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大劫(下)

    来龙峰,峰顶。

    初春的天儿,雪已经化了。但这季节,还是少有来山上的人。今儿天气算好的,只是山上风大,新长的绿草风一吹,瞧着生机茫茫,却不知为何让人有些觉得冷。

    山下的守山人抬头望了眼山顶,来龙峰的主峰高耸入云,他自然望不见那峰顶,也闻不见那峰顶随风传来血腥气。

    峰顶,黑血染了平坦的崖石,法阵早已被破,血和倒下的尸身遮盖了法阵本来的面目。一名二十五六岁的年轻道士踩上一滩黑血,道袍衣角被腥臭的黑血染了,他却丝毫不介意,四下里一瞧,数了数。

    嗯,六具半。

    六具半,尸体。

    那些尸体大多头身分离,唯有一具,腰间斩断,倒在悬崖边,是个下半身,腰间肚肠哗啦啦往崖下流,估计那上半身已经掉了下去。

    除此之外,地上还有一地死去的蝎子蜈蚣毒蛇,场面俨然人间地狱。

    无量子叹了口气,“我真佩服你,身受七煞所困,还能爬这么高的山,杀这么多的人,破这么棘手的法阵。唉!”

    下方山路上,一人倚着山石坐在那里,头微微低着,露出的半张脸已经看不出人色。青黑的眉宇间似有阴气游走,身上已被染成黑红,分不清是他的血,还是敌人的血,只看见露出的双手黑血汩汩地往外淌,他手上抓着不放的两样东西,一是一把匕首,一是一块手机。匕首扎入地面,手机贴紧胸口放着,人看着已入弥留,手机却紧紧握着,上头黑红的手指印。

    无量子望了眼山下,又叹气,“唉!早知道我不爬上来了,还要把人背下去。这么高的山……唉!天意。”

    叹完气,他就伸手去拉徐天胤。

    ……

    时间倒退一些时候,在肖奕在会所内室里喊出那句“动手”的时候,一辆路虎车停在了路边。

    车子停得很急,路过的司机有狐疑的,开过去时转头一瞧,顿时大惊!只瞧见车窗玻璃上血红一片,不知出了什么事。有人不想惹麻烦,赶紧踩油门走了,有人眼尖,瞧见那车是京城军区的车牌,顿时把车停去路边,上前询问,车窗还没敲响,车子的油门便忽然发动。窗外的人一惊,赶紧后退,只见眼前路虎车倒退十几米,原地一个掉头,向着来路方向疾驰而去。

    十分钟后,那辆车便到了来龙山脚下,男人一下车便喷出一口血,他的目光却只望着山顶。

    山顶,七煞锁魂阵外七名降头师盘膝坐着,这时睁开眼,各自眼底有惊疑的意味。

    怎么感觉被阵法所咒的人在靠近?

    惊疑了一会儿,有人用泰语笑道:“不可能!肖先生说了,这是茅山最恶毒的阵法,由魑魅魍魉魈魃魋这七煞困守,日夜对阵中所困亡魂进行摧残,直至魂飞魄散。要是用在活人身上,那就等同于千刀万剐之刑,不会立刻死去,但会慢慢熬干生命。中了这毒咒的人,乖乖固守元气还能活上一阵子,哪有赶来送死的?”

    有人看了山下一眼,云雾遮了山下景色,顿时也笑道:“估计还没爬上来就死在了半路,就算没死在半路,上来也是送死。”

    其余人也互看一眼,笑了。

    七对一,有输的可能?

    却不知,山下,徐天胤速度迅捷如豹,十分钟已到了半山腰。来龙山脉的龙气源源不断聚来他身体四周,他似要激发身体的极限,却在山路旁的草叶上留下一路黑血……

    行至接近山顶时,周围忽然生变,眼前景色像入了迷宫。七煞锁魂阵,阵法最强之处形同八门金锁,牵一发而动全身,阵中七煞形同鬼魅,折磨摧心。

    山顶,七名降头师脸色这才变了,直到人进了阵中,他们才真的知道,有人上来了!他们听肖奕说过,这阵法对付的人是夏芍,他们之所以从泰国来到这里和肖奕合作,也是为了找夏芍报仇。但这个女孩子,连通密都不是她的对手,之前觉得她不可能来,几人还不紧张,如今人就在阵中了,他们怎能不紧张?

