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级暴爽新书《天龙剑尊》,敬请收藏观看~

    简介:偶获华夏龙魂神血,剑尊霸体觉醒,一剑出而天下惊!

    曾经,他是叶族弃少,被未婚妻嘲笑,被族人侮辱,被家族驱逐。

    如今,他是一代邪龙剑尊、恶魔大帝,仙子圣女对他又爱又恨,天骄俊才对他又敬又怕!

    【注:本书主角无比邪恶,装逼打脸、非礼圣女不需要理由,看不顺眼就动手,粗暴碾压不讲理。】

    =====

    第001章独孤求败,轩辕剑魂

    寒潭渡鹤影,冷月葬剑魂。

    孤寂的禁月崖下,是一片冰冷的寒潭。

    寒潭上,氤氲的血色雾气不时升腾而起,一轮残缺的血月,倒映在寒潭里。

    天气很冷。

    一如叶天凌已经冰冷的血。

    山崖旁,一座孤坟静静的立在那里,显得格外萧索与荒凉。

    这里,除了呜咽的风声,便只有孤绝的鸦声。

    孤坟边、残破的石碑旁,叶天凌跪在地上,整个身躯都在发颤。

    “父亲,孩儿做不到啊!你告诉孩儿,孩儿到底该怎么做!到底,怎么才可以成为一名真正的剑者,感悟剑之意境?!”

    “为什么别人可以动用血脉之力,而孩儿我却不能!动用了,就真的会成为废物吗?”

    “他们都看不起我!他们都在嘲笑我、欺负我!甚至于,月灵她已经厌恶我,去亲近那叶天云,哪怕是我将自己修炼的资源都让给她。”

    少年哭诉着,声音沙哑。

    泪水,逐渐的迷糊了他的双眼。

    忽然间,少年莫名心悸,他有所感应的忽然抬头,看向了夜空。

    黑暗而深邃的夜空中,那一轮残缺的血月里,仿佛忽然出现了一道人影。

    那一道人影在叶天凌的眼瞳中,仿佛被放大了。

    他手提着一柄巨大的斧头,在不断的劈着血月里的那一棵巨大的歪脖子古树。

    血月剧烈的震荡着,如随时都会陨落!

    忽然,一道血色虹光炸开,古树倒塌,其中,猛然冲出一只巨大而狭长的金色凶兽。

    这凶兽双眼如两盏神辉,刺眼之极!它头上生有两只如小山般巨大的犄角,身上长着五只如大河般大小的金色兽爪!它浑身布满了层层叠叠的巨大鳞片,鳞片上闪烁着幽冷的金红色血光。

    它咆哮着,从虚空俯冲而下,遮天蔽日,恐怖之极!

    它朝着叶天凌冲了过来,速度之快,如泰山压顶。

    叶天凌见到这一幕,完全吓呆了,整个人也生出一种恐怖的窒息感。

    在这毁灭的气息中,他完全动弹不得。

    “轰——”

    浑身一震,叶天凌剧烈哆嗦着,大脑中,仿佛多了一团如怒海狂涛般的庞大信息流。

    “华夏龙魂传承神血……”

    “轩辕剑魂……”

    “地球……”

    “破碎虚空之剑道宗师杀戮意志……”

    “独孤九剑……”

    叶天凌吸收了很久之后,他生出了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触。

    就仿佛,这一番经历,如历经了一场不同的人生——一场来自于一个名叫‘地球’的剑道宗师、开启龙魂神血传承、以龙魂祭炼剑魂、剑破虚空的传奇一生。

    除了武道经验、强大的灵魂意志、狠辣而果决的心性对叶天凌造成了很深的影响之外,那个‘宗师’的私生活方面,叶天凌却没有半点儿相关记忆。

    叶天凌清醒了过来,心情颇为复杂。

    这是一份来自于‘华夏文明’的血脉与剑道传承,莫名之间就降临了下来,恰好与他的隐藏血脉,完全契合无间。

    如相辅相成,让他本有些残缺的丹田,瞬间恢复圆满。

    “什么是剑?什么是剑道?”

