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怒砸警署

    夏芍出事的当晚,香港半山老宅里,灯火通明。

    客厅里,丘启强和赵固带着几个人看着从楼上急走下来的海若,问:“出什么事了?”

    这两个月来,掌门祖师和无量子道长向来是只留一人在房间里看顾徐师叔。可是,刚才掌门祖师派人喊了无量子道长进去,两人已经在屋中有一段时间了。

    “徐师叔的情况可能不太好,我不敢进去打扰,我们还是在此等着吧。”海若道。

    屋里,徐天胤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青黑,心口放着一对玉葫芦的地方,皮肤也渐渐被青黑侵蚀。老人苍老的手青筋突起,附上他的天灵,虚空划着安神符箓,恨不得将毕生元阳全数灌注其中。床边,无量子盘膝坐着,手中佛尘无风自起,画太极金符,罩在他心口。两位当世难寻的高人持续发力了一夜,天蒙蒙亮时,青黑总算有所褪去,心口一方,煞力暂时被制住。但那地方与两个月前相比,仅留一指余地……

    唐宗伯盯着那一指余地,老人连月来熬红的双眼里,精气神大不如往昔,却看着床上躺着的弟子不动,半晌才将目光转向无量子,“这才两个月出头,先前一直算稳,今晚怎么突然……”

    老人眼里有着忧心,他这一生,风雨无数,鲜有不敢面对变故之时,但今晚,他望着眼前这年轻却天赋卓绝的后辈,竟似是想从他嘴里听见一句安稳的话。

    奈何无量子微一垂眸,意味深长,“他曾骗过天机,身上仍有夏小姐的气机。今晚伤势恶化,恐怕是昆仑出了事。”

    唐宗伯坐在轮椅上的身子一晃,苍老的手微微发抖。他的目光缓缓落去徐天胤的心口,那里的一对玉葫芦,有一只是属于他的女徒儿的。他怎没发现上头的元气波动?只是当时救人要紧,他将担忧强压了下来。压了一夜,他忽然发现自己是真的老了,竟希望这事真就是他的担忧了……

    房间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海若等人在外头守了一夜,发现屋里元气停歇,这才敢敲门。

    无量子起身走过来,欲推着唐宗伯走出去,唐宗伯疲惫地抬了抬手,表示不必。他有事要出去处理,这屋里一刻也不敢离开人,就要劳烦无量子在这里看顾着了。

    唐宗伯走出去便给张中先打电话,但他的电话一直不通,海若等人听说可能是夏芍出事后脸都白了。唐宗伯取了卦盘出来,夏芍的吉凶一直算不出来,但别人的可以。

    但卦象摆出来后,海若的脸又白了白。

    张中先等人没事,有事的是温烨!

    “此数大凶,逢极转运……”唐宗伯推演完卦盘,精神更加疲惫,却盯着卦盘久久不动。旁边围着的人脸色都不好看,此卦若是平时为人占得,任何卦师在解卦之时都不会让人期待“逢极”的。所谓极数,阴阳逆转,日出西方,世间难见之象是为极。

    这极数,岂是常人可遇?此卦,大凶之数未定,却等同于定了。

    “小烨……”海若捂着嘴,眼泪在眼里打转,一个转身便往外奔。奔出去,又折回来。她命里无子,身边三个弟子,她都当做儿女般养育,如今出事,她这做母亲的心让她恨不得飞去昆仑。可是,这里掌门祖师还需人照顾,师叔情况不好,她想走却怕走不开。

    唐宗伯看着海若六神无主的样子,叹了口气,强自镇定心神,“你现在去了,路上要两三天,还不知那边出了什么情况。不如等上这半天,你师父没事,他定会派人和我们联系。等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再决定不迟。”