    正慌神中,不知是谁喝道:“冷静!她重伤了,来到山上一定消耗了她许多元气,现在她到了阵法里,未必能走出来!我们集中精神,维持阵法!”

    其余人这才镇定下来,想想也有道理,修为再高的人,受了重伤,又在阵法中,能怎样?他们这边可有七人!

    但这样的庆幸在随后一道黑影突然出现,斩断了正背对山下方位的一名降头师头颅的一瞬,彻底破灭了。

    腔子里的血喷出来,一颗头颅滚到对面降头师脚下,六个人头发齐齐一炸!待一抬头,只见那腔子里的血落下,无头尸砰一声倒下,露出后头一人,那人眉宇间有青黑游走,已辨不清面容,但身形竟是个男人!

    怎么会是个男人?

    六人弄不清楚,明明肖奕说了,这咒是毒的夏芍,怎么害的却是个男人?明明肖奕说了,这阵形同八门金锁,进阵容易出阵难,可难在哪儿?人不是眨眼就在面前了?

    这些人自不知道,徐天胤自奇门阵法一道上本就有奇才,他连师父唐宗伯布下的八门金锁阵都能走破,何况这形同八门金锁的阵?即便此时身受重伤,今时修为也与旧时不同了。

    正当六人震惊之际,却见一道黑森森煞气不知哪里来,横空一切,先前死了的那降头师旁边一人脖颈嗤地一条血线,血喷出来,那人脑袋歪下来,和脖子只剩一层皮连着。

    这人一死可不得了,剩下的五人终于惊醒,心下骇然此人入阵如入无人之境,一现身便杀两人,当即不敢再有任何失神,阵法也不管了,齐齐起身,嘴里念叨着听不懂的咒语,便要用降头术和徐天胤一决高下。

    五人心里也觉得这阵法是肖奕吹嘘,没他说的那么厉害,这一起身,心知阵法也就破了,却懒得理会。殊不知,这一起身,徐天胤眉宇间游走的青黑霎时淡了淡,来龙峰顶的龙气刹那狂暴,聚集在他周身俨然杀神降临!那五名降头师不敢相信徐天胤竟有如此高的修为,惊骇之下有两人躲去后头,袖子里震出密密麻麻的蝎子毒蛇,便往那两名死了的降头师腔子里钻。

    一钻进去,两具尸身便诡异地发黑,随后直挺挺地站了起来。

    春日山顶的风寒冷刺骨,两具无头尸身直立行走,只叫人头皮发麻。但对于中泰法术大战那晚,见过蛊尸的人来说,这两具尸身实在不够看。五名降头师深知修为差距,都躲在两具尸身之后,徐天胤横刀便劈,一刀刺中了一具尸身。

    后头一名降头师露出狞笑,这两具尸身虽然不能跟蛊尸相提并论,但血未干,毒虫进入,已成一身毒血。这一刀劈下来,别说劈开之后毒虫爬出伤人,就是毒血溅出,也能让人中降!修为再高也是肉身凡胎,有他受的!

    但狞笑尚在嘴边,那降头师的眼神就变成了惊恐。尸身并未被劈开,只是一只手贯穿了尸身,黑血染了徐天胤半截手臂,手臂以可见的速度青黑发紫,若是蛊尸,那手早该在一碰黑血时就烂掉,这手却握着匕首,反手一划!冲天煞气带着龙气横切而出,那嘴角扯着狞笑的降头师腰间只觉一冷,又一热,接着有什么东西喷出来,他的整个身体就往后仰,在跌入万丈悬崖的时候,他看见自己的下半身刚刚倒下……

    崖顶剩下的人震惊地看着徐天胤将手收回,他手臂上带出几只毒蝎,龙气震出,毒蝎骨碌碌滚出去,翻了两下便死了。徐天胤半低着头,一口血喷出来,剩下四人一瞧,蜂拥而上!冲在最前头的那人,看见了这世上最冷的眼,徐天胤抬起头来,眼里却没有映进谁,他的目光已经模糊,不知什么时候起早已看不清前路,也不知他身前都有些什么人,他只是凭感觉,感觉有人触上了他的元气,他便本能地伸手抓住那人。