    “那名前辈记录的生平事迹说,他一生用过四柄剑。”

    “第一柄,是无名利剑。刚猛凌厉,无坚不摧。”

    “第二柄,是紫薇软剑,剑意随心,杀戮无双。”

    “第三柄,是玄铁重剑,泰山压顶,摧枯拉朽。”

    “第四柄,无剑胜有剑,天人合一,剑魔无敌。”

    叶天凌感悟这些修炼心得,磨砺剑道意志。

    “嗡——”

    忽然之间,他浑身气血膨胀,淤塞经络瞬间被冲开部分,一直无法精进的境界,瞬间得以突破,一举踏入剑者一重天之境。

    随后,这般境界又连续飞跃,瞬间跨越两重壁垒屏障,直接踏入剑者三重天之境!

    不过刹那感悟、冥想修炼,只因道心坚定,境界竟势如破竹!

    叶天凌心中惊喜之极,激动得有些热泪盈眶。

    好一会儿,叶天凌才从这种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这时候,血色残月早已经落下。

    黎明的曙光也已经呈现。

    叶天凌感受着自身如发生脱胎换骨般的变化,他激动的心情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他的六识,变得格外敏锐,格外的强大。

    ……

    “叶天凌,你……竟然突破了?!你这是自暴自弃了吗?”

    叶天凌继续整理记忆的时候,忽然,一个悦耳动听、却格外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声音的主人,叶天凌很熟悉。

    她正是叶月灵,也是他父亲去世之前,帮他定下的、将要陪伴他一生的妻子。

    叶天凌转过身来,他看到了叶月灵。

    叶月灵黑发如瀑,她一身浅绿色的纱裙迎风摇摆着,看起来格外的窈窕动人。

    但是她俏美的脸上,却布满了冰霜之色。

    她的眼神,也冷漠得,像是在看一个小丑一样。

    没有什么失望之意,似乎,叶天凌的‘不堪’表现,早就在她的意料之中。

    “我突破了,就是自暴自弃?我就应该是个废物?”

    叶天凌动了动嘴唇,冷声反问道。

    本性的卑微、懦弱,让他近乎于本能的就想解释。

    但,心底深处的那一缕剑意,斩断懦弱杂念,让他的意志忽然变得坚定,那种‘唯唯诺诺’,也就因此而消失了。

    叶月灵轻哼一声,讥讽道:“难道不是吗?你出生就先天不足,需要不断的蕴养经络,而且还不能动用血脉!只有这样,再过一两年你养好了经络,才有一丝可能性继承你父亲的‘烈阳剑体’天赋。

    可惜,你耐不住寂寞,强行逞能,动用血脉底蕴进行突破!这样,势必会让经络损毁,丹田受创,气柱崩灭。从此你将天赋毁灭,再也没有机会凝聚了!”

    叶月灵说着,脸上多了一抹惋惜与遗憾之色,也更多了一抹决绝和冷漠之色。

    叶天凌点了点头,道:“好像确实是这样,所以呢?你就可以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和叶天云苟且、卿卿我我了?”

    叶月灵闻言,秀眉蹙起:“我与天云哥哥关系如何,用不着与你交待!你还真当你是我将来的道侣了?若非是你父亲于我有救命之恩,我早就不会搭理你这种窝囊的废物!原本,你还有一线机会成为天才,但是现在,你强行逞能、以血脉之力强行提升境界,舍本逐末,断送了你自己最后的机会!

    我警告你多次,你却不听,这般结果,便是活该!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你,好自为之吧!”

    叶月灵说完,也不再看叶天凌一眼,转身就走。

    “仁至义尽?好自为之?好自为之的是你!那叶天云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一心利用你,就是为了采|补你,你还偏偏如此下贱的送上去?”

