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京城乱局

    第四十五章京城乱局

    姜正祈想问肖奕的话是什么意思,肖奕却没有正面答他,只道:“你回去等着吧,四十九天之后,就是你们姜家翻身的时候。”

    姜正祈一惊,想说四十九天是不是太久了点?夏芍已经走了一个多星期,就算四十九天之后姜家能翻身,留给姜家的时间岂非只有一个月出头?那点时间能干什么?

    但这话姜正祈没敢说出来。他知道,如果让姜家来动作,未必能救了父亲出来,肖奕既然肯出手,人出来总比在里面强。到时候若是夏芍回来知道肖奕还活着,她总该先找肖奕算账……

    两个人各怀鬼胎,事情就这么定下来。姜正祈郑重地谢过肖奕,也没问他要用什么法子让姜家翻身,只管回家等着。

    等四十九天之后。

    姜正祈却不知道,自他走的这天起,京城红墙之内,百年未动过的龙气,缓缓而动……

    香港。

    半山老宅里,身穿道袍的俊逸男人缓缓从风水阵晨阳,在充裕的海龙气了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眼京城方向。

    身后传来轮椅的声音,鹤发白须的老人由弟子推着出来,脸上尽是疲惫,仰头望向京城方向的眼却眯了眯,“这是……”

    京城龙气有异!虽然很缓,但是到了他这等修为,还是能感觉得到。

    如今京城已全部撤出,有本事能动得了京城龙气的人,除了肖奕不会有第二个人。但他修为尚未大乘,想要自如地调动天地元气尚且不能,可若是布阵还是有可能的。

    但唐宗伯还是目光闪动,“他竟敢动京城龙气,他想干什么?”

    无量子笑着转身,晨阳映进他澄澈的眸,干净而有种安抚人心的魔力,“他想干什么,我们现如今也管不了了。不如他干他的,我们顾我们的。一天天数着日子,等昆仑那边的消息就好。”

    这话很实际,玄门现如今,确实是没有多余的人能顾得上京城了。

    眼下,无量子同他两人身在老宅,一力护持着徐天胤。张了几个好手,出发去昆仑寻夏芍去了,如今老风水堂里跑内跑外的都是些年轻弟子,由丘启强和赵固两个人带着。半山老宅这里看顾的只有海若一人。

    海若虽没敢将夏芍怀孕的事告诉徐康国,却没敢瞒唐宗伯。夏芍此去昆仑,三月能不能归且不说,她有孕在身,若是出个什么事,海若可不敢担欺瞒掌门祖师的罪名,只能将事情据实以告。唐宗伯得知后,又惊又喜又忧,张跳起来,回过神来撒丫子就往外走,要去老风水堂点几个人,跟着他一起去昆仑。还是唐宗伯沉稳,先将他给稳住了,瞒过了徐康国在香港的几天,待他前脚一回京,张着人走了。

    无论夏芍三个月能否进境,这次去的人都必须护她周全。

    夏芍走的时候,张在京城,他们知道夏芍从哪里进昆仑,所以不会很难寻她。算算时间,他们这时候应该到了昆仑山下了。

    唐宗伯望着天空,看看京城的方向,又看看昆仑的方向,悠长地叹了口气,苍老的眼天胤的情况目前还算稳定,只是一直没有神智,全靠风水阵引来海龙气维持着,但无量子估算得不错,他的身体情况,顶多能维持三个月……

    夏志元夫妻目前还以旅游的名义被留在香港,三个月,大概是瞒不住他们夫妻的……

    唐宗伯悠长地叹了口气,哪怕是瞒不住他们夫妻,也不能让他们回去。看这情况,那边肖奕不知要出什么幺蛾子。

    京城的龙脉自从最后那一个王朝的结束,龙气已所剩无几,如今除了龙脉山上的,剩下的都在红墙大院里。如今只能感觉到肖奕动了京城的龙气,却不知他动的是哪里的,要做什么。

    尽管不知,自这天之后,京城方向的龙气动势却一天比一天烈,一天比一天让人瞧着心惊。

    唐宗伯每天在房间里照看过徐天胤,都会出来对着天空看上一看,一次比一次看得时间久,一次比一次眉头皱得紧。

    直到第四十九天清早,金乌刚从海平面上升起,无量子便从盘坐清澈的眼底被海边金乌映出一道金光,海风拂来,身后的金铃清脆作响,院隐隐躁动不安。

    屋里,唐宗伯感受到异样,令海若急推着出来,一出来便习惯性往天空看,只见那边方向虽还晴空万里,却隐隐泛出青乌。这段日子一天比一天躁动的龙气出奇地平静下来。静,却隐隐觉得压抑,像极了暴风雨前的宁静,海风里都透着几分不祥的肃杀。