    那降头师从来不知,世上有人自己都重伤到失去五感,竟还能如此凌厉冷血地杀人。面对这样空茫的眼神,一生杀过不少人的他竟背后发凉。也就是这发凉的一瞬,他感觉自己的衣领被抓住,然后才知道徐天胤手上的元气有多强。他将所有聚来的龙气都汇聚到手上一般,在抓住人的一瞬劲力震动,那降头师只觉心脉一崩,一口血从口中喷出来。这口血刚喷出来,一颗头颅便落了地。

    剩下的三人动都不敢动了,若非亲身经历,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有人可以全凭感官杀人。三人惊骇归惊骇,却互递一个眼神,知道了徐天胤已然看不见,其实对他们有好处。只要他们不妄动,他应该就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

    三人身上还带着不少毒虫,尽管毒虫奈何不了他那身元气,但可以吸引他的注意力。反正他眼睛看不见,只要感觉有东西靠近,他都会去杀。到时候,他们三人可以一起上,杀了他!

    徐天胤立在下山唯一的出路前,眼神空茫,他刚上山时还有视力,他记得这阵法要七人,也记得自己杀过的人数,还有三人。

    还有,三人……

    眉宇间青黑再次游走,他弯身,一口血吐出,崖顶的风里,却有东西射向他。

    无数的东西,风里窸窸窣窣的,他不知道有多少,只知道还有三人。

    三人……

    徐天胤霍然直起身,目光依旧空茫,整个山间的龙气忽然激荡,卷上崖顶!三名准备动手的降头师步伐一停,惊恐地看着自己和同伴置身于大面积的龙气中,然后,他们看见徐天胤看了过来。那眼睛明明看不见,却让他们心头都冰冷了。

    三道血线直冲天际,当三颗头颅一起掉落地上的时候,一个念头还从三人脑中闪过,他们从来都不知道,还有这种杀招……

    但这种杀招的后果是徐天胤随即倒在血泊里,血一口一口地吐,他却在身上摸索,找出手机。她的电话号码被他设置了特殊的键,他按下去,等待。

    当她的声音传来那一刻,他在山顶,凉风刺骨,空茫的双眼望着天空。

    他有太多的话想对她说,却知道,只剩这几句了。

    他有太多的事想陪她做,却最终,只嘱咐她回家。

    回家,有师父,有师门,有无量子,他们不会让她孤身面对危险,他知道,她不会有事。

    而他,他知道,他回不去了。

    芍……

    在他闭上眼的那一刻,他甚至没有发现,有人到了山顶。

    ……

    无量子伸手去拉徐天胤,刚碰到他的手腕,坐在地上的人霍然睁眼!

    这一睁眼,眼神依旧空茫,山顶龙气却有猛聚之势!

    无量子手中拂尘飞甩一拂,龙气尽散,看着徐天胤叹道:“唉!都已无意识,真是痴儿……”

    拂尘在空中甩出金光,依稀可见是一太极金卦,太极自徐天胤天灵罩下,徐天胤睁着眼,眉宇间的黑气尽数隐去,他头一低,彻底失去意识。无量子却愣了愣,随即再次叹息,这一次,叹得特别悠长。

    再次上前,将人背起,这才下了山。

    到了山下,正见一辆车冲进来,后头跟着的车也陆续进来。夏芍第一个冲下来,冲到一半,步子停住,目光直直落在无量子背上垂下来的那只手。

    那手是青黑的,指尖尚有血渍。

    张中先带着人从车里下来,他当年在渔村小岛是见过无量子的,只是那时不知他师门,未曾说过话。今天一见,却也没时间多招呼,看见他背后背着的人,也惊住。没有人比玄门弟子更清楚徐天胤的天赋和修为,他伤成这样,实在不可思议。

    “师兄……”夏芍慢慢走了过去,目光怔得有些懵,“师兄?”

    “天胤这小子怎么了?”张中先也大步奔过来,“这……怎么伤成这样?”