    叶天凌冷笑道。

    “你放肆!叶天凌,你简直是卑鄙无耻之极!天云哥哥浩然正气,剑心通明,岂是你这种废物、癞蛤蟆能比的?你竟如此污蔑他!看样子,以你这般心胸,你一辈子就只能当个普通人、只能仰望他的成就!”

    叶月灵气得身躯哆嗦了起来,纤手指着叶天凌,身上甚至于弥漫出了杀机。

    “哟,我好心提醒,你反而生出杀机了?看来我们之间,确实是无话可谈了!来,杀我吧,这样,你和那贱男人在一起,也就真正的正大光明了!毕竟,我若不死,他怎么做,都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叶天凌嘲讽道。

    第002章强势霸道!

    叶月灵深吸一口气,压下怒意,道:“我没有想到,你是这等卑鄙无耻、嫉妒心强的小人。也难怪,你父亲早死,母亲地位低贱,受尽白眼,没有教养,心性扭曲也是正常!

    我以为我可以让你变好,让你崛起,看来,我真的是想多了!

    这些年,若非是我,你以为,家族会给你丹药吃?若非是我,你以为你还能安然成长到如今?

    这些,足以偿还你父亲的救命之恩了!我原本想你有出息了,就委身于你,却不想——”

    叶天凌不屑一笑,道:“以我的名义,找家族讨要来丹药,然后欺骗我!愚蠢的我又心甘情愿的将丹药送给你服用,供你修炼!这不就是你一贯的套路吗?还什么委身于我,你算什么东西?像是你这种贱人,白送上来,我都嫌脏!”

    “原形毕露了?叶天凌,你太猖狂了!你以为,你突破了区区剑者这垃圾境界,就天下无敌?今次不教你好好做人,我就不是叶月灵!”

    叶月灵被叶天凌嘲讽的语气激到了,顿时声音有些尖锐了起来。

    随即,她身影一动,手中的剑挽出一道剑花,直接朝着叶天凌刺杀了过去。

    她并没有携带大量的杀机,但是这种威势,却也已经拥有着剑道第二境界——剑初一重天之境的境界了!

    她的境界,比之叶天凌如今剑者三重天之境,高了一层。

    剑光如银色的匹练,刺出一道寒光,在黎明曙光下,格外显眼。

    叶天凌的身影并未动作,如还没有反应过来。

    等那一道剑光逼近,他的手指闪电般探出。

    两根手指,瞬间锁住了那一柄银色剑光的剑尖——叶月灵的攻击戛然而止,剑道劲气,竟是瞬间被那一股震荡而出的力量震碎。

    “嗡——”

    银色的长剑,剧烈的震荡了起来。

    叶天凌的两根手指上,剑者劲气凝聚,陡然发力一折。

    “噗——”

    这柄精钢打造的剑,竟是瞬间被折断!

    叶天凌手中的剑尖,被他的手指一锁,朝着前方陡然一划,从上方一路划到下方。

    “嗤嗤——”

    叶月灵的浅绿色纱裙,顿时从中间被划开!

    一道鲜艳的血痕,忽然在她如玉的肌肤上呈现了出来。

    猩红的鲜血,瞬息之间流淌了出来。

    她的风景,直接呈现了出来,而且还是当着叶天凌的面。

    这让叶月灵如遭雷击,有些呆滞,没有立刻反应过来!

    这时候,叶天凌手中的短剑一弹,直接飞射了出去,瞬间洞穿了一棵老松树的枝干。

    同时,他的身影一动,迫近叶月灵,一个耳光狠狠的扇在了叶月灵的脸上。

    “贱人,先前出言侮辱我父母,这是还给你的!”

    叶天凌喝道。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让叶月灵直接有些发懵,好一会儿,感觉到了身子有些凉飕飕的、感觉到伤口刺痛感剧烈的时候,她才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尖叫了起来。

    “啊——”

    “叶天凌,我要杀了你!”

