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章 相见如故

    夏家服饰和古韵合作的走秀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如果说夏家服饰的成功在众人看来早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是古韵如同横空杀进服装界的黑马,虽然主打的只有古典雅韵这一个系列的服装,很是单一,可是却依旧成功的让所有人看到了陆纪年惊人的设计才能,即使被埋没了很多年,可是天才终究还是天才,当然了,这也是莫思云的设计。

    台下的记者和其他服装界的宾客早已经向着夏峰和夏家众人祝贺去了,陆纪年毕竟不方便露面,所以沈书意这个老板只能赶鸭子上架自己去面对记者和媒体。

    “回去吧。”莫五爷低声的开口,站起身来,远远的看了一眼被众人包围在中间的沈书意,看着灯光之下,这一张精致漂亮的容颜,游刃有余的应付着四周的人,不管是善意的还是隐藏的恶意,沈书意却都是应付自如。

    思云,如果你在天有灵,今天你也该高兴的,这些都是你设计的服装,莫五爷带着几分惆怅几分缅怀,这个叱咤黑道的人物,此刻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年男人,带着浓浓的思念和欣慰,在一众保镖的拥护之下转身离开了会展。

    莫念依旧冷漠着一张脸,远远看着沈书意的时候,淡漠的眼神都显得温柔了很多,那几乎是他看着长大的妹妹,如今,却已经这般的耀眼,不过倒是便宜谭宸了!

    想到此,莫念不由的向着东南方的角落看了过去,即使隔得远,但是莫念也看出谭宸和谭骥炎那几乎翻版的脸庞,可是这样的场合,记者太多,莫家终究是混黑的,所以莫念和莫五爷一样都选择了退避,不给沈书意惹上多余的麻烦。

    “之前听夏大小姐说我们美佳抄袭了夏家服饰的设计,还指责沈小姐是她暗中和我合作,出卖了夏家,可是看起来,夏家今天的秋装并没有和我们美佳相似的服装展示出来啊?”看不得夏峰如此的成功,杨思明端着酒杯,调笑般的开口,却成功的让原本欢悦的气氛瞬间变得紧绷起来,略显得嘈杂的现场也蓦地安静的几乎能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

    成为众人焦点的沈书意和夏峰对望一眼,夏峰倒依旧是温和的样子,沈书意的表情则明显多了一份幸灾乐祸,懒洋洋的,让那原本显得精明干练的表情瞬间变得可爱软糯了很多,一副终于等到好戏上场的闹腾模样。

    “秋末性子太冲了一点,如果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我带她向杨总裁道歉。”夏峰朗然的开口,神色一片坦然,让人明白这样的男人绝对不是输不起的人,所以完全不可能去抄袭设计图。

    “道歉就不用了,我也只是这么一说,毕竟设计师也是人嘛,偶然构思构图有什么重复相似的地方,也是情有可原。”杨思明笑呵呵的开口,喝了一口红酒,转而看向一旁的沈书意,再次将话题给挑了起来,“沈小姐有意愿和美佳合作吗?毕竟今天的古韵可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沈小姐的才华让杨某佩服不已。”

    “合作,那也是要挑合作对象的。”沈书意慵懒一笑的开口,清澈的目光扫过四周,抿唇一笑,挑了挑眉梢,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给自己抛橄榄枝的杨思明,似乎在待价而沽什么,话锋一转,“俗话说的好,不怕神一般的对头,就怕猪一般的队友……”

    噗嗤一声,夏峰一个没有忍住,直接笑场了,原本这个满腹才华的设计师,这才呆愣愣的看了一眼沈书意,随后扭过头压着笑,明明他之前一直以为沈小姐都是精明干练的,百分百的职场女性,可是这样的话。

    其他人也都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直接将杨思明比喻成猪一般的队友,一个一个脸色都因为压着笑而扭曲着,有没有忍住的,一口酒水都喷了出来。

    杨思明脸上的笑容直接僵硬住,铁青着脸,怒火冲天的看着一脸无辜的沈书意,握着酒杯的手猛然的用力,几乎要将手里的酒杯给捏碎了,这么多年来,不管是面对什么样的竞争对手,就算是夏家服饰,他们也没有人敢这么侮辱自己,毕竟杨思明背后还有在北京城当官的父亲和大哥,不看僧面看佛面。

    就在众人因为沈书意的语出惊人而吃惊时,突然不远处有人快速的向着众人奔跑过来,神色慌乱,手里还拿着一个大包,似乎是被什么人追赶了,所以慌不择路的直接逃了过来,结果跑的太快,砰的一声摔在了众人中间,手里的包拉链没有拉好,里面的衣服直接摔了一点出来。

