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此去昆仑

    昆仑山脉乃万山之祖、龙脉之源,在龙脉龙气耗尽的今天,唯独昆仑山尚灵气洁净。夏芍想三个月内突破大乘境界,昆仑灵气对她来说会是莫大助力。

    但即便此去昆仑,也未必能如期进境。

    炼虚合道乃无上大乘之境,莫说现代,即便在传承完整的先古时期,能入大乘境界的人都没有几个!各门各派传承记载里,恐怕最鼎盛时期,也未必有掌门祖师能破碎虚空境界,步入大乘。玄门传承千年,只出过一位旷世高人。就连鬼谷派,听说当初也只有鬼谷先师一人大乘而去,无量子这样年纪轻轻就进入大乘境界的,鬼谷先师活过来,恐怕也要赞一句奇才!

    同样是天赋奇高,无量子年长夏芍六七岁,且他都用了两年,夏芍如何能在三月之期内进境?

    玄门弟子忧心忡忡,对无量子的话却没有反驳的。如今传承缺失,灵气稀薄,修炼进境比古时难得多,身在炼虚合道境界的高人恐怕当世只有无量子一人。如此高人,他说的话,不会有错。若不去昆仑,三个月更不可能!

    “我也是这么想的,今天就出发。”夏芍垂眸,在无量子告诉她要提升修为时,她就想到了昆仑。她恨不得立刻飞去昆仑,但出发前,有些事她必须要交待下去。

    夏芍给京城大学打了电话,请了长假。她称自己要出国考察,京城大学方面对她的请假要求自然是一口就允了,别说她现在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徐家孙媳,就算不是,华夏集团那些资产,她不读这大学都是可以的。对学校来说,如今夏芍在校读书,已经招牌意义大于其本身读大学的意义了。

    校方应允后,夏芍又给陈满贯、孙长德和在香港的艾米丽、刘板旺这几员大将打了电话,她不在的这三个月,料定京城会有变。既能料定有变,自然要提早安排。

    但就在夏芍给四人打电话时,得到了孙长德的消息,“董事长,日方大和会社那边,收购的材料都已经准备好了,您可以准备去日本了。”

    夏芍闻言一顿,道:“拖着。”

    “拖着?”孙长德愣了,前段时间她还说她要亲自去和宫藤家的人聊聊,他们几个元老还在笑,说这回宫藤家的人要倒霉了。材料也是她让准备的,怎么现在又让拖着?是出什么事了?

    “对,拖着。商业上的手段,不用我教吧?”

    孙长德听出夏芍语气严肃,似是心情不佳,她少有这样的时候,顿时笑了笑,“那倒不用董事长教,我要连这点事情都不会,哪还有脸在这个位置上呆着。不过,不知道董事长想拖多久?”

    “三个月。”

    孙长德显然愣了半晌,“董事长,现在不仅是日方企业,也有其他国家的拍卖集团在接触大和会社,三个星期还能拖,三个月……恐怕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大和会社也未必能拖得了那么久。”

    “你尽管拖着,我自然有办法让大和会社不松口。”

    “好吧。”孙长德只能应下,自集团成立,董事长做的事从未错过。既然她这么说,他只能信她。但……“董事长,是出什么事了吗?”

    “公司没事,是我私人的事。”夏芍从来没为私人的事耽误过集团的发展,身为集团的掌舵者,她一直是负责任的。半年前她连订婚的事都推迟了,这次说因为私事,孙长德还真愣了愣。他知道,不是万不得已的大事,夏芍不会这么说。

    但当得知是什么事,他还是震惊了!

    “什么?徐、徐将军……没事吧?很严重?”

    夏芍并未提及斗法的事,只道徐天胤遭了对方风水师的暗算,危在旦夕,“我不会让他有事。我此去昆仑,三月为期,集团或许会受到一些阻力,但该安排的,我会提前安排。这或许是集团成立以来最艰难的一段日子,我不在,就交给你们了!”

