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听器风波

    【众多小辈们八岁时的小番外】

    谭宸十八岁那年回到北京城之后,小辈们的训练都是谭宸接手的,而几个身为父辈的男人们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终于有人可以管着这批混小子了,他们终于可以享受自己和亲亲爱人的二人世界。

    当时关煦桡、顾钧澈、顾岸、谭沐、沐谭,外加糖果,这六个小毛头聚会的地点就是谭家在柳叶胡同的四合院里。

    大热的夏天,北京城燥热的厉害,院子外的巷子里梧桐树上蝉知了知了的叫着,四合院里倒显得很是清凉,桌子上摆着切好的西瓜,糖果正慢悠悠的啃着西瓜。

    虽然糖果这丫头比他们五个男孩子都大一岁,但是糖果毕竟是个姑娘家,再加上性子懒散的厉害,有的吃就吃,没得吃就睡,能坐着绝对不不站着,所以他们聚会的大本营都是谭骥炎的家,要是换地方,糖果百分百会因为太懒而缺席。

    当然了,其他几家距离也不过是一道围墙而已,顾凛墨和十一带着两个双胞胎儿子早些年就搬到了这边的四合院,关曜和秦清结婚之后,秦清孕期反应太严重,吃了就吐,关曜因为刑侦工作为了查案子很多时候都太忙,又经常出差,自然也是搬到柳叶胡同来住,欧阳明这个西医和谭亦这个小中医都在这里,也方便照顾孕吐的秦清。

    至于谭景御他倒是想要继续和沐放窝在自己的爱巢里,可惜两个代孕的儿子太难搞定,你睡的正眠,他们一个哇哇的大哭,另一个立刻兄弟友爱的支援起来,哭的一个比一个大声。

    当然了,谭景御很多时候都很想无视抗议大哭的儿子,不要说只是两个儿子在哭,就算是外面枪林弹雨,只要想睡谭景御也是能睡着的,可是沐放这个准爸爸则尽职多了,孩子一哭,肯定要起来照顾,或许这是因为当年沐放身为孤儿的童年生活太悲惨,所以如今沐放自然想要给自己的孩子最好的照顾。

    最后都是谭景御起来照顾两个儿子,毕竟他也心疼沐放,可是最让谭景御抓狂的是,你刚洗了澡,饱暖思淫欲的想要嘿咻嘿咻一下,结果进行一半的时候又是嚎啕大哭声。

    所以谭景御是真的怕了这两个儿子了,更怕自己这样被打断几次之后从此不举了,只能也搬到了四合院这边,至少白天几个奶娃子凑一起玩,玩累了晚上也睡的沉一点,不打扰他们夫夫和谐的生活。

    “糖果姐姐,你脸颊不累吗?”顾钧澈小时候绝对是这一群孩子里最纯良的一个,白白软软的脸颊,一口标准的京片子,瞪大一双眼好奇的看着已经吃了一个多小时的糖果,这样不断的吃啊吃,糖果姐姐不会累吗?

    “吃撑了还有谭亦哥。”身为双胞胎的另一个,顾岸和顾钧澈明明有张一模一样的脸,可是这五官在软绵性子的顾钧宸身上就显得可爱,在顾岸身上却带着几分黑道少主的霸气和豪迈。

    顾岸揉了揉顾钧澈这个弟弟的头,然后继续把玩着手里整改装的窃听器,思考着需要改动的地方,顾钧澈遗传了十一的电脑天赋,而顾岸更喜欢最直接的厮杀和战斗,所以他最喜欢的还是武器。

    可惜在一不小心差一点炸掉了顾家黑帮的一个据点之后,这个唯一的爱好被禁止了,当时其他人还以为有人敢挑衅顾家,这些年顾家早已经雄踞着黑道龙头老大的位置,顾凛墨这个最年轻的黑道教父已经很多年不再出现在黑道了,因为完全不需要,黑道之中没有任何人敢招惹顾家。

    而据点被炸掉之后,顾家一群闲的长霉的长老们终于兴奋的笑了起来,一个个跃跃欲试着,集结了手下,活力十足的冲向了出事的据点,准备狠狠的大干一场,而其他黑道小帮派也是翘首等待的看热闹,想要看看是谁这么不怕死敢来顾家的地盘上捣乱,而且还是这么大手笔的直接炸掉了一个据点。

