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水救近火

    “喂,我问你这家人什么时候回来……”二世祖老爹无视着找自己狮子大开口的老张,准备少个人问一下谭景御这一家子到底去哪里了,什么时候会回来,他也好找他们算账,给自己的宝贝儿子出口气,可惜对上秦清那冰冷的满含冷气和杀机的冰寒眼神,话就这么顿住了。

    这个女人看起来好恐怖,那脸冷的吓人,二世祖老爹浑身一个激灵放弃了找秦清问话的打算,准备问拎着菜篮子的十一,毕竟十一看起来柔和宁静,面上带着微笑,手里还拎着菜,肯定是个温柔娴淑的居家主妇。

    “滚。”顾凛墨那一张面无表情的死人脸一冷,直接丢出一个滚字,吸引了十一的目光不说,现在还敢过来找十一搭讪说话,简直找死!

    十一只是微笑着,被顾凛墨握住的小手这会反握住了他的手,这都这么多年过去了,顾岸和钧澈都八岁了,他怎么还这么没有安全感,见不得自己和其他男人说话,也总是担心自己会突然后悔了回国安部了,这让十一都很是无奈。

    不得不说顾凛墨这个最年轻的黑道教父展露气势的时候比起曾经是金牌杀手的秦清也丝毫不逊色,面冷如霜,眼神冰寒,一身黑道煞气,二世祖老爹被一个滚字给噎的彻底无言,识时务的直接越过童瞳向着更远处几个看热闹的人走了过去。

    “他为什么不问我?难道我看起来很恐怖吗?”被无视的童瞳很无辜的扭头看向身后满眼宠溺和温柔的谭骥炎,只感觉自己委屈了,他都问了秦清,问了十一,却不问自己,这不是欺负人嘛,浪费自己刚刚还露出最亲切的笑容,就是想要问问他到底来做什么,沐沐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导致这个二世祖老爹竟然带着上百号的打手杀上门来,结果童瞳发现自己的表情完全浪费了。

    听到童瞳的话,一众看热闹的闲人集体翻了个白眼,你倒是不可怕,看起来呆萌的很好欺负,关键是你背后这个亲密揽着你的腰,一脸威严、冷酷气场的男人谭骥炎太恐怖,二世祖老爹除非是瞎子,否则他绝对不敢找死,就谭骥炎那气场,绝对能秒杀方圆十里外的所有生物。

    “不要问我们,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为了更好的看热闹,一众居民整齐划一的开口,笑呵呵的一张老脸,开玩笑,难得有这么有趣的事情,自然需要正主回来看两军对峙才有意思。

    虽然这个二世祖老爹的这一点杀伤力在谭景御那个混世魔王和沐放那个妖孽面前几乎为零,但是至少也可以看看热闹嘛,想在柳叶胡同看热闹得多艰难啊,外面那些混小子,平日里都是勾心斗角,逞凶斗狠,可惜啊,却都是越来越聪明了,也没有人敢来柳叶胡同闹腾,见到面一个个点头哈腰的,恭恭敬敬。

    而谭家这些人倒是每天都鸡飞狗跳,毕竟每家都有了孩子,其中还有几个不安分的,但是可惜啊,这些人的热闹可不是好看的,谭骥炎、顾凛墨、谭景御这些狠角色也就算了,谭宸这个死面瘫和谭亦这个笑里藏刀的腹黑也算了,就连这些**岁的小毛头那也是不好相与的,今天你看他的热闹,看他被自家老爹揍屁股,得,赶明儿自家不是断水断电了,就是电脑电话电视信号接收不到。

    碰了一鼻子的灰,二世祖老爹只能又摆起财大气粗的架子回到了自己身后这一百多的打手面前,至少这样自己看起来很有架势很气派,只可惜眼前的谭骥炎等人看起来太凶狠太可怕,二世祖老爹只能暗自吞了吞口水,让手下继续砸门,不敢招惹这些人,自己还不敢招惹打了自己宝贝儿子的罪魁祸首家!