    无量子将人放下来,叹道:“他要是不去山上杀人,还不至于伤成这样。眼下……反正现在还没死。”

    他笑了笑,自以为这是个好消息,却没人欣赏这份幽默。夏芍目光一直在徐天胤身上,此刻缓缓蹲下身来,将他瞧了个清楚,低头慢慢扶起来,让他倚在自己身上。张中先带着玄门弟子们站在对面,都不敢动,不敢出声。他们都知道夏芍和徐天胤的感情,这时候受冲击最大的人肯定是她。

    众人见夏芍低着头,以为她需要时间去接受,却不想,她抱着徐天胤,周身的元气忽然爆开!两人周围三尺之内,地上飞沙走石,一道气劲自两人头顶悬空而上,后方山林树叶飒飒作响,整座来龙峰都似在颤动,风在吼,山林自下而上,树叶冲天而起!看不见龙气的人,只看见树海狂龙自空中狂啸而下!

    众人震惊中,无量子道:“没用的,天下龙脉龙气已弱,京城龙气多护卫皇城,这处山上的龙气要能救人,我早在山顶就施救了,何苦还背人下山?”

    龙气丝毫不停,漫天树叶落下,两人坐在其中,夏芍的手抵在徐天胤心口,目光只落在他身上,只盼着他能好些。

    “这世上能救他的人只有你,你确定你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话音刚落,龙气骤停。

    夏芍抬起眸来,看向无量子。

    衣妮这时才奔过来,看了看徐天胤,脸色一沉,“他还中了蛊毒!不过还好,这些蛊毒看起来不像是施法咒下的,而像是临时施下的,不算强,我能解!但是,要解蛊毒的东西这里没有,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夏芍这才站了起来,她亲自扶着徐天胤,不让任何人碰,扶着他走到车前,元泽奔了过来,“我开车!”

    他边说边看向徐天胤,在他那身重伤上看了眼,然后伸手打开车门,伸手想帮夏芍把人扶进后座,夏芍却拿手一挡。徐天胤身上中有蛊毒,元泽并无修为,不宜碰。但这动作看在元泽眼里,无异于她不想让任何人碰徐天胤,顿时眼神一黯,却并没说什么,见她自己小心翼翼把徐天胤扶进去,这才看了她一眼,去了驾驶座上。

    夏芍亲手给徐天胤系上安全带,她系得极慢,头低着,眸沉在暗处微微润亮。随即她上车,握过他的手,手心轻轻抚在他胸口,元气慢慢送入。

    一路上,夏芍一句话也不说,她只是时不时摸摸徐天胤的脉门,时不时蹭蹭他的掌心,动作轻柔,眼神也柔,却叫人见了,心底莫名揪疼。

    ……

    众人回了徐天胤的别墅里,元泽和柳仙仙都没走,连周铭旭和苗妍接到电话后也都来了,一群人聚在客厅里,都没心思说话,时不时往楼上房间望,看着那紧闭的门。

    一回来,夏芍便扶着徐天胤去了卧房,谁都不知里面什么情况。其实夏芍的反应,大家都理解,尤其她身边的一众朋友,大多是看着两人从夏芍高中时便相恋至今的,年前两人刚订婚,过了年还去澳洲度假来着,谁能想到才过了没多久,徐天胤就出了这种事?

    她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眼下进了房间,恐怕一时半会儿出不来。

    正当众人如此想时,房间的门开了。

    众人一愣,看着夏芍从楼上走下来,见她眼神已清明,且眼圈并未有浮肿的痕迹,显然在房间里并未哭过。

    夏芍坐进沙发里,温烨走过来捧了杯茶给她,夏芍却没动,直直看向对面坐着的无量子,“道长,多谢你及时赶到,救了我师兄。上次一别,已有两年,方才见到并未与道长打招呼,失礼之处还望见谅。”

    无量子笑了笑,笑容干净得似红尘之外的清溪暖阳,眼眸清亮,看起来很见谅。

    张中先却皱了皱眉头,眼底满是平日里少有的担忧,“丫头,你要是担心,就哭一哭,没人笑你。”

    柳仙仙也皱着眉头,苗妍在旁边直点头。刚才夏芍在屋里,他们很担心,但看见她这么快就出来,他们更担心。瞧她这样子,明显是强压着……

    “我刚才在房间里查看师兄伤势,他那七煞锁魂咒中得有些奇怪。寻常这咒虽厉,但有七煞在周身,以我的修为并不难解。但我寻遍了他周身,却发现这煞在他身体里,有道长的太极金卦封着,暂且无法夺人性命。可我想将其驱出,却驱不出来。这并非来自道长太极金卦的阻力,我怀疑这咒有引!此事不知道长怎么看?”夏芍没有理会张中先的话,直接对无量子说道。

    无量子眼神有些好笑,意味却有些深,“两年没见,你已快要步入炼虚合道的大乘境界,这件事情你就没有别的看法?”