    尖叫的声音,立刻引起了动静。

    远方,立刻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显化出来。

    叶月灵惊怒交加,随即立刻将将纱裙裹好,同时身影一动,以极致的速度,逃离了此地。

    叶天凌却没有继续追,而是露出了意外之色:“竟然,还是清白之身?没有让我绿嘛!”

    “怎么回事?!”

    “叶天凌,你对月灵堂妹做了什么?刚才我怎么听到她的尖叫声!”

    “叶天凌,你这个废物,你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这时候,三道身影飞奔了过来,带着明显的肃杀之气。

    这是叶家三代弟子叶天星、叶天策以及叶天河。

    “做了什么?当然是做了一些男人都喜欢做的事情了,毕竟这会儿惬意之极啊!”

    叶天凌淡淡的看了这些人一眼,脸上显出了桀骜之色,语气充满戏谑之意。

    “小杂种你找死!”

    “狗东西,就凭你?月灵会看上你这个废物?”

    “叶天凌,你到底用了什么邪法,让月灵吃亏了?月灵人呢?”

    叶天星三人立刻呈包围的姿态围拢了过来,开始朝着叶天凌施压。

    “一群狗眼看人低的废物!”

    叶天凌喝骂了一句,又嘲讽道:“叶月灵乃是我父亲帮我找的道侣,我和她亲近,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识趣的赶紧滚蛋,不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小杂种,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叶天星怒道。

    “这小崽子动用血脉天赋,突破了,难怪如此嚣张!”

    叶天策看出了问题,立刻说道

    “那岂不是丹田崩塌、气柱崩灭,彻底的废了?这小崽子先天不足,忍不住开启血脉天赋,自己作死!”

    叶天河当即大喜,仿佛终于松了口气,说道。

    三人对视一眼,眼中的激动之色,已经显而易见——为什么激动?因为一旦叶天凌没有了天赋,就再也没有资格竞争叶家家主之位了!

    三人收回目光,脸上已经多了狰狞而残忍之色,他们磨拳霍霍,手不由自主的移向了腰间的剑柄!

    “不知死活的东西!既然你们找虐,我便成全你!”

    叶天凌脸色一沉,身影一动,血脉之力立刻汹涌如怒海狂涛,整个人的气势,瞬间提升了起来。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叶天凌身影如残影,瞬间冲出。

    他的身影凌空旋转,如风驰电掣,瞬息之间扭曲,一个三百六十度的高旋转,狠狠一脚砸出。

    “噗——”

    那一脚,狠狠的砸在了叶天星的脖子上。

    “喀嚓——”

    叶天星的脖子发出了刺耳的骨头错位的声音,尽管他反应极为灵敏,闪避抵挡了一下,却依然差点儿被叶天凌一脚踢飞脑袋,惨死当场。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在虚空翻滚了十多个跟头,才狠狠的摔落砸在地上,拖行了足足十多米才停下。

    “噗——”

    一大口血水喷了出来,叶天星已经第一个近乎被打废了。

    “嘭——”

    叶天凌的拳头,狠狠一拳反手同时打向了叶天策。

    “喀嚓——”

    刺耳的骨头爆裂的声音响起,叶天策惨呼一声,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肋骨足足被打断了五根,肋骨近乎于穿刺到了他的五脏六腑里,这让他几乎同时大口喷出一口猩红而鲜艳的血水,眼瞳也瞬间变得黯然无光。

    剩下的叶天河,身影连连后退!

    他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见叶天凌瞬间废了两人,顿时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想逃?给我跪下吧!”

    叶天凌如风驰电掣一般杀出,瞬间冲向了叶天河。

    第003章不知尊卑的小杂种

    “叶天凌你疯了,你敢动我们,你绝不会有好下场的!”

    叶天河尖叫着,但却根本无法避开叶天凌强势的攻击。

    “嘭——”

    叶天凌的拳意,汇聚的强大的劲力,一个进步冲拳,狠狠的砸在了叶天河的后背。

    叶天河根本想不到叶天凌的速度会快到了这个地步,他才跑出不到十米,竟是后背就被打中了!