    “我终于知道沐沐为什么要用窃听器了。”糖果睁大眼睛看着不远处黑压压的一片打手,而在打手拥簇之下,二世祖老爹和他二世祖儿子正洋洋得意的站在谭景御的家门口。

    看这凶狠的黑帮架势,糖果就想到了期末考最后一天的时候,沐沐是最后一个到校门口集合的,当时他精神明显亢奋,也就谭谭会相信沐沐说最后一门数学考试有道题不会做,这才迟到了的谎话。

    “甄朱?”关煦桡自然也认出那个臭屁十足的二世祖小胖墩正是自己同班的同学甄朱,集合父母的姓氏取的名字,只可惜若是女孩也就算了,二世祖小胖墩百分百的糟蹋了珍珠这两个字。

    看着二世祖小胖墩额头上还没有褪去的淤青,再加上他气势汹汹找人算账的样子,关煦桡和糖果无奈的摇摇头,人小鬼大的叹息一声,看来沐沐果真在期末考最后一天的下午打架了,这会甄朱的家长都找上门告状了。

    “老爸,他们两个和沐谭是一伙的,平日里总是这几个人都是形影不离!”小胖墩今年九岁了,按理说糖果八岁已经够大了,可是二世祖老爹担心自己儿子被同龄人欺负,愣是等他九岁了才上学,也不看看以小胖墩九岁快九十斤的体重,一屁股墩子坐下来都能将人给压死。

    “你们两个小混蛋是不是帮着欺负我儿子了?”二世祖老爹不敢得罪不远处那一群凶狠恶煞的大人们,自然将逞凶斗狠逞到了只有九岁和八岁的糖果和关煦桡身上。

    “老爸,谭果没有欺负我,我要追她当我女朋友,关煦桡和沐谭是好朋友,没少欺负我,老爸,你替我教训他,敢和我抢女朋友,不让谭果和我说话,还不准她接我送给她的礼物!我用五十块钱找人帮忙写的情书都被他们丢教室里的垃圾桶里了,还说我污染环境。”小胖墩粗壮的一只手叉着腰,一手指着眼前的关煦桡向着二世祖老爹告状着,一面努力摆出得意洋洋的表情,想要吸引糖果的目光。

    在学校里,糖果他们今年一年级,暑假之后即将升二年级,这一个小团体吸引了所有同学的目光,每一次考试,每门课都是满分,体育课,手工课,兴趣班,也基本都是被糖果他们包揽了第一名。

    除了优异的成绩外,比起其他同学,沐谭那一张精致出色的脸就不说了,关煦桡他们也都是一个一个帅的可以去当儿童模特,再加上糖果这丫头那一张白皙圆润的可爱小脸,可惜她平日里都是和关煦桡他们在一起,更是引起很多喜欢糖果的小男生对关煦桡他们又气又恼。

    “原来这是我家未来的儿媳妇,儿子,眼光不错,这么小就会把妞了。”二世祖老爹得意的哈哈大笑着,糖果虽然看起来有点瘦,其实养的很好,皮肤白嫩,圆润的脸上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看起来可爱呆萌,尊贵优雅里又带着几分懒洋洋的气息,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童瞳这边还没有开口说话,谭骥炎已经黑着一张阎王脸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抱起糖果,冷着峻脸,寒气四射,阴冷的盯着哈哈大笑的二世祖老爹,一字一字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刚刚的话你再说一遍?我家女儿是你家能……”

    “亲家!你好。”二世祖老爹直接忽略了谭骥炎的黑脸,哈哈一笑的热情打着招呼,脚步上前,刚准备拍上谭骥炎肩膀,可是手却僵硬在半空里,这会二世祖老爹才发现谭骥炎的脸看起来真的太恐怖了,简直要吃人一般,那一双阴沉的黑眸,森冷森冷的,让二世祖老爹的腿不由的软了,僵硬在半空中的手臂发抖着。

    “爸爸,这是飞来横祸,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能懒则懒,谭骥炎这个爸爸的怀抱很舒服,糖果懒洋洋的任由谭骥炎抱着自己,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小手还亲昵的环着谭骥炎的脖子,对着不远处的童瞳调皮一笑,天热了好想睡觉,中午就被沐沐他们给喊去了秘密基地,到现在才回来,中午都没有睡午觉。

    “亲家,你别不高兴……我这就给见面礼……我这里有个金链子……镶宝石……”二世祖老爹发现自己越说谭骥炎的脸越黑,明明还是燥热的傍晚,可是他愣是感觉浑身冒冷汗,活像是被瞬移到了北冰洋,冻得牙齿颤抖舌头僵硬。