    而顾家一动,白道上自然也是按兵不动的观察着,黑白两道当天弥漫着火药味,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最后的结果,可是顾家兴师动众到了出事地点之后,却看见顾岸被烟熏的黑黑的小脸,额前的刘海也被火光给撩了,而他手里还抓着一张半张微型炸弹设计图,正皱着眉头苦苦思索着到底什么地方出错了导致爆炸。

    一场闹剧之后,顾岸很悲催的被顾凛墨这个当爹的黑着脸拎回家关禁闭,禁止再改装任何危险的,具有杀伤力的武器,只能改装把弄这些如同窃听器一类无害的武器装备。

    “这个窃听器效果怎么样?”八岁的孩子一般五官才长出来,顾钧澈和顾岸是遗传了顾凛墨这个老爹英俊的五官,而说话的小男孩却有着清越的嗓音,一张俊美妖孽的脸华丽丽的秒杀了包括糖果这丫头在内的所有孩子。

    沐谭这一张脸绝对是沐放这个大妖孽的翻版,秀气的眉,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鼻翼高挺,白皙的肌肤之下是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而偏偏沐谭喜欢装出人畜无害的样子,让人第一眼看见就感觉这么漂亮的小男孩,精致的和芭比娃娃一样,一定很好欺负。

    可是糖果这个所有大人们、孩子们最宠爱的小公主,都绝对据对不敢招惹这精致漂亮,笑起来纯良无比的沐谭,甚至包括谭景御这个当年谭家的混世小魔王,如今碰到这个小儿子也只能伏低做小,谁让沐谭长了一张和沐放一样妖孽倾城的脸,对着缩小版的沐放下不了手啊,而沐谭那性子却遗传了谭景御,骨子里坏的厉害。

    “沐沐,你要干……什么……”结结巴巴的开口,顾钧澈皱着眉头一脸害怕的瞅着沐谭,能让沐沐感兴趣的事,肯定会恐怖很恐怖。

    瞬间,如同被拉响了警报一般,不怪乎顾钧这软绵绵的孩子这么害怕,连同糖果都停下来啃西瓜的动作,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沐谭,不知道是谁又要倒霉了,当然了,不是自己就行了,糖果还是很喜欢看热闹的。

    “沐沐,你想做什么?”这是百分百弟弟控的谭沐,英俊帅气的五官,认真严肃的神情,谭沐看起来绝对是一个好哥哥,虽然他也只有八岁,但是在这一群毛孩子里,除了独子的关煦桡之外,就谭沐最稳重了,性子也好。不管弟弟有什么点子,谭沐都百分百的支持。

    一听谭沐这语调,其余几人都翻了个白眼,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关煦桡倒是依旧温和的笑着,看着继续啃西瓜的糖果,体贴的递过纸巾给她擦拭唇上的西瓜汁。

    “沐沐,你想干嘛?我这可是改良过的窃听器。”帅气的顾岸将手里的窃听器丢给了漂亮精致的沐谭,挑了挑眉梢,一脸的信心十足,“监听范围有五十米。”

    “放卧室里。”接住窃听器,沐谭眯着桃花眼无辜至极的笑着,配上他精致的脸庞,不知道的人真以为这是一个纯良单纯的好孩子,当然如果忽略他那坏坏的阴险表情。

    “你不怕小叔揍你屁股?”糖果皱着脸蛋,九岁的糖果虽然爱吃,可惜却还是瘦瘦弱弱的小身板,小时候的婴儿肥退去之后,糖果看起来就偏瘦了,而且她还懒散的厉害。

    不过幸好怎么吃都吃不胖,一副娇憨可爱的圆脸,大大的一双眼,总是带着几分懒散,所以糖果看起来就是一副懒猫儿的样子,打个哈欠,眨眨眼就能睡上一觉。

    谭沐沉稳的小脸也是纠结了起来,看着笑得很是无辜,兴趣十足想要试试的弟弟,谭沐为难的开口,“沐沐,我们换个地方装,要是爸爸和爹地生气了怎么办?”