    “夏设计师,这个小偷跑到后台偷东西,被我们看到之后跑过来了,需要报警吗?”一个保安模样的男人快速的开口,低着头喘息着,估计是跑的太累,不过手却不动声色的对着一旁的沈书意打了个成功的手势,让沈书意放心,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好戏就要开场了。

    “将人带下去,暂时不要报警,一会我过来处理。”夏峰眉头一皱,快速的开口,神色之间的慌乱只是一瞬间的,随后又恢复了镇静,让人几乎以为他的神色不对劲只是幻觉一般。

    杨思明被沈书意这么一讥讽,自然是一肚子的火气,哪里容得夏峰在这里息事宁人,冷冷一笑,一脚勾起地上的一件衣服,好奇的咦了一声,“我怎么看这几件服装和我们美佳模特身上穿的服装好像是一模一样的啊。”

    众人倏地一下将目光都集中在了地上的几件衣服上,而杨思明唯恐夏峰让人将地上的衣服给拿走了,甚至还屈尊降贵的蹲了下来,将包里的衣服个拿了出来,抖了抖展开,和不远处几个美佳模特身上的衣服几乎是一模一样,如果现在说是设计上的雷同都没有人相信了,这绝对是同一款设计,只是在细微的地方处理的有些不同。

    “这根本是同一款衣服吗?夏设计师,你该不会真的剽窃了美佳的设计吧?”还不等杨思明开口,沈书意突然皱着眉头,一脸怀疑的看向夏峰,神色严肃,似乎自己根本不知道这回事,所以脸色才显得有点难看。

    在服装界,剽窃设计图是最无耻没品的事情,很多山寨版的服装就是依靠剽窃大品牌的设计,等大品牌的新款服装上市之后,立刻让自己的设计师去抄袭,然后下单子开工做劣质廉价的衣服,只是在设计上和这些流行大品牌很相似,所以销路一贯也很好,陆纪年之前没有来古韵工作的时候,干的就是这没品的事。

    杨思明不解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她竟然将自己要说的话给说了,果真是个聪明人,知道夏峰要倒霉了,所以快速的摆明了立场,利用质问夏峰的机会,让自己撇的干干净净,和夏家服饰的剽窃抄袭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可真不是个尽职专业的小偷,跑去后台不去偷模特们的钱包和新款手机,却去偷一包衣服,这偷的还真是够巧合的。”沈书意笑着看向一旁脸色灰败的小偷,再仔细一看,差一点乐起来了,陆纪年这货竟然还临时客串了一下小偷,不过改了模样,一般人还真的看不出来。

    问话的同时,沈书意毫不客气的用脚踢了踢陆纪年的腿,气的一旁的陆纪年直接低着头,装作害怕惶恐的模样,其实早已经气炸了,他就知道这一肚子坏水的丫头一定会趁机折腾自己。

    看吧,早知道在倪大伟审讯杨思明安排过来的人时,自己就不该一时手痒,问出话之后,直接将人给敲晕了过去,结果只能自己临时扮演小偷,而倪大伟扮演保安。

    可是对于四周的宾客和记者而言,他们可不管这其中显而易见的算计和门道,宾客们是看热闹的居多,记者中被杨思明收买的记者,这会快速的开口提问着夏峰,“夏设计师,你可以解释一下吗?为什么夏家服饰的设计和美佳服饰的秋装设计如此惊人的相似,甚至可以说是同一款设计图制出来的衣服,而且为什么今天你没有将这些服饰展示出来,是因为没有料到杨总裁竟然会带着模特过来,提前展示了美佳秋装设计,所以夏家服饰才不得不将雷同的服装收了起来?”

    “夏设计师。”这边有记者开头了,其他人自然也不会放过夏峰,再次咄咄逼人的开口质问,“夏设计师,是不是如果今天美佳没有展示出他们秋装新款,夏家服饰就会将这些衣服展示出来,这样即使美佳宣称这是他们的设计,可是因为夏家服饰是早先一步将服装给展示出来的,所以美佳即使有异议,却也只能吃哑巴亏了。”

    “首先,我要声明的是,夏家服饰绝对不会抄袭,至于这几款可以说是同一张设计图做出来的衣服,我可以请法国时装公会的代表们出来证明,之前他们参观夏家工厂的时候,就已经看到这几款的设计图和成品衣服了。”夏峰朗声的开口,神色凛然而严肃,杨思明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搞垮夏家,却没有想到终究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功亏一篑不说,还会报应到自己头上。

    “可是法国时装公会和夏家服饰的关系非同一般,沈小姐又是和夏家是合作的关系,只怕这样的说辞不能取信大众。”有记者又将沈书意潜规则上位的事情拿出来说事了,虽然说之后沈书意和夏峰合作,杜绝了这种恶性竞争的推测,但是梅特尔大师在古韵大门口给沈书意送玫瑰花,这件事完全可以说明法国时装公会的代表和沈书意的关系非同一般,甚至很密切,这样一来,即使搬出了时装公会的代表们来证明,却也不能取信众人。