    谭宸和谭亦是一起回来的,这会放暑假了大学也没有什么事,之前谭宸离开去了国安部基地训练了整整十年,两兄弟也分开了整整十年,所以这会倒是同进同出的忙自己的事情。

    “哥,果真来了。”看到巷子里黑压压的一群打手,谭亦优雅的一笑,勾着嘴角,邪魅的神色一闪而过,自作孽不可活。

    等穿过人群走近了,谭亦看着被谭骥炎抱着的糖果,毕竟是两父子,所以谭亦很清楚的发现谭骥炎的脸黑的跟锅灰似的,当年自己和哥只有七八岁的时候,每一次和爸抢妈咪,爸就是这样的一脸要杀人的脸色。

    “怎么了?”十八岁的谭亦年轻优雅,卓尔不凡,面带浅笑的和谭宸一起向着谭骥炎走了过去,仔细一看四周黑压压的一片至少上百个打手,啧啧,难怪几个小孩中午吃过饭都出去了,这架势还真的挺吓人的,可惜了啊,不该来柳叶胡同,别说一百人了,真的动起手来,卧虎藏龙的柳叶胡同对敌一千都不在话下。

    “谭宸哥,谭亦哥。”关煦桡对这两个大了整整十岁的兄长还是很有礼貌的,八岁的孩子却带着懂事的温和。

    “亲家,那个有话好好说……”只感觉呼吸有点困难,二世祖老爹结结巴巴的想要说话,可惜话才说了一半就招惹到了和谭骥炎同样恐怖的冰山面瘫脸谭宸。

    “你刚刚说什么?”面瘫脸的谭宸眉头一皱,缓慢的转过身来看向一旁陪着笑脸的二世祖老爹,再看了一眼一旁小胖嘟色眯眯的盯着被谭骥炎怀抱里的糖果,彻底黑了脸,和谭骥炎这个父亲如出一辙。

    二世祖小胖墩吞了吞口水,谭果就是漂亮,是整个年级最漂亮的丫头,而且没有千金小姐的架子,看起来就像是个娇贵的小公主,最重要的是如果谭果成了自己女朋友,那以后关煦桡,沐谭他们就和自己是一家人了,以后在学校里自己还不横着走,谁也不敢看不起,说自己是暴发户,小胖墩二世祖深切的感觉自己这个计划真的是太好了,就像老爸说的呱呱叫。

    “丢出去。”谭骥炎冷着脸,直接抱着昏昏欲睡的糖果大步离开了,他真担心自己一下子控制不住情绪,当场弄了人命,到时候就不好看了。

    “哥,这有一百号人呢,丢到什么时候,让小叔过来处理,这个时间段也差不多该回来了,沐沐可是去了军区。”谭亦制止住了准备动手的谭宸,大热的天这样动手太掉价了,沐沐那个坏小子绝对是去军区搬救兵了。

    可惜五分钟之后,谭沐垮着小脸,失落落的先回来了,他终究没有完成自家弟弟交待的任务,没有拖住下班的沐放,赶在沐沐的就救兵到来之前就和爹地一起回到了柳叶胡同。

    “这是有什么事?堵在我家大门口做什么?”修身的银色衬衫,腰间是金线绣出来的一条蔷薇花,黑色长裤包裹着修长的双腿,沐放依旧是及腰的黑发,用缎带直接扎了起来,一张妖孽倾城的脸,勾着桃花眼微微一笑,流光溢彩之下带着魅惑的风姿。

    沐放的脸绝美倾城,但是却没有一点的阴柔女气,或许也是因为他那妖孽的强大气场,看起来邪魅动人,但是却隐匿着锐利之色,这些年跟在谭景御后面训练,沐放的身手好了很多,气势也就更加偏阳刚了,修长如玉的手指拍了拍身边儿子谭沐的头,“谭谭,这是你的同学,来找你玩吗?”