    “嘶!这是……”唐宗伯捻着花白胡须,还没把话说完,无量子便将目光从京城方向收了回来,笑了笑。

    “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他还是那副平静的样子,只是目光收回前笑着看了眼昆仑方向。随后便闭上眼,调息阵。

    唐宗伯只看了他一会儿,便转着轮椅快速回了房间,打电话去了。

    ……

    也正是这天,京城极少数的高层知道,上头那位莫名病了。

    这病来得有点急、有点重,医生方面说是操劳过度,身体各方面都没有大问题,只是有点高热,退了就好了。事实也确实像医生所说,三天后便没了事。

    但上头那位身体是没了事,京城的风向却忽然变了。

    起先,是对姜系人马的调查渐渐停了,已经查出来的贪腐官员被处理了些,剩下的人皆松了口气,暗道这场风波总算是要过去了。唯有秦系的人有些意外,虽然心,知道不可能把整个姜系都打压太死,可这才几个月,这场风就停了,似乎比预期早了那么一些……

    但接下来还有更令人想不到的,姜山被放回了家/>

    他是被暗着放回来的,下面的人并不知情,唯独高层的那几个人知道,但心里也是很纳闷,因为没有几个人清楚为什么会放姜山,他的罪名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就算姜系的打压结束,姜山该伏法还是要伏法才是。其替姜家的更是郁闷无比,纷纷打听怎么回事。但就连秦家也不清楚其秦家老爷子秦驰誉甚至去问了徐康国,连徐康国都摇了摇头。

    过了那么几天,上头便发了明了对姜山的调查结果,说是审查之后发现事实不清,有重大疑点,令姜山暂时停职在家查。

    事情一出,官场一片哗然。原本以为那样的罪名,进去了就不可能会出来,没想到居然还能落个停职重新审查的结果。这结果简直就是好得不能再好了,明显就是还有翻身的可能。

    而姜系在这几个月里虽然损失了几名大员,也有不少人受到了打压,但姜家却一个人都没事,姜山又放了回来,明显就是在这次事情伤了皮肉,未动筋骨。

    官场上混的人,都是人精,一瞧这形势,这几个月里离姜家要多远就有多远的人,这回又都纷纷贴了上来表示祝贺。可是姜家大门紧闭,谁也不见,众人都当姜山是初回家,行事低调,不敢招摇,却没人知道,姜山回家的次日早晨,家了一个人。

    肖奕。

    和姜山被调查之前相比,肖奕的样子变化很大,但姜山的变化也不小。原本就削瘦的一个人,现在更加瘦得见骨,两人面对面坐着,谁也不问对方这段日子过得怎么样,只谈将来。

    “我听正祈说,肖先生说要给我们姜家富贵,不知我们姜家有没有胆量拿?”姜山在官场上给人的印象是笑起来很爽朗的一个人,但此时他脸颊削瘦,脸色熬得蜡黄,笑起来颇有些阴嗖嗖的老狐狸的味道。

    肖奕一笑,“看样子,姜委员是想告诉我,你们姜家有这个胆量了。”

    姜山哈哈一笑,眼里却没有多少笑意,有的唯有慑人的精光,“肖先生既然有本事让我逢凶化吉,我对先生的造诣由衷钦佩。有先生在,我们姜家有什么不敢赌的。”

    肖奕也笑了笑,眼里同样没多少笑意,目光比姜山还要慑人,“姜委员知道你这次为什么能逢凶化吉么?”

    姜山一愣,知道肖奕要说的无非就是玄学易理那方面的事,说出来他也未必听得懂,但还是很给面子,“请先生赐教。”

    肖奕的笑容里带了些讥诮,“我动了京城的龙气。国内龙脉起于昆仑,二十四条龙脉,每一条一个王朝。京城这条龙脉气数已尽百年,只是当初京城建制上颇讲风水,龙气聚于红墙之内,虽再撑不起一个帝王之朝,却撑得住现在这十年一届的兴衰。我将龙气引入你们姜家,你们要是有胆量,翻身不是没有可能,就看你们敢不敢想了。”

    这话并不难懂,虽然听起来有些虚无缥缈,姜山还是一口气喘在胸口,许久没能放下。

    敢不敢想?