    夏芍眉头一皱,“可我不知道这引哪里来的,而且这引有点奇怪……”

    对风水师来说,平时对自己的东西都很注意,平时住酒店,夏芍每次使用浴室,连掉落的头发都收拾得干干净净,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风水师身上的东西,并不容易被人得到。但世上的事,谁也不能说百分之百,有疏漏也难免,若再遇上有心人,东西被别人得去也难免。可让夏芍觉得奇怪的是刚才她在房间里试着驱煞,那煞给她的感觉很奇怪!

    看师兄中咒的情况,此咒必有引,可若有引,这七煞应深缠师兄体内,不易被逼出。可在她刚刚驱煞之时,那七煞一遇上自己的气机,竟很凶猛地缠来!她当时就觉得古怪,但并未多想,反而想借此机会将这七煞引出,震他个魂飞魄散。可那煞的凶猛只是一瞬,下一刻好像有些犹疑,接着师兄身体里便有股莫生的力量拉扯,那煞便回了他身体里,再动不得。

    不仅如此,她还发现师兄有内伤!那不是新伤,不是今天受伤所致,像是旧伤……他哪来的旧伤?

    她觉得古怪,这才下来,今日见无量子,观其修为深不可测,恐已在炼虚合道的大乘境界。有些事,她如今看不透的,想来他已能看透了。

    “你是不是发现这引想接近你,但最终被一股力量拉扯回去?”无量子的话让夏芍目光一变,随即点头。

    “没错!”无量子果然知道其中原因!

    “那应该就是天机的力量了。”无量子道。

    “天机?”一旁听着的张中先愣了。

    夏芍也愣住,却不插话,等着无量子说明白。

    无量子却反问:“两个月前,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但以你的修为,难道没发现京城方向天机有变?”

    “两个月前……”夏芍沉吟,目光微变,“有!那时我在日本。”

    那天,正好是华夏集团两名去日本考察的经理出事,她和师兄正在澳洲小镇的酒庄度假,听闻消息,她直接飞到了日本。当时驱散两人身体里的煞气用了一夜,将要完事时有感觉到某个方向天机似有震荡,但离得太远,她起身的时候那震动便散了,当时眼下还有要事,便先顾眼前事了。后来事情一桩接着一桩,这件事就被抛到了脑后。

    无量子一叹,“看来,又是天意……”

    他就知道夏芍当时不在京城,如果她在,徐天胤不可能瞒得过她,做下这么大的事。

    “这跟天机有什么关系?”张中先是个急性子,那天在日本的人还有他和掌门师兄,自然要问个清楚。

    夏芍却好像已从无量子的话里发现了什么,她整个人震住,像不敢相信,直直盯着无量子。

    “这天机应该是徐将军动的,动机应该是在你身上。”无量子叹了口气,看向夏芍,“我在他身上下太极金卦的时候就发现了,那引有问题。听你这么说,我应该能确定了。这咒本该是中在你身上的,只是他动了天机,将你的气机引在他自己身上。”

    “……什么?!”张中先倒吸一口气,不可思议地站起身,玄门弟子们更是个个睁大眼。动天机?师叔祖疯了?!他是怎么成功的?他就不怕一旦不成,被天机反噬?

    柳仙仙等人却跟听天书似的,一个也没听懂,但是大体意思能猜出来——也就是说,今天受伤的人应该是小芍?

    元泽也震了震,看向夏芍,见她坐在沙发里,一动不动。

    是那晚……

    那晚,她到东京,他回京城。他说,军区有事……

    军区有事是假,他有事避开她是真。他是在那晚,瞒着她动了天机……可是,他做那事,要引。引在哪儿?他拿了自己身上什么东西?那之前,他们一星期都待在澳洲,她随身带的东西就那么几件,贴身衣物若少了,她定会察觉,他拿了什么?什么时候拿的?