    沐放悠然的笑着,看了一眼一胡同看热闹的众人,无奈的摇头叹息,他就知道今天谭谭没有和沐沐那小鬼一起来公司肯定有什么猫腻,果真如此,这架势还真是够吓人的。

    二世祖老爹和二世祖小胖墩都看傻眼了,这年头竟然拿还有这么出色的男人,活脱脱就像是电脑手绘的美男子,那份妖孽的气质,薄唇微扬的邪魅笑容,倾城绝色的俊美脸庞,小胖墩终于相信沐谭是个带把的爷们了,因为他的脸完全是沐放的缩小版。

    二世祖老爹虽然很好色,但是毕竟是好女色,他惊艳沐放的绝美,可是那声音毕竟是男人的清朗,二世祖老爹没有忘记今天来的初衷,财大气粗,气势汹汹的开口,“你家另一个儿子将我儿子的命根子给踢伤了,这事你们准备怎么办?今天不好好处理了,我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知道这位先生你准备怎么办呢?”沐放优雅的笑着,看了一眼想要开口解释维护弟弟的谭沐,这个傻孩子,估计被沐沐给卖了还帮他数钱,谭谭总是以为沐沐看起来又善良又乖巧,是天底下最懂事的好弟弟,哎,谭景御一定是基因突变了,否则谭谭的性子怎么这么沉稳老实。

    “那个让你儿子出来给我儿子踢几脚,磕头道歉那就算了。”美人果真是有折扣的,二世祖老爹结巴的开口,又看了一眼笑的差一点勾了自己心魂的沐放,这幸好是个男人,如果是个女人自己肯定舍不得为难他,但是自己宝贝儿子最重要了,二世祖老爹鼓足了其实,他绝对不能被美色所诱惑。

    “爹地,你不要怪沐沐。”谭沐担心自己弟弟会被沐放责备,毕竟沐放虽然娇惯他们,但是原则性极强,是对就是对的,错就是错,不允许打马虎眼,谭沐一想到沐沐被骂了,立刻心疼的跟什么似的,犹豫的开口,“爹地,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不许说!”三道声音同时响起,关煦桡快速的回头想要制止弟控的谭谭,难得这个懂事温和的孩子脸色大变,而糖果这个小懒虫这会也从谭骥炎的怀抱里直起身来,大眼睛心虚的扑闪扑闪着,这下子真的捅马蜂窝了,而且沐沐肯定会最倒霉。

    而第三道反对的声音自然是刚回来的顾岸和顾钧澈,看到几个孩子这样诡异的表情,谭骥炎他们这些精通算计,谋略布局的老狐狸们如果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不知道的事情那才是奇怪呢。

    尤其是连糖果和关煦桡都不对劲了,那就说明这事还不是小事,至少比这个二世祖老爹带着一百多号打手找上门来告状要严重很多。

    死定了!看到自家父母的脸色都不对了,糖果、关煦桡和顾岸相视一眼,彻底蔫了,唯独纯良的顾钧澈不解的开口,拉了拉哥哥顾岸的手臂,“有什么秘密?为什么就我一个人不知道?”

    “笨蛋!”顾岸挫败的在顾钧澈的后背上拍了一下,谭谭虽然沉稳老实,但是那只是对自己在乎的人才如此的宽容大度,可是钧澈这个弟弟是真的单纯,被卖了都不知道。

    雄赳赳,气昂昂,沐谭果真从军区搬来救兵了,顶着这一张精致绝美的小脸,再加上那无辜纯良的表情,沐谭稍微这么一煽动,得,军区直接炸锅了。

    他们最痛恨同样也是最敬佩的谭中将的宝贝儿子,他们心目里头最可爱善良的小天使,虽然性别是男的,但是丝毫不影响这群大老爷们对沐沐的爱护和疼惜,他竟然在期末考试之后被人堵在角落里欺负,关键还是以多欺少,这也就算了,最无法接受的是竟然还想要脱沐沐的裤子,非礼他们心目中的小天使,丫的,活腻味了吧。

    他们还没有准备出去找这些混蛋算账,得,还欺人太甚的带了上百号人堵住谭中将的大门口了,翻天了,真的翻天了,这里可是北京城,天子脚下,如果谭中将的家属亲人在自己地盘上还被外人给欺负了,那么他们北京军区这群大老爷们真的可以集体去自杀了。

    尼玛,人多势众对吧,一百来号打手是吧,堵巷子砸院门,敢在北京军区地盘上撒野,不打的你满地找牙,你还真的以为北京这地有几个臭钱就可以横着走。

    沐谭丝毫不知道自己老实的大哥竟然将秘密给泄露出去了,直接和外援的兵哥哥们赶回了柳叶胡同,当然,官面上的理由是荷枪实弹的外出维护治安,顺便让士兵们体验一下军营外的生活,以后可以更加出色的完成领导布置下来的任务。

    哗啦一声,随着军用大卡车车门的打开,一个一个军人穿着橄榄绿的军装从车上跳了下来,整齐列队,“八五二连集合完毕,请指示!”

