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虚空

    昆仑山。舒悫鹉琻

    五月山风依旧寒凉,正午的阳光照着山间皑皑白雪,晃得人眼都睁不开。半山腰,有女子静立雪,唇角微弯,气韵静好。山风拂来,雪沫阳光下细碎晶莹,宛若一条雪龙,山顶而来,山间畅游,自在逍遥。却在游近山腰时忽而变得欢快起来,朝着女子游了过去。山风似是忽而打起了旋儿,雪龙绕着女子转了几圈,几欲亲近,后头帐篷的帘子在这时掀了开。

    山风一扬,万千雪沫呼啸一舞,铺散在山间,无声无息……

    “饭做好了。”衣妮走出来,声音不大。两个月来,三人已习惯了低声说话,作息时间也有了规律。日出打坐,日落歇息,一切遵循着天地间最自然的生息法则,正午时分正是吃午饭的时候。

    夏芍回过身来,笑了笑,手轻轻抚上微微隆起的小腹。腹个月,她已有些显怀,只是穿得厚实,要抚上去才能摸得出来。

    回了帐篷,奶香袭人,地上摆着热腾腾的牛奶,另放着些面包、乳酪、干果和切好的水果。虽只有牛奶是热的,夏芍瞧见这些,肚子还是咕咕叫了起来。她抚着小腹,垂眸瞧了一眼,笑容有些歉意。这两个月来,她的心思都在修炼上,只在半夜会起身吃点东西,其余时候皆是按着一日三餐进食,吃的东西来来回回也就眼前这几样,总不比在山下。且她上山后,虽因昆仑灵气,孕吐没山下那么严重,可对吃的却比以往挑剔得紧。她深知在山上,能吃到这些已是不错,倒从未挑剔过,可终究是吃了两个月,日渐吃得少了……想当初上山前,她还特意去看过医生,询问了许多,总想尽可能护着这孩子。可到头来,还是亏待他了。

    衣妮瞧了瞧夏芍的肚子,又看了眼她瘦得有些尖的下巴,眉头皱了皱,半天才松开了,笑道:“今天是他们送新鲜食物上山的日子,张老他们不知道又去镇上给你带什么好菜来,温烨等不及,已经去接了,傍晚就到了。”

    夏芍正喝着牛奶,闻言笑了笑。张人,在她们上山五天后就到了。夏芍等人到了才知道是温烨那小子跟香港方面通了电话,师门一听说她有孕,便急急派了人过来。昆仑山上灵气充裕,能在此潜心修炼一回不容易,他们却把心思都放在了她身上,连好的风水穴都放弃了,寻了一处山下营地和半山腰,充当派人去镇上酒店一趟,带份饭菜上山来。昆仑山离镇上远,路又难行,他们这两个月来无一不是提早一天出发,在镇上住一晚,当天早晨带着饭菜赶回来,再送上山来。即便脚程再快,保温得再好,到了山上饭菜也温了。即便如此,也好过她两个月来只吃眼前这几样东西。

    夏芍垂了垂眸,他们如此照顾着她,她这两个月……修为却一直不见进境。

    来此之前,她对外言明三个月为期,却只给了自己两个月的时间。如今,两个月已至,修为却仍然停在那道坎儿上。而京城想必已经有变,再想到师兄的伤只能再熬一个月,明知修炼不能心急冒进,她这几天还是心急如焚。

    当初在英国,她已摸到了大乘境界的门槛,可真正进境还是比想象管她每日天不亮便于雪地里打坐,沐浴天地金辉,吐纳至纯至净的灵气,身上的元气已净至巅峰,却依旧捅不破那薄薄的一层窗户纸。当初那感悟的一瞬,想再次悟到,却那么地难。两个月来,

    想到修炼的事,夏芍顿时胃口更淡了些。但腹伙要吃的,她还是多吃了些,只是饭后片刻的休息也无,便起身到了外头,继续盘膝坐下,开始打坐。

    衣妮本想劝夏芍休息一会儿,但见她坐下来了,便也不敢打扰了。随行的这些人知道她修炼拼命,没人敢在她打坐的时候打扰,连那群雇佣兵送食物上山的时间都改成了日落时分。

    日落时分,莫非带着人和张来了半山腰,温烨也在其只保温壶。

    一行人来之前夏芍便睁开了眼,她虽未进境,但这些日子也不是白修炼的。如今灵台比以往更加清明,一行人一上山她就感觉到了。

    张了帐篷,在山下总是皱着的眉头也只有见到夏芍的时候才会舒展开。谁都知道时间不多了,算上回程的时间,还有不足一个月。但没有人在夏芍面前提时间,谁都知道她是内心最煎熬、也是这段时间最辛苦的人。

    夏芍知道众人担心她,因此无论内心有多煎熬,她见人总是带着笑,师门从镇上带回来的饭菜,她总是能多吃就多吃些。

    见她坐下来食指大动,张,问:“还想吃什么就说,让他们去镇上给你买。”

    话虽这么说,但张夏芍不会答应。他刚来的时候,原是安排弟子们三天去一趟镇上,但被夏芍否决了。她担心他们去的太频繁了,会让山下的雇佣兵起疑,到时消息传出去会对徐天胤不利。二则希望他们既然来了,就把握机会好好修炼,待回香港也能多些助力。说来说去,她每一个安排,心思都系在天胤那小子身上。

