私且卑劣的,却不肯正视自己的错,硬要为别人扣上一顶帽子,来显示自己才是正确的那一个。我很遗憾肖掌门是这种自我安慰和自我催眠的人,我的对手是你这样上不了台面的人,我感到很不愉快。”夏芍也笑了笑,眼里的失望不比肖奕少,说完往旁边很潇洒地一让,“请。”

    肖奕青黑的脸色顿时变得黑紫,偏偏夏芍这时看起来不在乎今天杀不了他了,她笑眯眯让去旁边,一副十里相送的模样。身受反噬重伤让肖奕没有心情再去跟夏芍说什么,不过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他带着那女孩子一起走出会所大厅,面对着夏芍,一路倒退着往外头院子里停放的一辆车子走去。

    那辆车应该是姜正祈的,肖奕没有钥匙,一掌将车窗玻璃震碎,伸手进去打开了车门,探身进去三两下发动开了车子。他全程小心地用那女孩子挡着身体,车子一发动,便回身要将那女孩子先塞进车子。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一刻,他的身子忽然一僵!

    肖奕一惊,一抬眼,本能地看向夏芍。

    夏芍已经动了手!她手中龙鳞黑气大盛,破空飞射而来,直刺肖奕心口!他正抓着那名女孩子,这时正转身,要将女孩子往车里塞,正是空门大现的时候。也不知道夏芍怎么算准了这一刻,以阴煞控制住了肖奕的行动力,龙鳞这一劈,来势凶猛,眼看着是要取他性命!

    肖奕内心惊急,他惊的是自己脚下的阴煞。这阴煞什么时候来的?他竟一点也没发现!

    虽然身受重伤,但肖奕不是傻子,他思维在这时候转得一点也不慢,想来想去,夏芍都不可能突然无声无息动手,唯一的可能就是她早有准备。这个准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肖奕不认为他和夏芍斗法的时候,自己露出过什么空门,只有……刚才谈话的时候!

    他目光一变,心底少见地惊骇,奈何此时脚下动不了,而龙鳞,已经到了胸口。

    ------题外话------

    这一段涉及到后头的大劫,所以实在是卡,过了这段就好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六章 重创肖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六章 重创肖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