    “立正,稍息!”身为沐谭搬来的救兵、外援,八五二连连长大声的开口训话,“看到没有,那些人敢在我们的地盘上撒野欺负我们军人家属,该怎么办?”

    “打跑他们!”震耳欲聋的声音强劲有力,整整一个连的士兵起身高吼了起来,那血性,那架势,让巷子里的一百来号打手们眼珠子都差一点瞪掉了一地,他们真的没有干什么坏事,就是砸了个院子门呢,可是关键是砸了半天这院子门还没有被砸开。

    “这样就行了吗?如果他们再来怎么办?如果他们事后报复暗地里堵人怎么办?”连长再次提高了音调,黑着一张刚毅的脸庞,眼神一狠,干劲有力的追问,“该怎么办?”

    “打的他们不敢再来!”整齐划一的狼嚎声再次响起,还敢暗地里堵人,不想活了!要知道沐沐不高兴了,那么沐沐他爹地沐放先生肯定就不高兴了,夫夫生活不和谐,那么谭中将自然就更加不高兴了。

    谭中将那个死变态一旦不高兴,还不折腾死他们这些当兵的,绝对是他们怎么痛苦谭中将怎么折腾着来,为了整个北京军区的和谐环境,为了将谭中将变态的训练扼杀在摇篮里,今天这行动可是总司令亲自批准的。

    “我们的口号是……”连长拖长了男中音,唯恐柳叶胡同里那一百来号打手被吓的还不够,而众人耳边再次响起惊天动地的嘶吼声,“谁让谭长官不痛快,我们让他们全家不痛快!”

    连长很满意的笑了起来,谭中将不痛快了,那么倒霉的就是他们,所以这些没事游手好闲充当打手的小兔崽们,在其他地方逞凶斗狠也就算了,竟然敢到谭中将的家门口来撒野,尼玛,是不是看他们这些当兵的在部队里太舒服了,这会过来给他们找不痛快来了。

    幸好他们是全速前进,赶在谭中将之前将油门踩到底的先过来了,这会谭中将正被司令给拖住了,要是让谭中将先回来,到时候那个兵痞子必定直接将军服一脱,皮笑肉不笑的充当他们的训练教官。“你们这群小兔崽子们,平日里果真是太闲了,国家出钱养着你们是为了保家卫国,是为了保护人民,结果呢?外面黑社会横行霸道,嚣张至极,你们难道不感觉丢脸吗?”

    谭中将这个兵痞子,绝对是顶着一张帅气脸,却说出气死人不偿命的话,“你们不丢脸,小爷我都替你们丢脸,为了让你们不至于日后在战场上丢了小命,小爷我就勇于牺牲一下,不辞辛劳的亲自训练你们,让我们北京军区的军威四海远播,震慑的那些黑帮分子不敢在天子脚下嚣张!”

    八五二连的士兵在脑海里YY着谭景御在知道这种情况之后可能会说的话,然后发狠的操练他们,所有士兵咻的绷直了身体,众志成城,同心协力,一定要将所有的可能性扼杀在摇篮里!

    “那是八五二连的?”童瞳傻眼的看着直接过来将百来号根本不敢反抗的打手都给拎着后领口,拖到军用卡车上的士兵,看到他们衣服上的标志,童瞳只感觉头有些的痛了。

    八五二连虽然只是一个连,但是在北京军区却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这个连招收的是全国最优的兵,是谭景御亲自组建发展起来的,虽然五年之后,八五二连队里的很多士兵都会因为优异的成绩被输送到各个军区,军衔蹭蹭的上升,但是在八五二连的五年里他们将接受谭骥炎最变态的训练,单兵作战能力节节上升,所以每个八五二连的人对谭景御是又爱又恨。