    那一星期,他们四天在海边别墅,三天在酒庄,他少见地浪漫,带她出海、教她海钓、沙滩上烤鱼、酒庄外逛农场……常常一天,他们都在外头,唯独晚上回到房间,会早早休息。那一周,她确实每晚都比他早睡,被他给累的。

    他若想拿她贴身东西,确实只有晚上她睡着了的时候。可她实在记不起来,只记得每晚他都抱她去浴室,洗完澡后抱她去客厅沙发上躺着,给她吹头发……

    夏芍一动不动地坐着,忽然身子一震!客厅的人全都盯着她,却只见她莫名抬手,摸向自己的头发,眼泪刷一下流了下来。

    师兄……师兄!

    “还记得两年前我说的话吗?”无量子问。

    夏芍的目光这才动了动,“这劫,本是我的。”

    “是你的,也是他的,注定的。你不来,他也要应劫,十之八九过不去。你来了,他兴许有救。”

    夏芍眼中这才亮了光彩,她起身,朝无量子敬重一礼,“请道长教我!”

    无量子一笑,“用不着这样。我今天可不是来施恩的,我是还因果来的。当年我受你一语之因,受益匪浅,今天便还你一语之果,但能不能受益,就看你了。”

    夏芍直起身来,看向无量子,却没再坐下。

    “他当日隐瞒天机,自愿帮你受劫。今天天机在他身上不去,我也没有办法。我虽然已在大乘境界,但也不能逆天机而行。但兴许你可以。”无量子还是那副笑,在这时候,任何人笑都会让人觉得不快,唯独他,笑意干净,不带私欲杂念,反而叫人看了心神清明。

    夏芍不语,她早就怀疑,她什么来头,这家伙早就看出来了。连师父都看不出来,这人恐怕天赋奇高之外,另有些奇才。

    “你本来就是逆天机而来,你来的时候,天机就已经有变了。既然你是那个能改变天机的人,或许这次也可以试试。”无量子的话,夏芍听得懂,张中先等人却都听不明白,只在两人身上看来看去。

    “怎么试?”

    “你的修为还没到大乘,这自然不行。除非你入了大乘之境,才能看见天机真貌,理解世间天机真意。”

    “好!”夏芍一点头,已经懂了。言下之意就是,她救师兄的前提是修为入大乘。然后,剩下的就是她和天机的事了,到时候自然就懂怎么做了,现在问也没用。

    无量子眼神亮了亮,却道:“不过,从窥见大乘之境到真正进入,不是一步之遥。我当初领悟,在鬼谷山上闭关两年,出关前来这里之前才进境。你的天赋不在我之下,但你没有两年的时间,你只有两个月。”

    “两个月?”这下子连温烨都出声了,小眉头一皱,“喂!怪道……无量道长,我师父虽然天赋高,但炼虚合道又不是儿戏,哪是两个月就能成的?”

    温烨就差没翻白眼,但大概是想到今天对方是来帮忙的,算是恩人,不能态度恶劣,否则会挨骂,这才忍住没翻,称呼也半途改了改。

    无量子显然不在意,笑容和煦,春风拂面,“可是,这位小大师,你师伯他坚持不了那么久。我在这里,替他护持,也顶多能保他两个月。”

    “好!就两个月!”夏芍点头,别说两个月,就是两天,有机会她就会试!

    张中先却没那么乐观,他嘶了一声,转头,“京城这里龙气已稀薄,那香港呢?我掌门师兄在半山有座宅子,正面大海,若引海龙气来呢?”

    无量子一愣,笑着点头,竖起三根手指,“那倒有用,说不定可以撑三个月!”

    只是多了一个月……

    没有人因为多出的这一个月而乐观,唯独夏芍再次躬身,“道长,大恩不言谢!”

    “有时间谢我,不如早点动身吧。”无量子一指外头,“你在这里,想短时间内进入大乘之境是不行的。你只有,往昆仑去!”

    ------题外话------

    我好忧桑,肚子里揣个娃之前,想减肥减不下来,现在不想减,每天以二两的趋势在掉肉,已经掉了五斤了……

    嗯,我想,一定是师兄大劫,我太忧桑了。看在我忧桑到都瘦了,乃们不许砸我。真想砸的,别砸烂白菜,求鸡蛋!大补的鸡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八章 大劫(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八章 大劫(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