    叶天河猛的向前冲了过去,以更快的速度,如狗啃屎一样的扑在了地上。

    他感觉到整个五脏六腑都已经移位了,浑身如同被一块巨石砸中一样,整个人都完全陷入了一种濒死般的晕厥状态。

    “噗——”

    一大口血水喷出,其中还有猩红的血肉,想来是五脏六腑都有部分被震碎了!

    叶天河双眼发黑,心中又是惊恐又是惊怒——叶天凌,竟然敢痛下杀手,竟如此的狠毒!

    这小杂种是疯了吗?

    惊怒的同时,叶天河心中的恐惧也在这一个瞬息之间提升到了极致!

    叶天凌见叶天河摔了个狗啃泥,剧烈运转的劲力这才平息了下来。

    他一步步的走了过去,随后,一把掐住叶天河的后颈,如提着一只死狗一样将他提了起来。

    随后,叶天河来到了叶天星身前,同样将其提了起来。

    来到了叶天策的身边后,叶天凌将两人一扔,砸在了地上。

    三人痛苦之极,看向叶天凌的目光,又是怨毒,又是惊恐,又是愤怒和不甘心。

    “啧啧,瞧瞧你们这种狠毒的眼神,看样子是不服气了,反正我已经破罐子破摔!既然如此,你们敢得罪我,我就将你们的眼珠子挖出来!”

    叶天凌说着,两根手指弯曲了起来,直接狠狠的刺向叶天策的双眼。

    “啊——”

    叶天策已经丧失了大部分的战斗力,闻言惊骇欲绝,凄惨的尖叫了起来。

    “哗哗哗——”

    不受控制的,他竟然吓尿了!

    “别,别挖我眼睛,我不,不会报仇,不会报复的!”

    叶天策立刻尖叫,再也没有之前的那种桀骜。

    “你说的话我能相信吗?”

    叶天凌冷笑一声,走了过去,一脚狠狠的踩在叶天策的脸上,将他抬起的脑袋又狠狠的踩在地上。

    “嘭”的一声,叶天策整张脸直接狠和地面碰撞了起来,一张脸早已经血迹斑斑。

    他一声闷哼,整个人都在哆嗦——这叶天凌,真是疯子,是恶魔!

    “能,能……我,我拿生命、灵魂立誓,绝,绝不报复!”

    叶天策立刻立誓。

    不过叶天凌却并不在乎。

    他又走了过去,狠狠的踩了叶天星和叶天河的脸一脚,道:“你们刚才叫我什么来着?小杂种?小崽子?”

    三人被这么冷声的询问,顿时心颤之极,心中已经极为恐惧。

    他们已经意识到,这叶天凌是真的疯了,是会杀人的!

    他们从来没有遭遇过如此的狠辣羞辱手段。

    叶天凌竟是如此发疯,这让他们早早生出了惧意,原本有的一点儿仇恨之意,也已经烟消云散。

    “不不不——我我自己是小杂种!”

    “对,我我叶天星就是小、小畜生!”

    “我叶天河是小杂种、小崽子,是个屁,大哥,大爷,您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我们再,再不会觊觎月灵了!”

    “月灵就是大哥,您,您的了。”

    “我们以后,就,就是大哥您,您的狗腿子。”

    “是您的走狗!”

    叶天星、叶天策和叶天河三人见叶天凌依然杀机凛然,眼神冷漠得如同死神,心中极为惊惧,什么话都说了出来。

    这会儿,他们的肠子也都悔青了。

    叶天凌微微点头,道:“认错的态度不错嘛,早这样的话,就不会吃这么大的苦头了!当然,如果你们继续下去的话,我废你们的丹田、挑断你们的手脚筋的事情,也是做得出来的!另外,看在同门同族兄弟的情分上,这次的事情就算了,但是没有下一次。

    若是让我知道你们在背后筹谋算计我,嘿嘿,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的!”