    “当然,我们自然也有证据来证明这一点。”夏峰坦然的开口,看了一眼杨思明,冷冷一笑,T型台后面就是全新的立体环绕声的显示屏幕,夏峰拍了拍手,四周的灯光稍微黯淡了一下,而显示屏幕则亮了起来。

    突然,画面出现在了显示屏幕上,画面之上正是两个设计师正在动作怪异的举着手,而他们面前有几款衣服,正是这一次美佳模特身上穿的衣服,有的是一模一样,有的还是半成品。

    设计师的共办公室里是没有监控的,因为他们的设计图和衣服都在工作室里,有了监控,一来设计师会很反感,二来则是担心有竞争对手利用黑客高手侵入电脑系统,利用监控盗取设计图,所以夏家服饰才没有办法用其他的方法来证明这些设计都是夏家服饰的,可是此刻却不同了。

    “这两个人是沈素卿小姐借着参观夏季服饰的时候带过来的设计师,而他们的衣服袖口上,闪亮着红点的正是最新款的微型照相机。”夏家服饰的安全科长此刻正站在角落里向着众人解释着。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这两个设计师不时的抬起手肘,原来根本就是为了偷拍衣服,而画面中,其中一个设计师,四处看了看,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快速的将桌子上的设计图打开,用袖口上的微型照相机快速的拍摄着,直接坐实了他们偷拍剽窃的罪名。

    角落里,沈素卿脸色呆呆的僵硬住了,她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一幕,而一旁陪同沈素卿的夏秋末脸色更是青青白白的变化着,似乎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

    而画面随后再次变换,这一次是沈素卿半路下车去了咖啡厅,之前因为谭宸的交待,绝杀的成员将沈素卿给盯的死死的,所以她和蒋海潮见面的画面,包括她将一个微型的内存卡给了蒋海潮,尔后,蒋海潮的下属带来了笔记本电脑。

    当内存卡被打开之后,笔记本屏幕上显示的正是之前两个设计师偷拍的成品衣服和一些设计草图,尔后,杨思明也出现在了咖啡厅里,虽然大屏幕上此刻显示的都是高清照片,没有言语,但是蒋海潮将笔记本给杨思明看了之后。

    放大的画面上,杨思明那丑陋的算计的嘴脸,让在场的众人都极度的不耻,这绝对是贼喊捉贼,等杨思明和蒋海潮都离开之后,画面又转到了沈素卿这里,她之前离开咖啡厅之后,并没有立刻就走,而是找了一个角落,一直看到蒋海潮和杨思明都离开之后,这才露出恶毒狠戾的笑容,任谁都无法想象出这么一个看起来娇弱动人,楚楚可怜的女人竟然在无人看见的时候,会露出这么丑陋的一面。

    多余的话都不需要说了,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杨思明脸色彻底阴沉下来,角落里,沈素卿的表情更是灰败如土,第一次她的丑陋嘴脸完完全全,清清楚楚的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老板,老板,是你给了我五万块钱,让我去夏家的后台将这些衣服给找出来的,现在你可不能不认账!”陆纪年扮演的小偷,突然开口,哀求的向着杨思明说话,随后表情一冷,倒是破罐子破摔了,眼神阴狠,“老板,你可不要将我当替罪羔羊,这都是你幕后指使我做的!”

    气的浑身直发抖,杨思明这会也顾不上一旁揪着自己不放的“小偷”了,阴毒的目光看了看沈书意和夏峰,冷冷的开口,“很好,很好,竟然给我下套呢,你们等着瞧!”

    猛然的转过身来,杨思明愤怒的大步离开,这一次算是丢脸丢尽了,明明都算计部署好了,可是到最后,却报应到了自己头上,杨思明丢不起这个脸,记者的闪光灯自然也是对准了愤怒离开的杨思明,毕竟记者里不仅仅有杨思明收买的人,也有夏家服饰收买的记者,就等着这一刻呢。

    “沈素卿,你这个挑拨离间的贱人!”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夏秋末怒极的开口,她就算再傻,这会也明白过来自己被沈素卿给利用了,到头来,出卖夏家的人竟然是沈素卿而不是沈书意。

    夏秋末毕竟是个练家子,再加上这会气到极点了,出手自然就重了很多,一巴掌扇了过去,沈素卿脸直接肿了起来,整个人被扇倒在了地上,仪态尽失,而四周的记者拍不到离开的杨思明了,自然将镜头对准了沈素卿。

    这可也是个大话题,毕竟沈素卿和沈书意的关系摆在这里,传闻说沈书意和沈家不和,离开了沈家,而沈家的天依服饰也有沈家大女儿沈素卿继承,如今闹了这么一出,谁都看出来了沈素卿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就是陷害沈书意。