    姜家在求的,不一直都是这个最高的富贵?

    姜山盯着肖奕不语,客厅里久久气氛沉重胶着,唯有姜山眼底跃动的光芒透露出他内心的激动。

    但激动归激动,姜山可不是傻子,他缓缓笑了,“真的要谢谢肖先生。只不过……我听正祈说,徐家那边,那位孙媳妇似乎……”

    姜山的话没说完,只是望着肖奕,缓缓地笑,意思很明显。肖奕不是夏芍的对手,他现在有本事救姜家,甚至放话给姜家富贵,但那是在夏芍不在的情况下。夏芍走了两个月了,眼看还有一个月就回,姜家的富贵不会只在这一个月吧?

    如果肖奕解决不了夏芍,那什么富贵都是虚无缥缈的。姜山不喜欢做春秋大梦,他要的是实打实的春秋大业。龙气这种东西他也就是听听,他看不见也摸不着,他能相信的唯有能看得见的形势和敌手。

    “哼!”肖奕却哼了哼,眼里一瞬迸出阴郁的光,笑意更加讥诮,“放心吧,她回不来的。”

    昆仑那种地方,要死个人太容易了。

    姜山不明白肖奕这话从何说起,但肖奕没打算解释。夏芍在这个时候不该放下一切去昆仑,他们这一行的人,去昆仑要么是勘风水,要么是修炼。可无论夏芍是基于哪种理由,她都没有现在走的道理。她现在一切地走了,只能说明一点——发生了对她来说很紧要的事,让她不得不走。

    肖奕曾试着推演过,可他竟然推演不出来。但他记得姜正祈曾说过徐家的奇怪举动,于是笑了笑,“徐家出事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过了这村没这店。我会负责把夏芍留在昆仑,你们能不能把握机会,那是你们的事。”

    说完,他便出了姜家大门,走了。

    ……

    肖奕屡屡在夏芍面前受挫,他这回又说这样的话,可信度在姜山心里是不高的。但他却不敢干坐在家等肖奕的成果。如果肖奕成功了,而姜家什么也没做,岂非惹他不高兴?

    所以,姜家很快便有了行动。

    于是,官场上又有风吹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风向转了,吹向了秦系。确切地说,是吹向了秦家。

    姜山回来后,见过他的人很少,人人都道他是低调避祸,但没想到姜家还是有行动。只不过,姜系如今伤了元气不宜大动,报复行动便没大范围开火,而是只对准了秦家,对准了秦瀚霖。

    秦瀚霖年前受了军校录取事情上的牵连,目前赋闲在家。这件事情原本已经告一段落了,没想到,姜家竟又提了出来!

    他们提出几个疑点,意思是指秦瀚霖并非如同之前调查的那般,是发现了地方在军校录取上的贪腐情况,才迫使当时的人把名额归还原主的,而是他亲自动的手,他的目的就是出于私情!

    这事一提出来,京城的空气又紧张了起来。虽说姜家是没大动,但他们动的是秦瀚霖,动静依旧不小。有人实在想不通,眼下明显是秦系强,下届的事基本定了,姜山能回来就已经是意外之喜了,还折腾什么?这么折腾下去,上头那位万一恼了怎么办?

    果然,秦家对此事反应很激烈,事情很快就闹得动静大了。

    可是奇怪的是,上头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任两家闹了起来。这下子,下面的人不由有点傻眼,纷纷猜测起了上头是什么意思来。难不成,是这几个月秦系势太强了,上头要反过来敲打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姜家这次的发难,可就是上面默许的了……

    不管下面的人猜测的对与不对,这案子还真就重审了起来。

    张汝蔓在训练场上出来时,看见警车上下来的人,当即便皱了眉头。

    到了警局,警方的询问和当初没什么两样,主要就是问她和秦瀚霖怎么认识的,又问了当初录取的事。张汝蔓很纳闷,“怎么,这案子不是审完了?”