    叶天凌的语气格外阴冷,狠戾。

    这种狠辣的气势,让叶天星三人心沉到了谷底,觉得浑身冰冷刺骨。

    “不,不敢了。”

    三人几乎同时说道。

    “滚!”

    叶天凌淡淡的吐出了一个字。

    三人立刻就想站起来,逃走。

    “什么是‘滚’不知道?!”

    叶天凌冷声道。

    “我,我们这,这就滚!”

    三人吓了一跳,也顾不得狼狈,顾不得耻辱,立刻在地上真正的翻滚了起来。

    ……

    叶天策三人滚远了之后,才悄然站起来,无比狼狈的逃窜了。

    如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他们又哪里敢声张?

    对于青阳镇叶族而言,若是让人知道,他们被天生体弱的废物叶天凌打成这样,他们在叶族,也就不会有未来了。

    叶天凌呼出一口血气,龙血渐渐的沉寂了下来。

    “仅仅是一缕血气弥漫到了经络中,就已经如此强大了。我眉心之中,足有那么大一团龙血,其中甚至于划分出了九十九层区域!目前才第一层区域里的血血珠弥漫了出来!”

    “龙魂神血炼体,或许,我可以开启这个剑道世界的绝世无敌剑体——剑尊霸体!”

    “传言,上古神兽血脉苏醒之后,就是无敌霸体!我这龙魂之血,不比那上古神兽血脉差吧?”

    叶天凌闭目沉思,之前的战斗过程,全部在他脑海之中回放,又很快的沉寂了下来。

    下一刻,他睁开了眼,眼中血光一闪即逝,他的境界,又瞬间踏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剑初一重天之境。

    这个境界,已经和叶月灵平齐了。

    叶天凌深吸一口气,随即回到了叶族校场之地。

    “站住!听说你强行运转血脉天赋进行突破,获得了短时间的实力,却开始嚣张放肆,为非作歹了?”

    忽然间,一个呵斥声传来。

    随后,叶天凌见到,叶月灵换了一身紫色纱裙,陪伴在叶天云身前。

    而呵斥叶天凌的,正是叶族第一天才叶天云。

    如今,叶天云已经剑初三重天之境,甚至于已经初步凝聚出了剑气!

    剑道境界,划分剑者、剑初、剑气以及剑元、剑意之境,每个境界,各有三重天区分。

    “我的事情,需要你管?你是个什么东西?”

    叶天凌冷眼看了叶天云一眼,语气冷冽嚣张。

    “放肆!我乃是你的堂兄,长兄如父!不知尊卑的小杂种,我今天就代表族长、代表你父亲,好好管教管教你!”

    叶天云被叶天凌的一句话,直接激得发怒了。

    在叶月灵面前,在叶族里,他这个第一天才,可是没有谁敢不给面子的——这叶天凌,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第004章小畜生,你说谁!

    叶天凌瞬间感应到了一股可怕的危机感,这种危机感,让他浑身冰凉刺骨。

    他心中凛然,立刻知道,学会了剑气的叶天云,恐怕的确不简单!

    青阳镇叶族第一天才,显然并非浪得虚名。

    叶天凌感觉到寒意加身的时候,身影陡然闪烁了一下,他的身侧,一道白色剑气陡然杀过。

    “噗嗤——”

    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道寸许深、半米长的印痕!

    这一道剑气,要是斩中,少不得要受到重创甚至于毙命!

    叶天凌的眼瞳收缩,直接锁定了叶天云,眼中带着明显的冷厉之色。

    “这里是校场,你要杀我?当着众多家族弟子的面?”

    叶天凌冷声喝道。

    “杀你?我若要杀你,你这种废物能抵挡得了?只是震慑一下你而已!好了,你不是也躲开了吗?别怕,放心,我还不至于对你这废物下杀手的!”