    “哥,没事,我相信顾岸的技术,肯定发现不了的,大不了放床底下。”眯着桃花眼笑着,沐谭讨好的拉着自家哥哥的手,软软的声音,精致如画的小脸,让人看得不舍的拒绝,“哥,我们就试试看吧。”

    “那好,如果被爸爸和爹地发现了,你就说是我拿回家的。”果真舍不得看沐沐不高兴,谭沐肯定的点了点头,出了事自己扛着就行了。

    谭三叔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馊主意不可能是老实沉稳的谭谭想出来的,是沐沐的点子,“你将窃听器丢床底下想要听什么?”关煦桡和煦的笑着。

    即使只有八岁,关煦桡却像是懂事的大孩子,温文尔雅,知书达理,让顾凛墨和谭景御曾经好几次都想将关曜给堵住揍一顿,为什么这么乖巧懂事,又英俊帅气的关煦桡不是自己儿子,而家里的儿子根本就是来讨债的。

    而这一刻,几个男人终于明白当年为什么谭骥炎会那么幼稚的和谭宸、谭亦整天作斗争,儿子果真是上辈子的情敌,这辈子来讨债了,让你打不得骂不得,还得好吃好喝的供着养着,太憋屈了。

    “我的窃听器效果绝对很好用,可以连接到电脑上,钧澈你就负责接收窃听的信息。”顾岸得意的一扬眉头,帅气的脸上带着自信,听到哥哥的话,纯良的顾钧澈立刻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那我负责信息的总结和归纳。”沉稳的谭沐也开口接过话,虽然他也不知道到底要监听什么,不过只要是沐沐想要做的,谭沐认为自己身为哥哥肯定要百分百支持。

    唯独一旁的糖果和关煦桡对望一眼,齐刷刷的将精明的目光看向一旁的沐谭,沐沐这是想要做什么?绝对不是单纯的窃听,而对上他们的目光,沐谭无辜的扬起嘴角笑着,这样做自然是有用的。

    三天之后,顾岸成功的制造了四个窃听器,一家一个,然后趁白天大人不在家的时候丢到了床底下,顾钧澈在电脑上测试着信号,确定一切良好之后,所有人都散了,准备第二天去糖果家里碰头,到时候听听看大人们晚上到底说了什么,而为了不干扰自家父母,几个孩子第一次晚上都乖乖的回自己的卧房,还早早的睡了。

    “哥,你说他们几个小鬼头真以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已经十八岁的谭亦带着无边框的眼镜,邪魅俊美的年轻脸庞上勾着浅笑,那份世家子弟的优雅贵气展露无遗,和谭宸说话的语调里满是惋惜和无奈,果真还是太嫩了一些,虽然这几个小鬼头已经够聪明了。

    “你拦下的?”谭宸依旧是一张面瘫脸,面无表情,冰冷无波,看了一眼笑的很是危险的谭亦,柳叶胡同的安保技术一直都是顶尖的,四个窃听器一旦打开,无线电磁波信号肯定会被检测到,但是大人们都不知道,自然是谭亦拦了下来。

    “沐沐那小子闯祸了,估计是准备收集小叔的弱点当条件要挟呢。”一想到这里,谭亦倒是先笑了起来,可惜谭宸却还是那一副无动于衷的无趣冷漠,谭亦摇摇头只能继续道,“在学校的时候,一个小子看上沐沐了,不相信他是个带把的,结果带着几个二世祖在期末考之后,等到落单的沐沐将他给堵住了,要脱了他裤子检查。”

    “谁家的这么胡闹?”谭宸眼神沉了几分,冷着声音,对于这几个小孩子,谭宸面子上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却还是很照顾的,这会看到沐谭被人给欺负了,谭宸这冒出来的寒气都能冻死人。

    “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沐沐的性子,谁能欺负得了他?再说了你没有教他们几个的时候,我可是一直督促着他们训练呢,那个不长眼的二世祖被沐沐给教训惨了,不过当时打斗的时候沐沐一不小心失手,被踢倒的那二世祖磕到了花台上,估计伤到命根子了,这会还在医院里医治,刚好放暑假了,所以那边也没有查到沐沐的身份,估计也就这两天就要找上门来算账了。”谭亦一想到沐谭这打算,几乎都有些哭笑不得,他难道准备拿着小叔和沐放叔的床头话当谈判的条件。