    夏芍果然抬头笑了笑,没说什么话,只是垂眸间掩了眼底神色。她不希望再让人送一次饭菜上山,她不希望在山上耗费的时间再超过一个星期。

    待吃过了饭菜,外头莫非等人已经把食品都搬去了隔壁帐篷。夏芍出来看时,天色已经黑了。

    “辛苦了。天黑了,赶紧下山吧。”自从张昆仑山,为了不打扰她打坐,莫非等人一直都是傍晚才到山上,趁黑下山。有张着,夏芍也放心些。

    “嗯。”莫非还是老样子,什么也不问,只管做事。她闻言只点了头,便招呼众人下山。

    几名雇佣兵跟在莫非身后,与张下了山。

    待众人的身影消失不见,夏芍回身道:“我出去打坐一会儿,累了自会回来休息,你们先睡。”

    衣妮一愣,皱眉,“天已经黑了,外头起风了,不比白天。你得顾及身体!”

    她知道夏芍着急,但她再着急,这两个月都顾及着有孕在身,天一黑就让自己和孩子休息。她也知道进境不容易,若是三月之期临近,还没有进境的兆头,夏芍一定会冒险晚上修炼。但她没想到,还有一个月,她就急了。

    “温烨,劝劝你师父!”衣妮转头看温烨。

    温烨只看了她一眼,便掀了帐篷帘子,“我陪着我师父。”

    夏芍一笑,在衣妮还错愕的时候,走了出去。

    山上果然起了风,风里带着雪沫,刀子般割人,重重昆仑山脉在黑夜里沉静如远古巨兽。夏芍迎着这巨兽坐了下来,目光平静。温烨在她身旁站定,也望着远方,问:“师父,大乘境界真那么难吗?”

    少年的声音在呼啸的风雪里颇为深沉,夏芍瞧了他一眼,一笑,“资质不一,难与不难每个人答案不一。我告诉你难,到底有多难,到了这个境界你才能体会。你如今也是炼气化神境界的人了,身在昆仑山两个月,感觉怎样?”

    “难。”少年依旧望着远方,看也不看他师父一眼,“精进是有,感悟谈不上。心静不下来。”

    夏芍闻言垂眸,这经历难得,但对他们来说,确实都难以静下心来。温烨这孩子虽然嘴上硬,但心里最重情,他心里必也是挂念香港那边的。他跟徐天胤都是话少的人,这小子的毒舌在他师伯面前总是有所收敛,而徐天胤更是话少,两人碰面顶多打个招呼,交谈很少。但不代表他出事了,温烨这孩子不担心。师门里最重情的两人,恐怕就是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了。

    “我刚才只说了一半。修为成就,也不全凭资质,还要凭机遇。如今身在昆仑,便是机遇。你资质不错,这机遇难得,静下心来,以你的资质,一定办得到。”身为师父,即便是在这时候,夏芍觉得,该尽的责任她还是要尽。

    “这是你说的。”温烨这才低头看他师父,眼神怎么看怎么欠扁,问,“你资质好,还是我资质好?”

    夏芍听了眉头一挑,随即忍不住一笑。这小子……闹了半天,是为了开导她。他这是在拿她的话来开导她……她劝他静下心来,一定能办得到,可若论资质,她若能静下心来,收获也一定不浅。

    虽知进境之难,夏芍还是心里泛起暖意,焦急的情绪也缓了下来,连笑意都暖了暖。她笑着瞧了温烨一眼,却没再说话,盘膝闭上了眼。这些日子,她把自己逼得太紧。她知道自己有不得不进境的理由,所以修炼再用心,心却总缺了一角。修炼的本真,她已经失了,今晚说是点醒别人,倒不如说点醒了自己。若她不能放下一切,回归本真,这道门槛便过不去。

    哪怕是一次,她这心,必须要静下来!

    夏芍闭着眼,调整呼吸,渐渐入定。她听见温烨从她身旁后退了三步、雪地里的咯吱声,听见他盘膝坐下来时衣服的摩擦声,听见风雪自山巅俯低的呜啸。感官渐渐敏锐,她不再试着去寻找当初感悟的那种感觉,只融入到此处天地,感悟此时天地

    间的一切。

    渐渐的,衣服细微的摩擦声融在了风雪里,周身的元气融在了天地间,她闭着眼,眼前豁然开朗,自成天地。她看见自己的发丝在风里飞扬纠缠,听见那悉悉索索的细微声音;看见风掠过雪地卷起的雪沫远远拂开,听见那雪沫卷在一起贴地拂开的细软声;看见山巅有风拂过山石冰峰,听见有细小的石子儿坠落山间的清脆声……

    没有开天眼,天地也似在眼前缓缓铺开,渐渐雪白。

    白茫茫的一片,昆仑之巅的雪、雪下的峰,一切的界限开始变得不明显。渐渐的,分不清什么是雪,什么是峰。或者,没有雪,也没有峰,更没有自己。

    天地万物,或者本没有万物。

    一切皆是虚空,或者,连虚空也没有。

    夏芍心似有万物又似无一物的天地里,好似看见一道无形的大道。

    这一刻,没有欣喜,没有激动,平静得心底不起一丝波澜。

    夏芍欲待走进去,身后,风里却送来淡淡的血腥气……

    〖启蒙书无弹窗∷纯 href="" target="_blank">〗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六章 虚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六章 虚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