    “您放心!我在,集团在!要是公司出事,您回来,我也没脸见您了!”孙长德语气沉重。

    夏芍点了点头,这些老将都是她一手带出来的,如果连他们都信不过,她就没有人可以相信了,“放心,风水方面的问题你们不必担心,我不在,师门还在。有事尽管找我师父,我会拜托他老人家。你们要提防的是商业上的对手和政界的人!我走之后,不出所料,京城会有大变,集团的运作可能会遇到麻烦。”

    话说开到这个份儿上,孙长德反而没有先前不知情况时那么忧心了,“您放心吧,这些多年,您的人脉、我们集团在国内的民望,也不是由着他们想捏咱们就捏的。再说了,不还有徐老爷子在么?”

    “嗯,总之这三个月就交给你们,切不可大意轻敌。”夏芍没有说,政坛上的事,万一有变,老爷子年纪大了,未必镇得住,而且许多事,也不是他老人家一人说了就能算的。至于商业上那些人脉,大多是锦上添花的,雪中送炭者到时未必有。但她确实有几位至交好友可以托付,但她不打算让他们介入。

    因为,好久没有设局了,她这一走,就留个局在京城吧。

    放了电话,夏芍接着便拨通了日本的电话。

    电话是打给土御门家主的,在这个时候,她想影响宫藤家的决定,必须要找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土御门老家主无疑是个很好的选择。不过,上回她让土御门家抹除华夏集团在日本的声誉影响,双方算两清了。日方使节团来访的时候,她又坑了土御门善吉和秀和一把,想必两人回国后,那愿意跟政坛官员走得近的善吉要受些影响,土御门家的声誉可能也会有些损伤,这回的电话,这位老家主恐怕不会轻易应下。

    但夏芍没给对方拒绝的机会,“老家主,上回的事虽然对土御门家的声誉有些影响,但不愿与政界之人来往也是您老的愿望。我虽有过,但也不算全然对不住您老。这次的事,若您肯帮我,我便欠您一个人情。来日您若有求,或者土御门家族有需要,我必应!”

    土御门家的继承问题一直是老家主头疼的,夏芍相信,卖她的人情,对这位重视家族的老人来说,还是有吸引力的。

    果然,那边沉默了许久,才传来了苍老的声音,“好吧!希望夏大师记住你的承诺。”

    夏芍道了谢,挂了电话,那边,老人拿着电话许久才放下。

    门口,传来敲门声,“爷爷,您找我?”

    老人一愣,回头,见门打开,土御门秀和站在门口,笑容如常,便道:“嗯,你进来。我有话对你说。”

    “是。”土御门秀和依言进门,仿佛没看见祖父手里放下的电话,垂着的眼里,却有光芒一闪。

    ……

    夏芍站在走廊上,沉默了很久,才找出师父唐宗伯的电话。师兄出事,对师父来说是个打击,他老人家一直把师兄当儿子般,她一直不知该怎么跟他说。可是无量子要去香港护持师兄,师父需要一起回去。

    但这电话还没拨过去,夏芍的手机屏幕便亮了起来,低头一瞧,电话正是唐宗伯打来的。

    老人的声音听起来很沉,“小芍子,你师兄电话打不通,他出事了?”

    夏芍沉默,唐宗伯一听她没回答,声音便更沉几分,带着焦急,“有话你就说吧,为师今早起来就觉得不安,排盘起卦,你师兄卦象奇乱,我已经打电话提醒过他了。但我隐约感觉他身上带着的玉葫芦有元气震动,出事了?”

    “嗯。师父,是我不好……”夏芍垂眸,声音低落,把事情经过一说。

    唐宗伯在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声音有些颤,但还是安慰道:“别自责,你师兄命里有这一劫,不是为了你,他也躲不过。师父这就回京城!”

    “我等不到傍晚就要走,师父,您老来了,我只有一件事求您。爷爷那边……劳烦您老了。”夏芍垂着眸,老爷子那边,她理应去说一声的。但老人家年纪大了,若被他知道,他定要来看师兄,师兄那样子他若见了,未必受得住。夏芍实在不想师兄未好,老爷子再病倒,到时她怕她走得更不安心。好在师父与他相识几十年,有师父在,此事可以托付。

    夏芍从小就在唐宗伯膝下长大,她什么念头,唐宗伯还能听不出来?换成以往,定要唬她一唬,专把这难缠的事交给他老人家。但眼下这事,谁也没有心情玩笑,得知夏芍要去昆仑,师徒两人今天恐怕见不着了,唐宗伯只好在电话里嘱咐,“此去昆仑,行李要带足,你身子从小就好,如今修为也不惧山上严寒,但不可大意。修为进境,首论心静,心若不静,莫说三月之期不可能有所领悟,恐怕还会害了自己。你张师叔在,让他陪你一起去,师父放心些。记着……别想着三月之期,能不能进境,你都记着回来……师父,一定保着你师兄,咱们师徒三人,有什么坎儿,一起过!”