    脑袋嗡了一下,闪光灯的光芒,记者的提问,让沈素卿脸色一片苍白,呆愣愣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或许沈素卿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成了众人眼中可笑的小丑,算计沈书意不成,而且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给扒下了伪装的脸皮。

    打击太大之下,沈素卿只感觉胸口剧烈的痛了起来,躺在地上,脸颊上是阵阵的痛,视线透过众人,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人群里,高高在上的沈书意,再看着如此狼狈丢脸的自己,沈素卿表情猛然的狰狞起来,眼神恶毒,可是因为身体不支,眼前一黑,怒火攻心之下直接气晕了过去。

    现场再次乱了一下,夏峰回头一看,沈书意早就屁颠屁颠的跑到谭宸那边去了,毕竟今晚上的事情也算是解决了,至于昏厥的沈素卿,是死是活,沈书意都懒得理会,她可没有这么好心,被人陷害了,这会还去担心沈素卿这个凶手的死活。

    毕竟这里是夏家的会场,夏峰让人过去将沈素卿给送去医院,不过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看起来倒有几分可怜的沈素卿,之前沈家的事情夏峰不知道,但是看着今天这事,夏峰却明白,如果不是自己和沈书意早有准备,不管是夏家服饰还是古韵,都会被他们给狠狠打击了一次,名誉大损,所以沈素卿和杨思明这也是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

    “死了?”看到笑靥如花的沈书意,谭宸沉声的开口,目光远远的看了一眼被记者围观的地方,因为谭骥炎的身份特殊,所以谭宸自然也不能过去。

    不过要是就这么死了倒也自在了,听说沈素卿的身体不好,所以派出去的人拍到照片之后,谭宸特意让人挑了沈素卿表情最恶毒的几张给了夏峰,绝对存着将人给活活气死的打算。

    “气昏了。”估计一时半会是死不了,沈书意看了一眼面瘫着脸,眼神带着几分可惜的谭宸,这明明是自己的敌人,谭宸这模样倒像是他的生死仇人一般,当初就是面对东突恐怖分子的头目艾布力,谭宸都是冷漠着面瘫脸,没有什么表情,对沈素卿倒是如此的深仇大恨。

    想到此,沈书意动容的笑了起来,满心的柔软,借着会场黯淡的光线,再加上众人的目光都在沈素卿和夏峰那边,沈书意亲昵的抱住了谭宸的腰,将脸埋首在他的胸膛上,软软着嗓音开口,“好累,我们回家吧。”

    “嗯,以后这些事让陆纪年来做。”心疼无比的开口,谭宸大手轻轻的抚着沈书意的头,今天他自然是看到沈书意如何的忙,声音都有些哑了,幸好之前他问了夏峰,早早的就准备好了冰tang炖雪梨,也幸好是甜的口味,所以谭宸做起来绝对拿手。

    夏峰还有不少善后工作,这会儿远远的看到离开的沈书意和谭宸,想到今天早上突然接到谭宸的电话,电话里,这个男人一本正经的询问自己走秀后台会有那些事情,需要准备什么。

    夏峰当时直接傻眼愣住了,他的私人号码,知道的人并不多,而且他根本不知道这个陌生嗓音的男人到底是谁,不过倒是将零零碎碎的事情说了一遍,陆纪年之前都是三流设计师,根本没有什么走秀的经验,所以谭宸的电话这才打到了夏峰这里。

    通过夏峰的描述,知道今天沈书意会很忙,谭宸一早就给沈书意准备的是软底的平底鞋,又出去买了雪梨和冰tang,还在沈书意的包里放了润喉片。

    接电话的夏峰刚准备询问对方到底是谁的时候,可惜手机里却传来嘟嘟声,直接挂断了电话,让夏峰直接傻眼了,大清早的六点钟就被电话给吵醒了,还不知道对方是谁,不过听着电话里那种冷漠的嗓音,夏峰几乎可以想象出电话另一头的男人绝对是一个冷漠至极的男人,但是他却无比仔细的听着自己刚刚的絮絮叨叨。

    应该就是谭宸吧!夏峰早上其实就有了推测,毕竟和自己一起走秀的就是古韵,不可能是为了一禾打的电话,那就可能是为了沈小姐,夏峰虽然没有和谭宸正面接触,但是从夏老和夏秋末那里,他也知道谭宸的性子,如今倒是明白过来这个看起来冷漠面瘫的男人,其实有着一颗无比柔软的心,而他对沈书意的感情,夏秋末是无论如何也插不进去的。