    一招出手,见叶天凌躲避了开来,叶天云眼瞳中也显出了惊色。

    而这时候,校场上的传功长老,已经发现了这边的情况,也已经有诸多弟子围拢了过来。

    立时,叶天云立刻解释了起来。

    而见到那一道剑气痕迹,传功长老叶黎一眼中明显显出了激动与赞赏之色。

    同时,他目光看向叶天凌的时候,也显得极为的不喜。

    “你怎么不出手杀了我,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我的道侣叶月灵一起,而不用眼下这般下作了!”

    叶天凌讽刺说道。

    他的声音很大,并不担心别人听不见。

    这句话说出,人群顿时哗然了起来。

    很多人看向叶月灵的目光,都变得异样了起来。

    “叶天凌,你胡说什么?谁是你的道侣?谁和天云哥哥下作?你这无耻之徒,满口胡言乱语——”

    叶月灵怒不可遏,立刻呵斥道。

    叶天凌轻哼一声,嘲讽笑道:“你‘胸怀大志’,那里有一颗暗红色的、绿豆大小的痣。气海丹田三寸之地,光洁如洗,寸草不生!你的一切,我一清二楚!若不是我的道侣,这些秘密我怎么会知道?”

    “你无耻,你胡说,大家不要听他的——”

    叶月灵尖叫道。

    “诸位兄弟姐妹。如今,知道我成为了废物,再也弄不到家族的丹药提供给她修炼,也没有获取到我父亲的修炼秘法传承功法,这叶月灵就立刻想转投叶天云的怀抱,而叶天云这个伪君子,也立刻开始勾勾搭搭——叶天云,你是我堂哥,怎么,还对你堂弟的道侣有绮念?

    不过,于我而言,这种贱人,即便是我叶天凌不要,也不是你叶天云能染指的!”

    叶天凌嘿嘿狞笑道。

    他的双眼冷冽、眼神如凶兽,如要择人而噬。

    这种眼神,让叶天云原本想要反驳,却不知为何,精气神竟是都有些被震住了。

    “不能让这小畜生成长起来——一定要提前弄死!这小畜生,竟然坏了月灵的清白!该死!这叶月灵贱人,连牵手都不让我牵,还装清纯,真是贱人!”

    叶天云心中沉吟着,脸色却变得冷冽了许多。

    他并没有暴怒——这会儿一旦暴怒,反而有口说不清了。

    “叶天凌,我想是你误会了,我只是拿叶月灵当亲人而已,她天赋好,我指点一二而已,就像是现在我指点你一样!”

    叶天云深吸一口气,压下了怒意和杀机,镇定说道。

    说着,他不动声色的和叶月灵拉开了一点距离。

    叶月灵没有想到,叶天云在听到这消息之后,立刻和她保持距离。

    那一刻,她心中的失落,可想而知!

    对于爱情有美好憧憬的少女,往往在这般时候,会显得很缺乏智商。

    叶月灵此时,就正是如此!

    “天云哥哥,你说过会对我好的!为什么,为什么我将叶天凌的丹药骗过来给了你修炼,你却要这么对我?难道你不相信我,而相信他这个废物的满口胡言?”

    叶月灵立刻双眼中噙着泪水,目光死死的盯着叶天云,质问道。

    “那丹药是你非要给我的,你说你的修炼,不能依靠丹药,要自己苦修。丹药我也没有服用,而是为你储存了起来,我怎么会要你的丹药!”

    叶天云立刻解释道。

    “那是我的丹药,既然为我储存了起来,就还给我吧,也不多,一百颗养气丹而已!”

    叶天凌立刻说道。

    而叶月灵,则目光无比黯然、伤心的看着叶天云,以及带着一种仇恨之意的看着叶天凌。

    “一百颗?怎么可能有这么多!”

    叶天云微微皱眉,沉声道。

    他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

    如果不是长老和家族的弟子们都看着,他立刻就想出手,将叶天凌这个小畜生、小杂种直接杀死!