    这话帮海若定了心神,一下子燃起些希望。忐忑的等待时间必然是漫长的,但其实张中先的电话来的很早,天刚亮起不久,他报信的电话便到了。

    电话是跟随他一同去昆仑山的同门打来的,昆仑山下已经乱作了一团。

    当晚,张中先带人到了山下营地,营地里两名雇佣兵中了降头术,六亲不认,险些开枪打死他们。幸亏他们动作快,才没让枪声响起来惊了山上的雪。他们制住两名雇佣兵的时候,被藏在不远处的三名降头师偷袭。幸亏张中先早有防备,从山上返回的那两人赶来的时间刚好,六人联手,杀了那三名降头师,并着手救人。但谁也没想到,他们正救人的时候,山上的情况便开始不对劲。张中先留下两个人,带着其余人就往山上奔,但刚到他们一行人在山上的营地,半山腰就出了事。

    山石断了,雪崩了!

    张中先和马克西姆带着人到达半山腰的时候,看见的是一地血腥。莫非和另一名雇佣兵煞气入体,且中了蛊,重伤在山路上,另外两人被压在了山石下,只留下两条腿在外面,场面不堪目睹。除此之外,现场尚有死过两个人的痕迹,但尸体只留下了一人的,那人浑身已成一滩血肉,辨不清容貌,更不知身份。

    马克西姆等人之前见到三人从雪崩区滑下,虽没看清是谁,但估摸着是夏芍、温烨和衣妮。

    他们三人虽然没被压死在山石下是好消息,但却遇上了雪崩,被埋在了雪里。

    马克西姆当晚快要疯了,抱着莫非就往山下冲。张中先派了两个人跟着,带着伤员一同去镇上就医,路上顺道解蛊。跟着一起来镇上的人负责了报信的任务,留在香港的唐宗伯等人这才接到消息。

    当得知发生了什么事,唐宗伯忍着忧心悲痛,让海若的两名女弟子吴淑和吴可两姐妹陪着她一同前去昆仑山,又立即给在京城的徐康国打了电话。

    同样经历过太多风雨的老爷子沉稳的声音里也带着微颤,他亲自致电地方上,紧急派了救援。当天上午,京城就出现了夏芍出事的消息。

    当青市华夏集团总部里,陈满贯打算来香港找唐宗伯打听详细情况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这个时候,京城姜家,已经开始动了。

    姜家是最不希望夏芍回京城的,对她出事的消息,他们虽不敢轻信,但肖奕有一手消息。是他与日本土御门家族的一些人达成了协议,阴阳师损失了两个人,把夏芍送进了坟墓里。至于土御门家族的阴阳师为什么会同意与肖奕合作,姜山听到了一个令他下定决心狠狠行动的理由——他之前被调查的幕后推手,是夏芍!是夏芍那晚控制了土御门善吉和秀和叔侄,把他处心积虑重创秦家的谋算用到了他身上!

    这件事土御门秀和亲自见了他,说了个明白。他之所以肯和肖奕合作,为的是报当日之辱。而肯来见他说明当天的事,自然是为了等姜系上位后,能与土御门家支持的一些政党交好,做些互利互惠的事。

    自从上回来访吃了亏,回国之后那位大使便引咎辞职,而土御门善吉也因此事在国内政界收到了埋怨,连带家族声誉也受到了些影响。土御门秀和虽跟叔叔意见不和,不在意与那些政界的人来往,但他阴阳师的声誉看得很重。他的心只在家主之位,而他不能忍受等他坐上家主之位后,外界对阴阳师的评价却越来越低。

    祖父老了,他做事越来越瞻前顾后,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忍让风水师,他是该把家主的位置让给年轻一辈了。只有年轻一辈,才有勇闯的胆识,也才有今日大胜的结果。

    土御门秀和同姜山谈话这日,肖奕没有出现,但姜家却在土御门秀和走之后,开始了行动。

    起初,京城的风只是微微地动了动,嗅觉敏锐的人都没有察觉到什么——却有一个人察觉到了这微妙的变化。

    张汝蔓。

    前些天到校门口找她的警察态度还很和气,但当这天,两辆警车鸣笛到了京城军校门口,毫不客气地将她“请”上车之后,她便觉得事情不对了。

    到了警局,警方的讯问还是那些问题,但态度却不同了。

    张汝蔓自小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硬骨头,在京城军校读大学快一年,军事化的训练没磨去她的锐气,反而因这一年风言风语不断,压在她心里的火气一直无处发泄。这天在警局,当警方拍着桌子跟她说话,甚至拿出手铐和警棍恐吓她的时候,她积在心里的火气当场爆了。

    她夺了警棍,伤了审讯室的警员,一路打出了警局!