    她在校训练,几乎是半封闭式的,外界的事她也不感兴趣,压根就不知道官场上最近吹着的风。但一听警方问的是当初录取的事,她心里便咯噔一声。

    她不过就是个军校的学生,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这案子要是又出什么岔子,她来的。是……秦瀚霖又出什么事了?

    “案子有疑点,我们需要重新录份笔录,希望你配合。”那讯问的警员态度还算不错,却证实了张汝蔓心r />

    她有问有答,看起来十分坦然。但警方问完了当初问的话之后,却没放她离开,而是针对她和秦瀚霖,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你跟秦瀚霖私下里常见面吗?”

    “你们常通电话或者是发信息吗?”

    “我们这里有张通话记录单,证明你们私底下有联系,对此你有什么解释?”

    “你们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不是很熟?”

    ……

    张汝蔓盯着那张没几通电话的记录单,眉头挑得老高,眼神冷飕飕,“你的意思是,要我帮你数数,我们俩打过几个电话?”

    对面三名警员顿时面露尴尬,他们也知道,这记录单上的通话数目和时间少得可怜,压根就不足以证明两人很熟。就这通话数目,恐怕比普通朋友还淡。可是他们也没办法,上面发话了,必须要从这女孩子身上打开缺口,而且要不计手段!

    不计手段,这事他们还不敢。毕竟这女孩子是夏芍的表妹,徐天胤的未来小姨子。京城方面的警局可是怕了夏芍了,现在警局里都称夏芍是克星,当初在青市也好,在京城也好,她进过的局子到最后都很倒霉、很倒霉……

    上面的话他们不敢不办,但为了自己着想,这回怎么都得温和点,希望这女孩子的配合度高点。

    张汝蔓确实很配合,她从兜里掏出手机,边按边问:“我们俩还发的信息要不要给你们看看内容?”

    三名警员一听,一齐伸长了脖子。只见张汝蔓的手指在手机上按啊按啊按,按了两下,忽然抬头,冲他们一笑。

    这一笑,牙齿洁白,分外明媚,两条英气的眉毛更是飞起来般,“不好意思,刚想起来,早删了。”

    三名警员一噎,伸出去的脖子差点闪歪了!这是耍他们呢?

    张汝蔓却收起手机站了起来,脸上笑容一敛,木着表情看了眼手表,“抱歉,我的外出时间快结束了,得回学校报到。拜拜!”说完,她转身就往外走,后头三名警员赶紧站起来喊她,却不敢硬拦,张汝蔓挥了挥手,头也没回,步子迈得要多潇洒有多潇洒,大摇大摆地走了。

    但一出警局,她的脸就沉了下来,全然不见潇洒姿态。抬手叫了辆出租车后,张汝蔓上了车便拿出了手机。她和秦瀚霖的短信,其实并没有删。她其实没有留短信的习惯,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留着他的……但现在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她删不删都没用,警方如果办理相关手续,是可以查出短信内容的。他们今天没拿出来,应该是手续还没办好,没来得及查。

    她虽然不谙官场那一套,但不代表她傻。今天警方一句句的话,问的都是她和秦瀚霖的关系。显然,假如查出两人有暧昧关系,那么这案子就对秦瀚霖很不利。对方完全可以说他因私操控录取名额。

    这案子不是已经结束了么?怎么又被提起来了?

    张汝蔓虽然不知出了什么事,但也知绝对不是好事。她没给秦瀚霖打电话,她没那么傻,这时候让人查出来两人通话,那就真说不清了。她拿着手机,给夏芍拨去了电话。但出人意料的是,电话竟然打不通!

    张汝蔓愣了好一阵儿,连续打了好几遍都是一样的结果,她脸色一变,紧接着便让司机改了道,不回军校了,而是转了个弯儿,去了京城大学。

    车子停在京城大学门口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了,大学门口灯光亮堂,张汝蔓一下车就愣了愣。

    门口一群人围着,里面是学生,外头是路过的市民,保安在往挤,叫骂的、叫好的,竟是有人在打架。

    大学生打架的事不新鲜,张汝蔓没那个闲工夫管别人的闲事,她迈着步子就往校门里走,想去找夏芍。却在经过人群的时候,听见有女孩子带着哭腔的劝架,“别打了!别打了……”

    有人在旁边纳凉看戏,带着笑腔道:“干嘛不打?没血气的男人不是男人!铭旭,狠狠揍那小子!”