    二世祖老爹和二世祖小胖墩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就被人直接捂了嘴巴给拖上了军用卡车,连同一百来号打手们被一起拖着离开了柳叶胡同。

    被司令给拖住的谭景御回到柳叶胡同之后发现家里没有人,难道今晚上又去二哥家蹭饭吃?在一起后的这些年里,尤其是两个儿子不喝牛奶开始需要吃辅食的时候,沐放就推了一些工作准备自己学做饭。

    谭景御是准备从外面找个厨师回来负责一日三餐的,但是沐放给拒绝了,毕竟他和谭景御在一起,和其他普通夫妻是不同的,也担心外人碎嘴的乱说话,到时候给两个孩子留下什么不好的影响,而且沐放也不习惯外人在家里活动。

    谭景御想想也对,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再加上沐放经营着飞天娱乐,也算是半个公众人物,谭景御和沐放并不介意外人知道他们的感情,可是毕竟生活是属于他们的,他们也没有必要给机会让外人说三道四,谭景御就准备从部队退伍的炊事班里找个人过来,还是被沐放拒绝了。

    最后一家四口人最多的就是去谭骥炎这个二哥家里蹭饭吃,有时候也去顾凛墨和十一那里,一群大老爷们中只有顾凛墨的厨艺很好。

    当然了,偶然还可以去童啸那里吃饭,不过这个几率太小了,童啸离开国安部之后,地位稳步上升,不是去各省检查工作,在中央召开主持工作,就是出国访问,事情太多,自然也就没有办法自己做饭了。

    “呦,今天准备聚餐?”进了院子,谭景御看见除了外出查案子的关曜之外,其他人都在这里,谭景御朗声一笑,视线自然而然的看向沐放。

    最开始的时候,谭景御的确是因为沐放的脸而吸引住了目光,然后总喜欢和沐放对着来,想要看看他妖孽背后真正的性情,最后就直接陷进去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个儿子都八岁了,但是沐放却一点都没有变,不过比起当年第一次见到的惊艳和那双桃花眼里隐匿的冷漠疏离,如今的沐放更加的温润,眼中已经没有了童年时留下的疏离和阴影。

    “我去做饭了,谭三哥,你坐。”童瞳率先站起身来,笑着看了一眼一旁的几个孩子,这会都知道闯祸了,灰溜溜的样子还真是难得。

    谭骥炎在床上的时候话还是比较少的,再加上前几天太忙,连续开了好几天的会,嗓子有点哑,而且谭骥炎也没有在床上说些黄话荤话的习惯,所以童瞳虽然也很无奈这几个孩子太胡闹了,但是还算能接受。

    而且糖果那丫头也偷偷说了,她黑进了顾钧澈的电脑里,将窃听器传送的声音给删除了,从网上弄了个假的音频替换了。

    可是顾凛墨那张脸黑的都能滴出墨汁来,估计谁也没有想到顾凛墨在床上的时候竟然话那么多,而且说的话都有点露骨,中国人在感情上都有些的保守封建,而且都是老夫老妻了,谁会把喜欢、爱都挂在嘴巴上,可是偏偏顾凛墨就这么做了,这会顾家双胞胎正在一旁绷直着身体僵硬的被罚站。

    秦清和关曜就更加安全了,关曜因为查案子外出了,窃听器只录下了秦清和关曜晚上那一个多小时的通话,而最可怜的要数谭景御了,虽然此刻正主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沐沐,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谭景御发现众人脸色都有些的不对劲,说不出来的诡异,就如同你后背被贴了一张纸,上面画了个猪头,还写了一句我是头猪的话,除了自己,全班同学都知道。

    这小子怎么了?等了半晌没有等到回答,谭景御瞅了瞅身边的沐放,沐沐这小子除了沐放能让他这么老实的认错之外,其他人根本办不到,难道做了什么错事被沐放给骂了?