    “哥,我是不是很蠢,被人算计利用了都不知道。”夏秋末灰败着脸,表情颓废,低声的询问着夏峰,整个人都失去了过去的精神奕奕。

    “秋末,放手吧,那个男人不属于你。”夏峰心疼的看了一眼夏秋末,那个男人,太冷太寒,而他所有的温柔全都放到了沈书意的身上,这样性格的男人,一旦爱上了,那就是一生一世,至死不渝的感情,他绝对不会爱上其他女人,如果他对秋末有心,早些年就会在一起了,而不是秋末一直以来都是单恋。

    说放手哪有那么容易,可是夏秋末比武输给了沈书意,再加上沈素卿的事情,夏秋末低着头,虽然还是不甘心,虽然还是痛苦,却没有再反驳夏峰,也没有大言不惭的要将谭宸给抢过来。

    揽月苑。

    灯火明亮着,客厅里,容温早一步处理完了事情过来了,还带来了风雅阁的菜肴,毕竟是容温亲自出面过去的,风雅阁的大厨亲自操刀,准备了不少菜,这会桌子上都摆满了。

    “沈丫头,一入侯门深似海,你确定你真的要和谭宸搅和在一起?”沈书意刚洗完澡换了衣服从浴室出来,就看见陆纪年趴在二楼的窗户外,笑着对沈书意说教着。

    “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哭笑不得的打开窗户,沈书意看着动作利落跳进来的陆纪年,瞄了一眼窗户外,“你就不怕被暗中的人给毙了?”

    “这点身手和自信我还是有的。”不过因为保护的人都集中在一楼,陆纪年这才有机会爬到了二楼上,在一楼,暗中那种戒备,虽然看不到人,但是天生的警觉之下,陆纪年能感觉出暗中有两个非常强大的人在,完全和夜色融合到了一起,是真正的高手,陆纪年都无法确定真的对上,自己能不能获胜。

    “楼下有风雅阁的菜,你要下去吃吗?”沈书意将擦干的头发绑了起来,看了一眼表情纠结的陆纪年,想到楼下的谭骥炎和容温,不由的笑了起来,陆纪年也有忌惮的时候。

    “那两个可都是大人物,真正的大人物,我们是影子,见不得光的。”陆纪年头痛的皱着眉头,貌似菜真的很香,刚刚他爬窗户的时候就闻到飘散出来的香味了,到底是下去呢还是不下去呢?

    沈书意在龙组训练了很多年,真正出任务也就那几年,之后就退出了龙组,谭骥炎这些年一直韬光养晦,明面上看起来像是退出了权力的中心,并没有去争权夺势,其实暗中却是在一步一步的巩固谭家的势力和根基。

    容温隶属国安部,一般的会议,他都不会出席,所以沈书意在龙组保护那一位的时候,并没有和谭骥炎和还有容温见过面。

    可是陆纪年倒是认得谭骥炎,认识了谭骥炎,再加上另一个大人物姓容,陆纪年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那肯定是国安部这些年最年轻同样也是最有魄力,让无数国安部和中南海的女人们趋之如骛想要嫁给他的优雅贵公子,如今国安部的部长容温。

    这边沈书意懒得理会继续纠结的陆纪年,刚准备下楼去,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南宫晚气恼却又无奈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学妹,你能不能来一趟医院……”

    “好的,我马上过来,半个小时。”沈书意挂了电话,皱了皱眉头,没有想到柏斯然竟然真的这么无耻,今天的走秀结束之后,代表团的人回宾馆了,南宫晚身为同传翻译自然也结束一天的工作准备回公寓了。

    却没有想到半路上柏斯然竟然过来劫人,南宫晚倒也动作迅速,虽然脚扭了一下,手肘也蹭伤了,不过终究还是逃走了,只是随身带的包丢了,钱包手机都在包里,又不敢回去找怕被柏斯然碰见,只能自己去了医院,找医生借了手机打给了沈书意。

    要是看到沈书意和谭宸一起从楼上下来,童瞳绝对不会有什么诧异的,可是谭宸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将冰tang雪梨端出来给沈书意润喉,结果看到另一个男人和沈书意一起从楼上下来了,童瞳直接瞪大了一双眼,呆呆的瞅着,原本就单纯呆萌的表情这会看起来更是呆了。

    谭骥炎和容温正坐在一旁说事,看了一眼陆纪年,并没有多在意什么,可是一看童瞳这震惊的明显就想歪的表情,谭骥炎峻冷的脸庞上闪过一丝柔和而无奈的笑意,这么多年过去了,小瞳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可爱。

    “你刚刚从小意的卧房里出来的?”童瞳呆呆的开口,吞了吞口水,眼神复杂的看着陆纪年,这得多大的勇气才敢从小意的房间里出来,而且小意刚刚还去楼上洗澡了,童瞳无比同情的看了看陆纪年,已经可以想象谭宸一会揍人的凶残模样。