    张汝蔓倏地一停,一扭头,目光一扫,果然在人群外围扫到笑得风骚的柳仙仙,旁边那扒着她的正是苗妍,已经急得哭了。

    不远处元泽沉着脸,见几个男青年脸色不善,要往里冲,一个眼神扫过去,那几人瞧着极忌惮他,步子纷纷顿住,没敢往里凑热闹。

    这时,保安已经挤进了人群,驱离人群的驱离人群,拉架的拉架,人群散了散,这才看见里面的情况。里面,周铭旭把一个男人按在地上,抡圆了膀子揍,一拳接一拳都打在实处,闷响听得人心惊。那男人脸上已经被血糊满了,眼都睁不开了。

    要不是扒着柳仙仙,苗妍站都站不稳了,急得眼泪直往外涌,一声声喊:“别打了!别打了!会出人命的……”

    正喊着的时候,保安已经把人拉开了,周铭旭身上也有伤,脸上手上都是血,显然也伤得不轻,两名保安一左一右架着他,便把他拖到了一旁。地上那男人伤得比他重,已经起不来了。

    这时,之前在外头被元泽盯住的几人再也顾不上其他,慌忙冲了进来,一看地上那人的情况,立刻骂了一声,见周铭旭被保安架着,当即发狠地飞起一脚,朝着他肚子上就踹了过去!

    保安又惊又怒,大声喝斥!

    元泽沉着脸便往这边冲。

    苗妍喊了声“铭旭”,也不知哪来的胆子和力气,便往这边跑。

    踹来周铭旭肚子上的那条飞腿已经被拦住了!

    所有人都愣了,人群哗地一声,不少人眨了眨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出个女孩子来。女孩子穿着身军绿的外套,眉眼颇有几分英气,出手也极为利落。挡住那男人的腿便抬手往人膝盖处一压,疼得那男人当场惨嚎一声,嘴刚张开,女孩子随手一掀,便把人给掀得一个踉跄,跌了出去!

    女孩子拍拍手,看似轻巧,却挡在周铭旭身前,一动不动,把奔过来的元泽、苗妍和柳仙仙都给瞧愣了。

    “张汝蔓?你个男人婆,你怎么来了?”

    张汝蔓回身,没理柳仙仙,却一扫周围,问元泽,“我还想问问,这里什么情况呢?”

    这时,那跌出去的男人已被同伴接住,回过神来一声叫骂,眼神却很惊骇。他一个男人,刚才飞起一脚,那力度就算是个男人也不好接,居然被个女人给接了下来,一看就知道是个厉害的。

    张汝蔓冷着眼,看了眼那骂骂咧咧的男人,一指地上躺着的人,“你确定现在有比送他去医院更要紧的事?我估计这人都快嗝屁了。”

    话虽不几个愤怒的男青年给说醒了,几个人围上去,七嘴少”,有人打了电话叫了救护车。

    张汝蔓在一旁瞧着,弯了弯嘴角。鼓少?是挺鼓的……那脸都快肥成猪头了。这帮人,要按着她高,敢冲她骂骂咧咧的,她非要教训一顿不可!可是现在读军校,校规严,她答应她姐要好好读这军校,自然不敢随便犯事,尤其还是在她姐校门口……要是被她知道她在她校门口打架,那后果,她想都不敢想。她从小可以说连她爸妈都不怕,就怕她姐!

    想起夏芍来,张汝蔓这才在元泽等人身旁扫了扫,“咦?我姐呢?”

    她就是知道现在是吃晚饭的时候,她姐喜欢和朋友们一起吃饭,她才来京城大学找人的。

    这时候,苗妍已经过来扶住了周铭旭,眼泪汪汪地察看他的伤,带着哭腔打了电话,也叫了救护车。张汝蔓扫了一眼,想问到底怎么回事,却没心思,只想赶紧找到夏芍。

    元泽却愣了愣,“你姐不在京城,怎么,你不知道?”

    元泽一垂眸,她已经走了两个月了……电话一直不通,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张汝蔓张了张嘴,这回换她愣了。

    “啊?”

    ------题外话------

    这两天太冷了,听说不少人感冒了,大家都注意加衣啊。

    本来打算这几天去医院建卡,天气冷也没敢出去,都感冒两回了,实在不想再感冒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五章 京城乱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五章 京城乱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