    几个孩子都是以普通孩子的身份去学校的,很是低调,因为年岁差不多,都是八岁刚好都在一年级,直接组成了小团体也没有人敢欺负。

    而糖果虽然九岁,可是她月份小,结果七岁那年愣是赖着没有去上学,等八岁之后和几个孩子一起去的学校,鉴于他们身份的特殊,即使在学校里也有人专门保护六个孩子的安全,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以前谭宸没有回来,这些事都是谭亦负责的,所在沐谭和人打架之后,他也是第一个得到了消息。

    几个大人也没有注意到当天晚上几个孩子过于的安静和乖巧,男人过正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天时地利人和之下,自然是精虫冲脑,饱暖思淫欲的滚床单嘿咻去了,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平日里都有几个小鬼用各种手段和借口霸占着自己的亲亲爱人。

    而几个酣战正欢的大人们完全没有想到这些混小子竟然胆大包天的用自制的窃听器偷听,然后掐着表计算的时间,第二天几个混小子竟然凑到一起,讨论谁家父母嘿咻的时间最长,然后以此为依据,讨论日后他们自己的强壮程度,差一点把几个男人给气的吐血。

    而当天晚上,除了糖果这丫头逃过一劫之外,余下的五个混小子都被自家老爹借着训练的名头狠狠的给揍了一顿,打的他们顶着一张青青紫紫的猪头脸,连自己都认不出来自己。

    而之所以这件事会被泄露出去,也是因为事发那天傍晚十分,二世祖家长果真带着一车子的打手浩浩荡荡的来了柳叶胡同,闹腾的要找沐谭算账,敢伤了自己宝贝儿子的命根子,虽然已经没事了,但是这口气咽不下去。

    “我们也不需要你们赔钱,钱我们有的是,让你家小杂种给我儿子跪下道歉,再让我儿子踢他的命根子几脚泄愤,这件事我们就这么了结了,否则的话,我告诉你们,我上面有人,我让你们在北京城混不下去!”二世祖的老爹依仗着身后那一群黑压压的打手,狠狠的在谭景御的家门口前放着话。

    他既然敢找上门来,自然是不怕对方报警的,公安局东城区的分局长可是他把酒言欢的好兄弟,自己一个电话过去,直接将这些人给抓起来。

    这个时候顾凛墨和十一刚好买菜回来,看着谭景御和沐放家门口的一大群打手和嚣张放狠话的二世祖老爹,十一抿着嘴角笑着,沐沐这孩子这一次又惹到什么人了,还找上门来了,不过也是不长眼的,北京城里圈子里的人谁不知道柳叶胡同这边的人是不能得罪的,得罪了就自己抹干净脖子等死吧。

    而柳叶胡同这边因为环境极好,安保也好,后来除了谭骥炎他们几家之外,童啸和欧阳明还是住在这里,其他几个从中央退下来的政要们也选择了这个地方居住,一来是因为环境的确好,闹中取静。

    二来也是为了自己家族里的小辈们打算,如今谭家的势力如日中天,家族的小辈们多来这边,和谭家他们的小辈们熟悉了,成了朋友,日后将是莫大的帮助。

    所以渐渐的在这十年的时间里,柳叶胡同的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居住地了,这里聚集了军政商三界泰山北斗式的人物,传言柳叶胡同里负责打扫巷子的那个中年男人也是军功满身,军衔中校,只是喜欢老建筑,喜欢北京城的胡同文化,所以自愿过来负责这边四合院的维护和打扫。

    “这是怎么了?”听到吵闹声,童瞳也从屋子里出来了,打开院子门就看见斜对面那上百人,一副黑帮寻仇的架势,童瞳好奇的眨了眨眼看着十一,不解的开口,“难道又是什么人看中了沐哥,找上门来抢人了?”