    “我和小意刚有点事说。”陆纪年自然知道楼下有两个大人物,而此刻,两个大人物已经停止了交谈,其中一个绝对是谭宸的父亲,可是他为什么用这么凶残的眼神凌迟的盯着自己,另一个自然是被称为优雅贵公子的容温,看起来清冷而尊贵,带着天生的冷漠雅致,只是陆纪年只感觉这两个人看的自己有点毛毛的。

    不过眼前这和自己说话的女孩子是谁啊?陆纪年不动声色的收回放在谭骥炎和容温身上的目光,转而看向眼前的童瞳,比起沈书意的精明干练,童瞳看起来绝对的呆萌,眼神干净至极,让陆纪年突然感觉自己被丘比特的爱神给射中了,好呆萌可爱的表情!

    “小意。”谭宸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端着炖好的冰tang雪梨,让沈书意喝完之后再吃夜宵,看着一旁明显有点走神的陆纪年,谭宸表情微微一变,面色凝重。

    看吧,绝对不是自己一个人看错,沈书意同情的看了一眼陆纪年,她虽然错估了童瞳的年纪,但是也没有什么误会,可是陆纪年这明显准备犯花痴的表情……

    静观其变的,沈书意坐在一旁安静的喝着雪梨汁,一边低声的和谭宸说了一下南宫晚的事情,而陆纪年和谭骥炎和容温尊敬的颔首之后,直接蹭到了关煦桡面前打探情报。

    “煦桡,这个是不是面瘫的妹妹?”陆纪年压低了声音开口,这会倒是英俊邪魅的风姿,毕竟在自己心动的人面前,那种脸皮厚的吃货模样自然要掩藏起来。

    关煦桡和谭沐猛然的回过头,震惊的看着陆纪年,看了一眼脸色明显不对劲的谭骥炎,关煦桡只感觉压力倍增,对着陆纪年使着眼色,可是在谭骥炎警告的眼神里,却也不敢明说,“你问这个做什么?”

    身为龙组的头,陆纪年自然注意到了关煦桡不对劲的脸色,也注意到了身后谭骥炎身上那股威慑的气场,可是陆纪年难得想偏了,毕竟他现在觊觎的可是面瘫的妹妹,谭先生的宝贝女儿,所以陆纪年华丽丽的将谭骥炎冷酷的眼神当成了一个父亲仇视未来女婿的正常眼神。

    关煦桡已经不敢说话了,谭沐自然也从关煦桡口中知道了一些关于陆纪年的事情,这会却明白什么叫做闻名不如见面,果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小意,慢慢喝。”这是谭宸冷沉里带着温柔的声音,拍了拍童瞳的头,站起身来,面瘫着峻脸,神色骇然。

    “小瞳,坐一下。”这是谭骥炎冷酷十足的嗓音,同样峻冷威严着一张脸,可是动作却很是温柔,只是面对陆纪年的时候,却已经气场全开!

    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却已经被谭骥炎和谭宸这父子两人给挟持出了客厅,夜色之下,陆纪年正了正表情,英俊帅气的脸上带着无比陈恳之色看向谭骥炎,“谭先生,我是认真的,您或许会认为一见钟情有些的离谱,但是我绝对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证明我的诚意。”

    话音落下之后,陆纪年对着一旁的谭宸使了使眼色,既然是兄弟,这个时候就需要靠兄弟来挺一把,可是谭宸面瘫着脸做什么,果真是交友不善!煦桡都比这个面瘫要活络多了。

    半晌后。

    谭宸开口了,只是说出来的话却让陆纪年直接傻眼的愣住了,声音冰冷冷的,面瘫着峻脸,谭宸一字一字的开口,“你想追求瞳?”

    “你敢觊觎我的人?”这边丝毫不给陆纪年反应的时间,谭骥炎冷酷着声音,威严着峻脸,拳头掰的嘎嘣嘎嘣响,竟然还敢当着自己的面要追求小瞳!活得不耐烦了!

    如果说谭骥炎和谭宸这对父子绝对像是仇人一般,见面就容易冲突,但是在童瞳的问题上,父子两人绝对是一致对外。

    惨叫声响起,五分钟之后,谭骥炎和谭宸同时收手转身推开门回了客厅,院子里,陆纪年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直接被打懵了。

    暗中的保镖无比同情的看了一眼差一点被谭家父子给狠扁的陆纪年,这么多年了,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想不开的往冰山上撞,而且还是一次撞到大小两座冰山,不得不说能同时惹怒谭家父子两人,陆纪年也的确非一般人。

    而此刻客厅里,沈书意却已经和童瞳凑到了一起。

    “放心,谭宸是有有分寸的,而且伤药效果很好。”沈书意一看童瞳那明显写在脸上的担忧表情,不由的开口,第一次她看到眼神这么干净,什么表情都清晰的写在脸上的人。

    “我知道,谭骥炎也有分寸,不过他们父子两肯定都往痛处下手。”童瞳软软着嗓音,不会出人命,不过只怕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了,童瞳瞄了一眼容温,来了精神,压低了声音,“小意你要去医院?是去看你的学姐,就是之前和上……容温在一起的女孩子?”