    “一个月两颗到三颗,一年十二个月,三年就是一百零八颗。一百颗还少要了,莫非,你真的骗叶月灵的丹药,并将这些丹药都吃掉了?”

    叶天凌冷声质问道。

    这时候,那传功长老叶黎一,脸色已经有些不愉了起来,道:“叶天凌,你丹田脆弱、先天体虚,丹药就放在叶天云那里存着好了,跑不了你的。等你能修炼了——你,你竟然已经突破了?”

    叶黎一说着,身影一动,就已经出现在了叶天凌身前,随即,一道剑元之力瞬间荡漾了过来,没入到了叶天凌的丹田之中。

    一番感应之后,叶黎一的脸色顿时阴沉之极,道:“废物!废物!你丹田都没了,丹田内的气海更是没有!没有丹田,没有气海,你空有境界有什么用?强行开启血脉修炼功法突破境界?愚昧无知,愚昧无知!”

    叶黎一愤怒,但随即态度也变得冷漠了起来,又道:“真是虎父犬子,丢你父亲的脸,丢我叶族的脸!”

    叶天凌道:“虚伪!夺我修炼资源,占据我的修炼环境,将我从我父亲的灵气院子,赶到了柴房!这就是让我恢复,让我成长?家族里的养血丹,虎骨丹、龙虎丹,造化丹等滋补的丹药也不是没有,可曾发放给了我一颗?这会儿惺惺相惜的,说得好像多重视我一样!”

    叶黎一脸色阴沉道:“我念你疯疯癫癫,懒得计较你言语不敬,这件事,我立刻禀告族长!到时候,是非,族长自会给出定论!”

    叶黎一说着,又看向身边的众多弟子,道:“你们看好了,好好修炼,用心打熬基础,别耐不住寂寞!这叶天凌已经废了,再不会有前途可言,他就是个例子,你们要记得今天发生的丑事!叶天凌必定会被逐出叶族,成为叶族的耻辱,你们要引以为戒!”

    叶黎一说完,众多弟子那古怪而异样的目光,这才从叶天凌、叶月灵和叶天云身上收回,然后回到校场。

    叶天凌冷笑了一声,自言自语道:“一只老疯狗汪汪叫,真是令人烦心,总有一天,我会打掉这只老狗满嘴的狗牙。”

    叶黎一闻言,杀机大盛,怒喝道:“小畜生,你说谁!”

    叶天凌淡淡道:“我父亲死了,看样子他的威名也已经被人遗忘了,他的儿子,什么人都能随便欺负。如此叶族天才,功勋丰厚,死后结局也不过如此。诸位兄弟姐妹,你们可要引以为戒啊!”

    叶黎一闻言,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

    叶天凌却不再理会他,目光冷漠的看向了叶天云,道:“我的东西我自己会保管,丹药给还是不给?众多兄弟姐妹都看着,长老也看着,你好好考虑下!”

    叶天凌语气依然嚣张。

    “小杂种,我让你嚣张一会儿,等你被逐出叶家,我就弄死你,再夺回丹药,并将那叶月灵,狠狠辱之,以泄心头之恨!”

    叶天云心中怒道。

    他脸色却没有多少变化,沉声道:“养气丹这种低级丹药,对你也无用,我给你十颗小培元丹,这足以抵得上百颗养气丹了!”

    叶天云说着,手一挥,一只白色玉瓶立刻飞了出来。

    叶天凌手一伸,直接抓了过来,道:“多谢帮忙保管三年。”

    叶天云脸色阴沉,没有说话。

    “走,跟我见族长吧!”

    叶黎一沉着脸,脸色阴鸷的说道。

    ……

    详情请看《天龙剑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罗武帝》,方便以后阅读修罗武帝史诗级暴爽新书《天龙剑尊》,敬请收藏观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罗武帝并对修罗武帝史诗级暴爽新书《天龙剑尊》,敬请收藏观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修罗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