    出了警局,摔了警棍,出气归出气,她却知道,自己惹事了。

    她没回学校,又去了京城大学。她那天从元泽等人口中得知姐夫出了事,她姐去了昆仑山,还要一个月才回来,也知道这时候去也见不到人,但她却找到了元泽。元泽是官家公子哥儿,官场上的事他门儿清,警方态度的转变,或许从他那里能得到什么消息。

    元泽刚听见一些夏芍出事的风声,事情没有证实,为了不让朋友们担心,他还没有跟任何人提。张汝蔓找了来,一听说警方的态度,元泽的脸色就在夜色里白了几分。

    如果不是确定夏芍出事了,这些人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有个消息,说是你姐在昆仑山出了事。”几经天人交战,元泽忍着心中情绪,将传言告知。张汝蔓被卷在这件事情里,她必须知道出了什么事才能应对。

    “……什么?”张汝蔓半晌没反应过来,呆了一会儿,转身就走,“我去找她!”

    元泽一惊,一把拉住她,“你知道她在哪里?去哪里找她?别添乱!她说三个月就回来,现在归期不到,无论什么谣言,你都该信她!再说,你这一走,你以为京城军校的校规是儿戏?你想过你姐回来该怎么跟她交代吗?”

    虽然心里知道传言恐怕有些可信度,但元泽还是试着劝张汝蔓。夏芍临走之前,把朋友们都托付给了他,虽然这里面不包括她妹妹,但是这件事是他告诉她妹妹的,所以他负责把她看好。他知道,能说服眼前这女孩子的方法,只有拿她姐来压她。

    张汝蔓回头,却在校门口的灯光里露出一张苦笑的脸,“我姐就是不回来,我也交代不了了。”

    她回不去军校了,她不仅犯了校规,还袭警。依照校规,这是要被开除的。但她不回去,不是怕被开除,而是这些人明显盯上了秦瀚霖,非要整治他,而她就是整治他的那张牌。以那些人的嚣张,如果她回去,才是自投罗网。她要是落在他们手里,他们刑讯逼供起来,什么方法都用得出来。

    所以,她现在不能回去,而去昆仑山寻她姐,未必不是一个躲开眼下局势的办法。

    她将想法跟元泽一说,明白元泽应该懂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果然,元泽的手劲轻了轻,但却没放开,“你用什么办法离开京城?就算你能离开,你以为他们查不到?你人没到昆仑山,说不定就被他们给堵到了。”

    张汝蔓闻言,却咧嘴一笑,“你以为我在军校这一年,什么也没学到?反侦察手段不是白学的。你放心吧!”

    元泽的手却紧了起来,明显不认为她这没实习过的反侦察手段能逃过经验丰富的警方的追捕。张汝蔓没想到元泽这人看着白白净净的,竟然这么难说话,这才叹了口气,道:“好吧。我有帮手!我姐夫给我找了个师父,以前是特种部队出身,后来当过雇佣兵。我去找我师父,让他和我一起去。”

    张汝蔓直视元泽的眼,让他看出她没在撒谎,元泽紧盯着她许久,慢慢放了开。这个看起来一直很沉稳冷静的男生,直到这一刻才露出令人心底揪疼的眼神,“一路平安!如果可以,一定要找到她……”

    张汝蔓看了元泽一会儿,笑了笑。如果不是她姐夫爱她姐爱到连命都不要,她倒觉得,眼前这男生也不错。

    “好!”

    ------题外话------

    这更是昨天的,晚上接着更。下章交代芍姐的情况。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章 怒砸警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章 怒砸警署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