    “一起去?”一看童瞳这明显熠熠着光芒的眼睛,沈书意这边刚问完,童瞳已经蒙点着头了,毕竟和容温扯到一块的女孩子,童瞳的好奇心直接被勾了起来。

    “可是谭叔肯吗?”压低了声音,沈书意瞄了一眼推开门进来的谭骥炎,刚刚外面陆纪年那惨叫声够吓人的,看谭叔这么宝贝瞳的样子,沈书意只感觉悬!

    介于童瞳的要求,再加上她的脸的确年轻,所以沈书意就跟着谭宸直接叫单字:瞳,毕竟对着这么年轻的一张脸叫阿姨,实在叫不出口,而且童瞳对阿姨这两个忒反感。

    “谭宸也不会让你过去吧?”童瞳哀怨着叹息一声,看了看面瘫着脸的谭宸,和一旁沈书意对望一眼,两个女人同时垮着脸了。

    这么晚了,她们一个人才坐飞机到了N市,然后草草的吃了饭直接去了会场,一个因为走秀的事情忙了一天,这么晚了,她们想要出去,两个宠妻如命的男人绝对只有两个字:不准。

    谭宸和谭骥炎诧异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系亲密的凑到一起不知道说什么的沈书意和童瞳,对望一眼,将询问的目光看向一旁的容温,出什么事了?

    “各自搞定!”沈书意和童瞳异口同声的开口,相视一笑,毕竟是自家男人,什么脾气她们都是清楚的,这会为了出去,两个人立刻站起身来。

    “学姐那出了点事,她在医院,我得过去一趟了。”沈书意低声的开口,直接将谭宸拉到了角落里说话。

    眉头一皱,谭宸看着眼下带着黑眼圈的沈书意,“我让煦桡过去。”不管让什么人过去,谭宸自然舍不得让沈书意大晚上的奔波。

    “我还是自己过去一趟吧。”沈书意瞄了一眼谭宸,表情很是坚持,谭宸虽然霸道,但是一贯很尊重沈书意,从不干涉她的决定,她既然坚持了,谭宸只能妥协。

    “我陪你过去。”这是底限,原本家里人就多了,谭宸自然更不愿意放弃和沈书意独处的机会,更何况这么晚了。

    “不用,我自己过去就行了,很快就好,你安排谭叔他们休息。”沈书意再接再厉,虽然谭宸对谭骥炎这个父亲的态度很是一般,可是对沈书意而言这可是长辈,照顾好招待好是小辈的本分,她要出门了,谭宸这个男主人自然要留在家里招呼。

    “好吧,明天晚上我随你处置!”沈书意这也是豁出去了,红了红脸,声音几乎有点弱到听不见,谭宸眼神一沉,随你处置四个字太有诱惑性了,身为男人,不管自制力多好,面对自己的女人,那绝对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而另一边,童瞳软糯着声音,瞅了瞅谭骥炎,“我要出去医院一趟,去看看和上校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样的。”

    “休息,明天再去。”对于其他事,谭骥炎对童瞳绝对是百分百的纵容,但是关系到她的身体和休息,谭骥炎自然有自己的立场。

    “晚上不去我肯定睡不着,半夜也想要偷溜出去。”半是威胁的开口,童瞳瞄了一眼四周,对着谭骥炎暧昧的眨了眨眼睛,耳朵尖直接泛红了,小手竖起了三根手指头。

    毕竟纵欲不好,所以两个人的生活自然也有节制,可是谭骥炎每一次都是欲求不满的凶残模样,所以童瞳这一次直接下血本了,一夜三次!她认了。

    谭宸和谭骥炎的原则在OOXX的诱惑之下直接软化,可是看了看眼前自己放在心里疼爱的女人,不由同时开口,“我陪你过去,太晚了,不安全!”

    “我会保护小意!”这是童瞳的声音。

    “我会保护瞳!”这是沈书意的声音,两个女人同时开口,看着对方,倒是有些诧异,毕竟她们谁也没有见识到对方的身手。

    容温和关煦桡、谭沐,还有刚刚从院子里终于爬起来的陆纪年都无力的看着眼前的沈书意和童瞳,心里头都明白,这两个女人要是一起出门,只怕只有别人吃亏被揍的份,一个天生敏锐警觉,一个身手极强,要动她们,可能吗?