    说到最终,老人的声音已有些哽咽。他一生膝下无子,视这一对孩子为己出。一个冷面冷语,心比谁都重情,一个成日里打小算盘,山上时三天两头气得他吹胡子瞪眼。这两个孩子,从他们在山上过年那年起,他就看出天胤的情劫会应在小芍子身上。只是想着,这两个孩子天赋都高,到时一身修为,许能避过。没想到,这天还是来了……

    这劫,是这两个孩子的劫,有何尝不是他的劫?他已经活了大半辈子了,不惧死,就是拼上这条老命,他也好保下弟子。只不过,这话他不能说,说了这丫头更担心……

    “你爸妈的安危你也别担心,我带着他们一起去香港,就说带他们去旅游,这些事就交给师父了。你只管放心地去,不要记挂任何人,照顾好你自己!”

    “嗯。”夏芍应下,挂了电话时眼里已红。她没有告诉师父,她不打算带张老去,她不带任何人。这个时候,任何人留在师兄身边,都可以成为护持他的助力,她一个也不要带走。

    但却有人想跟她一起去。

    夏芍打完电话回到楼下的时候,楼下一群人已经商量完毕。

    张中先、海若和温烨三人打算陪着夏芍去昆仑,连衣妮都要跟去。

    夏芍摇头,“我自己就好,跟我去的人,未必帮得到我。但留下来,对师兄有助益,尤其是张老。”

    她这一走,玄门除了唐宗伯,就张中先修为最高了,她绝不会带他去昆仑。

    “不行!这事儿你别逞强!到了那儿,会出什么事,谁也料不到。你命格奇,起卦都算不出吉凶,不带几个人去,你让我们怎么放心?你怎么知道这些人帮不到你?这可说不准。总之,这事儿不能由着你!”张中先一摆手,不肯让步。

    温烨也不肯让,少年站去夏芍身前,抬着头,眼神让人心口发疼,声音低得像在吼,“上一回,我师父说他自己去,不让人陪,结果他再也没回来!”

    客厅里一时沉默,没人说话,人人都在看着夏芍。衣妮站了出来,“你怎么知道我们去帮不了你?就算帮不了你,昆仑那地方,对我们的修为也有好处。你不让我们去,我就跟温烨作伴去好了,不当你的累赘!”

    “师叔,他们两个到底年纪不大,我虽修为不算高,好歹年纪在这里,路上你要有什么生活起居,我也能照顾照顾你。”海若温言温语地劝。

    夏芍将这四人看过,沉默了一阵,这才道:“好,小烨子和衣妮陪我去。要么他两人,要么我一个都不带。”

    夏芍平时虽性情随和,但她决定的事,向来难改。她这么说,就是最终决定了。张中先和海若着急,夏芍道:“我是去修炼的,又不是去旅游,不必带照顾生活起居的人。他们两个足够了,我带着龙鳞和大黄,还有无量子道长相赠的金玉玲珑塔在,以我这修为,若还能出事,再多的人跟来也无用。”

    夏芍决定带温烨是觉得这孩子一片诚心,不忍叫他再受当年等待之苦。而且衣妮说的对,昆仑灵气对他们的修为也有助益,此去一趟,他们若跟着她潜心修炼,定然受益匪浅。至于衣妮,夏芍原想将她留在京城,她这一去,万一京城有变,要她照应她的朋友们。但是想想,要真有什么事,衣妮也不是肖奕那些人的对手,她视肖奕为仇,平时行事又冲动,恐不成事反倒害了自己,不如将她带在身边。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夏芍立刻安排助理去订下午的机票,让温烨和衣妮去收拾行李,自己则上楼,再次进了房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九章 此去昆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九章 此去昆仑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