    “我们也先回去了,你们两个过来!”黑着一张脸,顾凛墨蹭的一下站起身来,大步向着门口走了过去,十一无奈的笑了笑,这还是第一次比顾凛墨给丢下来呢,看来顾凛墨这一次果真被气狠了。

    顾钧澈和顾岸这两毛孩子也知道犯大错了,灰溜溜的跟着顾凛墨后面离开了,一旁谭景御错愕的看着这一幕,要知道平日里顾凛墨宝贝十一跟宝贝自己家女儿一样,黏人的厉害,这一点谭景御都是自知不如,今天他竟然丢下十一先离开了,着实让谭景御震惊。

    当然了,看顾钧澈和顾岸那灰头灰脸的样子,再加上自己两个儿子也是低头检讨着,谭景御自然是知道这几个孩子肯定是犯事了,而且还是大事。

    “得,你也别生气了,我小时候可比他们这些小屁孩调皮多了。”谭景御笑着拍了拍沐放的肩膀,对谭景御而言男孩子那就是要狠着养,有血腥,有担当,什么事都敢去尝试,所以调皮捣蛋什么的对男孩子而言太正常了。

    谭骥炎看着还安慰着沐放在中间打圆场的谭景御,他这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要是知道了,估计都能炸起来。

    和谭骥炎的观点一样,沐放挑着眉梢看着喜笑颜开的谭景御,悠然一笑的开口,“我不生气,一会你也别生气就行。”

    “我生什么气,男孩子哪有不闯祸的。”谭景御笑着答了一句,总感觉心里头有点毛毛的,为什么大家看自己的眼神还是这么的诡异。

    “我也先回去了。”秦清站起身来,一旁总是懂礼听话的关煦桡也是脸色灰败,沉默的跟在秦清后面离开了,甚至都忘记和才回来的谭景御打招呼。

    “这到底是怎么了?这帮小兔崽子集体闯祸了?”扬了扬眉,谭景御感觉怎么就自己被蒙在鼓里了,而且连最听话的煦桡都脸色不对劲,这几个小兔崽子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来了,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一个个都没有受伤,谭景御倒也不太担心。

    “回家去问。”身为二哥,谭骥炎难得发挥体贴的一面,安慰的拍了拍谭景御的肩膀,其实监听也就监听了吧,这几个孩子还知道自己家的事情要保密,所以都是自己听自己家的录音音频,可是关键是他们还掐了表计算时间,而一夜只做了一次的谭景御倒霉中枪成为最后一名,被打上了不行的标签,套用几个孩子的话中看不中用!

    二哥突然这样友爱弟弟让谭景御被拍的浑身直冒冷汗,谭骥炎冷着脸谭景御还习惯一点,突然面对自家二哥这样亲和的一面,谭景御只感觉自己压力莫名的大。

    十分钟之后,谭景御带着两个儿子和沐放一起回到了家,然后沐放去厨房里忙活,谭景御笑嘻嘻的问着两个儿子到底出了什么事,还大言不惭的保证,他和谭骥炎、顾凛墨这些老古板不同,他可是非常非常开通的家长,即使几个孩子捅破天了也还有个子高的顶着呢。

    五分钟之后,谭沐将事情完完全全的说了一遍,包括谭景御中看不中用的倒数第一,被质疑能力最差的谭景御直接炸了起来,“我靠,你们这两个小混蛋,老子今天非得打死你们!什么叫做中看不中用!”

    谭景御的声音太大,几乎掀破了屋顶,被揍的沐谭叫了起来,“爸,你说你不会打我们的!”

    “老子反悔了,不行吗?你们还敢躲,给我站好了!”谭景御暴吼一声,翻天了,真的翻天了,竟然敢用这样不三不四的手段来窃听,窃听也就算了,怎么就偏偏选了自己和沐放置做了一次的这一夜,这不是告诉所有人自己不行吗?

    相隔着围墙距离的顾凛墨还有谭骥炎看了一眼大门外,果真炸了。谭景御差一点没有揍死自己家的两个小鬼头,连沐谭顶着酷似沐放的脸也被狠狠的揍了一顿。

    入夜之后,谭景御无耻至极的拉着沐放要重新滚一次床单,而这一次他绝对要一展雄风,一夜七次郎的酣战到天亮,一雪前耻,可惜被妖孽的沐放桃花眼一瞪,一脚踹出去几米远。

    ------题外话------

    关于孩子们的番外不定期更新,有好的搞笑情节时一定会更新的,抱抱亲们,谢谢喜欢,有番外的时候会在正文的题外话里说一声的,今天先更新番外章,正文一会再更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远水救近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并对婚宠军妻远水救近火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