    沈书意和童瞳同时眼巴巴的看着自家男人,红红着脸,眼睛里带着几分羞赧,色相都出卖了!再起不到效果,她们就真的不用活了!

    终于,考虑到沈书意和童瞳的身手,谭宸和谭骥炎还是点了点头,同时父子两人很是鄙视的看了一眼对方,如果对方有原则性一点,他们就不用看着这两人就这么欢快的出门了!可是彼此对望着,父子两人突然有种被抛弃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沈书意车速开的并不快,但是晚上路上车子少,所以速度自然就一点一点的加了起来,让一旁的童瞳不由的手痒痒了,“小意,让我开吧,谭骥炎太霸道了,不准我碰车,给我开的车子车速都给我限定死了!”

    “谭宸一样,之前那辆军区的吉普车他直接给弄回军区了,不过这车我偷偷改装了一下。”沈书意诧异的一愣,不敢相信的看着童瞳,这样看起来呆萌可爱的人,竟然也是喜欢飙车一族。

    靠边停了车,沈书意和童瞳换了位置,一上车,童瞳立刻就活了一般,呼啦一下,油门加到底,汽车速度直接飙了起来,太久没有开快车了,这种狂飙的速度太过瘾了!

    沈书意何尝不是如此,之前担心童瞳,毕竟一般人都不能接受这么快的速度,所以她虽然开的快,但是却还是控制着车速,结果童瞳这一上车就直接飙高的速度,让沈书意明白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骨子里那疯狂的因子也随即活跃起来。

    “瞳,你在N市要留几天?五华山那边路况极好,可是我手头就这部车。”沈书意微笑的开口,过去因为龙组的关系,所以她亲密的朋友几乎没有,总是担心会泄露自己身上隐藏的秘密,如今因为认识谭宸的关系,倒是和陆纪年关煦桡他们关系极好,但是毕竟是男人,开开玩笑还行,但是如果过了,谭宸肯定得吃醋,这会和童瞳倒是相见恨晚。

    “真的吗?那我多留几天,反正我回北京城也没事,可惜秦清和子瑶这几天有些忙,否则让她们一起过来。”童瞳失望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医院,开的太快,呼啦一下就到了,“那车子呢?”

    “放心,莫念哥那里肯定有。”要飙车自然要有好车子,否则速度提不上来,方向盘不够灵活,那简直如同鸡肋,之前沈书意因为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忙,所以根本没有机会,如今来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人,心思立刻就活跃起来了。

    而被抛弃的谭宸和谭骥炎父子两人,如果知道未来的日子里,他们会一次又一次的被抛弃了:【小剧场1】做足了前戏,刚准备OOXX的时候,突然开口,小意(瞳)约我明天出门,今晚上不做了,翻身睡觉,保持体力,养足精神明天出门,留下一旁的男人恨恨的看着自己可怜巴巴被抛弃的小弟弟。

    【小剧场2】某天,下班回家,屋子里一片黑暗,开了灯,这才在桌子上发现一张字条:谭骥炎,我和小意和十一她们出去旅游了,归期不定,不要太想我,瞳。

    而同样,谭宸从军区归来,看着手里的字条,冷眼看着柳叶胡同里同样拿着字条的谭骥炎,当然,随后其他几家的院门同时打开,每个男人手里都拿着一张字条,刹那,一阵冷风吹来,四周的保镖无声无息的将身影再次融进了黑暗里,好冷那!

    【小剧场3】某日,晚饭吃完之后,洗了澡,沈书意坐在沙发上擦头发,突然站起身来,对着书房里的谭宸开口,“我有事和瞳说,半个小时之后回来。”

    半个小时之后……一个小时之后……等谭宸上门找人的时候,发现关曜和顾凛墨他们也都过来找人了,而谭骥炎正坐在客厅里黑着脸。

    “谭宸,今晚上我就睡这里了,不回去了。”楼上,沈书意快速的开口,对着谭宸抱歉的笑了笑,在自家男人发火之前,蹭的一下溜回了房间。

    “关曜,今晚留宿。”冰冷着声音,秦清的声音再次响起。

    “谭骥炎,小意她们今晚上住这里,你就睡客房吧。”最后,童瞳出来做了总结的发言,几个女人关了卧房的门却不知道在房间里说什么,而此刻客厅里,被抛下的几个男人面面相觑着,这样的事情已经是第几次了?

    若是早知道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估计就算天塌了,谭骥炎也不会让童瞳来N市,而谭宸则是懊恼的恨不能让时间倒转回去。

    ------题外话------

    哈哈,沈素卿算是里子面子都没有了,嘿嘿,瞳和小意一见如故,哈哈,父子两人得吃醋吃到酸死了,么么,谢谢大家的投票,感谢,颜今天有爆发哦,吼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51》,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51章 相见如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51并对婚宠军妻151章 相见如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51。