    “小瞳,你真的想太多了。”十一柔和的笑了起来,对于童瞳异于常人的思维很是无奈,商界的人没有那么傻的,谁不知道沐放的背景不简单,谁敢觊觎他,那不等于给谭景御找理由揍自己一顿。

    “沐沐惹的祸。”顾凛墨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唯独面对十一时才会展露出属于他的温柔和深情,连双胞胎儿子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在双胞胎儿子会蹒跚走路的时候直接丢给谭亦照顾,谭宸回来之后直接丢给谭宸训练,顾凛墨所有的心思都在十一身上,估计没有人敢相信这个陪着妻子上街买菜,温柔牵着十一手的好男人竟然就是顾家越来越神秘莫测的家主。

    “他们几个都不在家。”秦清也从侦探事务所下班回来了,看着气势汹汹的这些打手,冰冷如霜的脸上表情清冷,她和关曜都没有孩子太调皮的问题,所以有时候反而有点羡慕经常鸡飞狗跳的顾凛墨和谭景御家里,煦桡那孩子太懂事了,温和有礼,根本不需要他们担心什么。

    “估计是知道今天有这么一出,所以才会出去避祸了,不过沐沐这次肯定犯了不小的事,他还是有些怕沐放的。”十一笑着接过话。

    几个孩子里,沐沐是最精明的一个,对谭景御这个爸爸他是不怕的,只要一装出纯良无害的样子,顶着沐放翻版的小脸,沐沐即使捅破天了,谭景御这个当爸爸的估计都会说一声捅的好,“我谭景御的儿子就需要这样无所畏惧,这才是男儿本色。”

    而沐沐最怕的人也是沐放,平日里沐放对几个孩子是真的好,关心照顾,真的调皮捣蛋了,也不会训斥什么,沐放只需要无视,几个孩子都蔫了,沐沐更是如此,立刻鞍前马后的道歉,左一个保证,右一个承诺的就担心沐放会不理睬自己。

    “声音小点,影响其他居民正常生活了。”下班回来的谭骥炎皱着眉头看着叫嚣砸门的二世祖老爹,冷着声音开口之后,直接向着一旁看热闹的童瞳走了过来。

    而柳叶胡同这会正是下班做饭时间,这边有人竟然来闹事,还带了上百人的打手,不要说童瞳和十一她们了,就连其他住户也都满脸兴趣的出来凑热闹了,这得多么找死啊,才会敢来柳叶胡同闹事。

    谭景御这个中将,当年可是谭家的混世小魔王,人见人怕,如今竟然还敢来他家砸门,真的是老寿星上吊,找死啊找死。

    不过也幸好有这么不长眼的人,柳叶胡同这都无趣了多少日子了,终于又有茶余饭后的谈资了,否则他们这些老头子老奶奶都要闲的发霉了,这会正好有热闹看,端板凳,拿西瓜,磕瓜子,一边看一边吃。

    “小御去军区了,沐放这会也快下班了。”谭骥炎冷酷的看了一眼砸门失败的众人,柳叶胡同的门如果这么容易被砸,那还有安全性可言吗?

    砸了半点门,嚎叫了半天,却也没有一个人出来,二世祖老爹淬了一口唾沫,“妈的,都是些贱民,我还特意等到五点半过来的,竟然还上班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做的什么低贱的动作!”

    “随地吐痰,罚款五千。”传说中中校军衔,退休回来在柳叶胡同这边打扫巷子的老张走了过来,冷冷的开口。

    “五千?你他妈的不长眼睛吧?抢钱也把招子放亮一点!老子是谁,你也敢讹诈?”五千块只是小钱,二世祖老爹根本不放在眼里,可是让他怒火冲天的是找人算账没有找到,吐一口唾沫,竟然还狮子大开口的敢找自己要五千,这是脑子坏掉了吧。

    “其实五千真不多,张叔可是中校呢。”童瞳一本正经的开口,张叔可是满身的军功,给部队里的光荣退休的老军官增加工作量,五千还算便宜的。

    “嗯,不贵。”谭骥炎自然是附和童瞳的话,一旁顾凛墨鄙视的看了一眼没有原则的谭骥炎,这人都是冲着他们谭家过来的,而且沐沐可是喊他一声二伯,谭骥炎这个当伯伯的难道就不知道出面解决麻烦吗?就知道在一旁陪着童瞳看热闹,十一的注意力都被这些人给吸引走了,否则这会自己都已经和十一在厨房里甜甜蜜蜜的做晚饭了。

    谭骥炎斜眼看着鄙视自己的顾凛墨,冷哼一声,还鄙视自己呢,他既然想要和十一独处,不知道将人给带回家去,不敢打断十一看热闹,将怨气撒到自己这个当兄弟的身上,顾凛墨越来越幼稚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窃听器风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并对婚宠军妻窃听器风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